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任宗主之死!凌迟!(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刹那间,任完我宗主完全惊呆了,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灵魂震击。

    发生了什么事情?

    之前明明一切顺利了,沈浪明明都已经变成了行尸走肉,变成了傀儡,为何会忽然清醒过来?

    接着,任宗主的灵魂千方百计猛地朝着沈浪的躯体飞去,就要强行夺舍,强行钻入。

    但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的。

    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仿佛在飞,但是周围参照物完全不动。

    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在飞,但是距离沈浪的躯体永远是那么远。

    “啊……啊……啊……啊!”

    任宗主拼命地嘶吼着,拼命嚎叫着,但是却完全发不出任何声音。

    整个过程真的和沈浪当时很像,就是完全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灵魂就无助地漂流着,周围无边无际,无所依靠,感觉到自己无比的弱小。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为何会这样?这个活死人经,任完我修炼了无数次,灵魂出窍术,灵魂入窍术,完全是滚瓜烂熟的,还有洗魂诀,任宗主修炼了已经十几年了,具体操作也有许多例子了。

    难道沈浪又在伪装?

    又没能洗掉他的甚至和记忆,但就算他有两个脑子,此时也已经被摧毁了啊。

    他可是和冈一同时动手的话,而且噩梦石洗魂阵也将功率释放到最大了。

    而就在此时,鬼棺盖子被打开,沈浪从里面站了出来。

    而任宗主继续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进入了一种非常诡异的状态,真的类似灵魂出窍的感觉,整个身体完全定格在哪里,整个灵魂仿佛悬浮在脑袋上方,但完全沉降不下去。

    房门开启了,一个绝美的女子走了出来,婀娜生姿,这便是任宗主的妻子,大炎帝国的长公主,她手中拿着一支柳叶刀。

    直接来到任宗主的面前,第一刀。

    瞬间,任宗主变成了太监。

    第二刀,第三刀,第四刀,第五刀剁了下去。

    顿时任宗主的四肢全部被斩下,光剩下一个脑袋和躯干。

    这个女人动手非常果断,没有任何犹豫,而且非常平静,这是酝酿了几十年的仇恨,浓烈成冰了。

    但是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惨叫,任宗主依旧保持灵魂出窍的感觉,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五肢被剁掉,没有任何痛苦,没有任何知觉,但是这非常可怕好不好?

    自己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却完全无能为力的。

    他灵魂拼命地颤栗,究竟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啊?

    为何会这样?

    老天爷啊,为何会这样啊?

    眼前这个女人是谁?她不是夺舍的大劫圣母吗?为何对任完我有这么大的仇恨?

    他虽然是任宗主之妻的身体,但灵魂应该是大劫圣母啊?

    然而下一秒钟,房间里面又走出来一个人,鸡皮鹤发,年迈无比的大劫圣母,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

    她走到鬼棺的面前,伸出长老无比的手,在任宗主的脑袋上轻轻一拍。

    顿时,任宗主仿佛魂归原处了一般,所有的身体感觉复苏了。

    但……还不如不要复苏呢?

    剧痛,冰冷,恐怖,所有的感觉都清晰而来,他的四肢被砍掉了,他还变成了太监了,这些肢体都离开他躯干了,这种恐怖的感觉简直让人魂飞魄散。

    为何会这样?发生了什么事啊?

    大劫圣母满嘴漏风道:“夺舍?想什么呢?想什么呢?这个世界上哪有夺舍之事啊?就算有也轮不到你啊,活死人经最后一卷?看过了吗?轮得到你看吗?你的精神力足够吗?精神智慧足够吗?”

    “夺舍?连我都没有资格夺舍的,更何况是你?”大劫圣母不屑道:“刚才,我只是用活死人经上的精神术,唤醒了你的妻子。”

    “对了,任完我,当年你刚刚从冈一那里得到活死人经,得到了洗魂诀,所以你的妻子只是变成了植物人,大脑的记忆还没有彻底摧毁。”

    “这个鬼棺,确实是起保护作用的。因为我刺激复活他的精神时候,需要释放出十几万个精神点,刺激她的神经元,她的脑子或许承受不住,所以需要这个鬼棺材保护。所以我刚才只是救活她,而不是夺舍。”

    “非常幸运,一次性就成功了,而且对她的大脑损害不大。”

    “你或许非常奇怪,为何她醒来第一时间说话的口气跟我一样是不是?”大劫圣母道:“这是因为我教她这样说的啊?你把她变成了植物人,所以这几十年他能够看得见,能够听得见,只是失去了对整个身体的控制权,如同行尸走肉。”

    “当然,这也是你想要的结果对吗?如果她毫无知觉的话,你折磨她的时候又有什么成就感呢?”

