第670章:姜离之墓!木兰之谜!(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沈浪的灵魂刚刚进入姜歇的脑域之内,立刻被无边无尽的痛苦愧疚包围了。

    这是一种情绪,又仿佛是一个酒瓶,里面所有的酒都倒出来了,但还是有浓郁的酒味,让人闻一下都感觉到醉倒一般。

    无比复杂的情绪!

    怀念,愧疚,温柔,惋惜……等等,简直复杂到沈浪无法分辨。

    姜歇背叛了自己的老师,背叛了自己的爱人,甚至灭了几千万人,只是为了做灵魂实验,只是为了进行灵魂感悟。

    在上古时代,他一个人几乎把所有的罪恶都犯过了。他失去了名誉,让家族失去了皇位,失去了爱情,失去了友情,失去了一切。

    但这一切,只有一个目标,拯救世界。

    一个人的灵魂强大不到这个地步,所以他选择了割裂,脱离自己的情感和躯壳,用地狱晶体包括灵魂,用能量塑造新的躯壳。

    他不是行尸走肉,也不是机器人,简直无法怎么称呼他。

    有人说了无数遍,姜离远远比沈浪更加强大,因为他没有弱点,而沈浪全身都是弱点。

    而这个躯壳里面的痛苦和愧疚,应该是姜歇最大的弱点吧,完全如同沉重的大山一般,镇压得他的灵魂无法喘息,所以才选择了割裂。

    那么,利用姜歇这个躯壳的情感和愧疚去击败姜离?!

    不,这样太低级,太低端了。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沈浪的道德洁癖,一直以来他为了消灭敌人都是不择手段的。

    但是用这种手段对付姜离就是不行,因为沈浪和姜离的决斗,不仅仅是要决定谁生谁死的问题,还决定了未来走那一条道路。

    所以这种战胜必须要非常彻底,一定要非常正式。

    就如同沈浪和大炎皇帝的决战一样,不能阴私,因为这决定了整个东方神器的归属。要绝对的光明正大,要让天下亿万民众信服。

    所以,沈浪和大炎皇帝的决战非常传统而且古老,就像是两个骑士对冲。没有陷阱,没有阴谋,没有剧毒。

    沈浪获胜之后,天下拜服,包括姬太子,毫无保留地跪下投降,并且把整个东方帝国完整地交代沈浪身上,整个过程和平而又神圣。

    沈浪和姜离的决斗也是如此,两个活一个。死的那个人,把整个世界命运托付给活的那一个。

    如果沈浪死了,那就彻底放下一切,拯救世界的法子,就按照姜离的那一套来。

    在之前沈浪想要的是复仇,以消灭姜离为首要目标。

    然而现在,他的内心也有一种神圣感了。当然这并没有改变什么,依旧要击败并且杀死姜离。

    但这种神圣感也算是姜离给他的,因为沈浪的核动力核心体系建立起来,全新的怒潮城拔地而起后,姜离立刻停止了对大乾帝国所有的进攻。

    他依旧反对沈浪的这条路线,觉得不够纯粹,无法体会出生存哲学,觉得沈浪这条路走不远。

    但是,他尊重沈浪的新道路,愿意给沈浪证明自己的机会。

    所以他说,沈浪你一定要等你觉得自己足够强大,再来北极和我决战。

    只要在大涅灭之前,什么时候都可以,而且在这段时间内,沈浪为了强大自身,不管做什么都可以,哪怕是在姜离帝国境内,也可以施展任何手段。

    这是一种独孤求败的精神。

    所以,沈浪要战胜姜离,也要正式而又彻底。

    ………………

    抛开姜离的情感弱点,不去利用,那沈浪如何消灭姜离?

    沈浪继续潜入姜歇的脑域之内,感知一切,回溯一切。

    他看到了什么?果然留下了东西。

    是姜歇高阶龙之感悟的整个过程。

    沈浪一直非常好奇,姜歇的高级龙之感悟是哪里来的灵魂力量?

    为了沈浪完成高阶龙之感悟,上古明王,龙之母,美杜莎女皇都献祭了自己的灵魂,不止如此,还有冈一等一万多人,也全部献祭。

    那姜歇是靠什么灵魂呢?他的灵魂之井里面又有什么呢?

