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入炎京!龙之涅!天下有雪!(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大乾帝国主力大军,浩浩荡荡北上,进军炎京。

    几百名并州名流和官员登上城头,望着大军远去的背影。

    接着,几万名,十几万名民众也登上了城墙,眺望大军的背影,又眺望天上的那条龙。它显得真小啊,就和普通的飞行兽一样。

    “这位沈浪陛下,真是冷淡傲慢啊。”忽然一位并州的大儒道道:“在并州这一个多月内,完全没有露面过,几乎对所有人都爱答不理。”

    旁边一位名士道:“论迹不论心,论迹……这位沈浪陛下已经近乎圣人了。”

    所有人沉默了,某种程度上确实如此,从沈浪陛下崛起到现在,他的战争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平民。

    他的军队进入大炎帝国境内,也绝对秋毫无犯,甚至粮草都是从大乾帝国自己运来的,没有任何劫掠。

    上一次为了拯救乾京万民,这位陛下有几乎牺牲了自己和龙的性命。

    但他是真的冷淡傲慢,连和民众做戏都不屑。

    “太子是真正意义上的圣君之相了。”这个大儒又道。

    众人承认,这一个多月来,太子接见了很多名流大儒,年近十一岁的他,确实显得睿智而又内敛。

    “诸位,这一次东方世界的人皇之战,诸位希望谁输谁赢?”有人问道。

    “不可说,不可说……”

    所有人都没有说出口,但至少在并州留守的这些人,心中是希望沈浪获胜的。

    但是大炎皇帝高深莫测,太厉害了,此时看上去沈浪陛下仿佛赢面很大,但具体会是什么结果,真的就不好说了。此时乱讲话,若大炎赢了,未来这些话会成为罪证,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的。

    而且还有一点,当年姜离陛下北伐炎京的时候,可比今天威风。整个天下都觉得姜离陛下必胜无疑了,天下肯定要易主了,大炎帝国的许多官员都已经准备好大乾帝国的旗帜,只要姜离陛下胜利消息一传来,立刻依旧改旗易帜的。

    结果……传来的不是捷报,而是噩耗,姜离陛下暴毙。

    “今日沈浪陛下率领大军北伐炎京,和三十几年前姜离陛下北伐炎京,可有相像?”忽然又有人问道。

    所有人再一次沉默,确实有些相像,但又有些不像。

    三十几年前,姜离陛下北伐的时候可威风多了,真正气势如虹,真正是要一战定乾坤。

    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姜离陛下必胜无疑,要成为天下之主了。

    结果……

    这一次,沈浪陛下也威风凛凛北伐炎京,会不会重蹈覆辙?

    ……………………………………

    北伐大军,移动的行宫之内。

    沈浪依旧在奋笔疾书,拼命把脑子里面的中阶龙之感悟写出来。

    当然,因为这种感悟很多都是微观世界的,都是能量方面的,想要用文字表达出来真的很难。

    所以沈浪用文字写出来的内容,都是非常功利性的。

    比如,那些噩梦石装置,怎么制造?龙之悔原理,龙之悔如何制造。

    如何利用噩梦石能量装置,制造超高压,将氢气变成金属氢,制造上古能量核心。

    如何提炼龙血,变成龙血髓。如何利用龙血髓制造铀提纯装置,如何批量制造各种不一样的上古龙盒。

    这一个多月来,沈浪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写这些东西。

    每一天几乎都不怎么睡觉,一个月来写了超过二百多万字,几百张图纸。

    而且写完画完之后,就交给沈野,让他死记硬背下来。

    沈野是真正的绝顶天才,他没有智脑,但是也能过目不忘。

    很多东西现在他还看不懂,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背下来。

    此时,沈浪写完一页后就递给沈野,沈野飞快记下来,并且在心中默默背诵两遍。

    其实他有些不理解,父亲为何这么急着把这些内容写出来?打败大炎帝国皇帝之后,他有的是时间啊?

    难道父亲对接下来和大炎皇帝的决战没有信心?也不像啊。

    很快,沈浪又完成了一页的书写,并且再一次递给沈野。

    沈野又飞快背诵下来。

    “小野,你是谁?”沈浪忽然问道。

    沈野道:“我是大乾帝国太子,要继承大乾帝国,继承整个东方世界的江山。”

    沈浪道:“对,你要继承整个东方世界,你是未来的东方之主,那么除了这个身份之外,你是谁?”

