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巅峰对决!王者威严!(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足足好一会儿,赢广长长呼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坐了下来。

    这一次的噩耗真的是大得多了,他刚刚听到的时候,真的有一种脑子瞬间炸开,彻底一片空白的感觉,甚至有点没法呼吸。上一次遭受强烈的震惊,还是沈浪光明正大偷走两支龙之悔的时候。

    而这一次,更加让人颤栗了。十万联军,损失了五万,强大舰队折损了一半,最关键的是他的儿子赢无缺,也死了。

    帝国廉亲王道:“赢亲王,或许二王子只是被俘了,依旧还活着。”

    赢广摇头道:“沈浪是一个疯子,他和别人不一样的,我的人落在他手中,基本上必死无疑的。”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再震惊又如何?能够比得上二十几年前那一场彻底的震撼吗?

    姜离暴毙,大乾覆灭。

    还有什么消息比得上那一次?

    儿子赢无缺死了,固然可惜,但他还有几个儿子,尤其他还有赢无冥,这才是他真正的骄傲,真正的继承人。

    “廉亲王,您是继续留在这里,还是立刻返回炎京呢?”赢广淡淡道。

    此时的赢广依旧没有任何悲痛的情绪,甚至震撼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而且言语中还暗藏着讽刺。

    对于这一次大战的结果,大炎帝国大概是最乐观其成的吧。怒潮城没有被毁灭,反而是赢广和浮屠山损兵折将,伤亡惨重。

    对于大炎帝国而言,最担心有一件事情。第一件,沈浪落入浮屠山和赢广手中,这样浮屠山就掌握有绝对的战略威慑力了。

    而现在证明沈浪已经回到了怒潮城,完全脱离了赢广和浮屠山的掌握,从此之后大炎帝国再也不会受到赢广的战略威慑了。

    而对于大炎帝国最最希望发生的一件事情,大概就是沈浪和浮屠山、赢广两败俱伤,甚至同归于尽。

    廉亲王道:“赢亲王,你有什么要和我谈的吗?”

    他的意思非常明白,如今你们的怒潮城大战失败,是不是有必要和我们大炎帝国重新谈判一些东西啊?比如释放出某种政治妥协的信号?

    赢广道:“没有什么可谈的。”

    甚至,他连对帝国敏郡王的牺牲都没有任何表示哀悼,显得傲慢之极。

    “那在下告辞了。”廉亲王道。

    然后,他直接骑上了雪雕,带着钦差使团离开了黑城堡,朝着北边而去。

    ……………………

    巨型上古遗迹内,依旧是那个能量漩涡面前。

    浮屠山任宗主盯着这个闪烁滚动的漩涡,这漩涡的另外一面就是金刚峰上古遗迹了,矜君几万人就被困在里面。

    “沈浪逃回怒潮城了,发射了一支龙之悔,我们十万联军死了一半,我们的舰队也损失了一半,吴长老,赢无缺,帝国的敏郡王都完了。”

    浮屠山之主面孔猛地一抽搐,他已经听吴绝汇报过了,此时又听赢广说了一遍,顿时闭上了双眼,简直痛彻心扉。

    “沈浪此子,厉害,厉害,厉害……”浮屠山之主道:“赢广兄,当时姜离如果像他那么无耻狠毒,还会输吗?”

    赢广道:“智近乎妖的脑子,天下无敌的武功,或许只能挑选一样,姜离要是这么狠毒无耻,也就不会有这么修为,更不会有这个名望了。”

    浮屠山之主又深深吸一口气,甚至感觉吸入肺中的空气都是冰冷割人的。

    十万人,损失了五万,整支舰队损失了一半。

    哪怕对于财大气粗的浮屠山来说,也让人无比之心疼啊。

    “过去就已经过去了,最重要的是接下来怎么办。”任宗主道:“沈浪是骑着一只非常特殊的飞行兽离开金刚峰上古遗迹的,那个出口应该就在金刚峰周围几百里,因为沈浪体力太弱了,超过三百里的距离他就走不动了。而且只有他一个人出来,那就完全证明了一点,他离开的通道非常特殊,其他人都无法经过。所以矜君等几万人应该还在金刚峰上古遗迹之内。”

    在场几人点头。

    浮屠山之主道:“按照沈浪的性格,一定会想办法来救矜君出去,一定会的!”

