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廉亲王之死!沈浪北伐!(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廉亲王真是陷入了绝对的惊诧。

    “统计没有任何错误吗?”廉亲王道。

    “我们也觉得不可思议,所以又统计了一遍,没有任何错误。”那个大炎帝国官员道:“而且不可能出错,黑色代表赢广,金色代表沈浪,双方查的不是几千几万,而是几百万。”

    廉亲王道:“总共有多少人参加表决?”

    “一千五百万。”大炎帝国官员道。

    新乾王国有六千万人左右,大约四分之一的人参加表决,这很正常,尽管这项工作持续了八个月,而且相关团队超过一两万人,但是最深入也就是到城这一级,根本没有进入乡村。那些乡村的农民想要参加表决的话,必须赶到城里来,这对于绝大部分农民来说都是不可能的。

    “一千五百万人,915万人支持姜氏的沈浪,685万人支持赢广。”大炎帝国官员道。

    廉亲王看了一遍又一遍,叹息道:“真是没有想到啊,竟然会出现这种结果,我以为整个新乾王国的人都会支持赢广的呢,看来人心真的可以被鼓动啊。”

    大炎帝国官员道:“可是前来听沈浪演讲的人很少啊,他们都害怕被赢广秋后算账,所以根本就不敢来听啊。就算到了后面的一百多场演讲,人数才过千,最后一场人数才过万,而且全部都是蒙着面孔来的,我们统计了一下,真正听到沈浪演讲的人不会超过三十五万。”

    廉亲王道:“对,真正来听沈浪演讲的只有三十五万,但是这些人回去后传播开了,而且他的每一篇文章都传播了出去,所以真正感受到沈浪情绪的人超过两千万,甚至更多,因为整整持续了半年多。”

    大炎帝国官员道:“看来姜氏在乾国民众的根基真是深啊,赢广大意了,玩砸了。”

    廉亲王悲声道:“不,许大人,是我们玩砸了。”

    大炎帝国官员道:“亲王殿下,这……这是什么意思?”

    廉亲王道:“你现在或许不懂,但很快就懂了。”

    大炎帝国官员颤抖道:“亲王殿下,不管是什么意思,您……您总不会让我背锅吧?”

    廉亲王看了一眼这个官员,大炎帝国礼部右侍郎,绝对的朝廷大员了,放在其他王国都能直接进入内阁做宰相了。

    “你背锅?分量太轻了一点。”廉亲王叹息道:“也好,也好,这几年我也真是心力憔悴了,或许可以解脱了。”

    这位礼部右侍郎听到这话之后,更是内心感觉到莫名的惶恐,廉亲王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廉亲王是真的心累了,让他为了帝国利益奔走没有问题,甚至让他背黑锅干脏活也没有问题。但关键是他体会不到皇帝的内心,也体会不到太子的心啊,真的不知道这两位至尊想要做什么。

    “走吧,去宣布结果吧。”廉亲王道:“下令炎京武士,诛天阁武士,彻底封锁这间房子,不要让任何人出去,尤其不要让赢广的人出去。”

    “是!”大炎帝国官员道。

    廉亲王道:“直接动手,击昏赢广留下监督的所有人。”

    大炎帝国官员颤抖道:“有,有必要这样吗?”

    廉亲王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是!”大炎帝国官员道。

    “无双……”廉亲王道。

    顿时,隐藏在使团内诛天阁公主姬无双出现了。

    “动手。”廉亲王道:“确保不要让任何消息泄露出去。”

    “是!”姬无双道,然后身影瞬间消失了。

    里面也没有传来任何打斗声,短短片刻就已经彻底解决了。

    这种统计票数是需要公正公开的,但大炎帝国从来都没有经历这样的事情,所以完全是按照科举考试的制度来执行的。

    科考之后的阅卷是全封闭的,所以这统计票数也全封闭。

    科举考试在开榜之前谁也不知道结果,这一场全体表决也是如此。

    甚至整个过程都是在乾京圣庙内进行的,代表这上古圣人监督这这一切。

    ………………

    一刻钟后,圣庙的门开启了。

    赢广算是篡位者,所以必须表现更加正统,所以把圣庙建在王宫边上,有事没事就去拜祭。

    宁元宪就不这样,他讨厌圣庙,所以把他建得远远的,一年最多去一趟。

    这个结果的宣布还谈不上万众瞩目,因为大赢帝国(新乾王国)的文武大臣们也都觉得这一场全体表决不会有任何意外,赢广必胜无疑的,因为这已经表现得非常明显了。

    不过,廉亲王刚刚走出圣庙,外面就围了一圈人。

    为首的就是大赢国的尚书台首相赵琳,枢密使兰士,还有三王子赢无常。

    宰相赵琳道:“廉亲王,全体表决的结果出来了吧?”

