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猎浮屠山公主!其乐无穷!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咳,咳,咳……”

    谁在咳嗽?这年头难道真话都不能说了吗?想听真心话的是你,听完之后,接受不了的也是你?

    空气中陷入了一片寂静,诡异的寂静,甚至沈浪都能感觉到苦头欢身后那个刽子手的大刀还抖了一下。

    “兄台,你的刀要拿稳了,千万不能抖,你这一抖,我兄弟的脑袋可就没了。”沈浪道。

    刽子手握紧了大刀,目光本能地望向了别处,仿佛在等待命令。

    足足好一会儿,那个女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了。

    “第三个问题。”浮屠山公主道:“你是不是想要偷浮屠山的龙之悔?”

    呃!这个天杀的女人啊,问的问题越来越刁钻了,有胆子了露面啊?我弄死你。

    沈浪道:“公主殿下,关于第二个问题,我想要详细聊一下可以吗?就是给赢无冥戴绿帽子的事情。”

    浮屠山公主道:“准备,斩首。”

    那个刽子手的大刀再一次举起,猛地就要斩落下来。

    “停,停,停。”沈浪高呼道:“对,我是想要偷你们的龙之悔,满意了吧?满足了吧。”

    空气中又陷入了安静,原本想要从浮屠山偷取龙之悔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现在更是难如登天了吧。

    此时关押苦头欢的那个囚笼的灯火熄灭了,再一次陷入了黑暗,很显然这个女人的三个问题问完了。

    沈浪道:“没有问题了吗?公主殿下,我还有很多问题想要回答呢,尽管问啊,多隐私都可以的。”

    对方依旧静寂无声。

    沈浪道:“公主殿下,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我真的非常想要探讨一遍。你或许想要知道,我凭什么给赢无冥戴绿帽。他的武功比我高一万倍都不止,而且还是新乾王国的太子,掌握的权力也是我的十倍。但是有一点他永远永远都比不过我,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对方没有理会。

    沈浪道:“他没有我帅,我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就凭着这一点,公主殿下你应该选择我。”

    “咳,咳,咳……”

    我日你大爷,什么意思啊?真话都不能讲了,咳什么咳?

    “还有一点,因为他武功很高,所以在某方面的能力或许比我要强一些,但是他绝对没有我温柔体贴,而且我有三寸不烂之舌……”

    “砰!”门打开了。

    “你可以走了。”冰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整个室内所有的灯火熄灭了。

    那个雄壮女武士走了进来,来到沈浪的后面,道:“请吧。”

    沈浪道:“我不想走,我还要再聊聊,公主殿下出来见个面啊,再聊聊啊……”

    那个雄壮女武士一把将沈浪夹在腰下走了出去。

    “公主殿下,露个面啊,给彼此一次机会啊……”

    就这样沈浪被强行带走了,回到了他的房间之内。从头到尾,那个浮屠山公主就只问了他三个问题,没有露面,也没有多余的言语。

    …………………………

    回到房间之后,沈浪立刻将身上的衣衫脱下,依旧光着在房间内走来走去。雄壮女武士面孔又一阵阵抽搐,之前是没有衣衫,现在有衣服了你还光着?

    “难道是我不够帅?还是身材不够好?为何你家公主殿下连见面的机会都不愿意给呢?”沈浪来到雄壮女武士的面前。

    雄壮女武士移开目光,望向了天花板。

    沈浪道:“那行,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开始锻炼身材了。”

    然后他开始做俯卧撑,一个,两个,五个,十个……

    差不多了,差不多了,运动讲究循序渐进,不能一下子过猛。

    接着开始做仰卧起坐,要锻炼腹肌。

    “猛将姐姐,能不能麻烦你过来帮我压住双脚啊?”沈浪道。

    那个雄壮女武士背过身去。

    沈浪绷紧双腿,自己开始做仰卧起坐,整整做了十五个,结果还是没有发现八块腹肌。

    “猛将姐姐,我讲故事给你听啊。”沈浪道。

    那个雄壮女武士掏出两个东西,塞入耳朵里面。

    要不要这么绝啊?

    “既然你堵住耳朵,那我可就要讲你家公主的坏话了啊。”沈浪道。

    雄壮女武士完全无动于衷。

    沈浪道:“浮屠山的公主比我大六岁,当初我父亲说要让我迎娶天下所有的公主,不知道是不是包括她在列?”

    “我知道,她的母亲是当今皇帝的妹妹!天涯海阁左辞一生未婚,通天寺和悬空寺之主都是和尚,这辈子都不能成婚的。白玉京高高在上,如同九天之上。诛天阁完全受到了姬氏皇族的掌控,历任阁主都姓姬。”

    “皇帝陛下曾经想要将亲妹妹嫁给姜离,因为姬氏和姜氏也世代联姻,比如我的祖母,就是如今大炎皇太后的姐姐。但我父亲姜离已经心有所属,拒绝了大炎皇帝的联姻,迎娶了我那个来历不明的母亲。之后大炎皇帝就将妹妹嫁给了你们的浮屠山长,所以大家都是亲戚啊。”

    “这个浮屠山公主的称号,应该也是大炎皇帝册封的吧,甚至皇帝陛下巴不得直接让他姓姬。当然浮屠山之主姓任,这是上古十二王姓氏,而且传说中任氏是黄帝之子的姓氏。那么你家公主殿下叫什么名字呢?该不会是叫任盈盈吧?”