    赢广道:“关键是他用哪一种方式拯救矜君他们出来。”

    浮屠山之主道:“不管哪一种方式,他都必须亲自来,因为只有他才能进出这些上古遗迹,也只有他才能开启这些上古遗迹的出入口。对于我们最最重要只有一件事情,重新抓捕他。”

    这一点已经尤其重要,现在赢广和浮屠山都处于比较危险的局面,因为大炎帝国已经知道沈浪逃脱了,所以已经没有能力再发射龙之悔,再也无法对大炎帝国进行战略威慑了。

    “现在所有一切都不重要,战死的五万人不重要,失去的那半支舰队也不重要。”浮屠山之主道:“不管是被杀还是被抓的吴长老,还有赢无缺统统都不重要!抓住沈浪,才是重中之重。”

    “不计一切代价,都要抓住沈浪。”

    “金刚峰外面,几乎部署重兵。彻底搜查金刚峰附近三百里内所有区域,务必找到沈浪逃离的那个出口,然后继续派遣重病部署。”

    “监视海面,监视空中,一旦发现沈浪踪迹,立刻汇报。”

    “我现在倒是很想知道,沈浪究竟会用什么手段拯救矜君?”

    ………………

    仅仅两天之内,浮屠山的人就已经发现了那个出入口,就是沈浪骑着大超的那个出口。

    果然是非常隐蔽啊,看上去简直和正常的岩石地面一模一样啊。

    浮屠山之主下令道:“派遣三百名特种武士,一万名地狱军团,防守这个秘密出入口,而且彻底埋伏在地下。”

    “是!”

    怒潮城之战结束后,赢广和浮屠山非但没有撤兵,反而更加部署了重兵,封堵住金刚峰遗迹的三个出入口,部下了天罗地网。

    接着,赢广又下达旨意。

    “大军集结,随时准备攻打吴楚越三国。”

    “让太子赢无冥回来,准备指挥对吴楚越三国的大战。”

    随着赢广的一声令下,几百只雪雕骑士飞快散出,朝着四面八方飞去。

    一部分人去浮屠山集结军队,一部分人去新乾王国传达赢广旨意,集结大军,一部分人飞往炎京,让太子赢无冥回来。

    ………………

    随着赢广和浮屠山之主的旨意一下。

    天下再一次风起云涌,刚刚和平半年多的吴楚越三国,再一次战云密布。

    当然,新乾王国没有大炎帝国这么牛逼,无法直接出动百万大军,直接包围吴楚越三国,几路大军出击。

    但是新乾王国却有数量惊人的地狱军团,还有各式各样的上古武器装备。

    大炎帝国像是一条巨龙,开战的时候惊天动地,声势惊天。

    而新乾王国就像是一条毒蛇,一旦开战保证瞬间突袭,直接就是灭国之战。

    甚至新乾王国和浮屠山的大军集结都是无声无息的,你甚至都无法知道他们什么时候集结完毕了,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瞬间出击,甚至不知道他们要攻打的是哪一个国家。

    十一月二十八,新乾王国太子赢无冥离开炎京,返回乾京!

    离开之前,赢无冥举办了一次宴会,再一次公开表示,新乾王国永远效忠于大炎帝国,天下只有一个大炎王朝,只有一个皇帝陛下。

    然而赢无冥返回新乾王国之后,就直接失去了所有的踪影。

    这个信息更加让人不安。

    紧接着,许多隐晦的情报传了出来,新乾王国的军队,浮屠山的军队,集结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这架势仿佛准备一场灭国之战,只是不知道要灭亡的具体是哪一个国家。

    吴国,楚国,还是越国?

    …………………………

    赢广和浮屠山已经在金刚峰之外部署了天罗地网。

    现在不仅仅是赢广和任宗主非常好奇沈浪究竟会用什么手段拯救矜君等人。

    那三个出入口都已经部署了重兵,就等着沈浪去自投罗网了。

    而且矜君麾下可是有好几万人,一旦离开金刚峰上古遗迹,那可是浩浩荡荡,沈浪总不能装一个口袋秘密带走。

    原本还觉得怒潮城这边大战一结束,浮屠山就会退兵的,但没有想到非但没有,反而增兵金刚峰了。

    如今看来,沈浪想要救出矜君等几万人,完全比登天还要难。

    站在敌人的角度上,浮屠山和赢广绞尽脑汁,为沈浪想尽了一切办法,然后查漏补缺,做出了一道又一道防御。

    ………………………………

    不仅仅是赢广和任宗主,就连沈浪这些部下,也完全想不到沈浪有什么办法拯救矜君。

    张春华道:“夫君,我知道你重情。我也知道矜君的那几万人对你是最忠诚的,但是我不希望你为他们以身犯险。我是一个小人,所以有些话能够说得更加清楚一些。矜君那几万人对我们来说是很有价值,但没有他们,我们的事业也能继续下去。”

    “还有一点,矜君他们在金刚峰上古遗迹内非常安全,完全可以等几年时间,等我们击败了浮屠山和赢广之后,再将他们解救出来。”张春华又道。

    沈浪道:“他们没有几年时间了,顶多还有三个月时间,因为金刚峰上古遗迹的能量核心快要耗尽了,一旦耗尽里面就没有空气,所有人都会死绝。矜君,蓝暴,兰疯子,武烈,还有几个月大的兰眸宝宝。”

