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远古神祇!宁寒求婚!(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沈浪不由得奇怪了,自己刚刚才到这里啊。

    这几十万人怎么就山呼万岁了?这个时候又没有什么手机,也没有什么远距离通讯系统,祝红雪也不可能事先告知漠京的人,沈浪已经来了啊。

    但是祝红雪和宁寒公主见到这一幕,也并没有显得非常意外。

    见到沈浪惊愕,祝红雪解释道:“陛下,我之前和您说过,人们需要一个领袖,需要一个希望,所以您虽然不在,但是我们依旧专门雕刻了一个雕像,坐在皇座之上。每一日都要进行小朝会,五天一次大朝会,而且我们也在二十几年前就完成了彻底的改制,所以已经拥有一个完整的朝堂,有尚书台,也有枢密院。”

    沈浪不由得彻底错愕,竟然还有这回事。

    这里是天涯海阁开发的上古遗迹啊,是一个超脱势力啊,没有想到竟然还建成了完整的朝堂。

    宁寒公主道:“陛下,越是关键时刻,就越是要正规化,一定要把信念植入每一个人的心中,否则真的会崩溃,彻底承受不住的。”

    沈浪不由得想到了一句话,生活需要仪式化。

    尤其在这种艰难的时光,这种仪式化的生活,反而能够支撑人继续活下去。

    祝红雪道:“陛下,有一件事情需要您的原谅。”

    沈浪道:“请说。

    祝红雪道:“您和大炎帝国皇帝决战之后,祝弘主死去。但是您下旨释放了祝戎、祝红屏、祝柠等所有人,没有问罪,也没有剥夺功名。”

    沈浪道:“确有此事,怎么了?”

    祝红雪道:“我虽然是祝氏家族领养的,但我终究算是祝氏的儿子,所以北极剧变发生的时候,我将祝氏所有家人全部带来漠京了。因为人才实在是太缺乏了,所以祝戎重新进入尚书台,担任大乾帝国临时副相。”

    沈浪道:“那第一宰相是谁?”

    祝红雪道:“由老师左辞亲自担任,另外还有两名副相都是天涯海阁的两名大学士,左岩,李光斗,陛下还记得张召吗?”

    沈浪想了一会儿,才记起来这个人。

    张召此人,一开始是天越城提督,一直效忠太子,太子宁翼倒台之后,他有效忠了祝氏家族,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改变过立场了,天越城之战后,他便也跟着下狱。之后沈浪击败了大炎皇帝之后,祝氏一系囚犯全部释放,张召也便跟着释放出来,贬为了庶民。

    祝红雪道:“我们天涯海阁原本是武道势力,想要组建成为一个国家势力,确实非常艰难,所以张召大人也被老师召入朝内,成为了尚书台的枢密副使。”

    沈浪道:“那枢密使是谁?

    祝红雪道:“无人担任,由老师左辞兼任。”

    沈浪道:“那你自己呢?”

    祝红雪道:“我没有在枢密院任职。”

    沈浪明白了祝红雪的意思,这个大乾帝国的流亡朝廷,原本就是在天涯海阁的基础上建成的,祝戎原本是囚犯,现在进入了尚书台,那祝红雪为了避嫌,就不进入枢密院了,而且他喜欢一直在外面战斗的感觉。

    沈浪道;“那……祝红屏,祝柠呢?”

    沈浪道:“因为当时您对祝弘主说过一句话,您不杀祝红屏和祝柠,但也不用她们。所以二人没有担任任何官职,祝红屏担任文书,祝柠整理上古资料,负责文学馆。”

    几百人依旧在城市上空盘旋,就是想要让沈浪看清楚这座城市。

    这座城邦真的非常非常巨大,城市的边缘已经沦为废墟和沙丘,越往城市中间,绿意越浓。

    而到了城市的中心,完全是郁郁葱葱,如同热带园林一般。

    而且这座城市的建筑风格和上古东方帝国完全不一样,和失落帝国也不一样,倒是和岩浆之海上面的火炎城非常相似。

    它并不华丽,但是非常壮美,神秘,古朴。

    它的历史应该非常漫长了,甚至比上古东方帝国还要漫长。

    所有的房子全部是用巨石建成的,没有任何木料,而且建筑的形状也非常原始,却极其之高大,动则几十上百米高。

    还有这些石柱,直径通常都在三四米左右,真正擎天玉柱,几根柱子就支撑起整个恢宏建筑。

    整座城邦的中央,依旧是一个恢宏无比的金字塔,如同高山一般,几乎占据了整个城邦的一小半面积。

    而金字塔的顶端是一个雕像,好熟悉的雕像啊。

    就是沈浪在上古神庙里面见到过的那个,人面蛇身的雄性男子,充满了战斗杀气。

    不过这个人面蛇身的雕像图腾要巨大得多得多,而且更加狰狞凶猛,手持魔叉,怒目望天。

    沈浪奇怪,为何这个图腾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不知道他叫什么,所以称之为望天。”宁寒公主道:“他曾经是整个上古东方帝国的图腾,被视为祖先。”

    这一点沈浪一直都很奇怪,为何上古帝国会供奉这个雕像图腾,为何会把他视为祖先?

