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天下无仇!任宗主跪下效忠(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沈浪笑道:“廉亲王,看来赢无常和赵琳都不愿意接受大炎皇帝陛下的旨意啊。”

    年轻的廉亲王仿佛丝毫没有懊恼,掏出了丝绸巾帕,轻轻擦拭脸上的浓痰和口水,甚至显得风轻云淡。

    “无妨的。”廉亲王笑道:“既然赢无常不接受旨意,那我们可以册封赢氏家族的其他人,赢无冥最大的那个儿子我记得已经十几岁了,勉强可以成为大赢国王了。”

    沈浪道:“倒是啊,不过他们仿佛不在炎京。”

    廉亲王道:“但他们也不在乾京,不在沈浪陛下的掌握中。”

    赢氏家族的弟子通常到了一定年纪之后,就要前往浮屠山学习武功,赢无冥的儿子也不例外。

    廉亲王又道:“我记得很清楚,除了赢荧公主之外,赢广陛下还有两个女儿,一个嫁给了大晋王国,另外一个嫁给了炎京,而且都生有儿子,这些男孩随时都可以过继给赢氏家族,担任大赢国王的不是吗?而且我们陛下就有这个册封权,不仅如此而且还能瞬间得到天下诸国的认同。”

    沈浪耸了耸肩膀,不置以否。

    廉亲王望向赢无常道:“三王子,你刚才烧掉了皇帝陛下的旨意,这就是抗旨,就是大炎帝国的乱臣贼子,这个大赢国王你再也没有机会了。赵琳,你竟然对着皇帝陛下的圣旨便溺,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听到这话,赢无常面孔微微抽了一下,而赵琳置若罔闻。

    “沈浪陛下,您记住了,一个月时间,您的军队完全无条件退出乾京,否则我们大炎帝国将对您的大乾王国进行毁灭性打击,请您记好了,一个月时间。”

    “放心,我们很快的,不会像您攻打乾京一样长达几个月,而且大战几天几夜才结束。我们的毁灭攻击,一天不到就可以完成,您的大乾王国万民甚至可以在睡梦中全部死去。”

    “告辞!”

    然后,这位廉亲王转身离去,这差不多就等于下战书了。

    …………………………

    廉亲王走了之后,沈浪目光望向了赵琳。

    “臣与大炎帝国,势不两立,宁可族灭,也绝对不会妥协。”这位前尚书台宰相立刻跪下叩首,恨不得对天发誓。

    沈浪目光望向了赢无常。

    赢无常跪下道:“陛下,三十年前我赢氏家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我知道赢氏家族基本已经注定灭亡,会全部死绝,但……我真的想要稍稍挣扎一下。”

    沈浪没有说话,抽出了两张纸,一张递给了赢无常,一张递给了赵琳。

    “你们在这张纸上写满名字,字体大小由得你们,写五个人也好,写五十个人也罢,甚至写五百个人都可以。”沈浪道:“这两张宣纸足够大了,如果愿意的话,甚至可以写一千人”

    这两张纸确实很大,不过什么是宣纸啊,为何陛下会这么说?

    这当然是沈浪的随意口误,中国古代之所以称之为宣纸,是因为它是宣城的特产。不过君王一言如金,从今以后这种纸它就叫宣纸了。

    “这新乾王国臣子里面肯定有该死之人。”沈浪道:“你们两个人不得商量,进入不同的房间,各自在宣纸上写满名字,你们认为该杀的人,全部都写在上面,明白了吗?”

    赢无常跪下叩首道:“臣,遵旨。”

    赵琳叩首道:“罪臣,遵旨。”

    人总之畏威不畏德,就如同矜君所说,沈浪入主乾京,不杀一批人是不可能的,但是全杀了也不可能。

    ………………………………

    在怒潮城特种武士的监视下,赵琳和赢无常分别进入不同的房间,开始写下该杀之人的名单。

    沈浪和矜君依旧在这大殿之内。

    “陛下,时间真紧迫呀。”矜君道。

    是啊,时间太紧了,但也依旧在沈浪想象中之内。之前他和宁元宪就说过,在打一场大战之前,就一定要为下一战准备好。

    当赢广灭亡之日,就是沈浪和大炎帝国正式对立之时,人家压根就不会给你时间慢慢发展的。

    果然是这样,一个月,仅仅只有一个月。

    “大炎帝国会怎么攻击我们?超级龙之悔吗?朝远程战略打击?”矜君道。

    沈浪道:“或许,但不止如此。”

