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大功告成!巨龙效忠!(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听到沈浪的话后,索伦大帝朝着沈浪望了过来,显得非常淡然,丝毫没有被揭露的恼羞成怒。

    “沈浪陛下,你远比想象中的更加聪明。”索伦(鬼午)道:“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叫我索伦比较好。”

    沈浪道:“其实我在想一件事情,我父亲不是号称最伟大的君王吗?不是如同太阳一般光芒四射吗?哪怕大炎皇帝陛下都在他的光芒之下暗淡无光吗?那为何身边有那么多的背叛者呢?他在西方的弟子阿道夫,再到赢广父子,最后是你,,全部都背叛了他。”

    沈浪长吁了一声道:“你们都是姜离陛下最信任的人,绝对心腹的心腹,为何会背叛?这样一来,他的伟大又从何说起?他的识人之明呢?”

    索伦大帝道:“沈浪陛下,我想要问你一个问题。我们天上的太阳伟大吗?”

    沈浪道:“当然伟大,它是所有生命的根源。”

    索伦大帝又问道:“我们这个星球美丽吗?”

    沈浪道:“当然美丽,尽管它经过了上古大涅灭,但此时依旧拥有多种多样的生命形态,千奇百怪的风景,美丽得让人不敢想象。”

    索伦大帝道:“如果太阳毁灭了,那我们这个星球会如何?”

    沈浪道:“如果太阳是爆炸了,那我们这个星球也会灰飞烟灭。但如果我们这个太阳是忽然熄灭了,那我们这个星球会凋零,变得无比丑陋。”

    索伦大帝道:“如果说姜离陛下是太阳,那么赢广父子,还有他身边的那些人,就是旁边的那些行星,对我也知道行星这个词。如果太阳在的时候,他们当然生机勃勃,永远围着太阳公转,但太阳忽然有朝一日忽然消失了,你让他们怎么办?当然会变得丑陋,当然会失去方向,但是你不能因为这个而诋毁太阳的伟大和光明。”

    接着索伦大帝又激动道:“你看看历史上那些最伟大的君主,他们身上最大的特质是什么?是聪明绝顶吗?不,是一种魅力,一种光芒,让所有人都忍不住飞蛾扑火的光芒。若论帝王心术,若论聪明绝顶,他们反而不如其他一些君王。所以你哪怕是他的儿子,也不能诋毁他的伟大。”

    沈浪不由得眯起眼睛,索伦的这个反应太离奇了,他现在竟然口口声声姜离的伟大?

    沈浪道:“索伦陛下,你口口声声说姜离陛下伟大,那我只问一句,你有没有背叛姜离陛下?”

    “没有,我当然没有。”索伦大吼道:“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继承姜离陛下的遗志而已,我只是为了完成他的理想,继承他的事业。他要解放整个世界的文明,他要将整个人类带到一个全新的高度,他失败了,死于谋杀。他未完成的事业,就必须由我来完成。我才是姜离陛下真正的继承人,事实上在很多时候,我都代替他的出现,没有人能够分辨出我们的区别,我是他的影子,我们时时刻刻都是密不可分的,当姜离陛下暴毙之后,我这个影子就该站出来。既然这个太阳熄灭了,那我就该成为新的太阳。”

    沈浪道:“但我才是大乾帝主,我才是姜离之子。”

    索伦冷笑道:“真是腐朽的观念,父父子子,君君臣臣。父亲英雄,儿子就一定是好汉吗?一定要由儿子继承父亲的帝国吗?这种家天下本就已经落后腐朽了,在上古先贤时代,就是常禅让制度,我们先进的文明就是要打破这种腐朽的家天下。”

    “当然,沈浪陛下如果你英明神武的话,那么继承姜离陛下的大业也无不可。”索伦道:“但是沈浪陛下,你看看你自己,像什么东西?你做过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我几乎每天都在阅读你的资料,我对你的了解甚至超过你自己。你可有理想吗?你有解放整个世界的志向吗?你没有,你只是为了复仇而已,你口口声声天下无仇。”

