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真相!神术!拯救任盈盈(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旁边黑暗之中,渐渐走出来一个人影,一个光头,一张俊美无匹的面孔,就是悬空寺之主,最后的大劫寺天才冈一。

    他并没有直接回答任宗主的问题,而是来到了这具年轻的尸体面前,轻轻用手戳入他心脏的洞孔之内,轻轻一声叹息。

    “可惜啊,这条小蛇已经变成了蛟了,忽然就死了,他的奇迹人生仿佛瞬间戛然而止。”冈一道:“赢无冥一死,其实赢氏家族就没有机会了,赢广虽然武功更强,但其他方面比赢无冥差得远了,他就是一个懦夫。”

    任宗主悲愤道:“寂空师兄,我是问你,我还能活多久?”

    冈一道:“或许,一年左右吧。任兄,做人要知足,你原本三十几年前就要死的,结果活到了现在,已经偷了上天三十几年时间了。”

    然后,他目光依旧落在赢无冥的尸体上,再一次道:“可惜了,可惜了……”

    任宗主道:“冈一,你上次给我的洗魂阵。”

    冈一道:“没有问题,你不是已经成功了吗?直接把沈浪麾下的那个苦头欢变成了行尸走肉了吗?再往前几十年,你不是把你的妻子成功变成行尸走肉了吗?我一开始给你的精神功法没有问题,后面给你的洗魂阵也没有问题。”

    任宗主道:“但是我用来清洗沈浪的记忆,摧毁他的神智,失败了。”

    冈一道:“因为他有两个脑子,完全可以将记忆储存在另外一个脑子里面,所以你只洗掉一个,没有用的。”

    任宗主道:“人还可以拥有两个脑子?这绝无可能。”

    冈一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任宗主目光继续落在赢无冥的面孔上,显得非常痛苦。

    “这是最完美的一曲躯体啊,足够年轻,足够强大,而且刚好能够成为我的继承人,我一旦夺舍之后就可以无缝对接,接管浮屠山,甚至继承新乾王国的啊。”任宗主痛惜道:“功亏一篑,功亏一篑啊……”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应该毛骨悚然,浑身战栗的。任宗主随口就说出了最可怕最狠毒的阴谋。

    之前很多人都奇怪,甚至包括沈浪,任宗主为何对赢无冥这么好?

    几乎从姜离覆灭之后,赢无冥就成为了浮屠山的少主,总共多少年了?至少二十年了。

    沈浪来到这个世界后,赢无冥就几乎是浮屠山少主了,当时沈浪非常诧异,凭什么啊?

    赢无冥一个新乾王国的少主,凭什么成为任宗主的继承人?之后又传出来,任宗主把女儿许配给赢无冥,女婿成为继承人这倒是说得过去了。

    但是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他沈浪都更加适合任盈盈啊,首先他出身更加高贵,其次他武功更低,更适合掌控。最关键的是沈浪是绝对的名医,真的很有可能治好任盈盈,能够让他生儿育女,而且繁衍出一个血脉最逆天的后代,成为浮屠山的新主人。

    最关键的是沈浪还能发射龙之悔,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沈浪都是他任宗主的最佳女婿。

    但任宗主从来都没有改变过意志,一直都把赢无冥当成继承人,甚至让他代表浮屠山出席超脱议会,最离奇的是赢广两次对任宗主进行战略隐瞒,甚至欺骗,但是任宗主都原谅了,依旧毫无保留地支持赢无冥,甚至大力推进浮屠山和新乾王国(大赢王国)的结合。

