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新帝国崛起!创造历史!(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赢广,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廉亲王怒吼道。

    赢广没有理会廉亲王,直接大吼道:“来啊。”

    顿时,几个大宦官捧着一件东西上前,猛地展开,竟然是一件龙袍,金光夺目。

    赢广充满神圣凝重地穿上了这件龙袍,昂首玉立。

    一般亲王穿的都是蟒袍,但赢广此时穿的就是几乎是龙袍了,而且还是暗底金龙,威风凛凛。

    当然这一身龙袍级别和当年的姜离陛下差不多,不够大炎皇帝的那个龙袍级,这龙的爪子稍稍短一些,而且还少了一个爪子。但龙袍就是龙袍,违制就是违制了。

    然后,他又戴上了新的冠冕,配上了新的王剑。

    “展示国玺!”赢广一声大吼。

    顿时大宦官捧上来一方国玺,赢广高高举起。

    “这就是我的新国玺。”这国玺竟然是用上古黑色龙晶铸造出来的,看上去比之前的那个大乾国玺级别高得很多啊。

    此时,赢广穿着全新的龙袍,带着全新冠冕,捧着龙晶国玺,站在台阶之上,霸气冲天。

    全场都被他的气势震慑住了。

    赢广冷冷地望向沈浪,望向了廉亲王道,道:“你们不是逼我退位吗?不是逼我把大乾王位交还给姜氏吗?我给了……”

    “从今以后,我的国度便称之为大赢帝国了。”

    “我赢广,就是第一代大赢帝主。”

    “从今以后,我赢氏家族再也不是姜氏的鹰犬,更不是姜氏家族的乱臣贼子。”

    赢广来到苏难面前,一把夺过大乾国玺,猛地甩在地上,冷笑道:“沈浪,这个大乾王位你要就拿去吧,拿去吧……”

    “从今以后我赢氏真正自立了,我的大赢帝国正式成立了!”

    这话一出在场上千个臣子整整齐齐跪下,叩首道:“臣等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沈浪冷笑道:“赢广,你别说要称为帝主,你就算要称帝我都没有意见。别说什么大赢帝主,就算你自称大赢皇帝都可以,但是不要在这大乾宫,也不要在这乾京。这座大乾宫是属于我姜氏的,这乾京也是属于我姜氏的。”

    “是吗?”赢广哈哈大笑。

    然后他猛地来到沈浪的面前。

    苏难、仇妖儿等人飞快地冲了过来,要保护沈浪。

    “滚……”赢广猛地一声爆吼,整个身体仿佛有一个炸弹爆开一般,一股强大无比的冲击波迸发而出。

    刹那间,苏难和仇妖儿等人直接被弹飞了出去,此人的武功真是惊骇世俗。

    赢广猛地一把抓住沈浪,如同抓小鸡一般高高举起。

    “沈浪,你说这大乾宫是你的?你说这乾京是你的?”赢广哈哈大笑道:“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大炎帝国廉亲王寒声道:“赢广,你放下沈浪陛下,你这是要彻底触怒我大炎帝国吗?”

    沈浪高呼道:“任宗主,你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吗?我可是你的女婿,刚才赢广炸平了整个临国公府,将我的未婚妻,也就是你的女儿任盈盈炸得粉身碎骨了,你难道就无动于衷吗?”

    “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浮屠山任宗主缓缓地走了出来,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只见此时的任宗主也是一身暗金王袍,威风八面地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而且手中还拿着沈浪的那支龙之剑。

    “沈浪陛下,谢谢你的聘礼,谢谢你的龙之剑啊。”任宗主道。

    沈浪道:“岳父大人不客气,我和浮屠山联姻,已经结为一体,密不可分。但是赢广这个畜生刚刚炸平了临国公府,把任盈盈也炸死了,我们要血债血偿。”

    任宗主冷笑道:“不必了,女儿死了就死了吧,死得其所。”

    这话一出,所有人内心猛地一抖,那可是你任宗主唯一的女儿啊。

    任宗主盯着沈浪,低声冷笑道:“我早就说过了,当她背叛我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不再是我的女儿了,而且我不怕告诉你,在很久之前我就已经摧毁掉她的神智和记忆了,她早已经是一具行尸走肉了,就和她的母亲一样,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吗?”

