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地狱天堂!浪爷金蝉脱壳?(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什么密室?

    看上去完全没有边界的密室,视野之内没有任何分界线,没有墙壁,没有天花板,没有地板,没有空间感,能够看到的就只有一片白茫茫。

    什么前后左右上下,统统没有了。

    而且墙壁上确实没有任何开关,没有按钮,没有缺口,没有显示的光幕,甚至想要输入什么上古代码的地方都没有。

    第一次见到的人甚至会怀疑,这究竟是真实的还是梦境啊?又或者根本不在这个世界上,而是去了某种非常玄秘的空间?

    所以,见到这一幕本能第一反应就是上古遗迹,只有在上古遗迹才有这样玄而又玄的空间。

    然而沈浪扫描整个空间之后,心中叹息一声:厉害,厉害!

    不是说这个密室厉害,而是说浮屠山之主厉害,果然不能小觑任何英雄啊。

    外面的倒计时依旧在继续,十五,十四,十三,十二……

    然而沈浪始终站着一动不动,仿佛彻底呆了一般,完全失去了所有的反应,甚至对倒计时即将要结束了都置若罔闻一般。

    其实沈浪一点都不喜欢上演最后一秒钟营救,最后一秒钟奇迹,这样太过于惊心动魄了,稍稍也不慎,就直接玩完了。

    五,四,三,二,一……

    倒计时马上就要结束了,但沈浪依旧一动不动。

    你不是要上演最后一秒钟奇迹吗?赶紧动手啊?

    但沈浪依旧一动不动。

    零!

    倒计时结束了。

    总共三十秒倒计时,沈浪都没有任何举动,他究竟想要做什么啊?他疯了吗?

    然后外面的声音冷冷响起道:“倒计时结束了,沈浪你并没有上演奇迹,所有你的左手保不住了,伸出来吧,我要斩断了。”

    沈浪依旧没有说话,甚至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反正他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就算关键时刻还有右手呢,所以左手断了也没有什么要紧的。

    但是片刻后,沈浪又将自己的左手放下了,开玩笑他连割破自己手指头都舍不得的人,会舍得失去一支左手?

    “左手伸出来这样我还斩断得短一些,直接从手腕处斩断,但如果你垂着手臂,那我就只能从你肩膀处斩断了,那可是真正的连根斩断了。”对方寒声道,甚至从他的声音里面都能听到刀刃的锋利感。

    沈浪淡淡道:“不要开玩笑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上古遗迹密室,我压根就还在原来的地方,还在原来的地下陵墓中,眼前这所谓的密室只是一种空间错觉而已,营造得那么高大上,其实什么都不是,就只是普通一个房间而已,你给我时间,我能够给你制造出一个更加牛逼的。这种假密室怎么打开?你当我是傻啊?”

    对方陷入了寂静,足足好一会儿时间,对方才开口道:“聪明,聪明,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像你这样聪明之人,但是你要记住,人太过于聪明的话,会被天谴的。”

    下一秒钟,沈浪后脑被轻轻一拍,直接昏厥了过去。

    …………………………

    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依旧身处那个熟悉的房间之内,就是他被囚禁了几个月的房间。

    那个雄壮的女武士依旧站在门口,只不过她真的明显瘦了不少。

    醒来之后的沈浪,第一时间就扒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衫,雄壮女武士眼睛一白,再一次背过身去。

    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你现在穿上衣服能死吗?

