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大开杀戒!拯救徐芊芊!(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沈浪不由得想起自己在离开炎京之前,分别和沈野、矜君进行了谈话。

    当时沈浪问沈野,你是谁。

    沈野回答,我是大乾帝国的太子,我是姜氏家族的继承人。

    沈浪再问,你是谁。

    沈野回答,我是父亲和母亲的儿子。

    沈浪让他记住,他首先是父亲和母亲的儿子沈野,然后才是大乾帝国的太子,才是姜氏家族的继承人,当日沈野表示认同。

    之后沈浪和矜君谈话,让他无论如何都要留在大乾帝国中枢,卧薪尝胆,忍辱负重,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要牢牢钉在帝国中枢。

    如今二十九年时间过去了,矜君已经六十来岁了,沈野也已经四十了。

    他们怎么样?

    当然,如今这个世界能量环境大变,年龄已经变得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因为在帝国史记记载中,姜浪大帝的一个伟大贡献就是把人类寿命的极限从一百多岁提升到二百多岁。

    所以矜君的六十来岁,完全属于青壮年,而沈野完全是青年。

    还有三个重要的人物。

    金木兰,白京女子、阿道夫。

    当日沈浪去北极白玉京的时候,白玉京使者问沈浪要不要先见金木兰?

    那是他的妻子,当时也已经一年多时间没有见面了,但沈浪拒绝了。

    因为沈浪知道,木兰应该已经不在白京了。

    为何?

    因为沈浪的母亲白玉京女皇对于姜离的卷土重来,已经有了完全的思想准备,怎么可能会让木兰继续留在白京?甚至阿道夫也已经被秘密送走了。

    按照这种推测的话,木兰应该不会在帝京,那么这帝国史记中的皇后金木兰是从哪里来的?

    还有一件事情?

    螺祖和姜离究竟是什么关系?她究竟是什么身份?

    另外一个关键的地方,上古监狱。

    这个上古监狱曾经给沈浪巨大的疑惑和欺骗性。

    他的第一个囚犯,也就是最低级的囚犯,就是姜歇太子,而他是整个东方帝国最大的叛徒,使得姜氏失去了皇位。

    但是,所谓姜歇出卖上古东方帝国完全是一个阴谋,一切都是为了窃取美杜莎女皇强大力量,为了躲避上古大涅灭,为了让上古文明卷土重来。

    所以,上古监狱里面的那个姜歇显然是假的,只是一个替身而已,甚至这个上古监狱就是根据他的设计修建而成的。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

    姜歇出卖上古东方帝国是一个阴谋,这件事情上古姬氏是否知道?甚至上古姜氏知不知道?

    如果他们都知道,这就是整个上古帝国皇族的最高级机密。如果他们不知道,这就证明了姜歇一个人操纵了整个阴谋?

    因为姜歇这个上古监狱最底级囚犯是假的,这使得沈浪对整个上古监狱都产生了巨大的怀疑,是不是整个上古监狱都是假的?第二间囚室关押的人是黑暗女皇,而且已经消失了。

    现在沈浪需要稍稍纠正一下这个观念,第一囚室里面的姜歇太子是假的,但其他几个囚室,却未必是假的。

    如果那个屠戮千万的黑暗女皇真的存在,而且逃跑了,那她究竟是谁?有没有露面过?

    一系列的问题,都盘旋在沈浪脑海里面。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声音。

    “特使大人,我们要行动了,我们要去清除十三区和十九区的叛乱了,您要去吗?”

    沈浪起身道:“去。”

    然后,他走了出去。

    在前面不远处,沈浪就看到了天南城的黑水台城堡。

    真的如同黑暗堡垒一般,如此恢宏,占地超过两千亩。

    层层叠叠,戒备森严。

    无法想象,这仅仅只是一个天南城的黑水台城堡而已,但规模却已经远远比曾经越国的黑水台城堡更大。

    沈浪知道,此时天南行省黑水台的最高官员是提督级,是整个天南城的三号人物,仅次于总督和驻军提督。

    一个提督下有三个万户,三万军队。

    一个行省的黑水台,就有三万巡察军,这在当年是不可想象的,整个越国黑水台最全盛的时候,武士也没有三万人。

    此时广场上,黑水台的一万巡察军已经全部集结完毕,为首的还是那名万户。

    这一万黑水台武士,绝对算得上是精锐了,每一个人身上都穿着黑色铠甲,虽然比不上特种武士的上古铠甲,但已经比六大超脱势力的秘密铠甲更好。

    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上古战刀,还有噩梦石步枪,面罩都是用特殊金属锻造而成的,刀枪不入。

    每一个武士都武装到了牙齿,这仿佛希特勒的盖世太保,不过更加强大精锐。

    区区一个行省,就有三万黑水台武士,这更加证明了姜帝国的特务统治,黑色恐怖。

    那个黑水台万户将领看到沈浪,轻轻地点了点头,因为这是公众场合,他不能显得太过于讨好。

    “出发!”随着他一声令下,一万巡察军浩浩荡荡,前往城市的边缘地带!