    他看到了!不计其数的上古人类,几十万,上百万的灵魂。但是依旧不够,无法填满灵魂之井。

    然后,上古美杜莎女皇又献祭了自己一半的灵魂力量。

    难怪沈浪再见到美杜莎女皇的时候,觉得她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甚至有点虚弱。

    可怜的她,已经献祭过一次了。第一次,失去了一半的生命。第二次献祭,直接灰飞烟灭,魂飞魄散。

    然而还是不够,而最后进行献祭的就是混沌先知,他也献祭了一半的灵魂。

    终于,灵魂之井满了。姜歇开始进行高阶龙之感悟。

    这个高阶龙之感悟的过程,和沈浪几乎是一样的。只不过姜歇的更加痛苦,比沈浪痛苦了无数倍。

    因为献祭的是他的老师,他的爱人。如果让木兰为沈浪献祭,那也不用高阶龙之感悟了,沈浪直接就疯了。

    无穷无尽的岁月,沈浪当时在灵魂之井内的领悟过程,那时间完全相当于一个恒星系的毁灭和重生。

    已经无法用多少年来形容了。

    完成感悟,脱离灵魂之井后,沈浪的情感也完全麻木了,冷酷绝情。

    姜歇也同样如此!

    沈浪决定回归躯壳,而姜歇没有!

    他完成高阶龙之感悟之后,看了一眼虚弱的美杜莎女皇,又看了一眼虚弱的混沌先知。

    沉默了几秒钟。

    姜歇动用高阶龙之感悟,动用神之凝视,把混沌先知和美杜莎女皇直接变成了化石。

    然后,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躯壳,不要了。

    他的灵魂直接飘走了,躯壳永远留在了上古监狱的一号囚室之内。

    ………………

    每一个人的高阶龙之感悟是不一样的,99.99%都是一样的。

    就如同人和大猩猩的DNA相似度达到99%,但却是截然不同的生物。

    沈浪想要战胜姜离,就要去研究那百分之0.01的不同,就要去研究他和姜离之间那微乎其微的高阶龙之感悟差别。

    这才是真正的战胜,而不是投机取巧,想要用姜离的弱点去击败他。

    沈浪进入了冥想,一遍又一边去感悟,去研究姜歇的高阶龙之感悟过程。

    甚至,还不够透彻。

    因为作为一个旁观者,确实很难彻底领悟清楚。

    所以沈浪进行了一次最大胆的冒险。

    他暂时夺舍姜歇的躯体,然后用姜歇的灵魂角度,去研究整个高阶龙之感悟。

    这听上去很简单,实际上却很危险。

    因为沈浪需要完全忘记自我,完全把自己当成姜歇。

    之前沈浪和敌人斗争的时候最喜欢一种办法,那就是代入法,把自己代入敌人的想法,我该怎么弄死沈浪呢?

    但那只是代入别人的思维进行思考而已。而这一次,他必须先完全放弃自我,用姜歇的脑域和心灵,去感知一切。

    沈浪一直说,想要消灭你的敌人,必须先了解你的敌人。

    而这一次,真正是彻底的了解。这种过程真的很危险的,因为如果不能做到彻底的忘我,那代入就不够彻底。而一旦彻底忘我,那就会在姜歇的灵魂视野中再也回不来。

    幸亏有龙,它和沈浪几乎共享灵魂,所以可以成为一个锚点,不管沈浪的灵魂飘得再远,也能够有归来之路。

    而沈一龙也立刻发现了这一点,原本它是懒洋洋趴在门前的,就差和小狗一样吐舌头了。

    当沈浪完全忘记自我,进入姜歇灵魂视野的时候,沈一龙立刻警觉起来,猛地站起,防守监视周围上百里的区域。

    这个区域内,如果有任何敌意入侵者,它都会立刻释放出裂变火焰,直接将他灰飞烟灭。

    ………………

    刚刚进入姜歇的灵魂视野,这一下子就完全不同了。

    那种愧疚和痛苦,完全要压得沈浪喘不过气来。

    精神之痛苦,和身体之痛苦,完全不一样,却又非常相似。

    身体之痛苦是有极限的,而一旦超过了极限,就失去知觉了。精神之痛苦也是如此。

    那一瞬间,姜歇以为爱人美杜莎女皇已经彻底死了,也以为老师混沌先知已经死了。不知道她们献祭的是一半的灵魂之力,以为献祭出了全部。

    正是在这种极度痛苦愧疚的过程中,他开始的高阶龙之感悟。

    然后在无尽的岁月中,他都觉得这两个最亲的人已经死了。先是痛苦,然后麻木,习惯,把这两个人的死亡,当成了永恒的真相。

    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这两个人没死,不符合他无数岁月感知真相啊?

