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天下裂变!浪爷又要放大招(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这个时候应该用上那一句经典的电影台词。

    你不但侮辱我的人格,你还侮辱我的智商。

    赢无缺整个人都在颤抖,面孔通红,胸口一股气仿佛要炸开了一般。

    太耻辱了!

    从头到尾赢氏家族和浮屠山都被沈浪玩弄于鼓掌之中。

    更耻辱的是一开始沈浪就实话实说,他是为了偷龙之悔而来的。人家都把目的直截了当告诉你了,你已经做好了所有的防备,结果还是被沈浪成功了,更可笑的是这两支龙之悔还是赢氏自己送上门去的。

    你沈浪是把所有人当成傻子在耍吗?

    你从一开始就设计好了一切,你从一开始就计算好了一切。

    赢无缺握拳拳头,内心充满了强烈的冲动,猛地一个巴掌抽过去,直接将沈浪那张俊美无匹而又可恶的面孔抽烂。又或者直接拔出刀子,将他活生生阉割掉。

    沈浪道:“赢无缺,不如这样如何?你拿我当人质,去怒潮城交换龙之悔?我是大乾帝主,他们肯定愿意的。”

    “闭嘴,你给我闭嘴。”赢无缺怒吼道。

    此时他脑子纷乱如麻,感觉沈浪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阴谋,感觉周围每一处都可能有埋伏。

    “啪!”他猛地一掌拍了过来。

    顿时沈浪眼前一黑,再一次昏厥过去。

    “走,立刻走!”赢无缺吼道。

    他觉得如果再不走的话,沈浪的人就会出现了,或者大炎帝国的人也会出现了。

    他非常非常愤怒,恨不得立刻将沈浪碎尸万段,但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他,这件事情已经超过他的权限,他必须立刻把沈浪带回去,只有父亲赢广和浮屠山之主才有最后的处决权。

    事实上他的直觉是正确,很快这片海域上就出现了十几只雕,为首的就是诛天阁的姬无双,每一个人身上都穿着独立的上古铠甲。她们发现了浮屠山的舰队,但始终没有出手攻击,因为浮屠山这支舰队规模虽然小,但实力还是非常强大的,贸然攻击的话只怕两败俱伤。

    而浮屠山舰队离开不久之后,海面上冒出了几个身影。

    是仇妖儿为首的几名特种武士,她们埋伏的地点已经足够近,她们出现得已经足够快了,但依旧没有机会救沈浪。

    但拯救沈浪的时机仅仅只有一瞬间,甚至连一瞬间的机会都没有,因为赢无缺和浮屠山长老始终挟持着沈浪,十几名宗师级高手穿着上古装备,时时刻刻都包围在沈浪的身边。

    当然仇妖儿她们可以冒险出击,动手救人,可一旦赢无缺觉得要失去沈浪控制权的时候,他就会动手杀人。

    仇妖儿不敢冒这个风险,没有人敢冒险。况且她们在这里出现本就不在沈浪的计划之内,是海拉强行干涉这个计划,偷偷潜入这片海域,试图搭救沈浪。她们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冒险,哪怕九死一生,但真不敢拿沈浪的小命冒险。

    “啊……啊……啊……”海拉怒吼,在那个孤岛上拼命地破坏着,猛地一拳一拳砸在坚硬的石壁上。

    多拉公主道:“我们出现在这里本不在陛下的计划之内,我们应该相信他有足够的智慧脱身。”

    海拉道:“沈浪光明正大偷走了两颗龙之悔,浮屠山和赢氏觉得莫大的羞辱,肯定会折磨他的。”

    多拉公主道:“我还是那句话,要相信陛下,他既然有计划偷取龙之悔,那他也有计划脱身。事实上在他的计划中,我们此时应该在怒潮城内保护刚刚得到的龙之悔,并且立刻进行秘密转移,我们不服从他的命令出现在这里是在冒险,把怒潮城置于险境之中。”

