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赢氏灭族!入主乾京!(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全场再一次死一般的静寂,一代枭雄赢广就这么死了。

    死得毫无尊严,也没有轰轰烈烈,就如同一个疯子一般,猛地颓倒在地。临死之前,极尽丑态,充满了无限的悲哀。

    几十万人看在眼中,充满了强烈的不真实。这可是赢广啊,小姜离啊。

    这二十几年来呼风唤雨的超级大人物,尤其这两三年来几乎都和大炎皇帝扳手腕的,甚至还朝大炎帝国发射过龙之悔,而且还在超脱势力议会上公然要自立的人。

    在很多人想来,他或许会死,但却是死在和大炎帝国的战场上,死在和大炎皇帝的对决中。

    然而没有想到,竟然死在了沈浪手中。

    之前沈浪在比武决斗中秒杀了赢无冥,就已经让人足够震惊了,完全不知道沈浪是怎么做到的。

    而这一次……完全就更加离奇了。

    莫名其妙这位赢广陛下就忽然疯了,而且上半身完全腐烂,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沈浪陛下是怎么做到的?他究竟对赢广做了什么啊?

    这虽然是阴谋,但是却丝毫都不猥琐。因为沈浪整整用了三场大胜利铺垫这一场阴谋。

    比武决斗中,灭杀赢无冥。边境线大战,消灭大赢王国五十万大军。

    而就在乾京战场上,他刚才也表现了奇迹,被几千亿的特殊蛊虫吞噬而不死。

    于是在所有人眼中,沈浪依旧是那个神鬼莫测,神乎其技之人。

    ………………

    沈浪望着地上赢广的尸体,实在是太惨了。

    如果没有龙盒的话,赢广也快要死了,大概还能坚持几个月,然后痛苦地死在病榻之上。

    而有了上古龙盒后,赢广之死瞬间加速,而且显得尤为惨烈。

    沈浪仇人名单上,又少掉了一个重要的名字,如今还剩下三个人。

    浮屠山之主,大炎皇帝,X。

    这个X是谁?就是杀害姜离陛下的最终凶手!

    而沈浪现在依旧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赢广也一无所知,但是相信大炎皇帝肯定是知道一些秘密的。

    赢广,赢氏家族,现在男丁已经差不多死完了,还剩下一个赢无常已经落入沈浪手中,再有就是眼前的赢荧公主。

    沈浪望着赢广扭曲的面孔,仿佛依旧能够感受他的内心世界,无比复杂。

    赢广不是一个英雄,甚至不是一个枭雄,他算是一个极端的利益者。

    他一身都笼罩在姜离陛下的阴影之下。姜离陛下活着的时候,赢广是姜离陛下绝对的心腹,对他的意志百分之一百二执行。

    反而像是姜临公爵,他虽然是姜离陛下的亲弟弟,但是拥有强烈的自我意志。

    而赢广是养子,是外姓人,却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以他当然会更加拼命地表现,无比做得比其他人更好,表现得比所有人都更加忠诚。

    这大概有些像是权力游戏里面的那个席恩.葛雷乔伊,他是铁群岛巴隆大王的儿子,因为战败成为了史塔克家族的俘虏,被史塔克公爵领当成养子,然后他处处争先,表现得比史塔克公爵的儿子还要积极忠诚。

    然后,最后带着铁民攻打史塔克家族的临冬城,上演了最残忍白眼狼的一幕。

    这个成长轨迹和赢广有点相似,只不过这位席恩不管各方面比起赢广都差得太远太远了。

    但归根结底,赢广此人是没有真正王者心态的。

    虽然他又是穿龙袍,又是称大赢帝国的,但是他做事却非常拘束,完全不豁达。想要面子,又想要利益,而且经常偏执于某个具体目标,而不是着眼整个战略。

    楚王,越王,甚至吴王都远远没有赢广那么强大,但他们都是有王者心态的,关键时刻的果决,简直让人心折,还有骨子里面的那种傲慢,惊人的视野。

    而赢广,经常被一些看上去非常惊人的利益所吸引。

    比如,沈浪要求和赢无冥决斗,一旦赢了,就把大乾帝国的正统名位给他。结果,赢广被吸引住了,答应了。

    赢无冥输了之后,他要么无耻到底,彻底翻脸不认人。

    结果没有,他把大乾王位交出来了,但是自己却成立了大赢王国,看上去很英明,其实是一个狗屎。

    大赢王国可以成立,而且对于赢氏家族来说,必须成立。但那需要胜利的铺垫,而且不止一场,需要好几场恢宏大胜,提振无数民心,这才是另立大赢王国的好机会。

    而现在,你因为赢无冥的决斗输了,要失去大乾王国的名号,所以急不可耐地成立大赢王国,你让臣子们怎么缓冲,你让万民心理怎么缓冲?