    这话一出,沈浪面孔猛地一阵抽搐。

    沈浪道:“那她体内可还培育着天下第一蛊,你难道忍心就看着她死掉吗?”

    “当然不忍心。”任宗主道:“但是你一早就将她转移走了不是吗?在订婚礼之后不到一刻钟,你就将她转移到怒潮城了对吗?”

    沈浪面孔微微一变。

    任宗主道:“对,你猜得没有错,我已经派人中途拦截了,现在应该已经夺回任盈盈了,她体内培养着天下第一蛊,我怎么舍得让她离开我的掌心呢?就算是行尸走肉,那也是我浮屠山的行尸走肉,谢谢你的龙之剑,你那么想要成为我的女婿,那你如愿了。”

    沈浪身体不断颤抖,厉声道:“你好毒,你好毒啊……”

    任宗主来到廉亲王面前,缓缓道:“在上古世界,姬氏和姜氏最贵,但我任氏也是上古姬帝册封的十二王之一对吗?”

    廉亲王道:“确有其事。”

    任宗主高呼吼道:“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什么浮屠山上,我浮屠山彻底和赢氏的大赢帝国合二为一。从此时开始,浮海,南部海域,南洲群岛,黑色城堡都是大赢帝国不可分割的领土。”

    紧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狂冲而入。

    “我是羌王阿鲁占,从今以后羌国也是大赢帝国不可分割的领土。”这个雄壮武士的猛地跪下。

    阿鲁占?沈浪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应该是羌国某个部落的首领夺了王位之后,把自己的姓氏改了。

    再看此人,面孔狰狞,血管和筋脉都暴起,典型特种武士的模样。

    很显然是经过浮屠山的血脉改造了,而且还不止一次,所以武功也尤其强大。

    羌国是一个小国,但面积却不小。不过羌国是属于阿鲁娜娜,如今眼前这个羌王阿鲁占竟然要带着羌国投献赢广的所谓大赢帝国。

    “上地图!”赢广一声大吼。

    顿时,一副巨大的地图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这就是我大赢帝国的版图,大家看清楚了。”赢广大吼道。

    这版图好大啊,新乾王国虽然不足之前的大乾帝国,但也整整有一百大几十万平方公里。现在加上了羌国,加上了南洲群岛,加上了黑石城堡,加上羌国,尤其加上了浮海,加上了浮屠山领域,领土一下子几乎倍增了,单纯从这个地图上看,几乎达到了三百万平方公里。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这一切惊呆了。

    没有想到赢广是退位了,但是却建立了一个更加强大霸气的大赢帝国。

    廉亲王浑身颤抖地望着这一切,外交事故啊,而且是在他手上酿造的巨大外交事故,他是要负大责任的。

    “任宗主,为什么,为什么啊?”

    廉亲王很不敢置信,完全没有理由啊。

    赢无冥已经死了,而且赢广后继无人,面对强大的大炎帝国,浮屠山为何还要强行支持赢广到底呢?

    之前还只是让浮屠山和新乾王国结盟,现在更是彻底合并了,真正合二为一。

    为什么啊?

    任宗主冷笑低声道:“沈浪,你以为你的那些雕虫小技就可以离间我和赢广之间的关系吗?赢广是一个弃婴,是被你姜氏家族抚养的,但你知道他原本姓什么吗?”

    沈浪低声道:“任?”

    任宗主低声道:“恭喜你,答对了。”

    廉亲王也不由得颤抖了,这……这简直是惊天的秘密啊。

    赢广竟然姓任?