    “姜离陛下的理想是什么?姜离陛下的大业又是什么?你可有半点继承的意思,你甚至对大乾帝主都没有一点点兴趣,你是一个合格的君王吗?你不是……”

    “什么是英雄,什么是伟大的人物,年少就要立下大志,而你沈浪呢?你年轻的志向是什么?吃软饭,入赘于富贵家族,混吃等死,你这样的渣滓有什么资格继承姜离陛下的事业?”

    “而我呢?而我呢?为了继承姜离陛下的大业,我不得不早早离开巨龙的身边,它当时还很小,分开的时候,我们两人都在流泪。但我不得不去,因为我要去西仑旧京,我要去取西仑一世的皇帝之剑,那样我就能成为西仑帝国的皇帝。我就有了复兴姜氏天下的根基,我就能够施展姜离陛下的理想。而现在巨龙出世,我们双剑合璧,天下无敌!”

    “沈浪,如果让你得到了巨龙的契约后,你会去做什么?肯定是杀回东方世界,和大炎帝国决一死战,杀掉大炎皇帝,为姜离陛下报仇雪恨,然后就什么都不管了对吗?对于整个东方世界,完全交给手下人去,你不会去理会一天的政事,你也不会上一天的朝堂,你巴不得立刻和你的妻子过上逍遥的日子对吗?”

    “懦夫,卑鄙,逃避……”索伦大帝嘶吼道:“而我和巨龙签订契约之后,我会带着它统一整个天下,建立一个大同世界,辉煌世界。所以我才是姜离陛下真正的继承者,因为我继承了他的理想,而你仅仅只是继承了他的血统。”

    呃!

    牛逼,这个理论真是毫无破绽,浪爷觉得自己都快要被说服了呢。

    至少索伦说的每一句话,他都无法辩驳,多么伟大光正啊。

    足足好一会儿,沈浪问道:“我还是想要问一句,你是鬼午,还是索伦?”

    这点沈浪真的是非常疑惑,因为他有x光眼,所以真死假死他是一清二楚的。岩浆之海的那个死去的鬼午,他看着没有丝毫破绽,而且他也扫描过索伦的身体,东方人和西方人还是稍稍不一样的,但眼前这个索伦真的是西方人,而且拥有逆天的血脉,西仑家族天生的强大血脉。

    足足好一会儿,索伦道:“我既是索伦,也是鬼午。”

    沈浪道:“夺舍?”

    对方沉默。

    沈浪惊叹,这牛逼了。

    夺舍这种事情,基本上都是假的。比如冈一就忽悠了任宗主几十年,也让任宗主信任他,被他驱使了几十年,其实根本不可能完成。因为人只有一种情况下,才会灵魂出窍,那就是身体的死亡。

    而灵魂一旦出窍,立刻会消散,除非身处鬼城这种特殊幻境内。

    不过沈浪很快明白了,火焰城金字塔之下的岩浆之海,某种意义上就是一种鬼城,因为已经无可消散。

    而且造成这一状况的,就是被火神教命名为地狱晶体的诡异生命体。没错,金字塔下的岩浆之海,是真正意义上的鬼城,最适合夺舍了。

    鬼午就是在那里,夺舍了索伦。

    所以,身体是索伦的身体,灵魂却是鬼午的。岩浆之海死在那里的鬼午躯体,是真的!