    不需要任何交通工具,因为每一个人都穿着特殊战靴,噩梦石动力,速度飞快。

    这座城市的道路真是宽阔到极点,曾经越国的玄武大道虽然比不上唐朝长安城的大道那么宽广,但也有大几十米宽。而这个天南城的主干道,已经超过二百多米宽了。

    随着黑水台巡察军的经过,一路上畅通无阻,没有任何人阻挡在前面。所有人全部都风声鹤唳,唯恐出现在这群人的眼中。

    明朝的锦衣卫和东厂,二战德国时的盖世太保,都让人闻风丧胆,小儿止啼。

    而天南城民众对黑水台武士的畏惧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果然是彻彻底底的特务统治。

    ………………

    与此同时,天南城最东边,这里有一个仙境。

    小桥流水,花团锦簇。

    整个天南城的建筑都很巨大,动不动几十上百米,恢宏而又压抑,完全分不出是东方还是西方,也分不出是古代还是未来,总之就是很矛盾。

    然而这里的庄园,却完全是东方古典建筑风格,和几十年前的一模一样。

    这里就是天南行宫,太子姜野曾经来住过。帝国皇族成员,每一次来天南都会入主这个行宫,而不是总督府,当然也只有皇室成员才有资格入主。

    帝国天南行省黑水台最高长官是提督,然而刚才一万巡察军去十三区,十九区平叛的时候,这位提督大人并没有带队,甚至都没有出现,因为他有更加重要的任务,带领精锐武士守护天南行宫,因为这里有真正的大人物。

    总督府的军队护送一辆马车来到行宫大门前,一名宦官上前,打开车门并且跪了下来,用自己的身体当成了凳子,让马车内的贵人踩着下车。

    徐芊芊看了一眼,没有踩人凳下车,而是直接踩在地上,然后朝着行宫走去。

    天南行省黑水台提督,率领精锐武士,整整齐齐跪下。

    “拜见贵人。”

    徐芊芊从来没有嫁过沈浪,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和沈浪关系密切,所以不好称为妃子,只能称为贵人。

    总督府的军队刚刚靠近行宫,立刻被黑水台提督伸手拦住了。

    这里是行宫,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进入,寻常军队也没有资格靠近这里,黑水台是皇室的家奴鹰犬,才有资格守卫行宫。

    那个总督府的万户陪了一个笑脸,微微躬身拜下,内心非常不爽。

    黑水台太嚣张了,竟然连总督府都不放在眼里,我们总督可是陛下的侄子。

    徐芊芊进入行宫之内,立刻便有一个大宦官上前跪下叩首:“恭迎贵人。”

    徐芊芊道:“公主殿下怎么样?进膳如何?”

    大宦官低声道:“进得不好,有些闷闷不乐。”

    徐芊芊点了点头,然后穿过走廊来到一个池塘,这里水如同翡翠一样纯净。

    一间精致的楼阁矗立在池塘中央,徐芊芊沿着曲桥走了进去,随便挥了挥手,顿时身后所有人都退散。

    徐芊芊进入楼阁之内,里面一切都显得那么古典,家具,器皿,毛毯,甚至连书籍都是古色古香的。

    一个精致绝伦的东方美人,静静坐在里面看书。

    她……就是帝国长乐公主,姜宓(沈宓)。

    “姨娘。”见到徐芊芊后,姜宓起身行礼。

    几十年过去了,曾经的宝贝长大了,变成了真正的公主。她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梦幻,一举一动,都充满了皇家典范,温柔优雅。

    她的母亲冰儿,在刚刚生下沈宓宝宝的时候就说,这孩子是一个公主,只是从我肚子里面经过而已,和我没有什么关系的,她完全继承了父亲的贵气。

    而她从小也喜欢做公主,一笑一颦,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严格要求自己。

    “小宓,听说今天吃饭不太好啊。”徐芊芊道:“怎么了?我陪你来天南城散心,怎么还不快活呢?”