    任宗主冷笑道:“你以为赢广血脉这么强大是一个偶然吗?你以为他来到你们姜氏是一个偶然吗?我浮屠山凭什么和赢氏合二为一,因为我们属于一个家族。”

    沈浪脑子里面不由得浮现出来一段往事。

    薛氏家族的薛雪,从小也是假扮成为孤儿,被剑王李千秋夫妇领养,而且视如己出,不但当作亲生女儿,而且还要继承剑岛。结果薛雪十二岁的时候,毒杀养母丘氏,夺走了天外流星剑法。

    这让人想起了地球上的某件事情。

    杜鹃会把蛋生在其它鸟窝里,自己不孵蛋也不育雏。而小杜鹃在别的鸟窝里孵化后,就会把窝里的蛋和雏鸟挤出窝去,让义父母只养育自己一个。不仅仅杜鹃,秃鹫,金雕也会做这样的事情。

    而薛氏家族是浮屠山的小号,看来任氏家族非常擅长做这样的事情啊。

    这是真正的鸠占鹊巢,让人叹为观止。

    赢广和任宗主对视一眼,然后露出一模一样讽刺的目光望向了沈浪。

    “沈浪,谢谢你的祖父抱养了赢广,谢谢你们姜氏倾尽一切培养赢广父子,并且最后还把大乾帝国的江山交到我任氏的手中,谢谢啊……”任宗主低声道。

    叹为观止,叹为观止!

    这个任宗主每一次都能刷新沈浪的三观,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恶毒到如此纯粹的人。

    因为妒忌,把自己的妻子变成行尸走肉,用自己的亲生女儿培养蛊虫,并且摧毁她的神智,也把她变成行尸走肉。

    沈浪低声道:“你任氏家族扔的不仅仅一个孩子吧,你们在很多家都玩鸠占鹊巢吧,只不过赢广崛起得最猛。所以你没有儿子,这也是上天对你的报应。”

    廉亲王鼓掌道:“好手段,好手段,虽然上古时候任氏是我姬氏册封的十二王之一,但你们这手段也还是让我叹为观止啊,你任氏一手抓超脱势力,一手抓世俗王权,两只手都不放啊。”

    任宗主冷笑道:“廉亲王,你姬氏又能好得了多少呢?诛天阁姓什么,还不是姓姬?但是几十年前的诛天阁又姓什么?大家半径八两了。”

    廉亲王道:“赢广,你可知道吗?就算你交出了大乾王位,炎京依旧会册封你为赢亲王的,现在你这是自绝后路啊。”

    沈浪道:“赢广,我还是那句话,你要建立什么大赢帝国我毫无意见,但不要在我的国土上建立。大乾宫是我的,乾京也是我的,整个新乾王国领土都是我姜氏家族的。羌国是阿鲁娜娜的,你和任宗主要建立你们的大赢帝国,就在你们的地盘上建去吧,去浮屠山称王称霸吧,立刻滚出我的大乾宫,滚出乾京。”

    然后,沈浪朝着廉亲王道:“廉亲王,还有天下诸国的使臣都在,请你们见证,让赢广滚出我的乾京。”

    “哈哈哈哈……”赢广大笑道:“沈浪,你说得没错,这个大乾宫曾经是你姜氏家族的。但你姜氏弄丢了,当然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在上古时代你们姜氏就曾经把皇位弄丢了,进而便宜了姬氏。你说这大乾宫是你的,那你问问我这满朝的臣子愿不愿意?”

    赢广朝着上千文武大臣道:“诸位臣工,你们曾经是大乾的臣子,你们愿意效忠这个沈浪吗?你们愿意他成为这个大乾宫的主人吗?”

    “不愿意,不愿意!”

    “臣等只效忠赢氏,不效忠姜氏。”

    “赢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接着,原新乾王国尚书台宰相来到沈浪的面前,直接脱下了身上的官袍,直接扔在沈浪的面前道:“沈浪阁下,你姜氏的官我不做了,你乾国的官,我不做了。”

    这位尚书台首相赵琳资格很老了,在姜离的时候,他是一个三品官。

    接着,枢密使兰士来到沈浪面前,扒掉了身上的官袍,直接扔在沈浪的身上,道:“我知道兰风和兰道两个人都在你麾下,但你姜氏的官,我也不做,这大乾的官袍,还给你了,我也只效忠赢氏。”

    接下来,大殿上上千个文武大臣都来到沈浪的面前,扒下了自己的官袍扔在地上,有些人甚至还吐了一口口水。

    你姜氏的官,我们不做。你大乾王国的官,我们也不做,你沈浪自己玩儿吧。

    然后,上千个没有穿官袍的大臣们整整齐齐跪在地上,高呼:“大赢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接着,上千名太监列队走了进来,手中捧着新的官袍,官帽。

    这上千名文武大臣全部换上,立刻摇身一变,从新乾王国的官员,变成了大赢帝国的官员。

    沈浪气得浑身发抖,指着赢广道:“这些都只是被你圈养的走狗而已,都已经是毫无廉耻乱臣贼子,他们没有资格决定乾京的命运,没有资格决定乾国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命运,廉亲王你说对吗?”