    任宗主之妻,那位姬公主在任完我面前蹲了下来,缓缓道:“任完我,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情,那些让人作呕的事情,每一件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所以现在我要报复了。”

    任宗主颤抖道:“我当时还手下留情了,没有彻底摧毁你的脑子,只是让你成为植物人而已。”

    姬公主道:“那样折磨我,你才觉得爽对吗?否则折磨一个木头人,又有什么感觉?”

    说罢,姬公主的匕首缓缓,缓缓刺入了任完我的左眼之内。

    而整个过程中,任完我依旧完全无法动弹,就仿佛灵魂和躯体隔着一层,能够感觉到痛苦和恐惧,但完全无法动弹。

    所以,任完我真的是眼睁睁看着匕首无限接近于他的眼球,然后那一只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了,只有无边无尽的黑暗,痛苦,发胀。

    就连沈浪在边上都看得毛骨悚然,这三十年的仇恨实在是可怕啊。

    “啊……啊……啊……”任完我发出一阵阵无比的痛苦的惨嚎。

    不是身体上的痛苦,而是精神上的,为什么会这样?

    上天啊,为什么会这样?

    “冈一,你和沈浪联手坑害我,为什么?为什么?”任完我颤抖道:“这几十年来,我们的关系是特殊的啊,甚至我们的感情也算是特殊的啊,这几十年来你救了我多少次?无数次了啊!你还记得吗?当时姜离陛下率领大军围剿大劫宫,关键时刻是我救了你,我救了你。”

    冈一缓缓道:“对,这几十年我是救过你五次,原本你也算得上我是冈一最重要的盟友。不对,准确说不是盟友,而是……棋子。”

    “任完我,你这个人不适合做盟友,你太狠毒,太不择手段了,为了利益你可以出卖一切,这样的人注定是做不了盟友的。当年大劫宫之战,你也并不是真心帮我,你只是想要拆姜离陛下的墙角而已,你只是想要害他而已。”

    “当然,这一切我都不在乎。一直以来你都是我那颗最重要的棋子,从来都没有改变。”冈一道:“我用几十年的时间,救了你五次性命,并且把活死人经传给你,甚至还流露出一种诡异的情感,让你觉得我是天下最信任之人。”

    听到这里,沈浪不由得稍稍哆嗦一下。

    冈一继续道:“但是最近的局面有了一些变化,一点点变化,不久之前日全食来临的时候,我按照大劫寺的传统,前往大劫宫的鬼城进行大劫明王的精神灵魂传承,结果我失败了,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任宗主不由得一颤,目光朝着沈浪望了过来。

    冈一道:“对,大劫明王的精神灵魂传承给了沈浪。”

    任宗主道:“那你就夺回来,夺回来了啊?”

    冈一道:“夺不回来的,关键这是大劫明王的选择,我明明比他更早到达,但是大劫明王就是不把精神灵魂传给我,我想要将他夺舍,但是却彻底失败了,我用尽了一切努力,但是大劫明王的精神灵魂还是给了沈浪,真是让人嘘吁啊,我等待那一天已经几十年了,因为准备了几十年,结果却不给我这个大劫寺最后的传人,而是给了一个……敌人。”

    任宗主道:“冈一师兄,现在还来得及,来得及,将沈浪杀了,重新夺舍。”

    “呵呵呵……”冈一微笑道:“任宗主,那天晚上我们对摧毁沈浪甚至和大脑的过程没有任何差错,你的噩梦石洗魂阵没有错,我的洗魂诀也没有错。但是……想要洗掉他的灵魂,简直是痴人说梦,你知道他的精神力有多么强大吗?大劫明王的精神灵魂都在他的脑子里面啊,怎么洗?”

