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皇帝之死!杀姜离真凶!君临天下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大炎皇帝本来就不高,这一跪坐下来就显得更矮了,沈浪上前蹲在他的面前道:“皇帝陛下,告诉我,杀死姜离陛下的凶手是谁?”

    皇帝望着沈浪,好一会儿道:“你心理应该知道的,就是你想的那个答案。”

    这话一出,沈浪脸色微微一变,整个心脏先是一抖,然后觉得半边身体都是冰凉的。

    姜离武功天下第一,谁能杀得了他?他的暴毙完全是整个世界最大的谜团,几十年来都没有人解开。

    沈浪也猜测了无数次,但每一次都戛然而止。

    真相只有一个,把所有的错误的可能性都排除了,剩下的当然就是真相了。哪怕它早荒谬,再不可能,真相就是真相。

    姜离武功天下第一,姜离妻子武功天下第二。

    谁能杀掉了姜离?天下第二杀天下第一,而且在毫无防备的情况才能做到吧。

    所以沈浪曾经无数次想过,有没有可能?他母亲杀掉了他的父亲姜离,但每次想到这里,就如同被电击一般无法呼吸。

    “没错,就是这个答案。”皇帝道。

    沈浪再一次痛苦地闭上眼睛,整个脑子纷乱无比,仿佛要炸开了一般,甚至需要大口地喘息,否则眼前一片黑暗。

    姜离曾经是一个浪子,一个比沈浪还要浪的人,而且私人感情也一塌糊涂。

    当他是大乾王国太子的时候,就已经有未婚妻了,大炎帝国的长公主,皇帝陛下的妹妹。

    他抛下东方世界你的一切前往西方世界冒险,还把自己取名为洛基。到了西方帝国之后他先去招惹了女王城的主人,西仑帝国的女亲王雪莱(不是火神教祭师那位),甚至还和她进行秘密婚礼,然后生下了一个女儿海伦。

    接下来,他又招惹了招惹了有妇之夫安其拉,也就是海拉的母亲。

    安其拉是西仑帝国海军元帅的女儿,而且已经嫁给了西仑帝国的某位亲王,甚至还生下了一个孩子,也就是和沈浪争夺骷髅党的那位道格拉斯亲王。就这样她还是被姜离拐走了,一起去海上冒险,并且建立了骷髅党海盗军团。

    甚至沈浪还怀疑姜离还去招惹过上一代的亚马逊女王,只不过没有证据。光是留下有记录的女人就这么多,剩下没有留下记录的,还不知道有多少。

    但是从西方世界归来之后,姜离就仿佛彻底变了,他带来了一个女人,并且在全世界反对的情况下娶了她,抛弃了未婚妻,大炎帝国的长公主。

    从那之后,姜离变成了天下最专情之人,再也没有招惹过任何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杀了他。

    “为什么?为什么?”沈浪沙哑问道。

    按照沈浪的猜测,姜离返回东方世界之前,曾经去过白玉京,就是在那里遇到了一生的爱人,白玉京公主。

    他一辈子对妻子专情,甚至改变了自己的浪子生涯,为了她抛弃了原本的未婚妻。

    这位白玉京公主,为何要杀他?

    当时姜离率领百万大军,正要北伐炎京,眼看着整个东方世界的决战就要开启,姜离却死在了决战前夜。

    皇帝双眼微微抖了一下,然后有些支撑不住,他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为什么?你自己去问她吧,她……应该还活着。”皇帝说道,然后缓缓闭上眼睛。

    “砰……”与此同时,他胸口的龙之心装置猛地炸开,心脏部位出现了一个绝大的洞孔。

    大炎皇帝,彻底死去,与世长辞。

    无数人都见证了这一幕,整个天地间死一般的寂静。

    没错,他们见证了历史。比想象中平静,但是又比想象中震撼。

    统治这个世界超过五十年的皇帝,就这么死了?

    东方世界就这么易主了?大炎王朝,就这么灭亡了?