    姜宓道:“我想要去老家的宅邸,想要去怒潮城看看,结果被阻止了。”

    他说的老家宅邸,就是玄武公爵府,金氏家族的府邸,她的母亲冰儿就是在那里长大的。

    徐芊芊道:“他们也是关心你的安全,最近这些恐怖分子非常嚣张,整个天南城暗地里波涛汹涌,并不太平。在穹顶之内还好,若出了穹顶,说不定就遇到危险了。”

    姜宓道:“我知道,所以我也没有怪他们。”

    徐芊芊柔声道:“黑水台已经查到这些恐怖分子的详细名单了,今天就进行抓捕剿灭,所以明日安全警报或许就解除了,到时候我再陪你去玄武公爵府好不好?”

    姜宓温柔地点了点头。

    而此时一个侍女端着茶水走了进来,乖巧地放在了桌面上。

    “姨娘,喝茶。”姜宓公主道。

    徐芊芊端起茶杯,文雅地一口一口抿着。

    此时茶水上,浮现了一行字。

    “公主殿下,贵人,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明日便营救你们离开黑暗帝国,前往光明之地。”

    这个侍女脸上没有任何对于的表情,也没有说什么,送完茶水之后,就静静走了出去。

    刚刚走出曲桥的时候,就有几个黑水台女武士上前,搜查这个侍女身上的每一寸地方。

    徐芊芊依旧和姜宓公主有一句每一句聊着,都是一些正常的言语。

    但是,她们的手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暗暗敲击着特殊的密码,她们就是用这种方式进行交流的。

    “姨娘,他们会不会有危险?帝国黑水台武士今天就去平叛了。”姜宓公主。

    徐芊芊道:“为了把你营救出去,一切都是值得的。”

    姜宓公主道:“为了我一人,不值得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徐芊芊道:“你是他的女儿,光明国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营救你,也是值得的。”

    姜宓公主道:“这一次,是谁带队来救我?是光明公主,还是红雪大人?”

    徐芊芊道:“明日就知道了,只要逃离这个黑暗帝国就好,只要逃离这个地狱就好。只有在光明之地,才有真正的未来。你的很多家人,也都在那里等着你。”

    ……………………

    沈浪跟着黑水台的一万巡察军前往穹顶边缘,这里密密麻麻有无数地下洞窟。

    超过一百多万人就住在这些洞穴之内,活得真是连牲口都不如,真的像是蚂蚁了。

    地面上的房子,他们没有资格住,甚至他们都没有资格进入城内,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就是不断在穹顶之外采集各种资源,然后运回到城内,而最重要的就是水。

    因为区区一个穹顶,还无法拥有完整的生态系统,几乎大部分的水资源,都需要在外面采集,采冰就成为一项最重要的工作。

    而整个天水城一百多万人,就是这样的工蚁。

    他们住的地方被划分为十九个区,每一个区就是一个超级洞穴群,里面住着近八万人。

    根据黑水台的密探汇报,敌对的恐怖分子就隐藏在十三区,十九区里面,正打算扇动这两个区的赎罪者(奴隶)发生暴动,引爆穹顶能量柱。

    所以这一万巡察军,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前往十三区,一部分前往十九区。

    而沈浪则是跟着去十三区进行抓捕行动。

    “全部看清楚,记住每一个恐怖分子的面孔,这些都是帝国的敌人,他们试图颠覆大帝的统治,这是全人类的敌人,整个文明的敌人。”

    “进入之后,立刻抓捕,若有任何反抗者,全部格杀勿论。”

    “十三区内,有二十个恐怖分子,三百个已经被煽动的变节者,两千个被谣言污染的赎罪者,这两千多人,全部都要抓捕。”

    “动作要快,争取在两个时辰内,全部抓捕完毕。”

    “听到了没有?”

    “是!”五千名黑水台巡察军。

    “出发!”

    这五千名黑水台巡察军立刻便要冲入十三区进行抓捕。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从天而降,所有人不由得一愕,然后整齐跪下。

    “拜见总督大人。”

    如果是寻常的总督,黑水台其实并不放在眼里,因为如今的帝国施行特务统治,黑水台的权势被大大拔高,所以基本上每一个行省的黑水台提督都不太把总督放在眼里,斗争厉害得很。

    但天南行省比较例外,因为总督大人就是皇帝陛下的侄子。

    沈城总督依旧显得不耐烦,特别慵懒,他瞥了一眼沈浪,别人对特使客气,他一直都很傲慢的。

    “都准备妥当了?”沈城总督淡淡道。

    黑水台万户道:“是的,大人。”

    沈城总督道:“都准备怎么做啊?”

