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赢广绝路!沈浪浮屠公主订婚!(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什么条件,您说?”沈浪道。

    任宗主问道:“你是依靠什么击败并且秒杀赢无冥的?肯定不是自己的武功吧?而是某一种上古武器?”

    沈浪道:“睿智如您。”

    浮屠山任宗主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拥有这样的威力呢?”

    说这话的时候,任宗主的目光落在了沈浪手中的龙之剑上。

    沈浪举起手中龙之剑道:“没错,就是这东西,我命名为龙之剑。在上古广场内我曾经以为石棺里面的那支黄金剑便是龙之剑,结果证明不是。之后我不是直接消失在石棺之内了吗?”

    浮屠山任宗主道:“对,那一幕我至今仍旧记忆犹新。”

    沈浪道:“之后我穿梭到了另外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那里应该是才是真正的上古陵墓,我在里面得到了这支剑,也就是真正的龙之剑。”

    然后,他望向了任宗主道:“要不然,我表现给您看看?”

    任宗主道:“好啊。”

    然后,他本能地凝聚所有的内力,只要沈浪的攻击方向是他的话,就立刻飘走。

    沈浪稍稍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直接攻击任宗主?但很快他放弃了,因为对方早就已经有了防备,想要直接击中他实在是太难了。

    “能量漩涡,开启~!”沈浪脑子里面意念一动。

    瞬间,一个能量漩涡猛地迸发而出。它所过之处,一切都化为齑粉,不管是家具,还有墙壁,又或者是外面的假山,统统都灰飞烟灭。

    浮屠山任宗主完全惊呆了,这龙之剑真是威力无穷,完全无法抵挡啊。

    足足好一会儿后,浮屠山任宗主道:“沈浪,你想要成为我浮屠山的女婿,想要迎娶任盈盈,我只有一个条件,你把这支龙之剑当成聘礼,如何?”

    这话一出,沈浪身边所有人都色变。

    任宗主你未免也太过于贪心了,龙之剑现在不但是沈浪陛下的命根子,甚至也是大乾帝国的命根子,你竟然想要夺走?

    任宗主道:“沈浪啊,你迎娶了我的女儿可不仅仅是一个人,关键是得到我浮屠山的支持,你应该知道里面的分量。”

    沈浪望着手中的龙之剑,没有了这东西,沈浪就失去一切攻击力了。

    沈浪道:“任宗主,现在赢无冥已经死了,您为何还要吊在新乾王国这一棵树上呢?相信您的理智也知道,我才是最符合你利益的女婿,也只有我才能治好您的女儿任盈盈,能够让她结婚生子。没错我是灭了浮屠山的很多人,也毁掉了南部海域很大部分的上古遗迹,但是我将来带来的利益会远远超过你的损失。我们双方明明是完美互补,天作之合,为何还要提什么聘礼呢?难道没有聘礼就不能嫁女儿了吗?您这是嫁女儿,还是卖女儿啊?”

    任宗主道:“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男人迎娶妻子,不都是要给聘礼的吗?非常正常啊。”

    沈浪道:“那我愿意出一百万金币作为聘礼。”

    任宗主一挥手,淡淡道:“我只要你这支龙之剑,该怎么做你自己选择吧。是要我整个浮屠山,还是要一支你一辈子都用不了几次的龙之剑。”

    沈浪闭上了眼睛进行思索,仿佛在艰难地抉择。

    ……………………

    与此同时,乾京王宫那边,大炎帝国廉亲王心情无比紧张,因为真的是担心赢广直接翻脸啊。

    这可是小姜离,而且刚刚死了儿子,武功强大得惊人的,如果他直接翻脸大开杀戒的话,那就吓人了。

    “赢亲王,你这不是打算抗旨吧。”廉亲王再一次问道。

    赢广淡淡道:“廉亲王,炎京这样有意思吗?”

    廉亲王道:“赢亲王这话何意?”

