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凌迟处死!赢广狂吐血!(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望着这一幕,赢无常,任天啸,兰士三个人完全如同死一般的寂静。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完全放不出狠话了,眼前一阵阵黑暗,身体一阵阵冰凉。

    这一战的整个过程,真是恍然如梦啊!

    仅仅不到三天时间,他们的五十万大军就全军覆灭了。当然了还逃出去二十万,但这二十万还不如全部死在战场上了呢,因为这群人会拼命逃亡,然后把看到的一切事情全部说出去。

    很快整个大赢王国,整个东方世界都会知道赢氏大败,五十万人被五万人击败的丑闻了。

    怎么会这样啊?怒潮城的新式武器就这么厉害吗?

    凭什么啊?他们可是有十五万地狱军团啊,还有三千特种武士,这是何等强大之力量?

    “怒潮城这些武器全部是自己开发出来的吗?”任天啸忽然问道。

    赢无常道:“应该是的,因为沈浪只是蹭了一些上古遗迹,但自己却没有真正开发过任何一个大型上古遗迹,所以这些武器应该都是他设计出来的。”

    但是之前沈浪的那些武器也没有那么厉害啊,比如说火炮,威力也就是那回事而已,对秘密军团作用不大?

    为何忽然之间这些武器变得如此可怕?

    兰士枢密使道:“他仿佛将上古文明和他的那些离奇思路完全集合起来了,开发出了全新的武器装备。”

    赢无常道:“那也不应该比上古遗迹内的那些武器更加强大啊。”

    兰士道:“并没有更加强大,只是思路不一样,至少沈浪没有研制出龙之悔。”

    忽然,任天啸道:“此人……真是了不起。”

    兰士枢密使道:“接下来……怎么办?”

    是啊,接下来怎么办?

    赢无常只想要对自己无尽的冷笑,之前他不想输,而且还想要轻而易举将怒潮城五万人斩尽杀绝,甚至容不得一点点不完美,十七天之内彻底结束大战。没有想到他真的做到了,只不过全军覆灭的是他一方。

    但是他此时已经感觉不到难过了,只有一阵阵荒谬的感觉,还有彻底的麻木,他现在最想要的就是找一个地方躺下来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管。

    “三殿下,接下来怎么办?”兰士枢密使又问道。

    赢无常冷笑道:“怎么办?当然是逃回乾京,局面已经彻底失控了,这已经完全超过我们三个人的能力了,接下来要交给父王,交给任宗主了。”

    “走吧,走吧……”赢无常凄凉笑道。

    兰士枢密使道:“真的什么都不做吗?我们带着五十万大军南下,结果仅仅不到三天时间就全军覆灭,如何向陛下交代,向大赢王国交代?”

    赢无常望着兰士,认真道:“兰士枢密使,不要那么政/治生物化。不用交代了,也不会有人找你负责任的,接下来怒潮城就会打入乾京,营救沈浪。如果渡不过这次危机的话,我们两家都要完蛋了,不要想太多了,逃回去便是!”

    然后,赢无常,任天啸,兰士三人骑着上古秃鹫,在几十人的保护下,朝着北边的乾京方向飞去。

    整整五十万大军的,就剩下这不到八十个上古秃鹫武士了。

    此时在空中甚至还能看到遍地的大赢王国逃兵,这群人绝对吓破胆子了,绝对不敢再回乾京了,他们会逃到大赢王国其他郡,其他城,甚至是乡下,然后把这两天发生的一切用最夸张的方式说出来,会把怒潮城的军队说得天上地下绝顶厉害。

    然后,整个大赢王国的舆论就会彻底崩溃瓦解,原本就有无数民众支持沈浪,这一战的消息传出去之后,整个大赢王国都会发生变故。

    大赢王国,也就是原来的新乾王国,他们心中本来就是向着姜氏的,只不过不信任沈浪,觉得他的大乾帝国太弱小了,保护不了他们,所以部分人在支持赢广。

    而现在怒潮城五万人击败了大赢王国五十万人,什么都不用说了,没有什么比真正的战争更加能够证明一个帝国的强大。接下来,新乾王国的子民就用脚投票的,甚至无数郡城的官员都会开始摇摆。