    大炎太子茫然地望着天地,一会儿看看天,一会儿看看地,一会儿看看左右,显得非常无措。

    他几乎感觉不到悲伤,只有无边无际的冰冷,黑暗,麻木,仿佛整个人都要变成化石。

    “殿下,殿下……您应该去把陛下抱过来。”旁边的大炎内阁首相道。

    大炎太子也想去,但是整个身体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

    廉亲王,武亲王几个人走了过去,想要倾听大炎皇帝的心跳,但是发现连心脏都炸没了。

    顿时,几位亲王跪在地上,高呼道:“皇帝陛下,殡天了!”

    这话一出,大炎帝国的所有亲王,郡王,所有的贵族,所有的官员,密密麻麻整齐跪下。

    “陛下!陛下……”

    而炎京城内的百万民众先是一呆,见到所有贵族和官员跪下之后,才知道皇帝输了,驾崩了。

    然后,上百万人也整整齐齐跪下。

    顿时间,整个炎京城内外,哭声齐天。

    大炎皇帝爱民吗?仁慈吗?谈不上。

    他统治了大炎王朝几十年,绝对是强大的,但是民众的生活也就是……还好。因为这位皇帝,并不是非常怜惜民力,显得有些冷漠的,一切只按照他的战略计划形式。

    他在位几十年,做的几件大事,全部都是惊天动地,消耗不知道多少国力。

    他击败了大乾帝国,他在大炎帝国境内成功地完成了新政。如果不是沈浪这个意外的出现,他很快就会彻底统一整个东方世界,并且在这一千多万平方公里上执行新政,彻底帝王集权,所以这几十年把东方世界所有民众折腾得够呛。

    但是,他毕竟在位五十几年了,天下之主这个名号已经深入人心。

    就算再不恩爱的夫妻,在一起五十几年后也有感情了。炎京民众对皇帝也是如此,他们对皇帝谈不上亲近,充满了敬畏,但也充满了崇拜。

    这是真正的一代雄主。

    而现在,一个时代结束了,一段历史结束了。炎京百万民众,悲痛万分。

    “陛下,陛下,我们的陛下……”

    在这个时候,炎京城内一个年迈老者,泪流满面,拿出了一瓶毒药,平静地喝了下去。

    “陛下,老朽来了,跟随您而去。”

    他并不特殊,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就是一个普通的举人。

    “当!”

    “当!”

    “当!”

    皇宫之内,丧钟响起。炎京成内外,无数钟声响起。

    百万人哭声震天。

    一个又一个人自尽,殉葬。有读书人,有将领,有官员,有士族。

    有的人服毒,有的人悬梁,有的人撞墙,有的人投河。成百上千的人,跟着皇帝殉葬。

    ……………………

    沈浪依旧蹲在皇帝的尸体面前,静静地望着他枯瘦的面孔,但是目光却没有任何焦距。

    他的母亲,杀死了父亲姜离。

    而且皇帝临死之前说,他的母亲仍旧还活着。

    可是当时所有的情报,所有的记事者,所有的史书都写得清清楚楚,姜离帝主和天后,全部死去。

    姜离帝主暴毙之后,天后生下了孩子便也随之死去。

    现在她竟然没有死?

    她若没有死,为何不带走两个孩子?为何还要把孩子交给赢国公?

    如果是痛恨姜氏,为何不杀了两个孩子?斩草除根?

    如果怜惜孩子,为何不带走,带去白玉京?她的两个孩子,一个被大炎帝国带走,另外一个被赢国公抱走,被整个大炎帝国追杀,若非沈浪养父养母将他带走,他早已经死在大炎帝国手中了。

    这一切是为什么?

    那么她此时在哪里?在白玉京中吗?

    ………………

    大炎皇帝的尸体被抬走了,整个炎京银装素裹,所有人都为皇帝戴孝。

    大炎帝国用最高的规格,对大炎皇帝进行了葬礼,将他埋入了姬氏皇陵之内。

    天下诸国所有的君主,所有的豪门贵族,全部在场。

    整整半个月后,大炎皇帝的葬礼结束。

    大炎太子带着所有亲王、贵族、文武百官,再一次来到了炎京城之外。

    “姜陛下,这是大炎王朝的国玺,请您接收!”

