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至尊宝箱!皇帝惊叹!(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楚国北边的边境线。

    太子赢无冥站在山顶,静静地望着落日,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在静静等待,北边或者南边有什么消息传来。

    这应该还是沈浪和他们第一次公开博弈,对于赢广父子来说,意义重大。

    姜离之子沈浪的出现对于赢氏家族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坏事,但也是一件好事。

    赢广父子是篡位者,背叛者,虽然很多人嘴上不说,但是在所有人心目中他们都是乱臣贼子。

    不仅仅天下诸国的人这么想,就连新乾王国的人也这么想,尽管他们其实还是支持赢氏的,因为赢氏家族能够保护他们的平安。

    但天下最重要的就是一个名正言顺,按照这样下去,哪怕再过去几百年,哪怕新乾王国灭亡了,这个乱臣贼子的名声他们还是摆脱不掉,甚至会记录在多国的史书上。

    赢氏家族想要名正言顺,除非有两种法子。

    第一种,干掉姬氏,取而代之成为东方世界的人皇,这就是属于更大的功业,足够覆盖掉之前背叛姜氏的名声。

    第二种,光明正大地消灭沈浪的大乾帝国,这样一来天下人心中再无姜氏,只有赢氏大乾。

    所以这是一场名义之争。

    也正是因为如此,沈浪才会和赢广发布针锋相对诏书。

    十二月二十九很快就要过去了。

    赢无冥静静无言,真的希望什么消息都不要传来,任何消息都不要,太阳静静下山就好。

    第一支龙之悔在浮屠山附近高空爆炸,距离赢无冥不远,只有两千多里而已,但在这个距离也是看不到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已经渐渐西沉了。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只要让他顺利突袭楚王都,一天之内就彻底灭掉楚王,给天下震慑,给沈浪震慑,让所有人知道天下只有一个大乾,那就是赢氏大乾。

    沈浪只是一个夸夸其谈的小白脸而已,根本保护不了吴楚越三国,当然也更加保护不了新乾王国的子民。

    尽管新乾王国万民还是支持赢广父子的,但他们心中或许对沈浪还抱有某种幻想,现在可以抛弃这种幻想了。

    “嗖……”

    太阳终于沉了下去,时间到了。

    大将军兰屠上前,道:“太子殿下,时间到了,可以出兵了。”

    按说是可以出兵了,原来说好的就是太阳下山为最后期限,但赢无冥抬起手道:“不急,不急……”

    他内心希望千万不要有任何消息传来,但却也不愿意错过任何消息。

    他的军队一旦越过楚国边境,就已经要开战,就一定要攻陷楚王都,就一定要灭掉楚王。

    这就如同绝世的宝剑,一旦出鞘,必须见血。

    赢无缺可以输,可以徒劳无功,但是他赢无冥不可以。

    因为他是新乾王国太子,而且还代表了浮屠山出席了超脱势力议,他的不败金身不能破。

    某种程度上,赢无冥觉得他比父亲赢广还重要。

    赢广这一代只能是新乾国王,而到了赢无冥这一代,一定是大乾帝主,甚至还要争夺东方世界的人皇之位。

    千万不要有任何消息传来,就让沈浪身败名裂吧。

    赢无冥从不祈祷,但脑子里面还是不断浮现这个信念。

    然而……

    忽然从西北方向快速飞来了一只雪雕骑士。

    赢无冥面孔一颤,头皮一紧。

    那只雪雕骑士越来越近,直接冲到了赢无冥的面前,躬身道:“启禀少主,三个半小时前,一支龙之悔从天而降,袭击我浮屠山总部,但是已经被成功拦截,没有造成损失。”

    赢无冥身体一抖,稍稍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没有想到,这一幕还是发生了。他不想要有任何消息,但这个消息还是传来了。

    沈浪再一次履行了他的诺言。

    旁边某位大臣忽然道:“殿下,这支龙之悔被拦截了,没有给我们带来任何伤害,所以沈浪的狠话破灭了,他没有实现他的危言耸听,我们依旧可以继续突袭楚王都,灭亡楚国。”

    赢无冥甚至没有看那个大臣一眼,和愚蠢的人根本没有什么好交谈的。

    沈浪的第一攻击目标是什么?绝对不是浮屠山,而是金刚峰下的联军。既然龙之悔都已经攻击浮屠山总部了,那就证明这一次发射绝不仅仅一支龙之悔,至少还有另外一颗龙之悔降落在金刚峰之下。

    浮屠山总部能够拦截龙之悔,那金刚峰下的军营能够拦截吗?

    不可能的。

    赢无冥心中清楚地知道,他们只有三具上古拦截装置。

    “大军原地驻扎,继续等待南边的消息。”赢无冥下令道。

    “是!”