    沈野道:“我是您和母亲的儿子。”

    “对,对,你还是我们的儿子。”沈浪道:“记住这一点哦。”

    “是,父亲,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沈野道:“我先是您和母亲的儿子,然后再是大乾帝国的继承人。”

    沈浪揉了揉儿子的脑袋,真是……太聪明了,聪明到无法想象。

    不但领悟沈浪言语最表层的意思,而且连最深层的意思也领悟了,并且给出了正面之回应。

    …………………………

    随着并州之战结束,沈浪骑龙归来,整个东方世界的大战,仿佛瞬间就停止了。

    东南西三个战场的大炎帝国军队,完全停止了抵抗。大乾帝国的一百多万大军,也没有继续攻城掠地,而是用某种神圣的步伐节奏,向炎京进军。

    这一路上大炎帝国的任何行省州县都没有任何抵抗。

    从天空上往下,大乾帝国的百万大军浩浩荡荡,不断合围炎京!

    一开始是天下诸国的君主,陆陆续续前往炎京。接下来是东方世界的豪门贵族,名士大儒,也纷纷前往炎京。

    所有人都清楚地知道,大乾帝国和大炎帝国的这一场决战会是完全不一样的。

    会充满了神圣感,不再是疯狂残忍的战争,而更像是一种神之战。

    在很长时间内,东方世界也喜欢把皇帝称之为圣人。所以这也是两位圣人之战,谁获胜了就将得到整个东方世界的统治权。

    天下共同见证!

    这一场决战,在三十几年前本就应该发生了。

    延迟到了现在,但它终究要发生了。

    ……………………………………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又一个多月时间过去了。

    大乾帝国百万大军已经完成了会师,并且包围了整个炎京。

    炎京城内的百万民众非但没有逃亡,反而不断有人涌入。

    不仅仅天下诸国君主,天下豪门贵族,甚至连遥远的东南海域国度,西域国度,西仑帝国都已经派遣使团前来炎京,见证这一场大决战。唯一没来的,或许真的只有万里大荒漠的左辞阁主了。

    大乾帝国百万大军包围炎京城之后,再一次秋毫无犯,在距离炎京三十里的地方扎下军营。

    沈浪降落炎京!

    他甚至在脑子里面开始回忆,这……是他第一次来到炎京?

    对,应该是第一次。

    果然是天下第一城,天下第一帝都。

    乾京本就已经足够巨大恢宏了,而炎京还要胜之。

    真正的天子之城,龙之气象。

    金碧辉煌,集天地之荟萃精华。

    沈浪降落炎京城外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修建了一座全新的行宫。

    真是全新的,仅仅一个月之内就落成了,占地百亩,里面一切应有尽有。

    这是大炎帝国专门为沈浪修建的,还真是费心了。

    而他刚刚落地,大炎帝国太子依旧已经率领着十几名大炎亲王,内阁成员,整整几百人,来到城外迎接。

    “参见大乾陛下!”大炎太子躬身行礼。

    身后十几名亲王,几百名文武大臣,整整齐齐弯腰行礼。

    沈浪点了点头。

    大炎太子道:“大乾陛下一路辛苦,可要进入炎京宫中歇息?”

    沈浪道:“不必了,感谢大炎为我修建了这个行宫,好得很。”

    大炎太子道:“仓促之间建成,有损陛下威严,还请见谅。”

    接下来,沈浪进入临时行宫,大炎太子带着礼部的几十名官员,陪同沈浪进入行宫,并且进行酒宴招待。

    局面仿佛完全变了,不再像是之前的你死我活,剑拔弩张,仿佛变得惺惺相惜。

    大炎太子竟然如此以礼相待,如此恭敬,几乎行了半臣之礼。

    看上去很高端,很有上古礼仪对吧?

    然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实力,如果没有沈浪骑着巨龙归来,这一切都不可能出现。别忘记了,当年姬氏可是利用赢广之手,把姜氏王族几乎杀得干干净净。

    当然,如果沈浪不是姜氏之主,这一幕也不会出现。在天下人看来,姜氏和姬氏争夺天下,再正常不过,理所应当。在姬氏眼中,也只有姜氏有资格和他平起平坐。

    酒宴上,大炎太子道:“姜陛下,我父皇如今不在宫中,您是否要提前攻打炎京城呢?”

    沈浪道:“如果我提前攻打,又会怎样?”

