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浮屠山彻底毁灭!逆天任盈盈(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沈浪脑子陷入了某种沉思,那就是他来浮屠山究竟是为了什么?

    只有一个答案,杀死任宗主。因为浮屠山就在楚乾之间,沈浪一定要防止背腹受敌,关键时刻任宗主来一个背刺。

    事实上沈浪之前就担心,赢广死了之后,任宗主会不会重新和大炎帝国妥协,甚至勾结?

    按道理说这是完全有可能的,然而没有想到他来到浮屠山之后,局面竟然是这样发展的,那么的离奇复杂。

    又是效忠大典,又是浮屠山变成了浮屠宫,又是完全合并入大乾帝国。

    乱花渐欲迷人眼!这句话说得再对没有了,那么这个时候沈浪就要扪心拷问自己的内心。

    你的初心是什么?你的目的是什么?天下无仇!

    将任完我这个名字从仇人名单彻底抹去,既然这个目标已经实现了,那就是成功的,其他的一切就已经不太重要了。

    此时沈浪目光望向了眼前这个姬公主,她还从来都没有正面打过交道。按说此人的关系和沈浪应该还是很亲密的,毕竟她曾经可是姜离陛下的未婚妻,姜离也应该是她一生唯一的爱人吧,而且她也是任盈盈的母亲,切不管是不是她生的,但婴儿的时候总是她养的吧。

    所以沈浪对她是没有敌意的。

    但是冈一的意图也很简单,沈浪要杀任宗主,而且还要脱身,甚至还要得到浮屠山的效忠。

    这样一来,杀人的罪名就不能落在沈浪的头上,必须需要一个人出来顶雷,那个人就是任宗主之妻姬公主。

    此时,正是整个浮屠山人心最最散乱,最最复杂的时候。

    所以按照道理来说,沈浪应该挥舞为任宗主报仇雪恨的旗帜,号召浮屠斩杀姬公主,为任完我复仇,当场将她碎尸万段。

    然后登高一呼,得到整个浮屠山的顺从效忠。

    但是,沈浪做不出这么LOW的事情,而且杀任宗主他也有份的。

    “沈浪陛下,我杀了你大乾帝国的太师任完我,你意如何呢?”姬公主再一次寒声问道。

    沈浪目光一眯起,对方言语中竟是充满了敌意,刻骨铭心的敌意。

    她的敌意从何而来?当然不是因为沈浪,而是因为姜离了。因爱生恨?这很正常,因为姜离可是对她退婚了,所以她才会嫁给任完我这个畜生。

    沈浪道:“来人,将任夫人拿下?”

    不管怎么样?浮屠山都已经成为了浮屠行宫,沈浪成为了这里的最高君主,姬公主都是杀任完我的凶手,先拿下总是没有错的。

    随着沈浪一声令下,顿时上百名特种武士蠢蠢欲动,直接就要上前拿人。

    “慢!”忽然,有一个人喊道。

    此人便是浮屠山长老之一,林妙堂。

    就是曾经对对沈浪心怀怨怼,然后差点被任宗主斩首,结果沈浪下旨饶过,被杖责九十的那个。

    他直接来到任宗主的尸体面前,辨认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摇头道:“不,此人不是任宗主。”

    靠,你这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你检查这么仔细,他是不是任宗主,会不知道?

    “此人是任宗主的替身。”林妙堂道:“任宗主之前说得清清楚楚,他要进行闭关,驱逐体内的黑雾,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任宗主的替身不安分守己,试图出来兴风作浪,结果被任夫人所杀,对吗?”

    林妙堂目光望向了姬公主,再一次道:“任夫人,是这么回事吗?几十年前您大脑受损,昏迷不醒,宗主想尽了一切办法,消耗了无数的内力,无数次想要救您。这次他要进入长期闭关,所以冒险用可怕的上古典籍将您救醒,而他自己却陷入了危险之中,是吗?”

    姬公主眼眸一转,缓缓道:“对,是这么回事。”

    林妙堂道:“任宗主之前说过,他自觉得时间不多了,所以进入闭关。不信我带着你们去见他,夫人您带着我们去见他。”

    姬公主犹豫了几秒钟,然后跟着林妙堂一起离开了浮屠宫,朝着山下的秘密洞穴走去。

    一批人走了,而另外一批人却没有走,留在了原地。

    一个是任天啸,还有一个是吴绝,还有几百名特种武士。

    吴绝道:“陛下,接下来怎么办?”