    当时在金刚峰上古遗迹之内,沈浪就百思不得其解。

    美杜莎是人面蛇身的雌性,而眼前这个祖先图腾是人面蛇身的雄性,但是上古东方帝国的人类,可没有半个是有人面蛇身特征的。

    这一点就非常关键了,为何东方人类帝国膜拜的祖先,看上去和美杜莎王族如此相似?

    宁寒公主道:“陛下,您如此聪明绝顶,心中肯定有了一个答案,对吗?”

    沈浪不由得再一次望向了宁寒公主,望着她的面孔,又朝着她的腰下望去。

    作为人类的话,宁寒公主的身材实在是太妖了,太魔鬼了,尤其是腰间的曲线,不似人类。

    她的这具新躯体,确实……太奇妙了。

    显然宁寒公主知道得不少,因为美杜莎女皇把一些关键信息透露给了她。

    还有,美杜莎女皇的帝国,为何会被称之为失落帝国?

    这可是她们帝国的真正命名,而不是后世的称呼。

    什么情况下会命名为失落帝国?就是曾经毁灭过,但是又重生了,却又一直寻找不回祖先的辉煌,所以称之为失落帝国。

    而且为何美杜莎种族中,看不到雄性?没有雄雌结合,她们又该靠什么繁衍后代?

    沈浪道:“失落帝国的美杜莎王族,比上古东方帝国的人类,历史更加悠久对吗?”

    宁寒公主道:“是的。”

    沈浪又道:“其实,这个世界不止发生了一次大涅灭,而是两次。”

    宁寒公主道:“对的。”

    对,这就合理了。

    当太阳步入死亡的时候,它临死间的剧变反扑肯定不止一次,只不过会越来越剧烈,越来越严重。

    九十年后,就是它临死之前的再一次反扑,结果就是整颗星球灰飞烟灭。

    沈浪道:“之前两次大涅灭,人类的文明也重生了,失落帝国也重生了。但是……人类帝国一直在变化,而失落帝国几乎没有变,始终维持最原始的状态。某种程度上,人类帝国仿佛一直在退化。”

    宁寒公主道:“对,为了适应新世界环境,陆地上的人类不断蜕变,从强大武力的上古人类形态,变成了如今普通的人类形态。而失落帝国,一直维持人面蛇身的美杜莎形态,一直靠强大的武力和精神。”

    沈浪道:“也就是说,这个漠京是更加遥远的远古遗迹,比上古东方帝国还要更早?是上上次大涅灭之前的城池?”

    “应该是的,我的陛下。”宁寒公主道。

    沈浪望着这个恢宏无比的城邦,显得那么古朴,无法想象它有多么遥远的岁月了。

    当时在火炎城的时候,沈浪还非常奇怪,那里明明是西方世界,是失落帝国的境内,为何火炎城这个明显人类帝国的城市能够幸存?

    沈浪继续望着城市中央,巨型的金字塔顶那个人面蛇身的雄性图腾雕像。

    他感受到了无比巨大的力量,尤其是他的那双眼睛,望向天空的眼睛。

    沈浪想起了美杜莎女皇雕像,她就是依靠那双眼睛远远不断地传输精神信息,把这个世界的海怪重新集结起来,并且让部分海怪进化,拥有了智慧,让失落帝国传承了下去。

    那么很显然,这个望天图腾,或许也是一样的目标。

    但显然他没有那么成功,至少他在万里大荒漠的帝国,已经彻底毁灭了,沦为了废墟。

    顿时间,沈浪脑子里面出现了无数的谜团。

    这人面蛇身的雄性种族和美杜莎王族有什么关系?

    他们和上古人类,又有什么关系?

    沈浪道:“这个望天图腾,保护着整个漠京对吗?”

    宁寒公主道:“是的,正是因为这个望天图腾的保护,所以这个最后的城邦才能够在万里大荒漠幸存了下来,不但有绿洲,能够抵御风沙的侵袭,最关键是能够彻底隐藏起来,任何敌人都找不到入口。”

    美杜莎王族就有强大的精神力,能够制造各式各样的幻境。

    失落妖母仅仅只是得到美杜莎女皇的精神力皮毛,就已经建立了失落第二帝国,而且就算死了之后,还统治了失落国度废墟无数年,她制造幻境的功力沈浪已经完全见识过了。

    而眼前这个巨大人面蛇身雄性图腾释放出来的强大精神力,把整个漠京隐藏折叠了起来。

    可以想象,一旦望天图腾能量耗尽。

    那……整个漠京将直接暴露无疑,姜离帝国的大军就可以轻而易举发现它。

    甚至还不仅如此,一旦望天图腾能量耗尽,这里的生态系统也会彻底毁灭,整个城邦在几年之内,就会被风沙彻底埋葬,变成和其他万里大荒漠一模一样。

    沈浪再一次闭上眼睛,如此一来,是不是意味着这片1.3亿平方公里的万里大荒漠,在远古的时候,也是一个强大的帝国文明?

