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活死人经!任宗主死期!(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听到悬空寺寂空方丈的到来,不仅仅是沈浪,连任宗主都错愕了一下。

    “陛下,是您邀请寂空方丈来的吗?”任宗主问道。

    沈浪摇头道:“不是啊,我和他不熟的。”

    他没有撒谎啊,沈浪确实和寂空方丈不熟的。

    “是吗?”任宗主道:“那就奇怪了,寂空方丈是方外之人,真正的超脱世俗,怎么会忽然来访问浮屠山呢?而且也没有受到任何的邀约。”

    沈浪也非常奇怪,难道这个冈一真的是为他而来的吗?

    任宗主躬身道:“陛下稍候,臣这就去迎接。”

    沈浪没有说话,目光却露出了问询之意,任宗主立刻道:“陛下是大乾之主,当然不需要去迎接,这位寂空方丈就算再超脱,也在您的地位之下。”

    说这话的时候,任宗主望向沈浪的目光也带着些许的疑惑。

    因为好几年前,沈浪从南部海域上古巨型遗迹离开的时候,就曾经受到过悬空寺寂灭长老的帮助,双方还是有一定交情的。

    当然,这话任宗主并没有说出口,他带着几名浮屠山长老走了出去。

    接下来,沈浪并没有等多久,任宗主就回来了,跟着另外一人联袂而入,果然是冈一,也就是悬空寺的寂空长老。

    沈浪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直接想要喊一句,妖孽,哪里跑?

    这个人长得实在是太帅了,雌雄难辨,真的要夺走沈浪第一美男的名声啊。

    几个月前沈浪是在大劫宫的鬼城里面见到他的,说句真话沈浪现在都不知道这个所谓的鬼城究竟是啥玩意,是真的存在的空间,还只是一个纯粹的精神空间。

    所以,他当时和冈一的见面也仿佛一场梦幻一般。

    不仅是沈浪,在场几乎所有人都算是第一次见到寂空方丈,纷纷露出惊愕的表情。

    寂空太神秘了,哪怕是浮屠山长老们也都没有见过,但是可以想象在所有人心目中寂空应该都是那种须发全白的得道高僧,但没有想到是一个完全看不出年龄,也看不出男女的超级美男子,这才是真正的面如冠玉,没有一点点瑕疵,而且他走过来的时候,就仿佛是被温暖的光芒照射了一般,显得尤为亲近,仿佛一阵春风,拂面而来。

    另外所有人也非常错愕,这位悬空寺寂空方丈究竟为何而来啊,他可是从来都不露面的啊。

    “寂空,拜见大乾帝主。”这位寂空朝着沈浪双手合十。

    沈浪起身道:“浪,见过方丈。”

    接下来,这位寂空大师道:“沈浪陛下,我先到的乾京,然后再来的浮屠山。”

    沈浪一愕道:“大师是为了我而来?”

    寂空大师道:“是。”

    沈浪道:“大师找我何事?”

    上一次他在鬼城你想要夺舍沈浪,结果失败了,让沈浪得到了大劫明王的精神灵魂。沈浪本以为这位冈一会来找他的,但没有想到始终没有,但这个时候他又来了。

    这算什么?他想要做什么?

    寂空大师直接开门见山,道:“我给陛下送一卷经书。”

    然后,他从袖子里面抽搐了一个卷轴,一个非常普通的卷轴,看上去像是丝绸,又像是布匹,还像是卷起来的石头。

    沈浪走下台阶,双手接过了这份经书,不管怎么说,寂空此人的地位都是非常高的。

    拿过来之后,沈浪直接打开一看,没错这就是一卷经书,而且还非常高深稀有,但除此之外仿佛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啊,难道这经书里面有什么乾坤?

    冈一万里迢迢,就为了送这么一卷经书?

    “多谢大师,我一定会好好阅读的。”沈浪道。

    寂空(冈一)道:“经书已经送到,那我便告辞,再见。”

    然后,寂空方丈直接离去,真的是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啊。甚至整个过程中,就仿佛他没有来过一般,从头到尾停留了不到五分钟。

    冈一,你这样做很容易引起任宗主的怀疑啊,他大概是天下最多疑之人了。

    不过此时从任宗主的表现看来,仿佛没有任何异样,甚至他又亲自送寂空离去。然而从头到尾,这位寂空方丈始终都和任宗主没有任何交流。

    送走了寂空方丈后,任宗主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朝着沈浪躬身道:“陛下,我们继续?”