    这个刚刚建立不久的大赢王国,很快就要四分五裂了。除非父王赢广和任宗主能够立刻挽回局面,彻底击败怒潮城军团,但就算这样局面也很难彻底挽回。

    甚至可以想象,接下来怒潮城五万大军北上进入大赢王国,一路杀到乾京都不会受到阻拦。沿途郡城的民众和官员不要说抵抗了,甚至不直接开城迎接都已经算很不错了。

    这就是乱臣贼子的悲哀,墙倒众人推。

    赢无常可以猜想,如果是大赢王国军队打入了吴楚越三国,保证处处烽烟四起,处处抵抗,有无数人为沈浪前仆后继去死。

    他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战场,真是太惨了,整整尸横遍野,无边无际。

    “这一战有个关键人物。”任天啸道:“就是骑着超声波飞行兽的那个女人,我们大部分的特种武士都是死在他的手中的,如果没有她的话,这一战胜负难说。”

    这句话说对了,这一战中沈浪的作用完全是决定性的。

    整整三次,怒潮城的阵地都差点受到了浮屠山特种武士的致命攻击,全部都是依靠沈浪才将这些特种武士消灭的。

    定身术,配合大超的超声波攻击,简直无敌。

    最后一战关键时刻,浮屠山那三百个特种武士直接杀入了阵地之内,差一点点就要摧毁所有的小型龙之力了。而且如果不阻止他们的话,这三百人能够杀掉一两万怒潮城军团。

    上古铠甲,近宗师级强者,噩梦石上古战刀,这三者加起来的威力实在是太惊人了。

    也依旧是沈浪,直接将三百人全部定身,然后怒潮城特种武士才能瞬间秒杀。

    “那个女人是谁?”任天啸问道。

    赢无常摇头,表示不知道。

    兰士道:“或许是沈浪的妻子金木兰,她神秘失踪了几年,可能回来了。”

    呃?确实很不好意思,为了掩人耳目,沈浪全程都穿着特殊的上古铠甲,为了让敌人胡思乱想,他还把上古铠甲涂装得和之前木兰的铠甲一模一样。

    所以他一直以来穿的都是女人铠甲,但……这错了吗?这又不算女装?不过就算是女装,又怎样?我沈浪也不是第一次了。

    而就在此时,天上忽然传来了一阵鸣叫,一个超声波无声无息猛地袭来。

    “砰……”

    顿时,空中一只上古秃鹫直接粉身碎骨,上面的特种武士从一万多米高空坠落。

    赢无常三人完全惊呆了,那个女人竟然还敢骑着超声波飞行兽追上来?

    她,她想要做什么?

    但不管沈浪想要做什么,赢无常三人都无能为力,因为大超飞行高度轻而易举超过一万三千米,任天啸和赢无常就算武功再高,也完全无可奈何。

    接下来,悲剧的一幕发生了。一只超声波飞行兽在一万三千米高空,疯狂吊打几十只上古秃鹫。

    紧接着,更可怕的一幕出现了,前面的高空中出现了六个黑点。

    是怒潮城的超级空中堡垒,自从空中那一战后,它们仿佛彻底消失了,如今再一次出现了,飞在惊人的高空中,开始了疯狂的射击。

    “嗖嗖嗖嗖嗖……”六艘超级空中堡垒开始发射小型龙之力,发射噩梦石机枪。

    短短片刻,又有十几只上古秃鹫被击中,直接从空中坠落了下去。

    赢无常和任天啸浑身颤抖,这,这是要斩尽杀绝啊。

    “散开,散开,散开……”随着一声令下,大赢王国剩下的几十只上古秃鹫猛地散开,彻底远离,否则只能成为活靶子。

    任天啸也和赢无常彻底散开,因为他们都是关键人物,一定要有人逃回乾京,绝对不能被一网打尽。

    紧接着赢无常悲哀地发现,那只超声波飞行兽,还有上面的那个女人对他穷追不舍。

    靠,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何不追任天啸,偏偏来追我?就是欺负我武功不高吗?

    呃!不好意思,还就是这个原因。

    任天啸武功太牛逼了,沈浪这边没有一个人打得过,所以睁一只闭一只眼放他走了。

    赢无常的武功比不上赢无冥不说,连赢无缺都比不过,而且你还是赢广之子,不追你追谁?

