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团聚!木兰宝贝召唤!(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父皇,你何时出关?”大炎太子问道。

    “快了。”皇帝道。

    大炎太子道:“父皇您出关之后,是不是一切都结束了?”

    “是。”皇帝道:“等我出来之后,一切都结束了。”

    大炎太子复杂地叹息了一声,这几年时间父皇闭关,大炎帝国的朝政由他执掌,虽然某些程度上显得有些焦灼,但总体而言这种大权在握的感觉还是非常不错的。而一旦父皇出关之后,而且还掌握了这个世界的终极力量,那他这个太子又要回到原来的地位上了。

    知子莫若父,皇帝道:“等一切结束之后,这个江山也就彻底交到你的手中了,接下来发展的道路,也要靠你自己走了。”

    大炎太子立刻跪下叩首道:“父皇万寿如疆。”

    皇帝道:“万寿如疆是真的,但是扫清了天下之后,我就要去做我自己的事情了。”

    大炎太子忽然道:“父皇,什么是这个世界的终极力量?”

    皇帝道:“感受到龙之悔的力量了吗?”

    大炎太子道:“当然。”

    皇帝道:“而这个终极力量,比龙之悔强大了无数倍,可以用来毁一间小室,也可以用来摧毁一个城池,一个国家,可以上九天改变雨雪,可以下海底撕裂九洋。所有一切敌对力量,在它面前都将灰飞烟灭。”

    大炎太子道:“儿臣懂了,儿臣告辞。”

    ………………………………………………

    太后娘娘正在和姬宁小公主做最后的告别。

    当然,姬宁或许应该称之为姜宁,她几乎从战场上抱过来起,就是被太后娘娘抚养的,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太后的心肝宝贝。

    太后今年已经快百岁了,头发早已经全白了,但是皮肤还不是很皱,精神状态也还不错。

    她此时正在给姬宁梳头。

    “丫头,我虽然舍不得你,但是你弟弟想要接你回去,你们毕竟是亲生骨血。”太后道。

    “是我哥哥。”姬宁重重强调道。

    其实,姬宁还真的是姐姐,最后大乾天后生下两个孩子的时候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根据已知的那些消息,姜宁公主应该是先生下来的,所以哪怕只大了几分钟,她也是姐姐。

    不过在十六岁之后,她仿佛就停止了生长,如今她和沈浪一样,都已经三十岁了,但她依旧是十六岁的模样,所以自然要称为妹妹。

    太后见到姬宁喜笑颜开的模样,埋怨道:“小没良心的,要走了就这么高兴吗?难道奶奶对你不好吗?”

    姬宁小公主只是笑,并没有说话。

    太后娘娘道:“丫头,奶奶也算是见过很多事情的人了,你知道像我们这样的女人,想要获得快乐,应该如何吗?”

    姬宁就只是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甜美地笑,也没有回答。

    太后娘娘叹息道:“那就是男人的事情我们别管,我们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便是了。”

    姬宁还是没有说话,而是仔仔细细整理自己的鬓角。这也是她在大炎帝国的常态,不管别人说什么,她就只是笑而不语。

    ……………………………………

    随着炎京旨意一下,先是正在集结的百万大军彻底散了。

    紧接着,已经在乾国边境线上的二十几万军队全部退去了,并且按照沈浪的约定,乾国边境线一千里内的军队不得超过五万。

    然后,大炎帝国昭告天下,承认大乾王国,领土包括原新乾王国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以及雷洲群岛。

    尽管这诏书上并没有认输,也没有什么停战协定。

    但整个天下还是彻底惊呆了。

    炎京这……这就怂了?

    你是天下霸主,东方人皇啊,你刚刚被沈浪打了一个耳光,正要集结百万大军报复呢,结果又被沈浪抽打了一个耳光,然后就灰溜溜撤兵了?

    整个天下真是彻底哗然了。

    这,这是不是意味着沈浪陛下的大乾帝国和大炎帝国对决的第一局,就算是赢了?

    这是不是就算是大炎王朝的正统地位,已经稍稍动摇了啊?

    大乾帝国的子民,当然拼命庆祝这一场胜利,并且要把它吹到天上去了。

    沈浪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可是大炎帝国啊,竟然都被他打赢了,竟然都逼迫着他妥协了。

    这天是不是要变啊?

    在东方人皇的终极争夺战中,胜利的天平是不是已经滑向沈浪陛下了啊?

