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无耻沈浪!大炎皇帝妥协!(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其实不需要姬璇公主来汇报,大炎太子已经知道了,因为通天寺那边肯定是先向炎京汇报,然后再向姬璇公主汇报的。

    当然一开始或许还抱有一点点期望,比如沈浪把怒潮城唯一库存的龙之悔发射掉了。

    因为实在是让人不敢置信,凭什么啊?大炎帝国几千名学士用了十几二十年时间,都不能破解姜氏龙之悔,而且直接断定,姜氏归姜氏,姬氏归姬氏,这一切权限都是天生的,根本无法破解。

    但是几个时辰之前,沈浪发射了第二枚超级龙之悔,彻底灭掉了梁国的五万人。

    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沈浪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告诉炎京,我发射的就是姬氏的龙之悔。

    一旦姬氏的超级龙之悔被破解,超级龙之力被破解,那意味着超声波飞行兽也全部被破解了。因为那玩意是大炎帝国学士改造的噩梦石装置,大炎帝国太子不觉得他们能够难得住沈浪。

    这样一来,沈浪一下子拥有了顶级空军,拥有了超远程战略打击。最可笑的是这一切都是大炎帝国给的。

    当然了,大炎帝国超级龙之悔的数量还是超过了沈浪,但是这有意义吗?如今沈浪手中还有四十九枚超级龙之悔,加上他原本自己的那一枚,总共是五十枚。

    靠这五十枚想要灭大炎帝国当然是白日做梦,但是作为战略威慑,完全足够了。

    你大炎帝国不管从哪里出兵,一枚龙之悔砸下来,还打个屁啊。

    现在对于炎京来说,还有一点非常恶心。沈浪可以随时随地拦截大炎帝国的龙之悔攻击,因为他是靠人肉拦截的。

    大炎帝国也能拦截龙之悔,但靠的是上古拦截装置,虽然整整有十几具,但那毕竟是固定的。

    非常被动啊,更更恶心的是,你一旦发射了超级龙之悔,不但会被拦截,而且还会被缴获。

    姬璇公主道:“兄长,接下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退兵了!

    但就这么退兵的话,真正的颜面全失。

    天下人如何看他这个大炎太子?怒潮城之战刚刚吃了大亏,本来还要报复来着,结果大军还没有杀入乾国境内,就被人揍回来了,这还是大炎帝国吗?这还是东方世界霸主吗?

    之前灭浮屠山的威风,瞬间被灭得干干净净了。

    而且皇帝陛下正在闭关,这几年都是太子殿下在理事,很多人就会认为,太子殿下果然是不行啊,瞧瞧这几年时间,沈浪崛起得多快,都是太子无能啊,这样的太子殿下还有什么资格继承大炎帝国江山啊。

    大炎太子心中知道应该怎么办,但是这个命令他无法下达,完全咽不下这口气。

    咽不下这口气?这种事情放在纨绔子弟身上是很正常的,但大炎太子也快五十岁的人,而且还身负社稷,这样不幼稚吗?

    还真不是,作为真正的皇室贵胄,这位太子能够容忍赢无冥,却忍不了沈浪。

    因为赢无冥再怎么折腾,毕竟姓赢,而且乱臣贼子的名声永远洗不掉。而沈浪姓姜啊,从上古时代,姜姬两姓就是并列的,天下最贵。

    姬璇公主道:“兄长,要不要去见父皇?”

    大炎太子摇了摇头道:“不能去见,这个决定只能我来做,不能把父皇扯进来。”

    姬璇公主道:“那,现在退兵?”

    大炎太子道:“封锁所有消息,就说这两次大爆炸是因为我大炎帝国在实验新型武器。封住通天寺的嘴,封住梁国的嘴,我们这次新式武器的实验,没有造成任何伤亡。”

    姬璇公主道:“天下不会相信的。”

    大炎太子道:“说不说是我们的事,信不信是他们的事情。”

    姬璇公主道:“是。”

    大炎太子道:“大军原地驻守,保持对乾国的威慑。另外炎京这边大军要继续集结,而且是真正的百万大军,做出一副大山压顶的架势。不能表现出我们被吓坏了,不敢前进,而是要做出前军止步,等待主力大军跟上的架势。”

    姬璇公主道:“是。”

    大炎太子道:“让廉亲王出发,前往乾京,跟沈浪谈判吧。”

    姬璇公主道:“谈到什么地步?答应什么条件?”

