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浪爷狂噬!对赢广致命一击!(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此时细细观察会发现,赢广变化很大。

    首先他的眼球已经有些凹陷了,眼珠子的血管也清晰可见,还有他的皮肤下筋脉也有些明显地凸起。

    当然变化更大的是他的神情和气质,之前的赢广算是沉稳的,不怒而威的那种。

    而现在的赢广已经显得比较极端了,虽然说话口气并不是很明显,但是却给人一种歇斯底里的感觉。

    很多人都以为这是因为他遭到了强大的变故而导致的,最近发生在他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先是赢无缺之死,之后又赢无冥之死,又连续两三场重创,新乾王国的消失,大赢王国取而代之等等。

    遭遇了这些剧变,就算是铁打的人也会发生巨大变化。

    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而是另外一种原因。

    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整个大脑开始一阵胀痛,眼前开始重影,甚至耳朵里面出现了许多幻听,眼前视野内出现了一阵阵幻觉。

    这本是一种非常难受的感觉,但是在赢广眼中,却变成了一种玄而又玄的状态。

    他觉得这是他和龙之间正在建立某种关联。

    看翻阅了无数的上古典籍,甚至已经不是真正的严肃典籍,所有关于龙的话本,还有戏说,等等书籍他都看过了。

    他看到最好的一本,最打动他内心的一本,就是一本从西方世界传来的上古传记,称之为权力的游戏。

    那里面将的是一个枭雄,得到了一颗龙蛋,并且将他孵化出来,征服了整个世界,建立了坦格利安王朝,而这个枭雄的名字就是伊耿一世。

    而在孵化这条龙的时候,他几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甚至大脑里面长出了一个离奇的瘤子。而这个瘤子就是龙在他体内的印记,这个瘤子会不断地变化生长,从而让伊耿出现头脑剧痛,一阵阵幻听,眼睛重影,甚至全身的血脉都虬结起来。

    但是一旦等这条龙孵化出来之后,人可以通过这个瘤子控制这条龙。

    这本上古传说非常精彩,波澜壮阔,气势恢宏,可惜仅仅只有第一卷。

    赢广是无意中得到这卷西方世界上古传记的,而且还是原始状态的上古典籍,需要一层一层破译出来,而且还是上古拉丁文。

    因为赢广在秘密想办法收集所有关于龙的上古典籍,而这个上古典籍的封面中正好出现了一条龙,里面还有一句话,当有红色彗星划过天空的时候,就意味着龙要出现了,立刻得到了赢广的重视。

    赢广立刻组织大量的人力破译了这个西方世界的上古典籍,然后如获珍宝。

    当然,这本书中关于孵化龙蛋写得非常玄奇,几乎无法复制。但是孵化龙蛋过程中,伊耿一世的身体反应,真的非常相似,这让赢广更加兴奋,更加坚信自己能够孵化出这颗龙蛋,能够得到这条龙。

    而且这条龙就算孵化出来也会认主的,所以就算让任宗主知道了这颗龙蛋也不要紧。

    此时最紧迫的任务,就是孵化出龙蛋。

    甚至赢广有过非常极端的想法,引爆一支龙之悔,用来孵化这枚龙蛋。但现在幸好得到了龙盒,不需要用这枚极端的办法了。

    而现在他一兴奋,顿时那种熟悉的痛苦感觉又来了,大脑里面仿佛有东西在膨胀。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瞧瞧,说得多好啊。这些年上天让我赢广遭遇了这些磨难,一切都是为了龙之降生而铺垫,这么伟大的生物降生,是需要祭奠的。

    那么请问西方上古传记中真的有《权力的游戏》?没有的!这个上古典籍,完全是……沈浪的出口转内销!

    实际上他还准备了很多关于龙的典籍,想方设法让赢氏家族的人收集到,但没有想到赢广独爱《权力的游戏》,不过也对,某些地方真正的上古典籍,写的事情比这还要离奇呢,比如《荷马史诗》、《奥德赛》等等,可信度还没有《权力的游戏》高呢,至少权游还是低等魔幻位面。

    赢广痴迷地望着手中这个瓶子,这里面就是全新的蛊虫。

    任宗主不是要在女儿任盈盈的体内培育天下第一蛊虫吗?这还不是,仅仅只是天下第一蛊虫的衍生物而已,所以成为了大赢王国的秘密武器。

    得到龙盒之后,赢广第一迫切的想法就是把龙蛋放在里面进行孵化。

    但是,先把眼前这怒潮城五万人从这个世界上抹去再说吧。

    就算杀了这五万人,也很难挽回大赢王国的声誉了,但总能挽回一部分。

    靠正常的战斗不行,不够震撼,无法彻底震惊天下,需要的是瞬间的秒杀。

    赢广又低头看了一眼上古龙盒,朝着矜君道:“既然交易已经完成,那就可以将你们抹去了。”

    然后,赢广轻轻地一挥手,整个动作风轻云淡。

    他能够将怒潮城五万大军彻底抹去吗?

