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浮屠公主之情!得偿所愿!(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沈浪完成这一切动作很快,很显然不知道在脑子里面演练多少遍了。结束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开口,静静等待任盈盈公主的反应。

    一直以来沈浪最喜欢撒谎,经常性地口中没有半句真话,完全是满嘴跑火车。当然他有些时候说的是真话,但归根结底的目的是为了撒谎。有些时候说真话是为了更好的掩饰,就比如他之前口口声声说要偷龙之悔。

    然而现在沈浪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不管说出来的内容,还是内心表示的真实意图,百分之百真实,没有半点虚假。

    而听完沈浪的话后,任盈盈陷入了彻底的寂静,甚至失去了所有的反应。

    真相是拥有惊人杀伤力的。任盈盈此时甚至没有说什么我怀疑你在撒谎,又或者你如何证明这一点。

    她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女人,聪明绝顶,而且长期生活在地下大墓穴之中,长期生活在黑暗中,最擅长的就是观察人的内心和情绪。

    真正狡诈的人未必能够分辨真相和谎言,但像她这种长期生活在黑暗,偏激,孤僻中的女人却有着天生的分辨能力。

    比如之前沈浪不管把话说得再真实动听,她永远都只有一句话,你在骗鬼,你沈浪满嘴谎言,没有半句真实,几乎沈浪每一次撒谎都能被她戳穿,甚至之前沈浪明明说真话时的时候,她也依旧能够戳穿沈浪内心意图是在撒谎。

    所以此时当沈浪毫无保留地说出一切的时候,她也几乎一下子就分辨出来,沈浪句句是真,不管是语言还是内心。

    而事实上这才是真实的沈浪。

    沈浪和大炎皇帝不一样,甚至和当时的姜离陛下也不一样,他太弱小了,但还是有无数人信任他,愿意为他赴汤蹈火,抛头颅洒热血。

    宁元宪为了他装疯卖傻几年,饱受折磨。宁政为了沈浪几乎付出了生命和国家的代价。

    宁岐曾经是沈浪的敌人,但最终活生生改变了自己的立场,甚至为此放弃了唾手可得的王位,要知道宁岐之前为了这个王位付出了多少?

    现在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沈浪这个人的形象一下子就立体丰满了起来。

    他真的不像是一个君主,哪有一个君王为了保护自己的属下冒着生命的风险,哪有一个君王为了去救生死未卜的部下而把自己置身于险境之中。

    这才是无数人愿意为他赴死的原因,不仅如此,三年前多前当他身份暴露的时候,本以为会天下会杀得人头滚滚,但沈浪依旧把自己交到宁寒和姬璇的手中,保护十几万追随者一个不死。

    而且,任盈盈面对自己的父亲,难道就真的完全没有察觉吗?她可是如此敏感的人啊。并不是这样的,只不过是内心深处不愿意承认而已。

    然后,她闭上了眼睛。

    这个时候的沈浪反而没有给出任何承诺,比如我一定能够治好你之类的话。

    她开始陷入了回忆,回忆从小到大的许多瞬间,回忆那个成为行尸走肉的母亲。

    任盈盈的母亲是大炎帝国长公主,如今皇帝的亲妹妹,原本是要嫁给姜离的,甚至双方都已经有婚约了,按照之前的历史,姜氏和姬氏是世世代代联姻的。但姜离却算是悔婚了,他迎娶了那个最爱的女人,也就是沈浪的亲生母亲。

    而这位姬公主就被嫁给了浮屠山之主。任盈盈的母亲非常美,甚至当时有大炎帝国第一美人的美誉,否则也不会成为姜离的未婚妻的。而且她当时的身份和如今的姬璇公主有一点类似,算是大炎皇帝在六大超脱势力中的代言人。

    哪怕成为行尸走肉之后,她也依旧很美。

    在任盈盈记忆中,父亲对母亲非常好,甚至好得让人感动。

    因为刚刚生下任盈盈母亲就失去了所有的神智,所以从她有记忆的时候开始,母亲姬公主就是一个不会说话,没有表情的绝世美人,就像是一个柔软的雕像一般。

    有一个画面永恒都浮现在任盈盈的脑海之内,那就是父亲为母亲洗澡。

    每天都要洗,而且一洗就是半个时辰左右,恨不得将每一寸都洗得干干净净。而且在为她洗澡的时候,目光充满了无限的狂热和温柔。这个画面真是充满了神圣的仪式感,痴情得难以言表。

