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沈浪至高无上!赢广妒火冲天!(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谢谢DMR21的五万币打赏,谢谢)

    现在沈浪终于知道为何这个浮屠山公主始终没有出来见人了。原本以为可能长得丑,或者身上有什么可怕的疤痕之类,又或者是红斑狼疮病。

    但现在想来,就算这个女人长得很丑陋,就算身上有可怕的胎记或者斑痕,她也不至于永不露面,因为作为浮屠山继承人,长相并不重要,武功智慧和意志才是重中之重。

    但是全身透明这一点实在太异类了,太不像人类了,浮屠山上下大概也很难接受这样一个人作为未来的浮屠山之主。

    水晶人?玻璃人?简直无法想象,一个人的身体竟然是透明的。

    外星人吗?

    浮屠山公主见到沈浪的反应,顿时冷道:“来啊,别客气啊。”

    沈浪沙哑道:“要不,要不还是关上灯吧。”

    顿时所有的烛火都灭了,浮屠山公主道:“来啊,别客气。”

    这个时候是应该履行那一句话了,关上灯都一样。况且眼前这个女人的面孔轮廓是绝顶的,身材也是绝顶的,精致得像是一件水晶雕塑艺术品,黑灯瞎火的应该感觉很美妙吧。

    “来啊,你还在耽误什么时间?”浮屠山公主道。

    沈浪猛地一咬牙上前,伸手放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顿时间,浮屠山公主仿佛触电一般,整个人猛地一抽搐,甚至仿佛被火烧了一般。

    但她没有躲避,而是道:“继续,给赢无冥戴绿帽啊。”

    足足好一会儿,沈浪缩回了手,严肃道:“公主殿下,我只是和你开玩笑而已,我可是正人君子,怎么可能趁人之危呢?”

    对方冷笑,没有说话。

    沈浪道:“男女这种事情是非常神圣的,没有感情基础而发生关系完全是一种苟合,这是不道德的,我们人之所以区别于禽兽和畜生,是因为我们有道理,懂廉耻。来,来,来,公主殿下您把衣衫穿上,这里挺凉的,千万别感冒。”

    接着沈浪从地上捡起睡裙,穿在了浮屠山公主的身上。

    尽管伸手不见五指,他什么都看不见,但还是松了一口气,仿佛把某个危险品藏了起来。

    真是办不到,透明的人啊,五脏六腑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公主殿下,我们进行友好而又平和的交谈,什么男女之事,太庸俗了。”沈浪道。

    浮屠山公主冷笑,款款坐了下来,问道:“沈浪阁下,你号称自己是天下第一名医,那我这种你能治好吗?”

    真的不能,因为他已经不属于疾病的范畴了,甚至像是一种变异。

    其实相似的人沈浪见过了三个,一个是她的老师吴荼子,她就白得非常不正常,比白种人还要白,真的如同雪一般,而且他的皮肤也有点透明,甚至血管都能看清楚。不过她终究还是正常的人类,只是特别白,白得给人一种透明的感觉。

    还有一个就是沈浪的妹妹,也就是被大炎皇宫养起来的那个姬宁小公主,她也白得几乎是透明的,而且要时时刻刻住在无尘无菌的房间内,绝对不能照太阳光,但也依旧是正常人类,只不过尤其多病。

    另外一个就是沈浪的心肝宝贝幺幺了,曾经很长时间内她都要呆在特殊的无尘无菌房间内,每天都在睡觉,皮肤脆弱得不能照射任何阳光,否则立刻会被灼烧。

    当然幺幺宝贝现在好很多了,因为美杜莎女王在临走的时候,给了女儿非常宝贵东西,挽救了她的性命。

    但是这三个人在症状上都远远没有浮屠山公主那么严重。

    “你害怕细菌,害怕灰尘吗?你经常生病吗?”沈浪问道,不过很快他自己就回答道:“不,你不害怕,因为这不是无尘无菌的房间,而且你武功很高,超级高。”

    浮屠山公主依旧一言不发。

    沈浪道:“你害怕阳光是吗?哪怕照射到一点点阳光,你的皮肤就会被灼烧,非常痛苦。所以你生活在这个大墓穴之中?”

