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崩塌!沈浪见母!白京女皇!(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怒潮城,天堂庄园内。

    越国太上王宁元宪坐在轮椅里面打盹,下面一群孩子在嬉闹。如今他也年近七旬了,睡眠非常轻,很难入睡了,每天也睡得很少,而他最容易入睡的时刻,就是听着一群孩子玩耍嬉闹的声音。

    而这群孩子中已经少了一个人,那就是幺幺宝贝,她也被沈浪送走了。不过弟弟妹妹并不知道,沈浪只是让人告诉孩子们,西仑帝国的海伦姑姑想念孩子们了,所以送幺幺去西仑帝国做客一段时间。

    然而并不是,幺幺是被远远地送走了,而且送去了一个找不到的地方。

    沈浪小心翼翼上前,为宁元宪盖了一个大氅。

    年迈的宁元宪很快就醒了过来,嘬了嘬嘴道:“这天还真是冷,往常这个时候最冷也有十几度吧,现在竟然下雪了。”

    因为沈浪的到来,所以这个世界也有了摄氏度的概念。

    “是啊……”沈浪道:“天堂庄园,都不那么天堂了。”

    接着沈浪推着轮椅在道上走,这一次天气变冷,让天堂庄园里的一切都遭难了。许多绿树繁花都被冻死了,原本郁郁葱葱,变成了白雪皑皑。

    “之前给您一个上古令戒,您也没要,有了那玩意,起码不冷了。”沈浪道。

    “我要那玩意干嘛啊,浪费。”宁元宪道。

    沈浪道:“现在想来,不要也对。”

    宁元宪道:“这次要出的事那么大吗?你不但把所有的学士送走了,而且把幺幺宝贝也送走了。”

    沈浪道:“其他孩子还好,幺幺再留在这,已经不安全了,她毕竟有美杜莎的精神力量,失落帝国的王族。”

    宁元宪道:“孩子,自从我见到你之后,你都是自信昂扬,永远是走一步看三步,不管面对再强大的敌人,都丝毫没有畏惧。这一次就……那么悲观吗?”

    算一下时间,宁元宪和沈浪相识已经十几年了。

    沈浪道:“这一次,是真心没有把握,甚至有一种把命运交给上天裁决的感觉。”

    宁元宪没有说话,也没有出言安慰。

    沈浪道:“岳父,人这一生信念,是不是很重要?”

    宁元宪道:“当然,若没有这股信念,人也就没有了精气神,就如同行尸走肉。”

    沈浪道:“对,您也有这股信念。所以您要记住,您忠诚的是这股子信念,而不是某一个人。人是居心叵测的,唯独信念是永恒的。所以接下来不管发生了什么,您都不要怀疑自己,也不要颠覆自己的人生观,您坚持的信念是正确而又光明的。”

    这话一出,宁元宪微微一颤,足足好一会儿,他开口道:“我好不容易靠着这股精气神幸福地活到现在,难道……竟然要把它抽走吗?”

    沈浪道:“我的岳父啊,您的信念就一定要寄托在某一个人身上的吗?”

    “是啊,当然……”宁元宪道:“我的孩子,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是追随者,领袖是极度稀少的。表面上看就算再特立独行,充满自我,但归根结底也是一种庸俗和跟随。真正的火炬很少,真正的领袖也很少。”

    沈浪沉默了好一会儿,道:“那,那您现在换一个人去寄托您的信念,还来得及吗?”

    宁元宪枯瘦的身体,顿时萎缩了起来,浑浊的泪水流了下来,甚至整个人都丢失了生机一般。

    人活着都是一股子精气神,尤其是宁元宪这样上年纪,而且还得了病的人。

    他这几年活得非常幸福,因为之前跪下去,现在他重新站起来了,之前被打断的腰杆,重新接起来了。他坚持的理念,变成了现实,而且就在他眼前绽放。

    沈浪的每一步成功,宁元宪都无比幸福,因为就仿佛是他自己的成功一般。

    而一旦这股子精气神被抽走,那他真的活不下去的。

    宁元宪枯瘦的脑袋埋在大氅里面哭了很久,然后擦拭脸上的泪水,重新将脑袋抬起来。

    “行了,可以了。”宁元宪道:“我已经找到重新寄托的信念了,也找到重新活下去的目标了,你要干嘛就干嘛去吧,别担心我了。”

    沈浪张开手臂,再一次轻轻拥了一下宁元宪。

    “岳父,那我走了。”沈浪道。

    然后,沈浪转身离去。

    忽然宁元宪低声问道:“浪儿,是不是太过于完美的东西,都是虚假的?”