    “你能想到吗?我当时是何等之绝望?”索伦(鬼午)厉吼道:“我带着刚刚孵化不久的龙来到了西方世界,但等我来到火炎城之下的时候,这里早已经凝固了,根本不适合龙的成长。而姜离陛下的命令是什么?让我永久在火炎城内等待,等待他继承人的到来。如果等不到,我就永远老死在里面。”

    “我答应了,我立誓答应了,我不能违背他的旨意。”索伦(鬼午)颤抖道:“他让我等在火炎城内,我就等在那里。但那个地方已经冰封了,已经不能生存了,龙也不能在那里生长了。龙当时还太小,火炎城下的岩浆之海越来越冷,龙呆在那里会死的。所以……我……我忍痛将它带到了另外一个火山岩浆之内,让它自己成长,自己猎食,它当时仅仅才孵化出来几年,如同一个婴儿,完全离不开我的。但是为了姜离陛下的旨意,为了我当年的誓言,我们还是分开了,我离开了我的龙,几年时间内我们完全形影不离,我完全把它当成我的孩子……”

    而这个时候,奥林匹斯火山内的巨龙陷入了悲戚之中,目光也仿佛陷入了回忆。整整五年多时间,它和鬼午都形影不离,相依为命。

    鬼午颤抖道:“我一直在里面等着,等着,等着……然后等到了姜离陛下的死讯,我当时是何等的绝望?何等之痛苦?但我依旧等着,等着你的到来,我甚至完全不知道有没有你,因为我离开大乾帝国的时候,帝后根本没有怀孕。我可能一辈子都等不到你的到来,这个时候换成你,怎么办?怎么办?”

    沈浪沉默了,等一个可能永远也不会到的人,这应该是最痛苦的,因为看不到希望。

    一年,两年,三年还可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呢?

    鬼午道:“我当时每天都在想,我难道就死等在这里,我死了没有什么,关键姜离陛下的理想呢?他的事业呢?难道把希望完全寄托在一个虚无缥缈的儿子身上?这不公平,也很愚昧,姜离陛下说得清清楚楚,天下哪有什么人天生就是王侯将相的?”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鬼午高呼:“这就是姜离陛下给我们的教诲。”

    “后来我想明白了,我不能在这里消极地等待,我要想办法,我要去继承姜离陛下没有完成的事业。但是我又不能违背自己的誓言,我不能离开火炎之城,而这个时候……有一个人来了,进入了冰封的火炎城内,进入了金字塔内。”

    这个人,毫无疑问就是索伦了。

    鬼午道:“那个人,就是西仑皇族的索伦!他拥有西仑一世的至高血脉,雄心勃勃,想要结束西仑帝国的四分五裂,看到帝国内诸人争权夺利,永远也看不到团结的希望。他悲愤,不甘,痛苦,所以选择了一条决绝之路,前往极北大陆,前往西仑帝国的故乡旧京,拿回西仑一世的皇帝之剑,继承西仑一世的遗志,真正统一整个西仑帝国,让帝国再一次走向巅峰和辉煌。”

    沈浪能够感觉到,当时索伦的北上是悲壮解决,勇敢热血的,因为这毕竟是必死之路。

    鬼午道:“当然,他失败了!理想很伟大,现实很冷酷,他尽管血脉非常高,武功也足够强大,但是极北大陆已经冷酷冰寒到极点,连空气都凝固成雪了。而且无尽的冰霜笼罩了整个极北大陆,仿佛一个罩子穹顶一般,厚得无法想象,坚固得无法想象,根本就进不去了。”

    这倒是一个新信息,极北大陆此时被一个穹顶笼罩了。

    鬼午道:“但是索伦没有放弃,他开始走遍天下,寻找能够穿过极北穹顶之罩之法,寻找在极度苦寒,甚至没有空气的环境的生存之法。他寻找了五年,十年,十三年……”

    “终于,他找到了火炎城内,找到了金字塔,这是一个上古神秘遗迹,他兴奋无比,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当时的他,已经是风中残烛,油尽灯枯。但是进入之后,他更加绝望了,因为金字塔内和极北大陆一样冰寒,他彻底绝望了。”

    沈浪能够想象,索伦寻找了十几年,奔波了十几年,最终来到了一个更冷的地狱,当然会绝望。

    “他要死了,因为希望耗尽了,因为能量耗尽了,因为生机耗尽了。”鬼午道:“而当时的我,也快要死了,我的身体没有问题,因为我有上古王戒,我也有龙之心装置,我也有上古王剑,我是可以不死的,但是……我内心绝望灰暗了,我的精神没有生机了。”

    沈浪惊愕?