    这才几年啊?我们沈浪陛下从西方世界归来,才仅仅五年时间吧,竟然已经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就?

    当然这个时候,大炎王朝依旧没有承认大乾帝国的存在。

    但是大乾帝国枢密院,大乾帝国尚书台,第一次向整个天下发行了大乾版图。

    在这个版图上,大乾帝国拥有四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疆域。

    帝都乾京,陪都怒京。

    好吧,怒京这个词是大乾帝国枢密院和尚书台强烈要求的,他们觉得怒潮城这个名字很好听,也非常威风,而且也带着新方向,意味着未来和发展。

    但若作为陪都的话,怒潮城这个名字级别就不够了,所以改名为怒京。

    在大乾帝国版图中,拥有五个诸侯王国,吴,楚,越,羌,南。

    尽管大炎王朝没有承认,但是天下诸国,天下万民已经承认了。

    你沈浪口口声声说你是大乾帝国没用,甚至你灭了赢广,夺回了乾国故土也没用。

    但这次和大炎帝国小小的一战后,所有人就都承认了。

    因为,大炎帝国看上去仿佛无力改变这个局面,大炎太子说要占领乾京,吞并整个乾国,但是他没有做到。

    这意味着大炎王朝已经无法阻止大乾王朝的建立。

    天下诸国的史官对这一次的事件大书特书,甚至把这一天当成大乾王朝真正成立之日。

    而大晋亲王退兵之后,长长呼了一口气,整个人几乎都要瘫倒在地。

    终于结束了!

    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这几天时间内,承受压力最大的就是他,因为一旦炎京不同意的话,沈浪的龙之悔可就要砸到他晋国的头上了。

    这真是荒谬啊,你沈浪和大炎帝国打架,结果龙之悔却要来灭我晋国,但这个世界上真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啊。

    ……………………………………

    宁政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讲究一个堂堂正正,所以监察天下也是如此。

    宁元宪时期的黑水台,就是一个纯粹的特务组织,让人不寒而栗,仿佛阴曹地狱一般。

    而宁政上台之后,很多人觉得明君上位了,那黑水台这个爪牙组织就应该取缔了,有大理寺、和御史台就足够了啊。

    结果宁政非但没有取缔,反而名正言顺地把黑水台抬起来了,光明正大地监察百官,监察天下民生,负责国内外情报。

    甚至阎厄大都督,也晋升为枢密院副使,他终于脱离了特务头子这个头衔,成为了越国的重臣之一。

    此时,他拿着一个食盒前来监狱内,探望一个人,祝弘主。

    这个名字听上去仿佛非常久远了,曾经他在越国完全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宁元宪的相父,尚书台宰相,内阁首相,掌控越国朝政达十几二十年。

    如今他坐牢,已经三年了。

    但是这个风云人物仿佛被彻底遗忘了一般,从来都没有来审问过他,甚至宁政也没有过问。

    枢密院副使,黑水台都督阎厄走进来之后,将三叠小菜,还有一壶酒摆了上来。

    这三年时间,祝弘主完全与世隔绝,甚至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今年已经快要九十岁了,但气色还非常好,此人很注重养生,而且心态非常好啊。

    见到阎厄身上的官服,祝弘主先是微微一愕,然后笑道:“恭喜阎厄大人,终于脱离鹰犬之名,成为了越国重臣。”

    阎厄笑道:“祝老,你这是在讽刺我,在讽刺越国。你肯定觉得我越国现在肯定民不聊生,所以我这个黑水台都督竟然堂而皇之进入了枢密院,你肯定觉得我越国朝政肯定已经完全荒废了,所以才有荒诞之事。”

    难道不是这样吗?一个王朝末期会有什么特征,那就是胡乱封官,所以南明末期的时候,金陵城内的满大街都是巡抚总督。太平天国时期的天京就更牛逼了,封了几千个王。

    阎厄道:“我这次算是来和祝老告别的,我暂时要辞去黑水台大都督一职了。”

    祝弘主一愕道:“哦?为何啊?”

    阎厄道:“我要调任乾京了,怒京那边的黑水台架子是有,但毕竟不太正规,所以我这次去乾京担任大乾帝国黑水台大都督,需要在短时间内把整个班子完整建立起来,我实在是惶恐不安,觉得自己能力不够,但是越王信任我,向陛下举荐了,如此帝恩浩荡,真是让阎某感恩涕零,只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祝弘主听到这话,顿时呆了,这话信息量太大了。

    阎厄作为越国的黑水台都督,竟然还可以升任乾京?而且还要先给他一个枢密院副使的头衔?

