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沈浪姜离王之博弈!(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眼前这一幕确实充满了仪式感。

    夕阳西下,两个黑点忽然出现在即将落下的太阳光影上,看上去甚至有点像是太阳黑子一般。

    片刻后,这两个黑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两个身影也仿佛越来越大。

    不过依旧看不清楚他们的面孔,只能看到隐约的轮廓。

    宁寒公主道:“陛下,我老师回来了,还带着另外一个人回来。”

    她的目光望向了沈浪,仿佛在询问,您说的大戏就算是开始了吗?

    沈浪点了点头。

    宁寒公主道:“我需要去接他们吗?”

    沈浪道:“到现在为止,这个地方依旧只有你能够进来吗?”

    宁寒公主点头道:“是的,在其他所有人的视野中,完全看不到我们这座漠京城,只有无边无际的万里黄沙,哪怕老师也不例外。您要我去迎接他们吗?如果需要的话,我现在就去。如果您不答应的话,我就等几天之后再去。”

    沈浪沉默了良久,道:“现在就去吧。”

    宁寒公主道:“您确定吗?”

    沈浪道:“我确定。”

    “是。”宁寒公主走了出去,然后骑上特殊的坐骑,朝着西边天空飞去,去迎接左辞和另外一个陌生来客。

    很快她就消失在视野之内了。

    接下来,沈浪一直望着天边。

    太阳很快就彻底落下去了,夜幕开始降临。

    但是整座漠京城却亮了起来,因为那个巨大的人面蛇身望天图腾,释放出了温馨而又亮硕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城邦。

    这真是奇了啊,这光芒没有太阳那么灼人夺目,但是却又比月亮更加明亮。

    这个远古城邦在那么遥远的年代,就彻底解决了夜间照明问题。

    而漠京城内的人依旧在忙碌地工作,训练着。漠京的生活是非常规律,而且严苛的。

    孩子们每天的学习时间,晚上的睡觉时间,都彻底规定得死死的人。大人也不例外,每天晚上十一点睡觉,不能晚一分钟,也不能早一分钟。

    任何人都不得例外。

    按说这种死板的生活会太过于单调了,但是在这种绝望的岁月中,被规定好的生活,反而有利于整个团体的生存。

    有人规定了你每一个小时应该做什么,反倒是不容易浑浑噩噩。尽管很多人做的工作,做的事情可能都是没有意义的,但是有事情做比什么都重要。

    沈浪等了很久。

    因为宁寒带人进来漠京,需要经过百转千折的空间隧道,差错一点点都进不来。

    所以刚才看起来直线距离很近,但想要进入漠京城的空间屏障是非常难的,所以需要很久时间。

    沈浪一直静静等待着。

    女儿沈宓已经睡了,而且还非常香甜。

    祝红雪来到沈浪身后道:“陛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沈浪道:“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祝红雪道:“危险吗?”

    沈浪道:“不危险,但是非常颠覆。”

    祝红雪沉默了片刻,道:“陛下,我会永远站在你这边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

    忽然三个黑影就猛地出现在视野之内,仿佛从外面的黑暗冲入了漠京的光明视野之中。

    哪怕在这个距离,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这三个人分别是宁寒公主,左辞阁主,还有一个人竟然是……沈浪!

    没错,就是沈浪,和之前模样百分之百符合的沈浪。

    祝红雪只见了一眼,顿时惊呆了,眼睛猛地大睁,仿佛完全不敢置信望着眼前这一幕。

    他看了一会儿那个沈浪,又看了一眼边上的沈浪,目光陷入了迷离,整个人也仿佛陷入迷茫。

    但是很快,他的目光都变得坚定起来。

    “我还是那句话,我永远相信您。”祝红雪道。

    宁寒,左辞,还有那个沈浪降落在漠京广场上。

    片刻之后,整个漠京沸腾了,无数人潮水一般涌出。

    所有的文武官员,所有的武士,所有的幸存者,整整几十万人奋勇而出,朝着沈浪跪下叩首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乾帝国万岁,万岁,万万岁!”