    赢广道:“为什么呢?一直这样扶持沈浪,坐山观虎斗?不至于啊,你们大炎帝国这么强大,不需要玩这一手啊,皇帝陛下究竟在想什么啊?”

    廉亲王心中也无奈,我也不知道啊,我哪知道皇帝陛下在想什么啊,究竟想要干什么。

    赢广道:“想要借沈浪的手灭掉我和浮屠山?沈浪此子狡诈多段,擅长于用诡计,擅长借力。但想要灭掉浮屠山,灭掉我新乾王国,是需要真正军队来推的。你见过哪一次灭国之战都要有君王亲自来打的?沈浪以身犯险多少次了,他还能犯险几次?难不成要靠他一个人,灭掉我整个新乾国?”

    廉亲王笑道:“赢亲王,扯远了,扯远了。”

    然后,他收起了所有的笑容,淡淡道:“不过炎京的旨意就在这里了,你是遵守还是抗旨?又或者大开杀戒,一切都遵循你的意志。”

    “大开杀戒?”赢广道:“杀谁啊?杀你,杀沈浪?天下诸国,六大超脱势力的代表都在乾京,我能杀谁?”

    廉亲王道:“之前三份诏书写得清清楚楚,谁赢了就成为大乾之主,而且是昭告天下了,总需要给整个天下一个交代吧,不能说话不算数吧,不能让人觉得赢氏输不起吧。”

    赢广点头道:“臣接旨。”

    廉亲王道:“赢广亲王,你确定你接旨?接旨之后可是要直接退位的啊。”

    赢广道:“我懂,臣接旨。”

    廉亲王道:“如今天下诸国使团,六大超脱势力代表也都还在,如果你接旨了,那接下来的典礼我们就定一个日子办。”

    赢广道:“什么典礼?”

    廉亲王道:“当然是你的退位之大典。”

    赢广道:“意思是让我把大乾王位交还给沈浪?”

    廉亲王道:“对。”

    赢广道:“而且,还要我把乾京,甚至整个新乾王国都交还给沈浪?”

    廉亲王道:“严格意义上是这样的。”

    赢广忽然发出一阵大笑,然后再也没有说话了,而是继续来到棺材的面前,轻轻地安抚着棺盖,缓缓道:“那行,那我的退位仪式,还有大乾王位的交接大典就放在五天之后进行吧。”

    廉亲王道:“为何五天呢?”

    赢广道:“因为四天之后,我儿子赢无冥要出殡。”

    ……………………

    临国公府内,沈浪依旧在艰难地抉择,而任宗主则静静地等待着。

    差不多一刻钟后,沈浪道:“好,我答应。”

    这话一出,旁边众人顿时惊呼出声。

    “陛下,万万不可。”

    就连仇妖儿也朝着沈浪望过来,露出了阻止的目光。

    “陛下,这龙之剑何等重要?怎可交给他人手中,我们大乾帝国不需要浮屠山,也能完成天下无仇的理想,不需您如此牺牲。”

    沈浪一挥手,全场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沈浪道:“不过任宗主,我有一个要求。”

    浮屠山任宗主道:“请讲。”

    沈浪道:“我们不能这样秘密就达成约定,就仿佛苟且一般,我们要光明正大进行联姻。趁着大炎帝国,天下诸国,还有六大超脱势力的使团都还在,我们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进行联姻,当着天下人的面纳聘,订婚。”

    浮屠山任宗主面孔微微抽搐了一下。

    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要告诉全天下,他任宗主已经背叛了赢广,浮屠山的女儿朝三暮四,赢无冥刚刚死了,就迫不及待找下家了。

    这更是要告诉全天下,浮屠山和新乾王国结盟正式撕裂了,浮屠山要和沈浪苟合了。

    当然,这对于赢广来说更加是致命一击。

    浮屠山任宗主寒声道:“这样,你让天下人如何看我?先秘密订婚,然后一点一点揭露,反正联姻已经成为事实,为何要给天下人看?我们双方若是公然联姻,那在天下人眼中我岂不是卑鄙无耻的小人了?而且赢广兄刚刚失去了继承人,我就做出这样的事情,岂不是显得毫无仁义?”