    沈浪道:“那我必须申明,大劫明王的精神灵魂确实在我的脑子里面,但是完全不可阅读,完全处于封锁状态。当然我的精神力依旧非常强大的,而且我假装成为行尸走肉,非常逼真吧?”

    冈一道:“能够不逼真吗?你如此强大的精神力,领悟了活死人经,领悟了多少精神卷轴?你这失魂术,比真的还要真实,连双层瞳孔都分离了,我当时看到的时候,还真的有点惶恐,觉得你难道真的被洗去了魂魄,变成了行尸走肉。”

    任宗主颤抖道:“冈一师兄,这沈浪夺走了属于你的东西,你为何还要帮他?为何还要联合他一起坑我?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几十年的交情了,几十年过命的交情啊,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冈一道:“大劫明王将精神灵魂传承给了沈浪,是要让他承担重要使命的,那他就是新一代的大劫明王了,我自然就要帮他了啊,有什么办法?这是我的终身使命啊!”

    任宗主怒道:“你既然要帮他害我,直接让他用龙之剑杀了我便是了,为何还要玩这一手?为何要如此?”

    冈一道:“必须要有人认领杀你的罪名啊,而你的妻子在合适不过了。相信她也会非常感谢我,帮助她报仇雪恨了。你对他三十年的折磨,她终于可以归还了。沈浪还是你的陛下呢,你是他的第一忠臣,他怎么可能会杀你,对吗?你不是一直念念不忘,想要把浮屠山完整交给沈浪陛下吗?那我就帮你一把啊。”

    任宗主不敢置信地盯着冈一,厉声道:“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啊……”

    冈一道:“没什么毒不毒的,我们大劫寺的人做事就是这样的,有些藐视生灵,我也不知道是第几代传下来的毛病。”

    接着,冈一轻轻一声叹息道:“任兄啊,我一直都提醒你,你太过火了,太急功近利了,我还专门说了一个词,利令智昏。”

    “赢广得到龙蛋之后,就进入了利令智昏的状态。而任兄你要夺舍沈浪,要夺取大乾帝国基业之后,也进入了利令智昏的状态。”冈一道:“人一旦太过于专注于某一个具体目标,那就会忽视其他陷阱,就很让容易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的。”

    “所以人啊,可以热爱,但千万千万不要太过于投入,否则危险就要降临了。”

    沈浪笑道:“一个画家完全投入会绘画,不可以吗?一个音乐家,完全投入于音乐,不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冈一道:“只有绝对的投入,才能成为真正的艺术大家。但是……这些真正的艺术大家,有哪一个好下场吗?”

    呃?!你说得好有道理。

    虽然不是绝对的,但是历史上有多少画家,音乐家都是死后才名传天下的?

    沈浪道:“冈一大师,那你投入你的使命目标吗?”

    冈一道:“整个灵魂,整个生命完全投入。”

    沈浪道:“那你还劝诫别人不要这样做。”

    冈一道:“因为我这样的人,注定没有好下场的啊。”

    呃!好吧,我还是说不过你。

    冈一望向沈浪道:“这句话某种程度上,也是对沈浪陛下您说的。当一个人太专注于某一个目标,眼中只有它的时候,就会忽略周围的一切,就很容易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而就在此时,任宗主忽然道:“冈一,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夺舍吗?真的有吗?”

    冈一道:“有的,但基本上也不大可能,你看我这么大的精神力,夺舍沈浪都失败了,这需要强大的精神力,精神智慧,还需要绝对的环境,就类似于鬼城。最起码,你也要把活死人经练习到最高级。”

    任宗主道:“也就是说,你一直都在骗我,一直都在骗我?”

    冈一道:“也不能说骗,因为我也想要尝试,我也想要实验,在没有鬼城的特定环境下,在没有《活死人经》第五卷的情形下,能不能完成夺舍?结果证明……不能!”