    张春华顿时沉默了下来,她就算再现实也无法说出让这几万人去死的言语,尤其里面还有好几个孩子,而她还准备着一旦忙完这段时间,就怀孕生宝宝的。

    沈浪麾下所有人都在出谋划策,想尽一切办法去营救矜君,但所有的计划全部都不可行。

    不管什么奇谋,不管什么诡计,最终都走向绝路,都会出现巨大的危险。

    “不管如何,总之我们绝对不会让你再以身犯险了。”张春华道。

    沈浪笑道:“放心,不会了。”

    ………………………………

    黑水台吴幽跪在沈浪面前道:“陛下,新乾王国已经集结了超过三十五万大军,其中包括相当数量的地狱军团。浮屠山也集结了惊人数量的特殊军团,但是具体攻击目标不明,不知道是吴国,还是楚国,又或者是越国。因为我们在新乾王国的间谍很少,在浮屠山更是没有。但是我觉得楚国最危险,因为它和浮屠山、新乾王国都接壤。”

    兰风将军道:“根据我们的预演,一旦新乾王国开战,可能会用闪电战直接灭掉楚国王都,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这样才能给我们,给整个天下带来巨大的震慑。”

    如今在天下人看来,尤其在怒潮城所有人看来,沈浪肯定面临了巨大的压力。

    浮屠山和赢广刚刚遭受了巨大的损失,损失了几万人,还死了一个赢无缺,损失了吴长老,肯定会疯狂反扑报复。

    如今沈浪不但要拯救矜君,还要保护吴楚越三国,根本就无能为力。

    而且在新乾王国的有心操纵之下,天下舆论已经开始发酵。

    无数人都已经知道,矜君等几万人此时就被困在金刚峰之内,等待着沈浪拯救。这些人是最忠诚于沈浪了,当日沈浪身份揭露的时候,他们不远万里前来效忠沈浪,之后又跟着矜君出生入死,为沈浪抛头颅洒热血。

    如果沈浪抛弃他们不管,那就不配成为大乾帝主,就不配得到天下人的效忠。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舆论战应该是新乾太子赢无冥指挥的,他最最擅长这一点了。

    消息传播得速度非常快,而且全部用同情沈浪一方的口吻,说金刚峰上古遗迹里面的那些人是多么可怜,多么忠诚,甚至还有几千个孩子。如果沈浪不去拯救他们的话,他们就要彻底死在里面了。

    一边用舆论攻势,一边集结大军,随时准备攻打吴楚越三国,而且摆出一副闪电战的架势,仿佛只要他们愿意,轻而易举就可以打下吴楚越三国的任何一个王都。

    一时间,天下无数人的目光又凝聚在怒潮城,凝聚在沈浪身上。

    面对赢广父子的反扑,面对这一场危机,沈浪应该如何应对?

    …………………………

    “终于有点天下博弈的感觉了。”沈浪笑道:“赢广父子下了两步棋,一南一北。”

    北边的那步棋,就是浮屠山和赢无冥的大军对吴楚越三国保持巨大威慑,随时准备闪电战,灭掉其中一国首都。

    南边的这步棋,就是围困金刚峰内的矜君。

    敌人这两步棋,只要沈浪输了一个方向,那他的神话就破灭了,而且要承受无法估量的损失。

    矜君几万人死去?沈浪无法承受。

    吴楚越三国某个王都,直接覆灭?沈浪也无法承受。

    “他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逼我出现,让我再一次成为浮屠山的俘虏,继续为他们发射龙之悔,保持战略威慑力。”沈浪道。

    眼下发展的局面,之前沈浪和宁元宪就已经聊过了,几乎一模一样。

    “陛下,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张翀道:“越王陛下让我带来了一句话,必要时刻,他可以做出任何牺牲,可以将越国尚书台和枢密院转移到怒潮城来。”

    楚国太子太傅李玄奇道:“楚王陛下也让我带来一句话,必要时刻,他也可以做出任何牺牲,反正楚国王都已经沦陷过一次,再沦陷一次也没有关系。”

    吴国枢密使吴直道:“吴王陛下也让我带来一句话,必要时刻,他也可以做出任何牺牲,吴国王都民众逃亡无数,就算沦陷了也没有关系。”

    这三个国家君王的表态都让人无比感动,他们绝对不愿意因为自己而让沈浪陷入被动,甚至陷入险境。

    现在的架势,新乾王国和浮屠山就是把吴楚越三国当成了人质,胁迫沈浪的妥协。

    而这三位国王,宁愿一死,也不愿意成为这个人质,从一开始就不缺乏鱼死网破的决心。

    沈浪笑道:“不至于,不至于。”

    …………………………

    十二月初五,沈浪派遣使者前往黑石岛大城堡。

    “我乃大乾帝国使臣,拜见任宗主,拜见赢亲王。”

    赢广淡淡道:“贵使姓什名谁?”