    沈浪道:“任宗主,是赢广不义在先的。”

    浮屠山任宗主道:“你是说在还露城的那个地下秘密基地吗?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已经原谅他了。”

    沈浪道:“不,是龙蛋!”

    这话一出,任宗主面孔一颤,整个人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反应。

    龙蛋?什么龙蛋?!

    沈浪道:“还记得彗星大撞击定远城吗?留下了一个最深最狭窄的天坑,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颗……龙蛋。其他天坑里面有无数的龙晶,无数的秘金,唯有最后的天坑中有一颗龙蛋,而这颗龙蛋被赢无冥拿走了,现在正落在赢广手中,这件事情赢氏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你吧。”

    顿时间,浮屠山任宗主屏住了呼吸,整个身体内部不断发出爆裂声响。

    龙,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完全都是传说而已,从来都没有人真正见过。

    但是那颗彗星被称之为火龙彗星,这个世界的终极大杀器被称之为龙之悔。

    而且还说大炎帝国之所以能够号令天下,甚至掌管六大超脱势力,也是因为在禁忌之塔内藏着一条龙。

    甚至还有传说这条龙是一千年前来到这个世界的,当时火龙彗星第一次出现,第一次出现了流星雨,不久之后,大炎帝国就崛起了。

    所以龙成为了大炎帝国的图腾,成为了它的镇国神兽。掌握了龙就代表了天命,就意味着能够成为真龙天子。

    如果赢广真的背着任宗主得到了一颗龙蛋,那完全是最大的欺骗,双方的战略互信将彻底荡然无存。

    按照任宗主的意志,未来他女儿和赢无冥的儿子不但要成为浮屠山之主,还要成为新乾帝国之主,继承两家的江山事业的。

    而现在赢广一人偷偷将龙蛋藏起来?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别有心思啊。

    未来等到这条龙真的孵化出来了,那赢氏家族会做什么?等到这条龙变得强大起来,赢氏家族又会做什么?

    当然是将浮屠山任氏一脚踢开,将浮屠山的基业一举吞并。

    赢氏和浮屠山合二为一的时候谈得清清楚楚,双方必须毫无保留,共享所有的战略机密,战略物资,战略基地。

    而现在龙蛋这种级别的最高战略物品,你都隐瞒了,你究竟有什么企图?

    “告辞!”浮屠山任宗主二话不说就走了。

    离开了临国公府之后,任宗主直接进入了新乾王宫之内,并没有显得怒气冲冲,但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让人无比畏惧!

    任宗主进入大殿之后,大门紧闭,任何人都不能靠近半步,所以没有人知道他和赢广究竟谈了什么,但整整两个时辰后任宗主才离开。

    而且离开乾京王宫之后,任宗主依旧不喜不悲,脸上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但有心人注意到,他袖子上的一块黑布已经摘掉了。

    ……………………

    当天晚上,任宗主再一次来到了临国公府见沈浪。

    不过这一次他仅仅只呆了不到三分钟,就说了一句。

    “行,就按照你说的办,你去找媒人吧,明媒正娶,当众纳聘,当众订婚。”

    说完后任宗主直接离开,而且脸上也没有任何高兴之意。

    ……………………

    次日,距离赢无冥的出殡还有两天时间,沈浪再一次来秘密拜见了大炎帝国廉亲王。

    “廉亲王,说来我应该喊您叔叔?”沈浪道:“我的祖母,也是您的亲姑姑?”

    廉亲王眉毛猛地一跳,你沈浪喊我叔叔?他顿时觉得肯定没有好事。

    “有一件事情想要您帮忙。”沈浪小心翼翼道。

    “说。”廉亲王道。

    沈浪道:“我想要请您做一个媒。”

    廉亲王道:“你不是已经成婚了吗?嫡妻金木兰。”

    沈浪道:“不,不,不我是金氏家族的赘婿,所以金木兰是沈浪唯一的夫人。但是姜浪可还没有嫡妻啊?”