    几十万人齐声高呼,声音震天。

    完全无法言语的激动和兴奋。

    这几十万人密密麻麻跪在地上,一遍又一边高呼,最后泣不成声,趴倒在地,再也起不来了。

    整整二十九年了,整个天涯海阁的高层无数遍告诉他们,沈浪陛下没有死,沈浪陛下有一日会帝者归来,并且拯救这个世界,带领所有人战胜黑暗帝国,到那个时候所有人就可以回到故土了,到那个时候整个世界就会恢复光明。

    谎言重复一万遍都会变成真理,更何况沈浪创造了无数奇迹,而且在世界剧变之前,他确实已经战胜了大炎皇帝,成为了东方之主。

    二十几年,类似的话重复了几万遍。

    几十万人每天跪拜,如同神祇一般。因为身处黑暗和绝望之中,所以尤其渴望救星降临,所以沈浪的光环每天在他们心中都在增强。

    这种光环增强效果,整整持续了二十几年,所以沈浪在他们心目中,早已经不是人,而是近乎于神了,无所不能,寄托了他们所有的希望和信仰。

    这种办法当然不对,但是左辞没有办法,靠着天涯海阁的力量,永远不可能击败黑暗帝国,而且最关键的是……漠京远古图腾的能量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如今沈浪出现在这几十万人面前,真的仿佛万古长夜,一轮太阳升起。

    如何不激动,如何不泣不成声?

    哪怕祝红雪,甚至包括沈浪自己,都受到了强烈的感染,完全毛骨悚然。

    几十万人将所有的崇拜和希望倾泻而出,这股精神力量太强大了,沈浪真的能够感觉到灼烧。

    祝红雪颤抖道:“陛下,这……这就是您不愿意立刻恢复真面目,见漠京几十万人的原因吗?”

    沈浪点头道:“是的。”

    祝红雪立刻跪下,叩首道:“陛下圣明,陛下万岁!”

    如果沈浪一早就恢复了真面孔,去见了漠京的几十万人,那么肯定会同样受到几十万人的崇拜,敬仰,欢呼。

    但是……晚上,这个假沈浪再一次降临,而且是左辞阁主带来的,那会出现什么后果?

    几十万人就会看到两个沈浪?

    这意味着什么?其中必定有一个人是假的,甚至两个人都是假的。

    那几十万人的信心就彻底崩塌了。

    他们现在正处于最狂热,但也最脆弱的时刻。因为沈浪所有的光环,都是左辞阁主等人加上去的,沈浪还没有在这些人面前证明自己。

    所以一旦这群人内心产生了怀疑,那内心基本上就崩塌了,再也很难挽救。

    说一句更直接的话,漠京这几十万人现在已经有点类似精神病的状态,完全被洗脑了,处于自我幻想中不愿意醒来。

    如果出现两个沈浪,那就是直接将他们的梦境撕碎。

    所以沈浪若是提前出现在几十万人面前,那他和姜离的这一场博弈还没有真正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就已经输了。

    一个信心崩塌的漠京,再无任何作用。

    这一场宏大无比的见面,一直持续了几个小时。漠京几十万人的膜拜和欢呼,也持续了几个小时。

    所有人完全不知疲倦地喊着吾皇万岁,喊着大乾帝国万岁,喊着沈浪万岁。

    一直到声音沙哑,嘶声力竭。

    一直到十一点时分!

    左辞阁主,也就是大乾帝国临时首相下令,所有人返回房中休息,不得晚一分钟。

    明日六点,准时醒来,继续投入新一天的工作和奋斗。

    在无数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几十万人潮水一般褪去,返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

    当然,今夜肯定是彻底无眠了,因为激动得仿佛血液都要燃烧沸腾起来。

    十一点。

    远古图腾的光芒,准时熄灭。

    整个漠京城陷入了黑暗。

    祝红雪道:“陛下,接下来怎么办?”

    沈浪道:“不要急,我说过好戏很快就要开场了,而且还是在我们的主场开始。”

    此时,沈宓公主已经醒来了,正站在黑暗之中望着沈浪,柔声道:“爸爸,我一会儿跟着你去好吗?”

    沈浪道:“不用,你就在家里安心睡觉吧。”

    沈宓公主道:“我和爸爸一起出现,或许有用的。”

    沈浪道:“不必了宝贝,今天这一场大戏,不仅仅在于两个我,功夫在于诗外。还记得二十九年前的时候吗?”

    沈宓公主道:“记得,外面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的天堂庄园依旧快乐平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沈浪道:“所以,你继续睡吧。”

    “好。”沈宓公主再一次回到自己的房间,乖乖钻入被窝里面,乖乖闭上眼睛睡觉。

    而沈浪和祝红雪,依旧静静地站在黑暗中等待。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宁寒公主进来了。

    她先是直接开口,但是很快又收了回去,放低声音道:“请跟我来。”

    因为沈宓在房间里面睡觉,所以她本能地收声了。

    应该说宁寒公主变了吗?之前的她冷漠无比,几乎把整个天下人都当成蝼蚁的,连自己的亲弟弟宁政死活都不在意。

    不过此时她没有再喊一声陛下,而且直接是面无表情的。

    沈浪和祝红雪跟着宁寒身后,骑着飞行兽,朝皇宫飞去。

    在空中,祝红雪低声道:“宁寒,你要记住自己的立场,我们身边这个才是真正的沈浪陛下。”