    …………………………

    果然,仅仅三十几个小时后。

    赢无冥收到了南边传来的消息:“一支大型龙之悔在金刚峰下爆炸,十万联军伤亡大半,无数上古装备被摧毁,新乾王国和浮屠山伤筋动骨。”

    听到这个消息后,赢无冥静静无声,因为他已经预料到了。

    “太子殿下,大王吐血了。”信使低声道。

    这个消息直接让赢无冥震惊了,父王吐血?

    这……这怎么可能?

    这虽然是一个惊天的坏消息,但父王承受力何等强大,怎么可能会吐血?

    真正惊天的消息是在二十几年前,姜离暴毙,大乾帝国危在旦夕,赢氏家族危在旦夕,但那个时候父王赢广都扛过来了,这次的坏消息能够刺激得他吐血?为何啊?

    “太子殿下,接下来怎么办?”身边的臣子和大将纷纷问道。

    沈浪竟然再一次发射了龙之悔?那他们大军暴露在外,岂不是非常危险?

    是不是需要退兵啊?

    这一刻,新乾王国的文官和武将们无比痛恨龙之悔,这种武器压根就不应该存在。

    “大军原地驻守,对吴楚越三国保持震慑,并且准备随时出击。”赢无冥道:“另外,派三公主去炎京拜见大炎的太子殿下,旁敲侧击这两支龙之悔,究竟是不是沈浪发射的。”

    “是!”

    ……………………

    沈浪在怒潮城也已经受到消息了。

    第一支龙之悔攻击浮屠山总部,结果被空中拦截。第二支龙之悔成功爆炸,摧毁了赢广和浮屠山联军无数,损失无比惨痛。

    现在天涯海阁左辞阁主赢广平衡了,他和沈浪交战以来,损失了近十万大军,其中血魂军达到五万之巨。

    而赢广和浮屠山也伤亡十万,其中地狱军团更是超过六万。

    左辞阁主承受了这么多伤亡之后,直接选择退去。

    那浮屠山和赢广呢?这二人会作何选择?

    是继续和沈浪刚下去,还是选择退兵呢?

    因为沈浪的诏书清清楚楚,十二月二十九日,金刚峰之外的军队必须全部撤退干净,否则将给予毁灭性打击,而现在这支大军还剩下一半呢,依旧包围着金刚峰。

    “陛下,廉亲王再一次求见。”张春华道。

    ………………

    “沈浪陛下,您应该已经收到消息了吧。”廉亲王笑道,他的态度俨然变化了,重新又恢复了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很显然,这两枚龙之悔的成功爆炸,彻底证明了大炎帝国的强大。

    超远程战略打击,这是何等可怕的名词?

    你沈浪虽然有一支龙之悔,但是发射距离只有五百里而已,用来自保还行,但想要用来攻击?完全是做梦了,更别说威慑大炎帝国了。

    而且大炎帝国这个超远程战略打击,不仅仅能打击赢广和浮屠山,还能打击你怒潮城的。

    浮屠山和乾京有上古拦截装置,而你沈浪有吗?

    一切威胁,尽在不言中。

    沈浪竖起大拇指道:“大炎帝国牛逼,我……震惊了。”

    帝国廉亲王道:“当然,这也是沈浪陛下的胜利,接下来您就等待着天下无数人的敬仰和崇拜吧,吴楚越三国会更加忠诚于您,而您的敌人也将为您的天大手笔而瑟瑟发抖。”

    大炎帝国还真是做好事不留名啊。

    “对了沈浪陛下,这个时候我们的人应该已经带着箱子过来了,可以出发了。”廉亲王道。

    沈浪道:“双方会面的地点在哪里?”

    廉亲王道:“距离怒潮城五十里外的海面上,完全在您的控制范围之内。”

    真是莫大的自信啊,这个箱子里面的东西应该非常宝贵的,但人家就是带着来你沈浪的地盘了,压根就不怕被抢走。

    大炎帝国就是这么牛逼。

    那么沈浪能出手抢吗?当然不能。

    大炎帝国可是刚刚进行了两次战略远程打击,震慑的可不仅仅是赢广和浮屠山,还有沈浪。

    “行,我们这就去吧。”

    ………………

    几个时辰后。

    一艘舰船出现在怒潮城西边五十里的海面上,沈浪和帝国廉亲王在这里静静等待着,等那个箱子使者的出现。

    又过了半个时辰,一只雪雕从天而降,直接降落在这艘舰船的甲板上,一个穿着上古铠甲的武士跳了下来,手中捧着一只箱子。

    这就是那只宝箱?