    而且浮屠山主之后再也没有迎娶任何女人,也没有生下半个儿子。这让任盈盈觉得父亲更加痴情绝对,简直天下无匹。

    所以父亲为母亲洗澡这一幕画面在她脑海内清晰而又深刻,甚至其实不是一副画面,而是无数次画面,只不过每一个画面几乎都一模一样,所以给人感觉只有一幅。

    但是长大之后,任盈盈了解得渐渐多了。

    首先她知道,像母亲这种情况下是不适合天天洗澡的,因为她失去了所有神智,大脑本来就退化得厉害,天天洗热水澡会让血液渗于皮肤毛细血管,而造成脑部供血缺少,这就是为何热水澡洗久了会觉得头晕的原因。

    其次就算大夏天的时候,也一定会用温度比较高的水给母亲沐浴,每次都有半个时辰,这对母亲的大脑更加不利。

    如果是想要妻子恢复神智的,他会这样做吗?

    还有,任盈盈觉得父亲为母亲洗澡时候的目光也是不对的,那种狂热仿佛充满了占有/欲,而不像是正常夫妻的感情。

    不仅如此,每一次沐浴他都必须让母亲绝美的身体白里透红,仿佛这样就充满了活力。

    而且每天他都要牵引着母亲的身体做大量的运动,这个理由任盈盈也懂,如果长期躺着的话会出现肌肉萎靡退化。但是她父亲为母亲做的牵引动作却非常全面,甚至运动量非常大,不但让她四肢不退化,而且还要让她的身材保持最完美的状态。

    对,这不是爱,而是彻底的占有。他从来都没有想要过让母亲恢复神智,只是要让她保持绝对的美丽。

    甚至她还知道,她的父亲和母亲床/事的频率非常高,这并不是她有意要知道,而是在很小的时候无意之中发现,当时什么都不懂的。

    她的母亲一名完全失去神智的女人,如同一个行尸走肉了,试问又有哪一个丈夫会依旧每天索取呢?这是不是更像是一种报复性占有?很多记忆不敢深究,否则地狱和天堂只有一线之隔,天使和魔鬼也只有一线之隔。

    任盈盈公主久久没有发出声音,而是任由泪水滑落脸庞,很快她透明的脸庞上出现了几道被灼烧过的痕迹,哪怕是自己的眼泪都承受不住。

    “我答应你……”任盈盈开口无声道:“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沈浪点头。

    任盈盈道:“我不要求你救我,也不不奢求我能够恢复正常,不抱希望也就不会绝望。我也没有想过要救醒我的母亲,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最最不能奢求的就是奇迹。我唯一的条件就是,未来你将我母亲解放出来,就算是行尸走肉,也让她做一个有尊严的行尸走肉,不会每天都如同一件人偶一样被把玩,被亵渎,被玷污。”

    人偶?任盈盈这句话说得非常准确。

    此时浮屠山主的妻子姬公主确实像是一个人偶,就像是一个百分之百逼真度的硅胶娃娃,而且每一次用完之后都要大量的清洗和保养。

    “走,趁着我还有权限。”浮屠山公主直接起身,朝着外面走去,而沈浪依旧留在这个大墓室。

    “公主殿下,您要去哪里?”果然她刚刚走出这个大墓穴的门,立刻几个身影闪现了出来。

    任盈盈眉头一皱。

    “公主殿下,您的身体太特殊了,只有在这个大墓穴之内才最有利,外面的空气太浑浊了,会伤害您的身体和皮肤的。”几个浮屠山的女嬷嬷躬身道,态度无比恭敬,目光无比的疼爱。

    之前任盈盈每一次想要走出来,都是被这种目光阻挡回来的,因为她不愿意让这些人难做。

    “我在这个大墓穴呆得太久了,想要走出来稍稍透一口气。”任盈盈道。

    “不行,千万不行,您是金枝玉叶,不能有一点点伤害的。”几个武功高强的嬷嬷立刻跪了下来挡住了任盈盈的去路。

    “如果我一定要走出这扇门,难道你们要动武吗?”任盈盈问道。

    “老奴不敢,老奴不敢。”几个嬷嬷道,然后立刻就有一道身影飞快地离开,显然是要去禀报浮屠山之主。

    为何要如此?有必要反应这么过激吗?

