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浮屠山臣服?皇帝册封沈浪!(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沈浪不由得一愕,浮屠山的吴绝竟然是这个反应?这也未免太过于恭敬了吧?

    沈浪赶紧走过去,将吴绝搀扶起来道:“义兄,你这般大礼我如何承受得起啊,折煞我也,折煞我也。”

    但是这一把并没有拉起来,吴绝依旧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微臣过去自大无知,请陛下恕罪,这个义兄的称呼,万万不敢再呼起。”吴绝再一次恭敬道。

    沈浪道:“一日为兄,一辈子为兄,当年我们可是义结金兰的,吴绝兄长你忘了?”

    当时沈浪改造零血脉,建立了强大的涅槃军,这直接侵犯到了浮屠山的利益,然后吴绝直接找上门来了,对沈浪进行了警告。不过此人阴险,一直都是笑颜对人了,然后两个人莫名其妙就结拜了。

    听到沈浪的话后,吴绝几乎全身都跪伏在地上,道:“臣恳请陛下,万万,万万不要再提起义结金兰几个字,否则臣再也没有颜面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接下来,吴绝就仿佛在地上生根了一般,根本就拉不起来。

    这个态度有意思了,沈浪双目微微眯起,然后挥了挥手。

    矜君等人躬身道:“臣告退。”

    然后,整个大殿之内就剩下仇妖儿一人。

    沈浪望着吴绝,在他认识的人中,最最阴险的莫过于此人了。

    上一次赢无缺率军攻打怒潮城,赢无冥死了,吴长老现在还在沈浪的实验室内,要被制成傀儡战士,但这个吴绝一直都还活着。从几年前到现在,吴绝对沈浪永远是笑脸相对,但阴过沈浪多少次?完全都数不清了。

    这完全是一条毒蛇。

    沈浪曾经以为赢无冥是一条毒蛇,但后来却发现赢无冥已经蜕变了,从毒蛇变成了蛟。

    而这个吴绝从头到尾,都是一条纯粹的毒蛇。

    他这个态度,实在是让人诧异,要非常非常仔细才能体会得到的。

    沈浪道:“吴绝,何事啊?”

    吴绝叩首道:“沈浪陛下曾经和浮屠山联姻,与任盈盈公主订婚了。”

    沈浪道:“如何?”

    吴绝道:“任盈盈公主是我浮屠山独一无二的继承人,从这个方面来说,沈浪陛下是我的主子。”

    沈浪道:“然后呢?”

    吴绝道:“我浮屠山之前和新乾王国合二为一,而沈浪陛下才是大乾帝国独一无二的君主,所以我浮屠山理当臣服,所以臣便也是陛下的臣子。”

    沈浪道:“好了,说正事。”

    吴绝道:“宗主非常想念任盈盈公主,所以去了一趟怒潮城,将任盈盈带回浮屠山住几日,但是又觉得失礼,所以臣来请罪。”

    沈浪面孔微微一抽,然后笑道:“女子回娘家本就是天经地义,更何况是未婚夫妻?岳父大人实在是多礼了。”

    接着,沈浪道:“还有事情吗?”

    吴绝道:“十个多月前,陛下和我浮屠山联姻。之前我浮屠山已经正式宣布和新乾王国合二为一,从今以后浮屠山不再是单独的势力了。如今陛下已经成为了大乾唯一的主人,请问之前的合二为一还算数吗?”

    啥意思?任宗主见到赢广死了,赢氏灭族了,所以想要和大乾帝国彻底合作,对抗大炎帝国了?

    超脱势力真的超脱吗?

    或许个别是这样,但大部分的超脱势力一点都不想要超脱,都想要得地盘,权力,金钱,美人。

    但是之前大炎皇帝定的规矩清清楚楚,超脱势力和世俗王权泾渭分明,恪守本分,不得过界。

    这个规矩在早先几十年,大家还在遵守,而当沈浪身份被揭露之后,这规矩就完全形同虚设了。

    超脱势力想要强大,一定要背靠世俗王权,得到源源不断的人口和物资。

    而世俗王权想要强大,也必须得到超脱势力的支持。之前的新乾王国号称强大,完全是因为特种武士和地狱军团,但这都是浮屠山培养的,整个新乾王国就像是浮屠山的夺舍的躯壳一般。

    如今浮屠山要和沈浪的大乾帝国合作,依旧想要得到源源不断的物资和人口?

    沈浪道:“吴绝,我倒是想要弄清楚,这个合二为一是什么意思呢?”