    沈浪道:“好,我们继续!”

    接下来,浮屠山的效忠大典正式开始了。整个场面显得非常严肃,甚至神圣。

    这让沈浪更加错愕了,任宗主这是演的什么戏?做戏而已,想要立我为傀儡,有必要这么严肃神圣呢?你这样做会无形中拔高我在浮屠山的神圣地位的,这毕竟是东方世界。

    一旦神化一个人的地位,那真的会深入人心的,久而久之,哪怕任宗主把沈浪当成傀儡,但是在浮屠山众人心目中,他也会成为一个君王的。

    汉末的刘协都能下衣带诏呢,正统帝王这个名位是很值钱的,赢广追求了一辈子都追求不到。

    首先是任宗主当着所有人的面,恭恭敬敬对沈浪三叩九拜。

    真正的三叩九拜,一丝不苟,而且在庄严的配乐下。

    “跪!”

    “拜!”

    “叩首!”

    “再叩首!”

    在大宦官云海的指挥下,任宗主当着浮屠山上千人的面,完成了这个庄重的典礼。

    沈浪不由得更加惊愕,演戏而已啊,用得着这么投入吗?

    浮屠山长老会,各个堂主,还有各军将领可都在这里,你任宗主这样三叩九拜,会弱化你自己的地位,进而抬高的沈浪的,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啊?

    任宗主完成了三叩九拜之后,接下来是十三名长老,一起向沈浪进行三叩九拜,效忠大典。

    这个时候,奏乐又换了,但是和刚才的奏乐差别非常细微,如果不仔细听几乎听不出来。

    真的每一个细节都无懈可击,完全按照东方皇族的礼仪完成的。

    这真是牛逼了啊,就单纯这个奏乐,怒潮城就弄不出来,也没有这么完整的曲目。

    十三名长老三叩九拜之后,接下来就是几十名候补长老,几十名正副堂主进行三叩九拜的大典。

    上百个人,对着沈浪叩首,跪爬,行前所未有的大礼。

    最终,所有人高呼:“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个效忠大典未免也太认真了,没有必要这样啊,任宗主葫芦里面究竟卖得什么药?

    而就在此时,外面又有人恭声道:“启禀陛下,启禀宗主……”

    结果话还没有落下,任宗主怒道:“掌嘴,此时还要喊我宗主,从今以后浮屠山只是陛下的行宫而已,再无这个超脱势力了,还有什么宗主,只有一个太师,没有任宗主。”

    顿时,两名太监上前,狠狠抽打那个人的耳光。

    那人挨打,不敢发出一声痛呼,挨打完了之后,再一次恭敬道:“启禀陛下,启禀太师……”

    任宗主又道:“掌嘴,我说过多少遍了,没有浮屠山了,只有浮屠行宫,这里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至高无上的陛下,你启禀陛下就可以了,为何还要带上我?你这是要陷我于不忠吗?”

    呃?!过了啊,太过了。

    你任宗主你演得这么过火,很危险的,真的会带来强烈的信号,真的会让整个浮屠山觉得沈浪才是主子的。

    沈浪此时真的有点惊呆了,事情仿佛和他想象中的有点不太一样。

    这,这任宗主仿佛并不完全是要将他当成傀儡?有必要这样一直拔高他的地位吗?而且还显得这么急不可耐,仿佛一下子就要给沈浪塑造一副金身出来。

    外面那人继续叩首道:“启禀陛下,大炎帝国廉亲王来访。”

    沈浪一愕,廉亲王来了?他还来得真快,真及时啊。

    沈浪才来浮屠山没有两天,他就赶来了?

    廉亲王想要做什么,阻止沈浪和浮屠山的联合吗?但在沈浪心中,他和任宗主完全是假联合啊。

    沈浪朝着任宗主道:“太师,这位廉亲王应该是找你的吧。”

    任宗主跪下叩首道:“陛下至高无上,所以是否召见这位大炎帝国廉亲王,完全由您乾纲独断。”

    沈浪发现了,当只有他和任宗主两个人的时候,对方的态度还是比较随意的,但是在这公开场合,任宗主的态度简直不能用恭敬来形容,完全就是一个恭敬到极点的臣子。

    沈浪道:“来都来了,还是见一见吧。”

    “遵旨!”任宗主道。

    然后,他面朝外面道:“陛下有旨,召大炎帝国廉亲王觐见。”

    然后,宫殿之外,声音真的一阵传一阵出去。

    “陛下有旨,召大炎帝国廉亲王觐见。”

    “陛下有旨,召大炎帝国廉亲王觐见!”