    当然可以,因为他疯狂地在地下埋藏了十几个上古能量核心,瞬间全部引爆。

    这样怒潮城的五万大军,还有一百多具小型龙之力,三百多门火炮,就瞬间粉身碎骨了。

    “再见了矜君,再见了诸位!”赢广道。

    然后,他轻轻地拍打下了十几个上古噩梦石装置,整个动作依旧无声无息。

    “滴滴滴滴滴……”

    “当当当当当……”

    与此同时,整个空气间响起了一阵阵诡异的声音。

    刺耳的钟声响起,一阵比一阵密集刺耳。

    还有十几个上古能量核心进入自毁倒计时的声响,这些声音完全混杂在一起。

    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惊人。这个倒计时非常非常短暂的,仅仅不到半分钟而已。

    这十几个上古能量核心,就埋在怒潮城大军的脚下,起码有一半是在正下方。

    一旦爆炸,伤亡不计其数。

    “滴滴滴滴滴……”

    越来越尖锐,越来越刺耳。

    赢广挥了挥手,赢荧公主在轿子上掀开了一道缝隙道:“沈浪陛下,和你的军队见最后一面,顺便说一声再见吧,他们很快就要从这个世界上被彻底抹去了。”

    “嘀嘀嘀……”

    赢广拿出怀表,开始倒计时。

    “十,九,八,七……三,二,一,零!”

    时间到!

    惊天动地的毁灭开始了,虽然依旧比不上龙之悔,但十几个上古能量核心的爆炸,也足够遮蔽太阳的光芒,也足够将怒潮城五万人杀得干干净净了。

    “砰!”

    这一声爆炸,猛地在赢广心中响起。

    但是……却没有在现实中响起。

    这,这是为何?他明明已经部署好了一切,明明已经在东南西北城外的四个方向埋下了上古能量核心,尤其是南边城门之外,埋下的能量核心最多,因为怒潮城军队从这个方向攻城的概率是最大的。

    为何没有爆炸?为何没有爆炸?

    当然不会爆炸,因为赢广的所有上古能量核心都是来源于上古姜氏,沈浪才拥有最高的控制权限。放在之前他还需要去手动关闭上古能量核心的自毁程序,而现在完全不需要,他拥有超强的精神力,加上龙之核心,上古王戒。

    如果想要开启上古能量核心的自爆,那还需要亲自去动手,但是关闭自爆,却只需要一个信号就可以。

    这也是上古能量核心的设计初衷,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能自爆。但只要自爆还没有发生,任何时刻都可以阻止。

    赢广惊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会这样?

    他明明已经设定好了自爆,为何这些上古能量核心没有爆炸?没有将怒潮城五万人炸得粉身碎骨?

    难道被人提前破坏了?这绝对不可能,这些上古能量核心自从被埋在地下之后,一直都被特种武士监视者,绝对没有任何人能够来破坏。

    又或者有一个人拥有更高权限,可以中断上古能量核心的自爆,可是刚才整个过程中都没有人接触到上古能量核心啊,难道不需要接触,也能够中止自保?

    这,这不可能,没有人有这个权限。

    赢广本能地往轿子里面望去,内心浮现出一种诡异的可能性,然后立刻摇头甩开。

    现在不是私心杂念的时候,专注一切,消灭眼前这怒潮城五万人,然后想办法孵化出龙蛋。

    赢广长长呼了一口气,冷笑道:“了不起,了不起,竟然连上古能量核心的自爆都能提前破坏掉,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赢广一边说话,一边鼓掌,然后目光痴迷地望着手中这个瓶子,里面就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蛊虫。

    单纯外形上,它并不恐怖,甚至也不是很特殊,它是无色的,甚至要非常仔细才能发现它的存在。

    之前说过,这是天下第一蛊虫的衍生物,浮屠山之主要在他女儿任盈盈身上培养天下第一蛊,还没有成功。

    赢广淡淡道:“沈浪陛下,一个月之前,我们两支大军总共五十五万在原野中大战,这个时候大炎帝国只要投下一枚超级龙之悔,就可以将我们杀得干干净净,他们为何没有那样做呢?”