    “三王子,快跑……”七个上古秃鹫武士非常忠诚,直接留下来断后,掩护赢无常逃跑。

    赢无常也不客气,立刻俯冲下去,将高度降低到八千米左右,拼命朝着北边逃之夭夭。

    此人真是很聪明,因为他一旦降低到八千米,大超想要攻击他,就必须下降到一万米左右,而这个距离就会被其他上古秃鹫武士追杀了。

    而且赢无常也不能降低得太多,因为一旦到了五千米的高度,可能会被沈浪这边的雪雕军团追杀。

    赢氏家族没有一个简单的,每个人都很厉害。

    但是,这一切也完全是徒劳的。大超的机动性,飞行速度,飞行高度,都远超上古秃鹫,战斗力更是强悍无双。

    那七个留下来断后掩护的上古秃鹫武士,仅仅坚持了不到一分钟,就全部被大超灭掉了。

    不需要灭人,只需要将这些上古秃鹫喷碎就可以了。

    于是,赢无常身边再无一个人保护,沈浪控制着大超追了上去。

    赢无常拼命地朝着任天啸靠近,依旧维持在八千米的高空。

    快,快,快。

    然而,上古秃鹫的速度就是快不了的,很快就被大超追上了。

    接下来,赢无常陷入了最痛苦的挣扎,要不要解开身上的上古铠甲?

    不解开?会被对方直接控制,这个上古铠甲非但没有作用,反而会变成累赘和囚笼。但若是解开了,一旦他的上古秃鹫被摧毁,他从这八千米的高空掉下去,没有上古铠甲的释放出来的能量缓冲,必死无疑的。

    但是他不需要挣扎了,因为下一秒钟,他感觉到自己动不了了。

    他身上的上古铠甲直接失去了所有的作用,甚至很多关节都直接凝固。

    紧接着……

    一阵可怕的超声波攻击猛地袭来,他拼命想要控制着上古秃鹫躲避。

    但是……躲不掉的。

    瞬间,赢无常骑乘的上古秃鹫直接在空中粉身碎骨,赢无冥直接从八千米的高空中坠落下去。

    “啊……啊……啊……”他没有惨叫,但是内心却在拼命惨嚎。

    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终于,距离地面还有几百米的时候,他的上古铠甲恢复了。

    “砰……”然后这具上古铠甲反方向喷射出强大的能量,直接让下坠速度减慢下来,这简直比降落伞还要牛逼。

    “砰……”一阵巨响,就算有缓冲,赢无冥还是狠狠砸了下来,直接将地面砸出一个深坑。

    尽管有上古铠甲的保护,但他依旧受到了强烈的震动,一阵阵呕吐,头昏眼花。

    快走,快走,必须接着地面的掩护,立刻逃到乾京去。

    赢无常从大坑中爬了起来,然后朝着北边狂奔。

    然而……刚刚奔跑出去不到一百米,发现前面有一个黑点在拦着他,大傻。

    于是他朝着东边狂奔,那里也有一个人拦着他,蓝暴。

    他又朝着底边狂奔,那里有两个人拦着他,屠大,屠二,为何是两个人,因为这对孪生兄弟一旦分开的话,就会陷入彻底的焦躁,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

    然后,雪隐、李千秋,班若等几名大宗师穿着上古铠甲,从后面追了上来。

    “赢无常殿下,你是先挣扎一段再被俘,还是直接被俘啊?”雪隐冷笑道。

    赢无常颤抖道:“雪隐姑姑……”

    当年姜离陛下还在的时候,赢无常年纪还很小,他和其他孩子一样都喊雪隐姑姑的。

    “要不然你还是挣扎一下吧。”雪隐道。

    赢无常一声惨笑,高举双手,束手就擒。

    这个时候挣扎还有什么意义,只能自取其辱而已。

    “雪隐姑姑,我必须申明,你们想要用我换沈浪这是不可能的,我父王绝对不可能答应的。”赢无常道。

    “解开上古铠甲,慢慢从里面出来,然后跪在地上,双手抱头。”雪隐道。

    赢无常解开上古铠甲,从里面钻了出来,跪在地上,抱着头颅。

    “拿下。”雪隐一声令下。

    大赢王国三王子赢无常,被俘!

    ……………………………………

    任天啸太牛逼了,沈浪不愿意招惹,万一将他的上古秃鹫击落他落地之后,怒潮城这边的高手是去抓,还是不去抓呢?不如抓的话,太丢人,去抓的话又打不过,可能要付出不小的伤亡才能抓住此人。

    所以算了,还是让他回去乾京报信吧,我们浪爷的欺软怕硬都这么清丽脱俗。

    哼,也就是龙之剑不在我手中,否则定让你灰飞烟灭。

    成功抓住赢无常之后,沈浪本来就想打道回府的,但是没有想到大赢王国枢密使兰士骑着上古秃鹫就在前面逃窜呢,而且身边也没有什么人保护。

    不容易啊,八十岁了,还拼命地逃之夭夭。

    于是沈浪控制着大超飞了上去。

    “定!”

