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姜离终极遗产!突袭王宫!(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沈浪仔仔细细观察这个箱子,单纯形状上和大炎帝国给他的那个是一模一样的,看上去仿佛是一个完整的立方体,而且没有任何缝隙,体积在一立方米左右,只不过两个箱子的颜色不一样。

    当然到现在为止沈浪都不知道大炎帝国让他开启的那个箱子有什么用途。

    不过有一个问题,姜离陛下为何要把箱子放在这里,难道他知道后代会来?这种事情完全是不可预料的吧。

    又或者里面有其他的因果关系?

    那么眼前这个箱子如何开启呢?完全没有见到任何输入密码的地方啊?

    沈浪的目光落在了这十个字上:非我传人,不得开启,姜离。

    这个启字下面的口有一个凹陷,如果要说唯一的机关,应该就在这里了,沈浪将手指放在这个凹陷上。

    莫非还是指纹锁?不可能那么先进吧。

    “啊……”忽然他手指一痛,仿佛被轻轻咬了一口。

    不是仿佛,他就是被咬了一口,是非常细长的一种生物,应该像是一种蛇,上古之蛇?

    这倒是符合这里的特征了,因为这个上古遗迹是被万蛇窟掩护的,这里的蛇完全你不计其数。

    咬了沈浪吸入血液之后,箱子里面传来一阵动静,仿佛是上古之蛇在箱子里面游动,顿时有一种内部开锁的感觉。

    靠,这未免也太先进了吧,活体锁?

    用上古之蛇检验血脉,如果血液吻合的话,它就在内部挤开各个锁芯开启箱子。如果血液不吻合,那……那被咬的人大概直接就毒死了吧。

    很快这个箱子开启了一道裂痕。

    “我来。”仇妖儿道。

    她怕里面有什么机关会伤害沈浪,走上前去开启这个箱子。

    结果里面空空如也。

    宝物呢?龙蛋呢?怎么什么都没有啊?

    一立方米的大箱子啊,里面什么都没有?这合适吗?

    不过沈浪很快就发现里面有一封信,信封上一片空白,也没有写什么吾儿亲启之类的。

    沈浪打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信,里面浮现出了姜离的字迹。

    他是看过姜离的亲笔信的,在西仑王朝女王城的地下陵墓里面,他得到一本笔迹,原本是姜离留给姐姐海伦公主的。

    那个时候姜离的字是飞扬的,龙飞凤舞,每一个字都充满了张扬和剑气,仿佛要从纸面上飞起来一般。

    而眼前这封信上的字迹却已经内敛了很多,甚至还带着一许疲惫,尽管依旧是他的字迹,但这上面的字已经不是要飘飞起来,而是要沉下去了。

    足足好一会儿,沈浪才收起澎湃的心思,看上面的内容。

    “孩子,我不知道你是男是女,甚至不知道你是否会存在,但如果你看到这封信,那证明我已经失败了,并且不在人世了。”

    读到第一段的时候,沈浪心脏不由得微微一阵抽搐。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姜离都是意气飞扬的,对胜利充满了绝对的自信。但是从这封信上完全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的悲剧的命运仿佛有了某种预见。

    “如果你没有继承我的事业,而是作为普通人平安度过一生,那样很好。但若你看到了这封信,那就意味着你已经走上了我的路。”

    “为父很想总结告诉你,怎么才能走向成功,怎么才能避免失败?但思来想去,竟然写不出半句。人若经营的是小事业,往往成不知何以成?败不知何以败?”

    姜离的这段话真是道出了万千真相,这个世界上往往都是这样的,小事业的成功往往是因为一阵风。风来了,猪都能起飞。风走了,风筝都要下坠。

    “而我们进行的是大事业,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事业,为父若失败了,那只能证明一件事情,天命未到!”

    “为父布局大多在几十年后才能开花结果,然而我的敌人却未必会给我几十年了。”

    光这句话沈浪就很想要吐槽,几十年前姜离布局了多少战略?多少东西?结果全部便宜了大炎帝国,便宜了其他超脱势力。

    “这些布局,或许未必都能落在你的手中,但为父却给你留下了最大的遗产,这笔遗产超过了我所有的一切,甚至超过了整个大乾帝国。”

    沈浪不由得一愕,这么牛逼的遗产?那究竟是什么?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整个大乾帝国更宝贵的东西?

    当然有!

