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逼赢广退位!夺舍!(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当下,廉亲王来到外面。

    顿时间几万双眼睛看了过来,复杂之极啊。

    廉亲王清了清嗓子,朗声道:“我代表六大超脱势力,代表大炎帝国,代表天下诸国,代表仲裁委员会正式宣布,这一场比武决斗沈浪获胜!”

    整个大决斗场骚动了片刻,然后很快又陷入了寂静。

    没有山呼海啸,更没有高呼万岁。

    在场几万人除了震惊之外,便是心绪复杂,甚至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苏难等人目光扫视全场,尤其是盯着新乾王国的臣子,还有一万多平民代表。

    沈浪陛下赢了,这可是你们真正的主人,大乾帝国唯一的陛下,他今天再一次创造了奇迹,击败并且杀死了赢无冥,难道你们就不稍稍表示一下吗?

    难道你们就要跟随赢氏乱臣贼子到底吗?

    之前你们觉得沈浪陛下弱小不堪,保护不了你们,但是现在他已经击败了赢无冥,难道还不够证明自己吗?他创造了多少次奇迹,难道你们还不相信他吗?

    但是全场依旧静寂,依旧没有人为沈浪欢呼,目光依旧无比复杂。

    “走!”苏难冷道。

    然后,他带着怒潮城的几百名使团成员冰冷地退场。

    ……………………

    沈浪战胜并杀死了赢无冥,这件事情瞬间就爆开了。

    真的就如同一个巨石砸入了池塘一般,但是却没有掀起任何惊涛骇浪。

    整个乾京的人都被震呆了,甚至有一种魂飞魄散,怀疑人生的感觉。

    这怎么可能?

    赢无冥太子比沈浪强大了那么那么多,结果沈浪竟然赢了?

    这是见鬼了吗?

    面对这个结果,乾京万民高兴吗?

    谈不上高兴,也谈不上不高兴,就是心绪复杂万千。

    原本应该爆炸性的效果,却显得诡异寂静,甚至家家户户紧闭房门。

    之前决斗还没有开始,所有人都觉得沈浪必死无疑,所以对他避之如同蛇蝎还说得过去。而现在沈浪赢了,他们还是这个反应。

    当沈浪的马车在怒潮城使团的拱卫下,离开大决斗场返回临国公府的时候,整个街道上空无一人。

    且不说没有人欢呼,甚至连围观的人都没有,几乎家家户户关门。

    沈浪依旧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冷遇。

    或许乾京万民还没有想好用什么态度来面对沈浪,总之英雄级的待遇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其中一户人家,这是一个书香门第,爷爷是秀才,父亲是举人,孙子也是秀才,只有父亲在外面做官,而且还是主簿,整整做了二十年了都没有得到升迁,因为没有背景靠山。

    甚至这一次赢无冥和沈浪的比武,这一家人都没有资格去观战。

    爷爷老秀才听到沈浪获胜,赢无冥已死的消息后,整个人陷入了彻底的震惊,整整一刻钟没有任何反应,然后他拿出了一壶酒,静静地品着,一声不发。

    “爷爷……”孙子问道:“您,您是怎么想的?按照诏书上说的,沈浪陛下若是赢了,他就是唯一的大乾之主了,赢广陛下可是要退位的。”

    爷爷老秀才又喝了一口酒道:“当时姜离陛下在位的时候,我们的乾京真是天下的中心啊,风头几乎盖过了炎京,那个时候我们大乾帝国战无不胜,哪怕我们的国民去了其他诸国都是趾高气扬的,哪怕我这个小秀才去了晋国,面对那些官吏都敢开口叱责,真是天朝上国的风范啊。”

    孙子道:“祖父,您还有这么风光的时候呢?”