    瞬间,兰士枢密使的上古铠甲也被定住了,一动不能动。

    然后大超的超声波攻击猛地就要喷射而出。

    “别,别,别……”兰士枢密使道:“我年纪大了,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会死的,就算有上古铠甲缓冲也会死的。”

    “你是金木兰女士对吗?”兰士枢密使道:“你放我回去,我能够劝诫赢广,让他交换人质,释放沈浪陛下。”

    顿时,大超二话不说,超声波猛地喷射而出。

    “嘎吱……”兰士枢密使骑乘的上古秃鹫一声惨叫,右边一侧的羽毛被粉碎了无数,吓得魂飞魄散。

    “别动手,千万别动手,我自己下降,我主动被俘,千万别动手。”兰士枢密使大声道:“我主动被俘的话,你们还能完整缴获一只上古秃鹫对吗?”

    这位兰士枢密使果然识时务者为俊杰啊,立刻控制着上古秃鹫不断下降,下降。

    下降到五千米的高度,立刻被怒潮城的雪雕武士包围。

    然后他继续下降,直接降落在地上。

    至此,怒潮城完整俘获了一只上古秃鹫,还有一只八十岁的牲口。

    大赢王国三大主帅,五十万大军南征,只有任天啸一人逃回乾京,剩下两个主帅,全部被俘。

    ………………………………

    这位八十岁的兰士枢密使被关押在一个临时挖出来的地下囚牢之内,他拼命地绞尽脑汁。

    他必须活下来,虽然他已经八十岁了,但他觉得大好人生还没有过完,他至少还有二十年美好生涯呢?

    他武功那么高,而且还经过一定的血脉改造,所以就算八十依旧显得很年轻,看上去不超过五十岁的样子,荣华富贵,美女佳人,他都依旧享受着。一旦死了,可就一无所有了。

    那么怎么才能活下来呢?我兰士对怒潮城有什么价值呢?

    用他和赢无常两人加在一起去交换沈浪?

    这不可能,怒潮城的人知道他没有那么大分量,赢广是不可能释放沈浪的。

    他必须最大化自己的价值,当然那样会显得尤为无耻,但是只要能够活命,谁还管廉耻啊。

    此时,门开启了。

    两个人走了进来,一个是大宗师雪隐,另外一个就是穿着特殊铠甲的沈浪。

    “金木兰女士,哦不,大乾天后陛下。”兰士枢密使直接跪下,叩首道:“臣兰士,拜见天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靠,天后可不是很好词啊,你随便乱喊?

    兰士跪下来之后,额头贴地,恭敬无比,继续道:“我能为大乾帝国做两件事情,第一件,公开揭露赢广的无耻真面目,当时乾国全体表决明明是沈浪陛下赢了,是赢广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用天下诸国使团和廉亲王的性命威胁他改口,我可以向整个天下道清真相。”

    “第二件事,我担任新乾王国枢密使近三十年了,没有任何人比我更加清楚乾京的城防,怒潮城大军想要攻破乾京,我能够发挥大作用的。”

    啧啧啧啧,雪隐叹为观止,这位兰士枢密使果然还是如此圆滑啊,在三十年前姜离陛下在位的时候,他就是枢密院副使了,他的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作为新旧两派的缓冲力量。

    不过当年他还显得有些风骨的,甚至还有名将风范,怎么如今如此不堪了?

    说完之后,这位兰士枢密使也不再多说话讨人嫌,完全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沈浪掀开了面罩,缓缓道:“兰枢密使,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这话一处,兰士枢密使猛地一颤,几乎不敢置信。

    他对沈浪的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这个穿着特殊铠甲的人竟然是沈浪?他,他还以为是金木兰呢?

    那,那乾京的那个沈浪是假的?是替身?

    真的完全看不出来啊?整整半年多的啊,何止是没有任何破绽?简直是无懈可击的啊?