    对于沈浪而言,一个国家并没有太大的价值。他的使命是天下无仇,是击败大炎帝国,只要能够帮助他完成这个目标的,那就是最宝贵的东西。

    “为父有一个影子,名字叫鬼午,他几乎时时刻刻都隐藏在暗处,从我刚生下来就保护我,几乎形影不离。”

    鬼午?

    沈浪从来都没有听说这个人,某种程度上雪隐也算是姜离的嫡系了,但沈浪从来都没有听她提过鬼午此人。

    “那个最宝贵的遗产,为父让鬼午带着离开东方世界,前往西方。这件东西是击败大炎帝国之关键,等你长大的时候,这东西应该也长大了,也成为了一个战略级武器。”

    这东西也会长大?而且是战略级武器?

    那会是什么?

    沈浪几乎第一个反应就是龙,因为龙蛋给他留下了太大的执念了。

    火龙彗星撞击地面,留下那个狭窄的深坑,还有那片鳞片凹痕,真的很像是龙蛋啊。

    沈浪大胆地幻想,如果姜离当年真的得到的龙蛋,而且已经孵化出来了,那他大概会有什么感觉?时不我待!

    哪怕是龙,刚刚孵化出来的也没有多大的战斗力,至少要经过几十年的成长。

    但是敌人却未必会给姜离那么长时间了,他和大炎帝国的大决战很快就要爆发了,所以姜离有一种深深的感叹,天命未到。

    但姜离陛下最宝贵的遗产真的是一条龙的话,那……真是逆天了,也确实是击败大炎帝国的真正战略武器。

    “鬼午在西方世界火炎城,吾儿可以前往找他,得到为父的遗产。”

    “切记,在得到为父遗产之前,万万不得和大炎帝国决战,切记,切记。”

    火炎城?

    沈浪在西方世界呆了很久时间了啊,从来都没有听过火炎城啊?

    “最后,为父如果已死,绝对不要追究死因,也不要想着为我报仇,更不要去找所谓的杀父凶手,切记,切记!”

    “为父终究忍不住,在脑子里面幻想你的样子。”这就是信最后的一句话。

    这不仅仅是一封信,应该也算是姜离的遗书了。他原本不想流露任何情感的,但最终还是没能忍住,沈浪望着最后的这句话发呆了良久。

    看完这封信沈浪只感觉到了一种情绪,悲观,绝望,却又孕育着一点点希望。

    姜离仿佛提前感知到了自己的失败,甚至死亡,而且他完全不能肯定他的儿子能不能降世,能不能活下来。

    这封遗书里面,他拼命地压制所有的情感,并不是他的性格,而是他不希望让沈浪看到任何端倪,进而推测某些秘密,比如姜离陛下如何暴毙的秘密。

    还有一点,这封信里面他没有说西方世界火炎城在哪里,也没有说应该如何找这个鬼午,甚至连他最宝贵的遗产究竟是什么都没有说清楚,这证明了什么?

    证明了他不敢保证这封信一定会落在沈浪手中,所以他根本不敢把话说得太清楚。

    可见他当时的处境就已经非常不妙了,可是在天下人眼中,姜离陛下是战无不胜的,如果不是忽然暴毙的话,他都已经大获全胜了,都已经击败并且消灭大炎帝国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悲观?

    沈浪又把这封信看了一遍又一遍,对着光线照射,看有没有暗纹,有没有其他隐藏的内容线索,结果完全没有,这已经是密信的全部了。

    沈浪一遍一遍地扫描,三百六十度扫描,并且将它记录在智脑之内。

    大约几分钟之后,这封信忽然自燃了,完全阻止不了。

    几乎瞬间,整封密信就彻底化为灰烬。

    沈浪发呆了良久,没有出声。

    忽然仇妖儿道:“姜离陛下如此猜测你会来这里?”

    沈浪摇了摇头,有些细节他不想去触及,不愿意去深想,因为真相如同猛虎野兽一般。

    但是有一点沈浪很想知道,这封密信总共有几份?仅仅只有一份,还是有许多份?

    是不是姜离去过的上古遗迹最隐秘的深处,都放着一个箱子,都放着这封遗书,只要沈浪到达任何一个,都能看到这封……遗书?

    西方世界,火炎城,鬼午。

    龙?!