    廉亲王道:“出来了。”

    赵琳道:“大炎帝国可要说话算数。”

    根据之前的商议结果,大炎帝国要承认这一场全体表决,一旦乾国民众支持赢广,那这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就名正言顺属于赢氏家族了,天下诸国都要承认大赢王国的存在,新乾王国的土地就和沈浪彻底无关了。

    廉亲王道:“我们这就去大殿宣布结果吧,赢广亲王来了吗?沈浪陛下来了吗?”

    赵琳道:“距离大朝会还有半个时辰呢,您现在宣布也是一样的。”

    廉亲王道:“赵琳,你只是新乾王国的尚书台宰相,这个结果你真的想要比赢广亲王更早听到吗?”

    宰相赵琳面孔一颤,赢无常挥手道:“保护廉亲王。”

    顿时,上千名武士蜂涌而入,将廉亲王等人包围在中间,朝着大乾王宫大殿走去。

    ………………

    朝阳升起的时候,大赢帝国的朝会开始。

    这又是一场特殊的大朝会,因为参加的不仅仅有赢广的臣子们,还有沈浪大乾帝国的使团,还有大炎帝国和天下诸国的使团。

    赢广穿着大赢帝国的龙袍坐在高高在上的宝座上,下面镜子穿着王袍坐在另外一张黄金宝座上,左边是大炎帝国廉亲王。

    “砰砰砰砰……”

    外面军队脚踩地面轰鸣声,铠甲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赢广的军队如同潮水一般用来,将整个大殿包围得水泄不通。

    赢广道:“廉亲王,折腾了差不多二百多天,宣布吧。”

    廉亲王起立道:“在宣布结果之前,我郑重表态,这一次表决的结果是真实有效的,将彻底决定乾国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归属。天下诸国见证,六大超脱势力代表见证。”

    全场静寂无声,翘首以待。

    廉亲王打开了箱子,从里面取出了一张红纸,缓缓展开道:“新乾王国全体表决结果,姜氏大乾获胜,总共一千五百万人参加表决,915万人支持姜浪,685万人支持赢广。也就是说从这一刻起,新乾王国的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属于沈浪陛下,赢广亲王需要立刻退出大乾王宫,退出乾京。”

    这话一出,全场大臣彻底惊诧。

    怎么会这样?这怎可能?

    沈浪怎么可能会赢?明明所有人都表态支持赢广陛下的啊,甚至乾京万民还驱逐沈浪,把他当成灾星的啊。

    而赢广听到这个消息后,身体猛地一震,甚至脑内一阵剧痛。

    当然,对于这个坏消息他还是提前有了准备,因为他派去圣庙监督的武士没有一个来汇报他,这显然是出事了。

    但真正确定这个结果后,他还是彻底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这,这是什么意思?乾国的民众在和他演戏吗?明明所有人都站出来表示支持他的,为何暗中表决的时候却又去支持沈浪了?

    难道沈浪屈尊降贵,像小丑一般表演真的有用吗?真的能够改变民心吗?

    全场死一般的静寂。

    赢广的大臣们几乎都不敢相信这个结果,而天下诸国的使团完全失声。

    廉亲王道:“这一场全体表决从开始到结束,天下诸国使团和六大超脱势力都有代表监督,确保绝对公正,没有任何徇私舞弊,绝对权威。赢广陛下,按照诏书你应该离开大乾宫,退出乾京,新乾王国的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属于沈浪陛下了。”

    镜子起身道:“赢广亲王,您的那个王座属于我,您的大赢帝国可以在浮屠山内成立的。请您带着臣子和军队彻底退出我的国土,接下来我的军队和官员会来接管整个新乾王国土地。”

    廉亲王缓缓道:“赢广亲王,你表态吧。”

    “哈哈哈哈……”赢广忽然放声大笑,然后目光鹰隼一般盯着廉亲王道:“廉亲王,你们弄错了,弄反了!支持我的人是915万,支持沈浪的人是685万,你老眼昏花看错了。”

    这话一出,赢氏的臣子们先是一呆,然后纷纷大声道:“对,对,廉亲王老眼昏花看错了。”

    “是赢广陛下赢了,沈浪输了。”

    “沈浪跳梁小丑一般,怎么可能会赢?”

