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天下无仇!木兰宝贝!(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这个世界上悲哀的事情,不是天下万民被蒙蔽。而是尽管他们已经知道丑陋的真相,却依旧选择丑陋。

    其实根本不需要沈浪说,乾京万民对赢广的罪行知道得清清楚楚,当时赢广杀姜氏满门的时候,在场很多人还亲眼见证。

    他们知道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知道什么是美好,什么是丑陋。但依旧站在邪恶和丑陋的一方。

    责怪他们吗?不知道!

    但他们确实害怕了,二十九年前那一场灾难依旧铭刻在他们内心深处,灵魂深处,甚至一直到现在都会从噩梦中惊醒。

    姜离暴毙之后,整个大乾帝国都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劫难,大炎帝国的百万联军涌入乾国,这些军队都变成了畜生,疯狂地烧杀抢夺,凌辱肆虐。

    从那之后,大乾国无数人的血性就被阉割了。他们知道赢广是乱臣贼子,但他们觉得赢广能够保护他们。

    那沈浪呢?他明明创造了一次又一次奇迹,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刚刚灭了赢无冥,继续创造不可思议的奇迹。

    但是在乾京人眼中,沈浪……太妖了,太不稳了。

    没错,沈浪回归东方世界后还没有输过,他吹过的牛全部都实现了,他保护了吴楚越三国的子民,看上去他仿佛也能够保护乾国子民啊?

    但是太冒险了,太担惊受怕了。

    乾国的无数民众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他们承受不了这样的惊吓。就如同吴国的民众,一年多前他们很多人逃亡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去。

    乾京万民不敌视沈浪,但也不信任沈浪,他们信任赢广。

    甚至在他们心中,沈浪就是不安定因素,说得再难听一些,完全像是一个灾星,所以能有多远就走多远吧。

    沈浪陛下,我们内心同情你,甚至愿意为你祈祷,愿意你平安。但是千万请你千万不要来打扰我们的生活,离我们越远越好。

    如果你硬要留在乾京,那……那我们希望你输给赢广陛下,总之千万不要给我们带来灾祸和战乱。

    “沈浪陛下,你走吧,走吧……”

    “沈浪陛下,我们愿意您长命百岁,但是乾京不欢迎你。”下面的声音其实很杂,但说话的人越来越多。

    忽然有一个老秀才冲了出来,来到宫墙城楼面前跪下,叩首道:“沈浪陛下,老朽曾经无限忠诚于姜离陛下,我也发自内心地祝福您,渴望姜氏王族在您的手中发扬壮大。但……不是在乾京,不要在我们的土地上,我们不愿意再遭受战乱了,请您走吧,走吧,远离我们……”

    那个老秀才嚎啕大哭,对着沈浪不断地叩首。

    但是很奇怪是吗?你们支持赢广,难道他就不会给你们带来战乱吗?

    不过事实赢广继位之后,新乾王国确实再也没有发生战乱,终结了长达一年多的动荡不安。

    赢广充满讽刺地望着这一切,一言不发。

    而沈浪也一言不发,就只是默默地流泪,足足好一会儿,他对赢广道:“他们口口声声说我的父亲姜离陛下给他们带来灾祸,但是之前我父亲给他们带来荣耀,带来财富,他们怎么又不说了?”

    赢广淡淡道:“那你不要和我说,你和他们说啊,你试图和几十万,几百万人讲道理吗?”

    沈浪再一次悲声大笑,仰面朝天,止住了凄凉的泪水。

    ………………

    什么是最牛逼的替身?那就是当他第二次,第三次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依旧无法识破。

    那么眼前这个对着乾京万民喊话,并且凄凉流泪的人是谁?

    当然是镜子,而不是沈浪。

    他一切情感都是真的,甚至流泪也是真的,那种从灵魂深处释放出来的悲伤也是真的。

    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只愿意做自己,而不愿意做别人。唯独镜子他这辈子不仅仅是在做自己,也是在做别人。

    他是用灵魂,用生命在演绎沈浪,完全投入自己的情感。所以当乾京万民表现得这么怯懦甚至丑陋的时候,他也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感到无穷无尽的悲哀。

    镜子每一次表演沈浪的时候,内心从来都没有想过一件事,我要是被识破了怎么办?

    当他冒充沈浪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就是沈浪,自己做自己难道还会被识破吗?

    那么真正的沈浪在哪里?

    走了,几个小时前走的,那个参加订婚典礼的人是真正的沈浪,因为需要拿着龙之剑表演一次能量漩涡,在所有人面前证明了自己的身份。

    这里是乾京,完全是赢广和浮屠山的地盘,沈浪如何能够离开?