    海拉愤恨地看了一眼多拉,想要出声责怪,但终究没有开口。刚才她真的很想出手,直接冲过去动用武力救人,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她们这边的顶级武力还是太少了,仅仅只有仇妖儿一人。而浮屠山舰队那边,特种武士就有几十人,穿着独立上古铠甲的宗师强者就有十几人,贸然出手的话不但救不了沈浪,甚至还会破坏沈浪接下来的计划。

    “回去吧。”仇妖儿道。

    海拉望着浮屠山舰队消失的方向,然后猛地一跺脚。

    多拉公主说得对,这个时候他们需要用最快速度返回怒潮城,否则会给敌人可趁之机。

    ……………………

    炎京城!

    帝国太子当时的条件是赢广用龙之悔灭了怒潮城之后,再召开超脱势力议会,为此甚至不惜延期。但赢无冥答应之后,这个超脱势力议会终究还是如期召开了。

    因为这个议会太重要了,几十年来白玉京第一次派人参加,并不是说帝国太子想要延期就可以延期的。

    赢无冥如愿以偿,代表浮屠山出席了这一场议会。

    尽管天涯海阁彻底退出越国,并且孤注一掷开发万里大荒漠,但左辞阁主才是亲自出席这场议会。神秘无比的悬空寺方丈,也亲自出席。

    白玉京的代表是一个浑身雪白的女人,依旧看不到面孔,她的脸上戴着一层寒冰白雪面具。

    这是三十年来最最重要的一场超脱势力议会。但整个过程都是闭门会议,没有人知道究竟讨论什么内容。

    甚至外面世俗世界也不关心这场议会的主题,因为在他们心目中另外一件事情更加重要。

    赢无冥的出席,正式代表着浮屠山和新乾王国的结合,代表着他们正式走向了自立,脱离大炎皇帝掌控的东方世界秩序,当然也代表着大炎王朝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尽管赢无冥不知道在多少场合公开表示,新乾王国绝对忠诚于大炎王朝,并且愿意为皇帝陛下赴汤蹈火,但所有人都知道双方已经渐行渐远。

    至少在这个关键政治战役上,赢广和浮屠主大功告成。这一次超脱势力议会,几乎是历史性一刻,代表着大炎王朝的分裂时代开启。

    ………………

    乾京,赢广。

    这是他的关键时刻,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超脱势力议会。

    一旦太子赢无冥成功出席,就代表着大炎帝国的妥协,如此一来天下人都会看到皇帝的虚弱。到那个时候天下诸国,天下诸多势力就该有动摇了。所以赢广不能离开乾京一步,他在静静地等待炎京的结果。

    新乾王宫的某个地下室,赢广正在秘密接见某个人,谁也想不到的人,晋国太子,当时大炎王朝西路军的最高统帅。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当时彗星撞击这个世界,流星雨大爆炸,方圆百里之内很难幸存的啊,就算不被炸死,和可能被毒气熏死。

    他没有死,被人救了,被赢广和浮屠山派人救了,当时他被救出来的时候已经伤痕累累,奄奄一息了。

    此时他就算被救活了,但是双眼的视力遭到了致命的摧残,还有喉咙如同被火烧过一般,声音嘶哑。

    “太子殿下可觉得好些了吗?”赢广问道。

    晋国太子静静无声。

    赢广道:“太子殿下是聪明人,难道还没有看清楚吗?现在沈浪不是皇帝最大的敌人,我们乾国和晋国才是。”

    晋国太子沙哑道:“我们晋国不是,你们新乾王国和浮屠山才是。”

    赢广道:“那为何皇帝陛下第一个牺牲的就是你们晋国呢?他明明知道会爆发流星雨,为何还要让你们六十几万大军送死,让你们晋国伤筋动骨。”

    晋国太子冷笑道:“你赢广也知道定远城西部会发生流星雨啊,你不也是坐视我们毁灭吗?”

    赢广淡淡道:“我没有保护晋国的义务,但皇帝陛下却有,他将你们当成草芥,莫非你晋国不寒心吗?”