    “如今我大乾帝国,算是真正成立了,尚书台已经搬到乾京了,枢密院还在怒京。”阎厄道:“因为需要大量的官员,所以要从吴、楚、越、乾中抽调,阎某不才,也在名单之内。”

    祝弘主沉默了良久,足足好一会儿道:“哦,你……你是向我显摆来看?”

    阎厄哈哈大笑道:“对啊,对于其他人我也不好显摆,因为我要保持一个大乾帝国重臣的威严,但是在您面前,我可以尽情地释放我的轻浮的嘴脸了,祝弘主大人,您曾经做到最高官职,也就是大炎帝国的文安阁大学士兼越国内阁首相吧,单纯从帝国层面来说,我们两的官职已经差不多,平级了。”

    祝弘主冷笑道:“什么时候大乾帝国能够和大炎帝国相提并论了?可笑!”

    阎厄送上了一份地图。

    “我们大乾帝国刚刚和你们大炎帝国打了一战,大获全胜,这是我们大乾帝国的版图,总共四百五十万平方公里。”阎厄道:“扣除掉北戎,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异族,你大炎帝国也仅仅只有七百多万平方公里了。原本天下五大王国,四个都在我大乾帝国。”

    “祝弘主,你肯定觉得这几年战乱不停,宁政陛下刚刚就位,我越国肯定民不聊生吧?非常不好意思,此时我越国海晏河清,全国粮食增长了7成,国库赋税增加了九成,前所未有的兴盛发达,我越国民众穿得前所未有之好,吃得也前所未有之好,比你当年祝弘主主政的时候不知道好了多少。”

    “还有你那个视为天上人一般的炎京祝氏?非常抱歉啊,实在太没有存在感了,因为我陛下刚刚打了大炎太子几个耳光,让他乖乖认输了,至于炎京祝氏?我们陛下眼中没有这号人的。”

    “祝弘主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等什么,你在等大炎帝国大获全胜,然后你就能够重新在陛下的面前高高再上,进行你的胜利者俯视,所以你坚强地活着,就围着那一天的到来。但是很抱歉!你已经被遗忘了,哪怕作为一个失败者,你都已经被遗忘了,就连我在您身上都找不到一个胜利者的成就感了。”

    “好好养生吧,好好等着陛下和大炎帝国的决战吧,等待着我家陛下一统天下吧。还记得陛下的话吗?有朝一日一定要让你祝弘主跪在他的面前,把祝柠献给金木聪世子做小妾?祝弘主,忘记这一句话吧,因为陛下肯定记不住了,而且你家祝柠小姐,也不配成为金木聪世子的小妾了,太高攀。”

    …………………………………………

    怒潮城不远处,天堂庄园内。

    “哥哥……”姜宁小公主怯怯道,扑闪的大眼睛充满了期待,充满了喜悦。

    她真是一点点都没有变啊,依旧还是十六岁的样子。

    沈浪见到她,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血脉相连的共鸣。

    她还是那么纯净,雪白的皮肤几乎要透明一般,完美无瑕。

    沈浪上前,一把将她抱起来,转了一个圈圈道:“小宁身体好多了。”

    “嗯。”姜宁道:“哥哥开启了那个龙盒之后,我每天在里面呆一个时辰,身体就变好了,也能在外面见太阳光了。”

    沈浪捏着她的耳朵,道:“那头上有没有长角,背后有没有长骨刺?”

    “才没有。”姜宁道:“哥哥,这里好美啊,我在这里可以做什么呀?”

    沈浪道:“你博览群书,看了很多很多书对不对?”

    姜宁点头,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比她更加博览群书的人了,几乎和镜子,祝柠等人不相上下。

    沈浪道:“那你就在这里做老师,孩子们叫姑姑。”

    一群孩子钻了出来,朝着姜宁小公主喊姑姑。

    姜宁第一眼就看到了幺幺宝贝,真的好特殊啊,完全不像是尘世间的小人儿。

    她见到天堂庄园的第一眼,就已经爱上了这里,太美了,也太自由,太温暖了。

    沈浪道:“接下来,可能会有一个人来见你,他就是我的妻弟金木聪,当然你完全不要有压力,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姜宁小公主一愕,脸蛋不由得一红,道:“相亲吗?有意思,很好玩!”