    这种电视电影中的画面,沈浪终于遇到了,这个帝王级待遇,他真是享受得彻彻底底。

    片刻后,这位年轻的大炎帝国廉亲王走了进来,他没有向沈浪行礼,而是朝着任宗主拱手道:“见过任宗主。”

    任宗主一丝不苟还礼道:“廉亲王殿下,纠正一下,从今以后再也没有浮屠山了,只有大乾帝国浮屠行宫,再也没有任宗主这个称呼,只有大乾帝国太子太师任完我!”

    廉亲王不由得微微一愕,这么彻底?

    任宗主继续道:“廉亲王,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我也知道你想要和我谈什么?但是不必了,我们之间没有任何谈判的余地,您如果是作为外交使臣来见证我们的效忠大典,那非常欢迎。但如果您是要来和我进行谈判的,那您请回吧。而且请您不要对陛下有任何不恭敬的言语和行为,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浮屠宫的剑还是很锋利的。”

    说罢,任宗主手握在龙之剑柄上。

    靠,这……你这是要成为我沈浪的第一忠臣吗?

    廉亲王稍稍惊愕之后,笑道:“有意思,有意思,那我就作为客人,见证这一次效忠大典吧。”

    任宗主跪下叩首道:“陛下,效忠大典,是否继续。”

    沈浪道:“继续吧。”

    然后,庄严恢宏的效忠大典继续进行。

    整整半个多时辰后,这个效忠大典才真正结束。

    而大炎帝国的廉亲王,果然一声不发。

    最终,任宗主朗声道:“诸位,从今天开始,只有浮屠行宫,再无浮屠山了。在场诸位不再是浮屠山的长老,堂主,而是大乾帝国的臣子,陛下的臣子。”

    接着,在任宗主的带领下,上千人朝着沈浪叩首跪拜道:“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炎帝国廉亲王笑道:“沈浪陛下,看来我和浮屠山果然没有谈判的余地了,告辞!”

    然后,这位年轻的廉亲王直接离去。

    效忠大典结束后,便是国宴了。

    而此时沈浪忽然道:“太师,我倒是想要颁布一道旨意,可否?”

    任宗主立刻跪下道:“臣惶恐,陛下有任何旨意,臣当奉从,请陛下降旨。”

    沈浪道:“怒潮城的噩梦石晶体已经告竭了,但是很多研究一天都停不得,请太师运送一批噩梦石前往怒潮城。”

    任宗主叩首道:“臣遵旨!”

    然后,他起身道:“陛下有旨,南部海域黑城堡,立刻将库存所有噩梦石晶体全部运往怒潮城。”

    接下来,任宗主亲自动笔,写下了这道旨意,然后双手递给沈浪道:“陛下,请您过目,这道旨意可有需要斟酌之处。”

    沈浪道:“很好,太师的字很好。”

    “谢陛下夸奖!”任宗主将这道旨意摊开,放在桌子上,道:“请陛下用印!”

    沈浪拿出自己的私人印章,在这份圣旨上盖印。这也不算违规,因为中国古代不少皇帝的圣旨也喜欢用私章,比如那位赫赫有名的十全老人。

    一般来说,一份圣旨是需要两个印章的,君王的印章,还有内阁或者尚书台的印章,否则就是属于中旨。

    任宗主跪在地上,道:“大乾帝国尚书台并不在,臣惶恐,要盖上浮屠行宫的印章,请陛下定夺。”

    这么正规?!

    “好。”沈浪道。

    然后,任宗主小心翼翼拿出了一个印章,盖在这份圣旨上,真的就是浮屠宫的官方印章。

    你真是牛逼啊,连这个印章都提前刻好了。

    一旦这份旨意真的生效,真的有一船噩梦晶体从黑城堡运到怒潮城,那这份旨意可就权威了,甚至浮屠宫这个印章也会变得权威起来。

    这封旨意盖完印章之后,装入盒子之内,用蜡印封好。

    “吴大人,你立刻带着这份圣旨前往黑城堡,务必要让他们在最短时间内将噩梦石晶体运到陪都怒潮城,若有任何耽误,严惩不贷。”任宗主道。

    吴绝躬身道:“是!”