    宁寒公主没有出声。

    ………………

    片刻之后,沈浪,宁寒,祝红雪三个人降落在皇宫之内。

    一比一复制的大乾宫,沈浪无法想象,天涯海阁究竟用了多少人力物力,才在短短几年内把整个大乾宫复制建成了。

    但是沈浪非常理解这种行为,依旧是因为仪式感。

    在怒潮城的时候,沈浪成为大乾帝主,压根没有王宫,没有朝堂,甚至连上朝都不需要。但是没有人怀疑他的地位,因为他有不可置疑的正统性,不需要用皇宫来证明自己。

    就如同那些顶级富豪,根本不需要戴奢华名表,也不需要穿名牌衣衫,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反而普通有钱人,基本上都需要奢侈品的装裱。

    左辞为了维持所有人的信心,就必须追求这种仪式感,所以一比一修建了大乾宫。

    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就是为了让所有人相信,有朝一日沈浪一定会归来。否则你直接搭个帐篷,然后告诉几十万人说,这就是大乾王宫,沈浪有一天一定会归来的,大家也不能信啊。

    白天的大乾宫,密密麻麻几百个文武官员,几千名金甲武士。此时夜深人静,整个大乾宫几乎空无一人。

    沈浪三人走进了大殿之内。

    几乎刚刚步入,大殿之门就已经被关闭了。

    大殿内依旧一片黑暗,连灯都没有点亮!

    左辞阁主已经下令,一千米内,不得有任何人靠近。

    绝对不能让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更不能让漠京的人知道出现了两个沈浪,那样对人心就是天翻地覆。

    一切都要在秘密中进行。

    ………………

    沈浪三人进来之后,左辞阁主道:“明日早朝要继续,因为皇帝陛下归来了,这一场早朝一定要准时进行,不能延后一秒钟。所以我们只有六个小时时间,两个皇帝陛下,一定要把假的那个找出来。明天一定不能出事,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也绝对不能有任何泄露,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天下只能有一个皇帝,那个皇帝就是沈浪陛下。记住不是姜浪,而是沈浪!”

    “大家听清楚了吗?”

    左辞阁主的声音很激动,也很疲倦。

    所有人低声道:“听清楚了。”

    “那么点火吧。”左辞沙哑道。

    大殿的烛火点燃了,照亮了黑暗。

    整个大殿之内,仅仅只有几个人。

    左辞,祝红雪,宁寒,祝戎,祝红屏,祝柠,张召,沈浪,另一个假沈浪。

    这次辨别真假沈浪,前来参加裁定的人,不是说地位越高,就有资格来的,至少此时担任尚书台副相的两个天涯海阁大学士就不在,因为他们没有和沈浪接触过。

    “两位阁下,请站到烛火中来。”左辞弯腰道。

    沈浪和另外一个沈浪,分别站到烛火之下,让所有人看清楚面孔。

    七个人的目光落在两张面孔上。

    如果单论面孔和身材,真的很容易分辨啊。

    沈浪面孔变了,身材也变了。而另外一个假沈浪,面孔和身材都和之前的沈浪一模一样,真的是属于烧成灰都认识的级别。

    如果仅仅凭借长相和身材的话,沈浪直接就淘汰出局了。

    左辞阁主道:“两位沈浪陛下,至少有一个是假的。左边这一个是祝红雪带来的,右边这一个是我带来的。祝红雪是在原越国境内玄武城发现的这一位沈浪陛下,而我是在万里荒漠之西发现那一位沈浪陛下的。”

    “现在光看外貌和身材,气质,精神,目光,你们进行初步的……感觉述说。”左辞阁主用词非常精准,用的是感觉述说,而不是判断。

    祝红雪直接道:“毫无疑问,左边这位才是真正的沈浪陛下,尽管他的面孔变了,身材也变了,但是他和黑暗大帝的交流,我看得清清楚楚,他如何消灭上古人类姜沁的过程,我也看得清清楚楚。”

    左辞阁主道:“祝戎大人,你和沈浪接触是最多的,请您说一下你的看法。”