    这简直太奇怪了,任宗主是圣人吗?他就这么宽宏大量吗?绝对绝对不像啊,此人最为自私狠毒了。

    现在一切真相大白了,他二十几年开始培养赢无冥,就是为了夺舍他。

    按照任宗主的计划,等到他死期来临的时候,直接夺舍赢无冥,不但成为了浮屠山之主,而且还成为了新乾王国之王,这简直是天下最大的买卖,最划算的买卖。

    所以这几十年来,任宗主才会对赢无冥倾尽所有。

    这个套路和大劫寺非常相似,不过比大劫寺更加彻底。

    历代大劫神主只是精神记忆和智慧的传承,并不会夺舍,不会把继承人变成行尸走肉,然后自己的灵魂取而代之。

    而任宗主要对赢无冥进行的就是真正彻底的夺舍,就是要让他的灵魂灰飞烟灭,就要让他任宗主的灵魂彻底掌控这具新的身体。

    这,这简直太可怕了。

    但是没有想到这一切计划都被沈浪破坏,在一场最力气比武决斗中,赢无冥瞬间暴死。

    那个时候,任宗主的痛苦其实远远超过了赢广。

    赢广只是痛失了继承人,但他把所有的情感和希望都投注到龙蛋上了。而任宗主却把接下来的生命都投注在赢无冥身上了,那可是他未来几十年的身体啊,结果就这么被沈浪杀了。

    他简直痛不欲生,之后他尽管用尽了一切努力,想要挽回赢无冥的身体,希望能够继续夺舍。

    但毫无疑问他失败了,冈一明确告诉他,被夺舍者只是失去了所有神智,失去了记忆,但是却不能死。或者说得更加明白一些,被夺舍者要失魂,却不能去魄。

    而赢无冥魂魄全失,而且心脏都被炸穿了,这个身体也不能用了。

    那任宗主怎么办?

    然后,他做出了一个近乎灭绝人性的决定,他的目标落在了任盈盈身上。

    不管在这么说,那可是他的女儿,不管是不是亲生的,那也是他的女儿,至少是从小养到大的。

    任完我宗主是非常贪婪的,他不能随随便便夺舍,他要夺舍的人必须满足三个条件。

    第一,必须足够年轻,能够让他再活大几十年。

    第二,这个身体要足够强大,尽管想要和任宗主一模一样的强大非常困难,但至少也要是天下绝顶的高手,绝对不能是一个弱鸡。

    第三,也是最最重要的一条,一定要让他毫无障碍地继承浮屠山的基业。

    而能够满足这三个条件的,也仅仅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赢无冥,一个是任盈盈。

    当然选择夺舍任盈盈是不得已而为之,若非迫不得已,谁愿意成为女人啊?但为了生命和权势,变成女人也仿佛不是不能接受的了。

    但是任盈盈身体太特殊了,而且一早也完全不在任宗主的计划之内啊,所以他早早地在任盈盈体内培养了天下第一蛊虫。而且她浑身透明,不能见光,只能长年累月生活在地下陵墓之中。

    这怎么可以?所以任宗主先用洗魂诀和洗魂阵,将女儿任盈盈的神智和记忆摧毁,让她变成了一个傀儡人。接着想要提前将她体内的天下第一蛊虫抽离,当然他失败了,只得到了天下第一蛊虫的衍生物,当然就算如此,这第一蛊虫的衍生物也惊人的神秘强大,仅仅十毫升就能消灭上千人,他就是用这种蛊虫勉强对炎京进行了战略威慑。

    但是得到天下第一蛊虫衍生物并不是任宗主的本意,他是要治好任盈盈,让她恢复正常人的身体,这样他才能夺舍啊。

    但是他想尽了一切办法,都没有成功,然后他想到了沈浪。

    沈浪无数次吹牛,任盈盈我治好你啊,而且他确实创造过很多奇迹。

    于是任宗主把希望寄托在沈浪身上,这样才有了任盈盈许配给沈浪一幕,而且任宗主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任盈盈骑着大超离开乾京,返回怒潮城,甚至还装模作样派人去拦截。

    其实,他巴不得让任盈盈去怒潮城接受治疗。

    他也觉得,如果天下还有一个人能够让任盈盈恢复正常,那个人绝对就是沈浪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任盈盈平安无事地在怒潮城呆了八个月,任宗主仿佛彻底遗忘了这个女儿一般。

    但是半个多月前,任宗主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所以亲自去了怒潮城。

    结果惊喜地发现,任盈盈竟然真的被治愈了,透明皮肤消失了,而且也能够见到阳光了,而且依旧是神智全无的行尸走肉,这简直太完美了。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任盈盈的身体发生了剧变,面孔改变,眼睛改变,尤其背上出现了骨刺。

    这种剧变仅仅只是刚刚开始,而且陷入了瓶颈,未来会有更大更惊人的变化。

    但任宗主是非常乐意见到这个变化的,因为任盈盈蜕变之后,变得强大了很多很多,如果他夺舍之后,岂不是能够得到这具逆天之躯?