    轿子里面的镜子道:“因为时候还不到。”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吧。”赢广道:“但还有另外一种原因,那就是我们的全新蛊虫武器,给炎京前所未有的震慑,现在给您表演一个奇迹。”

    这不仅仅是给镜子表演的,也是给外面所有的怒潮城军团表演的。

    “带上来!”

    随着赢广一声令下,顿时几辆马车行驶了过来,里面密密麻麻装着人。

    “这些人,全部都是我大赢王国的叛逆,都是心向姜氏的叛逆,我抓了一千名。”赢广道。

    镜子目光一缩,他一眼就认出来这里面的人,全部都来听过他的演讲。

    赢广道:“总共有三十五万人听过你的演讲,我象征性地抓了一千人而已。”

    这一千个囚犯,全部被绳索镣铐绑住了,密密麻麻站在城内的广场之上。

    赢广手一挥,任天啸双手递上来箱子,上古噩梦石箱子。通过复杂的扭动密码,这个箱子被层层打开,然后里面出现了两支东西。

    蛊虫炸弹,一支小的,仅仅只有不到十毫升而已。还有一支大的,足足有一千毫升。

    依旧是这种透明的蛊虫,几乎在太阳照射之下,才能发现它的存在,而且完全显得人畜无害。

    赢广拿出这支小的,递给任天啸道:“去,给沈浪陛下,给大乾帝国的人表演一下。”

    “是!”任天啸道,然后拿着这支小的特殊蛊虫弹,骑着上古秃鹫,猛地飞到了空中。

    而赢广小心翼翼拿出这支大的特殊蛊虫弹,放入到上古龙盒里面,开始飞快地复制分裂。

    “沈浪陛下,这仅仅只是天下第一蛊虫的衍生物,我想了很多名字,但是都不太贴切。”赢广道:“任兄一下子也不知道该取什么名字为好,沈浪陛下学富五车,相比能够取一个最好的名字。”

    “当然了,这种特殊武功威力无比巨大,直接震慑住了炎京,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但是这种特殊蛊虫也是极度难以培育,浮屠山付出了天文数字的代价,也仅仅只是培育出来一点点,只能作为威慑,还不能成为常规武器,用完就没了。”

    “沈浪陛下,谢谢你的上古龙盒啊,果然神奇无比,这特殊蛊虫放入之后,立刻飞快分裂,用不到一个时辰,就能分裂出十六倍,效率一下子提升了一千倍不止,有了这个龙盒,接下来我们的特殊蛊虫武器也不会缺乏了,甚至可以作为常规武器使用。”

    “现在,就由沈浪陛下来见证这个特殊蛊虫武器的威力吧。”

    而此时,任天啸直接飞到了广场的空中,他的下面就是一千名俘虏。

    “准备,投掷!”

    随着赢广一声令下,任天啸直接将那支特殊蛊虫武器投掷了下来。

    “砰!”

    仅仅只有十毫升的特殊蛊虫单弹落入了人群之内,轻轻爆开。

    然后,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之前的那些蛊虫,要么是绿色的,要么是红色的,看上去诡异无比。而这个特殊蛊虫,完全是透明的,一点点都不邪恶恐怖。

    然而忽然之间……

    其中一个俘虏,直接消失了,整个人直接被吞噬了。

    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轿子里面的镜子,乾京城头上的二十五万人,还有飞在空中的沈浪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些俘虏,活生生被特殊蛊虫吞噬掉了,没有任何惨叫,也没有任何血肉横飞的画面。

    他们的身体,飞快一寸一寸地消失了。

    脑袋消失了,身体消失了,双腿消失了。

    其实不是消失,而是被特殊蛊虫吃掉了。

    半分钟后,一百人消失了,一分钟后,三百人消失了,两分钟后,一千人消失了。

    仅仅十毫升的特殊蛊虫,把一千人吞噬得干干净净。

    吞噬完毕之后,他们直接落回到地面上,成为了一种凝胶状态,如同粘稠的水一般滚动。

    渐渐地它们开始凝固,最后变成了一种完全透明的晶体。

    赢广道:“收拾好。”

    几名特种武士上前,将广场上巨大的透明凝固晶体铲下来,一块一块装入箱子里面运走。

    这一幕,简直把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镜子,包括沈浪,包括乾京城墙上的军队。

    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太可怕了!

    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恐怖的蛊虫?