    沈浪沉默了好一会儿道:“岳父,谎言大体上分为两种,一种是为了欺骗利益,一种是欺骗情感。而欺骗情感的谎言最高境界,应该就是欺骗理想。人会为了自己的信念和理想付出一切,甚至是自己的性命。说出这些话的人或许是欺诈者,但这些话之所以能够打动人心,之所以能够让无数人为之奋斗,那是因为它本身确实是完美的,能够撞击一个人的内心和灵魂。所以这些理想和信念都是真的,哪怕它显得完美而又不真实,但也值得我们为之奋斗。”

    “所以,我们的光阴没有虚度,我们的奋斗也没有白费,我们的人生也依旧有价值。”

    “真理不管从谁嘴里说出来都是真理,高尚者也好,欺诈者也罢。”

    宁元宪挥了挥手道:“走吧,走吧,忙你的去吧,我就如同往常一样等着你回来。”

    “再见,岳父。”沈浪道。

    然后,他骑上了超声波飞行兽腾空而去。

    宁元宪佝偻枯坐在轮椅之上,努力仰头望着沈浪消失的背影,身体完全止不住震颤。

    近十年前,他每天装疯卖傻,饱受折磨,在越国王宫里面等待着沈浪从西方世界回来。

    沈浪回来之后,宁元宪来到了天堂庄园,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其实和沈浪见面的时间和机会并不多。但每一次大战,每一次危机降临的时候,他也都静静地坐在这里,等待沈浪回来。

    某种程度上,沈浪仿佛比其他人更像是他的儿子了。

    刚才他哭泣了一阵,然后很快又找到了活下去的信念,这个信念就是等着沈浪回来。

    尽管这一次真的充满了未知,就算沈浪能够回来,也真的不知道要等多久,也不知道他的年岁和身体,还能不能等到沈浪回来的那一天。

    但是他在未来岁月中,还是会枯坐在这里,等待沈浪回来。

    …………………………………………

    告别了宁元宪之后,沈浪就再也没有向任何人告别了,骑着大超一直朝着北边飞。

    飞了几千上万里,一路上都是大雪纷飞。永冻之海又再一次往南边蔓延了千里,越往北,天气越冷。

    “大超,好了,就送到这里吧。”沈浪拍了拍大超的脖子。

    再往北天气实在太冷,大超几乎要承受不住了。

    大超埋着头,继续往前飞,它要尽量和沈浪呆得久一些。

    “好了,好了,就到这里了。”又飞了几百里,大超已经瑟瑟发抖,连翅膀都要被冻住了。

    大超不听,依旧用尽全力往北飞行,它依旧不愿意和沈浪分开。

    又飞了几百里。

    大超的全身都要僵硬了。

    “好了,就到这里,就到这里。”沈浪斩钉截铁道。

    大超缓缓降落,落在大海的冰面之上。

    沈浪抚摸着大超的脑袋,笑道:“好了,你回吧,自己回炎京,跟在小野身边。当然你也可以去怒潮城,甚至你也可以自由自在地飞行,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沈浪的话没有说完,因为这也是大超最后的自由时光了。

    大超用脑袋磨蹭着沈浪的胸膛,喉咙底下发出一阵阵哀鸣,像是小孩子在哭。

    “好了,好了,走吧,或许未来我们还能在一起呢。”沈浪笑道。

    大超抖了抖后背,从里面划出了一块牛排。它用锋利的爪子切开,一块大的给自己,一块小的给沈浪。

    这是在重现它和沈浪刚刚见面不久后的第一餐,就在羌国的草原上,尽管那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却仿佛在昨日一般。

    当时几年前那块牛排是很新鲜嫩口的,而今日的牛排,已经冰冻得比石头还要硬,几乎无法入口了。

    大超想要重现当年的那一幕,仿佛也做不到了,真是让人伤感。

    而就在此时,姜氏巨龙从天上飞了下来,轻轻哈了一口气。顿时巨大的牛排直接解冻了,而且被烘烤到七分熟。

    大超优雅地用爪子,切下一块又一块,然后放进嘴里吃掉。

    沈浪也拿出刀叉,切着七分熟的牛排,一块一块吃下。

    优雅的进餐维持了一刻钟,用完完毕。

    接下来就该重现刷牙那一幕了,可惜没有水,大超又朝巨龙望去。

    巨龙无奈,又喷息了一口。顿时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池塘,里面的水清澈无比,而且还是淡水,因为这里的雪已经下很久很久了,上面几米的冰面都是淡水。