    接下来,镜子提出全体表决,只要赢广赢了,就让大炎帝国,天下诸国承认大赢王国的存在,承认赢氏家族为天下王族之一。结果,赢广又被吸引住了,又被这个虚名吸引住了。

    看看人家楚国,吴国,越国,压根就不需要你大炎帝国的承认,说脱离大炎王朝就脱离。

    再看人家矜君,大南国成立的时候寒酸之极,压根连一个外国使臣都没有,人家也完全不在乎大炎王朝的承认和册封。

    再有沈浪,在怒潮城成立大乾帝国的时候,完全如同儿戏一般,连一个起码的典礼都没有。更别说什么登基大典了,这个所谓的大乾帝国,到现在都没有上朝过。

    这就是王者心态,老子就是牛逼,压根就不在乎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而赢广,每一次都要被虚名所利诱。

    这是他特别愚蠢吗?

    不,不是的!

    这是因为他特别缺名声所以才会在乎,赢氏家族一直被称之为乱臣贼子,他口头上不在乎,但是做梦都想要摘掉这一顶帽子,做梦都想要和天下诸王平起平坐。

    因为他一辈子都被笼罩在姜离的阴影之下,因为这个新乾王国他是窃来的。

    得位不正,当然尤其需要名声。他的性格悲剧,几乎在他叛变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甚至在他被姜氏家族领养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

    矜君是一个英雄,因为他一生的理想就是统一沙蛮族,并且建成一个文明强大的国家。

    苏难也是一个枭雄,他一生的理想就是把苏氏家族带领向巅峰,为了这个目标他可以不择一切手段,可以出卖越国,可以勾结羌国,也可以效忠矜君,更可以跪在沈浪的麾下。

    但赢广不是,他就是一个天生营养不良的王者,某种程度上他这个新乾之王完全是大炎皇帝扶持起来的。

    他充满了自尊和自卑,他时时刻刻都在扮演所谓的王者之姿,所以哪怕在炎京,在廉亲王面前,在大炎太子面前,他的姿态都很高,显得非常高冷。

    而且绝大部分时候都冷酷不言,拼命地想要表现出一种不怒自威的形态。

    反而赢无冥已经颇有王者之心了,但非常可惜,他还来不及完全表现,就已经忽然死了。

    “赢广的一生,是可悲的一生。”沈浪缓缓道,这算是对他的最后盖棺定论了。

    然后沈浪一挥手,顿时两名特种武士抬上来一具棺材,完全用金属铅打造成的棺材。

    “嗖嗖……”

    长长的钩子猛地飞射出来,勾起赢广的尸体,装入铅棺材之类。

    “砰!”然后棺材彻底关闭,把辐射封锁在内。

    接下来赢广的尸体会被带去怒潮城进行各种研究,不能白白浪费了不是,他的武功可真是惊人啊,比赢无冥厉害多了,毕竟是小姜离啊。

    可惜,他还完全来不及施展,就已经死了!

    然后,沈浪目光望向了乾京城墙上的二十五万大军。

    其中二十万主力军团,士气差不多已经算是彻底崩溃了,他们是普通人,虽然效忠了赢广许多年了。

    但是今天发生的一切实在太颠覆了,赢广变成了一个疯子,一个可悲的疯子,身上的王者光环全部破灭了,彻底惨死于众人之前。

    赢广死了,赢无冥死了,赢无缺死了,赢无常被俘了。整个赢氏家族已经完了,他们还能效忠谁?

    但是……

    五万地狱军团,一千五百名特种武士,虽然精神也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但他们是被血脉改造过的,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完全服从命令为天性。

    赢广死了,这很致命,但是这五万多人的士气却不会崩溃,只要一声令下,他们仍旧会战斗到底。

    而且某种程度上,他们算是浮屠山的军队。哪怕挂靠在大赢王国之下的地狱军团,也全部都是浮屠山培养出来的。

    与其说大赢王国和浮屠山合二为一,还不如说浮屠山寄身在大赢王国身上,并且控制着大赢王国的大脑。

    就如同诅咒女皇寄身在那只大章鱼身上,完全掌控着章鱼的意志。

    ………………

    任宗主不在乾京,不知道哪里去了。

    赢广又死了,如今乾京内最高统治者便成为了任天啸和赢荧夫妇。

    接下来怎么办?是继续战斗?还是固守待援?