    沈浪眯起眼睛,望向这个吴绝,望向了任天啸。

    眼下这个局面已经很有意思了,太有意思了。

    眼前这个死的人就是任宗主,几乎所有浮屠山高层都清清楚楚,虽然一开始看不大出来,因为被割得没有人样了,但是仔细辨认后还是完全确定的。

    至少,任天啸此时就跪在了任完我的面前,抱着他的头颅发呆,眼圈已经完全通红了。

    吴绝道:“陛下,眼前这个局面已经非常诡异,林妙堂等人是要洗去姬公主的杀人罪名。宗主已经死了,所以他们的心也变了,他们想要通过姬公主去投靠大炎帝国。”

    沈浪道:“吴绝,你怎么想?”

    吴绝叩首道:“臣之心,从未变过。不管任宗主有什么想法,臣之心都愿意效忠于陛下。”

    沈浪忽然道:“你……见过任宗主胸口上的那诡异的腐朽伤口?”

    吴绝沉默了片刻,然后躬身道:“是,臣见过。”

    沈浪目光望向任天啸道:“你……怎么想?”

    任天啸道:“我什么都不想,我什么都不想,叔父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吴绝道:“陛下,我们要快,要快!否则等他们形成势头就来不及了,宗主一死,就无人能够压制浮屠山群雄。”

    沈浪道:“你们二人,跟我来,为我护法。”

    接着沈浪快速地朝着自己的寝宫飞奔而去,上一次他救醒任盈盈还没有开始,就受到了任宗主的袭击。

    这一次,必须抓紧紧迫的时间,立刻去拯救唤醒任盈盈,因为任盈盈才算是浮屠山的真正继承人。

    ………………

    然而等到沈浪冲到寝宫的时候,却发现任盈盈已经消失了,还有那个上古龙盒也消失了,大宦官云海扛着一个箱子,正在飞快狂奔,龙盒里面就是昏迷不醒的任盈盈。

    吴绝和任天啸见之,二话不说闪电一般冲了上去,转眼之间将他追上了。

    大宦官云海放下了龙盒,将利剑横在里面任盈盈的脖子上,寒声道:“沈浪陛下,不要逼我。”

    沈浪冷笑道:“真不愧是姬公主带来的人啊,现在已经迫不及待要向她效忠了。”

    大宦官云海道:“不,奴婢只向赢者效忠。”

    然后,他将利剑往任盈盈脖子地下压了压,轻轻切开了一个血口,缓缓道:“沈浪陛下,您走吧,再留下来就有杀身之祸了。这段时间任宗主想尽一切办法要神化您的地位,要让您成为这里的主人,但是时间太短了,任宗主一死,他们就要反噬了。我毕竟侍候过您半个月,当真是不希望和您撕破脸皮,更不愿意亲手斩下任盈盈公主的头颅。”

    哈哈哈,这个浮屠山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真的像是地狱中唱大戏,任宗主还活着的时候,压制着所有人不敢动弹,老老实实唱戏,让戴什么面具就戴什么面具。任宗主死了之后,每一个人都露出了狰狞的面孔,要么是厉鬼,要么是恶魔。

    瞬间就把面具扔在一边,彻底不演了,严肃神圣的浮屠行宫,转眼之间又变成了浮屠山。

    大宦官云海道:“沈浪陛下,您还没有看出来吗?大家都不信任你,也不信任大乾帝国,任宗主一死,所有人都要去巴结更粗的大腿了,而这个世界还有比大炎帝国更粗的腿吗?任夫人就是大炎帝国的长公主,所以她明明杀了任宗主,大家却拼命为她推脱罪行,说她杀的人是替身。”

    “你们全部让开,再往前一步,我就杀了任盈盈公主。”大宦官云海狰狞道,我倒要看看是你们的剑快,还是我的剑更快。

    “沈浪陛下,走吧,走吧,否则就要死在这里了,甚至被碎尸万段也说不定,哈哈哈!这段时间您的陛下瘾也过够了。”

    大宦官云海,一边抓着任盈盈的头发,一边往后退。

    任天啸直接朝着沈浪望来,询问他怎么办?这个人一直都是这样的,脑子简单,之前完全服从任宗主,任宗主死了之后,他竟然本能要去服从沈浪。

    沈浪冷笑,他之前就说过,拯救任盈盈的过程非常简单。

    用《活死人经》的精神术,构建出十几万个精神点组成的精神程序,然后猛地释放,瞬间激活任盈盈的十几万神经元。

    沈浪闭上了眼睛,开始在脑子里面构建。

    十个,百个,一千个,一万个,十五万个!十五万个精神力点,形成了一个精神漩涡状。

    “出!”