    仅仅十毫升而已啊,就吞噬了一千人,而且没有任何痛苦和知觉,直接就吞噬得干干净净。

    而且它们仿佛是有吞噬极限的,彻底吃饱了之后就开始演变,最后成为某种晶体。

    之前浮屠山的蛊虫也很惊人,但大体上都是腐蚀,溶解为主,而且需要大大批量蛊虫,不具备超级蔓延性,需要超大面积投掷。

    而刚才这十毫升,爆开的蛊虫雾也仅仅只有不到一平方米而已,最后却把几千平方米内的一千名囚犯全部吞噬干净,逃都逃不掉。

    这究竟是什么蛊虫啊?

    这还仅仅只是天下第一蛊虫的衍生物,那真正天下第一蛊虫会何等惊人?何等恐怖?

    赢广道:“感谢沈浪陛下,这特殊蛊虫数量太稀少了,靠着他们的自我繁殖太慢了,我们根本舍不得用,而现在有了上古龙盒,我们可以放心,大胆地用了。”

    “刚才我用了十毫升,就消灭了一千人。而我手中还有一支一千毫升的,整整一年半时间,才弄出了这一千毫升,哪里舍得用啊。”赢广笑道:“现在,好了。如果这一千毫升投掷在怒潮城大军中,能够杀死多少人?”

    十毫升毁灭了一千人,那一千毫升就是十万人,足够把怒潮城五万大军消灭两遍了。

    “沈浪陛下,怒潮城的这些秘密武器相当不错,等杀光了五万人之后,我也就彻底笑纳了。”

    “沈浪陛下,不下令你的军队逃跑吗?不让他们鸟兽散吗?”赢广问道:“这一千毫升的特殊蛊虫弹,我还打算在上古龙盒里面放一段时间,怒潮城军队想要逃跑的话,还是有时间的。”

    镜子一动不动,外面的怒朝着军队也一动不动。

    整个乾京,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因为所有人都被这特殊蛊虫吓住了,真的匪夷所思。

    整整半个小时后,赢广打开了上古龙盒,从里面取出了特殊蛊虫弹。

    真是惊人啊,刚才仅仅只是一千毫升,仅仅在龙盒里面放了半个多小时,就直接分裂剧增到到三千毫升,按照理论,这差不多足够杀死三十万人了。

    赢广缓缓道:“沈浪陛下,这次真的要和你的怒潮城大军说再见了。”

    然后,赢广捧着这只特殊蛊虫弹,放入另外一个弹体之内,类似于上古巨箭的弹体。

    然后,他在把这支上古巨箭安放在一个龙之力发射装置上,这可是真正的大型龙之力。

    设定目标,设定距离,瞄准城外怒潮城的五万大军。

    然后他忍不住又朝城外看了一眼。

    大赢王国公主赢荧道:“沈浪陛下,多看一眼吧,很快怒潮城这五万大军就要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我们赢氏,我们任氏,这一次终于名正言顺用蛊虫武器,彻底消灭敌人。”

    赢广道:“谢谢你,沈浪陛下,谢谢你的上古龙盒,让我能够利用它来屠杀你的军队。”

    “三,二,一!”

    赢广猛地一拍噩梦石按钮。

    “嗖……”顿时大型龙之力猛地发射。

    这支上古巨箭,呼啸着飞了出去,朝着几千米之外的怒潮城大军飞射而去。

    每秒钟三千米左右的速度,差不多一秒半,就到了怒潮城五万大军的上空,这么快的速度,怒潮城一方的任何武器都无法提前拦截。

    三千毫升的蛊虫弹,足够杀死三十万人,更何况区区五万怒潮城军队?

    这支装着特殊蛊虫弹的上古之箭,真的如同死神一般,瞬间就要降临,疯狂收割生命。

    与此同时,沈浪骑着一只雪雕猛地冲上了天空。

    这个时候,他能够拦截定格吗?

    不能!

    因为,这只是一支普通的上古巨箭,没有任何噩梦石装置。

    “妖儿!”沈浪高呼。

    “去……”仇妖儿猛地一阵高呼,手中的噩梦石上古战刀,闪电一般朝着空中投掷而来。

    “嗖……”

    瞬间,这支上古巨箭猛地被切开了。

    “砰砰砰砰……”

    然后,这支上古巨箭猛地炸开,无数的特殊蛊虫漫天飞溅。

    朝着怒潮城大军的上空洒落。

    三千毫升的特殊蛊虫,有多少数量?几百亿,几千亿?

    一旦落入大军阵列中,后果不堪设想,那真的就是彻底的屠杀,怒潮城五万大军会被吞噬毁灭得干干净净。

    漫天的蛊虫雾,拼命飘散。

    如同死神,彻底笼罩。

    赢广淡淡道:“再见了,怒潮城,再见了,大乾帝国!”