    大炎太子道:“我打不过,又不能投降,大概也只有战死了。”

    沈浪道:“那就等姬陛下归来吧。”

    大炎太子道:“多谢陛下,这段时间内贵军所需要的一切粮草,都由我大炎帝国提供。”

    沈浪道:“不必了。”

    大炎太子又道:“那陛下在行宫的这段时间内,我每日都来听陛下之教诲。”

    沈浪道:“也不必了,我事情比较忙碌。”

    大炎太子道:“我那便经常来找沈野殿下对弈,如何?”

    沈浪道:“那倒是可以。”

    沈野躬身道:“请指教!”

    ………………………………

    半夜时分,一个身影出现在沈浪的院子之内,依旧是那个雌雄莫辨,要和他争夺天下第一美男子的冈一。

    “你终于还是来了。”沈浪道:“我还以为你要等到我和大炎皇帝决战之后才出现呢。”

    冈一道:“陛下,我也非常为难,不知道是该来,还是不该来,来了又不知道能说什么,又担心影响您和大炎皇帝的决战发挥。”

    沈浪道:“怕动摇我的决战意志吗?”

    冈一道:“是的,您是一个咬定青山不放松之人,唯有这样的坚决意志,才能获胜。所以我绝对不能影响您的心志。”

    沈浪道:“那你为何来了?”

    冈一道:“不来的话,又怕来不及。”

    沈浪道:“那你还真是七窍玲珑心啊,有什么话说吧,不用担心影响和我大炎皇帝的决战,我心如铁,不会被影响的。”

    冈一道:“我也很想说是什么,但是……继承大劫明王灵魂的人不是我,所以对于很多真相我也云里雾里。”

    沈浪道:“巧了,大劫明王的精神记忆在我脑子里面,大部分依旧是处于屏蔽状态,我也云里雾里。”

    冈一道:“所以咯,我思来想去,真的不知道是该来,还是不该来。”

    沈浪道:“然后呢?”

    冈一道:“最终我来了,然后想要和您说一句话。”

    沈浪道:“你说。”

    冈一道:“我大劫寺的根本,是不邪恶的,甚至充满了光明和神圣,当然他后来变得邪恶了,不但大面积修炼邪功,而且还用精神术蛊惑世人,但是在很早之前,我们大劫寺是一个纯粹而又高尚的组织。”

    沈浪道:“我相信,我也看到了。”

    在失落国度废墟的金字塔尖,沈浪看到了这种超脱,十三个大师用生命来诠释了这种超脱。

    冈一道:“大劫寺的名字由来,是因为上古大涅灭。那是整个世界的浩劫,整个人类文明的浩劫,而我们大劫寺传承千年唯一的目的就是阻止这一场大浩劫,就算阻止不了,至少也能稍稍挽救一下。”

    沈浪道:“我知道,因为你们大劫明王传承的精神记忆,根本就不是什么世界机密,而是整个文明体系,几乎让我需要从第一个字符开始学习,如同婴儿一般牙牙学语,而传承的这部分记忆,大概相当于一百万个图书馆都不止。”

    “呃……?”冈一道:“那我是不是要庆幸,接收传承的人是您,而不是我。”

    沈浪道:“你可以稍稍庆幸一下。”

    “呵呵……”冈一道,非常敷衍应付地笑了一声。

    然后,两个人静静无言。

    沈浪道:“冈一,你也要走了对吗?”

    冈一道:“圣明无过于陛下,今天晚上就走,整个悬空寺的人全部走,大劫寺所有隐藏的力量也全部带走。”

    沈浪道:“那祝你一路顺风,那么你新去的地方是要重建悬空寺,还是大劫寺呢?”

    “还是叫大劫寺吧,因为悬空寺和通天寺,都曾经是我们大劫寺开的分号。”冈一道:“现在也算是回归本源了。”

    我……我艹!

    这一点沈浪是真心没有想到啊,竟然还有这段秘辛?悬空寺和通天寺,竟然都是大劫寺小号?

    “这一点都不牛逼。”冈一道:“我们建了这两分号,结果没过几百年,就开始互相斗争厮杀,最后在姜离陛下的带领下,通天寺和悬空寺索性一起出兵灭了大劫寺,所以真是一坨屎。”

    沈浪道:“那祝你重建大劫寺成功。”

    冈一道:“谢谢陛下,另外我邀请您在方便,或者不方便的时候,访问我们新大劫寺。”

    这句对白,依旧如此熟悉,仿佛不久之前刚刚听过。

    沈浪道:“好的,那请问我该去哪里拜访你们的新大劫寺呢?”