    但是,当他把任盈盈带回来之后,冈一直接击碎了他的幻想。

    “你不可能夺舍任盈盈,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人类。”

    但是任宗主不信,就算任盈盈是上古人类,也未必不能夺舍。

    冈一冷笑道:“上古人类的精神力是普通人类的几十上百倍,而且脑补构造也不一样,甚至任盈盈连上古人类都不是,而是更加可怕的物种,你想要夺舍她?找死!”

    “你摧毁掉的只是任盈盈的浅层记忆和神智,作为上古种族的神智,她会从零开始,一旦醒来,就会渐渐复苏,普通人类的灵魂根本无法压制,想要夺舍她?直接就被她的精神秒得灰飞烟灭了。”

    当时任宗主真的有一种要绝望的感觉。

    同时满足他夺舍条件的两个人,全部都不行了,难不成要夺舍苦头欢吗?那又有什么意义,仅仅只是活下去而已,不能继承新乾王国,也不能继承浮屠山基业了。

    夺舍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的。难不成你夺舍了苦头欢之后,对着浮屠山所有人说我是任完我啊,大家继续支持我,效忠我?

    在无数次绝望之后,一个更加惊爆的消息传来,赢广死了,死在沈浪的手中。

    这意味着整个新乾王国(大赢王国)就落入到沈浪手中了,这就意味着沈浪掌控的国土超过四百五十万平方公里,上亿人口,百万大军。

    然后,任宗主浑身哆嗦了一下,不由得把目标落在了沈浪身上。

    夺舍沈浪?可以吗?这完全不符合他的条件啊,首先沈浪太弱了,其次无法继承浮屠山基业啊。

    但是细思之下,发现沈浪并不弱。

    沈浪身上拥有惊人的上古王族装备,能够直接秒杀赢无冥这样的绝顶强者。

    任宗主千方百计把沈浪的龙之剑弄到手中,研究了整整半年多,结果发现毫无作用,根本施展不出任何威力。

    此时,这支龙之剑就握在了任宗主手中。

    “不用再尝试了,这支上古王族之剑,只能沈浪才能用。”冈一道:“沈浪把它命名为龙之剑,他身上还有一只龙之心,还有一只上古王戒,只有配合起来,才能施展出强大的力量,直接秒杀赢无冥这样的绝顶强者。”

    任宗主道:“所以,沈浪并不弱?”

    冈一道:“只要他的精神力量足够强,他可以天下无敌。上古世界中,姜氏皇族就有这样天下绝顶高手,他和沈浪是一模一样的,手无缚鸡之力,就是凭借着装备,用精神力催发,纵横无敌。”

    任宗主道:“其实,我已经没有选择了。”

    他确实没有选择了,他的胸口和肚腹已经几乎都腐烂穿了,按照冈一的说法,最多还能再活一年时间左右。

    而且夺舍沈浪仿佛也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只有他才能发射龙之悔,只有他才能施展龙之剑,才能佩戴上古王戒,只有他才能号令吴楚越三个王国,只有他才能完全掌握怒潮城的强大力量。

    可以这么说,如今整个东方世界,沈浪是仅次于大炎帝国皇帝权力最大的人了。

    一旦夺舍了沈浪,任宗主就相当于统治半个世界。但是却统治不了浮屠山,整个浮屠山是不可能听从大乾帝主的命令的。但是让任宗主放弃浮屠山?

    不可能,这是他家族几百上千年的基业,怎么舍得放弃?任宗主如此贪婪,属于他的东西,谁也别想带走。

    那怎么办呢?所以任宗主想出了一个非常离奇的办法。

    撤销浮屠山,变成大乾帝国的浮屠行宫,举行效忠大典,让整个浮屠山都完全效忠沈浪。

    不仅如此,他还亲自以身作则,做出一副最忠臣的样子,为整个浮屠山做表率。

    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在最短时间无限拔高沈浪的地位,甚至神化他的地位。不仅如此,而且还要将沈浪和任盈盈的婚事彻底变成真的,让沈浪真正成为浮屠山的女婿。

    这样一来,未来任宗主夺舍沈浪的时候,能够相对无障碍地接管浮屠山。

    但时间实在是太赶了,这完全是一锅夹生饭啊,就如同养一头猪,养一只鸡,起码也要半年一个月啊,你想要在一个月之内就把一只鸡完全养大,可能吗?