    然后,他双手接过圣旨盒子,躬身后退道:“臣,告退。”

    一直后退行走,出了宫门之后,吴绝立刻骑上了上古秃鹫,朝着南部海域飞去。

    一切完毕后,大宦官云海道:“陛下,开席吗?”

    沈浪道:“好,开吧。”

    大宦官云海高呼道:“陛下有旨,开席!”

    然后,奏乐再一次变了,依旧是庄严的,但没有那么严肃了,而是显得几分欢快。

    接下来就是所谓的大乾国宴,然后几乎所有人都在拍沈浪的马屁,将他的功业吹到了天上去了。

    任宗主就仿佛透明人一般,丝毫不去抢沈浪的风头,甚至连一点点权臣的感觉都没有。

    晚宴结束后,沈浪尝试着问道:“太师,我的那个上古龙盒,可在浮屠山之内?”

    这上古龙盒何等重要?你任宗主会推脱吗?这等上古至宝,你浮屠山总该是想要霸占为己有的吧。

    任宗主道:“在,陛下。因为赢广的原因,龙盒上面沾染了一些污染物,臣已经让人清洗干净了。”

    沈浪道:“那就将他送到我的房间来。”

    “是!”任宗主道,竟然没有丝毫推脱。

    接着沈浪又道:“对了,盈盈呢?”

    任宗主道:“依旧在那个地下陵墓之内,她长期都住在那里,臣想着在那边有利于她的恢复。”

    沈浪又试探道:“那把她接回来吧,现在她皮肤已经不透明了,也不惧阳光照射了。”

    任宗主躬身道:“臣遵旨,立刻派人去接来!”

    竟然依旧没有丝毫推脱!

    ………………………………

    宴会结束后,沈浪返回寝宫休息。而任宗主,还有所有浮屠山长老,堂主,全部退了出去。

    整个浮屠宫,只有沈浪,还有上千名太监,几千名宫女。

    他真的就是这里至高无上的主人,从头到尾,沈浪说过的每一句话,整个浮屠山都完全服从,没有任何违逆。

    这,这真是奇了怪。这完全不像是傀儡啊,真的就像是乾纲独断的君主。

    这位任宗主,究竟想要做什么?

    不过,将这些杂念完全抛开到一边,对于沈浪来说,最最重要的就是拯救任盈盈公主,让她苏醒过来。

    还有冈一,他万里迢迢竟然只是为了给沈浪送一份经书?

    沈浪拿起这份经书,仔细地研读,发现就是一份普通的经书而已。

    但是用X光扫描之后,他立刻发现出不同了。

    这经书里面隐藏着一套功法?不,也不完全算是功法,应该算是一套精神秘籍。

    就如同上古典籍一样铭刻在经书内部,整整有几万字,还有复杂的图文。

    沈浪稍稍阅读之后,惊讶地发现,这竟然是一套非常高深的精神功法。

    它的作用非常简单,就是复苏一个人的精神灵魂。

    而这套功法的名字,就叫作《活死人经》。

    这简直太牛逼了!

    而且这仅仅只是第一卷,它的原理很高深,也也简单。

    人的死亡,归根结底是灵魂之死,用现代术语来说,就是脑死亡。

    就算被刺穿了心脏,也不是因为心脏洞穿而死,而是因为心脏被刺穿了,无法供血到脑补,所以脑死亡。

    某种程度上,只要灵魂不死,那人就永远不死。所以,才有了大劫明王精神灵魂的千年传承。

    根据这套活死人经的理论,人死之后,灵魂灰飞烟灭,但是依旧会在大脑内残留下无数的印记。

    而这套活死人经的精神功法,能够根据这些灵魂印记,用强大的精神力冲击大脑,让整个人再一次苏醒复活。

    所以,被称之为活死人经!