    使者道:“在下祝文华。”

    赢广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因为祝文华对于他来说确实是一个小人物,顿时旁边立刻有人低语,说出了祝文华的底细。

    赢广一愕,这祝文华竟然是沈浪的敌人,甚至还有杀父之仇,甚至这祝文华还是沈浪阉割掉的,而现在竟然成为了大乾帝国的使者?

    祝文华道:“我是越臣,担任鸿胪寺卿。沈浪陛下需要一个使者,越王陛下举荐了我,我已经被去势,性命最为卑贱,也毫无价值,所以就由我来出使了。”

    这意思非常清楚,如果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使臣,说不定直接就被浮屠山扣押下来了。

    赢广道:“说,沈浪有什么话?”

    祝文华道:“我家陛下让我转告赢亲王,请你们在十二月二十九之前无条件从金刚峰周围撤军,矜君等几万人从里面离开时,你们不得派遣军队阻拦或者跟踪,否则将遭受到毁灭性打击,勿谓言之不预。”

    “十二月二十九,从金刚峰撤兵,解除对矜君几万人的包围?”赢广道:“是这个意思吗?”

    “是!”祝文华道。

    赢广道:“如果我们不撤兵,不释放矜君几万人,就要对我们进行毁灭性打击,请问是怎么样的毁灭性打击呢?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沈浪手中只有一支龙之悔了,是用来保护怒潮城的,不可能再用了。”

    祝文华道:“这是机密,不是我这等卑贱的臣子能够知道的。但是我知道,沈浪陛下之前发出的所有威胁,都已经成真,我家陛下从来不做空言恫吓。”

    赢广道:“十二月二十九对吗?”

    祝文华道:“对的。”

    赢广道:“那也请你转告沈浪,在十二月二十九之前,请他无条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带着剩余的那支龙之悔来到黑城堡,重新成为我们的俘虏。否则我们将会对吴楚越三国任何一座城市进行毁灭性打击,勿谓言之不预。”

    祝文华道:“我会去转告陛下的,如果没有其他话,又或者你们不打算扣押,或者杀掉我,或者折辱折磨我的话,我就要回去复命了。”

    赢广道:“请!”

    祝文华离开黑石岛大城堡,乘坐着一只雪雕离开北上,返回怒潮城。

    怒潮城也有雪雕了?

    总共有十几只左右,也是上一场大战的战利品。龙之悔爆炸的时候,很多雪雕距离得很远,但是也纷纷受伤陨落,最终只有十几只被救了回来。

    …………………………

    为了给沈浪制造强大的舆论压力。

    赢广和浮屠山立刻公开了这次谈判,甚至用雪雕骑士传送天下。

    所有人都知道,沈浪又放狠话了。

    十二月二十九,赢广和浮屠山必须从金刚峰退兵,解除对矜君几万人的围困,否则将给予毁灭性打击,勿谓言之不预。

    在新乾王国的炒作下,这个舆论愈演愈烈。

    所有人都在等待十二月二十九这个日子,如果赢广和浮屠山届时不退兵,而沈浪又无能为力的话,那他就身败名裂,成为夸夸其谈的吹牛之辈。

    …………………………

    十二月初七,祝文华返回怒潮城。

    “陛下,赢广说十二月二十九,若您不带着龙之悔出现在他的面前重新成为浮屠山的俘虏,那新乾王国大军就会随机灭掉吴楚越三国的任何一座城市。”

    沈浪道:“十二月二十九对吗?还有二十二天了,真是期待啊!”

    大乾帝国尚书台临时宰相索玄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开口道:“陛下,这……这太冒险了,一旦十二月二十九到来,您若没有履行诺言,那对您的威严将是毁灭性的打击。大乾帝主,金口玉言,一语定乾坤,这事关整个大乾帝国的威严。”

    沈浪点了点头。

    索玄又道:“我无意刺探帝国机密,但现在整个天下都在传言,我们只剩下一支龙之悔对吗?”

    沈浪不置以否笑笑,确实没错,他确实只有一支龙之悔了,而且也绝对不可能会发射。

    索玄道:“而这支龙之悔是为了保护怒潮城的,绝对不可能发射。所以陛下届时如何履行自己的诺言,对新乾王国进行一场毁灭性打击呢?而且在老臣看来,这一场毁灭性的打击一定要级别很高,绝对不能亚于龙之悔,否则无法带来威慑力,不是吗?”

    沈浪道:“对,一定要是威力惊人的毁灭打击。”

    索玄道:“陛下既然胸有成竹,那臣就拭目以待。”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兄弟们的月票,千恩万谢啊,拜托拜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