    爷爷老秀才道:“当时我去晋国游学,见到一个六品官判了冤假错案,所以挺身而出,一开始他们还要来抓我,结果我说明了自己是大乾帝国的秀才之后,他们就退缩了,甚至那个六品官还被太守责罚。这一切都是姜离陛下的威风啊,他老人家眼睛里面容不得沙子的,而且也最是护短,你们是不知道啊,当时姜离陛下一声令下,整个大乾帝国几百上千万人云而从之,他老人家不管下什么旨意,几千万民众都高呼万岁。他不管让做什么事情,我们都竭尽全力,那真是激情燃烧的岁月啊。你爷爷哪怕是一个文弱书生,也愿意抛头颅洒热血。”

    孙子道:“那爷爷您应该高兴啊,沈浪陛下赢了,他就要成为大乾帝国唯一的主人了啊。”

    “沈浪陛下赢了,我非常非常高兴,当我听到他仍旧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我喝醉了两天,兴奋不已,姜离陛下终于后继有人了。”爷爷老秀才道:“但是,人的热血总是会凉的。”

    孙子道:“爷爷,那您支持沈浪陛下统治我们大乾吗?您支持他入主乾京吗?”

    爷爷老秀才道:“这种事情我们说了也不算啊,我只是一个小秀才而已。”

    孙子秀才道:“爷爷,我们也只是关起门来说说而已,谁也不会传出去的。”

    爷爷又喝了一口酒,然后闭上眼睛好一会儿,睁开之后他摇摇头道:“不,我不支持沈浪入主乾京。”

    孙子秀才道:“为什么啊?沈浪陛下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啊,您为何不支持他啊?而且他可是姜离陛下的儿子,唯一的儿子啊。”

    爷爷道:“他太妖了,太不正常了!我渴望安宁,不希望再动荡,赢广陛下是乱臣贼子,但……但……起码他给了我们二十几年的安宁。”

    说罢,这位老秀才一杯又一杯地灌自己,咬牙切齿道:“最好什么都不要改变,沈浪赢了就赢了,然后赶紧回到他的怒潮城,不要再来乾京。谁也休想来打乱我们的生活,那一场劫难我们实在是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然后,他一口气将酒壶里面的酒喝得干干净净,二话不说直接进入自己的房间睡觉。

    睡着的时候,这个老秀才蜷缩成一团,在睡梦中哭泣。

    “姜离陛下,老朽有罪,老朽有罪啊。”

    …………………………

    这一次沈浪又整整睡了七个时辰,当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见到了一个非常稀罕的客人,竟然是天涯海阁的左辞阁主。

    “真是稀客啊。”沈浪道:“左辞阁主,别来无恙啊。”

    左辞点了点头,笑道:“万里大荒漠除了风大了一些,气候干燥了一些,其他的一切还好。”

    沈浪也听说了,天涯海阁在万里大荒漠的收获非常巨大,但是这种事情别人主动不说的话,沈浪也是不好主动问的。

    而左辞阁主也是不太擅长言辞之人,所以两个人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他本来可以说恭喜沈浪获得这一场比武的胜利,但终究没有说出口。

    沈浪道:“左辞阁主,你找我有事?”

    左辞阁主道:“沈浪阁下,人的思维是不是很偏执,越聪明的人越偏执,越觉得自己没有错?”

    沈浪点头道:“对,是这样的。不过左辞阁主难道觉得我错了吗?你是觉得我杀赢无冥杀错了,还是觉得我天下无仇的理想错了?”

    左辞阁主摇头道:“自从天涯海阁离开之后,沈浪陛下一次又一次获得了辉煌胜利,奇迹一次比一次惊人,真是让人意外不已,但偶尔我还是想要劝沈浪陛下,稍稍思考一下自己的道路,是否是真的正确而且正义,当然正义这个词从我嘴里说出来或许显得有些荒谬。”

    沈浪想了一会儿,然后道:“我思考好了,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我天下无仇没有错,我走的路在正确不过了。”

    接着,沈浪又道:“对了左辞阁主,我倒是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

    左辞阁主道:“请说。”

    沈浪道:“请问左阁主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办法提升精神力的吗?比如有没有什么卷轴?修炼一个月后,精神力暴涨一百倍。又比如有没有什么丹药,服用只有精神力暴涨一百倍?又或者有没有什么秘境,在里面修炼一个月后,精神力暴涨一百倍?”