    “姜陛下,这是大炎王朝的龙旗,请您接收。”

    接着,大炎太子摘掉了头上的冠冕,解下了身上的金袍。

    大炎帝国文武百官,全部摘掉了官帽,解下了官服。

    “罪臣,恭请陛下入炎京。”大炎太子带领大炎帝国所有人,整整齐齐跪下。

    整整几千人,跪在城门口的两边。

    “恭请陛下入炎京!”几万名大炎帝国的武士,整整齐齐跪下。

    “恭敬陛下入炎京!”

    沈浪看了一眼沈野,然后牵着他的手,登上了龙冕,缓缓进入了炎京城。

    街道两边,无数炎京民众,整整齐齐跪了下来。

    与此同时!

    天上出现了一个黑点,然后越来越大。

    是姜氏巨龙。

    当时它和大炎巨龙最后的决战,赢了一点点。但哪怕只赢了一点点,也完全足够了,就意味着彻底的胜利。

    当时它和大炎巨龙仿佛全部灰飞烟灭,消失不见了。

    但它已经涅槃了,放在之前身体消散后,至少需要百年时间才能恢复。而现在,沈浪和它对龙之力量都有全新的感悟,消散的能量飞快凝聚,半个月之后,它又恢复了威风凛凛,天下无敌的模样。

    当然,此时沈浪这条巨龙最多只恢复了不到三成的力量,所以尤其需要这样遮天蔽日,威绝天下的表象。

    这条巨龙显得非常安静,跟随着沈浪的脚步,在天上飞着。

    几万,几十万,上百万的民众见到这一幕,内心充满无限之敬畏。

    全部跪伏下来,额头贴地。

    这个时候,他们才真正感觉到,变天了!

    就这样在几百万人的见证中,在无比庄严肃穆的气氛中,沈浪带着沈野,缓缓进入了大炎帝国皇宫。

    从今以后,他就是这座皇宫,这座城市的主人。

    整个天下,正式易主。

    ……………………

    大炎帝国的皇宫,才是真正的皇宫,比大乾宫更加恢宏壮丽,天子气象。

    但是沈浪入主皇宫之后,显得尤其的安静。没有任何旨意,没有任何动荡。

    哪怕是赵琳这样的投机之徒,也不敢上表劝进。

    原本这个时候,天下臣子都已经上表让沈浪正式称帝。大炎王朝灭亡了,皇帝已经死了,天下不可一日无主。

    所以大乾王朝应该正式更名为大乾皇朝,沈浪应该正式称帝的。

    但是……他依旧没有,所有要上表劝进的人,都让矜君等人拦住了。

    矜君不仅仅是沈浪的臣子,也是他的知己。

    ………………

    “罪臣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一个年迈的老者跪在沈浪的面前,叩首之后,整个身体完全趴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沈浪一下子几乎忘记他是谁了?足足几秒钟后记起来,此人是祝弘主。

    不是沈浪健忘,而是他的脑子仿佛要定期删除一些无效信息,所以祝弘主这个人也被他从记忆中暂时删除了。

    越王宁政下旨,让祝弘主来亲自见证沈浪和大炎皇帝的决战,不是要落井下石,而是因为祝弘主九十几岁了,是最好的历史见证者。

    祝弘主对皇帝充满了无限的敬仰,崇拜,觉得皇帝陛下至高无上,而且天下无敌。

    所以对于这一场决战,他内心更是觉得皇帝必胜无疑。

    但是没有想到,他还没有赶到炎京,决斗就已经结束了。等到祝弘主降落炎京的时候,皇帝早已经死了,而且他连跪的地方都没有。

    整个天下都忘记了祝弘主,仿佛不管在哪个阵营,都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老朽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祝弘主不断叩首,叩首,叩首。

    沈浪缓缓道:“祝弘主,你想要成全我的念想。你觉得我内心深处,肯定特别渴望你跪在我面前认错,认罪的一幕,对吧?”