    但接下来沈浪除了不穿衣衫,就再也没有出别的幺蛾子了,显得尤其乖巧,没有洗脑三联句,也没有洗脑一联句,整个人时时刻刻都是在沉默的。

    也不锻炼身体的,每天十三个俯卧撑不做了,仰卧起坐也不做了,就只是站在那里发呆。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

    他和浮屠山之主的交易仅仅只有半个月时间而已,如今已经过去三天了。

    他可说得好好的,要上演奇迹,为浮屠山之主弄到十支龙之悔的,而且还要拯救浮屠山公主。

    但对方现在根本就没有让他离开,更没有让他去南部海域的那个巨型上古遗迹。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第七天……第九天。

    距离半个月的最后期限越来越近了,沈浪依旧在沉默,仿佛彻底变了一个人一般。

    “穿上衣衫,跟我来。”雄壮女武士道。

    “不穿,爱看不看。”沈浪道。

    雄壮女武士皱眉了一下,道:“随便你。”

    然后她直接朝着外面走去,沈浪跟在她的身后。

    来到了大墓穴,里面依旧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沈浪,你已经成功偷走了两支龙之悔,为何还不走呢?”浮屠山公主问道。

    沈浪道:“走?走到哪里去?怎么走?我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天下第一美男子而已,随便来一只鹅都能把我镇压了,我能逃到哪里去?”

    片刻后,浮屠山公主道:“你想要做什么?你留下来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沈浪道:“我想要逃走,但没有机会。龙之悔已经被偷到手了,但只要我不回去就不能发射,我做梦都想要回去。”

    足足好一会儿,浮屠山公主道:“你说我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我母亲穿过了一个上古遗迹的旋涡?所以当时还是胎儿的我,被这种能量旋涡袭击过,所以产生了变异?”

    沈浪道:“应该是的,有一种能量辐射对胎儿非常危险的。”

    浮屠山公主道:“你说想要治好我,必须找到我身上变异的根源,所以必须去上古世界的能量旋涡试一试?”

    沈浪道:“是的。”

    从某种程度上沈浪说得是很有道理的,比如某些辐射能量射线能够导致肿瘤的产生,但是又有些放射线能够杀死肿瘤细胞,不同的能量射线有不同的效果,而能量旋涡里面有无数种射线。

    浮屠山公主道:“但是你也知道了,我的母亲因为穿梭了那个能量旋涡直接变成了行尸走肉,失去了所有的神智。而她经过的那个能量旋涡还是非常弱小的,如今南部海域上古遗迹的这个能量旋涡可要强大得多了,任何人进入了直接消失了,灰飞烟灭。”

    沈浪道:“只要能够救公主殿下,浪在所不惜。”

    “你是这样的伟大的人吗?”浮屠山公主道:“当然或许你是,但你对金木兰会这样,对我却一定不会,动听的话说得多了,就失去了感动人的能力。”

    沈浪道:“我是独一无二的,我的血脉能够发射龙之悔,能够开启上古东方帝国的密室,能够开启上古东方世界的能量核心。所以这个能量旋涡未必能够伤害我。”

    浮屠山公主道:“救了我,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沈浪道:“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真睡了啊,可以和你生娃了啊,到时候就没有赢无冥什么事情了啊。我又能发射龙之悔,又能和你生下天下无匹的娃儿,我才是你浮屠山最合适的联姻对象啊。”

    浮屠山公主一阵冷笑,复杂无比的冷笑。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永远都是谎话连篇的,你永远不知道他说的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而且他的假话听起来比真的还要真。

    “沈浪,我觉得你还是穿上衣服吧。”浮屠山公主道。

    “不,我坚决不穿,我就是要让我这完美的身体在你心中留下深刻印记,我就是要让你一想到沈浪两个字,就出现我的身体,这不仅仅是言语洗脑,还要进行精神洗脑。”沈浪道:“我要让你形成条件反射。”

    哎!

    浮屠山公主轻轻叹息一声,这个世界上能够活到像沈浪这样不要脸的人,实在是太难了啊。

    “行,你不穿就不穿吧,我是要让你和苦头欢见一面的。”浮屠山公主忽然道。

    顿时沈浪立刻蹲了下来,甚至双手紧紧捂住,唯恐有一点点春/光泄露出来。

    浮屠山公主更是无力吐槽,你刚才干嘛呢?在女人面前就拼命耍流氓,在男人面前就守身如玉,仿佛被看一眼就会被挖走一块肉。

    很快一套衣服扔在他的面前,沈浪赶紧穿了起来,等到他穿好了之后,前面亮起了一团烛火,然后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缓缓走来。

    熟悉是因为他终究还是苦头欢。

    陌生是因为他的变化天大了,整个人活生生拔高了六寸左右,四肢也变长了,而且腰背还微微弓起,面孔的轮廓也有些变了,显得更加凹凸强烈。

    这,这算是一种返祖吗?