    看上去非常普通啊,不过倒是非常不小,大约一立方米左右。

    没有想象中的华丽神秘,就是一个普通的石头箱子。

    然而连炎京都打不开它,而且愿意付出这么大代价和沈浪交易,这里面究竟是什么宝物?

    “沈浪陛下,请吧!”廉亲王道:“这只箱子的外壳非常特殊,真正的刀枪不入,我们尝试用等离子火焰,都无法切开。当然我们也可以进行更高强度的破坏,但那样会直接激发这只箱子的自毁程序,我们尝试了无数次,动用了几百个大学士,都无法开启,现在就看您的了。”

    沈浪道:“那如果我没有成功开启呢?毕竟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对吧?”

    廉亲王道:“如果您没有成功开启的话,那就意味着我们按照您的指定地点发射了两支龙之悔,但是却没有受到酬劳,所以我们会对等报复的。”

    什么是对等的报复,廉亲王没有说出来。

    但很有可能就是一支龙之悔从天而降,落在吴楚越三国任何一个国家的王都上,然后公开宣称这是赢广的报复,和大炎帝国依旧没有任何关系。

    只不过有些时候威胁说出口就没有意思了。

    廉亲王道:“所以,我觉得您一定能够打开的。”

    沈浪来到这个箱子的面前,先用X光扫描了一下,结果毫无所获,这箱子的外壳非常特殊, X光根本无法穿透。

    接着他仔细查看这个箱子的表面,这究竟是什么开启方式呢?是需要他的特殊血脉,还是需要他的上古王戒,又或者是他的智慧?

    只看了一眼,沈浪就排除了前面两种。

    这个天下,姜、姬两氏是最高贵的血脉,沈浪能够发射龙之悔,大炎帝国也能发射,这代表着大炎帝国前在血脉权限上也是非常高的。

    而这个箱子没有任何上古王戒需要吻合的凹痕。

    这是一个上古密码箱子,但是根本不知道有几位。

    具体是这样的,第一排密码栏空白,右上角有一个3。

    第二排密码输入栏也是这样,第三排还是这样。

    最后一排是没有密码栏,只有一个数字:33。

    这又是一个超级数学难题啊。

    x^3 + y^3 + z^3 = 33。

    33如何用3个立方数字之和表达。

    难怪炎京的几百个大学士用十几年时间都无法完成,这个题目看起来非常简单,但实际上要涉及到几千万亿次计算。

    现代数学家,用了整整几十年时间,并且在计算机的帮助下才完成它的计算。

    在这个异世界,这道题目简直难得让人发指,而且完全没有碰运气可言,按照正常计算,就算一百个大学士用一百年时间也算不出来。

    所以这个箱子是一个超级密码,总共有48位。

    如果想要一个一个去试的话,就算一秒钟试一次,一万年也试不出来。

    甚至交给沈浪的智脑去计算,也需要好一会儿。

    但是非常凑巧,沈浪直接知道答案。

    当然也不算凑巧,因为这道题目在现代地球是非常有名的,沈浪见过好几次了,而且智脑里面就有记载。

    稍稍思索之后,沈浪道:“笔。”

    那个神秘武士直接递过来一支非常特殊的笔。

    沈浪在密码栏上分别写下了三个数字:8,866,128,975,287,528。

    –8,778,405,442,862,239。

    –2,736,111,468,807,040。

    写完之后,沈浪明显感觉到那个宝箱使者几乎屏住了呼吸,显得非常紧张。

    此人身份身高,而且这个箱子对炎京非常重要?

    他更加好奇了,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然后所有人都静静等待,沈浪的密码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

    几百名大学士,用了十几年时间都没有解开,而沈浪刚才用了多久,仅仅几秒钟吧?

    如果能够开启的话,那真是惊人的奇迹了。

    甚至让人想要切开沈浪的脑子,看里面究竟是何等构造。

    “咔嚓……”仅仅一秒钟后。

    这个箱子发出了一阵响动,这箱子原本是完整的,没有任何缝隙,甚至不知道盖子在哪里。

    而此时直接裂开了一道缝隙,这意味着可以直接打开了。

    而与此同时,沈浪的身体微微震动了一下。准确说不是他的身体震动,而是龙之核心装置。

    沈浪道:“廉亲王,能够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吗?让我看一眼这里面的东西,只看一眼。”

    廉亲王笑道:“沈浪陛下,你不打算进行抢夺吗?”