    这意味着什么?植物人复活?这只是最最起码的。

    按照这个理论,就算人死了,只要尸体不腐,只要大脑不腐,都能够进行某种程度的复活,当然复活之后,称之为活死人,称之为傀儡人。

    当然,这是活死人经的最高级别,眼下冈一给沈浪送的仅仅只是第一卷。

    这什么意思?雪中送炭吗?沈浪此时正要想办法拯救任盈盈公主。

    她发生了涅槃蜕变,武功修为变得非常惊人,但是依旧陷入沉睡,她的大脑神智被任宗主摧毁过,成为了行尸走肉一般。

    而沈浪已经自己构思出了一套拯救任盈盈公主的办法,需要利用到噩梦石装置,还需要用到强大的精神力。然而没有想到,这位大劫宫最后的天才冈一,竟然直接送来了《活死人经》。

    这完全是打瞌睡的时候,直接送上来一个枕头啊。

    沈浪的很多构思都得到验证,如何拯救任盈盈公主,如何让她苏醒,这份《活死人经》第一卷写得清清楚楚。

    你冈一是会读心术吗?你知道我想要救任盈盈,立刻就送来了这份经书?

    当时在鬼城沈浪就发现了,这位冈一知道了沈浪很多秘密,甚至他不属于这个世界都知道。

    此人真的是很妖,完全匪夷所思,最关键他是敌是友?

    还有一点,按照沈浪的想象,起码要有一个人暗中监视沈浪的一举一动吧?之前在那个地下陵墓中,那个雄壮女武士任桃,时时刻刻都盯着他,旁边房间里面还有一个双胞胎,时时刻刻监听沈浪的每一个动静。

    然而现在,沈浪在研究这个《活死人经》方圆百米之内,没有半个身影。

    没有人监视,也没有人监听。还有那个上古龙盒已经清洗得干干净净,放在沈浪的寝宫之中了。

    他真的不像是被软禁,更不像是傀儡。

    不过沈浪再一次将这些念头抛之脑后,专注眼前的目标,拯救任盈盈公主。

    按照任宗主的说法,最多两天之内,任盈盈公主就会送到浮屠宫了。

    此时,还是安睡吧!

    ………………………………

    次日!

    沈浪醒来之后,立刻有几十个宫女,几十个太监侍候他漱洗,时候他吃早饭。前所未有的奢华感受,比他在怒潮城的待遇高得多了。

    一直以来沈浪享受着荣华富贵的生活,但这么奢靡还是很少见的。

    “陛下,今日可要早朝吗?”大宦官云海道。

    还有早朝?玩得这么高级?我在怒潮城都没有过早朝啊。

    你们是真的要把浮屠山,变成我沈浪的行宫吗?

    沈浪道:“那行,那就上一次朝吧。”

    ………………………………

    接下来,沈浪真的早朝了,破天荒的第一次。

    这奏乐,这流程,简直比越国宁元宪上朝的时候还要专业,而且这还是一个小朝会。

    恢宏华贵的殿宇内,沈浪穿着龙袍,戴着冠冕,下面上百个官员,分列两排。

    “臣等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有本奏来,无本退朝。”大宦官云海道。

    沈浪倒是想要知道,会不会有人真的奏事。而且他发现了,浮屠山的痕迹真的被抹得非常干净,在场所有人,全部穿的是大乾帝国的官服,所有的地狱军团,也都穿着大乾帝国徽章的铠甲。

    乍一看,还真的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大乾王宫,比乾京那边场面还正规。

    “臣,有本。”任宗主道。

    沈浪道:“讲。”

    任宗主出列,躬身道:“启禀陛下,我浮屠行宫刚刚改制完毕,臣连夜列了一份名单,需要对原来的浮屠山众多臣子进行加封官职,请陛下过目。”

    然后,大宦官云海接过了任宗主的奏章,上面整整一千人的名单,全部都是浮屠山的重要人物。

    任宗主道:“陛下若觉得可以,此名单便一式两份,发往乾京和怒潮城,请帝国尚书台,帝国枢密院派出专员,前来浮屠行宫指导官员的任免。”

    沈浪道:“好,准了!”

    顿时,浮屠行宫立刻飞出了十几名特种武士,带着这份公文飞往乾京和怒潮城。

    真是太正式了,比沈浪的大乾帝国正式多了。

    沈浪忽然道:“太师,当时任天啸撤离乾京的时候,把三具龙之力带走了?”