    上古王戒不是唯一的,这点沈浪明白。因为上古帝国完全是靠上古令戒表明权限的,高层贵族都有一个上古令戒。

    上古姜氏还是皇族的时候,底下就有很多亲王级人物,他们的令戒就是上古王戒。

    当然,沈浪这支上古王戒还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他属于姜歇太子,如果不是出现姜歇背叛上古东方帝国之事,沈浪的这枚上古王戒是会成为上古皇戒的。

    但龙之心装置,没有想到也不是唯一的,上古姜氏的顶级王族,每个人都有?

    不过,沈浪这支龙之剑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吧?还有他的上古王戒,至少在姜氏家族中算是至尊之戒。

    沈浪道:“这龙之心,上古王戒,上古王剑,都是我父亲姜离陛下给你的吧?”

    鬼午道:“对,是他给我的!因为抚养龙要去各种最恶劣的环境,没有这些装备,就算再高的武功也活不下来。”

    沈浪道:“他对你如此信任,这三件装备是他的命根子,但是却把它们给你。”

    鬼午厉声道:“就是因为这些信任,让我不得不决定,为了姜离陛下的遗志付出一切。然后在火炎城的金字塔内,我遇到了索伦,两个绝望的人相遇了,两个最绝望的人相遇了,却迸发出了希望。”

    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完全可以想象了。

    鬼午道:“我立誓过,我答应过姜离陛下,永远呆在火炎城下等你的到来,我不能背誓。而索伦立誓要拿回祖先的皇帝之剑,一统西仑帝国。然而我们的理想某种程度上是一致的,是重合的。姜离陛下的理想是解放整个世界,那可以在东方开始,也可以在西方开始,世界大同,哪里都一样。”

    “所以,我们一拍即合。我把所有的情形说了出来,我需要索伦的身体和血脉,还要他的身份。而索伦需要我的龙之心,上古王戒,上古王剑,有了这些装备,他才能活着返回极北大陆的旧京,他才能拿回西仑一世的皇帝之剑,他才能继承西仑帝国的皇位。”鬼午道:“但是,他必须被我夺舍,我的灵魂必须占据他的身体,而岩浆之海已经彻底死寂,如同地狱,灵魂出窍都不会飘散,适合夺舍。”

    沈浪知道,夺舍是需要一方的意志力完全放弃抵抗,哪怕有一点点不愿意都不行。

    当时冈一想要夺舍沈浪,就彻底失败了,哪怕他武功比沈浪强一万倍,哪怕他当时的精神力也比沈浪强无数倍。

    “为了理想,为了目标,索伦答应了,毫无保留地接受了我灵魂的夺舍。”鬼午道:“从此之后,我们两人合二为一,我既是鬼午,也是索伦。我取下了龙之心,上古王戒,上古王剑,穿戴在索伦的新身体上,离开了火炎城,再一次北上,前往极北大陆旧京,拿到了西仑一世的皇帝之剑,然后以索伦大帝身份南下,无可争议地继承了西仑帝国。”

    沈浪道:“而鬼午的躯体就死在了冰封的岩浆之海内。”

    索伦(鬼午)道:“但是我依旧履行了誓言不是吗?我没有违背姜离陛下的旨意不是吗?我永远呆在了火炎城内。”

    沈浪道:“你在极北大陆,遇到了白京的人?”