    祝弘主叩首道:“罪臣愚钝,腐朽,无耻,卑鄙,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在天越城之战后,你被下狱了,依旧一副桀骜不驯,坐等我败亡的样子。我当时确实渴望见到你跪下来求饶,哭泣,认罪。”沈浪道:“因为我本就是心胸狭窄之人啊,还有什么比敌人跪在你面前苦苦哀求更加让人畅快的呢。你现在要成全我这种畅快,我非常感激你。但是非常可惜……我真的已经将你忘了。”

    祝弘主再一次磕头出血,哭泣道:“贱民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沈浪道:“你九十三了,也差不多活够了,你想要死的话,自己了断吧。至于祝红屏,我肯定是不用的,但是也不会杀他。还有祝柠,我也不会动她,她喜欢看书做学问,那就一辈子做学问吧。”

    祝弘主跪得瘫倒在地,叩首道:“罪臣,谢主隆恩,谢主隆恩。”

    “走吧,走吧……”

    然后,几个人上前,将祝弘主拖走。

    祝弘主用尽最后的力气,在地上叩首嘶吼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祝弘主此时大声嘶吼的复杂情绪。

    他并不是想要进行最后的投机,更不是乞活,而是为了表达自己向天下正统的臣服。

    不,这说得还不够透彻。他是希望自己在临死之前,不要被开革出士大夫行列。

    尽管沈浪不会在祝弘主死后罢黜他的功名。但他就是要表示一种态度,曾经我一生效忠大炎皇帝陛下,如今天下易主了,姜氏成为东方人皇,天下正统,我祝弘主臣服于这个体系,千万不要因为我的罪过,而把我驱逐出东方王朝体系。

    我是大炎的臣子,是大乾的敌人,但我祝弘主归根结底是东方王朝的臣子,不要在心中将我祝弘主驱逐。

    当天晚上,祝弘主死去。

    他甚至都没有自杀,或者说还来不及自杀,就已经自行死去了。

    ………………

    前大炎太子穿着布袍跪在沈浪的面前。

    到现在为止,沈浪对前姬氏皇族还没有任何旨意。

    三十几年前,赢广杀死了所有的姜氏王族。不过这一次大炎帝国和大乾帝国的交接却非常和平,正统,甚至神圣。

    所以,按照上古的规矩,姬氏家族是要体面下野的。

    而且这位大炎太子,沈浪也是要册封为公爵,甚至亲王的,尽管不会再有任何权力。

    但是沈浪还没有登基称帝,所以这一切册封,都要推后。

    “炎太子,我想给你改一个名字,可以吗?”沈浪问道。

    “这是臣之无上荣幸。”前大炎太子跪下叩首道:“请陛下赐名。”

    沈浪想了一会儿,道:“从今以后,你就叫作姬贤!”

    前大炎太子一愕,然后再一次跪下叩首,泪流满面道:“臣,谢主隆恩。”

    沈浪赐予他这个名字就表示不会杀他,也不会折辱他,希望他成为一代贤王。

    哭泣之后,前炎太子姬贤叩首道:“陛下,按照我们两个家族的历史,是要世代联姻的,姜离陛下当年断了这个传统,但是他又为陛下定了婚事,姬璇和陛下的婚约,却从未毁过,请问陛下,我们两个家族的联姻还要继续吗?”

    沈浪道:“你想要让我迎娶姬璇?”