    而且统治这里的种族,是人面蛇身,和失落帝国非常相似的种族?只不过是雄性?

    ………………………………………………

    沈浪看到了皇宫,就在巨型金字塔的南边。

    而且这皇宫竟然是全新建造的,几乎和大乾宫一模一样,几乎是一比一复制出来的,在这个远古遗迹城邦中,显得那么特殊。

    而此时的朝会正在进行,真的有文武百官。

    而皇座之上,真的坐着一个沈浪的雕像。

    实在是太像了,不管是面孔,就连形态和气质,都和之前的沈浪一模一样。

    而且这个雕像一点都不严肃,尽管穿着龙袍,带着皇冠,却非常慵懒,而且手臂还支撑在下巴上,有一种爱听不听的感觉。

    真是太真实了,虽然是一个雕像,但仿佛和真人一样。

    而此时朝堂之内的文武百官,真的非常严肃在讨论政事,而且不是虚张声势,而是非常专业地讨论。

    宫殿外面的广场上,密密麻麻矗立着全副武装的金甲武士。

    这一幕沈浪依稀见到过,就是在浮屠山浮屠宫内,当时任宗主也要把浮屠山改变成为一个行宫,而且也有专门的官员。

    天涯海阁仿佛是避免这一点,所以尽量把之前越国的官员充斥在漠京的朝堂之上,尽量不让天涯海阁的人担任官员。

    不过,这里和曾经浮屠山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任宗主组建浮屠行宫的时候,大乾帝国明明健在,不但乾京在,怒潮城也在。

    而此时,怒潮城没了,乾京,天越城,炎京等等所有地方全部都沦陷了。

    那么作为净土的漠京,确实就成为了大乾帝国的正统。

    就如同明朝末年,尽管满清已经占领了大部分区域,但永历皇帝在哪里,哪里就是南明的正统,哪里就是帝都。

    尽管此时大乾宫距离沈浪视野很远,但他的身体非常强大,目光一凝,就可以看到朝堂之内。

    一下子就看到了好多熟悉的面孔,曾经在越国朝堂上都见过,绝大部分都是祝系的官员,但是天越城之战后,有罪的祝系官员都被杀了,剩下的祝系官员没有私罪,只是因为站/队的原因,所以被抓捕下狱。

    而沈浪击败了大炎皇帝之后,这批祝系的官员,没有犯私罪之人,全部都释放出来,但是在越国却也仿佛没有什么容身之处。

    祝红雪带走祝戎,祝红屏,祝柠等人的时候,就把这批没有立足之地的人也带到这里来了。

    没有想到……现在他们却成为了效忠沈浪,效忠大乾帝国的最后臣子。

    这个世界的造化,太离奇了。

    沈浪当时万万也不会想到,祝系的官员,最终会成为他沈浪最后幸存的忠臣。

    沈浪不由得想起祝弘主临死之前的那一跪,如同泣血一般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不是怕死,而是害怕被东方正统所排斥。

    他祝弘主是效忠大炎帝国,但沈浪击败了大炎皇帝之后就取而代之成为了东方正统,所以祝弘主也自然而然会效忠沈浪。但是他没有机会了,也没有脸面,所有只能去死。

    但是哪怕死,祝弘主也不愿意被沈浪从东方士大夫的阶层开除出去。

    所以,祝弘主死了之后,沈浪没有下旨剥夺祝弘主的功名,愿意承认他是东方王朝的士大夫。

    “陛下,您想要要去见您的臣子吗?”祝红雪颤抖着问道,他梦想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沈浪发现,左辞阁主并不在大殿内。

    “老师去找您了,他绝不相信您已经死了。”宁寒公主道:“因为您在去炎京和大炎皇帝决战之前,曾经和他见面,并且密谈过,就是这一次密谈,让他充满了希望,也让我们充满了希望。所以这十几年时间,他满世界去找您,在黑暗帝国之外的所有范围内,他几乎找遍了每一处神秘之地。”

    祝红雪继续问道:“陛下,要去见见您的臣子吗?见见您的几十万子民吗?”