    随着沈浪一声令下,一道光影猛地疾射而出,看上去和能量漩涡非常想死啊。

    大宦官云海一惊,他还以为是沈浪向他释放了能量漩涡攻击呢,本能地举起任盈盈公主做挡箭牌。

    “嗖……”那个精神漩涡猛地钻入了任盈盈的大脑之内。

    然后,静静无息,没有任何反应。

    所有人惊愕,包括云海大宦官,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他再一次将利剑顶在任盈盈公主的脖子上,拖着她的头发,飞快后退,寒声道:“不要逼我,也不要有小动作,否则我立刻杀了她,杀了她……”

    而在这个时候,任盈盈公主醒了过来。

    刹那间,完全无法形容这一幕。

    她的眼眸,猛地闪过一道光华,无比亮硕惊人。

    无比凶残,无比威猛,让人战栗。

    然后,她缓缓扭过头,直接一百八十度望着云海,喉咙地下发出了咆哮,整个地面都在颤抖。

    大宦官云海完全惊呆了,因为任盈盈真的是一百八十度转头,背对着他的同时,也面对着他。

    “我杀了你……”大宦官云海猛地一割,瞬间就把任盈盈的脖子切开了一个巨大的裂口,几乎将半根脖子都切断了。

    任天啸一阵惊呼,爆吼道:“我杀了你,杀了你……”

    然后,他闪电一般朝着大宦官云海冲去。

    然而下一秒钟,他完全惊呆了,因为任盈盈被割开的喉咙,瞬间恢复如初,没有半点伤痕。

    接着,任盈盈抓过了大宦官云海的剑,轻轻一捏。

    那坚韧无比的利剑,直接粉身碎骨。

    接着,她伸出手掌,对着大宦官云海轻轻一拍。

    “噗……”对方直接人间蒸发了,一阵血雾迷漫,宗师级强者云海,直接粉身碎骨,连骨头渣滓都找不到了,真的就直接化作一道血雾,消失得无影无踪。

    吴绝,任天啸,还有沈浪三人完全惊呆了。

    这……这是啥啊?这强大得也未免太可怕了吧,任宗主也没有这么……厉害吧。

    “盈盈……”沈浪小心翼翼伸出手道:“你,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沈浪,我是你的未婚夫,刚才是我救了你……”

    任盈盈眼瞳一闪,沈浪真的仿佛被一道强光灼烧过一般,她一直盯着沈浪,仿佛想要在脑子里面搜索任何记忆碎片,但是……毫无所获。

    “我是沈浪,我是你未婚夫……”沈浪一边温柔说话,一边缓缓朝着任盈盈靠近。

    “砰……”任盈盈凌空一推。

    瞬间,沈浪的身体如同炮弹一般猛地飞了出去,直接飞出了几百米远。

    她真的就是轻轻一推,而且推的是空气,而不是沈浪,这武功强到让人绝望的地步。

    不过沈浪没有受伤,而是轻飘飘落地。

    任天啸走了过去,道:“我是哥哥,我是你哥哥啊……”

    结果。

    “砰!”一声巨响。

    任天啸的身体如同炮弹一般飞了出去,而且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

    任盈盈还是随手一推。

    接着,任盈盈目光又望向沈浪,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但是又仿佛有一种精神感应,精神共鸣。

    沈浪发现,她此时的情绪,眼神,完全都不像是人类,也不知道是啥种族。

    忽然,她目光落在自己的手指上,那是沈浪的上古王戒,她呆呆地望了一会儿,然后猛地摘下这支上古王戒,直接朝沈浪扔了过来。

    沈浪接住了上古王戒,重新戴在手上。

    与此同时,任盈盈的身影消失得无影无踪,她脚下轻轻一弹,整个人消失在百米之外,她仿佛非常急要赶去某个地方,却又不知道是哪里。

    因为她速度太快了,甚至直接撕开了空气,发出了爆裂声。

    沈浪完全惊呆了,这,这是要干啥呢?强大到这个地步,这是要干啥呢?