    “好了,我不出去就是。”任盈盈道,然后她退回到大墓穴之内。

    跪在地上那个嬷嬷长长松了一口气,但是那个跑出去回报的人影依旧没有停下脚步,甚至开始加速。

    这更不正常,我只是想要出这个大墓室之门,而不是要出这个地下城,而且我已经说了我不出去了,我妥协了,你还要跑出去汇报,你们在担心什么?

    任盈盈轻轻叹息一声。

    “嗖嗖嗖嗖……”

    她闪电一般出剑,直接将跪在地上的那四个嬷嬷脑袋全部刺穿。

    接着她袖子轻轻一甩,仿佛一道金线飞了出去,光芒一闪,那个要冲出去报信的人直接从空中坠落,直接死去。

    沈浪在后面看呆了,任盈盈很敏感,能够识别沈浪的真伪,而沈浪也很会看人的,他知道任盈盈是一个非常敏感、偏激的人,因为特殊的生活环境,使得她做事手段和寻常人不同。但是也没有想到她如此激烈果决,一旦下了决心之后,就毫不保留。仿佛在她的世界不是黑就是白,没有第三种颜色的存在。

    而且按照沈浪的计划,是要利用浮屠山之主不在的这段时间,任盈盈利用自己的身份游刃有余,悄悄把他带去巨型上古遗迹之内。

    但没有想到,这个任盈盈的手段如此直接,直接动手杀人,完全和沈浪的计划不符合。

    “盈盈,停,停,停……”沈浪道:“你打算怎么带我去上古遗迹?”

    “嗖……”任盈盈又闪电一般出手。

    顿时从黑暗处有坠落下来几个人,全部都是监听者,时时刻刻窃听大墓室内的一切。

    “你先说你有什么计划?”任盈盈问道。

    沈浪道:“我……我可以扮成女人的,比如成为你的侍女。”

    任盈盈道:“你还是扮演成为白玉京的使者吧,身份越高越神秘,越不容易被揭露。”

    沈浪一愕,扮演成为白玉京使者?

    他如何制造出白雪飘飘的结果?如何寒气逼人?再说白玉京女使者凭什么跟着任盈盈离开这个这个地下城,如何向外面的浮屠山军队的解释?

    “为何要解释,我是浮屠山的少主,已经有人知道白玉京使者造访我们浮屠山,有谁敢拦截白玉京的人?有谁敢拦我?”任盈盈道。

    然后,她翻找出来一身裙子道:“你穿上。”

    沈浪穿上了雪白的裙子,接下来她带着手套,为沈浪梳理出了和白玉京女使者一模一样的发行。

    最后是白雪寒冰面具。

    面具任盈盈有很多,因为她大部分时候不是戴着面具就是戴着面纱。

    不过白雪寒冰面具太特殊了,她实在是没有的,最后找到了一张寒玉面具,戴在沈浪的脸上之后,立刻一股冰寒袭来。

    装扮完毕之后,任盈盈也稍稍惊呆了。

    她真是无心之举,但……没有想到这么像。

    首先没有想到沈浪穿上女装之后,非但没有破绽,反而比女人还要美丽,简直不敢置信。

    另外沈浪和白玉京女使者真的很神似,加上穿着一样的裙子,戴上类似的面具,真的如此之像。

    “那个白玉京的女使者是不是你的某个姐姐,或者妹妹?”任盈盈问道。

    沈浪道:“我都说过了,我母亲是白玉京公主,不过你也看出来了,我在白玉京丝毫没有分量的,赢无缺说得对,如果白玉京想要保我的话,三年前我就不会被如此追杀而他们如此熟视无睹的。”

    接着,沈浪低头看了一眼道:“我是不是应该找个什么东西垫一垫前面胸口啊?”

    “不用。”任盈盈道:“白玉京使者也很平,你穿女人的衣服没有任何破绽,就算全面是彻底平的也没有破绽!”