    “乾京万民的态度清清楚楚,完全站在赢广陛下这一方。”

    赢广走下王位,来到廉亲王的身后,大手放在他的脖子上,缓缓道:“廉亲王,是你看错了对吗?”

    与此同时,外面上万名武士猛地拔剑,把里面大炎帝国使团,天下诸国使团吓得一哆嗦。

    紧接着,上千只雪雕武士从天而降,在空中将这个大殿包围得密不透风。

    紧接着,浮屠山任宗主缓缓走了进来,笑道:“我是不是来晚了啊?廉亲王,全体表决的结果出来了吗?”

    廉亲王道:“出来了。”

    任宗主笑道:“那结果呢?”

    一边说话,他的目光落在诛天阁姬无双公主身上。

    赢广道:“廉亲王,大炎帝国的诸位使臣,大炎帝国的礼部右侍郎大人,全体表决的结果出来了,我赢了对吗?六成的人支持我,四成的人支持沈浪。虽然这一场大表决的过程非常艰辛,但结果还是权威的,这真是一场伟大的尝试,对吗?”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廉亲王觉得脖子猛地一阵剧痛,仿佛有什么东西钻入他的颈椎之内。

    “廉亲王,你宣布结果啊。”赢广道。

    廉亲王身体颤抖道:“我……我正式宣布,这一场乾国全体表决,总共一千五百万人参加,915万人支持赢广陛下,685万人支持沈浪陛下,赢广陛下获胜,新乾王国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属于赢广陛下。”

    这话一出,全场更是死一般的静寂。

    许多年迈的大臣心中冷笑,而许多年轻的臣子,不管是诸国使团成员,甚至是赢广麾下的年轻臣子,却觉得浑身冰凉的感觉。

    这一场全体表决他们也觉得很荒谬,太儿戏了,但参与其中的时候又莫名地有种神圣严肃感。

    因为在场很多人都亲自见证,每一个过程都公平,公正,严肃。

    然而这个结果,却又如此荒谬,轻而易举就被颠覆了,堂而皇之地指鹿为马。

    超过两三万人,半年多的辛苦成果,超过一千五百万人的情感,就这么被轻而易举践踏,付之流水。

    而整个过程中,扮演沈浪的镜子静寂无声。

    仇妖儿静寂无声,苏难也静寂无声。

    赢广道:“廉亲王,现在请你去外面,当着乾京万民宣布这个结果吧,对了沈浪陛下,我们一起去,三个人联袂而行。”

    然后,赢广左手牵着镜子,右手牵着廉亲王,朝着王宫之外走去。

    大殿之门开启,外面密密麻麻是上万名武士,只要赢广一声令下,就可以把天下诸国使团的人杀得干干净净。

    随着赢广走出来,上万武士直接裂开一条通道,朝着赢广注目行礼。

    赢广穿着黑色绣金龙袍,威武霸气,他龙行虎步,使得边上的廉亲王和镜子如同小鸡一般。

    “廉亲王是不是觉得后背有些冰凉?不要紧,不要紧,这种蛊虫极其特殊,但还是有解药的。”赢广低声道:“甚至不担心边上的镜子会听到。”

    廉亲王身体微微一颤,没有说话。

    “你是不是觉得我赢广太嚣张了,竟然敢对你这个大炎帝国亲王下手,竟然敢对天下诸国的使团动手?”赢广冷笑道:“你或许想要回到炎京,向太子殿下告我一状,给我大赢帝国一次毁灭性打击?没有可能的,眼下这一幕是你们炎京两位至尊最想要见到的。”

    赢广带着二人离开了走出了王宫,来到城楼之上。

    下面广场依旧站着二十几万人,密密麻麻,黑黑压压,仰头望着城楼。

    赢广道:“廉亲王,你是大炎帝国钦差大臣,正式宣布吧。”

    二十几万的目光凝聚在廉亲王脸上,他此时觉得更加荒谬,整个新乾王国超过大半的人支持沈浪,但是没有用,他们来不了乾京,更无法站在这王宫之前。

    廉亲王痛苦地闭上眼睛,说真的他很怕死,但对于他来说也有比死亡更加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他的尊严,他毕竟是皇族出身啊,负责大炎帝国的外交已经近十年了。