    关键是他身上的能量气息,他原本就已经非常强大了,此时蜕变之后,强大了不止一个级别。

    “卓一尘?”

    “卓一欢?”

    “苦头欢?”

    沈浪喊着这三个名字,但是对方依旧毫无反应,整个人彻底陷入了迷茫,仿佛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他仿佛失去了所有记忆和神智,甚至连目光都变得非常原始。

    失忆这个戏码,宁元宪也演过的,而且他不仅仅演的是失忆,而且还失智,彻底变成了痴呆,整整两年多时间,没有一点破绽。

    但是现在苦头欢,真的不像是演的,他的瞳孔并不散乱,他的目光也并不痴呆,只是显得非常原始。

    “他失去了所有的神智,所有的记忆,但是却变强大了很多。”浮屠山公主道:“几十个实验对象中只有他活了下来,剩下来全部灰飞烟灭了。”

    沈浪道:“什么实验?穿过南部海域上古遗迹的那个可怕的能量旋涡?”

    “对。”浮屠山公主道:“我们浮屠山先后进行了八十五次实验,只有苦头欢活下来,但却失去神智,变成了一个只剩下战斗本能的怪物。剩下所有人瞬间都死了,我们不知道这个原理在哪里。”

    沈浪道:“因为苦头欢是姜离陛下的特殊血脉者。”

    浮屠山公主道:“当年姜离陛下的特殊血脉者不少,我浮屠山就有,新乾王国麾下更多,我们也用他们做实验了,进入能量旋涡之后,全部粉身碎骨,所以这也姜离陛下的特殊血脉者无关。”

    那这就奇怪了啊,究竟是啥原理啊?而且任盈盈的母亲,浮屠山之主的妻子,穿过能量旋涡后也是失去神智的,她身上又没有姜离创造的特殊血脉。

    浮屠山公主道:“你觉得自己是亿万中无一的对吗?”

    沈浪道:“当然是。”

    浮屠山公主道:“那万一不是呢?只要有一次不是,你就彻底完了。”

    沈浪道:“我若不是亿万中无一的那个人,还不如死了算。”

    浮屠山公主道:“沈浪,你究竟想要什么?”

    沈浪道:“盈盈,我已经说了一百遍了,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够睡到你,并且生下一个无比强大的娃儿,让浮屠山和我联姻,而不是和赢氏家族。”

    浮屠山公主陷入了沉默,但依旧是发出两声冷笑。

    还是那句话,沈浪的话要是能相信的话,那世界上就有鬼了。

    足足好一会儿,浮屠山公主道:“你现在见到苦头欢的下场了,你也知道了其他人穿过南部海域上古遗迹的那个能量旋涡全部灰飞烟灭了,你确定还要去冒险?”

    沈浪道:“对,我是独一无二的。再说我和你父亲已经有过交易,而且是白玉京使者亲自见证的,我还对天发誓了,怎么能够食言?距离仅仅只有六天时间了,我如果做不到的话,就要被斩断左手,并且交出偷到手的两支龙之悔,否则姜离陛下永世不得安宁。”

    浮屠山公主道:“那你就和苦头欢好好告别吧,这或许是你们君臣的最后一次见面了。”

    然后,她彻底安静了下来。

    而沈浪收起了所有玩世不恭的表情,激动地望着苦头欢,伸出手要去拍他的肩膀。

    “吼……”顿时苦头欢发出了野兽一般的怒吼,手掌本能地朝着沈浪猛地拍了过来。

    “嗖……”沈浪的身体凭空飞了出去,然后缓缓落在地上。

    “砰!”一阵巨响,苦头欢的掌风击打在地面上,直接响起了雷霆霹雳一般,震耳欲聋,地面的岩石甚至都出现了一小层崩裂。

    靠,他的武功变得这么强了?而且表现得完全六亲不认的样子,沈浪可是他的君主啊,也是他所有的希望,他竟然这么一巴掌拍了下来,幸好浮屠山公主用暗力将沈浪飘走了,否则沈浪此时早就成为一滩烂泥了。