    大炎太子道:“就瞎谈,就拖着,谈个一年半载再说。”

    姬璇公主明白了,太子皇兄的意思非常清楚,就是拖时间,但绝不妥协。一直拖到父皇出关,到那个时候天下乾坤,瞬间而定,一切魑魅魍魉全部灰飞烟灭。

    什么怒潮城,什么沈浪新武器,什么上古文明和科技文明的结合,什么拦截龙之悔,全部都废了,一旦父皇出关,就意味着掌握了这个世界的终极力量。

    “去吧。”大炎太子道:“廉亲王去谈,他拖不下去的话,就你亲自去谈。”

    “是!”姬璇公主道。

    ………………

    随着炎京旨意下达,二十几万秘密军团立刻停止脚步,原地驻守,继续从三个方向保持对乾国的威胁和震慑。

    然后炎京这边决战的呼声反而越来越高,之前所谓的百万大军集结还是假的,而这一次就玩真的了,不计其数的军团从四面八方赶来。

    仿佛又要上演半个世界的军队围攻乾国的大戏。

    然而廉亲王却秘密从大军中消失了,出现在乾京王宫之内。

    ………………

    “廉亲王,最近我们见面得有些频繁啊。”矜君笑道,言语中带着讽刺。

    年轻的廉亲王心中超级不爽,之前来乾京也好,去浮屠山也好,他是凶狠而又强势的,仿佛掌握了乾坤之力。

    而这一次,太窝囊了。

    所以,一切外交都建立在国力之上,建立在胜负之上。

    廉亲王道:“矜君,你是要继续揶揄我?还是开始谈判呢?”

    矜君道:“廉亲王,我家陛下交代了我几句话,我来和你讲一讲啊。”

    廉亲王皱眉,他原本是打算直接用拖字诀的,先谈乾国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归属问题,在大赢王国这四个字上就可以谈个一年半载没有结果。等双方谈得精疲力尽之后,再假装妥协,勉强答应不用武力问题解决乾国问题。

    至于退兵?那就是一年之后再谈了。反正大炎帝国强大无比,大军集结个一年半载也能支撑。

    关于承认大乾帝国?承认沈浪这个大乾帝主?签订停战协定?

    那就不要做梦了,谈个三五年都不会有结果的。

    矜君道:“陛下说,炎京肯定是打算用拖字诀的,不会开始正式谈判。光大赢王国四个字,就准备谈上一年,为了节省双方的时间,我家陛下就直接下最后通牒了。”

    “第一,大炎帝国立刻退兵,期限是十天。我大乾帝国边境线一千里内,不能超过五万大军。”

    “第二,大炎立刻和大乾帝国签订停战协定。”

    “第三,大炎帝国必须昭告天下,承认乾国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属于大乾帝国。”

    “第四,大炎帝国必须无条件释放姜宁公主,也就是我家陛下的姐姐,也就是你们口中的姬宁小公主。”

    “第五,大炎帝国必须无条件释放我家陛下的义兄,云梦泽。”

    矜君说完之后,直接把一张纸递了过去,道:“这上面都写着呢,廉亲王这就去炎京,交给大炎太子签字吧。”

    顿时廉亲王要气疯了,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这还是谈判吗?你沈浪太嚣张了,你把我大炎帝国当成了什么?战败国吗?

    就此时,我大炎帝国还是东方世界的霸主,还是远远比你大乾强大得多得多。

    矜君叹息道:“廉亲王,其实这些条件一点都不过分,我家陛下甚至都没有让你们承认大乾帝国这四个字,也没有让你们承认大乾帝主。”

    廉亲王寒声道:“如果我们不答应呢?沈浪陛下打算怎么做?难道直接朝着我们的军队发射龙之悔吗?他是觉得我们大炎帝国没有龙之悔吗?他是觉得我们不敢把龙之悔射向吴楚越三国的王都吗?别忘记了,我们的龙之悔远远比你们多。”

    矜君叹息道:“比狠是吗?没错,沈浪陛下分身乏术,我们的龙之悔也没有你们那么多,陛下最多只能保住怒潮城不受龙之悔攻击,一旦你们同时攻击楚国,吴国,越国,乾京,那我们完全没有办法,最多只能龙之悔反击,大家就互射龙之悔,互相毁灭。反正你们灭不了怒潮城,我们也灭不了炎京。”

    廉亲王道:“只怕沈浪陛下的五十枚龙之悔,不够对等报复。”

    矜君冷笑道:“那我想请问炎京,你们承认大乾帝国了吗?”