    如果仅仅只是战略毁灭的话,那超级龙之悔就足够了。但是对于大炎帝国来说,这不够华丽,不够震撼,因为他已经表演过超级龙之悔了。

    就如同一个超级巨星在公开场合露面的时候,绝对不会穿同样的衣衫。大炎帝国也是如此,一年多之前他已经用超级龙之悔摧毁了赢广和浮屠山的秘密军团,这次肯定要有新花样,而且是震撼天下的新花样。

    眼下的局面非常顺利,但又不是最好的局面,因为大决战的时候,浮屠山任宗主并不在乾京之内,所以赢广虽然灭了,但浮屠山却还没灭。

    浮屠山总部在浮海之内,沈浪的军队就算再厉害,也无法几万人飞过去。而且他强大的骷髅党军团也进不了浮海,所以想要挥军杀入浮屠山总部完全是不可能的。

    吴绝说浮屠山要臣服,任宗主要臣服于他,那沈浪自己是怎么想的?

    如果换成赢广的话,早就无比心动了,他就是一次又一次被利益蒙蔽了双眼,一次又一次踏入了沈浪的陷阱。

    这一次任宗主提出来的条件多诱人啊?几乎是要让沈浪白白捡一个浮屠山,凭空得到无数的战略物资,得到一支强大无比的地狱军团,特种军团,得到一个上古遗迹,得到许多龙之悔。

    但是这一切在沈浪看来都是浮云,天上不会掉馅饼,就算掉了馅饼,那也是有毒的。

    沈浪想要什么东西,他会自己去骗,去抢,去夺,你甭管他用的是什么办法,毒计也好,吃软饭也罢,但都是自己主动去弄到的。

    靠别人的恩赐?不要做这种白日梦了。

    在西方世界,他想要碧金行省的物资,就把狄波丝公爵逼迫到绝境,然后拉她一把,让她心甘情愿把一切献出来。他为了征服骷髅党军团,也任由骷髅党进入绝境,几乎要全军覆灭的时候,他再一次扮演救世主,得到他们的效忠。

    所以沈浪的想法从来都没有改变,弄死任宗主!

    天下无仇,不忘初心,难道只是随便说说而已的吗?

    自从沈浪把龙之剑交给任宗主的那一刻起,就是为了杀他。

    “矜兄,你稍作准备,我要去一趟浮屠山。”沈浪道。

    矜君道:“陛下,您……一个人去?”

    沈浪点头道:“对,一个人。”

    ………………………………

    大乾王宫的地下密室内,沈浪依旧在和镜子在下棋。

    当镜子是镜子自己,没有扮演沈浪的时候,他显得尤为安静,几乎从来都不言语的。

    而且只要沈浪一露面,他立刻会主动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之内。

    “镜子,你的那些文章写得很好,太有感染力了。”沈浪道:“我原本以为这一场全体表决必输无疑,但没有想到竟然赢了。”

    镜子道:“这种蛊惑人心的文章确实有用,但是未来大概也会成为某些政客的工具,如果等到有一天,这些政客都靠文章来煽动人心,都靠嘴皮子来感染万民,那真是一场莫大的悲剧了。到时候光练嘴皮子就可以,也不用做实事了。”

    呃?!镜子你真牛逼,你是咋知道的?

    沈浪道:“镜子,你喜欢做君王吗?高高在上的帝王?”

    “不喜欢。”镜子道:“太无趣了。”

    沈浪道:“唉,我也不喜欢,你知道吗?其实灭掉赢广之后,我真的想一把将乾京和整个新乾王国全部扔掉,直接返回怒潮城的,太麻烦了。打下来之后还要保护他,真是狗屎。”

    镜子道:“那样一来,就太不负责任了,您的臣子们会不愿意的。”

    沈浪道:“可不是嘛,入主乾京之后我一点都不激动,但是矜兄,苏难他们,完全激动得无以复加,仿佛见证某个伟大时刻一样。我永远都只有一个目标,天下无仇。”

    镜子道:“我也只有一个目标。”

    但是,镜子没有把这个目标说出来。

    “责任,这个词真是太重了。”沈浪叹息道:“我本来真的想要彻底放弃乾国万民的,但是这一场全体大表决,百分之六十一的人支持我,这……这让我改变了念头。有人追随我们,那就要负责任,这样就永远自由不了,摆脱不了了。”

    镜子笑道:“就如同仇妖儿姐一样吗?她口口声声说要冒险全世界,要自由,但每一次见到不平之事,见到奴隶都要出手解救。结果越救越多,越救越多,而这些奴隶都不能自保,全部要依靠她的保护,结果出海之后,她反而比在怒潮城被捆绑得更加厉害。”

    沈浪道:“镜子,接下来我又要离开一阵,你又要露面扮演成为我,你又要扮演这个大乾帝主了。”

    “好。”镜子道。

    沈浪便没有别的吩咐了,因为他坚信镜子不会演砸的。

    当一个人用生命专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那是非常吓人的,从头到尾,镜子都表演得比真正的沈浪还要好。

    镜子忽然道:“对了,我脸上有一个伤口,还没有痊愈,是赢荧留下来的,这是我和你的区别,需要办法做掩饰吗?”