    大劫圣母道:“如果能夺舍,还先轮得到你?我一百多岁了,这个身体已经抽得我自己都要作呕了,我早就去找新鲜嫩美的躯体夺舍了。”

    任宗主忽然高呼道:“冈一,姜离陛下说得没有错,你们大劫寺就是天下第一祸害,天下第一祸害……”

    冈一朝着沈浪道:“要不然,快点?给任宗主一个痛快?任兄你一定要相信我,出手害你,我心里也很不好受的。”

    沈浪道:“行,那我动手快点。”

    沈浪来到了任宗主的面前,望着他剩下的那只眼睛。

    “任宗主,你是我见过最狠毒的人,也是最没有底线的人。”沈浪缓缓道:“但是我本来对你有很高的期待的,我觉得你应该会成为了不起之人。但……结果你还是让人失望了。”

    “我沈浪经历过很多敌人,从张翀到苏难,到赢广,到你任完我。”

    “你们这些敌人一个比一个强大,但是却没有一个比一个高级。”

    “你依旧会被贪婪蒙蔽双眼,然后失去了神智,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哪怕作为一个敌人,你也让人失望无比。”沈浪道。

    任完我颤抖道:“沈浪,你又能比我好得了多少?或许很快就会轮到你自己了,最终你会发现,你才是那个最可笑,最愚蠢之人。”

    沈浪道:“但不管如何,我又赢了,我的仇人名单上,又要抹去一个人的名字了。”

    他拿着匕首,缓缓刺入了任完我的另外一只右眼之内。

    任完我倒是不装腔作势,直接发出了凄厉的惨叫,然后他两只眼睛都瞎了。

    “后悔吗?任宗主?”沈浪问道。

    任宗主凄厉笑道:“后悔,后悔,太后悔了……”

    沈浪道:“是后悔不该惹上我吗?”

    “不,我是后悔不应该膨胀,不应该和大炎帝国为敌的。”任宗主凄凉道:“沈浪这里面也有你的祸根,如果不是当时你帮我们开启了南部海域上古遗迹入口,不是你让我一下子得到了这么巨大的上古遗迹,我们浮屠山四年时间的发展,超过了之前一百年,得到了天文数字的上古装备,上古武器,龙之悔,上古拦截装置……”

    “当时我们都呆了,这些惊天的财富一下子堆在我的面前,我能有什么选择?当然是膨胀了……”

    久贫乍富?

    这就像是一个中年人,过去二十年时间矜矜业业上班,每个月工资八千块,不高也不低,忽然之间中了两亿的彩票,想要不膨胀都难啊。

    任宗主继续道:“天涯海阁其实一直都比我们更加强大的,尽管我浮屠山一直都在虚张声势,把蛊虫武器吹得神乎其神,但是我们的蛊虫研究已经停滞了几十上百年了。开发南部海域上古遗迹的时候,我觉得每一天都在不断变得强大。”

    “接下来,沈浪你从西方世界归来,轻而易举击败了祝红雪的血魂军,又击败了宁寒公主的主力,使得天涯海阁左辞直接投降了。这件事情,让我们更加膨胀了,我们觉得天涯海阁太弱小了,我们觉得自己仅次于白玉京了,完全能够和大炎帝国叫板了。”

    “加上我自己又迫切地想要让赢无冥上位,然后夺舍他,继承新乾王国和浮屠山,竟然脑子发热,让他代表浮屠山去出席超脱议会,现在看起来真是头脑发昏了,可笑,昏聩啊。”

    “沈浪你好好等着吧,好好看着吧!我们之前浮屠山表现得何等强大,新乾王国表现得何等强大?妄图去颠覆大炎帝国的秩序,结果呢?大炎帝国从头到尾都没有真正动手,就只是稍稍撩拨了一下,赢氏王朝灭亡了,我浮屠山也要完了。”

    “神龙见首不见尾啊……”任宗主两只眼睛都在流血,加上面孔伤痕斑驳,还没有痊愈,所以看上去真是恐怖之极。

    “沈浪我不后悔得罪你,但是我真的后悔得罪大炎帝国,很快就要轮到你了,相信我……”

    沈浪点了点头道:“多谢任宗主您的谆谆教导。”

    然后沈浪的匕首刺入他的嘴里一划,顿时任宗主的舌头被毁了,再也说不出半个字了。

    唉!可惜啊!

    沈浪有一种感觉,赢广的武功何等之强,任宗主的武功又何等之强?

    结果根本就不是死在战场上,也不是死于顶尖高手的对决中,而是跪在地上,最屈辱地死去。

    “长公主殿下,最后这一刀,交给您了。”沈浪道:“只有您,才有权力杀他。”

    任宗主之妻接过匕首,然后抓着任宗主的头发往外走去。

    顿时,沈浪彻底惊了,他想要做什么?