    前大炎太子姬贤道:“臣不敢,但若陛下愿意纳舍妹,便是我姬氏家族无上荣光。”

    沈浪望了一眼姬贤道:“你有这样的心态很好,很好……”

    说这话的时候,沈浪在感叹,这位炎太子确实不是雄主,他没有皇帝陛下的决绝和韧性。

    东方世界大战,大炎帝国不断战败的时候,这位炎太子显得无比焦灼,整个人几乎崩溃。但是现在却又仿佛显得游刃有余,他仿佛在拼命适应新角色,仿佛找到了全新的使命。

    维护姬氏家族的传承和地位,就算姜氏夺走了天下,但他依旧希望姬氏家族至高无上,仅次于姜氏。

    说得更加深远一些,他依旧希望维持上古的传统。将姬氏失德的时候,姜氏取而代之。姜氏失去王道的时候,姬氏又夺回皇位。

    总之,要给整个天下立一个规矩。

    这天下之主始终是姜氏和姬氏的,天道轮回,没有其他姓氏的份。我们姬氏就算失去了皇位,也依旧是高不可攀的。而想要维护这个地位,姬氏反而要过来拥护姜氏。

    这在中国封疆王朝是非常荒谬的,当一个王朝建立的时候,前朝皇族基本上是不得善终的。当然了,可能会新王朝成立挺久之后,会在前朝皇室中挑选一个幸存者封爵,但已经毫无影响力了。

    像这个世界姜姬两姓轮流执掌天下之传统,前所未有。

    当然,沈浪此时也可以打破这个传统,只需将姬氏灭族便可。

    足足好一会儿,沈浪道:“姬贤,令妹姬璇公主和我婚事就算了,她不想嫁,我也不想娶。但是姜姬两家的联姻,却可以继续。我的儿子未来会娶一个姬氏之女,当然未必是皇后啊,但一定会娶一个。”

    前炎太子姬贤跪下叩首:“臣,谢主隆恩。”

    沈浪道:“大炎先帝陛下为我们开启了一个很好的局面。这一次王朝罔替,没有多少伤亡,也没有山河破碎,传承得非常平和,这是天下之幸,万民之幸。所以接下来,你要辛苦了。”

    姬贤道:“臣一定尽心竭力,亲自前往每一个行省,每一个郡,帮助大乾帝国进行权力过渡,让大乾帝国的官员,顺利接管所有前炎国所有郡县。”

    既然是王朝罔替,虽然和平,但也要彻底。按照大乾内阁制定的方针,大炎帝国境内所有官员,七品以上全部夺职,大乾帝国官员取而代之。

    当然,这些被夺职的前大炎帝国官员并不是没有机会了,更不是要被下狱,而是会被彻底打散,然后登记入册,等待大乾帝国的内阁的重新分配。

    这个过程会很繁琐,很漫长,甚至会有剧烈的冲突。但是有大炎帝国前太子的配合,就会顺利很多。

    又闲聊片刻,姬贤离去。

    然后,前大炎帝国廉亲王进入,跪下叩首:“草民,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有事吗?”沈浪问道。

    前廉亲王道:“陛下,臣之前执掌大炎帝国外交,我们和白玉京是有一套独立的外交系统。按照规矩,陛下成为东方世界新主人,白玉京是要派遣使者前来接洽的,但现在依旧没有来,而且白玉京使者也离开炎京,再也没有出现,请问是否要派遣使者,前往白玉京询问?”

    沈浪摇头道:“不用了,白玉京那边的事情,我亲自掌管处置。”

    “是!”前廉亲王叩首道:“那罪臣告退。”

    这些姬氏家族的人,进入新角色真快啊,甚至一点都没有亡国皇族的自觉,没有惶惶不可终日,甚至迫不及待要在新的皇朝谋取自己的位置,显得那么有自信,你就不怕受到猜忌?死于非命?

    不过沈浪知道,这是炎太子和廉亲王用生命的代价在冒险,他们在测试沈浪是不是会遵循上古传统。

    如果沈浪遵循传统,那么姬氏就会依旧留在东方世界。如果沈浪不遵循传统,那这两个人就会死,姬氏家族就准备开始逃亡吧。

    ………………

    皇宫之内,又一个人跪在沈浪的面前。

    大炎帝国前公主,姬璇。

    她绝美的面孔平静,但是目光却非常复杂。

    沈浪道:“令兄,还有前廉亲王,他们非常勇敢,在努力试探我是不是会遵循上古传统,能不能容得下姬氏家族在野,还是会将姬氏斩尽杀绝。”

    姬璇公主静静地听着。

    沈浪继续道:“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个世界已经变了,他们看到了眼前,却没有看到明天的天崩地裂。但是姬璇你不一样,你知道的秘密要多得多,你也稍稍触摸到了真相。”

    姬璇公主依旧跪着不动。

    沈浪道:“我的目标是天下无仇,大炎皇帝是我仇人名单上的最后一个人,从某种程度上,我天下无仇的目标已经完成了。”

    姬璇公主道:“陛下,难道我不在您的仇人名单吗?”