    呃?!好吧,还真的是可能的,现代地球的肯德基养鸡,从孵化出来到宰杀只需要三十五天。

    所以浮屠山的天才宗师任完我就开始了肯德基养鸡,用尽一切手段去让沈浪在最短时间内成为浮屠山的最高君主,用近乎洗脑式的办法,让整个浮屠山的长老,堂主们效忠沈浪。

    又是效忠大典,又是三叩九拜,又是答应了沈浪一个又一个条件,不管多么苛刻,多么不合理,全部一口答应,总之就是要让沈浪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变成圣旨。

    当然就算这样还是太赶了啊,有个三年五载的缓冲时间就好了,但任宗主已经没有这么多时间了,他连一年都没有了。

    所以在这段时间内,沈浪何止是大爷,简直就神啊,一呼百应,是整个浮屠山至高无上的神。

    这就是任宗主的计划。

    这位任完我真是牛逼啊,一次又一次颠覆人的想象。

    真的没有想到人可以坏到这个地步,卑鄙无耻到这个地步,可怕到这个地步。

    赢广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人物,他差一点点就成为忠臣,但是关键时刻他怕死,不敢抵抗大炎帝国,所以成为了投降的懦夫。

    而一旦跪下去,绝大部分人就再也起不来了。赢广表面上是一个枭雄,但实际上是一个懦夫,一步错,步步错,最终屠杀了姜氏全族,成为了天下千夫所指的叛逆,乱臣贼子。

    所以他和任宗主比起来,不管是权术还是心机,简直差得太远太远了。

    之前新乾王国和浮屠山的结合,表面看上去两个人是平等的,实际上真正的领袖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任宗主。

    赢广这个人,就是会摆架子,扮高冷,拼命扮演帝王之姿。

    冈一道:“任兄,接下来你会拼命抬高沈浪的地位,甚至将他神化,把他至高无上的地位铭刻到所有人心中对吗?”

    “对。”任宗主道。

    冈一道:“那意味着沈浪说的每一句话,都不能违逆,都会成为圣旨。”

    “对。”任宗主道。

    冈一道:“那如果他要离开浮屠山呢?”

    任宗主道:“我们事先又过约定,他不能离开浮屠山。”

    冈一道:“沈浪是会遵守约定之人吗?他现在是至高无上的帝主,他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是圣旨,如果他要离开浮屠山,返回乾京,或者返回怒潮城,那你怎么办?你阻止他离开?那你为他塑造的金身,直接就破了。”

    任宗主道:“至少在完成一件事情之前,他不会离开浮屠山。”

    冈一道:“拯救任盈盈。”

    任宗主道:“对,他一直都想要杀了我,尤其拿着龙之剑的时候。他奸猾狡诈之极,所以当时他把龙之剑交给我,就是一个阴谋。”

    冈一道:“当然是一个阴谋,龙之剑就算不在他手中,也是听从他的意志的,也是可以杀人的,所以你猜的没错,他一直都想要杀你。”

    任宗主道:“但是如果他现在出手杀我,他自己也逃脱不了,也会被碎尸万段。”

    冈一道:“所以他必须先救活任盈盈,她是浮屠山的二号人物,而且强大无比。一旦你死了,浮屠山众人就会本能去效忠任盈盈,而任盈盈会站在沈浪一边,那他就能安然无恙脱身,从此浮屠山对他再也没有任何威胁,甚至还能成为大乾帝国的盟友。”

    任宗主道:“对,他就是这样想的,所以我今天就带着龙之剑出现了。沈浪非常动心,但是终究没有动手杀我。”

    靠,这才是真正的巅峰对决。沈浪和赢广之间是没有这样的智计撞击的。

    冈一道:“所以,一旦沈浪救醒任盈盈,就立刻会出手杀你,此人下手是非常果断的,绝对不会有任何拖泥带水。”

    任宗主道:“所以,我们要先下手为强?直接摧毁他的神智和记忆,让他变成傀儡人?”