    沈浪脑子浮现出了这些关键字,但不管如何,他现在都不可能去西方世界。

    此时连赢广父子和浮屠山都没有灭掉了,更别谈大炎帝国了。

    而且还有非常关键的一点,为何在姜离陛下这封遗书里面没有半个字提到白玉京?这明显不正常,白玉京对于姜离来说是绝顶重要。

    沈浪躺在地上,望着天花板发呆。这里的一切都是远古岩石雕琢而成的,各式各样的蛇。

    万蛇窟不说,而且金刚峰上古遗迹的那个神庙里面,祭祀的也是一个人面蛇身的男人,实在是太太奇怪了。

    “那支龙之剑落入了任宗主手中,怎么办?”仇妖儿问道。

    沈浪摇了摇头,道:“不,那支不是龙之剑。”

    “不是?”仇妖儿道:“但它很神奇,而且符合龙之剑的一切特征。”

    确实如此啊,龙之心装置在上古帝国的你那个姜氏皇族叛徒身上,而且上面写得清清楚楚:姜氏皇族。

    但是在金刚峰上古遗迹的那个神庙,还有上古广场的那座石棺里面,那两个王者身上的服饰,还有头顶的王冠一切都证明,他们只是王,而不是皇帝。

    这证明了什么?他们丢掉了皇位?

    因为那个最大的叛徒,所以上古姜氏失去了帝位?

    但毫无疑问这三个人,都是上古姜氏,那个叛徒是年代最早的,接下来是石棺里面的那个上古王者,最后是神庙里面跪在地上的那个上古王者。

    沈浪大胆地猜测,这三个人分别是祖孙三辈?

    整套的上古装备分别在三个人的身上,龙之心装置在姜氏叛逆身上,上古王戒在上古姜氏末代王者手中。

    那么龙之剑就应该在石棺里面的那个王者身上,而他下葬的时候,双手握着的就是那支宝剑。

    所以不管从那个哪方面推断,那支宝剑都应该是龙之剑,这非常合理,但沈浪竟然说不是。

    “龙之剑只是我的猜测。”沈浪道:“我能够感觉到这套装备有三件,一定还有一件武器,但它究竟是剑,还是刀,又或者是其他东西,这完全是未知的,只有握在手中我才能确定它是不是,但那支黄金剑绝对不是,我刚刚上手就知道了,它尽管非常宝贵,但不是龙之剑。”

    这个时候沈浪真是深深感觉到了那个词,时不我待。

    他真的想要充裕的时间发展,就是那句话,猥琐发育,不要浪。

    但是敌人压根不会给你这个时间的,这次赢广和浮屠山吃了这么大的亏,不但没有抓到沈浪,还让矜君几万人逃之夭夭,甚至南部海域上古遗迹坍塌了一大片,死伤无数,他们会怎么做?

    当然是报复,最残忍的报复。

    赢无冥的军队此时就在楚国北部边境线等你呢,南下可以直接杀入楚国,灭掉楚王都。

    但是吴楚越三国中,越国和沈浪关系最为密切,如果要报复的话,消灭越国王都才能给沈浪带来最惨痛的打击。

    “走吧,赶紧离开这里。”沈浪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赢无冥大军已经南下了,要对我们进行最疯狂的报复。”

    这是万蛇窟上古遗迹内最深的一间石室,它应该是墓穴。

    因为沈浪看到了一具石棺,但是里面却空空如也。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也是上古姜氏皇族的一个帝王的陵墓,为何里面没有尸体呢?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姜离把遗书放在这里倒不是偶然了,因为沈浪也是姜氏后人,那么找到先祖的陵墓仿佛也正常?

    这个石棺空空如也,但却还有一具尸体,就是上古广场遗迹石棺里面的那具上古王者的尸体,沈浪开启阴阳路噩梦石按钮的时候,这具尸体也跟着穿梭来了,接着仇妖儿也带着他沿着上古特殊通道走了两千多里,来到了这里。

    而且这具尸体一直到现在都栩栩如生,没有任何腐化的迹象。

    “把他放在这个大箱子里面吧。”沈浪道。

    仇妖儿将上古姜氏王族的尸体放进箱子里面。

    接下来,沈浪研究这个墓穴,打算着如何开启并离开。

    …………………………

    这个墓穴面积不大,只有一百多平方米而已,墙壁和地面到处都是浮雕,人面蛇身的男性浮雕,这应该是上古姜氏帝国崇拜的图腾了。

    但是完全没有任何机关,没有任何出入口啊。

    真是奇了怪。

    没有任何噩梦石按钮,也没有任何巴掌印,什么都没有。

    这让他如何开启?如何离开这里啊?