    “我……我艹!”沈浪道。

    吴绝在边上也呆了,足足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道:“陛下,任盈盈公主是朝着南边而去了,她仿佛急着去赶去一个地方。”

    沈浪看到了,任盈盈完全是直线南下。想必不管遇到什么,她都是直线行进,任何挡住她的东西,都会灰飞烟灭。

    这是上古龙盒让她涅槃蜕变的,她几乎把整个上古龙盒里面的龙血髓能量都吞噬完了,然后就……这么厉害。

    而且,现在她好像只是蜕变的初期。

    “陛下,任盈盈公主走了,我们要单独面对接下来的挑战了。”吴绝道。

    沈浪道:“吴绝,大炎帝国可比我强大得多得多,你就没有想过要投靠大炎吗?”

    吴绝摇头道:“在大炎,我算什么?之前在乾京我就和陛下说过,我想要赌一赌。”

    沈浪朝着任天啸望去,他已经受到不小的辐射伤害了。

    “宗主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任天啸道。

    任宗主临死之前,让所有人都效忠沈浪,任天啸是被改造过血脉的人,甚至连大脑都已经发生了变化,直来直去,想要让他去分辨任宗主话背后的意思?太难为他了。

    沈浪道:“那行,我们去面对他们吧。”

    ………………

    林妙堂和任夫人真的带着几百人进入了浮屠山的地下洞穴之内,然后真的发现了一个任宗主。

    当然,这个任宗主是替身,他在任完我口中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但始终没有露面。

    所有人见到他的时候,正盘坐在地上,进入了闭关状态,甚至无法唤醒。

    林妙堂直接掀开他的衣衫,露出胸膛上的那道黑影道:“所有人看到了吗?就是这道黑影威胁宗主的性命,所以接下来几年,甚至几十年内,他都要在这里闭关,驱逐体内的可怕能量。大家散了吧,免得打扰宗主的闭关。”

    然后,几百上千人离开了地下洞穴,再一次回到了浮屠宫之内。

    大殿之上,

    林妙堂朗声道:“事实证明,宗主依旧安然无恙,任夫人杀的是宗主的替身,此人见到宗主闭关,就想要肆意妄为,该杀!”

    几百人呼应:“该杀!”

    然后,林妙堂朝着姬公主跪下,道:“夫人,宗主闭关,但是浮屠山不能群龙无首,请夫人执掌浮屠山之权。”

    接下来,几百个人朝着姬公主跪下,叩首道:“请夫人执掌浮屠山之权。”

    这天上还真是没有新鲜事啊,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到处都在发生。

    任宗主啊,任宗主,你生前操弄浮屠山所有人的意志,无人胆敢反抗,而你一旦死去,大家也操弄你了。

    一直到现在,这位任完我的尸体都扔在大殿地面上被众人践踏,也就只有任天啸抱着任完我的脑袋哭泣过。

    从头到尾,只有一个人真正在乎过你任完我啊,就连吴绝也不在乎你。

    林妙堂的话刚刚落下,吴绝冷笑道:“林大人,你这话就可笑了,任太师之前说得清清楚楚,他闭关之后,整个浮屠宫全部交给沈浪陛下执掌。这半个多月你难道没有看清楚吗?陛下才是浮屠行宫的最高主人,”

    任天啸怒道:“林妙堂,你们什么意思?难道要违逆叔父的意志吗?”

    林妙堂顿时之间失语,因为有些事情不好直接说破啊,总不能说任宗主已经死了,大家完全可以不用管他说过什么话了,我们压根就不愿意投靠大乾帝国,我们要投靠大炎帝国,跟着沈浪的大乾帝国,只有死路一条。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雪雕其实俯冲而下,冲入了大殿之内,直接跪下道:“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陛下,太师,大事不好。”

    这位特种武士甚至不知道浮屠宫内已经发生了剧变。

    吴绝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特种武士道:“我们几百名特种武士,上千名地狱军团,护送上古拦截装置,龙之力发射装置,前往怒潮城,遭到了大炎帝国的莫名袭击,全军覆灭。龙之力发射装置和上古拦截装置全部被夺!”