    …………………………………………

    尽管没有主动开口说过,但不管是金卓夫妻,还是沈浪都有这个念头,亲上加亲。

    所以一直等着姜宁小公主归来,而且她身体变好了,这就更好了,尽管糖尿病没有彻底痊愈,但完全已经控制住了。

    已经变瘦,而且变英俊的金木聪走了走进房间,他真的好紧张啊。

    上一次和祝柠相亲,他就已经非常紧张了,这次不知道为何更紧张。

    结果进去之后,发现了一个更更紧张的姜宁小公主。

    她……她真的长得很美,纯洁无瑕得仿佛不像是一个真人。

    然后,金木聪不知道为何,立刻就不紧张了。

    “我,我叫金木聪。”

    “我叫姜宁。”

    两个人陷入了沉默,金木聪绞尽脑汁,觉得自己是男的,所以要主动。

    “我认识你……”姜宁小公主道:“你和我哥哥合写了很多书,但斗破苍穹后面的书,都是你写的。”

    金木聪道:“你觉得写得怎么样?”

    姜宁小公主道:“没有我哥哥写得好,但是也已经非常不错了,是全新的题材,非常大胆。不过我还是喜欢更有文学性的东西,当然好看和文学性并不冲突,我讨厌那种假装深刻,拼命惨烈的文字,那不是深刻,只是撕开读者的内心恐惧而已。”

    “对,对,对,我也这么觉得。”金木聪道:“真正好的文学,应该是在非常正常,真实的人生氛围中……”

    顿时间,两个人交流得毫无障碍,完全像是十几年不见的朋友一般。

    整整一聊,就是两三个时辰。

    “哎呀,时间到了。”金木聪依依不舍道:“我,我得回去了,因为我只请了半天假。”

    姜宁小公主道:“那真可惜,下次有空的时候,你一定记得来找我啊。”

    金木聪拼命点头。

    姜宁小公主道:“对了,你今后再也不写书了吗?”

    金木聪道:“我太忙了,接下来十几二十年内,都没有时间写书了。”

    姜宁小公主道:“要不然这样,你有什么想法就告诉我,我来写怎么样?反正我有大把的时间。”

    “好啊,好啊……”金木聪高兴道。

    …………………………………………

    回到怒潮城大城堡后,金木聪又陷入了忙碌的工作之中,一直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才有些许的闲暇。

    公爵夫人苏佩佩问道:“胖子,相亲怎么样?我听说非常非常好,你们无话不谈,整整聊了几个时辰,你姐夫是不好意思问,他也想要亲上加亲的。”

    金木聪沉默了片刻道:“小宁非常完美,她像是一个完全没有受过任何污染的人,纯洁无瑕。她大概会是我书中最完美的女主角。”

    苏佩佩皱眉道:“说人话。”

    金木聪道:“她太完美了,而且她所有的发育到十六岁就截然而至,所以她虽然非常聪明,但她的内心还是一个孩子。我以后有空就会去找她玩,我们要一起写书。但是我不能娶她。”

    苏佩佩大声道:“为什么啊?你姐夫一心想着要亲上加亲,他多疼你啊,这些年没有给定亲,就是一心想要将小宁儿许配给你,你说小宁儿这也好那也好,难道你们两成亲了,会不幸福吗?”

    金木聪道:“也不是幸福,但总之我不能娶她,如果你们要我们成亲,她也会答应,也不会不快乐,但是……在她内心中,就是想要成为一个无忧无虑的人,我……我不能破坏她的美好内心。”

    苏佩佩眼圈发红了,哭道:“那难道你一辈子都不成亲吗?你要让我们金家断后吗?”

    金木聪道:“母亲,你放心吧,我会成婚的。我听您和父亲的安排,给我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大小姐就可以了,记住一定要美,身材一定要好,性格不能太温柔,最好泼辣一些,而且必要的时候还能揍我一两下。当然了,最好能大方一些,因为我接下来可能还要娶祝柠为小妾。”

    呃?!

    苏佩佩完全惊呆了,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个儿子?

    你爹这么老实,而你看起来比你爹还老实,怎么现在显得那么渣男的样子呢?你,你跟你姐夫学的?但是你姐夫他多帅啊?