    不过,浮屠山公主任盈盈这一手更牛逼,简直无以伦比了,直接用柔和的暗力将沈浪推走飘出几十米。这是什么武功啊,简直让人震惊,这小娘皮是真的强啊,越变异的人越强?

    “现在你可以死心了吧。”浮屠山公主道。

    接下来,苦头欢仿佛变身成为狂暴的野兽一般,拼命拍打着地面,整个大墓穴都一阵阵颤抖颤栗,震耳欲聋,坚硬无比的地面被他砸得碎石飞溅,简直一个超级怪兽,完全没有神智,只剩下了战斗的本能。

    “当当当……”就在此时,钟声响起,就仿佛某个神秘的信号一般,变异的苦头欢立刻安静了下来,停止了所有的蛮爆,无声无息地退走了,而且是回到笼子之内,竟然都训练出条件反射了。

    沈浪从他身上依旧什么都没有得到,不敢是矜君的消息,还是其他人的消息。

    他静静地望着苦头欢离去的背影,目光仿佛又千言万语。

    浮屠山公主又重复了一遍道:“沈浪现在你可以死心了吗?”

    沈浪摇头道:“我坚信自己是独一无二的,我坚信自己能够抵御神秘而又强大的能量旋涡,我坚信自己能够在里面找到治疗你的办法,我坚信自己能赢,我坚信总有一天能够弄大你的肚子。”

    “砰!”后脑微微一疼,眼前一黑,沈浪直接昏厥了过去。

    日,我就说一句流氓话怎么了?

    ………………………………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沈浪依旧是在熟悉的小房间之内,囚禁了几个月的小房间。

    此时距离半个月的期限,仅仅只有三天时间了。

    沈浪眼前站着一个人,一个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人,浮屠山之主。

    他本能地抱住胳膊,发现自己衣衫还在,然后大义凛然道:“任宗主,我是要和你浮屠山联姻,但我的目标是你女儿,而不是其他人,你莫要有什么非分之想。”

    二三十年了,这位浮屠山之主只有一个女儿,再也没有生出儿子,难不成是个人取向有问题?

    浮屠山之主皱眉,对沈浪自以为是的黑色幽默毫无反应。

    “沈浪,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都不可能得逞的。”浮屠山之主道:“什么十根龙之悔?我不在乎,被你偷走两支就偷走吧。其实在大部分时候,两支龙之悔和二十支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我们要的是战略威慑,而不是毁灭。”

    “所以你就不要处心积虑想要进我的南部海域上古遗迹,更不要妄想开启上古遗迹里面的秘密实验室之类了,没有可能的。”浮屠山之主道:“你说得对,我们已经停止了对上古遗迹的狂暴性开发,已经进入有序阶段。确实有一些关键性的秘密实验室无法开启,但我们不着急,我们浮屠山已经足够强大了,而且比你想象中强得多得多。我们一点都不幻想一蹴而就,短短几天之内就把所有的秘密实验室打开,路要一步一步走,走得急了,容易……”

    “扯到蛋……”沈浪赶紧补充道。

    浮屠山之主依旧不欣赏他的幽默,继续道:“从长远来说,姜离的做法才是正确的,一点一点发展,慢慢吃透了,而不是囫囵吞枣,这样瓶颈就会来得很早,会透支未来的潜力。所以你说我想要利用你打开那些关键性实验室,那些最重要的秘密基地,但你错了!我要的从来都不是什么直接的上古装备,我要的是彻底掌握上古文明,然后自己制造出来。”