    原本有赢广在的时候,乾京是非常难打的,因为还有两具龙之力,还有几十只上古能量核心。

    只要赢广豁出去用大招,狂射上古能量核心,那这一战就很麻烦。

    不到万不得已,沈浪不想要用空中拦截定格这一招。

    而且就算他使用出空中拦截这一招,那如果赢广把龙之力发射装置转移,从不同方向,不同距离,同时射出上古能量核心,沈浪又该怎么办呢?

    他的空中拦截可是有范围的,在特定距离内,只能同时拦截一个。

    但是现在赢广已经死了。

    任天啸和赢荧依旧可以使用龙之力发射装置,但非常悲哀,他们没有上古能量核心的自毁密码,乾京之内只有两人有,赢广和赢无冥。

    没有了上古能量核心,怎么和沈浪的军队打?

    接下来,怒潮城军队只需要不断轰击小型龙之力,不断轰击火炮就行了。

    “守住乾京,等任宗主率军来援。”赢荧公主道:“然后我们内外夹击,将沈浪军队杀得干干净净。”

    任天啸沉默不语,他一点都不喜欢乾京,甚至他一点都不喜欢世俗王权,他喜欢的是浮屠山,所以几十年时间内他一直都在浮屠山之内。

    而且刚才赢广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诋毁浮屠山,诋毁任宗主,但是没有宗主的命令,他不能轻举妄动。

    赢荧公主道:“而且还有一点,乾京是沈浪大乾帝国的都城,他不敢炮击,他要民心,他要完整的乾京城,我们要利用这一点。”

    任天啸继续沉默不语。

    赢荧公主道:“最重要的是沈浪这个替身依旧在我们手中,沈浪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太重情义了,只要我们用替身的性命来威胁他,他也不敢攻城。”

    “基于以上几点,我们完全可以固守乾京,等待任宗主的驰援,然后将沈浪军团杀光,灭掉所谓的大乾帝国。”赢荧公主道:“赢氏的男丁几乎已经没有了,任宗主也没有后代,所以未来我们两人的孩子,或许就是浮屠山和大赢王国的继承人。”

    任天啸依旧沉默不语。

    赢荧公主怒道:“你说话啊。”

    任天啸道:“那就这样吧。”

    他口气冷漠,凡事都不喜欢做主。

    …………………………………………

    次日天亮。

    沈浪的五万大军严正以待,所有小型龙之力,全部装上了地狱火炮弹。

    所有火炮,全部上膛。随时准备攻打乾京城!

    然后,城墙上出现了一个身影,替身镜子,被五个浮屠山宗师级强者包围,刀子横颈。

    赢荧公主走上城头,寒声道:“沈浪陛下,这是你的乾京城,这是你大乾帝国的故都,你一旦开炮,这座几百年的城市就沦为废墟了。这里面住着上百万的乾国之民,你还要不要民心?你一旦攻打,保证人心丧尽。”

    沈浪皱眉,他最讨厌这幅架势了。

    二话不说,他直接一声令下:“开火!”

    “嗖嗖嗖嗖嗖嗖……”

    一百三十具小型龙之力猛地发射。

    五百斤级的地狱火炮弹,猛地疾射而出,划过长长的弧线,猛地砸入乾京城内。

    “轰轰轰轰……”

    一百多枚地狱炮弹在城墙上爆炸,无数的军队粉身碎骨。

    整个乾京都在颤抖,坚固无比的城墙,也被炸开了几个豁口。

    这几十米厚的城墙实在太牛逼了,想要炸穿太难了。

    当然沈浪能炸穿,直接用两吨级的镀钨穿甲弹就可以了。

    不过砸穿也没有意义,沈浪的军队是远程火力厉害,近身战斗弱,就算炸穿了城墙,冲入乾京城内和地狱军团,特种军团近身格斗还是会吃亏。

    他只是在打赢荧的脸而已。

    你说我不敢打乾京,你说我在乎乾京万民的心?

    真是可笑啊,当时乾京万民都不在乎我的心,我又何必在乎他们?