    “无可奉告。”索伦道:“但我能够告诉你一点,白京的意志,也符合我的理想和意志。从他们对你的态度,便可以看出。”

    白京对沈浪的态度,确实是爱答不理。

    现在终于一切都真相大白了,确实离奇,也震撼人心。

    但是有一点,索伦(鬼午)永远都洗不白了。你鬼午看不到希望,所以自己挺身而出,独自去完成姜离陛下的遗愿,这点没有错。

    甚至你说凭什么姜离之子就一定要继承大乾帝国,就一定要继承姜离陛下的事业,这是狭隘腐朽的思想,这点也没有错。

    但是,你为何要陷害姜离之子?

    你说沈浪胸无大志,人间渣渣,一心只想天下无仇,享受荣华富贵,这些都算你有道理。但他终究是姜离之子,你为什么要害死他?

    不爱,请别伤害!

    沈浪觉得,鬼午夺舍索伦之前,确实是对姜氏发自内心的忠诚。

    但是夺舍了索伦之后,他就不再是完整的鬼午了,而是鬼午和索伦的混合体,他已经糅合了索伦的意志。

    那么为何不见到沈浪,就立刻杀掉他?

    他不能!因为没有沈浪,他就得不到这条巨龙的效忠。

    鬼午照顾了这条龙好几年时间,形影不离,相依为命,关系非常亲近。

    但……孵化这条巨龙的终究是姜离,或者里面还有其他更加神秘的仪式。

    总之,这条巨龙的主人只能是姜离的后代,而不是鬼午,哪怕他和巨龙关系再亲密。

    那怎么办?就先要毁掉沈浪和巨龙的契约关系,让巨龙彻底敌视沈浪,杀掉沈浪。

    如何做到这一点?当然是让沈浪去谋害巨龙。

    什么东西能够谋害巨龙?就是在岩浆之海,鬼午手心的那颗地狱之珠,看上去和龙魂之珠非常相似,没有见过的人根本无法分辨。

    那这颗所谓的地狱之珠又是什么?沈浪真的不知道,这已经超脱了他的知识范围。

    但……那个被火神教命名为地狱晶体的生命,吞噬了岩浆之海所有的能量,把整个区域都变成了地狱一般的生命禁区,所以它何等可怕?

    这颗地狱之珠当然不是它的本体,或许是它凝结出来的其中一颗?

    当时实验发生意外的时候,有上千个火神教祭师和大学士惨死,而这个地方如同地狱,灵魂不会消散的,这些人死后,灵魂就到处漂浮在金字塔内。

    而岩浆之海深处有地狱晶体,不断吞噬所有的能量,所以产生了一个能量重心,久而久之,这些灵魂飘散到岩浆之海的中心,最后凝聚成为一个仿佛实体的珠子?被称之为地狱之珠?

    它不但是上千人死去的灵魂,而且还蕴含着无数地狱晶体的冰寒能量,能够给巨龙带来伤害。

    正因为它里面有无数的灵魂涌动,所以看上去和龙魂之珠非常相似,让人无法分辨。

    这就是沈浪的推断,他觉得非常有道理。

    所以巨龙吞噬了这颗地狱之珠后,一会儿喷发火焰,一会儿岩浆又凝固成冰。

    巨龙是火焰生物,如果一颗可怕的冰寒能量在它体内爆开,会是何等痛苦?何等伤害?

    而沈浪作为主人,把这样的地狱之珠给巨龙服下,岂不是就是要害死他?

    这当然会让巨龙愤怒,失望,感觉受到了巨大的背叛。

    ……………………

    巨龙缓缓道:“叙旧完毕了吗?”

    索伦(鬼午)道:“已经完毕了。”

    巨龙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伤害龙,没有人!沈浪,我把你视为同类,你却想要害死我,不可原谅。哪怕你是姜离之子,也不可原谅。”

    沈浪道:“我是被陷害的,我根本就不知道,我以为那就是龙魂之珠。”

    巨龙道:“沈浪,你们人类有一句话说得非常对,论迹不论心。”

    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无完人。

    巨龙道:“你把地狱之珠投给我,这是不是事实?你差点要害死我,这是不是事实?”