    黑水台万户道:“按照名单上快速抓人,总共两千三百二十名。”

    他递上了名单。

    沈城总督稍稍瞥了一眼,就随手扔在地上,黑水台万户赶紧跪地捡起来。

    “太麻烦了,彻底一点。”沈城总督道。

    黑水台万户道:“那根据总督大人的意思?”

    沈城总督道:“全部杀光,一网打尽,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

    黑水台万户颤抖道:“大人,这……这里面可是有七万人。”

    沈城总督道:“有问题吗?这样的牲口,要多少有多少。”

    黑水台万户头皮发麻,一次性抓捕两千多人,没有问题,黑水台敢承担下来。但是为了抓捕区区几十名恐怖分子,一下子屠杀七万人,哪怕是最底层的奴隶,也太过于狠辣了。

    黑水台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沈城总督道:“有什么责任,我来背!”

    接着,他朝着沈浪望来道:“特使若看不惯,随时可以写密奏去帝京告我,但是在这之前,还是我说了算,再说你也是执行秘密任务,消灭光明之地的那些叛逆的。这个鬼地方我很是呆够,赶紧动手,动手!”

    “是!”黑水台万户道。

    “动手,杀光十三区。”黑水台万户颤抖道。

    顿时,五千名黑水台巡察军冲入十三区洞穴群,大开杀戒。

    “嗖嗖嗖嗖……”

    噩梦石步枪,噩梦石机枪猛烈开火。

    整个十三区洞穴群,大约有十平方公里左右,住了七万人在里面,密密麻麻。

    黑水台巡察军这一猛烈开火,顿时无数的努力纷纷到底毙命,毫无抵抗之力。甚至绝大多数人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这个过程中,沈城总督忽然朝沈浪望来道:“徐芊芊贵人,见过特使?”

    沈浪沉默不言,一个字不发。

    “好,不打听,不打听。”沈城总督不屑道。

    大约几分钟之后,里面传来了其他的战斗声。

    很显然,是有人反抗了,应该就是埋伏在十三区里面的反叛军势力。

    大约半个小时后!

    黑水台的万户走了出来,跪下道:“总督大人,全部……杀光了。”

    沈城道:“伤亡如何?”

    黑水台万户道:“我们伤亡了五百多人。”

    沈城冷笑道:“不是说只有二十几名反叛军吗?”

    黑水台万户惭愧道:“是卑职的错。”

    沈城道:“总共有多少反叛军?带了多少武器?”

    黑水台武士道:“大约一百名反抗军,带的武器非常原始,没有噩梦石武器,但是他们武功非常高,所以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伤亡。”

    沈城道:“这群人还是贼心不死啊,区区这点力量,还想要颠覆我们强大的帝国。就算让他们成功制造了一次袭击又能怎样?丢脸的只是我这个总督而已,倒霉的也只是你们黑水台提督而已,能够动摇我们帝国吗?蝼蚁撼树。”

    接着,沈城总督回到华丽的马车上坐了下来,静静地饮用美酒。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一个飞骑从天而降。

    “总督大人,十九区也全部清剿完毕,总共五万人,全部被除尽,大约发现五十多名光明之地反叛军。”

    沈城总督道:“现在你们黑水台请告诉我,这一波潜伏进来的反抗军,确定全部消灭了吗?”

    黑水台万户道:“应该……全部消灭了。”

    “我……艹!”沈城总督指一下那个黑水台万户,寒声道:“明天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把你皮扒下来。”

    然后,沈城总督骑上飞骑,腾空离去。刚刚杀了十几万奴隶,对于他而言仿佛轻描淡写,毫无触动。

    ……………………………………

    片刻后,沈城总督降落在行宫门外。

    “拜见总督大人。”黑水台提督依旧如同鹰犬一般看门,见到沈城总督也恭敬行礼。

    沈城总督点了点头,并没有太把这位黑水台提督放在眼里,就要进入行宫之内。

    片刻后,一个大宦官脚不粘地走出来跪下道:“拜见小公爷。”

    他跪下的地方,正好是门口,算是拦住了沈城总督的去路。

    沈城道:“怎么着?我这个皇族不够纯粹,我姓沈不姓姜,所以不能进入行宫?别忘记了,姜沈不分家,皇帝陛下还没有正式下旨改姓呢。”

    大宦官跪下叩首道:“老奴万万不敢,在奴才们眼里,姓姜的是主子,姓沈的也是主子。”

    沈城总督道:“那你还挡我的路?公主殿下是我姐姐,我们从小关系就很亲,不是亲姐弟,甚似亲姐弟。我去看看她怎么了?”