    所以,冷酷绝情的他,直接补了一刀,把两个人彻底封印成为化石。

    这才是完整的过程。

    无限的痛苦和愧疚,贯穿了姜离高阶龙之感悟的整个过程,也直接导致了他地狱晶体的吞噬毁灭基因。

    当一个人开始了痛苦和愧疚,而且无法释怀,也无法挽回的时候,那他就距离堕落的深渊不久了。

    这就是沈浪和姜离高阶龙之感悟过程的那一点点差别。

    上古明王、龙之母、美杜莎女皇和沈浪关系都不亲密,也不是亲人,所以当她们为沈浪献祭自己灵魂的时候,沈浪的内心是感动,感恩,并且充满了使命感,责任感,总之内心是美好的。

    因为牺牲献祭的不是亲人,所以不痛苦,甚至也不愧疚。

    所以,尽管沈浪和姜歇的高阶龙之感悟过程是一模一样的,但早就的能量晶体却不一样。

    姜歇的地狱晶体,充满了毁灭冷酷。

    而沈浪感悟出来的,充满了美好、温暖和使命感,不但沈浪不想吞噬星球生机,连他的晶体也不想。

    所以,应该正式给沈浪感悟出来的能量另外命名了。

    姜离的是地狱晶体,那沈浪的是天堂晶体?

    ……………………

    在灵魂世界内,经过无数岁月后,沈浪对姜歇(姜离)的了解算是无比透彻了。

    想要战胜敌人,必先了解敌人。这一步,已经完成得完美。

    但还是不够,了解完敌人,还要彻底了解自己。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那么沈浪足够了解自己吗?

    不,不是完全了解的。

    有一句话说得好,自己看自己,反而是看不大清楚的,只有你的敌人,才能真正了解你。

    沈浪不但要用自己的视野观察自己,还要用敌人的视野观察沈浪自己。

    所以,沈浪依旧没有脱离姜歇的灵魂视野,而是继续用姜歇的灵魂角度,去观察沈浪的高阶龙之感悟过程。

    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当沈浪进行高阶龙之感悟的时候,他的灵魂去感悟那些献祭者的灵魂,去感悟他们的死亡过程,然后重新排列组合,涅槃重生。

    但是整个过程,沈浪对自己的灵魂变化是看不到的,就如同不照镜子,就看不到自己的脸。

    甚至照镜子,看到的自己也不是真实的,因为会在大脑神经中自我美化,所以镜子中的自己,比其他人眼中的自己,要漂亮百分之十左右。

    所以在姜歇的灵魂视野内,对沈浪自己的高阶龙之感悟,就看得更加清楚了。

    又是无尽的岁月!

    现实过去了多长时间?不知道,但是在灵魂空间内,简直是无数年。

    高阶龙之感悟,是一个非常恢宏的过程,就如同一个星系的毁灭和诞生,里面的空间是广阔无垠的,所以甚至不知道应该朝哪里看。

    第一遍,第二遍,第三遍……

    整整看了九遍,哪怕在姜歇的视野内,都没有发现沈浪的高阶龙之感悟有什么端倪。

    他和姜歇的高阶龙之感悟差别,依旧只有一个。

    一个充满了痛苦和愧疚,一个充满了感恩和美好。但这只是证明了两种感悟结果的属性问题,不能决定根本。

    依靠这个,依旧战胜不了姜离的。美好和感恩,听上去很美好。就仿佛正义一定战胜邪恶一样。

    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某种程度上,美好,感恩,愧疚,痛苦,都是中性的。

    尽管沈浪现在要完成的事业,就是正义战胜邪恶。但他千万不能觉得,光有一个正义的旗号就可以。

    一定要找到另外一个区别,他和姜离的区别,两人高阶龙之感悟中的真正区别。

    整整第十五遍,终于找到了!找到了!

    沈浪在自己灵魂深处,找到了一样东西。

    一个完全看不到,摸不着,甚至感觉不到的东西。

    这是一种非常玄妙的感觉,这个东西就在沈浪的灵魂中心,知道它存在。

    但是不管是从灵魂感知,还是灵魂视野,他都是不存在的。

    就……就仿佛是另外是一个纬度的东西。

    这个东西和神龙片段非常相似啊!