    廉亲王目光飞快朝着沈浪望来。

    他猜测到会有变故,但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大的变故,皇帝陛下,太子殿下啊,这个局面难道就是你们想要的吗?

    沈浪道:“廉亲王,你觉得我说得对吗?只有新乾王国的所有民众才有决定乾国的命运,决定乾京的命运。如今天下诸国的使团都在,我们应该做一个乾国民众全体表决。”

    全体表决?什么玩意!

    沈浪道:“按照三份诏书,我已经是大乾之王,赢广已经退位了,但是他有建立了一个什么大赢帝国。那么原来新乾王国的领土应该属于谁?是属于我大乾,还是属于赢广的大赢?我觉得应该让几千万民众说了算,他们说属于大乾,那就属于大乾。他们说属于大赢,那就属于大赢。”

    “廉亲王也在,天下诸国使臣也在,就由你们做一个全体表决,决定新乾王国这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归属。”

    “如果全民表决的结果赢广赢了,那我就输得心服口服,这新乾王国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这姜氏祖宗的江山就算输在我手中,就彻底给赢氏了。但如果我赢了,那赢广必须带着他的走狗彻底退出大乾宫,退出乾京,退出原新乾王国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我坚信新乾王国上几千万子民内心是向往我姜氏的,赢氏永远都是乱臣贼子!”

    这话一出,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

    沈浪朝着赢广道:“你不是担心我跑了吗?我才不会跑呢?接下来我要去新乾王国的每一个行省,每一个郡,每一个城,我要去号召大乾王国的民众支持我,这是一次伟大的行动,这是一个史诗级的尝试。”

    不由自主地沈浪再一次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赢广陛下,如果你不立刻杀我的话,我觉得你还是将我放下来,这样有损我英明神武的形象。”沈浪道。

    那边的廉亲王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沈浪道:“赢广陛下,你今天的举动可谓是惊天霹雳,不但把我震得魂飞魄散,整个天下都跟着你战栗,大炎帝国也抖了几下。但是你如何收尾?你这个大赢帝国是不是要受到天下的承认?你打算用多久时间完成?”

    赢广目光一缩,事情确实如同沈浪所说的那样,他今天这个举动太炸裂了,整个天下会为之震惊,但也是在炎京脸上狠狠扇了一个耳光。

    接下来他是准备经过一系列的斗争妥协,然后把大赢帝国降格为大赢王国,先受到炎京的册封和认同,再受到天下诸国的承认。

    按照他的预料,这个过程会非常漫长,至少需要几年的时间。

    而现在沈浪竟然提出了全体表决的说法,这太颠覆离奇了,但如果真的能行,就大大缩短这个过程了。

    廉亲王道:“全体表决,新乾王国每一个人都来投票,决定这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归属?”

    沈浪道:“对,如果这几千万子民选择效忠赢广?那我二话不说,这祖宗的江山我直接不要了,从今以后他就归属赢氏。但如果这几千万子民选择效忠我姜氏,那就请天下诸国见证,我接收乾京,接收这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祖宗故土。”

    全场所有人惊愕,沈浪你还真是一个超级败家子啊,祖宗的江山就任由你这么挥霍啊。

    廉亲王道:“那需要多久啊?”