    这话一出,沈浪面孔一变,吴绝等人面孔剧变。之前任宗主答应,将乾京的上古拦截装置转移去怒潮城。

    吴绝寒声道:“确定是大炎帝国所为?他们出动了什么军队?什么规模?”

    那名特种武士悲色道:“不知道,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就几乎全军覆灭了,等我苏醒过来,龙之力,上古拦截装置,就都消失了。”

    顿时,在场所有人陷入了颤栗,大炎帝国就这么强大吗?

    任宗主可是派去了几百名特种武士,上千名地狱军团护送啊,还没有看清楚敌人,还不知道什么了什么,就全军覆灭了。

    面对这样强大的大炎帝国,跟随沈浪,跟随大乾帝国还有什么希望吗?

    足足好一会儿,任夫人(姬公主)缓缓道:“把话说开了吧,任宗主不在了,现在浮屠山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效忠我大炎帝国,另外是效忠沈浪的大乾帝国。”

    不演戏了吗?

    任夫人道:“任宗主死了,浮屠山必须另外找一个靠山了,你们是愿意投靠强大的炎京,还是沈浪的乾京呢?用生命,用脚步做出选择吧。”

    这话一出,林妙堂长老二话不说,直接跪在姬公主的面前,紧接着几十人,几百人都跪在她的面前。

    大家用脚投票,选择炎京。

    任宗主你刚刚一死,整个浮屠山就鸟兽散了。你过去半个月拼命地渲染,拼命拔高沈浪的地位,拼命的地洗脑,也没有什么作用,大家都是聪明人。

    任天啸二话不说,直接跪在沈浪的面前。吴绝犹豫了三秒钟,然后还是跪在了沈浪的面前。

    在场几百上千人,只有两个人跪在沈浪之前。

    紧接着,又来了十几个,又来了几十个,最终上百人跪在沈浪面前。

    这些人的身份都很一致,全部都是特种武士,地狱军团将领,他们都是任天啸训练出来的,被彻底改造过,脑子简单,只会服从命令。

    站队已经结束了。

    忽然,人群中有人寒声道:“大家抓了沈浪陛下,送去炎京,立下大功吧!”

    靠,果然牛逼啊,这个念头都起来了。

    顿时间,上百名特种武士猛地拔剑,厉声道:“你们敢?保护陛下,保护陛下!”

    任天啸猛地吹响了号角。

    顿时,不计其数的特种武士,骑着雪雕飞来,无数的地狱军团浩浩荡荡冲上了浮屠宫。

    紧接着,林妙堂那边也吹响了号角,同样无数的浮屠山武士,宗师级强者,部分特种武士,部分地狱军团涌来。

    短短半个时辰后!

    整个浮屠宫竟然涌进来了十万人。

    效忠沈浪一方的三万,效忠任夫人一方的七万。

    这个结果比沈浪想象中要好很多啊,他可是一个纯粹的外人,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下,竟然还有三万人效忠。

    看来任宗主这半个多月的洗脑表演,不是毫无用处的。

    两只军队在浮屠宫对峙,内战一触即发。

    吴绝低声道:“可惜任盈盈公主失去了所有记忆,而且已经消失了,否则她站在我们这边,会有更多的军队效忠陛下。”

    “拿下沈浪,向炎京请功。”

    “拿下沈浪,向炎京请功。”

    “拿下沈浪,报仇雪恨!”

    两支军队的情绪越来激昂,眼看就要直接爆开大战,而那位大炎帝国的长公主,美眸讽刺,冷冷地看着这一幕。

    沈浪忽然站在高台上,拿起了噩梦石声波放大器,缓缓道:“肃静!”