    沈浪道:“你在吞噬的时候,不也是没有认出来这是地狱之珠吗?”

    巨龙道:“我就问你,你几乎害死我,是不是事实?”

    “是。”沈浪颤抖道。

    巨龙道:“那就不要埋怨了,准备死亡吧。”

    巨龙缓缓张开大嘴,里面有无数的龙焰,仿佛地狱深渊一般。

    “准备死亡吧,凡人皆有一死!”巨龙猛地嘶吼,然后疯狂吞噬。

    瞬间,沈浪的身体如同落叶一般,猛地被吞噬入巨龙的喉咙之内,瞬间被无尽的龙焰吞噬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彻底灰飞烟灭。

    旁边的索伦见到这一幕,几乎浑身颤抖,闭上眼睛。

    他完全无法形容此刻的感受。

    多少年了,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沈浪终于死了。

    如果站在索伦的立场,当然无比的痛快,沈浪灰飞烟灭,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恩赐和喜讯。

    就是因为他大乾帝国的存在,才使得碧金城离心离德,使得西仑帝国南北分裂。

    但若站在鬼午的立场,沈浪永远都是他的少主。

    可是,巨龙只能有一个主人。沈浪不死,他永远成为不了主人。

    索伦缓缓伸出手,巨龙把巨大的头颅伸了上来,让索伦抚摸他的头顶鳞片。

    这每一片龙鳞,都超过了一平方米,不知道是什么物质构成的,真正的坚不可摧。

    几十年前,这条龙还非常小,鬼午就是这样抚摸它的。

    就算巨龙,小的时候也像是小猫小狗一样可爱,婴儿时期的它也是懵懂的,天真的,对抚养它的人充满了亲近和依赖。

    所以某种程度上,鬼午算是它的养父。

    “对不起,龙,为了完成姜离陛下的使命,这些年我始终在奔波,错过了你的成长,对不起,对不起。”索伦(鬼午)温柔道:“伴伴对不起你,在你小时候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失去了龙珠。”

    龙珠是什么?

    它是龙族最重要的东西,代表着远古记忆,代表着龙族对能量的掌握和理解,代表着龙的最高智慧。

    它是一个精神能量体,里面凝聚着无数的信息。

    没有龙珠的龙族,是不完整的龙族,因为它没有远古能量记忆,无法进行下一步的蜕变和成长,一辈子都只有莽撞的攻击方式。

    龙珠,也是上古人类和巨龙进行精神契合,精神契约的能量核心。

    而在这条龙很小很小的时候,因为鬼午走了,它自己去到处去吞噬,到处去冒险成长。

    又一次去了某个诡异的地方吞噬能量,去冒险,结果那个地方非常可怕,当时还很小的它直接被那里的能量笼罩侵袭,直接昏厥了过去,等到它醒来的时候,它的龙珠已经不见了。

    它赶紧离开了那个地狱一般的裂缝,一直到现在对那里都记忆犹新。无边无尽的绿色光芒,散发着可怕的死亡,地狱气息。

    没错,就是铀,就是强大的放射性能量。当时龙太小了,无意中闯入进去,被强大的辐射能量袭击,承受不住。

    从那之后,它对就铀这种放射性能量充满了绝对的敌意,一旦感觉到,不管万里迢迢,都要彻底摧毁掉它。

    所以,它毁掉了安息城,接下来本还要毁掉碧金城,因为那里也有铀的放射性能量。但因为沈浪的出现,它放过了碧金城。

    索伦道:“我用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找到了那个可怕的地狱裂缝,找到了你遗落的龙珠,那个地方还真是可怕啊,那种黑暗的能量,简直无所不在,能够扼杀一切生命,就算我有龙之心,上古王戒,也差点抵御不住。但我终究还是找到你的龙珠。”

    索伦碰上了光芒四射的龙珠。

    “我的孩子,从今以后,你是一个完整的龙族了。”

    巨龙缓缓张开了大嘴。

    索伦道:“我的孩子,从今以后我们相依为命了对吗?”