    仇妖儿,苏难等等所有人都还在这里,沈浪如何离开?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谁能够把他从乾京带走吗?

    当然有,那就是左辞阁主!

    之前左辞专门来拜访沈浪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来劝说他不要走错路吗?

    或许如此,但他来找沈浪的真正的原因是交易。

    又是一道难到极点的数学题,这个数学题可能关系到万里大荒漠上古遗迹的开发。

    靠几百名大学士几年都解答不出来的数学题,但是左辞阁主显然没有几年时间了,天下间唯一能够快速解答这种超难数学题的,大概只有沈浪了。

    左辞阁主在和沈浪交谈的时候,手指轻描淡写在桌面上画着,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当时听到左辞那些话的人应该会有点奇怪,左辞和沈浪什么关系?凭什么劝诫沈浪,凭什么管他的疯狂举动?

    等到左辞离开的时候,一道数学难题已经出现在这个桌面上了。

    整个交易过程,两个人都没有说一个字。

    作为媒人参加完沈浪和浮屠公主的订婚礼之后,左辞就立刻离开了,完全没有要参加赢广退位典礼的意思。而左辞要带走几个人,乾京之内无人能够阻拦,也无人敢阻拦,沈浪就混在其中,轻而易举离开了。

    那么沈浪给浮屠山任宗主的那支龙之剑是真的吗?毕竟他可是给了赢广一个假龙蛋。

    是真的,百分之百真的。这就是沈浪,宝贵无比的龙之剑,说交出去就交出去。

    是为了任盈盈公主吗?是,也不是!

    任盈盈公主他必须要救,但她的神智已经被任宗主所害,早救晚救都是一样的。

    归根结底沈浪是为了把龙之剑送到任宗主的手中,这一点非常关键。

    很多人都有一个狭隘的思维,仿佛这支剑到了他手中就属于他了,但……不是的。

    之前沈浪就和宁元宪说过,他需要半年时间,最少半年时间。

    因为他的噩梦石步枪,小型龙之力,地狱火炮弹等等武器都已经出现在实验室了,想要量产需要时间,想要大规模装备大乾新军更需要时间。

    还有一点,赢广确实已经遭受了那颗龙蛋的辐射摧残,可怕的病症已经在他体内埋下了,沈浪用X光眼已经看到了,但只是刚刚萌芽而已,需要时间发展。

    所以沈浪选择在这个时间向任宗主揭露赢广有龙蛋,目的当然是希望任宗主把这颗所谓的龙蛋拿走。

    辐射伤害这玩意,赢广一人独乐,不如和任宗主一起乐啊。

    当然了,如果辐射的时间不够长,那伤害也不够彻底,所以沈浪还要把龙之剑也交到任宗主手中,未来关键时刻,这支龙之剑将发挥奇效。

    接下来的大决战,沈浪需要一举灭掉新乾王国和浮屠山,直接弄死赢广和任宗主,不提前布局怎么行?

    沈浪原本对新乾王国的子民是充满期待的,觉得只要自己灭掉赢无冥之后,乾国万民的应该能够改变,应该会对他充满信任。

    结果他失望了,因为他灭掉赢无冥的时候,没有任何欢呼,从头到尾他受到的都是冷遇。

    人最喜欢的就是装逼打脸,赢广也不例外。沈浪号称要全体表决,让大乾国子民决定效忠沈浪还是他赢广,这是应该最得意的时刻。一直以来都是他被沈浪打脸,而这一次他可以借乾国万民狠狠打沈浪的脸,把沈浪的心伤害得千疮百孔。

    这可是你大乾的子民啊,你姜氏世世代代统治这片土地,结果这里的子民宁可效忠我这个乱臣贼子也不愿意效忠你这个姜氏王者,这难道不够讽刺吗?不够打脸吗?

    赢广既然喜欢打脸,那沈浪就让镜子把脸凑上去,让他打个痛快。

    整个乾国全体表决,这半年时间都完不成。

    那么对乾京万民的态度沈浪伤心吗?当然是有一些的,但仅仅只有一点点而已。

    沈浪是非常刻薄之人,对人性看得透透的,天若有情天亦老,如果这样都被伤害得千疮百孔的话,那他这辈子不要活了。

    归根结底只有一个原因,他对恢复大乾帝国的帝王霸业没有任何兴趣,他的目标从来都只有一个,天下无仇。

    弄死赢广,弄死任宗主,未来再弄死大炎皇帝,这个目标从未改变过。

    至于乾国万民?你们若是想吴楚越三国的子民那样相信我,甚至把生死都托付给我,那我沈浪就有责任要保护你们,哪怕付出任何代价都要保护你们。

    但如果你们不信任我?那我管你们去死,难道你们觉得我真的在乎你们这些民心?