    沈浪在帮助龙涅槃重生的时候,就在龙魂中心发现了一个东西,同样是无法感知,无法触摸,但却知道它的存在。

    上古人类,将它称之为神龙片段,也称之为神之片段。

    正是有了这东西,龙魂才不死不灭。而且有了这个东西,沈浪帮助龙魂涅槃重生尤其容易,就仿佛一个巨大的拼图,已经有人帮你完成了最中心的一百片,而且永远都打不散。

    沈浪找到了!这个东西,才是沈浪击败姜离的关键。

    他的高阶龙之感悟,可能还就是比姜离高级了一丁点儿。

    那么……这个东西是谁留下的?龙之母?还是混沌先知?

    但是这玩意,不但是击败姜离的关键,而且还是走向终极龙之感悟的阶梯。

    ………………

    现实世界中,过去了一个月,五个月,一年,两年!

    而沈一龙,就这么一动不动,守在了沈浪面前两年,它也仿佛变成了雕塑一般。

    而沈浪更是一动不动,完全和雕塑一模一样,他在灵魂世界中感悟了无尽的岁月。

    片刻之后!龙的眼睛微微动了一下。

    然后,沈浪的眼睛也微微动了一下,一双眼睛是彻底茫然的。

    先是痛苦,愧疚,然后冷酷,绝情。此时沈浪完全是忘我的,进入了姜歇的灵魂状态。

    巨龙的灵魂喊道:“主人,归来兮,归来兮!”

    这就仿佛是一个锚点,沈浪灵魂脱离姜歇躯壳,回归到自己躯体之内。

    “呼……”沈浪长长呼了一口气。

    终于,终于回来了!真的差一点就彻底迷失了,再也回不来了。

    这种感觉很难描写,就如同在宇宙太空之中,一个宇航员离开空间站,一定需要一根绳子系在空间站上,而一点这颗绳子断了,只要稍稍一点点力量,就可以把这个人推离,飘向宇宙深处,再也回不来。

    而沈浪和龙的灵魂共生,就是这根绳子,确保他永不迷失,可以归来。

    “主人,成功了吗?”龙问道:“找到击败姜离之法吗?”

    沈浪道:“找到了。”

    龙道:“那我们可以离开了吗?”

    沈浪道:“还不可以,现在只是知道了知己知彼,知道了我真正的杀手锏,并且已经完成了战斗计划。接下来还需要进行决战模拟。”

    龙咧了咧嘴,道:“好吧。”

    它呆在这里面两年了一动不动,很想出去玩了。

    之前的龙不是这样的,之前的龙高冷无比,不可能会贪玩的。

    而这条龙是沈浪主导涅槃重生的,所以它的性格也和沈浪差不多,一样的热情,贪玩,已经完全不像是那条残酷骄傲的龙了。

    ………………

    接下来,沈浪开始模拟和姜离的决战!

    不利用姜离的情感弱点,而完全依靠沈浪自己的力量,利用自己和姜离唯一的那一点差别。他灵魂深处的那一个神之片段,那个通往终极龙之感悟的阶梯。

    或许也是混沌先知送给沈浪的终极礼物,是战胜消灭姜离的唯一希望。

    这种决战模拟,是非常非常枯燥的,就如同超级电脑进行战争模拟一样。

    沈浪的力量,大约是姜离的万分之一左右。而且,完全不计姜离能够控制的地狱晶体。

    如何以万分之一的力量去击败姜离?

    如何利用他脑子里面的神之片段?

    他拥有最好的模拟环境,因为姜歇的躯体就在这里,他的大脑还是完整的。

    沈浪可以代入姜歇战斗,也可以代入自己战斗。

    决战模拟十遍。

    二十遍。

    一百遍。

    一千遍,

    一万遍……

    时光再一次流逝。

    在灵魂世界内,又渡过了无尽的岁月。

    现实世界中,三个月,五个月,半年,一年,两年,三年……

    沈一龙好想出去玩啊,但是却不能离开一步,要守着主人。

    它又再一次变成了雕塑。

    最后,沈浪完成了一百万次的决战模拟。

    真的是一百万次,在灵魂空间内,真的无法估量过去了多长的时间。

    而在这一百万次决战中,沈浪赢了几次?

    一次都没有!

    全部都输了!

    尽管他灵魂深处有神之片段,但力量太弱了,仅仅是姜离万分之一,怎么打都打不赢。

    那么沈浪这一次决斗,必输无疑了吗?

    不……不是的!

    沈浪所有的决战模拟,都是在进行错误排除法。

    他把所有可能导致失败的战斗方式都模拟过了一遍,把所有可能性都模拟了一遍。

    剩下那一个,就是正确的决战方式。

    那么,这个正确的决战方式,他模拟了吗?