    沈浪道:“你希望在吗?”

    “我希望我在您的名单之内,然后被您千刀万剐杀死。”姬璇公主静静道。

    沈浪道:“我连宁萝都杀了,所以杀你,真的是没有一点压力。放在几年前之前,我或许还有一点色/心,毕竟你绝色天下,但是现在对你的国色天香,已经完全无动于衷了。”

    姬璇公主凄凉道:“我对陛下,倒是依旧恨意冲天,我一生都被您所误。”

    沈浪道:“宁寒曾经问过我,他问我是不是觉得自己特正义,特别正确。难道从来就没有一点点怀疑过自己所走的道路?”

    姬璇公主道:“那陛下现在有什么想法?您已经贵为天下之主了。”

    沈浪道:“我走的路,依旧是……正确的。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随心所欲的正确,而是真正的正确。”

    姬璇公主道:“那请问您说的正确道路,和我的是一条吗?”

    沈浪没有回答她。

    姬璇公主道:“陛下,您何时去白玉京?”

    沈浪道:“如何?”

    姬璇公主道:“我想要陪同您去。”

    沈浪道:“我会去白玉京的,很快就会去,等我准备好了就去。算是一个了结,也算是开启一个新篇章。”

    姬璇公主道:“我陪着你去。”

    沈浪道:“不,我一个人去了。你在白玉京的时候,见过我的母亲吗?”

    姬璇公主摇头道:“从未见过她,陛下您确定不要我陪着您一起去白玉京吗?哪里完全和您想象中的不一样的。”

    沈浪道:“不,不需要。”

    接着沈浪走了下来,望着姬璇绝美无伦的面孔道:“原本我应该杀死你的,哪怕是为了一时的畅快,也该杀死你。”

    姬璇道:“我也宁可被你杀死。”

    她拔出利剑,把剑柄放在沈浪手中,剑尖对准自己的心脏。

    “您现在就动手吧,甚至您不需要自己费力,稍稍有一点动手的意图,我自己就刺入心脏了。”姬璇公主道:“哪怕您一个眼色,我就杀死自己。”

    沈浪道:“那么不想活吗?”

    姬璇公主道:“看不到希望,死了就是解脱。”

    沈浪道:“姬璇,你走!走得远远的,越远越好,能够带多少人就带多少人,最好走到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姬璇公主道:“这个世界那么小,又能走到哪里去?”

    沈浪道:“总有一些地方是隐秘的,是让人一下子无法找到的地方。你用尽所有的智慧,用尽所有的生命去找,找到之后,未来我或许还能去找你。”

    姬璇公主一颤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白玉京?”

    沈浪道:“很快,很快……”

    姬璇公主再一次道:“我跟你去。”

    沈浪道:“你走,走,走!不要去万里大荒漠,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冈一去找上古大劫寺遗址,左辞阁主坚守万里大荒漠,你也要去找一个地方,找一个绝密的地方,成为一个希望之所。”

    姬璇公主望着沈浪颤抖道:“你都知道了什么?”

    沈浪道:“有些猜测,不能说出口,说出口就是提前天崩地裂。你赶紧走,等你们全部走远了,全部消失之后,我就去白玉京。”

    ………………

    注:这一章好难写,下一章争取十二点之前,不能破戒!兄弟们还有月票吗?赐我几张加点油!

    谢谢我是晓龙的两万币打赏,谢谢可无肉不可无书,xtbzsn1314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