    我呸!

    我沈浪又不打算统治天下,成为什么狗屁皇帝,要什么民心啊。

    天下无仇,不忘初心!

    ……………………

    大乾王宫的城楼上,赢广朝着镜子道:“沈浪陛下,还要继续吗?”

    镜子深深吸一口气,仿佛要平复内心的悲伤,然后他二话不说朝着大乾王宫内走去,一点都没有要逃走的意思。

    回到王宫大殿之内,镜子直接来到大炎帝国廉亲王的面前。

    “廉亲王,有一句话说得好,不撞南墙不回头,我不会放弃的。”镜子道:“乾京万民愿意效忠赢广,但我相信一句话,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这句话一出,在场许多人眼睛一亮,只有沈浪口中才能频频地说出这样的佳句,这话真是再对没有了。

    “乾京的人,就是条件太好了,想得太多了,所以失去了血性。”镜子道:“但我不相信乾国的其他地方都是这样的,我姜氏家族统治这片土地已经几百年了,我不相信所有人都已经忘记了我姜氏的恩义。”

    廉亲王道:“沈浪陛下,有必要这样吗?”

    镜子道:“廉亲王,我想要你组建一个团队,跟随着我一起去大乾王国的每一个郡,每一个城,将这个全体表决进行到底。我沈浪说过的话,就一定要算数,我吹过的牛,一定要全部实现。”

    说到这里,所有人不由得回忆起沈浪创造过的种种奇迹。

    替身镜子接着道:“最终全体表决结果出来之后,如果乾国万民愿意效忠赢广,那这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就再也和我姜氏无关。”

    此时旁人问道:“沈浪陛下,你要去新乾王国的每一个郡,每一个城号召万民效忠你,为何还要拉着廉亲王一起呢?”

    镜子淡淡道:“我怕死啊,我需要廉亲王的保护啊。而且这一场全体表决,也需要一个绝对公正的裁判。这一次我和赢无冥的比武决斗,廉亲王和他的仲裁委员会就表现得非常正直,我愿意信赖他。”

    廉亲王道:“沈浪陛下倒是夸奖了。”

    镜子道:“所以我肯定这个仲裁委员会不要解散,继续监督这一场乾国的全体表决。”

    廉亲王道:“兹事体大,超过了我的权限,我不能擅专。”

    镜子道:“那您可以派人前往炎京请旨,顺便把姬璇公主派来保护我。”

    廉亲王道:“我派人去炎京?为何不我自己去?”

    镜子道:“因为接下来这段时间内,我会时时刻刻跟在你的身边,这样我和随从的安全才能得到保障。赢广是一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廉亲王,你愿意保护我们吗?”

    “我愿意……”廉亲王还没有开口,忽然外面响起了一道声音,冰冷无比。

    竟然是白玉京的使者,那个寒冰赛雪的小姐姐。

    “赢广,我白玉京对你和沈浪的恩恩怨怨丝毫不感兴趣,我更不会要求你释放他。”白玉京使者道:“但是如果你要用卑劣的手段暗杀他,或者折辱摧残他的身体,我白玉京是不愿意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惊愕,莫非那个传言是真的,沈浪真的是白玉京之主的外孙?

    廉亲王点头道:“好,我这就派人去炎京禀报。但这段时间内,沈浪陛下可以和我住在一起。因为我大炎帝国向全天下保证过这一场比武决斗的公平公正,而且还要保障沈浪陛下极其随从的安全,若是让你死在赢广手中,我大炎帝国颜面何存?威严何在?”

    这话倒是半点不假,如果让沈浪死在乾京的话,那大炎帝国就威风扫地了。

    接着廉亲王寒声道:“赢广,你用上古能量核心炸平沈浪陛下的驻地,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大炎帝国一定会制裁的。如果你敢再做出冒天下之大不韪事情,那就等于对我大炎帝国直接宣战,懂吗?”

    赢广道:“沈浪可以跟随在廉亲王身边,甚至你愿意的话,可以把他系在裤腰带上。但是他的那只上古飞行兽必须交出来。”

    镜子道:“非常不巧,那只超声波飞行兽已经走了,我把它让给任盈盈公主了,让它带着浮屠公主飞回怒潮城,任宗主应该非常清楚。”

    赢广道:“那接下来整个乾京,整个大赢帝国都要进行空中管制,任何飞行兽升空都必须报备,否则会被消灭。任何比雪雕飞得更快,飞得更高的飞行兽,都必须无条件交出来。沈浪极其从属,绝对不能离开大赢帝国半步。”

    镜子冷笑道:“赢广,你是需要我发射龙之悔吗?”