    这五万精锐,几乎是怒潮城的所有,一旦全军覆灭,也基本上意味着大乾帝国的灭亡。

    赢荧公主掰开镜子的眼睛,缓缓道:“沈浪看清楚,你的大乾帝国就是这样毁灭的,你的姜氏彻底完了,以后不要在说什么我们赢氏是乱臣贼子,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失败者的哀鸣,是无人倾听的。”

    无声无息的大屠杀要开始了。

    而就在此时!

    空中的沈浪忽然发出猛地一声爆吼。

    他的精神力,控制这龙之心装置,释放出了一个漩涡。

    不是把一切都灰飞烟灭的能量漩涡,因为缺乏龙之剑。

    而就是单纯的漩涡,如同龙卷风一般。

    特殊蛊虫的屠杀已经开始了。

    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怒潮城的武士直接一寸寸粉碎,被特殊蛊虫吞噬了。

    “吸!”

    沈浪一声爆吼。

    顿时,整个人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疯狂吞噬空气中的一切。

    无数的尘埃,无数的空气,无数的特殊蛊虫,全部被席卷而来。

    三千毫升,不计其数的蛊虫,瞬间被他的漩涡席卷,然后吞噬他的全身。

    “噶……”他骑乘的这只雪雕,甚至发不出任何惨叫,直接就粉身碎骨了。

    天文数字的特殊蛊虫,疯狂地钻入沈浪的体内,疯狂地吞噬,疯狂地毁灭。

    刹那间!

    沈浪的身影消失了,如同一个透明的光团,从天而降。

    因为这蛊虫是透明的,一旦吞噬了生命之后,更是直接变成了透明状态的凝胶。

    周围几十万人一声惊呼。

    仇妖儿,矜君等人,仿佛坠入地狱一般,遍体冰凉。

    刹那间,他们的世界仿佛都彻底毁灭了。

    所有的希望,仿佛都瞬间破灭了。

    整个精神世界,无边无际的坍塌。

    又,又是这样?

    沈浪陛下为了拯救五万人,又一次彻底牺牲了自己?

    但是这一次,他真的消失不见了。

    而剩下怒潮城五万大军并不知道那个人就是沈浪,只不过他们也感觉到了惊悸,战栗。

    “砰!”

    一团光影无声无息地砸在地面上。

    只是一团透明的光影,仿佛涌动的水,沈浪的身影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是,这三千毫升的特殊蛊虫,终究没有对怒潮城大军成功屠杀,全部被吸到了沈浪的身上。

    赢广也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这一切,然后浑身开始微微颤抖。

    这,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人是谁?

    为何他能够阻止特殊蛊虫的扩散,为何他能够吞噬所有的特殊蛊虫?

    三千毫升的蛊虫,应该吞噬几十万生命才会饱和啊。

    只要没有达到饱和状态,这特殊蛊虫就会一直拼命的吞噬所有生命,直到饱和为止?

    为何此时,三千毫升的蛊虫,仅仅只去吞噬那一个人?

    他死了吗?灰飞烟灭了吗?

    足足好一会儿后!

    地上有一个透明的光影站了起来,依稀能够看出是一个人体。

    只不过整个身体表面,完全被透明的水状笼罩,不断涌动着。

    几千亿的特殊蛊虫,拼命地钻入他的身体,拼命地吞噬他的一切。

    然后……几千亿特殊蛊虫都反而被沈浪吞噬了。

    他身上这一层透明凝胶状越来越薄,身体表面的几千亿特殊蛊虫越来越少。

    最后……

    完全消失了。

    沈浪身体恢复了原装,不过有点羞耻,不着寸缕。

    所有人震惊地望着他?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人竟然是沈浪?真正的沈浪?

    那,那轿子里面的那个人是谁?又是替身镜子吗?

    沈浪陛下刚刚吞噬了几千亿的特殊蛊虫?

    那,那他身体究竟会发生什么蜕变啊?

    足足好一会儿,城下之下沈浪朝着赢广笑道:“赢广陛下,别来无恙啊,好久不见了。”

    “对了赢广陛下,告诉你两件事情,第一件,你的死期就要到了。”

    “第二件,我给你的那颗龙蛋,是假的!”

    “哈哈哈哈。”

    “桀桀桀桀!”

    ………………………………

    注:第一更送上,兄弟们还有月票吗?投给我吧,拜托了呢!后面追得紧,让人心慌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