    呃?!

    廉亲王一愕,你……你这是不是太不要脸了一些?

    就你这幅模样还想要成为大乾帝主,还想要成为天下之主?

    廉亲王道:“你想要迎娶谁呢?”

    沈浪道:“浮屠山公主,任盈盈。”

    廉亲王一愕道:“浮屠山没有一个叫任盈盈的啊。”

    沈浪道:“我不知道她以前叫什么,反正她以后就叫作任盈盈了。而且她的母亲还是姬氏公主,当今皇帝陛下的妹妹,还曾经是我父亲姜离的未婚妻,任盈盈这个公主还是大炎皇帝陛下亲自册封的呢。”

    廉亲王瞬间失语。

    你们两人这无耻能不能稍稍收敛一些?赢无冥刚刚死,还没有下葬呢,真正的尸骨未寒,你现在竟然要我给你做媒娶他的未婚妻?

    这可不仅仅只是嫁女儿那么简单,这是不是意味着浮屠山已经转变了战略方向?彻底抛弃了赢氏家族,选择和沈浪联姻?

    这可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啊,会有这么简单吗?

    而且一旦浮屠山如果真的沈浪联姻结盟,那会出现什么后果?沈浪瞬间就变得强大起来了,巨大的上古遗迹落在沈浪手中会爆发出何等成果?完全不敢想象,这对大炎帝国是不是非常不利?

    这件事情太大了,完全超过了廉亲王的权限之内。

    但这件事情不办还不行,所以他心中真是破口大骂,沈浪你就不能稍稍安分一些吗?我刚刚才奔波了几天几夜,从乾京飞到炎京,又从炎京飞回乾京,现在你又要让我飞炎京。

    这高空飞行一点都不舒服啊,如果不是廉亲王武功还算高强,而且穿着上古装备,寻常人根本就受不了。

    “等着……”廉亲王怒道:“我去问问任宗主,然后再回炎京禀报,你就疯狂作死吧,你唯恐赢广还不够愤怒,唯恐他不大开杀戒啊。”

    接下来,廉亲王怒气冲冲去找了任宗主。

    结果发现这件事情竟然是真的,于是他再一次无奈地骑上了上古秃鹫,因为雪雕速度太慢了,他担心赶不回来参加赢无冥的葬礼。

    就这样还来不及怎么休息的廉亲王,再一次飞上空中,返回炎京,在这样他都要得飞行恐惧症了。

    ………………

    上古秃鹫整整快了一倍左右,所以仅仅十几个小时,廉亲王再一次降落在大炎帝国皇宫内。

    大炎帝国太子见到他的时候,也不由得一愕。廉亲王,我们好像刚刚见面不久吧,你这是还没走?

    廉亲王眼窝发黑,满脸苍白,用力地吸了一口气,炎京在北,天气可是比较冷的,而且现在才三月份呢,而且上古秃鹫动不动就往上万米的高空飞是,就算穿着上古铠甲也冻得够呛。

    “太子殿下,有一件事情臣不敢擅专,还请殿下明示。”廉亲王道。

    “说。”大炎太子道。

    廉亲王道:“沈浪想要迎娶浮屠山公主,请臣为他做媒。他们的意思是在赢无冥下葬后的第二天,就进行纳聘之礼,公开联姻,昭告天下。”

    呃?!

    大炎帝国太子也瞬间失声了,这何止是在赢广的伤口上撒盐,简直是把伤口重新撕开,然后用火猛烤啊,这两人这么凶悍的吗?

    廉亲王道:“臣的意见是沈浪表面上弱小,但如果得到浮屠山的全面支持,那一切可就变了,会尾大不掉,未来会给我们带来麻烦。”

    大炎太子没有说话,依旧把玩着手中的棋子。

    这个世界果然到处都充满了惊喜啊,你想要去导演一场戏,但是戏的发展往往会脱离原来的剧本。

    有意思,有意思。

    廉亲王道:“而且赢广和浮屠山的联合是通过几十年时间才达成的,难道因为沈浪一个人,仅仅一两年时间就彻底破裂了?”