    对方依旧没有回答。

    沈浪道:“但如果长期生活在黑暗之中的人,眼睛是会出现明显变化的,但你的眼睛虽然有变化,但又没有到那个程度,所以你这种症状应该是后天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注射了上古洗髓精之后发生血脉蜕变,直接变异成为这个样子的?”

    浮屠山公主道:“沈浪,你是不是对自己的智慧非常自信,充满了无限的优越感?所以不管遇到什么人,你永远都是如此地自我,比如你还没有见到我,但为了打击赢无冥就要睡我。因为我不敢见人就判断我极度丑陋,感染恶疾命不久矣。因为我父亲没有儿子,就直接断定他已经不行了,所以生不出儿子。真是一个眼睛长到天上的人,一个骄傲到变态的人,甚至觉得天上所有的女人都应该爱上你,觉得自己比任何人都聪明,都要高贵,你永远都是你想要怎么样,永远不会理会别人的意志,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像你这么自我的人。”

    这应该是对沈浪的一种抨击了,而且非常准确。

    沈浪道:“看看,我们之间的交流已经出现成果了,公主殿下已经对我有了初步的了解,这是一个非常良好的开端,我们应该保持这种状态。”

    呃?你这人没有一点脸皮吗?浮屠山公主是在剖析你,指责你。

    浮屠山公主道:“觉得我现在不像人类是吗?那么告诉你,在小时候我更加不像是人类,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沈浪一愕?那他猜错了,眼前这个女人不是因为注射上古洗髓精而变异的?

    又或者是她生下来就很不正常,之后又注射了上古洗髓精进行血脉蜕变,多种原因结合在一起,才使得她变异成为眼前这个模样?

    “上天让我变成了这个模样,那我就必须接受它。”浮屠山公主道:“我之所以没有回到地面上去,没有继承浮屠山基业,而是选择和赢无冥联姻,让他出面代表浮屠山,是因为我不能回到地面而已。我并不在乎这个模样被人看到,我也不在乎别人异样的目光,仅仅只是因为我无法照射阳光而已。”

    沈浪安静了一会儿,道:“那你要注意补钙,没有照射太阳的话,对钙吸收非常不利的。”

    这是什么鬼回答?浮屠山公主盯着沈浪好一会儿,道:“别浪费精力了,没有用的。你这辈子也出不去了,你也离间不了浮屠山和赢氏家族的关系,更偷不到龙之悔。”

    沈浪道:“公主殿下,如果有一天你能够恢复正常,那是不是可以代表着你不需要赢无冥,你可以自己掌管浮屠山了?”

    浮屠山公主道:“没有那一天的,而且你的心思很复杂啊。一方面你想要彻底离间我们浮屠山和赢氏家族的关系,另外一方面你又想要让赢无冥继续代表浮屠山出席超脱势力议会,这样我们就可以和大炎帝国继续撕裂,你的大乾王朝也就能够继续坐收渔利。“

    沈浪没有正面回复对方的话,而是继续问道:“能够让我见一见苦头欢吗?”

    浮屠山公主道:“不能。”

    沈浪道:“公主殿下,尽管希望非常渺茫,但我还是会努力找到让你恢复正常的办法。一旦我找到了那种办法,我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浮屠山和我们大乾王朝进行合作。我的有些话虽然很荒谬,但确实真的,我的血统比赢无冥高贵了很多,我生出来的几个孩子都是天下绝顶,我和你生出来的孩子血脉天赋绝对是最高的,能够让浮屠山追逐白玉京的地位。”

    浮屠山道:“我已经脱过一遍衣衫了,我也愿赌服输,而现在赌约依旧有效,你随时可以来收赌注,需要我再一次脱下来吗?”

    沈浪道:“别扯了,你这透明的皮肤敏感到了极点,接受不了任何触碰,我刚刚手碰了一下你的脖子,就让你如同灼烧一般痛苦,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此时你脖子应该仿佛被火烫伤一般,有明显的烧伤痕,不知道多久才能痊愈,我还差点以为我会火沙掌了呢,就算我灌醉自己,闭着眼睛去睡了你,也直接被你一巴掌拍碎了。”

    “告辞了,公主殿下,好好想我的话,做人还是要有希望的,万一你这诡异的变异有一天能治好呢?别忘记我是天下第一名医,就算现在治不好,未来也未必治不好。”