    左辞阁主面孔一阵抽搐,强忍着拍死沈浪的冲动。

    动不动一百倍,你以为精神力是什么?这东西比武功还要难以提升。

    但沈浪对精神力真的非常迫切啊。尤其是他得到了龙之心,上古王戒,龙之剑后,精神力就变得无比宝贵起来。

    今天他释放的能量漩涡多么牛逼,直接秒杀了赢无冥。但是释放一次之后,精神力就消耗得干干净净了,什么都没有剩下,太苦逼了。

    难道从今以后,他永远只能释放一招吗?那多尴尬啊?

    当然了,作为大乾帝主他确实不需要经常和人动手,几乎不需要动手。但是如果能够经常像今天一样,释放出秒杀大招,岂不是非常牛逼?

    但是……还有一个极度关键性的问题。

    拦截龙之悔!

    沈浪这个上古王戒配合龙之心后,拥有一个非常强大的能力,那就是能够拦截任何上古武器。

    当然这是理论上的,而实际上凭借沈浪的精神力,就只能拦截一支上古巨箭而已,根本拦不住龙之悔。

    之前不断强调过,沈浪永远要走一步看三步,为下一场,甚至下下一场做准备。

    如今和赢无冥的决斗已经结束了,而且大获全胜,那么接下来就是和赢广、浮屠山的最终绝杀了。

    但在那之后呢?他可就要直接面对大炎帝国了,炎京可是有超远程战略打击能力的。

    一旦沈浪彻底灭了赢广和浮屠山之后,炎京什么话都不说,直接几枚超级龙之悔朝着怒潮城砸下去,然后沈浪就什么都没了。

    赢广和浮屠山都有上古拦截装置,能够在很远的距离空中拦截龙之悔,但沈浪可没有啊,而且他几乎所有的基业都在怒潮城,一旦那里被夷为平地,他拿什么击败炎京?

    目前想要拦截龙之悔总共有两种办法。

    第一种是从乾京或者浮屠山那里得到上古拦截装置,但那也要先彻底灭了赢广和浮屠山不是。

    第二种办法就是沈浪得到强大的精神力,这样就可以直接拦截龙之悔。而且这第二种办法可还不仅仅是拦截超级龙之悔这么简单,而是直接缴获啊。

    他这个龙之心和上古王戒太强了,当上古巨箭射来的时候,直接就被他定在空中,不会引爆,直接坠落。

    沈浪现在缺的是什么?不就是龙之悔吗?

    一旦他得到了强大的精神力,那乾京不管射来几支龙之悔,都被他直接拦截缴获,那就等于说他也拥有了对大炎帝国的战略威慑,就重新陷入平衡了。

    所以精神力对沈浪至关重要,不过如果需要辛辛苦苦修炼的话,那就算了吧,沈浪真心没有那个时间的,他最多只有几个月时间,而且他这么烂的精神力,提升一两倍是没用的,至少要几十倍以上。

    足足好一会儿,左辞阁主道:“沈浪陛下,没有这种卷轴,也没有这种秘境,更没有这种丹药。”

    沈浪道:“难道就没有一种办法,直接提升几十上百倍的精神力吗?”

    左辞阁主道:“没有。”

    沈浪道:“但我好像见过这样的例子啊?”

    哪个例子?当然就是仇妖儿了,她曾经被美杜莎女王的灵魂附身过,武功强大了许多,最重要的是精神力,简直强大得无以伦比。

    赢无冥虽然很强,但是和美杜莎女王还是远远没得比的。

    左辞阁主道:“沈浪陛下,你说得再清楚一些。”

    沈浪道:“难道夺舍,也不可以吗?”