    巨龙道:“是的,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

    索伦兴奋得颤抖,千万不能说是主人,因为龙族是骄傲的,它不是宠物,它只有战斗伙伴,而没有主人。

    索伦终于松开了双手,颤抖道:“我的孩子,拿去吧,拿去吧!从今以后,我带着你去战斗,我们去解放整个世界,我们去完成姜离陛下的使命,我们永远在一起。”

    然后,这颗龙魂之珠缓缓地朝着巨龙的喉咙里面飞去。

    片刻之后,龙族消失在巨龙的体内。

    瞬间……

    一阵光芒四射,这条龙发生了变化,一种非常内敛的变化。

    每一片龙鳞都仿佛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它不再像之前一样,所有火热的光芒疯狂外泄了,它已经能够收敛自己的火焰了。

    它对能量的掌握,也收放自如了。

    之前它就算飞在千米高空,都会把地面上的一切彻底焚烧,不管是泥土、石头,房屋,树木,全部瞬间熊熊燃烧。这不是它显摆,也不是它逞威风,而是它收不住自己的能量,因为它没有龙魂之珠,没有远古能量记忆。

    这导致它大部分时候都要在奥林匹斯火山之内,这样能量才能得到补充,否则一直在外面的话,能量会不断消散。

    没有龙珠的龙,不是完整的龙族,现在它完整了。

    所以它的鳞片,也不是惊人的高温,而是正常温度了。

    索伦继续温柔抚摸它的鳞片,道:“巨龙啊,我的孩子,现在你可以收敛自己的能量,你可以离开奥林匹斯火山了,我们走吧,我们一起去西仑帝京,我们一起去震惊天下吧。”

    这是他口中的话。

    而他心中的话,却是在咆哮,在呐喊。

    哈哈哈哈,我要骑着巨龙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我要让整个天下都为止战栗,我要让所有的敌人都灰飞烟灭。

    什么海伦副皇?你再也没有资格了。

    什么南北撕裂?什么狄波丝公爵?什么鲁索家族?什么大乾帝国?全部都要灰飞烟灭。

    我索伦要统治整个天下。

    我索伦是真正的真龙天子,世界之皇。

    巨龙缓缓扇动翅膀,飞离了奥林匹斯火山,盘旋在上空,投下了巨大的阴影。

    真正的庞然大物,遮天蔽日。

    索伦伸手道:“我的孩子,我们走吧,我们一起去西仑帝京,我们去统治天下,你可以带我一程吗?”

    巨龙道:“你想要骑在我的背上吗?”

    索伦道:“不可以嘛?我的孩子?”

    “哈哈哈哈……”巨龙发出了一阵阵狂笑道:“索伦,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一个同类,我只有一个战斗伙伴,那就是姜离之子沈浪!”

    说罢,巨龙缓缓张开嘴巴,里面的沈浪缓缓飘飞出来,完整无缺。

    “索伦?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就只是为了让你把龙族交出来而已,因为没有龙珠,就是不完整的龙族。现在,我们成功了!”

    沈浪漂浮在巨龙的背上,轻轻抚摸它的鳞片道:“龙啊龙,我答应过你,把你失去的东西带回来了,我是不是完成我的约定了啊?”

    巨龙道:“是的,我的同类,尽管过程非常的离奇。你真是非常喜欢冒险啊,万一我的智商没有那么高,你就灰飞烟灭了啊,我的沈浪陛下!”

    ……………………

    注:冲进前十,还有希望的!有月票的恩公,我们再努力冲一把,好吗?万万拜托了!

    谢谢然然瑞瑞两万币打赏,谢谢jason_d,书友20190107145851201,温州风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