    然后,沈浪退了出去。

    片刻后,这个墓室内的灯火再一次亮起,浮屠山公主来到大镜子的面前,果然她透明的脖子上出现了五个伤痕,刚才沈浪的手指仅仅只是碰了一下下而已,现在看上去竟然像是被烧红的铁掌烙伤了一般。

    所以就算沈浪不嫌弃她透明的躯体,真的去睡了她,大面积的身体接触会让她生不如死,全身仿佛被火焰灼烧一般,而她的武功那么高,稍稍挣扎一下,精致的沈浪就这么碎了。

    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浮屠山公主一开始想要露出坦然的目光,因为她口口声声说这是上天给她的身体,她会接受,而且她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但很快,她还是流露出了真实的目光和兴趣。

    无比的厌恶,无比的痛苦。

    她对自己的身体极度的厌恶。

    上天为何要这样对我?我明明是人,而且还是精致绝美的女人,为何却要给我鬼一般恐怖的透明身躯?我明明是人,为何永远要生活在地下大墓穴,永远不敢回到地面半步?

    我明明武功这么高,但是却抵挡不住半寸的阳光灼烧?

    我明明这么聪明,这么坚强,这么强大,为何却不能直接掌握浮屠山的基业,却还要假借于人?

    为什么?为什么?

    …………………………

    沈浪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内,仅仅二十几平米的小房间,不能出门一步。

    接下来整整几天时间,他恢复了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再也没有洗脑四联句,再也没有说梦话了。

    旁边两个房间的监听者昏昏欲睡,但却不得不竖起耳朵,不能错过每一分一秒。

    不知道为何,这个时候他们又怀念起之前的地狱生涯了,又怀念起沈浪的洗脑四联句。

    唉,人真是太怪了。

    当你每天狂码几万字的时候,觉得痛不欲生,如同地狱煎熬。

    但是当你一个字都不用写的时候,却又空虚寂寞冷。

    忽然有一天,沈浪道:“我要努力治好你们公主,让她恢复成为正常人。你们把所有的相关上古典籍拿过来,我是第一天才美男,如果说世界上还有人能够治好任盈盈的话,那个人就是我。”

    “任盈盈,你现在几乎对一切过敏,所以想要生出孩子是不可能的。”

    “任盈盈,我治好你啊!”

    接下来沈浪又开始洗脑一联句,一开始句子很长,最后不断精简变成了上面的八个字。

    然后,又如同复读机一样,不断重复:任盈盈,我治好你啊。

    整整重复了十万遍之后,那个监听者再一次崩溃了,任盈盈也再一次要崩溃了。

    什么?她不叫任盈盈?这不重要。

    终于这位浮屠山公主任盈盈回复了一句话:你还是照顾好你自己吧。

    不知道为啥,沈浪觉得这个对白有点熟悉。

    但是,他想要的上古典籍没有得到。

    …………………………

    “穿好衣服,跟我来。”这一日,雄壮女武士终于再一次开口了。

    为啥沈浪现在还不穿衣衫?这……这也不重要。

    “猛将姐姐,这次公主殿下有什么事找我?”

    “猛将姐姐,我发现你最近变瘦了,身材变好了,脸型也变好了。”

    “你知道吗?之前我身边有一个女壮士叫咸奴,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比你雄壮多了,后来成功减肥二百斤,变成了大美人。”

    雄壮女武士一言不发,就仿佛耳聋了一般,但她确实瘦了一些。

    说到了咸奴,沈浪不由得沉默下来。

    矜君,咸奴,武烈、苦头欢,兰氏十兄弟等等,这些人都是最忠诚于他的,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猛将姐姐,其实我发现了脸型轮廓很不错的,只要成功减肥,绝对是一个美人。”

    “另外你很高,腿很长,只要你减肥,保证魔鬼身材。”

    雄壮女武士充耳不闻,直接带着沈浪继续往前,但这不是前往大墓穴的路啊,反而一直要往上走,这是要离开这个地下城了吗?这是要去哪里?

    整整走了二十几分钟,前面是几千级的向上台阶,不知道通往何方。

    然后,雄壮女武士停了下来。

    沈浪道:“要打晕我了是吗?”