    吴绝道:“从今以后,浮屠山不再作为单独的一个超脱势力,而是作为大乾帝国的一部分。”

    沈浪道:“那浮屠山到底是臣服,还是合作呢?”

    吴绝道:“臣服。”

    哦?浮屠山臣服?任宗主像是会臣服之人吗?不像啊!

    吴绝道:“陛下之前也曾经说过,您和浮屠山的合作,绝对是一加一,大于二。而现在我们不谈合作,谈合并。”

    “有意思。”沈浪道:“继续说。”

    吴绝道:“我浮屠山拥有南部海域上古遗迹,里面还有几百上千个秘密实验室,秘密武器仓库,秘密图书馆没有开启,还有不计其数的上古武器装备,甚至还有大批量的龙之悔。”

    这一点确实让人垂涎欲滴,沈浪的怒潮城到现在为止已经变得强大,尤其是科技文明和上古文明结合之后,爆发出了惊人的成果。

    但是从头到尾沈浪都没有开发过一个真正的上古遗迹,他的怒潮城有无数的难题没有解开,需要上古典籍。

    不说别,之前他在南部海域上古遗迹,开启那些秘密仓库的时候,就曾经看过大批量的龙之悔,这是沈浪最最需要的东西。有了大量的龙之悔,沈浪才能保持对大炎帝国的战略威慑力。

    吴绝道:“而且就算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拥有三千多名特种武士,十来万地狱军团,这依旧是一支强大的武力。我们还拥有十具龙之力发射装置,拥有不计其数的上古装备,对最需要的噩梦石晶体,我们浮屠山也有巨大的库存。”

    靠,这就更加让沈浪梦寐以求了,为了打这一战,怒潮城几乎把噩梦石晶体完全耗尽了。

    吴绝道:“陛下,赢广死了,赢氏全族几乎灭族了。那至少在世俗王权这一块,您和大炎帝国已经没有任何缓冲了,接下来您就要直接面对大炎帝国的雷霆万钧。而在大炎帝国眼中,我们浮屠山大概也是眼中钉,肉中刺,我们双方有共同的敌人,不是吗?”

    沈浪道:“当然,而且你们在南部海域上古遗迹的开发完全慢得让人发指,平均需要用几年时间才能开启一个秘密实验室,而若臣服了我,瞬间就可以全部打开。还有你们开发之后的上古图书馆,无数的上古典籍,需要几千名学士破译很长时间,才能进行解读,而我在很短时间内就可以将这些上古典籍全部破解出来。所以我实在无法想象,任宗主之前都在想什么?早就该与我合作了啊?”

    吴绝笑道:“是这样的,因为错过了时机,所以这才由合作变成了臣服。”

    沈浪道:“那如何个臣服法,说来听听。”

    吴绝道:“陛下,这件事情太重要了,而且您消灭赢广太过于突然了,以至于我们都没有太多的心理准备,所以具体条陈,还真的无法列出。但是臣大概有一个念头,国教!”

    沈浪一愕?国教?这也有好几种说法的啊,在有些世界的国教,神权大过于王权的。

    但是在中国古代,通常没有这种情形,如同明朝的时候,龙虎山就受到朱氏皇族的册封,大致相当于国师的身份了。

    又比如之前大劫寺在东方世界呼风唤雨,里面的很多长老都在东方诸国担任国师。许多国王都是大劫寺长老的弟子,那大劫寺神主就是天下诸王的祖师爷了。

    甚至在某一个时间内,大炎帝国皇室和大劫寺的关系都非常密切。

    吴绝道:“总之,我浮屠山完全臣服于大乾帝国。但是具体事务,比如浮屠山之主在大乾帝国中应该担任何等职位,何等爵位,又比如浮屠山在大乾帝国内做何名称,什么地位,这都需要细细商议。”

    沈浪道:“这一次任天啸大军撤退,把龙之力发射装置,甚至把上古拦截装置的关键核心也带走了。”

    吴绝道:“陛下恕罪,这些东西全部都是我浮屠山的,之前借给赢广的,所以现在全部收回。但是请您放心,一旦我浮屠山和大乾帝国结合完成之后,您就是最高领袖,这些战略物资都需要重新分配,比如上古拦截装置就非常有必要转移到怒潮城,那才是我们大乾帝国的重中之重。”

    我们大乾帝国?你这改口够早的。

    “所以呢?”沈浪笑道。

    吴绝道:“所以,臣请陛下有空的时候,去视察我们的浮屠山总部。毕竟一旦浮屠山和大乾帝国合二为一之后,我们浮屠山也属于您的领地了。不仅如此,整个南洲群岛,还有黑色城堡,还有南部海域的浮屠山上古舰队,也都是我们大乾帝国的力量了。”

    说得好诱人啊,但关键只有第一句:邀请沈浪去浮屠山。

    沈浪笑道:“为何不能是任宗主来乾京和我臣服之事呢?”