    这话一出,廉亲王面孔猛地一颤,这是大炎帝国最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沈浪一旦落入赢广手中,那就意味着许多龙之悔瞄准着大炎帝国,就意味着赢广和浮屠山能够对大炎帝国进行战略威慑了。

    “来人。”廉亲王一声令下。

    顿时他的几十上百个随从全部掀开了面罩,清一色都是诛天阁和大炎帝国的顶级强者,清一色上古铠甲。

    “仲裁委员会全体成员,进来!”

    随着廉亲王一声令下,六大超脱势力的代表,天下诸国的使臣,再一次进入了大乾王宫。

    当然了,六大超脱势力的代表肯定没有之前那么豪华阵容了,左辞走了,白玉京使者刚才放话之后,也再没有出现。

    几百个人团团将廉亲王和沈浪包围在中间。

    “赢广,你如果不打算和大炎帝国宣战的话,我就要带着沈浪陛下走了。”廉亲王道。

    赢广道:“请便,但是请不要离开乾京半步。”

    镜子道:“那不行,接下来我还要去大乾王国每一个郡,每一个城号召万民,进行全体表决。”

    赢广道:“这件事情你说了不算,需要炎京表态。”

    这一句话就把赢广心思表露出来了,他虽然牛逼冲天地宣布大赢帝国成立,但归根结底他想要的是大赢王国得到炎京和天下诸国的承认。

    所谓的大赢帝国只是漫天要价而已,他现在真正想要的就是赢氏家族光明正大成为天下诸王之一,毕竟他失去了大乾之王的名号,若是大赢王国得到天下承认,那就算是赢氏家族的真正涅磐重生。

    廉亲王冷笑一声,然后朝着镜子道:“沈浪陛下,请!”

    接下来,沈浪和所有从属跟随着廉亲王进入了大炎帝国在乾京驻地。

    下一刻钟,赢广和浮屠山就下令几千名特种武士和地狱军团将大炎帝国驻地团团包围,当然是以保护的名义。

    不仅如此,超过上千只雪雕和一百多只上古秃鹫,盘旋在这片空域上,监控每一处天空。

    ……………………

    左辞阁主的使团离开乾京时,无人胆敢阻拦,也无人敢检查,沈浪就混在其中。

    “左辞师傅,您前面在大劫宫把我放下来就行了。”沈浪道。

    左辞一愕?为何喊他师傅啊,我和你可没有半点关系?

    沈浪实在是忍不住,因为这次跟着左辞阁主飞出来,他真的有一种乘坐出租车的感觉。

    而且他说出大劫宫三个字,就代表着在这件事情上他对左辞没有什么保留,非常坦诚了。

    “这是那个数学题的答案。”沈浪拿出一张纸递给了左辞阁主道:“百分之百正确,甚至如果您还有其他数学题的话,我也可以帮你解答,我说过我的目标是天下无仇,现在我和你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利益冲突了,我希望您开发万里大荒漠一切顺利。”

    左辞阁主接过了沈浪的这张纸,把上面的答案记住,然后轻轻一搓,这张纸瞬间化为齑粉,然后直接燃烧,真是好惊艳啊。

    “沈浪陛下,你还真打算去鬼城?还真打算去找大劫神主的灵魂吗?”左辞问道:“你觉得鬼城就在大劫宫内?”

    沈浪道:“我不确定,但当年大劫寺为何把总部建在这大雪山之上?肯定是有原因的啊,说不定里面有一个上古遗迹,最可能的事情就是鬼城在这里面。”

    左辞阁主道:“沈浪陛下,你这个想法流传得非常广,当年姜离陛下也这么想,六大超脱势力也这么想,不仅仅只有你一个人垂涎传说中的鬼城。所以大劫宫已经被探索了几十年了,毫无收获,根本没有所谓的鬼城入口,也没有任何上古遗迹。”

    沈浪道:“我这个人,天生就擅长创造奇迹啊。”

    左辞阁主道:“如果大劫寺神主的灵魂真的在鬼城之内,那它精神力应该超过你无数倍,被夺舍的人会是你,失去身体控制权的人也是你。”

    沈浪道:“万一我真的被夺舍了,难道左辞阁主真的要代表正义消灭我吗?”