    久违了祝戎,沈浪差不多已经三十几年没有见过他了,天越城之战结束,祝戎被下狱之后,直接就被遗忘了。

    三十几年不见,他真的老了,沈浪仿佛见到了另外一个祝弘主,尽管这父子长相并不相同。

    祝戎上前几步,朝着两人躬身行礼。

    接着觉得自己不够恭敬,直接跪了下来,但没有跪向任何一个人,而是面对两个人中间跪下。

    “首先,罪臣祝戎,叩谢陛下天恩。”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祝戎这句话是发自肺腑的,因为沈浪当年击败了大炎皇帝之后,没有杀祝氏满门,甚至也没有剥夺祝氏的功名,这就代表着东方王朝依旧承认祝氏家族士大夫的身份,没有将他们驱逐出东方文明的门墙。

    “接下来,罪臣要来细细辨认,请陛下恕罪。”祝戎再一次叩首,然后颤颤巍巍起身。

    他先来到沈浪面前,仔仔细细地看他的眼睛,感受他的气息,整个过程持续了几分钟。

    接着,他又来到另外一个沈浪的面前,仔仔细细辨认,时间稍稍短了一些。

    然后,祝戎的辨认完毕,却显得更加痛苦。

    “宰相大人,下官……下官……无法分辨!”

    祝戎说无法分辨,这其实已经是对沈浪莫大的信任了,因为沈浪的面孔和身材都完全变了,他依旧说无法分辨。

    接下来,张召前来辨认。

    “宰相大人,下官……不知道该怎么说。”张召道。

    左辞道:“有什么就说什么,畅所欲言。”

    张召道:“其实我和沈浪陛下接触得非常少,基本上只是远距离地看过他,所以只是对他的眼神和面孔,身材记忆非常深刻。所以右边这位,和我记忆中的沈浪便完全一模一样。而左边这位,感觉没有一点相似,甚至……连那股子气质都没有了。”

    沈浪什么气质?那股子慵懒,看天下人都是傻逼的气质。

    左辞道:“所以你想要说,左边这位沈浪陛下是假的,右边才是真的吗?”

    张召道:“并非如此,因为我觉得经历这么多变故之后,沈浪陛下的气质一定会发生变化。”

    左辞道:“那你是支持左边这位沈浪陛下才是真的了?”

    张召道:“可是,沈浪陛下如同神人,或许他是不会变的,永远都是那副气质,哪怕天翻地覆,他也巍然不动。因为他说过一句话,天下无仇,不忘初心。”

    接着,张召跪下道:“请恕下官无能,无法分辨哪一位才是真正的沈浪陛下。”

    接下来,祝红屏前来辨认,也失败了。

    祝柠前来辨认,也失败了。

    不过沈浪倒是多看了一眼祝柠,本以为她会不老,依旧如同青春豆蔻。但她终究还是变化很大,已经从一个少女,变成了一个成熟美丽的中年女子。

    她的气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本的祝柠,因为博览群书,显得傲慢,装逼。尽管时时刻刻都故意表现得很淡定,但实际上还是充满了无法隐藏的优越感。

    而此时的祝柠,真的是如玉一般温润淡雅。

    祝柠认真地看着两个沈浪。

    “我也分辨不出来。”祝柠道。

    左辞阁主道:“宁寒,你觉得呢?”

    宁寒公主望着沈浪良久,又望着另外一个沈浪良久道:“右边这个和沈浪陛下真的是一模一样,而且还有岁月留下的一丁点神迹,不管是面孔上的痕迹,还是精神上的痕迹,都非常真实。”

    左辞道:“那你觉得右边这位沈浪陛下是真的?”

    宁寒公主道:“我不做判断。”

    第一阶段的辨别结束。

    ……………………

    左辞躬身道:“接下来,臣斗胆,请两位陛下互相对视几分钟!”

    这一项环节其实很牛逼,因为真实的沈浪拥有强大无比的自信心,而且毕竟是东方人皇,应该能够在气势上压倒假沈浪。

    沈浪转身,假沈浪转身,两个人对视。

    此时,沈浪认真看这个人,并且用X光扫描。

    首先,这个人真的和之前沈浪一模一样,连骨架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表情,气质,目光,神情,气势……

    完全是百分之百的沈浪。而且他不是上古人类,是真正人类的血肉之躯。

    最最关键的是……他没有被夺舍。

    沈浪没有发现他大脑里面有任何地狱晶体的能量气息。

    这就诡异,这就有意思了。

    眼前这个假沈浪究竟是谁?

    沈浪不由得想到了那个替身镜子。

    镜子是用生命和灵魂在演绎沈浪,第一次公开露面的时候,尽管一模一样,但还是存在表演过火的情形。

    而第二遍公开露面的时候,也就是在乾京,完全是游刃有余,直接把任宗主和赢广都完全欺骗了。

    他的进步,完全是惊人的。

    这就有意思了?