    左辞阁主道:“夺舍?你的意思是让别人的灵魂夺取您的身体?那你沈浪还是沈浪吗?而且没有人会夺舍的,除非这个灵魂没有身体了。”

    沈浪道:“可是我听过宁寒公主口口声声说要换一具身体的。”

    左辞阁主一愕,原来你在这里等着我呢?之前宁寒确实说过好几遍。

    左辞阁主道:“她之前说的那种情况和你不一样,她那是需要一具空白没有灵魂的躯体,而且不是正常人类。沈浪陛下你这种情形是需要别人夺你的身体,那您自己的灵魂就烟消云散,或者被镇压得永世不得翻身了,您难道甘心失去这具身体的控制权吗?”

    “那当然不行。”沈浪道:“左辞阁主,有没有这样的灵魂呢?它完全没有身体,只有灵魂?”

    左辞阁主道:“沈浪陛下应该已经有答案了,为何还要问我?”

    没错,沈浪还真的有答案了。

    他知道有一个纯粹的灵魂,那就是魔鬼大三角里面的那个诅咒女皇,也就是失落妖母,她的灵魂已经存活了几千年了,而且她也曾经夺舍过安其拉,现在她有没有身体?或许有,但肯定无法见人,否则在魔鬼大三角内,她为何始终没有露面。

    不过她情形太特殊了,而且此时在魔鬼大三角内是她的主场,想要夺取她的灵魂精神太难了。

    最关键的是在沈浪的计划中,魔鬼大三角内的那支海怪大军未来是盟友,可能和大炎帝国决战的时候,这支军队用得上,所以沈浪不愿意得罪诅咒女皇,更不愿意成为敌人。

    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强大的灵魂?他是谁?

    大劫寺神主!

    曾经的大劫寺是超级强大的,在东方世界呼风唤雨,把通天寺和悬空寺压得闯不过气来,甚至还去侵占浮屠山和天涯海阁的势力范围。

    如果不是因为姜离的话,大劫寺可能会越来越强。

    因为大劫寺擅长用邪术,而且喜欢蛊惑人心,所以姜离陛下率领天下无道将大劫寺灭了,如今雪山之巅的那个大劫宫已经变成了废墟。

    但是对于上古文明的理解上,大劫寺是非常牛逼的。

    而大劫寺最强的人是谁?就是大劫神主!

    传说中这个大劫神主的灵魂世世代代永不熄灭,一代一代传承。

    当这一代大劫寺神主要死的时候,他会提前进入鬼城,然后灵魂飘离出来,封存在鬼城之内,身体静静地死去。

    接下来,大劫寺会在整个天下寻找天赋最高的年轻人,把他送去鬼城,让大劫神主的灵魂进入他的身体。

    这样一来虽然身体不断变化,但大劫寺神主的灵魂是永远不变的,传承了千年。

    这个世界人死了之后,灵魂直接灰飞烟灭了。但是传说中进入鬼城之内哪怕人死了灵魂也不会消散,而是依旧处于凝聚状态。

    也正是因为如此,大劫寺才会如此强大,一切全都是大劫神主的功劳。

    而听说姜离陛下消灭大劫寺,打下大劫宫的时候,那个大劫神主已经死了,而且并不是他杀死的。

    所以,这位大劫神主的灵魂可能还在鬼城之中,而这个灵魂传承了千年,精神力何等之惊人?

    当然,这一切都是传说。

    “左辞阁主,当年您也参加了大劫宫之战,甚至跟随姜离陛下去追杀大劫神主。”沈浪道:“那么当你们发现大劫神主的时候,他是不是已经死了?那是不是意味着他的灵魂还在鬼城之内?他那个灵魂是不是有强大无比的精神力?那请问鬼城究竟在哪里?”