    任宗主道:“是的,因为当时浮屠山还没有彻底并入大乾帝国,这三具龙之力算是浮屠山的战略物资。但此时效忠大典已经完成,这一切战略物资,完全由陛下分配。”

    沈浪道:“那么,就把其中两具运往乾京,另外一具运往怒潮城吧。”

    任宗主道:“臣遵旨,立刻就去办。”

    这个要求很过分,连这都能答应?这可是战略级物资啊,沈浪直接就乾纲独断了?

    沈浪又道:“如今大炎帝国和我大乾帝国水火不容,乾京距离大炎王朝又近,我大乾只有五万军队驻守,尤其是空中军团奇缺,这非常不利,请浮屠行宫立刻调拨一千只雪雕,进入乾京,交给仇妖儿元帅。”

    沈浪这完全是狮子大开口了,一千只雪雕,多大一笔军力?几乎占了浮屠山所有空中兵力的几分之一了吧,沈浪轻描淡写一开口,就要调拨去乾京?这一送去,浮屠山可就永远要不回来了啊。

    结果,任宗主没有丝毫犹豫,叩首道:“臣,遵旨!”

    然后半个时辰后,一千只雪雕飞上天空,朝着乾京飞去。

    真的是空的雪雕坐骑,上面没有任何特种武士的,只有一百多名押运雪雕的空中骑士。

    这,这真是太让人诧异了。

    这……这还是傀儡吗?沈浪说的每一句话,完全都成为了圣旨,浮屠山毫无保留执行了,而且没有任何推脱。

    还不仅仅如此,接下来这个早朝竟然前所未有的正规。

    真的是在议论朝事,任宗主把浮屠山的兵力布防,还有南部海域黑色城堡,浮屠山秘密基地,新地狱军团的训练情况,完完整整汇报。

    能够公开说的,就公开说,不能公开说的,直接就上奏折。

    所以整个早朝,这位任宗主,哦不,是任太师,竟然上奏了整整两个时辰。

    这,哪里是一个超脱势力的宗主啊?真像是大乾帝国的柱石之臣啊,简直比索玄还像是大乾帝国的宰相。

    这一议事就直接到了中午,还没有结束。

    “陛下,臣还有最后一本。”任宗主道。

    沈浪道:“讲。”

    任宗主道:“吴,楚,越三个王国的尚书台和枢密院,都派遣骨干官员前往怒潮城轮值试训。姜离陛下曾经说过要解/放天下文明,怒潮城已经走在前列,发展完全是日新月异。而我浮屠宫在某些程度上是传统守旧的,甚至我们的官员才刚刚转变了身份,墨守成规,臣恳请从浮屠山派出一波年轻官员前往怒潮城学习,试训。”

    你这不仅仅要三都联动,而且还要打成一片?这看上去,完全是要将浮屠山彻底融入大乾帝国啊?

    “准!”沈浪道。

    “臣谢主隆恩。”任宗主道。

    沈浪问道:“任盈盈,何时能来啊?”

    “娘娘大概明日一早,便会送回浮屠宫。”任宗主道。

    他直接都改口了,不叫任盈盈,也不说自己的女儿,直接尊称为娘娘了。

    这是一直都在烘托沈浪至高无上的地位啊。

    这位任宗主,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啊?

    ………………………………

    夕阳西下,浮屠山的一个地下秘密洞穴之内!

    非常非常深的地下洞穴,这里几乎完全是禁地,只有任宗主才能来的禁地。

    任宗主进入到最深的地下密室后,开启石门。

    里面躺着一句年轻的尸体,被彻底冰冻了,俊美无匹的面孔非常熟悉。

    这里温度非常低,完全哈气成冰,任宗主搬出来一面大镜子,然后对着镜子,脱去了身上大乾帝国太师的官袍,

    接着解去了丝绸内衬,露出了他的躯体。

    他尽管已经七十来岁了,但看上去完全如同四五十岁一般年轻,让人觉得他起码还能活大几十年。

    然而……衣衫之下,他的躯体触目惊心。

    胸/口位置,肚腹位置,一片黑暗,腐烂。

    几乎都要腐烂穿了,而且还不是肉的那种腐烂,没有流脓,没有溃烂,完全是纯粹的黑暗腐烂。

    任宗主痛苦地望着自己腐烂的胸/口和肚腹,颤抖道:“寂空师兄,我……最多还能活多久?”

    ………………

    注:今天更新近一万六,不说岌岌可危这个词,但月票榜确实危险,有票的兄弟提我一把,谢谢您。

    谢谢涓念成河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