    有理想,有志向。

    “所以,沈浪不管你说得再天花乱坠也没有用的,我不可能让你离开这里,我不可能让你去南部海域的上古遗迹,不管你有什么阴谋诡计,都给我歇了啊。”

    沈浪依旧没有说话,竖起耳朵听着对方的那个但是。

    “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却心动了,尽管我从来都没有主动说过。”浮屠山之主道:“那就是拯救我的女儿,我做梦都想要让她恢复正常,我做梦都想要让她生儿育女,我做梦都想要她好起来,回到地面上去,能够感受太阳的温暖和光芒,能够直接统治浮屠山。”

    “我女儿非常优秀,她本可以成为最好的浮屠山之主的,就是因为她身上的怪……病!”

    “所以,沈浪我不管你是阴谋也好,诡计也罢,我愿意让你试试。”

    “你知道我冒了多大的风险?甚至这件事情我都不能让赢广知道,因为只有你才能激活龙之悔,只有你才能真正发射龙之悔,进入能量旋涡,九死一生,你一旦死了,哪怕成为行尸走肉,那我所有的龙之悔就都成为了废物。”

    “我真的不想冒这个风险,理智告诉我真的不能冒这个风险,但思来想去,我还是想要试试。”

    “我想要让我的女儿恢复正常,回到地面,生儿育女。”

    沈浪激动道:“任宗主,我也有女儿,所以……”

    “住口。”浮屠山之主道:“闲话少说,我就问你一句话,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上古遗迹的能量旋涡九死一生,就算唯一活下来的那个人,也成为了行尸走肉。”

    沈浪道:“我早就准备好了,为了盈盈,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真是可笑,连任盈盈这个名字都是你杜撰出来的,谈什么为了盈盈。你这个人谎话连篇不说,其实可怕的不是真话中藏着假话,而是假话中藏着真话,但你又不知道哪一句是真的。

    浮屠山之主二话不说,直接朝着沈浪后脑一拍。

    真的如同开关一样,沈浪眼前一黑,再一次干脆地昏厥过去。

    奶奶的,以后都说不定不用用力了,直接形成条件反射,说不定沈力宝宝小丑拍过来,沈浪都直接昏厥过去。

    …………………………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

    沈浪身处于一个真正奇妙的地方,这里充满了浑厚的历史气息。

    那种孕育了无数岁月的能量气息,笼罩着每一寸地方。

    这里应该就是上古遗迹了。

    而眼前就是一个巨大的能量旋涡,直径超过十米。

    如同恶魔之嘴,如同闪烁着黑暗光影的龙卷风,如同地狱吞噬。

    总之,这是沈浪从来都没有真正见过的东西。

    光看一眼,就让人毛骨悚然,浑身战栗,内心涌起无边无尽的恐惧。

    浮屠山之主道:“沈浪,这次的行动我是背着赢广进行的。我还是那句话,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阴谋诡计,但是只要有百分之一的机会拯救我的女儿,我都不会放过。我再一次告诉你,进入这个能量旋涡的所有人都粉身碎骨了,而一旦你出现了意外,不管是死了,又或者是跑了,还是成为行尸走肉,都会给我带来战略级的损失,而且还会让我和赢广的关系出现不可弥补的裂痕,这些后果我都考虑得非常清楚,但我依旧愿意你试一试,让你拯救我的女儿,现在你确定准备好了吗?”

    沈浪道:“我真的准备好了。”

    浮屠山之主道:“那你去吧,不管是真心要救你的任盈盈也好,还是想要金蝉脱壳也罢,又或者要创造什么奇迹,只要有希望救我的女儿,那你去吧……”

    沈浪深深地看了浮屠山之主一眼,道:“任宗主,等待我的好消息吧。”

    然后,沈浪依然决然地朝着那个恶魔之嘴,地狱裂口一般的能量旋涡跳了进去。

    ………………

    注:第二更终于写完了,累到崩溃,我去睡觉了,明天要稍微早起。有月票的兄弟,记得投给我啊,拜托了。

    谢谢macuy的两万币打赏,招待不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