    吴绝道:“当然可以,但是臣服之事,兹事体大,浮屠山几十万人内心难免不安,所以陛下驾临视察,有利于安人心。当然如果陛下太过于忙碌的话,我浮屠山完全可以等。”

    沈浪眯起眼睛,陷入了稍稍的思考。

    忽然,沈浪道:“吴绝,除此之外,你就再也没有话说了吗?”

    吴绝陷入了沉默,仿佛在酝酿着最艰难的言语。

    足足好一会儿,吴绝道:“陛下,我们相识已经有七八年了吧。”

    沈浪道:“对,差不多八年了。”

    吴绝道:“这八年来,陛下创造了多少奇迹?我就是绝对的见证者,甚至还是经历者。这些年来,所有见证沈浪陛下奇迹的人,要么死了,要么效忠您。”

    沈浪没有出声。

    吴绝道:“而臣还没有死,这些年真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所以也有了一些思考,甚至非常深远的思考。”

    “什么思考呢?说说看?”沈浪道。

    “天命之主。”吴绝道:“天命这种东西是不可违逆的,顺昌逆亡。当然接下来陛下还要面对大炎帝国,甚至面对更大的挑战,但是我坚信陛下一定会赢到最后,因为您是……天命之主。”

    吴绝继续道:“所以我不管别人怎么想,但是我吴绝不想要再和陛下为敌,我只想要臣服在您的羽翼之下,不但保全性命,而且还能建功立业。”

    说完之后,吴绝继续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沈浪道:“行了,我知道了。”

    吴绝叩首道:“臣告退,臣这几日就住在乾京之内,随时等待陛下的召唤,若陛下准备好,准备去视察浮屠山,并且商议关于浮屠山臣服大乾帝国之事,那臣立刻飞回浮屠山,准备用最高礼仪迎接陛下的驾临。”

    沈浪点头。

    吴绝叩首,之后不断后退,一直退到门外,然后走了出去。

    ………………………………

    吴绝走后,矜君走了进来。

    “矜兄,这个人有意思吗?”沈浪问道。

    矜君道:“很有意思。”

    是很有意思,刚才吴绝最后的话真是意味深长,真的要拐几个弯才能彻底感受到他话里面真正的含意。

    而且无法点破,一旦点破,就是诛心了。

    他想要告诉沈浪,必要的时候,他吴绝可以成为沈浪的忠狗,对某人取而代之,为沈浪管理浮屠山。

    当然他不敢把话说得太明白,但沈浪和矜君都听出来了。

    “此人真是野心勃勃,但也非常大胆啊。”矜君道:“这话一旦让任宗主听到,他几乎必死无疑的。”

    沈浪道:“任天啸撤退后,把所有上古装备都拿走了吗?”

    矜君道:“没有全部拿走,但是上古拦截装置的核心部件,还有龙之力发射装置,全部拆走了。还有那只上古龙盒,他也拿走,带回浮屠山了。”

    沈浪笑道:“任宗主把任盈盈带走了,又把上古拦截装置,龙之力都带走了,这是逼着我一定要去浮屠山啊。说的真诱人,浮屠山彻底效忠臣服我。”

    是很诱人啊,浮屠山尽管受到了巨大的损失,但剩下的力量还非常惊人啊,沈浪若真的得到浮屠山的效忠,那直接就突飞猛进了。就等于一下子拥有了三千名特种武士,十万地狱军团。

    最关键的是上古拦截装置,还有龙之悔,龙之力,这些都是绝对的战略物资,一旦得到这些东西,那直接就能对大炎帝国进行战略威慑,达到新的战略平衡。

    而就在此时,外面又响起了雪隐的声音。

    “陛下,大炎帝国廉亲王来访。”

    这个人来的很快啊,这边沈浪刚刚入主乾京不久,王座都还没有坐热,他就来了。

    …………………………

    这位年轻的廉亲王出现在大殿之内,朝着沈浪拱手道:“恭喜沈浪陛下,终于大仇得报了,如今令尊在地下应该也能够瞑目了。”

    沈浪笑道:“廉亲王,你大炎帝国不像话啊,半个多月前,竟然向我的大军发射两枚假龙之悔,几乎要将我吓得魂飞魄散了,对我军队的士气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你这是要赔偿精神损失费的。”

    这位新的廉亲王道:“有这样的事情?那绝对和我大炎帝国无关,那两枚假龙之悔不是我们发射的,绝对不是。”

    靠,你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比你爹强多了。半个多月前,你两次警告说要发射龙之悔,结果现在又说一切和你无关,你这脸皮绝对适合这项工作。

    沈浪道:“廉亲王,你这次来有何贵干呢?莫非是想要恭喜我重新入主大乾宫吗?”