    赢广和任宗主都知道,沈浪有一个替身,上一次在金刚峰遗迹之下,他们就见过这个沈浪替身。

    事后他们觉得自己完全能够分辨出真假沈浪,因为沈浪那个替身显得有点神经质的,表演比较浮夸,甚至有点过火。

    不仅如此,赢广和任宗主甚至列出了真假沈浪的十大不同之处。

    而这次被俘虏的那个沈浪,完全没有假沈浪的浮夸了,甚至表现得非常内敛。

    而最最能够证明他是真的便是这半年多的演讲,他写的那些演讲稿,

    只有沈浪才有这样的才华,能够写得出这么震撼人心,震撼灵魂的文章啊,那里面有多少直击人心的诗句啊?

    只有真的沈浪才会对大乾帝国有这么的执着,倾注出所有的情感,去号召每一个乾国民众。也正是因为这样,最终全体表决,沈浪才奇迹一般的获胜。其他任何东西都做得了假,唯独情感不能作假。

    在任宗主和赢广看来,替身就是替身,心态是完全不一样的,只能是表演。

    只有真沈浪才会对大乾王国有这么深的感情,假沈浪怎么可能?

    他赢广不是没有替身,他最了解这一点了。

    但他当然不知道,镜子这个替身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他是真的用生命和灵魂在扮演沈浪,整个过程他完全忘记了自己,甚至他根本就不把自己当成替身。

    赢广觉得沈浪肯定对大乾帝国志在必得,充满无比迫切的独占欲,但这完全是以己度人。

    沈浪对所谓的大乾帝国,压根没有多少兴趣。

    所以,兰士枢密使听到沈浪的声音才会这么震惊。

    “兰士枢密使,你抬头看看我?”沈浪继续摇头道。

    “不,不看,不看。”兰士枢密使道:“阁下,你是谁啊?我完全不认识你啊。”

    他说这话的时候,不仅仅是低头,甚至闭着眼睛了,整个心脏和身体都在颤抖,因为他知道一旦得知了沈浪的真实身份,就意味着性命不保了。

    雪隐全身都笼罩在上古铠甲之内,上前猛地抓住兰士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而此时,兰士依旧紧闭双眼。

    沈浪道:“兰士枢密使,你紧闭双眼不是自欺欺人吗?你只有认出了我的声音,知道我是沈浪,才会如此过火反应啊?”

    这话一出,兰士枢密使睁开眼睛,泪水滑落。

    然后,他再一次跪了下来,哭泣颤抖道:“沈浪陛下,臣有罪,臣有罪,臣不该贪生怕死投靠赢广,臣赢广为姜离陛下殉葬的啊……我好悔,我好悔啊……”

    “陛下,我的陛下,臣错了,臣错了,请您看到兰氏家族世世代代效忠姜氏的份上,就饶了罪臣的一条狗命吧。”

    然后,兰士枢密使拼命磕头,直接出血了。

    “陛下,饶了罪臣,饶了罪臣吧,哪怕您对我进行宫刑呢,哪怕让我成为您的一个宦官呢?”

    沈浪叹息一声,重新拉下了面罩,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片刻之后,又一个人走了进来,是兰道大宗师。

    “兰道,兰道,我是你兰士叔叔啊,你替我向陛下求情,饶过我这条命,饶过我这条命。”

    “我们都是兰士家族,我们身上留着一样的血啊。”

    兰道大宗师上前,掏出了一包药,捏开兰士枢密使的嘴巴,将药倒了下去。

    很快,兰士觉得自己完全哑了,说不出半句话来。

    他心中反而狂喜,我这是要活下来了?我要活下来了?哈哈哈哈。

    然后,兰道大宗师也走了出去。

    次日!

    这位大赢王国的枢密使被带了出去,四肢大张捆绑在架子上。

    然后,刽子手祝尧出手,公开将兰士凌迟。

    这一次凌迟要维持几天几夜时间,沈浪说了一定要割足一千刀,因为大军就要北上攻打乾京了,一定要让兰士这个叛徒在乾京才彻底咽气。

    真正的千刀万剐!

    ………………………………

    乾京王宫内!