    任盈盈戴着手套,把她杀掉的几个人堆在一起,用匕首在每个尸体上切开了一个口子,然后拿出一个瓶子,倒入了一点点绿色液体。片刻之后,这些尸体化作了一滩脓水。这才让人记起来,她的身份是浮屠山公主,甚至她的身上还在培育着天下第一蛊虫。

    接着,她又在这些尸体化成的脓液上倒入了一种火红色的液体,一把火扔下去。

    “轰……”一团绿色火焰冒起,这些人尸体脓液熊熊燃烧,转眼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彻底人间蒸发了。

    “走吧。”任盈盈道,然后她朝着前面跑去,沈浪在后面追。

    他实在是太慢了,任盈盈二话不说,直接一把将沈浪夹在肋下,如同一道烟一般飘了出去。这又让人想起她的武功超级高,甚至不亚于宁寒,越变异武功越强。

    “不能带苦头欢,他已经成为一个战斗机器了,现在不是救他的时候,此时的他反而是安全的。”沈浪还没有问。任盈盈就直接开口道,她真的很聪明。

    就在任盈盈带着沈浪不断往前飘去的时候,忽然前面一个身影拦在那里,正是监视沈浪的那个雄壮女武士。

    “你,也要拦我吗?”任盈盈公主问道。

    那个雄壮女武士面孔一阵抽搐,看了一眼被任盈盈夹在腰下的沈浪,这……这女人是谁?

    沈浪朝着她招了招手道:“嗨。”

    这,这是沈浪那个人渣?顿时雄壮女武士毛骨悚然,怀疑人生。

    足足三秒钟后,雄壮女武士拔出大剑道:“我一路为公主殿后。”

    任盈盈点了点头。

    然后带着沈浪来到了这个地下城的出口处,外面就是几千级的台阶。

    任盈盈将沈浪放了下来,朝着他看了一眼。

    我懂,扮演白玉京女使者,讲究的就是傲慢,逼格。

    这玩意,沈浪瞬间就有。

    任盈盈一开始还担心沈浪的步伐和仪态会有破绽,结果……看沈浪走路,差点要瞎了眼睛。

    简直完美!至少在走路上,如果进行白玉京使者模拟大赛的话,她本人只能得到第二名。

    沈浪完全根据智脑录下来的结果,一模一样模仿的,精确到每一毫米,当然毫无破绽。

    “轰隆隆……”

    走到台阶的尽头,这扇地下城之门打开,超过三米厚的巨门,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刚刚走出来的瞬间,顿时几百双目光望了过来,这是浮屠山的一个秘密基地,甚至这个地下陵墓完全就是为任盈盈而准备的,她性子很冷,所以地下陵墓的人并不多。

    但是地面上,却又不计其数的浮屠山武士,还有无数的顶级武者,几十名特种武士。

    见到任盈盈的瞬间,他们一下子有些呆了,因为这位公主殿下从未出来过。

    而且,公主殿下身边还跟着白玉京的使者,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为何知道这是白玉京使者?因为她当时出现的时候,简直惊艳绝伦,任何人都不会忘记。

    这是南方,炎热无比,但那天竟然飘起了白雪,而且空气变得无比严寒。

    “拜见公主殿下。”顿时,几十名浮屠山武士首领上前直接跪下。

    此时是黑夜,太阳还没有出来,所以任盈盈勉强还可以承受,但外面的空气对她都有巨大的伤害,她已经觉得非常不舒服了,不断皮肤灼痛,而且呼吸难受。

    “准备雪雕,另外派人去浮屠山禀报父亲,我有十万火急之事带着使者南下。”任盈盈完全用不容置疑的口气道。

    地面这些武士的职责是不同的,他们没有监视任盈盈的使命,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这个秘密地下陵墓。

    “是!”

    片刻之后,三只雪雕出现了。

    不过沈浪没有骑过雕,他非常高冷地和任盈盈骑在同一只雪雕上,旁边人显得有些错愕,白玉京使者会和人共骑?但是这事咱不懂,也不敢问,这些高高在上的超级大人物都是随心所欲的,不拘一格。

    就这样任盈盈带着沈浪,还有雄壮女武士骑着两只雪雕,朝着南部海域的上古遗迹入口飞去。

    ………………

    三个时辰后,距离南部海域的上古遗迹入口还有不到一千里的地方,任盈盈带着沈浪降落。

    “换上你自己的衣服,然后我要把你装入棺材里面带入上古遗迹之内。”任盈盈道:“你说得对,我父亲对你的建议非常心动,他确实想要利用你打开那些秘密实验室。但是不想冒这个风险,要等到你彻底成为废人之后,才会施行这个计划。”