    “不用。”沈浪笑道。

    ………………………………

    当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沈浪骑着大超离开乾京,前往浮屠山。

    他依旧一个人都没有带,任宗主的武功强到如此地步,浮屠山里面高手如云,沈浪带一两个高手去又有什么用,完全和他一个人前往没有任何区别。

    吴绝也跟着一起返回浮屠山。

    浮海不在任何一个国家范围内,但是它同时和楚,乾,晋接壤。

    几年之前沈浪去过一次浮海,当时面积只有六千平方公里左右,而如今竟然变成了一万多平方公里,不知道浮屠山是怎么办到的,总之水位一直在上涨。

    浮屠山霸道,只要浮海蔓延到的地方,都是浮屠山的领域,所以当时楚国和浮屠山闹出了好大的矛盾,几乎完全无法调和,这个矛盾直接导致浮屠山出手,配合大炎帝国弄死了老楚王,侵占了楚国的几千平方公里土地。

    飞到浮海上空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浮海的景色真美啊,简直如同一块碧玉镶嵌在这片土地上。而且比起南部海域的喧嚣,浮海就显得非常安静,这里甚至连一艘上古战舰都没有,就仿佛一个隐居之所。

    吴绝道:“陛下,臣惶恐,想请您先降临到紫玉殿内,我先返回浮屠总部向宗主汇报,因为我们需要用最高的规格迎接陛下。”

    沈浪道:“好。”

    然后,吴绝就带着沈浪来到浮海东北角落的一个小岛上降落。

    这个小岛原本是不存在的,是人工堆出来的,上面有一个美轮美奂的花园,还有一栋紫色的宫殿。

    这个紫玉殿是当年浮屠山之主专门为妻子修建的,因为他妻子是当今大炎皇帝的亲妹妹,身份高贵,绝美无双,而任宗主堆积这个小岛并且修建紫玉殿不是让姬公主住的,而仅仅只是让她进入浮屠岛之前落脚而已。

    降落紫玉殿之后,立刻有几十名袅袅的女子走上前来。

    吴绝道:“这位是大乾帝主沈浪陛下,你们要用最高的礼仪侍候,不可违逆他的任何意志,要比对待宗主更加恭敬,知道吗?”

    为首的一个女子躬身道:“奴明白。”

    然后这几十名女子跪伏在地上,叩首道:“奴婢参见陛下!”

    吴绝道:“那陛下在此稍候,臣这就去浮屠总部汇报宗主,用最高规格,迎接陛下。”

    沈浪点头道:“好。”

    吴绝骑上上古秃鹫,朝着浮屠总部飞去,汇报任宗主。

    ………………………………

    接下来在这紫玉殿,沈浪果然受到了无微不至的招待。

    他也完全把自己当成游客一般,逛着每一处风景。可惜啊这个岛实在太小了,就算走完几圈,也没有过多长时间。

    不过他倒是有了一些发现,这里面有很多绘画作品,艺术造诣非常高,至少比沈浪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如果不出意料的话,这应该是任宗主妻子的作品,这位公主殿下差一点点就成为姜离陛下的正妻了,作孽啊!

    沈浪一边细致地看画儿,一边等待着任宗主。

    吴绝说得很好,浮屠山会用最高规格,最高礼仪接待沈浪。

    那真是情况又会如何呢?任宗主这个人沈浪真是再了解不过的,也大概是沈浪见过最奸诈之人,他和赢广一样贪婪,但是却比赢广更加狠毒。

    他对妻子下毒手,对女儿下对手,十个多月前,他把任盈盈许配给沈浪那一幕,还真是历历在目啊。

    沈浪整整等了一天。

    任宗主没有来,浮屠山也没有任何人来。

    这几十个女人依旧无微不至地侍候他,大超也悠闲地在浮海上玩耍,沈浪随时都可以离去。

    但是他没有。

    天黑了,任宗主还是没有来,沈浪便在这个紫玉殿内过夜。

    ………………………………

    次日一早,沈浪醒了过来,结果发现房间内已经多了一个人,正是久违的任宗主。

    “陛下睡得可好?”任宗主笑道。

    沈浪道:“很好,听着微微的浪声入眠,这段日子从来都没有睡得这么好过。”