    大炎帝国太子依旧没有说话。

    廉亲王道:“所以臣觉得不妥,不妥!”

    大炎帝国太子道:“说来沈浪还算是孤的堂弟,浮屠山公主也是孤的堂妹,某种程度上这两人也算是天作之合了。任氏在上古世界就是我姬氏册封的十二王之一,虽然不如姜氏高贵,但沈浪此时也是落架凤凰,任氏勉强配得上姜氏了。”

    廉亲王道:“可是殿下,这……”

    大炎帝国太子道:“听说沈浪和浮屠山公主情投意合,我们又何必做这个恶人,强行拆散这对鸳鸯?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啊,我们要玉成别人的好事。”

    呃?

    廉亲王道:“那臣就答应做这个媒人?”

    大炎帝国太子道:“光你一个人还不够,拉上左辞阁主吧,他分量足够重,你们两个人一起做媒,才显示得出这场婚事的隆重性。”

    廉亲王顿时有些头皮发麻,这到底是要演什么戏啊?太子殿下究竟想要做什么?

    “行了,去吧。”大炎帝国太子道。

    “遵旨。”廉亲王再一次离开皇宫,甚至连喝茶都没有喝一口,再一次骑上了新的一只上古秃鹫,朝着乾京飞去。

    谁热爱飞行?站出来,我让你飞个几天几夜试试看。

    ………………

    廉亲王返回乾京落地之后,第一时间找到天涯海阁的左辞阁主。

    “什么,我们两人作为媒人,代替沈浪去向任宗主求婚?”左辞阁主道。

    廉亲王躬身道:“有劳左辞阁主了,这也是炎京的意思。”

    左辞阁主眼睛眯起,缓缓道:“廉亲王,不要玩得太大,小心收不了尾啊。”

    廉亲王道:“一切都在掌握中。”

    左辞阁主道:“在西边那边我非常忙碌,如果作为媒人的话,那订婚仪式我也要出席?”

    廉亲王道:“应该是这样的。”

    左辞阁主道:“我应该不够时间。”

    廉亲王道:“按照约定,沈浪和浮屠山公主的订婚典礼,应该在后天。”

    左辞阁主眼睛猛地一抽搐。

    后天?也就是赢无冥刚刚下葬,赢广退位的日子?

    疯子啊,你们这是疯子吗?

    你们选择在这一天订婚,是唯恐赢广不发怒,不大开杀戒吗?

    廉亲王淡淡道:“当然,左辞阁主也可以不答应。”

    顿时,左辞阁主冷笑道:“我已经离开了越国,甚至已经不关心大炎的事情,我这么一个置身事外的人有什么不能做的?只是唯恐你们玩火自/焚。”

    廉亲王道:“那么,请!”

    ………………

    廉亲王和左辞阁主再一次来到临国公府见沈浪,再一次确定和浮屠山公主订婚一事。

    “沈浪阁下,你确定要在后天进行订婚仪式?”廉亲王道:“这一天不但是赢无冥刚刚下葬之后的第一天,也是赢广退位的日子,你确定要选在这一天?”

    沈浪道:“当然。”

    廉亲王道:“你确定要用你那支所谓的龙之剑作为聘礼?”

    沈浪道:“对。”

    廉亲王道:“可是赢广的退位大典,也是需要有你在的,因为他需要将大乾玉玺,大印,冠冕,王册一切都移交给你,你才是大乾王国唯一的王。”

    沈浪道:“那就在乾京王宫另外找一个宫殿进行我们的订婚仪式啊,订婚仪式结束后,我就穿着红色的喜服去参加赢广的退位大典啊,去接受大乾宝印,接受国书,国册,大乾龙袍,冠冕等等。”

    呃?!

    亏你想得出来。

    你这种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啊?不是应该早被打死了吗?