    廉亲王道:“当然没有,这个世界上只有大乾王国,没有什么大乾帝国。”

    矜君道:“也就是说,在炎京的官方态度中,吴楚越乾四国,都依旧属于大炎王朝了?”

    廉亲王道:“当然,整个东方世界只有一个帝国,那就是大炎帝国,只有一个王朝,那就是大炎王朝。”

    矜君道:“那你们炎京真牛逼啊,朝着自己的国土上扔龙之悔。”

    这话一出,廉亲王面孔一阵抽搐。

    这一点炎京永远绕不过去的,你想要宣布吴楚越三国为敌境?那就必须承认大乾帝国。

    你若不承认大乾帝国,那吴楚越乾四国就是大炎王朝的诸侯国,你出兵平叛可以,你直接扔龙之悔?那你大炎帝国的正统还要不要了?

    矜君那句话说得再对没有了,你大炎帝国真牛逼啊,朝着自己的国土扔龙之悔。

    但沈浪就不一样了。

    我大乾帝国现在只有五个诸侯王国,吴、楚、越、羌,南。

    除了这四百五十万平方公里之外,剩下的就都是敌国了。如今东方世界可没有什么核不扩散条约,当然龙之悔也不是核弹,也就是说大乾帝国是有名义扔龙之悔的,但大炎帝国没有。当然了,这也仅仅只是口头威胁而已,沈浪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伤害过平民,哪怕是敌国的平民。

    廉亲王道:“我们扔龙之悔,一定要用大炎帝国的名义吗?”

    矜君道:“不用大炎帝国的名义?难道用我大乾帝国的名义往楚王都头上扔龙之悔,然后再污蔑是我大乾帝国扔的,这个世界虽然很荒诞,但如果荒诞到这个地步的话?那所谓的大炎帝国正统也荡然无存了。”

    廉亲王寒声道:“我大炎帝国讲究正统,难道沈浪的大乾就不讲究正统了吗?他若肆无忌惮地朝着大炎王朝扔龙之悔,那未来他如何统一天下?如何成为所谓的东方之主?”

    这位年轻的廉亲王还真是大胆啊,什么话都敢讲。

    矜君叹息道:“这事情坏就坏在这里了,我家陛下压根就不想成为东方之主,更没有想要统一天下,他唯一的目标就是天下无仇。”

    廉亲王心中忍不住一句艹!

    这就是关键所在了,大炎帝国要统一天下,要掌握大义。

    但沈浪完全不在乎,他的目标是天下无仇,他又不在乎这些国家的民心,也不在乎大义?

    但大炎帝国却不能这样,他可以朝着怒潮城扔龙之悔,因为那是海外之地,基本上从来都不属于大炎王朝,那上面每个人都是外人,都是敌人。

    他也可以朝浮屠山扔龙之悔,因为那里没有一个平民,那是超脱势力。

    但你如果敢朝吴楚越三国任何一个城池扔龙之悔的话?

    那什么民心,什么大义,统统都完蛋了。毕竟大炎王朝的官方地图上,这些国家都是属于大炎王朝。

    当然,沙蛮族和羌国倒是不在大炎帝国版图内,但是这两个地方,你大炎帝国龙之悔随便扔啊,我沈浪一点都不心疼。

    沙蛮族地广人稀,你一支龙之悔扔下去,能炸死一千人我算你赢。最关键的是,沙蛮族当时被祝红雪杀得差不多了,现在已经不存在完整的势力了,根本就是蛮荒之地。

    至于羌国?欢迎你去炸,阿鲁娜娜还没有接收羌国呢,那里现在还是叛逆的地盘。

    矜君道:“廉亲王,回去吧,我家陛下给的时间不多,仅仅只有十天。十天之内,如果你们还不退兵,还不妥协的话,那下一枚龙之悔就要落在大晋王国的军队头上了。”

    几千里之外的晋王如果听得见的话,肯定勃然大怒,我……艹,凭什么啊?

    你沈浪的龙之悔不扔在诛天阁头上,也不扔大炎帝国军团头上,扔我大晋的军队头上?我的军队还没有杀入乾国呢,你沈浪继位以来,我大晋王国还没有在你头上占过便宜吧?

    矜君挥手道:“廉亲王,我忙得很,你这就回去吧,回去吧……”

    廉亲王咬牙切齿,拿着薄薄的一张纸,骑上了超声波飞行兽,朝着炎京飞去了。

    ………………………………

    一天之后!

    大炎太子拿着这张纸,仔仔细细看着上面的五个条件,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廉亲王啊廉亲王,让我你拖个一年半载,结果你一天就回来了?