    沈浪道:“你真是开玩笑了。”

    廉亲王道:“非常抱歉沈浪陛下,我也想要满足您的好奇心,甚至我的好奇心比您还要更大,非常可惜,我没有这个权限,别说不能让您看,我自己都不能看的。”

    然后,那个武士直接抱着箱子就要离去。

    廉亲王道:“沈浪陛下,如果您不打算进行抢夺的话,也不打算对我进行扣押,那我们就要走了。”

    沈浪朝着身边望了一眼,仇妖儿在,其他十几名宗师级强者都在,而对方仅仅只有那个神秘武士,还有廉亲王。

    如果强抢的话,基本上是能够成功的。

    但是沈浪仅仅考虑了一秒钟,就放弃了这个决定。

    “再见,廉亲王殿下。”沈浪道:“再见,这位……女士。”

    那个大炎帝国的神秘武士没有任何反应,直接抱着箱子,骑上了雪雕升空飞走了。

    而与此同时,在怒潮城几万米的高空之上,有东西在盘旋着,这东西实在是太高了,完全被云层遮挡,根本就看不见。

    但只要地面上有任何变故,就会有一支龙之悔从天而降。甚至不仅仅龙之悔,还有无数的上古装备高手都会从天而降。

    大炎帝国廉亲王骑上了另外一只雪雕,却没有立即飞走。

    “沈浪陛下,合作愉快。”

    沈浪道:“廉亲王殿下,您还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谈判的吗?”

    廉亲王笑道:“一切尽在不言中,沈浪陛下!您是决定聪明之人,很多话根本就不需要说的。”

    沈浪道:“那么再见了。”

    “再见!”廉亲王道,然后他的雪雕振翅高飞,朝着北边而去。

    与此同时,几万米高空那东西也飞走了。

    ………………

    沈浪依旧仰望着天空,久久没有言语。

    “任重道远啊。”忽然他说了一句话。

    这一次大炎帝国算是对他露出了强大峥嵘的一个小角,真的像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只露出一个鳞片就足够让人畏惧了。

    “那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啊?让大炎帝国竟然付出这么大代价打开这个箱子?”海拉问道。

    沈浪摇头,哪怕那只箱子开启的时候,他用X光扫描都毫无所获。

    “回去吧,我们和赢广、浮屠山的斗争还没有结束了,真正的高/潮马上就要来了。”沈浪道。

    ……………………

    两天后!

    大炎帝国廉亲王,那个神秘武士从从天而降,落在炎京皇宫的高大平台之上,两个人恭敬地进入大殿之内。

    “殿下,一切顺利。”廉亲王恭敬跪下叩首。

    而那个秘密武士抱着箱子,单膝下跪,一言不发。

    大炎帝国太子点了点头道:“廉亲王辛苦了,这就去休息吧。”

    廉亲王叩首道:“臣告辞。”

    大炎太子目光落在那个箱子,道:“开启了?”

    “是,开启了。”秘密武士道。

    “沈浪用了多久时间开启这个箱子?”

    “大约几秒钟,真正思考的时间只有几秒钟。”

    大炎太子道:“此子,还真是亿万中无一啊。这道难题,我们几百名学士十几年都没有解出,他只用了几秒钟。好了,你也辛苦了。”

    那个秘密武士将箱子放下道:“臣告退。”

    然后,他直接退出。

    大炎帝国太子望着个箱子,此时他轻而易举就能打开看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但是他没有这样做,因为他也没有这个权限。

    他抱起这个箱子,朝着皇宫的禁忌之塔走去。

    ………………

    “父皇,这个箱子打开了,沈浪果然不费吹灰之力就开启了。”大炎太子道:“儿臣把它放在禁忌之塔的门外?”

    “他还真是有奇迹之手,让人叹服啊。”大炎皇帝道:“太子,你想要看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吗?”

    大炎太子道:“儿臣不敢。”

    皇帝道:“不敢,但是想对吗?”

    大炎太子道:“儿臣惭愧。”

    皇帝道:“不,不惭愧,你未来是要统治整个天下的人,天下任何宝物都是属于你的,你当然要有贪婪之心,否则如何做人皇?你可知道这个箱子的由来吗?”

    大炎太子道:“儿臣不知。”

    皇帝道:“这只箱子是从姜离手中得到的,应该算是它最最重要的东西了,所以某种程度上它算是沈浪之物。”

    接着皇帝又道:“你既然那么想看这里面是什么东西,那你就打开它吧。”

    大炎太子沉默了片刻,然后叩首道:“臣遵旨。”

    接着他屏住呼吸,用近乎神圣的仪式感,开启了这个巨大的宝箱。

    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宝剑,卷轴,玉玺,又或者是更加神奇的东西?

    但是打开之后,大炎太子完全惊呆了。

    因为,这箱子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啊?

    这,这是怎么回事?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月票,拜求支持,叩首拜谢大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