    对方点头。

    沈浪道:“轻点,准点,我怕疼,但绝对不能伤害我的脑子……啊……”

    雄壮女武士直接一掌拍了过来,沈浪二话不说直接昏厥过去。

    这么脆的人,简直前所未见,幸好没有酷刑,否则他大概连最小的刑罚都撑不过去。

    ………………………………

    这是一座很高的山,山上孤零零矗立着一栋楼阁,里面有两个人。

    赢广道:“对不起,任兄。”

    浮屠山之主道:“赢兄,说好了战略互信的,你这样做很不好,我已经向你单方面透明了浮屠山所有的秘密基地,战略资源,为何要对我隐瞒?如果不是大炎皇帝这一枚龙之悔,你还想要隐瞒到我什么时候?”

    赢广道:“对不起,我的错。”

    然后,他拿出了一张纸,道:“这是我新乾王国左右的战略资源,战略机密,请任兄过目。”

    浮屠山之主接了过来看一眼,面孔微微一抽。

    “赢兄,你的儿子将迎娶我的女儿,生下来的孩子不但会继承新乾王国,也会继承浮屠山,只有我们双方坦诚相待,倾其所有,真正结合在一起,才能抵抗强大的大炎帝国。”浮屠山之主道:“我们之间真的是容不下任何裂痕的。”

    赢广拱手拜下道:“任兄,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浮屠山之主道:“好了,这一页掀过去了,接下来最重要的是如何面对眼前的危机,如何对大炎皇帝反威慑。”

    赢广道:“能够对抗龙之悔的,只有龙之悔本身,只有动用战略威慑力量,才能使得双方再一次陷入平衡,所以我想要向任兄要几支龙之悔。”

    浮屠山之主道:“你要几支?”

    赢广道:“我要三支。”

    浮屠山之主沉默了片刻道:“好,你想要威慑大炎帝国,一支就可以了。这一支射完之后,赢无冥就可以代表浮屠山参加超脱势力议会,不受到任何阻挠了。另外两支你打算射向哪里?”

    赢广道:“第三支作为预备,第二支射向这里。”

    赢广又在地图上点了一下。

    浮屠山之主不由得朝着沈浪望过来,点头道:“第一支发射目标我没有意见,但第二支你确定要射向这里?”

    “对。”赢广道。

    浮屠山之主道:“行,我就给你三支。”

    接着,他又道:“沈浪这个人,能够废掉还是废掉,此人是个祸害,他在勾引我女儿。”

    赢广道:“知道。”

    …………………………

    地下城,大墓穴。

    “沈浪被送走了。”浮屠山之主道。

    浮屠山公主淡淡应了一声。

    浮屠山之主道:“女儿,他在勾引你?”

    “嗯。”浮屠山公主道。

    浮屠山之主道:“你什么感觉?”

    浮屠山公主道:“仿佛一个小丑在表演。”

    浮屠山之主道:“他离开之前还口口声声说要治好你,你不心动吗?你为何不把相关上古典籍给他,他确实非常聪明,他也确实是一个天才医生。”

    浮屠山公主道:“做人最重要是认命,我已经认命了,如果抱有希望,就陷入了他的陷阱,就会被不断索取,最后落到一个彻底绝望。”

    “女儿。”浮屠山之主道:“某种方面,沈浪是一个魔鬼,尤其是俘虏女人心的魔鬼。”

    浮屠公主不屑一笑。

    浮屠山之主道:“不管你是真的不屑一顾,还是有所被打动都无所谓了,因为他再也回不来了,就算他在回来,也会成为一个彻底的废人,行尸走肉一般的废人。”

    浮屠山公主沉默了片刻,然后道:“哦。”

    “为父走了。”浮屠山之主起身离开。

    “恭送父亲。”

    ……………………………………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浪再一次醒来,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一张俊美却略显苍白的面孔出现在沈浪面前,这是一个小白脸,而且还是一个比较浮夸的小白脸。

    “沈浪陛下,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赢无缺。”小白脸道:“你应该知道我的吧。”

    赢无缺?沈浪听到这个额名字,目光不由得一缩。此人当然知道,赢广的第二子。

    姜离对他虽然不像赢无冥那么器重,但此人嘴甜,非常能够讨人喜欢。

    如果说深仇大恨,此人绝对排名前列。

    赢无缺仅仅只有三岁的时候就订婚了,女方是姜临的女儿姜惜。

    姜临,大乾帝国的临国公,姜离的亲弟弟,那个荒诞不羁,经常醉倒在老百姓屋檐下的临国公,那个最后为了保护沈浪而惨死的临国公。

    赢无缺和姜惜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如同一对璧人一般,简直天造地设的一双。姜离对姜惜也非常疼爱,虽然她的父亲姜临只是一个国公,但是却把姜惜册封为郡主。