    大超吸了一口水,然后再一次表演了超声波洗牙术。

    而沈浪则是用牙刷牙膏刷牙。

    洗干净牙后,大超咧开嘴,让沈浪看它雪白的牙齿。

    完美地重现了当年的那一幕。

    好了,现在是该分别的时候了。

    巨龙又哈了一口气,让大超的身体保持温暖,没有被冻住而无法升空。

    大超扇动翅膀,飞上天空,并且盘旋了几圈,然后朝着南边飞去,不知道它要去哪里。

    但,总之就是告别。

    很快,它的身影就消失在茫茫暴雪之中。

    ………………

    送走了大超,沈浪轻轻跃起,落在巨龙的北上,拍打它的脖颈道:“走吧,飞得慢一点,尽量慢一点。”

    “好的,我的主人。”巨龙道。

    它之前真的几乎不说我的主人,最多是我的陛下,而现在用了我的主人。

    然后,巨龙带着沈浪朝着北边飞行,朝着极北白玉京的方向飞行。

    与此同时!

    魔鬼大三角内,失落妖母带着几百万海怪大军,依依不舍地望着魔鬼大三角。

    泪水几乎流干。

    上古大涅灭之后,失落帝国其实已经算是灭亡了。经过无数年之后,失落国度的后裔海怪们纷纷退化了,变成了最原始的野兽,没有了智慧。

    是美杜莎女皇的雕像,它的眼睛远远不断释放出远古的记忆,几千上万年的精神传播,才使得无数海怪渐渐凝聚起来,绝大部分的海怪依旧没有什么智慧,但已经有了归属感和本能。

    而其中一些比较的海怪再一次进化,拥有了一定的智慧,成为了新的首领。所以这无数海怪回到了失落国度的故土,几百上千万海怪,再一次成为了失落帝国。

    尽管这个帝国没有女皇,没有女王,就只是漫无目的地生存者。但,好歹这个失落帝国传承了下去。

    几千上万年之后,海怪繁衍得越来越多,因为美杜莎女皇的精神记忆传输,它们越来越进化,越来越聪明,眼看着失落帝国已经渐渐要成熟起来了。

    这是它们已经带了几千年的家园,传承了许多代的故乡和祖国。

    现在却要被迫离开了。

    为何只有魔鬼大三角和失落国度废墟才有庞大的海怪群?因为美杜莎女皇的雕像在魔鬼大三角,并且用海市蜃楼的方式投影到失落国度废墟的上空。

    几百万海怪,望着魔鬼大三角的方向默默流泪,望着美杜莎女皇的雕像流泪。

    “走吧,走吧……为了失落帝国的传承,我们必须离开了。”失落妖母道。

    然后他带着几百万的海怪,离开了魔鬼大三角,离开几千年的故乡,朝着未知的南方前进。

    失落妖母不知道应该去哪里,她只能去她远古记忆中没有去过的地方,甚至在美杜莎女皇精神传承中,也没有提及到的地方。

    ………………………………

    与此同时。

    火神教的总部山峰,无数的雪雕腾空而起,充满了悲壮和痛苦的气息离开,朝着未知的东南方向飞去。

    彻底抛弃自己的圣坛,抛弃火神山。

    “我的火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请你保佑我们,有朝一日能够再一次归来。”

    火神之教主跪在地上叩首,然后也彻底离去。

    因为要带的宝贵物资太多了,所以不能把所有人带走,有许多人依旧要留守在圣坛之内。

    但留下来,未来可能就意味着死亡。

    当然了,就算离开的人,也未必能够活下来。

    因为这个世界真的有能够完全藏匿起来,而找不到的地方吗?

    谁知道?