    接下来沈浪又研究了很久很久,甚至找遍了每一个浮雕上的凹痕和眼睛,完全没用。

    难道被困在这里?这不可能啊,姜离陛下就曾经进出过这里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条雪白的蛇游了过来。

    好熟悉啊。

    它直接游到沈浪的面前,昂起头和他对视。

    依旧是万蛇窟的那条蛇王,它甚至充满了玄幻色彩,头上长着肉冠,遍体雪白,在黑暗中甚至散发着光芒,还有强大的能量气息。

    沈浪记得清清楚楚,你当时这条蛇王见到沈浪之后直接就离开了,然后几十万条蛇也如同潮水一般离去,一副敬而远之的态度。

    那现在呢?

    “好久不见啊。”沈浪道,然后伸出手去抚摸它的脖颈。

    蛇王很傲慢,闪电一般躲避,但片刻之后又停了,任由沈浪触碰到它的脖颈。

    沈浪感觉到,它的目光落在了他的手指上,那只上古王戒上。

    “这些年你还好吗?你的子民还好吗?”沈浪问道。

    因为这个上古遗迹曾经被天涯海阁占领,之后又遭到了浮屠山的洗劫,所以这几十上百万条毒蛇不知道有没有受到伤害?

    蛇王没有回应他,被沈浪稍稍触碰之后,它就如同闪电一般游走了,钻入了一个洞孔之内。

    与此同时,几百上千条蛇出现了,各式各样的颜色,他们在墙壁内不断游走。

    “咔嚓,咔嚓……”

    “砰,砰,砰……”

    这真像是无数锁芯被顶开的声音。

    沈浪完全惊呆了,没有想到这个上古姜氏墓穴竟然不是用噩梦石开关,而是用万蛇之钥。

    这几千上万条蛇就是钥匙本身,只有感受到姜氏皇族的人,它们才会开启这里。

    片刻之后!

    “轰隆隆……”

    一阵轰鸣,前面的一扇门缓缓开启了,前面竟然是一条河,地下暗河。

    万蛇窟上古遗迹内,本就有一条暗河的,但河水竟然不会流入这上古墓穴之内。

    那条雪白的蛇王从洞孔里面钻了出来,在前面带路,进入到地下暗河中。

    仇妖儿左边扛着大箱子,右手夹着沈浪,跟在蛇王的身后。

    “轰隆隆……”身后墓穴的大门缓缓关闭。

    在蛇王的带领下,仇妖儿带着沈浪在地下暗河中逆流而上。

    沈浪原本还担心会不会遇到浮屠山的武士,但后来就打消了这个顾虑,因为蛇王带着他在暗河中游了很久很久,整整三个多时辰,速度那么快,已经整整游出了一二百里,早就离开了这个上古遗迹的范围。

    终于,前面的蛇王停了下来。

    前面的地下暗河已经到了尽头,一扇门挡在了这里。

    沈浪又见到了一个奇观,这扇门看起来是密不透风的,但是水流却不断渗出。

    而这扇门上同样是人面蛇身的浮雕,和金刚峰上古遗迹神庙内的那个雕像一模一样。

    蛇王钻入这扇门的洞孔之内,开始在门内游走。

    “咔嚓咔嚓……”再一次激发了这门内的锁芯。

    片刻之后,这扇门直接开启了,外面就是一条正常的河流,可以直接回到地面。

    沈浪望着蛇王,朝着它挥了挥手:“再见。”

    蛇王看了沈浪一眼,然后石门缓缓关闭,它快速地朝着万蛇窟上古遗迹游回去。

    原来这蛇王是这个上古姜氏陵墓的守护者,它的家族世世代代守卫这片帝陵。

    ………………………………

    冲出河流,回到地面,这里是沙蛮族北部,也是当时祝红雪大火的最后燃烧之处。

    从这条界线往南,所有的原始森林都被烧掉了,这条线往北所有的森林都幸存。

    仇妖儿带着沈浪狂奔,她这速度太惊人了,超过了任何骏马,每小时达到三四百里,而且完全凭借血脉力量而不是内力,所以几乎不知疲倦一般。

    仅仅一天之后,两人就离开了沙蛮族领域,进入了南殴国。又过了半天时间,两人就进入了越国天南行省境内。

    又过了半天,沈浪和仇妖儿已经回到了玄武侯爵府内。

    “拜见陛下……”

    “参见陛下……”