    眼前这一幕,真是莫大之耻辱。

    “一切为了帝国的利益。”廉亲王心中缓缓道。

    赢广道:“廉亲王,宣布啊。”

    大炎帝国廉亲王木然地接过了噩梦石声波放大装置,朗声道:“我宣布,新乾王国子民全体表决正式结束,赢广陛下获胜,新乾王国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属于赢氏,从此以后这片土地和姜氏无关。”

    这话一出,场面先静寂了几秒,然后有人跪下叩首道:“赢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赢帝国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开始只有几千人,后面有几万人高呼。

    而这二十几万人只是跪下,没有欢呼,只是静静地接受这个他们想要的结果。

    ……………………

    “这真是丑陋的一幕。”大乾帝国枢密院副使苏难缓缓道:“但是我一点都不意外。”

    镜子道:“我也不意外,赢广陛下,不管结果是否丑陋,它终究是一个结果,现在我要走了。”

    “走?”赢广冷笑道:“哪里走,走到哪里去?”

    苏难寒声道:“赢广陛下,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想要囚禁我家陛下不成?”

    接着,苏难朝着廉亲王望来,道:“大炎帝国和六大超脱势力是保证过的,要保护我家陛下的安全。”

    赢广道:“我没有说要杀沈浪陛下,甚至也没有说要折磨他,只是让他留下来而已。沈浪陛下,你不是非常喜欢我这个大乾王宫吗?那就留下来一辈子都不要走了。”

    赢无常笑道:“做不了大乾帝主,做囚徒也不错啊。”

    赢广朝着廉亲王道:“钦差大臣,你离开炎京那么久,也该回去交差了。”

    廉亲王沉默良久,朝着赢广道:“赢广亲王,我想要和沈浪陛下单独谈一谈。”

    赢广等所有人退了出去,整个房间内就剩下廉亲王和镜子二人。

    廉亲王静静地望着镜子一动不动,这半年多时间来,赢广和镜子见面的次数不多,但是廉亲王几乎和他朝夕相处。

    他没有看出破绽,也没有看出这是替身,他只是觉得奇怪。

    “沈浪陛下,身为棋子,身不由己。”廉亲王叹息道:“曾经我觉得自己是棋手了,但到头来还是一个可悲的棋子。当然认为自己是棋手,但结果是棋子的人不止我一个,我希望你不要是那个人。”

    镜子只是笑,并没有说任何话。

    “告辞,保重!”廉亲王道。

    次日,大炎帝国廉亲王带着使团离开乾京,返回炎京,彻底抛弃了沈浪使团。

    赢广正式昭告天下,全体表决他大获全胜,从今以后新乾王国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正式属于赢氏家族,从今之后再也没有新乾,只有大赢帝国。

    接着,赢广正式囚禁沈浪(镜子)以及怒潮城使团几百人。

    然后,整个新乾王国正式改旗易帜,各个郡城行省,全部换上了大英帝国的黑色王旗。

    各行省总督,郡太守,城主全部换官袍,官帽,摇身一变成为大赢帝国官员。

    从乾京到行省,甚至到下面的乡村,所有官印一律更换。

    诏书贴到了每一个乡村,宣布这一场全体表决的结果。

    为了庆祝这一伟大胜利,赢广下令开仓放粮,大赦天下,并且加恩科考试,普天同庆。

    所有行省,郡,城官员必须组织庆典,为老人送去衣衫,为孩子送去点心,让天下万民都享受到赢广陛下的恩德。

    ………………

    炎京皇宫内。

    廉亲王叩首道:“殿下,赢广此举颠倒黑白,指鹿为马,臣建议大炎帝国进行制裁,必要的话进行战略打击。”

    大炎帝国太子没有回答。

    廉亲王道:“殿下,赢广此举对我大炎帝国的威严是何等玷污?若不惩戒,天下如何看待我炎京?”

    大炎帝国太子缓缓道:“廉亲王,你……入戏太深了。”

    廉亲王颤抖道:“殿下,难道这事情就这么算了吗?”

    大炎帝国太子道:“廉亲王别人都在演戏,你却为何当真了呢?”