    ………………………………

    沈浪骑着巨龙,却飞得很慢很慢,甚至比普通火车还要慢的速度。

    还从来都没有这么悠闲地看过风景。

    “龙啊,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明明是来吃软饭的,是来享受荣华富贵的,是来过悠闲生活的,为何现在却变成这个样子了。”沈浪忽然道。

    沈浪也不知道为啥就变成这样了。他来到这个世界,一开始明明只是想要打脸前妻,顺便入赘一个豪门,过上吃香喝辣的日子。

    或许他曾经又过悠闲的日子,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悠闲就变成了忙碌。

    他明明只是想要天下无仇的,结果却变成了背负天下?

    “主人,真正的悠闲就成为不了一个故事。出生是起点,死亡是终点。但若太过于悠闲平庸,那起点和终点都变得没有异议,直线是寡淡无味的。”

    沈浪道:“你哪里是一条龙啊?你分明就是一个哲人。”

    龙道:“别忘记了主人,我们是共享智慧的。我的想法,某种程度上是你的倒影。有忙碌才有真正的悠闲,有山顶才有真正的山谷,如果是一条平淡的直线,那人生就毫无意义了。”

    沈浪道:“但这一次的大起大落,也未免太厉害了。”

    龙慢慢飞行,一天只有一千里。

    越往北,天气越冷。

    一个多月后,已经飞行了三万多里了。

    这里的气温,已经下降到零下二百摄氏度左右了。

    “看……”沈浪道:“天上在飘蓝雪。”

    蓝色的雪花,非常细微,非常美丽。

    而地面上,已经铺了淡淡的一层。这里依旧是永冻之海,但是入眼之处,茫茫无际都是蓝色的积雪,真是梦幻一般美丽。

    但是这种美丽,就意味着毁灭,意味着永恒的死亡。因为气温已经下降到了极致,空气都开始凝固结冰了。

    接下来,整个世界的大气都会不断涌入极北,然后不断凝固成冰,整个世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整个世界越来越寒冷,不知道那里是尽头。

    之前极北大陆虽然冷,但还没有到空气结冰的地步。因为白玉京有一个巨大的穹顶罩住了极北大陆的中心,那可怕的能量罩在里面,和外面彻底隔绝开来,尽量保护了这个世界。

    而现在这个穹顶之外,也已经开始空气结冰,穹顶都挡不住了。

    沈浪继续往北!

    然后,他再一次看到了极光,但已经比上一次看到的极光要稀薄很多了。

    这是非常不妙的信号,甚至是可怕。

    接下来的时光,沈浪就一直处于黑夜之中,没有白天。

    因为这里算是这个世界的北极,正好进入了永夜,在很长时间太阳都照不到这里。

    都说太阳照常升起,在北极是未必的。

    又过了一段时间,沈浪终于看到白玉京了!

    真是如同仙境一般静谧,但是又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神秘。

    这是一座寒冰金字塔,扣在地面上,晶莹剔透,有点像是卢浮宫外的那个玻璃金字塔,但是却要大得多得多。

    这也未免太简单了,一点都不像是仙境繁华。

    沈浪可是送了一首诗的,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你这哪里有十二楼啊?哪里有五城?

    按照想象中,白玉京应该是处于世界的北极,晶莹剔透,天空之城。

    你这就一个寒冰金字塔,也未免太寒酸了,让人大失所望。

    在这个金字塔的不远处,沈浪看到了那个穹顶,就是他在西仑帝国极北大陆看到的穹顶,直径几千里的穹顶。

    没错,这是一个穹顶。

    因为这个星球是圆的,所以虽然东方帝国和西仑帝国间隔几万里,但不断往北的话,最后还是会汇聚在一起。

    呵呵呵……

    白京,白玉京,还是一个势力。

    星球中间的土地分有东西两面,但南极和北极,哪有东西?

    终于到白玉京了。

    巨龙缓缓落地,卷起了一阵蓝色飘雪,美不胜收。

    沈浪缓缓走到了那个金字塔的门口,已经有一个人在这里等着他了,就是白玉京使者。

    她曾经出席过超脱势力议会,而且还去过浮屠山地下基地和沈浪做过交易。

    “来啦?”白玉京使者道。

    “来了。”沈浪道。

    “路上可还好走吗?”

    “好走得很,一路看风景,几乎是我最悠闲的时光了。”

    “请进!”

    玻璃金字塔开启一道门,沈浪和白玉京使者走了进去,巨龙留在外面。

    对比外面的零下二百多摄氏度,金字塔之内的零下几十摄氏度可以称得上是温暖如春了。

    不过这金字塔之内,也是空空如也,没有家具,什么都没有。

    沈浪道:“我娘子可好?”