    冈一道:“对。”

    任宗主道:“那样对我接下来的计划非常不利,我想要神化一个傀儡人是很难的,想要让浮屠山所有人去效忠他是很难的。”

    冈一道:“任兄,我觉得你还是先活下去比较重要,他是你唯一的选择了。现在沈浪已经有了统治浮屠山的名义了,未来你对他进行了夺舍,就算浮屠山有人要反,又怎么样?你直接动用龙之剑秒杀便是了。而且人都是仰慕强者的,沈浪坐拥整个大乾帝国,你浮屠山众人未必不愿意投入他的麾下,未必不愿意去享受荣华富贵,当然前提是大乾帝国能够挡得住炎京的毁灭打击。”

    任宗主闭上眼睛,开始思考抉择。

    冈一道:“或许明天,沈浪就要进一步试探你了,他如果提出要走,要返回乾京,你怎么办?”

    任宗主睁开双眸道:“好,立刻动手,摧毁他的神智,摧毁他的记忆。上一次失败了,这一次能成功吗?”

    冈一道:“精神术,配合高强力的噩梦石洗魂阵,同时摧毁他的两个脑子。就能够成功,一举将他变成傀儡人。”

    任宗主道:“那现在……就动手?”

    冈一道:“不行,现在动手一定会失败。因为他有一支上古王戒,能够抵御任何能量攻击,让沈浪不受伤害,当然也包括精神攻击,除非他处于灵魂和身体分离的状态。但那需要在特定区域内,比如说鬼城。这里是不可能实现的。”

    任宗主道:“所以,要想办法夺走沈浪手中的上古王戒?”

    “夺不走的。”冈一道:“不仅仅他的上古王戒,还有龙之核心装置,都和他身体彻底契合在一起了。”

    任宗主道:“必要的时候可以砍断他的手,拿走他的上古王戒,大不了再缝合起来。”

    冈一道:“最离奇的是,就算你砍断他的双手,也夺不走他的上古王戒。对于这个东西我不太熟悉,但是它保护主人的方式是非常离奇的,甚至连沈浪自己都无法完全知道,更离奇的是,此时无人能够砍断他的手。”

    这怎么可能?沈浪手无缚鸡之力,想要斩断他的手,夺走上古王戒完全轻而易举啊。

    冈一道:“不信,你们可以试试看。”

    任宗主挥了挥手,顿时一个人走了进来,竟然是苦头欢,完全变成行尸走肉的超级战兽一般的苦头欢。

    冈一伸出手道:“砍掉我的手。”

    然后,他就伸出手臂,毫无抵抗,任由苦头欢去砍。

    苦头欢拔出刀,二话不说直接斩了下去。

    “唰唰唰唰……”接连砍了几十遍,但非常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明明每一刀都对准砍下去的,但却都仿佛砍在空气中,砍在影子上一般,冈一的手完全安然无恙,因为攻击者的精神视觉被彻底影响改变,再也无法瞄准了。

    任宗主挥了挥手,傀儡战兽苦头欢离去了。

    冈一道:“看到了吗,上古王戒或许会表现得比这还要离奇。所以任何人,都不可能强行夺走沈浪的上古王戒,除非他……主动摘下来。”

    任宗主道:“他会主动摘下来?”

    冈一道:“对,他会的,因为他要拯救任盈盈。”

    任宗主道:“所以,你给他送去了一卷经书。”

    冈一道:“那卷经书叫《活死人经》。”

    任宗主道:“假的?”

    冈一道:“不,真的,对沈浪这样绝顶聪明的人,千万不要主动去欺骗,也不要尝试引导他进入陷阱,一切都要让他自己主动去做。”

    任宗主道:“那今天下半夜,任盈盈就可以送到他的房间去。”

    冈一道:“准备好强力噩梦石洗魂阵,准备好你的洗魂诀,他有两个脑子,要一起进攻,一起摧毁,才能成功摧毁他神智。”

    任宗主道:“定好时间。”

    然后他拿出了怀表,道:“凌晨四点,如何?”