    金木聪道:“娘,你这么看我干什么?我也是最近才认清自己真面目的,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您赶紧安排吧,最好在一个月时间内,就让我不断相亲,然后搞定我的婚事。当然有一点啊,以后小宁就是我妹妹,我会三天两头去找她的,可能会讨论文学到半夜,我娶的这个娘子可不能在这方面吃醋?不,吃醋可以,但不能撒泼。”

    “娘,娘,你做什么?”金木聪发现母亲去那木杖。

    “打你。”苏佩佩道。

    然后,二话不说对着金木聪就是噼里啪啦一顿打。

    金木聪道:“为什么啊?为什么打我啊?”

    苏佩佩道:“谁让你仿佛一夜之间就成熟了,我一点点思想准备都没有,你之前痴肥愚蠢的时候多可爱?”

    接着,苏佩佩又是一顿打,金木聪无语凝咽。

    ……………………………………

    “哥……”

    沈浪终于再一次见到了云梦泽,整整老了二十岁都不止,头发白了一半,而且已经坐在轮椅上了,因为双腿被打骨折了,但是骨子里面的风流倜傥气质依旧在,脸上永远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

    他身后,有一个女人推着他的轮椅,边上还站着一个十来岁的孩子。

    这个女人倒是很美,难以想象的美。

    “贤弟,这……这是你嫂子,苏玫。”云梦泽尴尬道。

    沈浪惊愕,道:“这……这就是苏玫?”

    这两人的往事实在太尴尬了,苏玫是炎京一位侯爵的女儿,已经订婚了,要嫁给晋国的一个公爵之子,结果云梦泽一不下心勾搭上了她,两人玉成好事。

    当然,云梦泽就只当作是一夜春风而已,但那个女人回家之后直接悔婚,说自己跟云梦泽已经私定终身,啥事情都办过了,早已经不清白了。

    顿时,苏氏家族名声大臭,晋国的那个公爵家族也勃然大怒,把官司打到了炎京来。

    苏玫家族先在皇帝面前告了云梦泽一状,然后派人打砸了云梦泽的家族。

    这个苏玫也泼辣,直接住进了云梦泽家里,一副生米已成熟饭,你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的架势。

    结果,云梦泽这个渣男直接跑了,调到了天越城做帝国大使。

    苏玫就把云梦泽家砸了一遍,还放火烧云梦泽的宅子,把云梦泽的家人揍了一遍,然后气呼呼地离开了,号称再一次见到云梦泽,要打断他的双腿,并且将他阉割,为民除害。

    然后,这个苏玫也彻底消失在所有人视野之内。但她离开苏家的时候,已经怀有身孕了,自己一个人把儿子生了下来。

    云梦泽被捕下狱的时候,也只有她敢去探望。

    “哥,你的腿是嫂子打断的?”沈浪小心翼翼道。

    云梦这尴尬道:“不是,不是。”

    苏玫道:“等我要去打断的时候已经晚了,他的腿已经被大炎帝国打断了。陛下我跟你讲,这都是他的报应,之前他祸害了这么多女人,现在瘫在轮椅内就乖了吧。”

    这个女人还真是泼辣,但望向云梦泽的目光却充满了无限的爱恋。

    “哥啊,我瞧你也不是当官的料子,你读书也多,字写得好,琴谈得好,画也画得好,从今以后你就在这天堂庄园内,教孩子们弹琴画画吧。”沈浪道。

    云梦泽点头道:“好,好。”

    然后,他欲言又止。

    沈浪道:“哥,这个真没有。”

    苏玫疑惑道:“你们两人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她当然不会懂两个渣男的眼神。

    云梦泽问这怒京有没有青/楼之类的东西?沈浪非常抱歉,表示没有。

    两个人再一次见面,依旧是知己。

    沈浪没有说抱歉,云梦泽也叩首说什么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而就在此时,外面海拉冲了进来。

    “弟弟,有信,弟妹的信。”

    沈浪一愕,然后飞快冲了过去,一把将信拿了过来,打开。

    果然是木兰宝贝的字迹,而且第一行就非常急促。

    “夫君,快来,快来,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

    注:前天睡得不错,我就飘了,结果昨晚失眠魔头就来了,一直早上六点才勉强睡着,所以这一章更新晚了,対不起!我去躺着歇一会儿,准备下一章的写作,那我还能求月票吗?给诸位恩公鞠躬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