    廉亲王面色一正,摇头道:“不,不,不,我这次来是有重要的外交任务的。”

    沈浪道:“请讲。”

    新廉亲王道:“请沈浪陛下无条件退出大乾宫,无条件退出乾京,退出大赢王国的土地,无条件释放赢无常,让他继承大赢王国之位,成为大赢新国王。”

    这话一出,沈浪怒极反笑道:“这,这是为什么呢?”

    新廉亲王道:“沈浪陛下,当时全体表决说得清清楚楚。让乾国万民决定自己的命运,决定整个国家的归属,当时我记得百分之六十一的人选择的是赢广,也就是说这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属于大赢王国了,并且受到天下的承认。沈浪陛下你消灭了赢广,大仇得报,这我们非常理解,但是你灭了赢广,并不意味着这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属于你。在那一场全体表决之后,这片土地还有这个宫殿,就完全和你姜氏家族无关了。”

    沈浪笑道:“哈哈哈,廉亲王。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一场全体表决是我沈浪赢了,是赢广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篡改了结果,令尊老廉亲王还为此自杀了,你竟然是如此健忘吗?”

    新廉亲王面孔一阵抽搐道:“没有这回事,完全都是谣言,当时我父亲昭告天下,当着几十万人的面说得清清楚楚,这一场全体表决中赢广获胜了。而且之后赢广将大赢帝国降为大赢王国,并且一再向炎京请罪,并一再说永远效忠大炎帝国,大赢王国虽然改了国号,但永远都是大炎王朝的一员。”

    沈浪眼睛眯起,大炎帝国的翻脸还真是快啊,这还没有过四十八小时吧。

    新廉亲王道:“沈浪,你的大乾王国之主是受到我大炎帝国承认的,而赢广的大赢王国也是受到我们承认的,你可无权篡夺赢氏的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江山。”

    “有圣旨!”新廉亲王高呼道,然后展开了一道圣旨,道:“大乾王国沈浪接旨。”

    沈浪坐在王位上,一动不动。

    新廉亲王自顾自地高呼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册封沈浪为大炎帝国乾亲王,钦此。”

    哈哈哈,这旨意有意思了。

    我大乾帝国一直以来都和你大炎王朝势不两立的,而且还在争夺人皇之位,结果大炎皇帝直接册封了沈浪。

    这是啥意思?莫非之前我和你大炎帝国合作坑赢广之后,你就当作臣服了吗?你还真会上杆子爬啊。而且更加有意思的是,圣旨里面册封的是沈浪,而不是姜浪。

    虽然天下对沈浪的口头称呼依旧是沈浪,但是任何官方的文字里面,都是姜浪。大炎皇帝的圣旨中,完全是要淡化姜氏,这是永远要化姜为沈。

    不管是在上古世界,还是在这个世界,姜氏和姬氏都是天下最尊贵的姓氏,姬氏要天下独尊,才不要和人共享这个荣誉,所以当然巴不得姜氏永远消失。

    接着,新廉亲王又高呼道:“皇帝口谕,乾亲王沈浪为父报仇,与大赢王国决战,朕躬能够理解。但如今你得偿所愿,请立刻退出大赢王国境内,退出乾京,返回怒潮城。大赢王国是大炎王朝的诸侯国之一,和你大乾王国是兄弟国家,乾亲王若窃据不走,那便是非法侵占,朕是要过问的,天下诸国也是不答应的,朕命令你在一个月内彻底退出乾京,否则将视为对大炎帝国的开战。”

    圣旨和口谕都读完了,廉亲王道:“沈浪陛下,接旨吧。”

    沈浪道:“啥意思?炎京的意思是,如果一个月内我不退出乾京,就要向我开战,就要对我进行毁灭性打击,对吗?”