    廉亲王激动道:“当时赢广指鹿为马这一幕,天下诸国使臣都看得清清楚楚,这对我大炎帝国的威严是何等打击?天下人会如何看我大炎帝国?”

    帝国太子挥了挥手道:“廉亲王,你已经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殿下……”廉亲王高呼。

    帝国太子拿起一份奏折看起,再也没有说话。

    廉亲王叩首,颤抖退了出去。

    接着大炎帝国太子道:“下旨,训斥乾京赢广,让他派人来炎京请罪。”

    “遵旨!”

    ………………

    几日之后,赢广派遣了一支规模巨大的使团进入炎京请罪。

    大炎帝国连下三道旨意严加呵斥,旨意一道比一道严厉。

    赢广又再一次请罪,并且自请降格,将大赢帝国降为大赢王国,并且表示将绝对拥护大炎帝国的统治,皇帝陛下为东方世界唯一之领袖。

    炎京沉默,并没有立刻宣布承认大赢王国的存在,但对原新乾王国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归属赢氏表示默认。

    然后,大乾帝国尚书台宰相兼大南国王沙矜,吴王,楚王,越王四人联名发布诏书,斥责赢广在乾国的全体表决中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并表示绝对不承认这个结果,新乾王国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依旧属于大乾帝国。

    接下来,天下诸国的使团也渐渐透露出风声,揭露赢广指鹿为马的罪行。

    毕竟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那一场表决结果,至少有几百个天下诸国使臣亲耳听到,亲眼看到赢广指鹿为马的行径。

    风波传得越来越广,最后如同风暴一般席卷整个东方世界。

    然后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大炎帝国廉亲王身上,毕竟他是这件事情的最终责任人,全体表决的结果也是他宣布的,整个过程也是他主持的。

    这个时候,如果廉亲王揭露赢广指鹿为马,颠倒黑白,那大炎帝国的威严就受到打击。

    但如果他公开宣布说赢广没有指鹿为马,那就是再一次为赢广的罪行背书。

    廉亲王几次入宫,磕头出血,请大炎帝国太子制裁赢广。

    但大炎帝国太子没有任何回应。

    无数目光,无数声音倒逼廉亲王,让他说出真相。

    最终,大炎帝国太子给廉亲王送来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几个字:真正的沈浪在怒潮城,他和赢广的决战就要开始了。

    顿时廉亲王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他深深感觉到了大炎帝国太子的那句话,别人都在演戏,唯独你入戏太深。

    这,这都是把我当猴耍吗?

    赢广把我当猴耍,你沈浪也把我当猴耍,太子殿下你也把我当猴耍?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炎帝国的利益啊,为何要这样逼我?

    次日!

    家人在书房中发现廉亲王的尸体。

    纵横大炎帝国外交场上的这位亲王,以这种方式告别了世界。

    ………………

    关于乾国民众大表决的口水战愈演愈烈。

    怒潮城,吴楚越三国,每天都在口诛笔伐,向天下揭露赢广罪行,请赢广无条件交出新乾王国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土地,请赢广无条件释放沈浪陛下极其使团成员。

    至此天下哗然!

    赢广这么牛逼,竟然把大乾帝主和使团都全部扣押了?

    大乾帝帝主都被抓了,那大乾国还玩个屁啊。

    奇耻大辱啊。

    而炎京始终沉默,仿佛没有再出来主持公道的意思。

    最终怒潮城大乾帝国尚书台和枢密院向赢广发布了最严厉的国书,请赢广在十天之内无条件释放陛下沈浪,仇妖儿元帅,枢密院副使苏难,还有全体使团成员,如不答应,大乾帝国将正式向赢广宣战。

    赢广当着满朝臣子的面,将这份国书焚烧了,姿态高傲藐视之极。

    大乾帝国尚书台和枢密院忍无可忍,吴王,楚王,越王进入怒潮城,整整一天一夜的商议之后。

    大乾帝国正式向赢广所谓的大赢王国宣战。

    天下彻底哗然,你们帝主沈浪都被抓了,群龙无首,竟然要靠臣子宣战?

    那这一场大战,你们还有什么希望?

    十一月十九,怒潮城五万大军浩浩荡荡登陆越国。

    五万大乾行军正式北伐,攻打赢广。

    ………………

    注:第一更送上,我们回到前十还是有希望的,诸位恩公,我继续拼命码字,你们投我月票,推我一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