    沈浪顿时想起了浮屠山之主说的话,真是冠冕堂皇啊,又是不愿意冒进,又是要脚踏实地,从来都没有想过利用沈浪的权限去开启什么秘密实验室。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真是显得真诚啊。

    一刻钟后,沈浪又换回了自己的衣衫,被撞在一个玉棺内,雄壮女武士扛在肩膀上。

    然后,三个人再一次乘雪雕朝着南部海域上古遗迹飞去。

    越靠近南部海域上古遗迹的入口,天上的雪雕越来越多,海面上的战舰也越来越多,而且有的竟然是上古战舰。

    仅仅这片海域上,浮屠山表现出来的海军就已经无比强大,真的遮天蔽日一般。

    老天爷,这三年时间他们究竟从上古遗迹内挖出了多少宝贝,多少武器出来啊?

    ……………………

    浮屠山北部,浮屠山之主和赢广正在进行某一个重要的交接仪式。

    大约在十年前,赢广搜集新乾王国剩余的特殊血脉者,还有潜在的血脉蜕变者,全部交给了浮屠山代为培养。

    不仅如此,还有空白零血脉者,其他林林总总,总之有改造空间的血脉者,全部进行超大规模的收集,然后送去浮屠山进行改造实验。

    而一旦改造出来的特殊武士,浮屠山得百分之七十,赢广得百分之三十。如今又一批全新特殊武士进入了新乾王国的军队,整整两千人。

    这些特殊武士虽然不如特种武士那么强大惊人,但也远超血魂军,因为浮屠山在血脉改造上走得更加极端,更加急功近利,当年姜离覆灭之后,在血脉方面获得最多姜离成果的便属浮屠山了。

    所以当沈浪当时利用空白零血脉者打造涅槃军武士的时候,浮屠山又是不屑又是紧张。

    不屑是因为觉得沈浪那是小孩子的游戏,紧张是因为他们觉得这是浮屠山的专属,不容别人侵犯,所以他们派出吴绝来警告沈浪,彻底上交所有关于涅槃军的改造资料。

    “任兄,沈浪真的失去大部分记忆了?而且大脑内部的自我意志,渐渐被阉割消退了?”赢广道。

    浮屠山之主道:“我们那个能量装置,有出过意外吗?”

    赢广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确实没有出过意外,任何人被那个装置的能量漩涡袭击之后,要么死,要么失去了所有的记忆,要么成为了行尸走肉。

    “任兄,你还是足够果断。”赢广道:“万一差错了一点点,彻底摧毁了沈浪的精神,那龙之悔就再也无法被激活了,我们就彻底失去战略威慑力了。”

    “事实证明沈浪依旧可以激活龙之悔,当时我们让他激活了一支真的龙之悔,然后挡住他视线,却发射出一支假的龙之悔朝着他的化工基地飞去,在他看来他的化工基地爆炸了,他却没有丝毫反应。”浮屠山之主道。

    这件事也是真的,不是浮屠山对化工厂手下留情,而是觉得不值当花费一支宝贵的龙之悔。

    浮屠山之主道:“动他的脑子,这不得已而为之,他已经步步紧逼了。”

    沈浪口口声声说能够在能量漩涡中找到拯救任盈盈公主的办法,确实将浮屠山之主逼到了某个角落。

    他扮演的可是无比疼爱女儿的绝色,眼看着拯救女儿的机会就在眼前,又那个父亲愿意放弃吗?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

    再有沈浪太过于狡诈了,如果能够一劳永逸地彻底解决他的智慧狡诈,但是又保持他灵魂精神的完整度,那就再好不过了。

    所以浮屠山之主将计就计,上演了感人肺腑的拯救任盈盈一幕,但实际上是为了摧毁沈浪的大部分记忆,彻底瓦解沈浪的聪明智慧。当然因为担心直接把沈浪变成行尸走肉,彻底失去了精神灵魂,他不敢把这个上古能量武器开到最大,只敢开到百分之三十左右。

    如此一来他就一箭双雕,不但彻底瓦解沈浪的诡计,而且还让任盈盈彻底绝望,对自己恢复正常不再有任何遐想。

    赢广其实很疑惑,他觉得沈浪如此智计无双,怎么会轻而易举被摧毁大脑记忆,摧毁记忆?