    晋国太子道:“赢王,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但不要想了,你不可能成功的,皇帝陛下太强了,连姜离都输了,更何况你这个小姜离?”

    “我承认!”赢广道:“姜离的武功天下无敌,他对上古文明的研究也天下无敌,他对上古血脉的研究也无人匹敌。但是他的那些智慧都还没有来得及转化为成果不是吗?他的战略无比高瞻远瞩,又是天军,又是上古舰队,又是上古血脉军团,又是黄金血脉者,又是战略军团。但是这些强大的力量都还只是刚刚萌芽,他就已经暴毙了,这些成果都便宜了别人。”

    晋国太子沉默。

    赢广道:“论武功,当然没人比得上他。但要论上古装备,要论军队势力,晋太子觉得谁更加强大?是二十七年前的姜离军队?还是现在我新乾王国和浮屠山?”

    晋国太子默认这一点,姜离陛下太讲究战略了,太不急功近利了。所以现在浮屠山和赢广的联军力量确实超过了当年的大乾帝国。又要重复那句话,姜离跌倒,天下吃饱,当年他的布局现在纷纷开花结果,便宜了大炎帝国和几大超脱势力。

    赢广继续道:“而且皇帝陛下快八十了,他还能活几年?帝国太子是很睿智,但是比得上皇帝吗?而且我可以明说,皇帝陛下在位这些年,我并不打算掀起什么大战,等到皇帝驾崩,帝国太子继位,你觉得还有什么拦得住我们吗?”

    晋国太子摇头道:“不,皇帝陛下太强大了,他根本不会让你如愿的,赢无冥想要出席超脱势力议会,你们想要自立,完全是痴人说梦。”

    而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陛下,炎京来消息了。”

    赢广心中一喜,道:“说!”

    “超脱势力议会正式召开,我们的太子殿下代表浮屠成功出席,大炎帝国妥协了。”

    赢广内心狂震,甚至双手都有些颤抖,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在龙之悔的战略威慑面前,在浮屠山和新乾王国结合后的强大实力面前,大炎帝国也不得不妥协了,不可一世的大炎帝国也有今天啊。

    晋国太子听到外面的话猛地一颤,完全不敢置信,在他心目中大炎皇帝神龙见首不见尾,简直是神秘和强大的代名词,哪怕这一次晋国的几十万大军被皇帝牺牲了,但他也不敢有什么背叛之心。

    但是现在皇帝陛下就这么妥协了?这可不是区区一个超脱势力议会啊,这完全代表着大炎帝国的分裂啊,这会让让天下人都觉得帝国的虚弱,并且纷纷动摇的啊。

    此时,晋国太子真的有一种神话破灭的感觉。

    赢广矜持一笑道:“此时太子殿下赢广心乱如麻,我们就不谈了,请你多多保重,我几天以后再来看你。”

    然后,赢广离去。

    赢无冥代表浮屠山出席超脱势力议会,却是像是另外一个核弹一般引爆了天下。

    天下诸国纷纷震荡,不可思议地望着炎京的炎京。

    这个消息的震撼程度甚至超过了当时的定远城之战。

    皇帝陛下竟然妥协了?强大无敌的皇帝竟然妥协了?难道他真的年老衰弱了吗?

    接下来无数密使纷纷前往赢广的王宫,想要和赢广密谈。

    当然这种密谈是不会有任何成果的,也签订不了任何契约,更不会留下任何证据,仅仅只是尝试着接触而已。但依旧无比重要,这代表着天下的风向稍稍变动了。

    所以接下来赢广会非常忙碌,要不断接见各路密使,而且还是那种不会公开身份的密使,说着云里雾里的话。

    “陛下,他们来了,整整几十个人,等待您的接见。”

    赢广道:“有熟面孔吗?”