    漠京的上朝是非常庄严的,不仅仅所有的官员要叩首跪拜,连几十万子民也要在大乾宫外跪拜。

    几十年如一日,所以这几十万幸存者,对沈浪的忠诚和狂热,简直到了极点。

    左辞就是用这种仪式感,拼命烘托沈浪的地位,近乎神祇。

    此时跪拜已经结束了,但是朝会依旧在继续,但是宫殿之外,几十万子民依旧不愿意离去,而是静静站在广场上,仿佛要聆听圣训。

    这种神话沈浪的行为,在绝大部分时候应该是不正确的,但在这个绝望的时刻,却能够凝聚人心。

    沈浪摇头道:“我会去见他们的,但不是现在,我要恢复了原来的面孔和身材后,再去见他们,免得让他们失望。”

    “是,陛下。”祝红雪道:“那什么时候?”

    他真的是迫不及待了。

    沈浪想了一会儿道:“至少三天之后,因为这三天内会有一场大戏,会非常有意思的。”

    姜离密信说了,他在漠京潜入了一个伪装者。三天之内,沈浪若不将他揭出来,漠京就有灭顶之灾。(这里说的三天,是指沈浪进入漠京之后的三天之内)

    这可是沈浪和姜离的第一次博弈。

    而且算是在沈浪的主场,若是在这几万里之外都战胜不了姜离,那接下来的斗争还有什么希望?

    “你们带我去一个秘密地方住下来,我不见任何人。”沈浪道:“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今天傍晚之前,大戏就要开始上演了。

    祝红雪道:“是,陛下!”

    然后,祝红雪和宁寒带着沈浪前往大金字塔西边的一个建筑落地,并且在这里面住了下来。

    “陛下,原本您应该住在皇宫之内,又或者中心大金字塔内。”祝红雪道:“但是您不愿意提前露面,所以不能去皇宫。而大金字塔只有老师才能开启,所以只能先让您住在这里,请陛下恕罪。”

    沈浪道:“无妨!”

    接下来,沈浪和沈宓公主就在这栋远古建筑住了下来。

    宁寒公主麾下的女武士临时成为了侍女,照顾两人的生活,无数的美味佳肴,无数的衣衫,无数的物资流水一般送了进来。

    而祝红雪堂堂元帅,则成为了守门者,把守在大门之处,不许任何人进出。

    ……………………………………

    高大的窗口内,沈浪和宁寒公主并立,望着外面的风景。

    “这个城市很原始古朴,比不上东方帝国和失落帝国的精致,但是却有另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宁寒公主道。

    沈浪道:“他们秉持着更加纯粹的美学观点。”

    宁寒公主道:“陛下,您之前说今天傍晚之前,就有一场大戏就要开演?”

    沈浪道:“对,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会是这样的。”

    宁寒道:“如果演砸了呢?”

    沈浪道:“整个漠京都会毁灭,人类最后的希望之地彻底沦丧。”

    宁寒公主道:“这是您和姜大帝之前的斗争博弈吗?”

    沈浪道:“是的,而且这里算是我的主场,他在我的主场挑战我。”

    宁寒公主望着天上的太阳,此时是正午之后,但太阳稍稍西斜了。

    两个人静静等候着。

    “太阳落下的时候,一定会发生吗?”宁寒道。

    “对。”沈浪道:“那个人,一直是充满仪式感的。我已经渐渐了解他了,一定会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开启大戏,开启博弈的。”

    太阳渐渐西斜。

    在万里黄沙中,夕阳尤其美丽。

    显得那么大,那么红,那么美。

    这里尽管是沙漠,但是没有姜离帝国的笼罩,没有地狱晶体,没有漫天冰雪,没有令下几十上百度的低温,所以这里依旧像是人类净土,光明之地。

    夕阳已经开始要坠下地平线了。

    但是,沈浪口中的那个大戏,依旧没有上演。

    整个漠京,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气氛显得稍稍有些紧张起来。

    仿佛为了缓冲这个紧张的气氛,宁寒公主忽然道:“陛下,你要做好思想准备,等我老师回来的时候,会替我向您求婚的。”

    沈浪不由得一愕?

    求婚?维持之前的婚约?

    维持姜离和宁元宪定下的婚约?让沈浪迎娶宁寒?

    可是,姜离都已经成为世界毁灭者了,这个婚约还有必要继续吗?

    在这个世界的关键阶段,谁还顾得上儿女情长这点小事?

    宁寒公主道:“这个婚约不仅仅是父王宁元宪和姜离定下来的,甚至可能涉及到更深层次的联姻。”

    而就在此时!

    天边的夕阳,出现了两个黑影!

    沈浪道:“来了,惊天大戏要开启了。”

    沈浪和姜离的第一次博弈,就要正式开始了,他内心充满了激动,甚至充满了必胜之信心。

    …………………………

    注:我吃点东西,然后继续码字,下一章会在十二点多更新的!确实很难写,月票赐我几张,给我加点油吧,叩首拜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