    接下来,沈浪和任宗主两个人共同用餐。

    “前段时间我去怒潮城接盈盈回娘家,受到了很好的款待,回去之后请陛下好好感谢金卓公爵。”任宗主道。

    沈浪笑道:“应该的。”

    吃完早餐之后,几个侍女进来收拾好碗筷,然后所有人都消失得干干净净,就剩下任宗主和沈浪二人。

    “沈浪陛下,那我们接下来谈正事?”任宗主道。

    沈浪道:“好,谈正事。”

    任宗主道:“陛下先开始。”

    沈浪道:“宗主说浮屠山和大乾帝国完全合并,甚至浮屠山完全效忠大乾帝国,是真还是假?”

    任宗主道:“当然是真的。”

    沈浪道:“任宗主,您确定是效忠?”

    任宗主道:“对,效忠!”

    沈浪道:“好,既然把整个调子定下来,那接下来就好谈了。按照您的说法,从今以后浮屠山再也不是一个超脱势力,而是大乾帝国的一部分对吗?”

    任宗主道:“对,就相当于国教的地位,当然我们东方世界不喜欢这种虚头巴脑的东西,尤其是大劫寺风波之后,东方世界对什么国教之类的名字都非常敏感。所以可以这样理解,浮屠山算是大乾帝国一个非常特殊的组成部分,它是大乾帝国的武道圣地,血脉研究中心,秘密武器研究中心。今后大乾帝国的军队都可以在浮屠山秘密训练,大乾帝国的的武者都可以进入浮屠山进行修炼。”

    沈浪道:“我懂了,那么浮屠山的特种武士,地狱军团如何归属?”

    任宗主道:“浮屠山的军队完全属于大乾帝国,有义务听从陛下的任何调遣,去防守任何一座城市,去攻打任何一个敌人,说得更加明白一些,这支军队完全属于陛下。”

    沈浪道:“甚好,那么关于南部海域上古遗迹的开发权呢?还有里面一些宝贵物资的归属呢?尤其是上古典籍,还有一些更加重要的物资。”

    任宗主道:“既然浮屠山都完全效忠了陛下,那南部海域上古遗迹也完全属于大乾帝国,您拥有绝对的开发权,您有权力进入里面任何一个秘密实验室,秘密仓库,秘密图书馆,您有权力对里面的任何物资进行分配。”

    沈浪道:“那么,那么关于浮屠山掌握的这些战略物资呢?比如说三具上古拦截装置,我觉得非常有必要将乾京的那一具转移到怒潮城,因为那里才是大乾帝国的重心,我们需要在那里拦截大炎帝国随时可能发动的超远程战略袭击。”

    任宗主道:“好,就听陛下的,我们在半个月之内就将乾京的上古拦截装置转移到怒潮城中。”

    靠,连这个条件都直接答应?!

    沈浪道:“还有十具龙之力发射装置,我也觉得有必要重新分配。”

    任宗主道:“没有问题,这些龙之力发射装置,陛下想要部署到哪里都可以。”

    沈浪道:“听说浮屠山还存有许多噩梦石晶体?”

    任宗主道:“对,我么从南部海域上古遗迹的一个秘密仓库中得到的,数量非常惊人。”

    沈浪道:“这一次研发并且批量制造新武器,所以怒潮城库存的噩梦石晶体差不多全部耗尽了,请问我可以调用这批噩梦石晶体吗?”

    任宗主道:“当然可以,只要陛下一道圣旨,我立刻将这些噩梦石晶体运往怒潮城,进入大乾帝国的实验室和兵工厂之内。”

    沈浪道:“还有龙之悔呢?”

    任宗主道:“龙之悔是最高战略武器,而陛下是大乾帝国之主,那么龙之悔所有的部署权,发射权,当然完全属于陛下所有。只要您的意志,随时可以在任何地方发射龙之悔,攻击任何目标。”

    这些条件简直太惊人了,好得太不真实了。

    沈浪的这些条件完全是极其苛刻的,甚至直接夺走了浮屠山所有的权力,所有的物资,这何止是天上掉馅饼啊?简直是天上掉黄金,天上掉龙肉了。

    沈浪所有想要的一切都得到了满足,对方全部答应了,丝毫没有讨价还价的意思,简直是匪夷所思啊,任宗主这何止是在割肉,简直是在割脑袋了。

    “任宗主,您既然答应了我所有的条件,那么您自己想要在大乾帝国中担任什么角色呢?”沈浪问道。

    浮屠山之主道:“我想要担任大乾帝国太师,这个条件可以吗?”