    “没有熟面孔,大炎帝国太强大了,皇帝陛下无敌的光环还在,天下诸国还不敢有任何实质性的动摇。”

    赢广道:“不急,让他们在等等。”

    接下来,他开启了密室,并且扭动噩梦石密码,开启了一层又一层机关,最后露出了那一颗龙蛋。

    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不知道为何,每一次接触到这颗龙蛋,赢广就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仿佛掌握了某种极度神秘的力量,整个人也进入一种奇妙的状态,这种感觉甚至有些上瘾。

    所以,只要一有空他就会把玩这颗龙蛋。

    他已经想尽了办法,翻遍了无数的上古典籍,依旧没有找到如何孵化龙蛋的途径,甚至连一点方向都没有。

    赢广额头贴在龙蛋上,缓缓道:“什么时候你孵化出来,就是我君临天下的时候了。”

    …………………………

    接下来的时间内,赢广都无比忙碌,召见各路密使,但只要一有闲暇,他就会和龙蛋在一起。

    这大概就像是婴儿哪怕还在肚子里面,妈妈也会和他交流,进行胎教。

    赢广觉得只有这样,未来里面的那条龙孵化出来的时候,才会认他为主。

    这段时间完全是他的巅峰时刻,他真正变成了一个棋手。

    说来还真是缘分啊,当年姜离死了,他成为了新乾之王,几乎算是踩着姜离的尸骨崛起的,如今他又踩着姜离之子的尸骨崛起。

    当然,沈浪此时还没有死,但堂堂大乾帝主沦为阶下之囚,如同牲口一般完全没有了自由意志,这和已经死了有什么区别?

    所以姜离父子还真是赢氏家族的恩人啊。

    赢广轻轻一声叹息道:“兄长啊,如果你没有死,我真的不会背叛你。人不逼自己一下,真的不知道有多大的潜力,你死了之后,我才找到了真正的自我。”

    而就在此时,外面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飞奔而来。

    姜离太阳穴猛地一跳,因为这个脚步声不妙,显得有些慌乱,莫非有坏消息?

    “陛下,大事不好,二王子发射龙之悔灭怒潮城失败,中了沈浪的诡计,两支龙之悔都射向了怒潮城但是没有爆炸,被沈浪光明正大偷走了。”

    顿时,赢广彻底呆了,整个人僵硬不动。

    上一次在炎京听到定远城之战的结果,赢广的震惊是假的,而这一次他真的呆了。

    沈浪口口声声说要偷取龙之悔,竟然……还真的做到了?

    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做到的?

    真的智近乎妖啊,简直匪夷所思!

    “沈浪呢?他逃了没有?”赢广直接了当问道。

    “没有逃,二王子当机立断立刻打晕了沈浪,然后全速离开,很快诛天阁的人就到了。”

    赢广道:“无缺做得好,做得好。”

    只要沈浪没跑,那就算怒潮城得到了龙之悔也没有用,根本发射不了,也激活不了。

    “准备雪雕。”赢广下令道。

    “是!”

    接下来赢广把龙蛋藏在了最安全,最隐秘的地方,再骑着雪雕朝着某个方向飞去。

    沈浪,你很了不起啊,现在我可以来会会你了。

    …………………………

    沈浪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处于最原先的那个地下城内,而且还是那个大墓穴中,就是浮屠山公主见他的地方。

    只不过之前每一次都黑漆漆的,这一次点燃了无数的烛火,使得整个大墓穴亮如白昼,沈浪咋一睁开眼睛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太亮了,太亮了……”沈浪捂住眼睛道:“我的眼睛啊,我脆弱而又水汪汪的眸子啊。”

    不过,好像没有人欣赏他的矫情。

    他的面前站着三个人,赢广、浮屠山之主、还有赢无缺。

    “啪啪啪啪……”浮屠山之主道:“沈浪,我应该给你鼓掌吗?真是好惊艳的计划啊,真正的偷天换日啊,你竟然如此光明正大偷走了我们的两支龙之悔。”

    沈浪拱手道:“见笑,见笑,都是各位江湖朋友抬爱。”

    浮屠山之主道:“你既然这么聪明,真的偷走了两支龙之悔,那为何没有逃走啊?”