    冈一道:“好,那就暂定凌晨四点。等沈浪将上古王戒摘下来,戴到任盈盈手上的时候,立刻动手。”

    任宗主道:“行。”

    …………………………

    中午之后,沈浪回到了浮屠宫中,一直都在脑子里面研究这《活死人经》。

    这份精神功法秘籍是真的,确实能够唤醒任盈盈。但是整个过程,可能会非常危险。

    因为任盈盈已经被摧毁过神智和记忆了,所以大脑非常脆弱。而沈浪为了复苏她的大脑,必须用非常非常强大的精神力,瞬间冲击。

    这有点像是对心脏的电击对吗?

    对的!这是一个非常简单,但是又极度复杂的精神复活术。

    沈浪必须用精神力组成一个极度复杂的精神能量阵,对应任盈盈大脑的每一个关键神经元,需要的数量大概是十几万个。

    这和当时能量漩涡攻击其实也比较相似,就是用精神力和龙之核心的能量混合在一起,构建成为一个能量程序。

    只不过能量漩涡是为了杀人,而精神复活术是为了复活大脑。

    他需要在瞬间,同时准确刺激任盈盈大脑内十几万个神经元。

    这个过程中,释放出来的精神力是非常大的,任盈盈脆弱的大脑或许无法承受,不但不会复苏,反而会彻底销毁。

    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对她进行某种保护措施。原本这个精神复活术,是需要在一个强大的噩梦石保护阵内进行的,在上古世界大概相当于噩梦石手术台。

    但现在沈浪哪里去建这个噩梦石保护阵啊?唯一的办法只有一个,把上古王戒戴在任盈盈的手指上,在沈浪的意志允许下,对任盈盈的大脑进行保护。

    然后,沈浪瞬间施展精神力复活术,救醒任盈盈。

    对,这是唯一的办法。只有救醒了任盈盈之后,才能杀任宗主。

    但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两天任宗主的表现太不正常了,他完全表现得如同天下第一忠臣,而且近乎急功近利地拔高沈浪,甚至神化沈浪。

    这是为何?一定不能轻敌,任宗主和赢广可不一样,这是一只绝对的老狐狸,阴险狡诈到极点。

    还有冈一,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还送来了一卷《活死人经》有意思,有意思!

    斗争形势,远比沈浪想象中的要复杂啊。但……也仿佛比想象中更加有利,更加能够创造奇迹?

    ………………

    凌晨三点五十,沈浪正在睡觉!

    忽然,大宦官云海道:“陛下,陛下,任娘娘带来了。”

    任盈盈来了?

    沈浪道:“抬进来。”

    “是!”

    然后,两个女武士走了进来,把任盈盈抬放到沈浪的床上。

    她刚刚一进来,整个房间内瞬间被强大无比的能量气息笼罩,她蜕变之后,究竟是变得多强啊。

    还有沈浪完全看不出她是什么物种,她这背上的骨刺是什么?未来会变成翅膀吗?

    这是上古啥种族啊?还有她的眼瞳,太神秘深邃了。

    当然,她依旧是昏迷不醒的。

    怎么办?要不要救醒她?要不要现在救醒她?或许有致命的陷阱在等着自己?

    一旦沈浪开始施救,整个过程是很快的,前后不超过十分钟时间,甚至释放精神复活术,仅仅只需要瞬间。

    沈浪脑子里面陷入了沉思,抉择,思考。

    最终把方方面面都完全思考清楚了,然后他有了决定,拯救任盈盈。

    长长呼了一口气,他摘下了手中的上古王戒,套在了任盈盈的手指上。

    与此同时,几千米外的任宗主几乎屏住了呼吸,心脏猛地一颤抖。

    成功了,沈浪主动摘下了上古王戒,接下来,噩梦石洗魂阵,强大的洗魂精神术瞬间出击。

    就算你沈浪有两个脑子,也会瞬间变成行尸走肉。

    ………………

    注:第一更送上,月票榜火烧屁股了,好慌!求大家月票相助,万分感谢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