    左辞阁主晒然一笑,代表正义?天下间只有一个人那么正义,那就是姜离陛下。

    如果天涯海阁真的那么正义的话,就不会坐视通天寺的堕落了。

    通天寺得到大劫寺的部分邪功后,虽然没有大劫寺那么强大,但邪恶程度完全不亚于,六大超脱势力中可有人出来主持正义吗?

    对于天涯海阁来说,重中之重就是开发万里大荒漠,完成百年大计。

    而且他此时和沈浪何止不是敌人,还是间接的盟友了,他巴不得沈浪能够灭掉浮屠山。

    一个多小时后,左辞阁主的使团飞到了大雪山的上空,这里是羌国和越国的边境,大劫宫废墟就在这雪山之巅。

    “左辞阁主,您在前面广场上把我放下去就行了。”沈浪道。

    左辞阁主点头,然后控制着飞行兽从天而降,直接落在大劫宫废墟广场上。

    顿时十几道身影飞快而至,这是沈浪提前部署在这里的人,李千秋,班若等大宗师,已经在这里等候超过半个月了。

    “沈浪陛下,好自为之。”左辞阁主道。

    沈浪道;“左辞阁主,一路顺风。”

    然后左辞阁主就要骑上飞行兽升空离去。

    沈浪道:“对了,有一件事情要问您。”

    左辞道:“你可以问,但我不一定回答。”

    沈浪道:“我怒潮城不远处海底有一个秘密之地,不久之前仿佛有人进入过,留下了一些痕迹,那个人是您吗?”

    左辞道:“对,是我。”

    沈浪一愕,果然是左辞啊,他竟然真的到过那个上古监狱,当然左辞进不去,只是在外面的神庙呆过。

    沈浪道:“那可能是一个上古遗迹啊,为何您没有要开发的意思?就这么一走了之?”

    左辞阁主道:“做人最忌讳的就是朝三暮四,既然已经定下了万里大荒漠开发目标,就要孤注一掷,别的上古遗迹就算再诱人,也不能分心,更不能分散战略资源。”

    沈浪竖起拇指道:“您牛逼。”

    不过沈浪也很牛逼,他也从来不会被眼前或者旁边的利益所吸引,从头到尾,不忘初心。

    左辞阁主受不了沈浪这自来熟的架势,直接走了。

    其实沈浪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的,但左辞肯定不会回答,所以就罢了。

    ………………………………

    雪山之巅的大劫宫废墟,时隔几年后沈浪再一次来到了这里,依旧感受到了这里曾经的恢宏和壮丽,大劫寺真是牛逼啊,竟然在这山顶上建造了这么巨大华丽的宫殿群。

    几年前,沈浪就是在这里利用雪崩灭掉羌王阿鲁太的,从而给苏氏家族致命一击,如今想来就仿佛在昨天一般,没有想到苏难此时竟然成为了他大乾帝国的臣子,而且就在乾京中保护镜子和赢广周旋,所以还真是造化弄人啊。

    “陛下,乾京那边如何?”雪隐问道。

    “一切顺利。”沈浪道:“这一趟大劫宫之行若成功,或许我就可以将赢广和任宗主从仇人名单彻底抹去了。”

    雪隐道:“浪儿,你确定鬼城就在大劫宫废墟内吗?很多人都这么想过,但所有的探索全部都失败了,不信你问班若。”

    “嗯!”班若大宗师道:“我是探索研究大劫宫废墟最多的人,没有发现任何鬼城的入口,更加没有发现有任何上古遗迹,我甚至怀疑鬼城是不是真的存在,大劫神主的灵魂传承或许只是传言而已,根本不是真的。”

    沈浪道:“这不是传说,是真的。”

    然后沈浪在大劫宫废墟内盘坐下来,闭目养神。

    这一次他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对大劫神主的灵魂他志在必得,因为那代表着强大的精神力,是他灭掉赢广和浮屠山任宗主的关键。

    雪隐问道:“浪儿,你说鬼城入口就在大劫宫废墟内,为何现在不开始探索?”

    沈浪道:“探索没有用的,班若大宗师已经探索了无数遍了,依旧毫无所获。”

    雪隐道:“那我们现在需要做什么?”

    沈浪道:“等。”

    雪隐道:“等什么?”

    沈浪道:“等大劫时刻的到来,等日全食。”

    ………………

    某个海岛的山顶,螺祖对着天空盘坐了下来。

    “老师,我们在等什么?”

    如果沈浪听到这个声音,应该会激动得无以复加,因为这就是他梦牵魂绕的木兰宝贝。

    螺祖道:“等一个伟大的时刻,日全食!”

    ……………………

    注:今天更新近一万六千字,月票榜我还想稍稍挣扎一下,诸位恩公,help!

    谢谢一瓢大师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