    “殿下,还有九天,沈浪就要朝大晋王国头上扔龙之悔了。”廉亲王道:“他说了,如果大炎帝国足够牛逼的话,就朝着吴楚越乾四国扔龙之悔吧,随便!”

    流氓,恶棍,混蛋!

    大炎太子站在地图面前,这是大炎王朝的版图,上面清清楚楚,吴楚越乾四国都在这张地图上呢,而且在任何官方文件中,吴楚越乾四王国也都是大炎王朝的诸侯国。

    你往这四国任何一个城池扔龙之悔,就等于朝自己领土扔。

    而且在大炎王朝官方地图中,现在的乾国还是属于赢氏的呢,沈浪所谓的大乾王国,仅仅只有一个雷洲群岛而已,那才是真正的敌境。

    大炎太子找遍了整个地图,硬是找不到一个可以让他扔龙之悔的地方。

    廉亲王道:“沈浪还说,如果想要朝羌国,或者沙蛮族扔龙之悔,他就更欢迎了。”

    大炎太子咬牙切齿,那两个鬼地方是不毛之地,扔龙之悔有个屁用。

    凭什么?沈浪就可以随心所欲?而孤就要束手束脚?

    当然了,大炎帝国不是没有扔过龙之悔,比如上一次为了震慑赢广,炎京就朝还露城发射龙之悔了,然后栽赃到沈浪的头上。

    但那毕竟是不毛之地啊,只是一个沙漠绿洲,压根没什么人的,灭了也就灭了。

    而且如果真到了关键时刻,那也就不管什么大义不大义,不管什么楚王都,吴王都,越王都,龙之悔随便往下砸,只要能够达到目的,哪管他什么平民不平民的?

    但现在……到了关键时刻了吗?没有!一切只是斗气而已!

    最关键的是,一旦沈浪真的再一次朝大晋王国头上扔龙之悔,大炎一定要报复,一咬牙真的朝越国境内发射了龙之悔,那沈浪一定会毫不犹豫朝着大炎帝国境内发射龙之悔。

    双方就开始疯狂互射龙之悔。

    那样谁的损失大?

    当然是炎京,不管是名义上的损失,还是实际上的损失,都是炎京更大。

    沈浪的重心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怒潮城,剩下其他区域对于沈浪来说,有名义上的价值,但是却没有多大的实际价值。

    好,假设大炎帝国真的朝越国王都扔了龙之悔,炸死了十几万平民。

    然后呢?越国人就会因为害怕而背叛沈浪了吗?不会吧,反而会更加同仇敌忾,团结在沈浪麾下,和大炎帝国不死不休。

    此时,廉亲王叹息道:“殿下,我们是穿鞋的,沈浪是光脚的,这个世界上,光脚不怕穿鞋的。”

    廉亲王这句话真是道清了真理。

    接下来该怎么办?沈浪这个疯子,说扔龙之悔,一定会扔的,而且大晋王国和姜氏也可谓是仇深似海了,沈浪心中大概恨不得直接朝晋国王都直接扔龙之悔吧。

    “既然知道九天之后,沈浪要朝晋国大军扔龙之悔,有没有可能对他进行围捕?”大炎太子道:“出动所有高手,在空中包围沈浪,将他捕获?”

    姬璇公主来到地图面前道:“皇兄,大晋王国的军队驻守在这几个区域内,本面积就已经很大,而超级龙之悔的射程在五百里左右,也就是说沈浪出现的范围可能在十几万平方公里内的任何一个点,我们需要多少空中军团才能在搜捕十几万平方公里?而且他现在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了,他的能量漩涡攻击,几乎没有什么人能够抵挡。”

    大炎太子这话刚刚说出口,立刻也觉得荒谬。想要在十几万平方公里的空域进行包围?那完全是异想天开了。

    没错,四只变异超声波巨兽体形很大,吊着超级龙之力的话,就更加显眼了。

    但那是在一万九千米的高空,随便藏在某个云层里面,你就算找到死也找不到,比大海捞针还要难。

    而就在此时,空气中响起了一阵叹息声。

    沉寂了几年的皇帝陛下,终于出声了:“太子,过来吧。”

    大炎太子身体猛地一颤,然后朝着禁忌之塔走了去。

    ………………

    禁忌之塔是绝对的禁地,除了皇帝陛下之外,任何人不得进入,包括太子也不例外。

    所以,他直接在外面跪了下来。

    “父皇,儿臣让您失望了。”

    大炎皇帝叹息道:“对,你是让我失望了。但我失望的并不是怒潮城之战的失利,在这一点上你没有做错什么,沈浪能够破解我姬氏龙之悔,那是他厉害,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敌人的弱小上。”

    “太子,我对你的失望是这几天,你当断不断。沈浪破解了姬氏龙之悔,拥有了超远程战略打击的能力后,这一次博弈你就已经输了,为何还要拖延?”