    他究竟是谁?是不是镜子?当时沈浪已经下令,让火神教带走镜子了。

    因为北极剧变之后,镜子这个替身就不能再在东方世界了,因为他和沈浪实在太一模一样了。

    沈浪和他对视的时候,他的目光,精神都没有丝毫破绽。

    气势上丝毫部落下风。

    真的比沈浪还要沈浪。

    而且他目光望向沈浪的时候,还仿佛用眼神说了一句。

    “恶魔,我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的。”

    不是用口说的,而是用眼神,而且是单独和沈浪说的,没有让别人知道的意思。

    这种感觉很奇怪,他在战斗,他一定要揭破沈浪的阴谋。

    仿佛在他的精神认知上,他自己才是真的沈浪,沈浪是假的。

    而正是这种精神认知,让他的气势完全落于不败之地。

    ………………

    祝红雪道:“真正的沈浪陛下,已经感悟了非常高深的能量,他曾经手无缚鸡之力的情形下,秒杀了赢无冥,释放出了能量漩涡……”

    然而,还没有等到祝红雪的话说完。

    那个假沈浪直接抬头,挥舞龙之剑,释放出了能量漩涡。

    这画面和当时沈浪秒杀赢无冥的情形一模一样。

    上古王戒,龙之心,龙之剑,他全部都有。一整套,全部齐全。

    众所周知,这些上古装备是沈浪的标志。

    反而真正的沈浪,此时空空如也,什么装备都没有。

    当然他可以凭空释放出能量漩涡,但反而会更加招人怀疑,你这么强大,是不是姜离派来的替身?

    “沈浪陛下的坐骑大超,在北极剧变之前离开了沈浪陛下,先回到怒潮城,然后被我们带到漠京。”祝红雪道:“说不定大超作为飞行兽,比人类更加敏锐,更有直觉。”

    左辞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一只超声波飞行兽被带了进来,便是沈浪的坐骑大超。

    它进来之后,先是看了沈浪一眼,然后又看了右边那个假沈浪一眼。

    接着,大超直接朝右边的那个假沈浪扑了过去,用巨大的脑袋磨蹭他,发出悲鸣之声,而它的大眼睛还骨碌碌地望着左边的沈浪。

    右边的假沈浪轻轻抚摸大超的头颅。

    “老伙计,久违了,你……也变了。”假沈浪叹息道,声音充满了无限的情感。

    连大超都觉得右边的沈浪是真的。

    那个假沈浪望向沈浪,一字一句道:“我说过,我绝对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的,你这个伪装者。”

    沈浪眼睛一眯。

    他此时觉得这个游戏,变得非常非常好玩起来了。

    这一场博弈,太有意思了。

    这个假沈浪,真的在任何方面,都比他更真。

    长相身材都是沈浪的模样,而且有龙之心,龙之剑,上古王戒,甚至大超都认他。

    在场所有人目光都望向了假沈浪,一切证据都在证明,他是真正的大乾帝国皇帝沈浪。

    看上去,沈浪仿佛彻底要输了。

    但是在沈浪眼中,却看到更深的阴谋,姜离布局绝对远不止眼前这一点。

    假沈浪嘴角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缓缓道:“现在已经真相大白了吧,我就要正式下旨了,将这个恶魔的爪牙给我拿下!”

    最后一句,他猛地一声断喝,指向沈浪。

    顿时,在场所有人微微一颤,本能握剑。

    沈浪目光从假沈浪面孔移开,朝着左辞阁主道:“诸位,有一个办法,能够直接判断出谁真谁假?”

    这话一出,所有人又都望向了他。

    沈浪笑道:“诸位,其他一切都可以是假的。而且北极剧变的时候,我也失去了龙之心,龙之剑,上古王戒。但是有一点是不可能冒充的,那就是智慧,真正的沈浪拥有无以伦比的智慧,那些再难计算的算术难题,几百名大学士用几年时间都完不成的算术难题,沈浪只需要一瞬间就完成了。”

    沈浪道:“左辞阁主,您应该还记得我们之间的交谈,在分开的时候,我给您过一道算术题,但是却没有给答案。那个算术题很简单,如何证明1+1?当然它的衍生大命题就是,任一大于2的偶数都可写成两个质数之和,这是千古未解之题,作为替身他不可能有这个只会证明出这道题。”

    “所以,谁能最大限度地解出这个题目,就证明谁是真的沈浪,对吗?”

    左辞阁主想了一会儿道:“沈浪陛下当时确实和我聊过这件事情,莫非当年他就已经预防今日局面的出现吗?”

    没错,沈浪说的就是哥德巴赫猜想,现代地球的巅峰难题!

    ………………

    注:对不起,晚了二十几分钟!拜求月票支持呀,我竭尽全力,写得更加精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