    当时乾京万民可是一再说让沈浪走的,不要成为灾星,尽管他们知道赢广丑陋,但还是选择支持效忠他。

    这一切沈浪可记得清清楚楚,而且他这个人非常记仇的。

    沈浪冷笑道:“赢荧,任天啸,收起你们那套,我一点都不在乎乾京,我一点都不在乎乾京里面的人,但是全体表决的时候,乾京的人投的都是赢广吧?大家都是成年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没错,乾京是我大乾帝国的故都,但那又怎么样?我没有在这里生活过一天时间,我对这里一点感情都没有,别说炸塌几栋房子了,如果有必要的话,将这里夷为平地我也不在乎。”沈浪大声道:“我的声音很大,所有人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我一点都不在乎人心,尤其是不支持我的人心。”

    这话一出,许多人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所谓大乾帝主,你这话太直接了,太不像一个王者了,太任性了。

    赢荧猛地一挥手道:“那这个替身的性命,你在乎不在乎?”

    沈浪目光望向镜子,道:“那我当然是在乎的,否则你以为我为何现在都不开火?若不是镜子在你们手中,我早就用火炮洗地,将你们炸得粉身碎骨了。”

    赢荧公主寒声道:“只要我一声令下,就可以将你这个替身碎尸万段。所以沈浪陛下,你千万不要逼我,免得后悔莫及。”

    顿时,浮屠山的五名宗师手中利剑一压,镜子脸上的鲜血流下。

    赢荧冷笑道:“沈浪陛下,这个替身和你实在是太像了,所以我觉得非常有必要在他脸上做一个记号啊,这样以后你们两人就可以区分了。”

    沈浪笑道:“你们是想要固守待援对吗?想要等任宗主带着浮屠山大军来和你们内外夹击,将我的军队消灭得干干净净,对吗?”

    赢荧笑道:“沈浪陛下果然聪明,但是这样不可以吗?你想要避免被内外夹击的命运,要么就逃之夭夭,彻底退兵。要么就直接攻城,然后眼睁睁看着你的替身被碎尸万段。”

    “沈浪陛下,区区一个替身而已,完全不值一文的,况且你这个替身已经完全大白于天下了,以后再无用处了,死了也没有什么。”赢荧道:“沈浪陛下,难道你会被所谓的假仁假义所绑架吗?”

    “沈浪陛下,不要挣扎了,要么放下所有的武器,要么直接开火,然后我们杀掉你的替身!”

    “我开始倒数了哦,等我倒数结束,你们所有人都放下武器,否则我就斩下你替身的一支手臂。”赢荧冷笑道:“十,九,八,七……”

    “准备,斩断沈浪替身一臂!”赢荧淡淡道。

    然后,一名浮屠山宗师举起利剑,下一秒钟就能斩断镜子的左臂。

    沈浪一声笑,道:“任天啸,赢荧,难道你们不害怕吗?见到赢广死得如此之惨,难道你们不害怕吗?”

    这话一出,任天啸和赢荧对视了一眼。

    沈浪道:“你们两人都曾经长时间接触过赢广,而且还触碰了他的身体,而且赢广还捏过你的脸,赢荧有本事你揭开你的面具啊。”

    赢荧不想,因为她绝美的面孔已经开始腐烂了,还有两只手也开始腐烂。

    任天啸双手腐烂,胸口被赢广推了一下,现在皮肉也开始腐烂。

    沈浪冷笑道:“这是一种辐射,不是剧毒,而是从灵魂深处摧毁你们的性命,除了我无人能救的,浮屠山也不能救。天下唯一能救的,就是我的血。”

    毫无疑问,沈浪在吹牛逼,他的血是能够抵御所有蛊虫,但是却抵御不了辐射。

    但是却没有人怀疑这一点,因为那个所谓的辐射就是沈浪弄出来害死赢广的,而且他刚刚表现过奇迹,被几千亿的特殊蛊虫吞噬却又安然无恙,反而那几千亿的蛊虫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所以在很多人心中,沈浪的血几乎是万能的。

    沈浪继续道:“任天啸,赢荧,你们现在是不是特别难受,眼花重影,头脑昏眩,而且还会一阵阵呕吐,完全压制不住。”

    这话刚刚一出来。

    “呕……”赢荧公主猛地呕了出来。

    但是,她还带着面具,所以这感觉你们自己想象一下。

    “呕……”任天啸也直接呕了出来。

    这两人早已经明确感受到了,他们近距离接触赢广超过一刻钟,而且和他有直接身体接触,那些放射性物质直接触碰了的身体,如今遭遇辐射,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了。

    事实上,这两个人反应比沈浪说的还要严重,一阵阵头昏眼花,脚步虚浮,正在不断变得虚弱。

    沈浪道:“任天啸,赢荧,你们已经必死无疑了,只有我才能救你们。但是非常抱歉,你们两人我只能救一人。准确说我只救任天啸,因为我早已经说过了,我和浮屠山无冤无仇,我和任盈盈更是未婚夫妻,我需要浮屠山,我们是联姻啊。而赢氏家族?非常不好意思,你们是我的死敌,当年你们杀绝了姜氏王族,现在轮到我杀绝你们赢氏全族了。”

    “任天啸,你想要得救吗?你想得到我的血液吗?非常简单,杀了你的妻子赢荧就可以了。”

    “任天啸,杀了她,你就能活!”