    听到沈浪一连串的问题,左辞阁主不敢置信地望着沈浪,这……这是一个疯子啊。

    他竟然敢打这个主意?大劫神主是姜离陛下要绝对消灭的目标,而如今你竟然想要夺取它的灵魂?

    足足好一会儿,左辞阁主道:“沈浪陛下,首先大劫神主的灵魂传承完全是传说,没有被证实。其次就算大劫神主的灵魂真的存在,就算它拥有强大的精神力,但你一旦去了,只会立刻被夺舍,失去整个身体的控制权,永世不得翻身,因为它的精神力超过你无数倍。最后没有人知道鬼城在哪里,甚至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存在。”

    沈浪眯起眼睛道:“真的?左辞阁主您可千万不要骗我啊。”

    左辞阁主严肃道:“沈浪陛下,你做过了许多疯狂之举,但我劝您万万打消这个念头,真的会万劫不复,魂飞魄散的。”

    沈浪却不信,因为他有上古王戒啊,能够抵御一切能量伤害,应该也包括灵魂袭击吧。

    沈浪道:“左辞阁主,您真的不知道鬼城在哪里吗?”

    “不知道。”左辞阁主道:“另外,大劫寺是天下至邪之所在,六大超脱势力都不会让它死灰复燃,大炎帝国也不会。”

    沈浪笑道:“我只是开玩笑的而已,您千万不要当真啊。

    “希望是这样。”左辞阁主起身道:“告辞了!”

    然后他直接离去,头也不回。

    ………………………………

    沈浪和赢无冥决斗结束之后,大炎帝国廉亲王立刻骑着雪雕返回炎京,把消息禀报给大炎太子。

    此时皇帝陛下依旧在闭关之中,真的不知道他要闭关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做什么。

    “沈浪真的赢了?”大炎太子道。

    “是,殿下。”廉亲王道:“圣明无过于太子殿下,您之前说沈浪可能会赢,如今确实赢了。”

    大炎太子道:“提前判断是一回事,但真正发生了又是另外一回事,真是让人……不敢置信啊。”

    廉亲王道:“按照诏书,天下只能有一个大乾王国,沈浪若赢了,那他就是唯一的大乾之主,赢广就需要退位,接下来该如何办?请太子示下。”

    大炎帝国太子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继续把玩手中的棋子,他在想赢无冥。

    这些年来,他和赢无冥打了很多次交道了,莫名其妙这个人就死了,真是让人扼腕啊。

    这个沈浪还真是离奇,从他崛起到现在,仿佛还没有真正败过吧?

    “呼……”大炎帝国太子不由得长长呼了一口气,然后道:“既然诏书都写了那就这么办吧,就让赢广退位吧。”

    廉亲王道:“只怕他不愿意。”

    大炎帝国太子道:“呵呵。”

    然后,他直接拟定了一道旨意:天下只有一个大乾王国,沈浪赢得大乾王位,赢广即日退位,钦此!

    这位大炎帝国太子的旨意也是这么简洁,没有一点点花团锦簇。当然这道旨意他是以代替皇帝陛下写的,否则以他的身份还不能用钦此二字。

    廉亲王道:“殿下,老臣知道打压强大扶持弱小能够让天下平衡。但……沈浪此人太妖了,若是继续扶持,恐引来祸事。”

    大炎帝国太子挥了挥手,没有解释,而是直接道:“去宣旨吧。”

    廉亲王叩首道:“是,臣遵旨。”

    他简直无法想象,赢广刚刚失去了最器重的继承人,现在大炎帝国又下旨逼他退位,这何止是落井下石,何止是火上浇油?