    赢广显得很淡然,距离五十万大军南下已经过去十七天了,这个时候应该大战真酣,相信很快就会有战报来了。

    但说真的,赢广对这一战的结果丝毫不敢兴趣。

    怒潮城仅仅才五万人,而且群龙无首,大赢王国有五十万大军,其中包括十五万地狱军团,三千特种军团,如果还灭不了怒潮城这五万人,那完全可以自杀了。

    就算太阳从西边出来,这一战也不会有任何意外。与其关注这一战的结果,还不如去关心大炎帝国的反应。

    接下来,赢无常来汇报一声,说怒潮城五万人全部被碎尸万段,这件事情就过去了。

    他的臣子们会宣扬这场胜利,但赢广不会,因为太微不足道了。

    他现在只关心一件事情,如何孵化这枚龙蛋。这是大赢帝国的未来,只要这条龙孵化出来,那未来赢氏就可以统一天下。

    赢广了解上古文明比其他人多得多,他当然清楚地知道,这龙不仅仅是强大的武器,更是至高无上的战略物资。

    掌握了龙,就掌握了这个世界的最高力量。

    在密室之内,赢广再一次面见了镜子。

    “沈浪陛下,怒潮城出动了五万人来攻打我大赢王国,或许现在已经全部死完了,而且被碎尸万段,你也知道浮屠山的手段非常激烈的,而且尸体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宝贵的物资。”赢广道:“真是悲壮,但是我也能够理解,你被俘了,怒潮城的人绝对不能无动于衷,否则天下就会怀疑矜君等人是不是要自立为王了?”

    天下人都是以己度人,再聪明的人也不例外,当然也包括赢广。他自己背叛了姜氏,自立为王,自然也就把天下的英雄当成了野心家,在他眼中就根本没有人会真正的忠贞,傻子除外。

    “为了避嫌,矜君必须打这一战,而且还亲自带着五万人来攻打我大赢王国。”赢广继续道:“等到这五万人最惨烈死去,他就算对天下有一个交代了,然后理直气壮篡夺你的大乾帝国基业。人最重要的不但是要欺骗自己,还要欺骗天下人,矜君这种野心家,我太熟悉了。”

    “沈浪陛下,所以你的五万人要死绝了,你在怒潮城的基业,也要全部丢了。”

    镜子安静无声,没有任何反应,他现在的表演完全随心所欲了,根本不用刻意去模仿沈浪,甚至会表现得和之前的沈浪大相径庭,但越是这样赢广越是不怀疑。

    “沈浪陛下,我们做一个交易。”赢广道:“你这个人对我们无比宝贵,是绝对不可能释放的。但是仇妖儿和苏难,我们却可以放回怒潮城去。”

    镜子抬起眼睛,望向了赢广。

    赢广道:“龙盒,孵化龙蛋的那只箱子,你怒潮城是不是有?”

    镜子没有回答。

    赢广道:“你或许会说没有,但没用的!我给你半个月时间,如果见不到龙盒,我先杀苏难,再杀仇妖儿,一定当着你的面,将这两人剁成肉末,让你彻底明白这个世界的残忍。”

    “当然,现在南边有更残忍的事情发生,你怒潮城的五万大军正被碎尸万段,粉身碎骨,但毕竟你看不见对吗?”赢广冷笑道:“人就是这样的,非常擅长欺骗自己。自己看不见的事情,就当作没有发生过,只有亲眼见到,才会刻骨铭心。”

    “半个月时间,如果你怒潮城交不出龙盒,我杀苏难和仇妖儿,就这么定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他女儿的声音。

    “父王,你……你出来一下。”

    赢广不由得一颤,他女儿的声音很不正常,仿佛遇到了天大的事情。

    发生了什么事?大炎帝国发射龙之悔了?不可能啊,按说完全不可能啊。

    赢广走了出去。

    大赢王国公主低声道:“父王,任天啸回来了。”

    赢广一颤,这个消息,至于女儿震惊成这样子吗?

    然后,他快步走了出去,在另外一间秘密宫殿内召见了任天啸。

    五十万南征大军的主帅,浮屠山地狱堂主任天啸眼睛通红,面孔狰狞,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赢广内心猛地一抽,顿时有强烈不详之预感。

    “赢广陛下,这一战我们输了,五十万大军全军覆灭,赢无常和兰士,全部被俘了。”任天啸非常直接,全部汇报了出来。

    顿时间!

    赢广仿佛再一次被雷击一般,仿佛听到了最最荒谬的事情,整个人完全僵硬在原地,一动不动。

    足足好一会儿后,他发出了凄厉的笑声道:“输了?全军覆灭!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任天啸你这是在说笑吗?哈哈哈……”

    说完之后,又一口黑血从他嘴里猛地喷了出来。

    然后应该眼前一阵发黑,整个大脑仿佛要彻底炸裂了一般。

    …………………………

    注:依旧一万五千多字更新,终于冲到第十名,谢谢成全!诸位兄弟还有月票吗?投给我保卫这个成果,万分感激!

    谢谢潴潴2046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