    可以,太可以了,仅仅只是太师?任宗主你的胃口也未免太小了一点吧。

    按照正常来讲,任宗主付出了这么多,不要说区区一个太师了,就算亲王也是应该的。

    当然了,如果册封任宗主为亲王的话会非常不吉利,因为当年姜离就是册封赢广为亲王的,而且还是当时大乾帝国唯一的亲王。

    至少现在浮屠山的力量,远超过了吴楚越任何一个王国。如果浮屠山真的效忠沈浪,那任宗主封王完全不为过。

    沈浪道:“任宗主,您难道就没有别的条件了?”

    按照任宗主答应的这些条件,这哪里是合并啊,这是绝对的吞并,绝对的跪降啊。

    而任宗主这么一个奸雄,会这么轻而易举效忠沈浪?仅仅只是因为沈浪灭掉了赢广?他远远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任宗主道:“倒是有两个条件。”

    沈浪道:“任宗主请讲。”

    任宗主道:“陛下之前说能够让我的女儿任盈盈恢复正常,不知是否还算数吗?”

    恢复正常人?那……那恐怕是做不到了,因为沈浪都不知道任盈盈是什么物种,总之应该不是正常人类,总之现在的任盈盈公主表现出了非常惊人神秘的力量,却又没有苏醒。

    任宗主道:“那么让她能够正常生儿育女,可以吗?”

    沈浪眼睛眯起,见到任盈盈公主的蜕变后,沈浪一直怀疑一件事情,任盈盈究竟是不是任宗主的亲生女儿?

    之前他没有怀疑过这一点,但现在看来非常值得怀疑啊?而一旦任盈盈不是他的亲生儿女,那她生儿育女还有什么意义?

    沈浪想了一会儿,点头道:“应该可以。”

    任宗主道:“那我的第一个条件就是,一旦陛下和我的女儿任盈盈生下了孩子,就一定要继承大乾帝主之位,未来您消灭了大炎帝国,登基称帝之后,他也要继承大乾帝国皇位。”

    这个条件?!

    在沈浪心中金木兰才是唯一的嫡妻,虽然因为某些原因,在小的时候沈浪对沈野并不是非常亲近,但沈野永远是他的第一继承人。

    当然了,并不是每一个人对大乾帝主的位置感兴趣的,至少沈浪自己就不感兴趣。但只要沈野愿意,这个位置基本上就是他的了。

    不过,沈浪擅长的是什么?当然是争着眼睛说瞎话了。

    “好,没有问题。”沈浪道:“一旦我和任盈盈公主生下后代,他将继承大乾帝国。”

    任宗主道:“多谢陛下。”

    然而沈浪何等聪明,他清楚地知道,任宗主所谓的第一个条件只是烟雾弹而已,看上去是一个条件,但根本就不是,任宗主想要的是第二个条件,甚至这是唯一的条件。

    沈浪道:“任宗主,那请问您的第二个条件呢?”

    任宗主道:“我的第二个条件非常简单,只要您答应,浮屠山就完全属于您,所有的战略物资,所有的军队,所有的龙之悔,全部属于您。”

    “不仅如此,只要您答应我的第二个条件,包括我自己,也完全效忠服从于陛下您。”

    “只要您答应我第二个条件,我立刻带着陛下前往浮屠总部,接受所有人的跪拜效忠,从今之后,浮屠山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至高无上的沈浪陛下!”

    沈浪笑道:“既然这第二个条件非常简单,那请任宗主直言。”

    任宗主道:“臣斗胆,想要请陛下先答应,臣再说。”

    呃?还有这回事?

    我不知道你什么条件,就直接答应?再说我答应了,难道不能反悔吗?又或者你这个条件根本不具备反悔的余地?

    沈浪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他其实是在感应龙之剑,有没有在周围,任宗主有没有带来。

    想杀任宗主,必须要有龙之剑!他始终不变初心,要杀任宗主。

    大约几分钟后,沈浪睁开双眼道:“任宗主你第二个条件,尽管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但只要我答应,你和整个浮屠山立刻跪下对吗?”

    任宗主道:“对!”

    沈浪道:“好,我答应你。”

    顿时浮屠山之主二话不说,直接跪立刻下来,朝着沈浪叩首道:“臣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

    注:内心非常渴望月票,却已求得词穷,我给您劈个叉吧,谢谢诸位恩公赏饭!

    谢谢黎明之殇x,天空梦想号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