    你要在别人的宫殿抢走别人的媳妇,还要抢走别人的王位?这就相当于你在别人家里,当着别人的面和人家妻子出轨?还要别人鼓掌叫好?

    你这样的人,早就应该被剁成碎片了。

    “怎么?不可以吗?”沈浪问道。

    廉亲王冷笑道:“你说了算,反正最后玩砸了粉身碎骨的人,也是你自己。”

    沈浪道:“那就有劳两位媒人了。”

    说罢,沈浪挥了挥手,竟然有人真的端来了两盘金子,给廉亲王和左辞作为媒人的酬劳。

    这两个人几乎是咬着牙齿收下的。

    沈浪道:“请廉亲王转告我那位岳父大人,订婚典礼,一定让任盈盈公主来到现场,并且交到我的手中,我们一手交聘礼龙之剑,一手交人,并且昭告天下,大乾帝主姜浪和浮屠山联姻。”

    “行,你的话我会带到的。”廉亲王道,然后他和左辞阁主离开了临国公府,朝着任宗主的住处走去。

    ……………………

    见到廉亲王和左辞阁主后,任宗主也稍稍惊讶了一下,玩得这么大,竟然叫这两个大人物来做媒?沈浪这是有多么不相信我啊,这是要将这场联姻弄得举世皆知吗?

    廉亲王道:“沈浪陛下的意思是把订婚礼放在后天进行。”

    任宗主道:“可是后天是赢广亲王的退位大典啊。”

    “对啊,真是巧啊。”廉亲王道:“沈浪陛下让我转告,订婚典礼上请任……盈盈公主务必赶到现场,一手交人,一手叫聘礼。”

    任宗主道:“明白,我已经派人去接女儿了。”

    廉亲王道:“我们知道令嫒不能见阳光,所以订婚礼在黎明之前进行。这边订婚礼结束之后,我们紧接着安排并且参加赢广亲王的退位大典,还有大乾王位的交接仪式。”

    任宗主抽搐了一下,道:“沈浪他这等行径,不怕彻底激怒赢广吗?这般没有底线吗?”

    廉亲王道:“我们只是媒人,只是转告沈浪的话而已,你作为女方的家长,完全有权力拒绝的。”

    任宗主道:“不,我同意,后天正式进行订婚典礼,一手交人,一手交聘礼,并且昭告天下。”

    廉亲王道:“如此,那便定了。”

    任宗主道:“定了。”

    廉亲王道:“这天也快亮了,我们也抓紧时间洗漱,去参加赢无缺的葬礼吧!”

    ………………

    这一日,严肃哀重!

    天下诸国,六大超脱势力,无数的乾京百姓一起出席了新乾王国太子赢无冥的葬礼,可谓是极其哀荣了。

    葬礼之上,赢无冥的儿子没有掉一滴眼泪,他当然有儿子,而且还不止一个,尽管他和任盈盈公主曾经是未婚夫妻。

    而赢广也没有流一滴眼泪,整个葬礼都凝聚着让人畏惧的气息,就仿佛火山喷发之前的宁静一般。

    赢广那压抑冰冷的怒火,仿佛要毁灭一切。

    整个过程几乎无人敢靠近他十米之内,一整天时间,他都没有说一个字。

    傍晚时分,葬礼结束!

    ………………

    三月二十九!

    这注定是一个要载入史册的日子,因为赢广将在今天退位,并且大乾王国的一切交给沈浪。

    凌晨三点!

    任盈盈公主进入乾京,因为她身体透明,而且不能被太阳光照射,所以订婚典礼必须在晚上进行。

    这边订婚仪式结束后,刚刚接上赢广的退位大典。

    在廉亲王和左辞阁主的主持下,沈浪和浮屠山公主的订婚仪式,正式开始!

    ………………

    注:月票第十危险,请兄弟们出手拉我,糕点唯有埋头码字报答你们!太谢谢了

    推荐朋友的新书《跨界攻略》,好看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