    大炎太子道:“儿臣可以输,但大炎帝国不能输。儿臣的颜面可以丢,但大炎帝国的颜面不能丢。一旦向沈浪妥协,签订了停战协定,那我大炎威严何存?儿臣是这样想的,一直拖下去,拖到父皇出关,掌握终极力量,轻而易举将沈浪,还有他的怒潮城,还有所有的敌人,都轻而易举从这个世界上抹去,那从头到尾我大炎帝国都没有输过。”

    大炎皇帝又轻轻叹息一声。

    “太子,姜离死了之后,我大炎帝国独霸天下,也让你目空一切了,把颜面看得大过于天,口口声声大炎帝国威严不可侵犯。”大炎皇帝道:“这话是说给别人听的,你自己为何也要当真呢?面子……面子?你可知道当年姜离如日中天的时候,我大炎帝国妥协了多少次吗?姜离灭掉十几个国家,而那些国家也都是我大炎王朝的诸侯国,那个时候我不比你此时丢脸十倍,一百倍啊?”

    “当年姜离说大劫寺是天下邪祟,登高一呼,率领几大超脱势力组成的武道军团,去讨伐大劫宫,连诛天阁都去了,那个时候我颜面又何存?”

    “当年梁国国君刚刚来我炎京哭求,三天之后,姜离就把梁国灭了,并且直接吞并,那个时候我又颜面何存?”

    “论丢脸,你此时有我当年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吗?”

    “沈浪现在是气势惊人,当时哪里比得上姜离当年?那才是真正的天上烈日,帝王之气,整个天下都人心所向,甚至炎京之内都有人偷偷向姜离投诚,将祝氏都偷偷派人去了那边。”

    “当年姜离何止是对我打脸?简直是把我的脸皮彻底撕了下来,整个天下都在说他才是东方人皇。但结果呢?他死了,我赢了,我成为了至高无上的皇帝,此时天下间可有一个人觉得我当年丢脸吗?他们只会觉得我深不可测,神龙见首不见尾。”

    “一时之间的得失又算得了什么?你明明都知道我要出关了,我马上就要掌握终极力量了,马上就要横扫宇内,为何还要对眼前的颜面斤斤计较?你这个太子过去几十年就是做得太安稳了,太花团锦簇了。”

    大炎太子叩首道:“父皇,儿臣还有另外一个想法。若能将沈浪拖住,他就没有精力,也没有时间去做别的事情了。届时父皇掌握的终极力量,就是独一无二。”

    他并没有被皇帝的呵斥吓住,立刻瑟瑟发抖,叩首请罪,而是依旧坚持说出自己的观点,这一点倒是让皇帝很欣慰。

    太子爱面子,太正常了,因为他是坐天下之人,没有吃过苦,所以当然体面。

    而他大炎皇帝虽然也继承的皇位,但他一直和姜离斗得你死我活,甚至差一点失去了皇位,也绝对算得上是打天下之主,对于所谓的颜面也就看淡一些,历史上那些开国的君主,哪一个没有受过挫折和耻辱?

    “皇儿啊?沈浪都开了哪些条件?”皇帝问道。

    大炎太子将沈浪的五个条件全部读了出来。

    皇帝道:“倒是不过分,沈浪很务实,这点你要向他学。”

    大炎太子一愕,这条件还不过分?在他看来已经非常苛刻了,简直是在大炎帝国的脸上扒皮。

    “答应他。”皇帝道:“他提出来的五个条件,除了第二条之外,全部答应他。”

    大炎太子一愕,第二条是停战协定,在他看来反而是最不重要的。

    第一条退兵,而且大炎帝国军队不得靠近乾国边境一千里内超过五万人,这一条很耻辱,竟然答应?

    第三条,大炎帝国昭告天下,承认乾国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属于沈浪。

    第四条和第五条,释放姬宁小公主,释放云梦泽,这虽然是小事,但也未免太被动耻辱了。

    皇帝道:“这是旨意,不得违逆。”

    大炎太子叩首道:“儿臣,遵旨!”

    ………………

    注:又想不出求月票之语了,依旧叩首,无比恭敬地说一声,诸位大人,俺要!

    谢谢书友141216192128672,小星星贼帅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