    新廉亲王道:“对,是这个意思。”

    接着,新廉亲王又道:“皇帝口谕,乾亲王,朕命令你立刻无条件释放赢无常。”

    又是口谕?这位皇帝陛下还真是喜欢用大白话啊,一点都不喜欢骈四俪六,这倒是很沈浪非常相似。

    新廉亲王道:“沈浪陛下,请您立刻释放赢无常吧,毕竟他可是赢氏家族的第一继承人了。”

    沈浪挥手道:“来人,把赢无常带上来。”

    片刻后,赢无常被带了上来,他瘦了虚弱,脸色显得非常苍白,但是倒也没有受到多大的折磨,但整个人还处于迷惘之中,双眼通红。

    很显然乾京的陷落,赢广的死给他带来了致命的打击。

    沈浪又道:“原大赢王国尚书台宰相赵琳了,也把他带上来。”

    片刻后,赵琳也被带了进来,这位宰相脸上的血迹被洗干净了,但额头伤痕累累,看上去尤其吓人。

    “罪臣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见到沈浪之后,这位赵琳二话不说直接跪下。

    沈浪道:“赢无常,大炎皇帝有旨意给你呢。”

    新廉亲王道:“陛下有旨,赢无常跪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册封赢无常为大炎帝国赢亲王,钦此。”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册封赢无常为大赢国王,钦此。”

    还是单独的两份旨意,而且册封赢亲王的旨意在前,册封大赢王国之主的旨意在后,这奉命是说大炎帝国的亲王爵位还要超过诸侯王。

    “陛下有旨,赵琳跪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册封赵琳为大炎帝国承宁殿大学士,册封赵琳为大赢王国内阁首相,钦此。”

    这份旨意倒是出乎沈浪的意料,大炎皇帝不但册封了赢无常,竟然把赵琳也册封了。

    这架势,赵琳先是大炎帝国之臣,然后再是大赢王国之臣。

    然后,新廉亲王道:“赢亲王,赵学士,还不领旨谢恩?”

    沈浪在边上笑道:“赢无常,赵琳,听到了没有?大炎皇帝给你们下旨了,接不接啊?”

    全场死一般的静寂,大殿内的人其实不多。

    只有仇妖儿、矜君、廉亲王、沈浪等寥寥几人,甚至这些人都没有望向赢无常和赵琳,仿佛任由他们自主选择一样。

    片刻后,赢无常上前,拿过了廉亲王手中的两份旨意,展开之后稍稍看了一眼。

    然后,他泪水不断滴落,整个身体都在不断颤抖。

    他的赢氏家族就快要亡族灭种了,父王赢广的几个儿子都死了,就剩下他赢无常了,怎么办?怎么办?

    “哈哈哈哈哈……”赢无常厉声大笑道:“我赢氏家族当年向大炎帝国跪下的那一刻起,应该就注定了今日的结局吧。”

    然后,他直接拿起两份圣旨,来到桌子面前,直接烧成了灰烬。

    接着,赢无常来到大炎帝国新廉亲王面前,猛地一口唾沫喷在对方脸上。

    然后,赢无常跪下叩首道:“陛下,我知道赢氏家族快要亡族灭种了,但……我还想要稍稍挣扎一下。”

    接下来,就看赵琳的表现了。他觉得自己必死无疑的,因为十个月前他在大殿上冒犯冲撞了沈浪,另外一个冒犯之人兰士已经被凌迟了,如果他想要活下来,大概就要做出更加极端之事,表达自己的决心。

    赵琳上前接过大炎皇帝的圣旨,打开来一看,还真是让人激动啊,册封他为大炎帝国大学士,大赢王国首相。

    接着,这位前宰相做出了一件完全匪夷所思的事情,简直颠覆了所有人对他的认知。

    赢无常既然烧了大炎皇帝的圣旨,表示决绝之意,那他赵琳一定要做的更加彻底。

    于是,他解开裤腰带,直接对着大炎皇帝的圣旨便溺。

    黄水不断冲刷着这份尊贵无上的圣旨。

    靠!全场所有人都看呆了,完全不敢置信望着这一幕,唯有仇妖儿,依旧目光朝外,事不关己,面不改色。

    你,你还是文臣吗?你可是大乾帝国曾经的探花郎啊,你可是有名的文坛宗师啊,你可是当了十几年的宰相啊。

    竟然做出如此有辱斯文的事情?

    你真牛逼,为了活下来,你也真是的拼了。

    便溺之后,赵琳直接来到大炎帝国廉亲王面前,猛地一口浓痰吐在他的脸上。

    “呸!回去告诉的大炎帝国的狗皇帝,我赵琳宁愿做沈浪陛下的狗,不,我宁愿被沈浪陛下剁碎了喂狗,也不愿意成为大炎帝国所谓的大学士。”

    ………………

    注:月票榜依旧很不安全,有票的兄弟请赐给我,让我别焦虑,安心码字,谢谢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