    这话一出,赢荧公主脸色剧变,然后飞快远离任天啸。

    这就是赢氏家族人的特点,不相信任何人。

    顿时任天啸脸色一遍,怒声道:“赢荧,你什么意思?你不相信我吗?我们夫妻十几年了,你难道不相信我吗?你觉得我会听信沈浪的挑拨而杀你吗?”

    赢荧公主道:“夫君当然不是不相信你,我……我只是……”

    接着,任天啸朝着沈浪怒吼道:“沈浪,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你以为我会被你挑拨?你以为我会杀死自己的妻子?白日做梦,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龌蹉!”

    任天啸对赢荧的感情这么深吗?

    没有,他是浮屠山出身的,而且也接受过强烈的血脉改造,又能有多深的情感?他们精神是很冷漠的。

    但他绝对不会因为沈浪的几句挑拨和威胁而杀赢荧,因为这有损他任天啸的骄傲。

    赢荧公主大笑道:“沈浪你看到了吗?我们夫妻非常恩爱,根本不可能受你挑拨,你的阴谋破产了。现在摆在你面前,依旧只有两个选择,要么退兵,要么留下来等死!”

    “我相信,任宗主的大军很快就要到了,我甚至能够听到上古秃鹫的风声,我甚至能够听到特种武士的奔跑声了,沈浪你的大军若不退走,接下来就是你们的死期了!”

    而就在此时!

    天上高空果然飞来了一只上古秃鹫,上面骑着的人是一个熟人。

    吴长老的儿子,吴绝,浮屠山之主的心腹,浮屠山下一代长老人选。

    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沈浪的结拜义兄,当面喊哥哥,背面捅刀子的交情。

    吴绝直接俯冲而下,降落在任天啸的身边。

    赢荧公主高呼道:“吴绝师兄,是浮屠山的大军来了吗?是任宗主带着大军来了吗?我们里应外合,灭掉怒潮城军团。”

    吴绝朝着赢荧公主一丝不苟地行礼,道:“吴绝,拜见公主殿下。”

    然后,他把一封密信递给了任天啸。

    “师兄,这是宗主给你的信。”

    任天啸拆开信看了一眼,眼睛微微一抽搐,身体也一抽搐,然后闭上眼睛,仰天叹息。

    赢荧公主道:“夫君,这密信上写了什么?浮屠山大军是不是要来了?”

    任天啸道:“娘子,你自己看吧。”

    然后,任天啸把密信递了过去。

    赢荧公主走过来,接过密信一看,顿时整个身体猛烈颤抖。

    因为上面第一句话就是:天啸吾儿,杀了赢荧公主,所有军队完全退出乾京,让给沈浪陛下。

    赢荧几乎不敢置信望着上面的字?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

    接下来,她飞快地狂奔逃跑!

    但是,来不及了!

    任天啸抽出剑,猛地斩下。

    瞬间,大赢王国的这位赢荧公主,直接被斩下脑袋,彻底惨死。

    临死之前,她依旧双眼圆睁,真正的死不瞑目啊。

    为什么要这样啊?任宗主为何要这样啊?

    任天啸轻轻一甩手中的剑,沈浪挑拨离间让他杀妻,他是不会杀的。但是宗主让他杀妻,他就毫不犹豫动手,或者说稍稍犹豫了几秒钟。

    接下来,任天啸淡淡地望了城外的沈浪好一会儿,目光变得无比复杂起来。

    他不知道宗主为何要下这样的命令,不但让他杀赢荧,而且还大军退出乾京,把这大好的乾京城完全让给沈浪?

    但是任宗主的命令,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

    任天啸大声下令道:“所有特种武士,所有地狱军团,全部撤离,退出乾京,返回浮屠山!”

    这话一出,所有特种武士,所有地狱军团,二话不说直接从城墙上跳了下来。

    然后,他们直接就这样走了,撤退得干干净净。

    …………………………

    注:月票榜又被爆了,掉到11名,好心塞啊!想要安稳就这么难呢,有票的兄弟千万别留了,投给我吧!我只想埋头拼命码字,每天一万五六更新,月票榜就交给诸位恩公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