    沈浪叹息道:“人生不得意者十有八九啊,光偷两支龙之悔就耗尽我所有的智慧了。而且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七分天注定,三分靠打拼。无缺兄和浮屠山长老,还有十几个宗师时时刻刻都包围着我,我的人就算想要出手相救也没有机会啊,万一他们一失手把我杀了怎么办?就算没有杀我,随便在我身上切开一个口子,我也受不了啊。”

    浮屠山之主淡淡道:“沈浪,你羞辱了我们,你知道吗?”

    沈浪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浮屠山之主道:“你能告诉我,你究竟要什么吗?”

    沈浪道:“我要的很简单,我打不过你们,但是又想要保护怒潮城,所以我一定需要龙之悔,至少要让我有战略威慑力。而偷走这两支龙之悔,基本上不会发射的。”

    浮屠山之主道:“但是我现在想要拿回这两支龙之悔,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沈浪颤抖道:“莫非,你们想要威胁我?如果我不交出这两支龙之悔,就要阉割我?”

    浮屠山之主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沈浪道:“不要啊,千万不要啊,任宗主你只是失去了两支龙之悔而已,你还剩下不少啊。况且我还在你手中呢,只要我不回去,那两支龙之悔就不可能发射,你又何必如此斤斤计较呢?”

    赢无缺寒声道:“宗主,父王,对付沈浪这样的人只有一个办法,不要让他有任何机会开口,直接动手就是了。”

    沈浪幽幽道:“我偷两支龙之悔也没有开口啊,都是你们配合的。”

    这话一出在场三人面孔猛地一阵抽搐,沈浪你就活得这么不耐烦吗?不但要撕开我们的伤口,还要在上面撒盐?你一贯来这么喜欢作死吗?

    赢无缺道:“这个人太精致了,没有受过任何酷刑,所以才会有恃无恐,我的计划非常简单。斩断他一根手指头送去怒潮城,逼他们还回龙之悔。如果不答应,就一直斩断下去,直到他的十根手指头全部斩断,最后阉割。怒潮城的那些人对他视如天子,别说是龙之悔了,就算要他们的性命也毫不犹豫。正是我们对沈浪手段太过于温柔,才会让怒潮城如此嚣张。所以不要谈了,先斩他一根手指头,送去怒潮城再说,这也算是一种威慑。”

    沈浪一颤,顿时握紧了拳头,仿佛这样手指就不会被斩断一般。

    “父王,任宗主,你们就听我一次,对沈浪这种人直接动手最直接。”赢无冥厉声道。

    沈浪道:“不可以,你们若敢伤害我一根汗毛,我的人会毫不犹疑投下黑死灭绝弹的,在他们心目中就算一百万人的性命,也不如我一根手指头。”

    赢无缺寒声道:“我不信,新乾王国的子民,某种程度也是你的子民,他们曾经都是大乾帝国的人,你难道要屠杀他们?而且黑死病一旦蔓延,吴楚越三国都会死人无数,你舍得吗?”

    沈浪淡淡道:“我不舍得,但……仇妖儿舍得,海拉舍得,在她们心目中只有我,没有别人。”

    赢无缺道:“是吗?那我们想要试试。”

    说罢,赢无冥拔出匕首朝着沈浪猛地走过来。

    赢广和浮屠山主静静无声,仿佛也不阻止。

    沈浪道:“任宗主,我们做一个交易如何?我不是偷你两支龙之悔吗?我在半个月之内还你十支龙之悔,不仅如此我还治好您的女儿,让她恢复正常能够回到地面,如何?我愿意立军令状,如果我做不到的话,你们不但斩断我一根手指,还可以剁掉我整支左手。”

    这话一出,浮屠山之主面孔微微一颤,目光一缩。而大墓穴之后也出现了一阵能量的激荡,这是浮屠山公主。

    赢无缺道:“任宗主,千万不要答应,不要给沈浪任何机会,他这个人太奸诈了,如同鬼一般,只要给他机会,就会落入他的陷阱,千万不能答应啊。”

    浮屠山之主依旧没有回应。

    沈浪道:“半个月,十支龙之悔加上治好您的女儿,这个交易还不划算吗?我说到一定做到。”

    赢无缺高呼道:“任宗主,利令智昏,千万不要让沈浪有可趁之机啊。而且他如果能得到十支龙之悔,还用得着处心积虑冒险来偷我们两支龙之悔吗?”