    所有人朝着沈浪望去。

    “任宗主死了,整个浮屠山群龙无首。林妙堂,还有在场许多人,过去演了半个月的戏,在任完我的带领下,对我沈浪三叩九拜,眼看就要成为我大乾帝国的臣子了。结果呢?任完我忽然横死,你们不愿意再演戏了,更不愿意效忠我沈浪了。”

    “这没什么?我从来都不强求任何人效忠我,也不强求浮屠山加入大乾帝国。”

    “但是,你们选择效忠任夫人,也就是大炎帝国的长公主,我父亲姜离曾经的未婚妻?那就是你们瞎了眼睛了。”

    “她被任完我折磨了三十年,内心何等仇恨?所以刚才她当着你们所有人的面,将任完我凌迟处死。你们指鹿为马,信誓旦旦说任完我没有死,她杀的只不过是一个替身而已,这没有问题,颠倒黑白的事情哪里都会发生。”

    “你们作为臣属,完全没有想过要为任宗主复仇,甚至也不要求讨回真相,这也没有问题,甚至要去向杀死任宗主的人下跪,效忠,投降,这统统都没有问题。”

    “为了活下去,做什么都是应当的。”

    “但是我必须告诉诸位,这位姬公主痛恨的可不仅仅是任完我一人,而是整个浮屠山,她是要拉着整个浮屠山一起陪葬,她想要杀死你们每一个人。”

    “浮屠山的毁灭就要来了,很快就要来。”沈浪道:“原本我会努力挽救浮屠山,但是……你们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效忠我,那我也就不自作多情了,你们要跟随这位姬公主,试图跪下向炎京求饶,投降,敬请随意!”

    “林妙堂,你们完全是自寻死路啊!”沈浪最后总结陈词道:“你们投降姬公主,死期不远了,你们所有人都会死,整个浮屠山都会从这个世界上被抹去,希望到时候不要后悔。”

    “哈哈哈……”林妙堂长老大笑道:“沈浪,你不要耸人听闻了,没有用的!你还想欺骗我们浮屠山的人去效忠你大乾帝国?不要白费力气了,过去半个月我们在任宗主的压力下进行演戏,对你三叩九拜,高呼陛下,你还真的当真了?还真的把自己当成皇帝了?真是荒谬可笑之至。”

    “那只是演戏而已,我们下跪叩拜的时候,完全是把你沈浪当成小丑的。你以为任宗主奉你为主是好心,是真的效忠你了?哈哈哈,真是太幼稚了,在浮屠山,你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小丑。”

    “没错,我们是要效忠大炎帝国,我们是要效忠长公主,那又如何?大乾帝国已经危在旦夕了,你沈浪自身难保,就不要想要拖我们下水了,你还是自己赶赴死路吧?黄泉路上,不要妄图带上我们。”

    “说什么姬公主要毁灭我们,说什么浮屠山马上就要有灭顶之灾了,哗众取宠,沈浪不要跳了,不要演了,没用的,滚吧,滚出浮屠山。”

    “现在的浮屠山,就是任夫人的浮屠山了。”

    然后,林妙堂带着几万人朝着姬公主拜下道:“拜见主人!”

    “拜见主人!”

    沈浪微笑道:“有意思,有意思!”

    接下来沈浪一声令下道:“强扭的瓜不甜,有人找死,任由他去。所有效忠我的人,全部离开浮屠山。”

    “走!”沈浪骑上了大超。

    紧接着,吴绝,任天啸等一千名特种武士,骑上了雪雕。剩下三万名地狱军团,没有空中坐骑,直接登上了几十艘大船。

    走,走,走!

    几个时辰后。沈浪带着三万人,彻底离开了浮屠山,把浮屠山的一切,拱手让出。

    …………

    距离浮屠山二百多里的空中,吴绝颤抖道:“陛下,您说的一切真的会发生吗?她毕竟是大炎帝国长公主,浮屠山的投靠对于大炎帝国来说,也是非常有意义的,炎京真的会摧毁浮屠山……”

    然而,吴绝的话还没有说完。

    从北边的天空飞来了几十道流星,无比华丽。

    龙之悔,超级龙之悔。

    几十枚超级龙之悔,呼啸着朝着浮屠山飞来。

    “嗖嗖嗖嗖……”浮屠山拼尽一切去拦截。

    但是全部失败了。

    还有浮屠山总部那具上古拦截装置,不知道为何,再也没有发挥作用。

    几分钟后,这几十枚超级龙之悔砸入了浮屠山总部。

    “轰轰轰轰……”

    最华丽的毁灭!

    ……………………

    注:今天更新一万五,月票榜马上要被爆了,我慌得一逼。有票的兄弟,救救俺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