    没有!

    他不能模拟。

    因为,机会只有一次!

    而且这种疯狂的决战方式,不能模拟,无法推演。

    这唯一的一次机会,就是实战。

    不可预演,不可重来,不是游戏。

    ………………

    沈浪睁开眼睛,再一次长长呼了一口气。

    “主人,现在好了吗?”龙问道。

    “好了。”沈浪道。

    龙问道:“找到击败姜离的办法了吗?”

    沈浪道:“找到了,而且道路其实一直就只有那一条。”

    “哦!”沈一龙道:“那我们现在可以出去了吧。”

    沈浪道:“走吧,你都等急了吧!”

    然后沈浪离开了这个上古监狱,飞回到海面之上。

    稍稍犹豫之后,沈浪轻轻一挥手,整个上古监狱直接灰飞烟灭。

    它的使命已经结束了,就把他作为姜歇永远的陵墓吧,也作为姜离之墓。

    如果决战沈浪赢了,那姜离之死,也需要一个归宿。

    冲出海面之后!沈浪发现这里海边已经不再是寒冰了,而是重新变成了海水。

    甚至海水里面也已经有海洋生物了,尽管种类不多,但是章鱼,海鱼之类的已经有了不少。

    真是有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啊。

    沈浪进入上古监狱,整整呆了五年时间。

    而这五年时间,姜离帝国依旧一成不变,而沈浪的大乾帝国,却已经日新月异。

    怒潮城周围的海域,已经全部解冻,恢复了勃勃生机。

    沈浪骑着巨龙升空,飞到了高处。

    怒潮城的能量罩,已经从五千平方公里扩张到了几万平方公里。

    北边的天风岛,一直到越国的东部海域,全部在能量罩的保护范围之内。

    甚至玄武城,还有玄武公爵府,也都被能量罩保护起来。

    他的家,玄武公爵府,此时鸟语花香,一切都和北极剧变之前一模一样。

    沈浪继续飞得更高,更高。

    然后,他的视野之内,依旧是凄凉,冰冷,死寂!

    这五年时间,大乾帝国的能量罩也仅仅只是扩展到几万平方公里,剩下的一切依旧冰天雪地,毫无生机。

    甚至,整个世界的温度更低了。

    这五年时间,姜离每一天都继续在吞噬整个星球的生机,所以它距离死亡又近了一步。

    沈浪若再拖延的话,整个世界几乎都要死透了。

    …………………………

    沈浪继续飞得更高更高。

    然后,他看到了北极。好吧,其实什么都看不到。

    因为北极是永夜,彻底一片黑暗,如同地狱。那里是姜离的大本营,黑暗帝国的核心。

    沈浪望向北极,缓缓道:“姜离陛下,我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和你决战了。”

    片刻后!北极的上空,凝聚出了一张巨大的面孔。

    姜离的脸,笼罩几千里北极,他缓缓道:“沈浪陛下,你确定你已经准备好了吗?”

    沈浪道:“是的,一切都准备妥当。半个月之后,我北上和你进行终极决战。”

    姜离道:“那好的,我在这里等你来。”

    然后,两个人陷入了沉默。

    沈浪道:“姜离陛下,在决战之前,你能把亲人还给我,送回怒潮城吗?”

    姜离道:“真的有必要吗?你若输了,就意味着死,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折磨,不如就这么沉睡,一直到该苏醒的时候醒来。你若赢了,所有的亲人自然都能回到你的身边。而且因为常年冰封,所以几乎和三十几年前是一模一样的,他们甚至都没有苍老。”

    沈浪道:“有必要的,非常有必要的。你给我送来一个人就可以了,在决战之前,我需要精神上的抚慰。”

    姜离道:“唉!依旧是低级的情感。说吧,你要把我谁送回来。”

    沈浪道:“我的妻子,金木兰,你把她给我送回来。”

    姜离叹息道:“非常抱歉沈浪陛下,只怕不能。”

    沈浪道:“为何。”

    姜离道:“因为,她不在我这里。”

    沈浪道:“那她在哪里?”

    姜离道:“未来你会知道的,但你只要知道一点,她很好,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连精神伤害都没有,也没有受到任何自由束缚。”

    沈浪道:“她在哪里?她去了哪里?”

    姜离沉默道:“她去了一个你永远也想不到的地方,沈浪陛下。”

    ………………………………

    注:又被赶回14名了,有月票的兄弟,再支援我一下下,万分感激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