    如果正常发展下去,赢无缺和姜惜郡主应该会成为一对让人羡慕无比的神仙眷侣。然而姜离暴毙之后,赢广父子把姜氏王族几千人全部杀绝了。

    赢无缺亲手杀了自己的未婚妻姜惜郡主,当年他仅仅只有十三岁。而这个姜惜郡主是沈浪的堂姐,她父亲临国公对沈浪恩重如山,赢氏一家,俱是禽兽。

    …………………………

    “沈浪陛下,请跟我来。”赢无缺道。

    沈浪起身,跟在赢无缺的身后,朝着外面走去。

    “沈浪陛下,听说你是故意被我兄长俘虏的,想要偷取龙之悔?想要给我兄长戴绿帽子,勾引浮屠山公主?”赢无缺道。

    “对啊。”沈浪道。

    “了不起,了不起。”赢无缺道:“这么疯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过现在你能告诉我一下,你的阴谋心思已经昭然若揭,你怎么偷龙之悔?你手无缚鸡之力,怎么逃出去?”

    沈浪道:“简直比登天还难啊,我脑袋都想炸了,还没有想到法子。”

    赢无缺道:“那你勾引浮屠山公主,成功了吗?”

    “失败了。”沈浪道:“人生不得意者,十有八九啊。”

    接着沈浪忽然道:“赢广也在吧?”

    “嗯。”赢无缺道:“父王在某个高处,但是他不想见你。”

    “哦!”沈浪道。

    很快沈浪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堡垒之内,他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龙之力发射装置,上面还有一支龙之悔。

    终于再一次见到龙之悔了,简直让人垂涎三尺啊。战略级大杀器啊,沈浪的心跳都加快了一些,哪怕只有一支,怒潮城就安全了。

    赢无缺道:“沈浪陛下,你不是想要偷龙之悔吗?那这支龙之悔就在眼前,你偷得走吗?”

    沈浪道:“我扛不动。”

    赢无缺道:“那么接下来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问,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好吗?”

    沈浪道:“没有问题。”

    赢无缺道:“这支龙之悔的发射距离,发射目标,都已经设定好了,你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开启龙之悔的权限,让他发射出去。”

    这就是沈浪最大的战略价值了。

    浮屠山空有不少龙之悔,却完全不能发射。

    九月初六,大炎帝国发射了一支龙之悔,摧毁了还露城,给予赢广致命一击,直接震慑了新乾王国和浮屠山。

    这几日赢无冥在炎京非常低调,没有主动去拜访任何超脱势力代表,就仿佛他是专门来炎京访问,而不是代表浮屠山来出席超脱势力议会。

    所以赢无缺口气尽管很平淡,但眼前这支龙之悔却极度重要。

    如果成功发射,那赢广就对大炎帝国成功地进行了反威慑,双方再一次陷入了战略平衡。那接下来赢无冥就再一次活跃起来,正式代表浮屠山出席超脱势力议会,代表着新乾王国和浮屠山走向自立,脱离大炎帝国主导的东方秩序。

    如果发射失败,那赢无冥再也不提超脱势力议会,浮屠山长前往炎京参加议会,继续拥护大炎皇帝陛下主导的东方世界秩序,浮屠山和新乾王国继续龟缩。

    所以沈浪眼前这支龙之悔完全决定了整个东方世界未来的走向和命运,代表着大炎王朝是否正式撕裂。

    所以定远城之战后,整个东方世界发生了剧变,几乎每一个关键步骤,都会影响天下格局命运,每一步都仿佛在见证历史。

    当然,这对于沈浪是有利的。他对赢广和浮屠山的自立完全乐观其成,对赢无冥代表浮屠山参加超脱势力议会更是欢欣鼓舞,只有这两个庞然大物对立起来,他这个弱小的大乾王朝才有喘息的空间。

    “沈浪陛下,别怪我小人啊。”赢无缺拔出了剑,横在沈浪的脖子上道:“如果你不能发射这支龙之悔,那就代表你毫无价值了,我就要斩下你的头颅了。”

    沈浪来到龙之力发射中心,想要阅读出这支龙之悔的发射目标,但是这不是计算机,完全无法阅读的。他只有开火权,至于这支龙之悔将射向何处?他完全不知道!