    冈一却丝毫不阻止,朝着沈浪望来,缓缓道:“沈浪陛下,你这次来浮屠山的目标是什么?”

    沈浪道:“弄死任宗主。”

    冈一道:“那不就是了,我告辞了,您好自为之。”

    然后,冈一直接就走了。

    而那个大劫圣母望着沈浪的面孔好一会儿:“啧啧啧,这就是新一代的大劫明王吗?按道理,你还应该继承我们这些大劫圣母呢,你还要奴家吗?”

    当一个一百多岁的,鸡皮鹤发,头发掉光,驼背,牙齿掉完的女人对你说这样的话,会有什么感觉?

    “嘎嘎嘎……”然后,这位大劫圣母发出了一阵阵怪叫,蹒跚地跟在冈一的身后,一瘸一拐,走得却非常快,而且还扛着一具鬼棺,很快消失在视野中。

    “大劫明王,最后的大劫明王,嘎嘎嘎……”

    “大劫降临了,大劫要降临了……”

    这位一百多岁的大劫圣母离开了,但她怪异的声音,还有凄厉的笑声都一直在沈浪耳朵之内回荡,就仿佛魔怔了一般。

    等到大劫圣母的声音消失后,冈一的声音又直接在沈浪脑子里面响起。

    “沈浪陛下,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立刻离开浮屠山。”冈一道:“浮屠山完了,要毁灭了,前所未有的华丽毁灭,赶紧走吧。”

    …………………………………

    任宗主之妻,大炎帝国长公主,就这么拽着任宗主的身体走了出去。

    很快就被浮屠山众人发现了,然后完全不可思议地望着这一幕。

    这,这是宗主夫人?她竟然醒了?

    还有他手里提着的这个人是谁啊?看上去有一些眼熟啊,有点像是宗主啊?但太惨了把,四肢全无了,眼睛也被刺瞎了。不可能是宗主,他的武功这么高。

    任宗主夫人一直就这么走着,朝着浮屠宫走去。

    她的身后,越来越多的人跟上来,几十,几百,几千人,纷涌而至。

    最后,全部都涌入浮屠宫大殿。

    “快去叫陛下,快去叫陛下……”立刻浮屠山中有人高呼。

    看来这段时间任宗主的洗脑果然有用啊,遇到这样的重大事件,他们第一时间就知道去禀报沈浪了。

    然后,大宦官云海飞奔朝着沈浪的寝宫而去。

    “陛下,陛下,不好了,前面大殿有变,请陛下前去裁决。”大宦官云海道,但是他喊归喊,喊的不是沈浪,而是冈一,因为他知道沈浪已经变成“行尸走肉”了。

    然而,一身龙袍的沈浪,英明神武地出现在他的面前,道:“走吧!”

    大宦官云海不由得一颤,不敢置信自己的眼睛,这位沈浪陛下不是变成行尸走肉了吗?如今为何安然无恙?

    沈浪二话不说,直接威风凛凛地前往了浮屠宫大殿。

    ……………………………………

    然而,等沈浪过去的时候,任宗主之妻已经开始了。

    她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将任宗主活生生给凌迟了。

    这三十年的仇恨,究竟是有何等浓烈啊?

    “陛下驾到……”大宦官云海高呼道。

    然后沈浪走了出去,来到大殿上坐下。

    浮屠山众人先是一愕,然后本能地跪了下来,叩首道:“臣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任宗主之妻,大炎帝国长公主,姜离曾经的未婚妻充满讽刺望着这一切,缓缓道:“诸位,你们或许非常好奇,我手中这个人是谁?这个我刚刚凌迟的人是谁?”

    “没错,他就是你们浮屠山之主,任完我!”

    说罢,她猛地拔出剑,对准任宗主的脖子猛地斩下!

    任完我首级落地,一代枭雄就这么惨死了。

    “我,大炎帝国长公主,曾经的浮屠山夫人,斩杀了任完我,如何?”

    “沈浪陛下是吗?我杀了你大乾帝国的太师任完我,如何啊?”

    ………………………………

    注:第一更送上,眼泪汪汪求月票,恩公们,打发点哟!又要被爆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