    “呃……”冈一道:“非常抱歉,因为我没有得到大劫明王的传承,所以我也不知道我们的新大劫寺在哪里?还要满世界去寻找。”

    这就尴尬了,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就邀请我去拜访?

    冈一道:“因为我这次要去找的是上古大劫寺遗址,但我真的不知道在哪里。它的信息在您的脑子里面,可惜……您此时也不知道。但未来大劫明王的信息解锁之后,您应该会知道的,请您一定一定要去。”

    “好的。”沈浪道:“另外,在上古世界就有大劫寺了?”

    冈一道:“是的,上古世界大涅灭到来之前,大劫寺就已经成立了,唯一的目标就是帮助人类躲过大劫难。”

    沈浪道:“显然,上古大劫寺失败了。”

    “呃……”冈一道:“是的,事实上还没有等到大涅灭到来,我们上古大劫寺就被灭掉了。”

    沈浪道:“那么巧?”

    “是啊。”冈一道:“好巧啊,两次都被灭掉了,所以我对大劫寺表示强烈怀疑,口口声声号称要拯救世界,阻挡浩劫,结果浩劫还没来就灭掉了,真是浮夸而又无能。”

    呃?!你冈一作为最后的大劫寺传人,这么说自己好吗?

    沈浪道:“那在上古世界,是谁灭掉你们大劫寺呢?”

    “不知道啊。”冈一道:“我也找了好久,我觉得可能是上古姬氏,毕竟当时他们已经取代姜氏成为东方帝国的皇帝了,不过找了几十年都没有找到答案。”

    “好惨……”沈浪道:“你大好人生,都荒废在这虚无缥缈的理想和宗旨上了。”

    “可不是嘛。”冈一道:“而且还要继续荒废下去,现在又要带着几千上万人,去寻找所谓的上古大劫寺遗址,这特么的让我去哪里找啊,一点线索都没有。但是又不得不去找,一辈子都在为这个虚无缥缈的理想而奋斗,真是莫大的悲剧。但若连这点理想都没有,那就是更大的悲剧,还不如几十年前就死了算。”

    沈浪道:“祝你成功。”

    “谢谢陛下。”冈一道:“我的陛下,请您务必要记住,未来方便和不方便的时候,都请一定来大劫寺找我们,我们会耗尽所有的力量和时间,等待您的大驾光临。当然假如我们找到了这个所谓的上古大劫寺遗址的话。”

    沈浪道:“好的,那你们离开的时候,顺便去怒潮城接一个人,带着这个人一起出发寻找上古大劫寺遗址吧。”

    沈浪递过去一张纸条,冈一接过去看了一眼,点头道:“好的。”

    然后他轻轻一搓,这张纸条彻底粉碎。

    “告辞了,我的陛下。”冈一道。

    沈浪道:“告辞!”

    冈一走出了几步,又折身回来,朝着沈浪双膝跪下,额头叩首。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叩首之后,冈一道:“还是提前磕了吧,免得以后没有机会了。”

    半个时辰后。

    沈浪骑着龙飞上了天空。

    然后看到了一支队伍,整整一万人,全部穿着僧袍斗篷,举着火把,静静无声朝着东边而去。

    整个悬空寺所有人,全部离开了东方世界,乘船出海,寻找那个他们也根本不知道在哪里的上古大劫寺遗址,去完成冈一自己都不清楚的使命和理想。

    一万支火把,仿佛是一万只萤火虫。

    沈浪把沈野也带来了,静静看着这一幕,看着悬空寺的出走。

    “感觉到了什么?”沈浪问道。

    沈野道:“绝望中的希望。”

    沈浪再一次感叹,沈野的聪明。

    此时黑夜,伸手不见五指,一万支火把洒在黑暗大地上,也仅仅只是如同萤火虫的光芒一般,光芒微弱,却又生生不息。

    沈浪道:“记住这一刻吧,我的儿子。”