    沈浪道:“至少半年以上,但这段时间我都会在新乾王国的土地上,我都会和几千万子民在一起,我会去每一个郡,每一个城呼吁他们支持我。但是在这个过程,请炎京派人保护我,最好派姬璇公主来,她长得美,武功又强。”

    廉亲王面孔一抽搐,你还真说得出口啊。

    沈浪目光望向了赢广,缓缓道:“赢广,你敢吗?你敢进行这个全体表决吗?你敢让我去见乾国的万民吗?如果你赢了,这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就属于你的了,我自己去炎京为你呐喊,让炎京册封你这个大赢之主,这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我亲自去让大炎皇帝册封给你。”

    “哈哈哈哈……”赢广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沈浪,你想要见乾国万民,你肯定觉得他们特别怀念你,特别怀念姜离陛下吧,只要你一出现,他们就会山呼万岁,效忠你,跪迎你吧?”

    沈浪道:“难道不是吗?在吴楚越三国,我的身份刚刚揭露,就有无数人来效忠我。我从西方归来之后,带着区区几万人去攻打天越城的时候,上千万越国民众跪在地上高呼万岁。这还仅仅只是越国,而乾国是我的故土,我姜氏家族统治这片土地几百上千年了,我父亲姜离更是对这片土地的子民恩重如山,他们当然会效忠我,你敢让我去见乾京万民吗?”

    赢广道:“不瞒你说,我早就想要让你去见见了,让你倾听乾京万民的呼声了,我早就准备好了,请!”

    赢广将沈浪放了下来。

    沈浪道:“我们一起出去?”

    “行啊。”赢广道。

    然后,沈浪穿着大乾王国的王袍,带着冠冕,握着王剑。

    赢广穿着大赢帝国的龙袍,带着冠冕,佩戴王剑,两个人并列地走出大殿,走出王宫。

    “轰隆隆……”

    大乾宫的大门缓缓开启。

    沈浪不由得倒吸了,因为大乾宫外面的广场上,密密麻麻站满了人,整整二十几万人都不止。

    赢广准备这个大场面已经很久了吧,这二十几万人可无法作伪,他们可清一色都是乾京的民众,有读书人,有贩夫走卒,有生意人,总之都是平民。

    在上古广场沈浪看到十几万人的上古人类化石,都被震撼了,而此时二十几万人,真的是黑黑压压,无边无际。

    沈浪和赢广两个人来到城楼之上,俯瞰万民。广场上二十几万人,整整齐齐望向了沈浪。

    沈浪一伸手,仇妖儿递过来了噩梦石声波放大器。

    沈浪目光扫视在场二十几万乾京子民,缓缓道:“诸位好,我是姜浪,我的父亲姜离,相信大家都知道。”

    二十几万人耳朵竖起,静静听着沈浪说话。

    “站在我边上的这个人叫赢广,相信你们也认识!”

    “赢广是一个弃婴,被我的祖父抱养,我姜氏竭尽全力培养他成才。我的父亲姜离对他信任无比,册封他为大乾帝国唯一的亲王。”

    “我姜氏家族对赢广可谓是恩重如山,天高地厚,但赢广是怎么回报的姜氏的恩情?”

    “姜离陛下暴毙的时候,他直接背叛了我姜氏,投降了大炎帝国,并且将养育他的姜氏王族斩尽杀绝,上到八十老翁,下到襁褓中的婴儿,他一个都没有放过。”

    “这是什么行径?畜生,禽兽不如!”

    “诸位乾京的子民,你们也有父母,也有祖父,膝下也有婴儿。你们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如果有人杀了你们的祖父又如何?如果有人杀了你的孩子?又如何?这样的禽兽,你们还要效忠他吗?”

    这就是沈浪的演讲,从来不说大道理的,直接狂喷对手,把对方说得灭绝人性,禽兽猪狗便是了。

    在场二十几万人听到沈浪的话后,眼圈微微通红了。

    沈浪道:“两个月前,我和赢氏家族约定比武决斗,当时三方诏书说得清清楚楚。谁赢了,就成为大乾帝国唯一的主人,谁就成为乾京之主,成为新乾王国这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主人。”

    “当时没有人看好我,谁都觉得我必死无疑,但我再一次创造了奇迹,我击败并且杀死了赢无冥。按照之前的诏书,我应该赢得了整个大乾,赢广陛下立刻滚出大乾宫,滚出乾京。”