    几百名武士整整齐齐跪下。

    这里尽管是曾经的家,但是沈浪归来之后,几乎从来都没有在这里住过,金卓夫妻,还有金木聪也几乎从来没有住过这里了,他们大部分时候都在怒潮城。

    因为木兰不在,所以这个曾经的家也不像是家的,为了避免触景生情,所以没有人愿意住这里。

    “陛下,黑水台急报,赢无冥十几万大军已经快速南下,进入楚国境内,但是却没有攻打楚国王都,而是东进,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他的目标应该是越国王城。”

    吴楚越,还有大乾帝国都有黑水台,而且情报几乎是共通的。

    沈浪刚刚回到玄武侯爵府后,立刻派遣一名特种武士骑着雪雕前去怒潮城报信。

    因为时间紧迫,沈浪甚至都无法回怒潮城。

    “这封旨意是给矜君的,册封沙矜为大南国王,大乾帝国内阁首相,掌管内政。”

    “册封苏难为大乾帝国枢密院副使,和兰道、兰风一起训练新军。”

    “这是给雪隐的密信,务必亲手交到她的手中。”

    “让大超用最快速度来到玄武侯爵府。”

    沈浪写出一道道旨意,并且装入噩梦石箱子,递给这名特种武士。

    “是!”这名大乾帝国的特种武士接过之后,立刻骑上一只雪雕朝着怒潮城飞去。

    仅仅几个时辰后!

    玄武侯爵府的上空飞来了十几道黑影,为首的就是超声波飞行兽,它直接俯冲而下,落在沈浪的边上。

    片刻之后,十几只雪雕降落,上面骑乘着三十几名穿着上古装备的特种武士。

    “你们派出十个人,护送这只箱子返回怒潮城,藏在大城堡之下。”沈浪下令道。

    “是!”十名宗师级强者再一次起飞,带着这只大箱子朝着怒潮城飞去。

    而沈浪也没有停留,他和仇妖儿骑上了大超,直接振翅高飞。

    “全速前进,目标天越城!”

    随着他一声令下,后面二十名宗师级特种武士骑着雪雕,跟在沈浪的身后朝着越国王都飞去。

    真的是十万火急,一刻钟都不能耽误。

    ………………………………

    报复,报复,报复!

    这是赢广和浮屠山任宗主的共同意志。

    这一次他们和沈浪的博弈输得如此之惨,不仅颜面尽失,而且还损失惨重,一定要对沈浪还以颜色,要给他最最惨痛的打击。

    赢氏父子知道,就算灭掉了天越城,就算杀光了宁氏王族也不能给沈浪带来实质性的损害,但是却能让沈浪痛彻心扉,能够给他的名誉带来毁灭性打击。

    沈浪和宁政关系何等亲近?他和张翀、卞逍等人何等密切?

    若是将越国朝堂上所有人斩尽杀绝,那应该能够让沈浪锥心之痛,吐血三升了吧。

    你沈浪只有一支龙之悔,是要用来保护怒潮城的,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余力保护天越城?

    至于天越城的防御?

    在赢无冥的大军面前,完全是一个笑话,要知道他的十几万大军中,超过六成都是地狱军团,都是装备了上古装备的秘密军团。

    更别说还有一千多空中特种武士,还有无数的上古巨型强弩,上古巨型战弩。

    越国王城的防线在赢无冥军团面前,简直比一张纸还要脆弱,而且还是被水势头的纸,轻轻一捅就稀烂了。

    最多不超过一刻钟,他就能够直接摧毁天越城防线。

    最多不超过一个小时,他的空中特种军团就可以占领越国王宫,将越国朝堂的君臣一网打尽。

    沈浪,你在乎太多人了,这样就注定有太多的弱点。

    既然矜君的几万人无法成为我们的人质,那越国王都的君臣也是一样的,天越城的百姓也是一样的,我们可以用他们来胁迫你。你在乎矜君几万人,难道就不在乎宁政他们吗?

    行军几天几夜,一路上经过了楚国和越国许多城池,赢无冥完全置之不理,直接冲到天越城之前。

    而此时,越国王都天越城就在眼前了!

    报复,报复,最残忍的报复!

    赢无冥猛地一声令下:“大军出击,将越国王城二十万守军斩尽杀绝。”

    “空中特种军团出击,袭击越国王宫,将越国君臣一网打尽!”

    随着赢无冥一声令下,他的十几万大军潮水一般朝着越国王城冲去。

    一千多名浮屠山和新乾王国特种武士骑着雪雕,闪电一般朝着越国王宫方向飞去。

    “一个小时内,彻底解决战斗!”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饭然后写第二更。月票榜很危急,兄弟们助我一臂之力,给大家鞠躬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