    “沈浪陛下,开始吧。”赢无缺道,然后他的利剑贴近了沈浪的脖颈。

    沈浪道:“把我那个盒子拿过来,你们从我身上搜走的那个,黄金盒子。”

    片刻后,赢无缺将盒子放在沈浪的面前,而且已经打开了,里面是上古人类的血液化石。

    沈浪道:“匕首。”

    一支匕首出现在他手中,他轻轻划破自己的手指,将鲜血滴入了盒子之内,和上古人类血液化石完全融合在一起,顿时形成了混合血液,太阳颜色的血液。

    顿时间,赢无缺屏住了呼吸,而在暗处监视一切的赢广也目光猛地一缩。

    太阳色的血液?

    这位沈浪陛下的血脉天赋,还真是独一无二啊,亿万中无一。

    这个世界还真是不公平,哪怕沈浪再弱小,再手无缚鸡之力,但也是不可取代,直接就掌握着这个世界的最高战略权限。

    那大炎皇帝那边呢?他为何能够发射龙之悔,他为何有这个权限?

    沈浪的血脉应该没有第二个。

    接着,沈浪手指蘸了混合血液,直接抹在龙之悔的三个字上。

    瞬间,龙之悔三个字释放出光芒。

    整个空气猛地震荡。

    真的给人感觉像是龙之觉醒一般。

    尤其是赢广,他感觉到了强大无比的力量,真的仿佛有一条龙在无声地咆哮。

    整个城堡,整个基地都被强大无比的龙之悔力量笼罩。

    “可以了。”沈浪道:“现在就能发射了。”

    赢无缺道:“就这么简单?”

    这,这个过程真是太简单了,沈浪的血直接在龙之悔三个字上抹一下就行了。完全没有想象中的复杂、神圣,严肃。

    “父王。”赢无缺道。

    赢广出现了,他直接走到龙之力发射装置面前,猛地扭动开关,发射。

    “嗖!”

    仿佛一阵龙吟,这支龙之悔猛地射了出去,飞出几百米之后,猛地喷出蓝色的等离子尾焰。

    “砰砰砰!”

    龙之悔在空中不断加速,两倍音速,三倍音速,传来一阵阵可怕的音爆,震耳欲聋。

    然后,如同一颗流星一般划过天际,朝着几百公里之外的目标飞去。

    整整几分钟后。

    “轰轰轰……”

    惊天动地的爆炸,地面上又爆出了一团巨大的地狱之花。

    又一座城池,彻底沦为废墟。

    ………………………………

    “成功了!”赢广激动地闭上了眼睛。

    他对大炎帝国的反威慑成功了,接下来炎京和皇帝陛下应该是何等震骇欲绝啊。

    赢无冥代表浮屠山出席超脱势力议会,已经成为定局。

    暗处的浮屠山之主内心也一阵阵战栗,这几年时间他想了无数种办法,付出了天文数字的代价,都不能射出哪怕一支龙之悔,哪怕是原地引爆都不行。

    然而沈浪只需要手指轻轻一抹就可以了,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啊,有些人天生就掌握了至高权限,凭什么啊?

    赢广压制无比激动的内心,没有和沈浪进行任何交谈,直接离去了,并且朝着赢无缺道:”动手吧。”

    赢无缺朝着沈浪狞笑道:“沈浪陛下,原来发射龙之悔这么简单啊,我们已经知道办法了。所以你接下来也没有什么价值了,我要废掉您了。放心你不会死的,我仅仅只是切掉你的部分脑子,让你变成行尸走肉。反正需要龙之悔的时候,割破你手指放血,在龙之悔上一抹就可以了。”

    “沈浪陛下,会有点痛,你忍受一下啊。”赢无缺道。

    然后他的细剑对准沈浪的脑袋,缓缓就要刺入进入,彻底废掉沈浪的大脑和神智。

    沈浪不屑一笑,淡淡道:“你们,傻逼啊!”

    ……………………

    注:第一更送上,诸位恩公有月票了吗?投给我吧!鞠躬鞠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