    “结果呢?这个不知廉耻的禽兽,竟然自己建立了一个什么大赢帝国。我说了,你应该要建立什么狗屁帝国都和我没有关系,只要滚出我的乾京,滚出我的乾国,你把这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还给我。”

    “但是赢广拒绝了,我一点都不意外,此人本就毫无廉耻,灭绝人性,猪狗不如。”

    沈浪在拼命攻击赢广的时候,对方就站在他边上,一动不动。

    沈浪道:“于是,我提出全体表决。让乾国几千万民众决定自己的命运,你们来选择效忠对象。如果你们愿意效忠我,就把票投给我。如果你们愿意效忠赢广这个畜生,就把票都给他。这个表决结果将受到整个天下的承认,若我赢了,赢广滚出乾京,滚出乾国。”

    “若我输了,那我就滚出乾京,这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就属于赢广了。”

    “乾京万民,我知道你们担心,觉得我没有能力保护好你们,害怕战争和灾难再一次降临。但是请你们回顾一下,我保护了怒潮城多少次?我保护吴楚越三国多少次?”

    “我返回东方世界已经几年了,吴楚越三国可有一个城市受到伤害了吗?我答应保护每一个人,我做到了吗?我做到了。”

    “我多少次冒着生命的危险,就是为了保护我的每一个字子民。我没有让吴楚越三国任何一个人失望。”

    “那我也郑重告诉你们,我也能保护你们每一个人不受伤害,只要你们效忠我。”

    “乾国是我的故土,我姜氏家族在这里已经统治了几百年了。你们世世代代都是我姜氏的子民,我们之间已经血浓于水,几百年时间,我和你们已经根本无法分割了。所以现在请你们做出一个选择,是愿意选择效忠我姜氏,还是效忠我旁边的赢广,这个乱臣贼子,禽兽不如的东西?”

    喊完之后,沈浪朝着旁边的赢广道:“赢广陛下,你还有什么补充的吗?”

    赢广摇头道:“我没有什么可说的。”

    沈浪道:“乾京的子民们,现在请让我看到你们的心,告诉我你们世世代代都和姜氏在一起。所有支持我姜氏入主大乾宫的,请举手!”

    全场静寂无声。

    沈浪道:“乾京万民,支持我的请举手。”

    全场依旧静寂,没有一个人举手。

    忽然,有一个声音幽幽地响起道:“沈浪陛下,你走吧,离开乾京,你姜氏不要再来祸害我们了。”

    沈浪沙哑道:“我走?我走到哪里去?这里是乾京,是我的家,是我姜氏家族统治了几百年的地方,你让我走到哪里?”

    下面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道:“但是,这里不欢迎你了,你走吧。”

    沈浪嘶吼道:“你们知道赢广是一个乱臣贼子,知道他是一个禽兽不如的东西?知道他背叛了我姜氏,屠尽了我姜氏王族?”

    全场静寂,二十几万乾京子民都默认。

    沈浪怒吼道:“就算这样,你们也宁愿效忠支持这个禽兽不如的乱臣贼子,也不愿意效忠我这个真正的乾国之主,我姜氏家族几百年的恩情,忘了?我姜氏和你们几百年的君臣之义,忘了?”

    全场静寂,二十几万乾京子民低下头去。

    沈浪道:“那好,那愿意效忠赢广这个乱臣贼子的人,请举手。”

    全场依旧静寂,没有人举手。

    沈浪怒吼道:“人要面对自己的内心,哪怕再丑陋,再不道德,也要面对,支持赢广的请举手,支持把我沈浪赶出乾京,赶出大乾宫的,请举手!”

    下面二十几万人,第一个人举手,第二个,第三个……

    几百个,几千个,几万个,十几万,二十几万人整整齐齐举手,如同森林一般,全部支持赢广。

    他们没有被收买,全部遵照本心。

    “呵呵……”

    “哈哈哈哈……”沈浪发出凄厉的笑声,泪水不断滑落,这每一个表情,都是影帝级的,可比沈浪牛逼多了。

    ……………………

    注:第一更送上,月票榜快要被爆了,我已经准备好那一阵剧痛,但兄弟们如有余力,救救俺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