    ………………………………

    又过了两个月。

    西方世界火炎岛。

    这几个月的天气非常诡异,整个世界再一次变冷了。

    沙蛮族的地处东方世界最南端,原本是四季如春的,就算在冬天也有二十几摄氏度,他们甚至只有一种季节,那就是夏天,所以称这种地方的天气一般都是雨季,非雨季。

    上千年来,沙蛮族的南端都没有下过雪。而今年冬天,连沙蛮族都下雪了。

    怒潮城也下雪了,玄武公爵府也下雪了,西仑帝国的碧金城,也下雪了,几百年来的第一次。

    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下雪,但是有两个地方却没有飘雪,一个是炎京。

    炎京算是北方了,每年入冬都要下雪的,唯有今年没有下雪,甚至气候都在十几度左右。

    但距离炎京几百里之外,却又大雪纷飞。

    因为炎京上空,有一条龙。

    还有一个地方就是西方世界的火炎城上空,也始终没有下雪。

    不过,这里依旧是冰封满地,温度已经下降到了零下一百多摄氏度。

    距离皇帝带着巨龙来到这里,已经超过一百多天了。

    火炎岛没有任何变化,金字塔下凝固的岩浆之海,依旧是零下二百多摄氏度的低温。

    皇帝陛下依旧盘坐在岩浆之海上,一动不动。

    他仿佛死了一般,没有呼吸,甚至连心跳都仿佛没有了。

    忽然……

    皇帝呼出了一口气。

    胸口开始起伏,恢复了心跳和呼吸。

    然后,他缓缓睁开了眼睛。

    片刻之后!

    无尽的岩浆之海,忽然再一次融化了。

    从冰封凝固到重新变成滚烫的岩浆,仿佛只有一瞬间。

    紧接着下一秒钟。

    火焰岛上的寒冰,瞬间融化消失。

    里面冰封的动物,绿树,繁花,瞬间被解放了出来。

    当然,没有复活。

    再下一秒钟。

    “轰轰轰轰……”

    火炎城上古废墟,瞬间灰飞烟灭。

    紧接着,整个火炎岛粉身碎骨。

    周围所有冰封的海面,千里冰封之海,瞬间融化,变成碧绿的海水。

    但是下一个瞬间。

    又猛地沸腾,变成滔天的雾气。

    “轰轰轰轰……”

    前所未有的火山大爆发。

    不计其数的岩浆,猛地冲上了几千上万米的高空。

    火红岩浆,将整个天空都照亮染红了。

    这里的火山喷发,仿佛比奥林匹斯火山都要惊人。

    轰轰轰轰!

    滔天的岩浆,如同地狱的焰火。

    无边无际,绵延百里。

    这仿佛大地的咆哮,星球的嘶吼。

    半个北部西仑帝国都在颤抖,刚刚融化的海面,掀起了惊天的海啸,四处席卷。

    在这惊人的画卷中。

    一条龙,无声无息飞到了天空之上。

    大炎巨龙,涅槃重生。

    飞到了九天之上。

    而就在他冲天而起之后。

    火山喷发结束了,甚至刚刚喷涌出来的岩浆,直接在空中凝固,形成了无比美丽的雕塑,鬼斧神工一般。

    紧接着,滔天的海啸巨浪,也仿佛瞬间凝固,定格在最汹涌的瞬间。

    茫茫海面,再一次冰封,只不过不在平滑如镜。

    大炎皇帝成功了,他和他的龙,也完成了置于死地而后生。

    战胜了地狱,完成了疯狂的大涅槃。

    他并没有立刻离开,因为有一个白色的影子飞快南下。

    是白京女子。

    “大炎帝国的姬陛下,您没有遵守曾经的契约,您不该来西方的。”白京女子道。

    大炎皇帝道:“但你们也没有阻止我不是吗?!契约,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有契约吗?”

    白京女子沉默。

    大炎皇帝道:“如果没有别的指教,我便要告辞了,沈浪此时在炎京,等着和我决战呢。东方世界只有一个主人,不是姜氏,就是姬氏。”

    白京女子再一次沉默片刻道:“告辞。”

    “告辞。”大炎皇帝道:“别忘记你们曾经做过的事情。”

    然后,大炎皇帝骑着巨龙瞬间消失在视野之内。

    下一个瞬间,龙已经在百里之外,这种瞬间能量重组,大炎巨龙也掌握了。

    “沈浪我来了,这一场推迟了三十几年的决战,终于要重新开始了。”

    皇帝陛下叹息道,他和他的龙飞快闪现,朝着炎京方向飞去。

    ……………………

    注:下一章就是沈浪和皇帝大决战了,诸位恩公,赐我月票,给我力量,让我往前爬两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