    大宦官叩首道:“小公爷,公主殿下睡了啊。”

    沈城总督道:“哦,睡了?差点忘记了,这位姐姐从小生活就很规律,不像我,半夜三更不睡觉。对了,我姐姐今天开心吗?”

    大宦官道:“有些……不开心,这次来天南,她就是想要去怒潮城,去玄武公爵府看看,结果都遭到了阻拦。”

    沈城总督道:“天大的冤枉,实在是最近不太平,光明之地的那些叛军嚣张得很,我实在怕不安全,所以才没有让姐姐去老家宅邸的,我也很想那个地方了,罢罢罢,明天就去,明天我就陪她去,反正这些反叛军也基本上剿灭了大部分。老东西,你们做好准备,明天一早我就陪着公主殿下去玄武公爵府。”

    “是,好咧。”大宦官跪下叩首。

    沈城总督走了,大宦官飞快进入行宫,来到楼阁之外,叩首道:“公主殿下,那些反叛军都已经被剿灭了,外面应该太平了,明日我们便去玄武公爵府,然后再去怒潮城。”

    里面传来姜宓温柔而又雀跃的声音:“知道了,伴伴。”

    ……………………………………

    几个时辰后,距离玄武侯爵府几十里外的山洞里面,几十名武士静静坐在那里。

    每一个人的衣服上都绣着一个太阳,所以被称之为光明之地。但是曾经姜离也被誉为太阳的。

    为首的一名武士,头发散乱,满脸都是胡须,身体枯瘦,目光疲倦。

    他……就是久违的祝红雪。

    天涯海阁祝红雪。

    几十名武士静静地吃东西。

    “这见鬼的火,连水都烧不热,肉都煮不熟。”一名武士埋怨道。

    这里气压太低了,所以水的沸点达不到一百摄氏度,所以煮不熟肉。

    而且这里温度太低,肉刚刚捞出来就已经凉了,等送到嘴里已经冻得梆硬。

    祝红雪拿过肉块,麻木地嚼着。

    在三十几年前,他的武功就已经高到了绝顶的地步,如今他有多么强大?

    当然,天越城之战后,他跟着左辞去了万里大荒漠,再也没有出现过。

    “元帅,我们在天南城的兄弟,是不是都死了?”一名武士问道:“到现在都没有传消息出来。”

    祝红雪默默无言。

    “元帅,我们光明之地的战士已经越来越少,越来越少了,帝国太强大了,我们还有希望吗?”

    “都快三十年过去了,沈浪陛下如果还活着,早就已经出现了,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元帅,我们还有希望吗?按照阁主的理论,这个世界只能支撑不到一百年,就要灭亡了。”

    听到手下武士的话,祝红雪始终没有说话。

    因为他也不知道有没有希望。

    他也不知道沈浪有没有死,还会不会归来?

    但是,有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好对吗?这是老师告诉他的。

    当年沈浪陛下要北伐炎京之前,老师左辞就去拜访他,并且邀请他方便或者不方便的时候,去访问万里荒漠。

    现在差不多三十年时间过去了,这位陛下再也没有出现过。

    未来,真的还有希望,还有光明吗?

    而就在此时,一只火红的小鸟飞了过来,钻入洞穴,如同一团火焰一般。

    祝红雪伸出手,这只火红的小鸟落在他手心上,啄了几下。

    祝红雪目光一颤,道:“准备一下,明日爆发战斗,地点在玄武公爵府旧址,营救两个人,带她们前往光明之地。”

    “是!”

    这一次祝红雪万里迢迢而来,就是为了拯救两个人,徐芊芊和沈宓公主。

    …………………………

    注:终于在十二点半写完了。收尾剧情,我会尽量把每一个坑填上的!

    (章节说有人说绿帽,骂得我狗血淋头,真的懵逼了,姜离在北极没有南下,都没有见过沈浪的妻子们,更别说碰了,下面单章专门解释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