    白玉京使者道:“很好,您想要见她吗?她在穹顶的另外一头。”

    沈浪一愕,然后一笑,现在好像又可以区分白京和白玉京了。

    穹顶笼罩着这个世界的北极,穹顶的左边称之为白玉京,右边称之为白京。

    “不用了。”沈浪道。

    白玉京使者道:“您之前曾经提到过的阿道夫,您愿意见他吗?这些年他真的变成了一个天才。”

    沈浪想了一会儿,道:“再说吧。”

    接着,沈浪道:“我的母亲在吗?”

    “老师在的。”白玉京使者道。

    “老师?”沈浪一愕。

    “嗯,老师。”白玉京使者道。

    不是白玉京公主,或者更尊贵的称号吗?

    “当然,您要称之为白玉京公主,或者白玉京女皇,都可以的。”白玉京使者道。

    沈浪道:“那我去见见她。”

    白玉京使者道:“好的,请您跟我来。”

    然后她带着沈浪来到了一个室内,张开雪白的手掌,按在墙壁之上。

    然后,这个小房间就飞快下坠,如同最高速的电梯一般。当然这不是电梯,采用的是噩梦石文明的原理。

    一直下坠,下坠,下坠。

    深入地下起码十几万米,这还是沈浪到过地下最深的地方,仿佛没有尽头,要一直深入地心一般。

    不过,它还是停了下来,这里距离地心还是非常遥远的。

    “唰!”门开启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长长的玻璃通道。

    这里是一个深渊,无比巨大的深渊,无边无际,仿佛周围都是黑暗虚空,唯有这个玻璃通道释放出淡淡光芒。

    而在这玻璃通道的尽头,有一个华丽的王座。

    沈浪见过各式各样的宝座,西仑帝国的皇座,大乾帝国的王座,大炎帝国的王座等等,甚至还有某些电视剧,电影里面的王座。

    而眼前这个王座,前所未有的辉煌,华丽,雍容,巨大。

    整个宝座仿佛是全部用钻石雕琢而成的,无比巨大的钻石,就已经不能用克拉来形容,而是几十吨级的钻石,雕琢出了一个完整的宝座。

    宝座上面,镶嵌着各式各样的晶体,还有无数的秘金。上面有无数华丽而又复杂的符文,上面的文字沈浪甚至很熟悉,就是龙之感悟的异界文字。

    而这个宝座上,静静地坐着一个女人。

    依旧不愿意用任何形容词去形容她的美丽和气质。

    但是目前整个世界上,应该只有一个雌性能够和她的美丽相提并论,那就是美杜莎女皇。

    这种美丽已经不是容貌,甚至也不是气质,而是一种能量等级。

    超过了普通人类对美学的认知。

    难怪当时的姜离会毁掉婚约,会抛弃浪子思维,专一眼前这个女子。

    她,就是沈浪的母亲了。

    称之为白玉京公主?白玉京女皇?

    都可以,都无所谓了。

    白玉京使者停下了脚步,沈浪隔着很远看那个女人,然后朝着她走了过去。

    沿着玻璃通道整整走了几万米。

    因为这个深渊真的无比巨大,而这个宝座就在深渊的中心。

    沈浪来到宝座的中心,近距离望着这个女人。

    呃!

    沈浪和母亲确实长得比较像。

    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长得足够俊美了,肯定完美继承了父母的优点,他还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美男子。

    现在看到亲生母亲的面孔,他心中只有一句话:唉,我长残了啊。

    真的像是清华北大的学霸,生出来一个孩子,小学期末考试只考了六十分的感觉。

    足足好一会儿后,沈浪道:“您好,我的母亲。”

    白玉京女皇道:“你好,我的孩子。”

    然后,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寂静。

    这个母子见面,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太冷静了。

    没有感人肺腑,也没有火花四射,更没有仇恨冲天。

    只是……冷静。

    沈浪在脑子里面构思着,构思一句,抛弃一句,最终直接了当问道:“母亲,当时是您亲手杀死了您的丈夫姜离陛下,对吗?”

    白玉京女皇道:“对,是我杀死了他。”

    …………………………

    注:好难写,好难写,脑袋都要炸。有月票的恩公,支援两张给我补补,无比感激,鞠躬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