    只怕整个天下,又要抖几抖了。

    廉亲王真不知道这两位大炎帝国的至尊究竟想要干什么,完全看不懂了。

    ………………………………

    拿到大炎帝国太子的旨意之后,廉亲王又马不停蹄地从炎京飞到乾京,整整飞了一天两夜之后,他再一次降临在乾京的王宫之内。

    而此时,整个王宫银装素裹,不是因为下雪,而是为赢无冥发丧,所以到处都是白布,王宫内的每一个人,甚至乾京的每一个人都穿着白布,整个新乾王国都大丧。

    包括新乾王国之主赢广也一身白袍,他这真的算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心中之悲大概无以复加了。

    赢无冥的棺木就放在大殿之内,赢广一直守在这里,坐在边上一动不动,整整几天几夜了。

    此时,他的双手不断抚着棺盖,就仿佛在轻抚儿子赢无冥的面孔一般。

    而他的目光充满了冰冷的杀气和决绝。

    绝望的男人是最可怕的,受伤的猛虎野兽也是最可怕的,要知道赢广可比赢无冥更加强大。

    之前廉亲王和赢广打了很多次交道,对这个小姜离确实也充满了忌惮。

    而此时他手中的这道圣旨,几乎是要给赢广致命一击的,足足酝酿了好一会儿后,廉亲王才大声道:“陛下有旨,赢亲王接旨。”

    赢广抬头看了廉亲王一眼,然后缓缓站了起来,没有丝毫要跪下的意思。

    廉亲王朗声道:“赢广亲王接旨。”

    赢广继续笔直站立,一动不动望着廉亲王,那架势真是吓人了,如果硬要让他跪下的话,赢广大概就直接翻脸了。

    廉亲王内心一声叹息,然后当着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都这个时候了,跪不跪已经无所谓了,近年来赢广一直都是这么桀骜不驯的,更何况人家刚刚死了太子。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天下只有一个大乾王国,沈浪赢得了大乾王位,赢广即日退位,钦此!”

    念完之后,廉亲王的内心几乎是颤抖的,强自微笑道:“赢广亲王,这就接旨吧,总不能抗旨不遵吧。”

    …………………………

    与此同时,乾京的临国公府内。

    沈浪真的迎来了一个更加稀罕的客人,完全想象不到啊,这位真的会来,而且还是乔装打扮后来的。

    这个人是谁?

    浮屠山,任宗主。

    沈浪身后几十个人都将他包围保护在其中,任宗主一个人静静站立,面孔充满了讥讽。

    “沈浪陛下,你可是刚刚秒杀了赢无冥,为何还如此惧怕于我啊?”任宗主道:“我既然独自前来,又怎可能伤你?”

    沈浪道:“任宗主,有何见教啊?”

    浮屠山任宗主道:“沈浪阁下,你之前说过的话可还算数吗?”

    沈浪道:“什么话啊?我说过的话实在是太多了。”

    任宗主道:“你我联姻一事,你迎娶我女儿……任盈盈一事。”

    你竟然也开口称之为任盈盈了?这可是沈浪为你女儿取的名字啊。

    沈浪大喜,道:“任宗主,你终于想通了啊。赢无冥已经死了,我和任盈盈公主才是天作之合啊。而且我能够发射龙之悔,我的大乾帝国和你浮屠山才是最佳组合,我们双方联手才能对抗大炎帝国,不是吗?任宗主这绝对是您最最睿智的选择,永远都不会后悔的。”

    沈浪这话说得倒是没错的,如果他和浮屠山联合的话,确实一加一大于二。

    沈浪有智慧,而且他的上古文明和科技文明的结合很快就要爆发出许多成果了。浮屠山有龙之悔,而且还有巨型上古遗迹,无数的上古典籍,上古装备,强大的地狱军团,特种武士。

    这双方才是绝对的互补。

    浮屠山任宗主道:“你想要迎娶我的女儿,想要成为浮屠山的女婿,非常简单,我只有一个条件!”

    ………………

    注:今天依旧一万五字。不知为何,心中难受得很,所以这一章整整写了五六个小时。若有月票,投给我激励一下情绪可好?实在太需要了,谢谢大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