    这话一出,浮屠山之主面孔又一阵抽搐,接下来他依旧保持安静,没有说半个字,仿佛默认眼前的这一切。

    很显然,不管是他还是赢广,都想要给沈浪一次血淋淋的教训,让他不再那么肆无忌惮。

    赢无缺一阵狞笑道:“沈浪,现在你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接下来我会慢慢割的,十指连心,会非常非常痛,你要忍耐。”

    “沈浪你是一个最精致的人,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苦楚吧?而且割断了这支手指后,我们就会给怒潮城送去,所以你永远没有机会接上了,你这具俊美无匹的身躯,就彻底残损了。”

    “接下来你可以惨叫,可以哀嚎的,因为这对于我们来说完全是天籁之声。”

    赢无缺来到沈浪的面前,将匕首放在他的面前,让沈浪充分感受到匕首的锋利,想要看到沈浪的惶恐和战栗,想要听到他的哀嚎和求饶。

    然而,沈浪却安静了下来,二话不说直接伸出手放在桌面上。

    “斩啊,别说一根手指,就算十根手指都任由你斩。”沈浪脸上所有的跳脱和浮夸消失得干干净净,寒声道:“只要你们能够承受得起这个代价。”

    赢无缺冷笑道:“威胁我们?不就是黑死灭绝弹吗?我们不信你敢投,我们想要试一试。”

    说罢赢无缺将匕首放在沈浪右手小指上,缓缓道:“跟你的小拇指说再见吧。”

    沈浪道:“我不仅仅是姜离的儿子,我还是白玉京公主的儿子,我是白玉京之主的外孙,你们真的要切掉我的手指吗?”

    赢无缺冷笑道:“谁相信?你的母亲来历不明,谁知道什么身份?如果她真是白玉京公主,那当时姜离暴毙的时候,白玉京在哪里?你母亲生下你之后便死去,白玉京又在哪里?你遭受各种苦难,你身份被揭露的时候被大炎帝国追杀,白玉京的人又在哪里?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们仿佛还派了一艘船一起参与追捕吧,白玉京会管你的死活,不要做梦了。”

    沈浪道:“东方有白玉京,西方有白京,两个既是一体,又互相独立。不过无所谓,也不解释了,如果你能承担得起这个代价,就切下去吧。”

    “行啊,那你惨叫吧。”赢无缺匕首猛地割了下来。

    “慢!”沈浪大声道:“任宗主,你不给自己一次机会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白玉京的使者很快就要来了,你真的要将这条路走绝吗?你真的要彻底得罪白玉京吗?很快白玉京使者就要来了,我希望你们不要做出让你们彻底后悔的事情,到那个时候可就没有后悔药了!”

    浮屠山之主闭上了眼睛,没有开口,没有表态。

    赢无缺大声道:“任宗主,不要相信他,不要给他机会,先把他这根手指头切下来再说。”

    浮屠山之主静静无声。

    而就在此时,浮屠山公主道:“距离超脱势力议会已经过去几天时间了,沈浪我们给你两个时辰,如果真的发生奇迹,白玉京使者降临这座地下城专门来保你,那你这根手指就保住了,否则你就要永远失去这根小拇指了……”

    沈浪道:“两个时辰?”

    他在心中飞快地计算,然后笑道:“好,就两个时辰,那我们一起等吧,或许连一个时辰都不需要了。”

    …………………………

    注:第二更送上,浪爷还有大计划,接下来还要爽!兄弟们月票给我,万万拜托了!

    谢谢铁虎虎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