    但是他绝对相信浮屠山之主,在这方面任何人想要欺骗过任宗主都是不可能的。沈浪明明记忆完整,但是想要在他面前扮演失忆的样子?完全不可能的,绝对瞒不过任宗主的火眼金睛。

    那么是这样吗?

    还真是这样。

    沈浪那些失忆的表现,还有那种失魂落魄,那种抑郁麻木,全部都是真的。因为浮屠山之主太狡诈,太厉害了,在他面前演戏根本不可能成功。

    沈浪在闯入所谓这个能量漩涡之前,就已经给智脑下达了指令。在冲入能量漩涡瞬间,智脑彻底屏蔽沈浪的大脑,这样也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了。

    这种能量漩涡是一种上古武器,专门用来对付人的大脑,用最暴力的手段瓦解人的记忆和意志。

    但就如同一台电脑,就算病毒再厉害,我电脑不开机,你总攻击不了我吧。

    等到沈浪苏醒之后,智脑根据沈浪之前的指令,一点点开放沈浪的脑部记忆。就仿佛一台电脑,之前把大部分硬盘都屏蔽了,一点点解锁。

    所以,沈浪的失忆是百分之百的真实,也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瞒过浮屠山之主,因为对方实在太强了。

    “任兄,你打算什么时候利用沈浪去开启上古遗迹内的那些秘密实验室,秘密基地?”赢广仿佛漫不经心问道。

    “不急。”浮屠山之主道:“这个时候我们仿佛要求稳,而不能冒进,把现有的东西吃透,再一点点挖掘新的东西。”

    “是,任兄考虑得周全。”赢广道:“沈浪的记忆没有彻底消失,只是失去了大部分,剩下的变成了碎片,那么可有说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浮屠山之主目光望过来,笑道:“怎么?赢兄?你担心沈浪说出什么不该说的东西吗?”

    此人还真是敏锐啊。

    赢广道:“任兄说笑了。”

    浮屠山之主摇头道:“说了一些比较秘密的词语,比如索伦大帝,又比如失落国度废墟,又比如魔鬼大三角,又比如嫘祖……”

    赢广道:“就再也没有别的了?”

    在赢广看来,龙蛋在沈浪的记忆中一定会非常深刻,所以哪怕成为记忆碎片,这也是一片非常闪亮的碎片,很容易被捡起来。

    浮屠山之主面孔凝重起来,缓缓道:“赢广兄,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赢广道:“他没有说出让你彻底震撼的名词?”

    浮屠山之主摇了摇头。

    赢广闭上眼睛,他的话根本不敢点破,因为龙蛋这个词他半个字都不能透露。但是沈浪记忆爆裂之后,也就不存在保密了,所以龙蛋这个词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概率会非常高。

    但沈浪却没有吐出这两个字,证明了什么?

    “任兄,沈浪这个奸贼再和你演戏,我没有任何证据,但我有一种直觉,他在和你演戏。”赢广颤抖道。

    浮屠山之主脸色微微一变,深深地看了赢广一眼,很显然对方有秘密在对他隐瞒啊。

    但这个时候不重要了,他猛地一挥手,天上一只巨雕俯冲而下,浮屠山之主飞快跃上巨雕,用最快速度朝着南部海域的上古遗迹飞去。

    快,时间一定要快。否则就来不及了。

    如果沈浪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在装失忆,那后果就太可怕了。

    代表他看穿了一切,代表着接下来局面会彻底失控!

    果然,仅仅几个时辰后。

    空中迎面飞来了一个守卫地下陵墓的特种武士,在距离浮屠山之主还有很远的时候,他就道:“宗主,公主殿下让我来禀告你,她有十万火急的事情带着白玉京使者南下。”

    浮屠山之主面孔猛地一颤。

    不好,最坏的事情发生了!

    沈浪这厮要逃跑,他要利用女儿穿过能量漩涡,他想要去金刚峰上古遗迹,他想要去救矜君。

    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希望一切还来得及,希望还阻止这个小贼穿过能量漩涡。

    浮屠山之主直接俯冲而下,直接降落在浮屠山的一个秘密基地上。

    “龙之力发射装置准备,把我朝着南边发射。”

    特种武士顿时完全惊呆了,宗主那么疯狂吗?骑着白雕飞行都来不及?竟然要用龙之力发射他的身体?

    快,快,希望还来得及,千万不能让沈浪跑了。

    ……………………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月票,拜求支持,叩谢诸位恩公,谢谢大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