    “上古姓氏中,姬氏和姜氏最高贵,而我是姜氏唯一的嫡系传人了,所以刚才你家公主对我的态度是非常失礼的,宁寒不会这样,姬璇也不会这样,她她为何如此呢?从头到尾都没有露面?”

    沈浪停顿了片刻道:“她身体有病恙吗?否则为何从未露面过?就连我的老师吴荼子都没有怎么见过她?浮屠山长没有儿子,但就算女儿也可以继承浮屠山啊,为何要让赢无冥成为浮屠山少主的架势?甚至让他代表浮屠山参加超脱势力议会?”

    这个雄壮女武士面孔微微抽搐,却不敢做丝毫的反应。

    沈浪道:“作为浮屠山公主,为何不敢抛头露面?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病症吗?她明明是浮屠山继承人,为何要便宜赢无冥?当然浮屠山之主非常强大,他能够活得很久很久,足够能够将自己的外孙培养出来。但是赢无冥血统不如我,我和浮屠山公主生出来孩子的血脉更强,于情于理找我都更加合适。”

    他暂停了片刻,然后朝着雄壮女武士道:“你虽然塞住了耳朵,但我知道你能够听得见,请你帮我转达啊,让浮屠山公主勇敢一点,去追逐属于他自己的地位,她的武功很强甚至比宁寒还要强,我能够感觉到那股气息。所以浮屠山之主应该属于她,绝对不能便宜了赢无冥。如果她和我联姻,我绝对不干涉浮屠山的任何权力,而且还无偿贡献出我绝顶高贵的血统,为浮屠山生下最强的继承人。”

    “当然她如果有什么病症,那可以告诉我啊,我不但是天下第一美男子,还是天下第一名医,我能够治好她的。猛将姐姐,请你一定要转告公主殿下啊,让他踹掉赢无冥,选择我沈浪!”

    这个雄壮的女武士几乎是在颤抖了。

    而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一道声音:“亲爱的弟弟,你觉得你这样好吗?”

    赢无冥在外面?!呃~!

    这他妈的就尴尬了,当着人家的面要翘人家未婚妻,要给人戴绿帽子?

    “无冥兄长,我只是开玩笑的,纯粹开玩笑,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啊,嫂子意志非常坚定,完全不为所动,你们两人情比金坚。”沈浪道。

    赢无冥道:“亲爱的弟弟,原来你是故意被我俘虏的啊?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是吧?想要夺走我未婚妻,想要偷走龙之悔对吧?”

    呃?……

    赢无冥道:“亲爱的弟弟,那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阉掉你,以绝后患呢?”

    沈浪道:“我觉得不应该。”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两个字,龙蛋!

    赢无冥道:“弟弟,小心你的蛋,这可是姜氏的血脉,千万要护好了,玩意丢了就不好了。”

    沈浪道:“无冥兄长放心,蛋死都不会丟的。”

    赢无冥道:“那就好,那就好。”

    沈浪道:“无冥兄长,要进来坐坐吗?”

    赢无冥道:“还是不要了,你有点不雅。”

    沈浪道:“我也这样觉得,在女人面前光着我自然得很,在男人面前光着那简直是噩梦,我从来都不去公共澡堂的,因为我觉得我长得这么帅,如果去了男澡堂,恐怕会改变别人的性取向,那就不好了。”

    赢无冥走了,因为任何人再呆下去,恐怕都会忍不住挥刀将里面的那个人割掉,又或者将他舌头割掉。

    五分钟之后,沈浪道:“猛将姐姐,赢无冥走了?”

    雄壮女武士依旧一动不动。

    沈浪道:“那请你务必转告公主殿下,赢无冥这个男人不行的,我甚至觉得他很快就生不出孩子了,所以千万不要嫁给她啊,一定要考虑我。还有她不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病症,我都能治的,我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名医。”

    雄壮女武士浑身颤抖,她真的完全不知道,里面那个男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

    接下来几天时间内,沈浪依旧被软禁在这个房间里面,半步都不能出门。

    他完全不知疲倦一般,拼命地中伤赢无冥,拼命地说他坏话,说他野心勃勃,肯定会夺走浮屠山基业的,说他那方面不行了,以后生不出孩子的,勿谓言之不预。然后不断地阐述自己的血脉有多么高贵,生下来的孩子会有多么牛逼,对浮屠山会有什么好处。

    他不知道浮屠山公主叫什么名字,就自作主张喊人家为盈盈。

    “任盈盈,你千万不能讳疾忌医,有病一定要找大夫看啊,一定要有信心战胜病魔,一定要勇敢地出现在世人面前,一定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比如浮屠山山长的位置,又比如自己的终身幸福。”

    “盈盈公主,一定要反抗命运,反抗不合理的禁锢,反抗包办婚姻,嫁给赢无冥你是得不到幸福的。”

    当然他完全是对着空气喊的,唯一能够听见的就只有雄壮女武士一人,而这个女人几乎二十四小时和他在一起,时时刻刻监视他,更不可能为他传话的。

    “盈盈,我现在敢断定,因为某种原因或者疾病,你肯定特别丑陋,所以你永远都不敢露面,而且也没有自信和勇气继承浮屠山长之位。但你要相信我,我一定能够为你治好的,让你恢复美丽的容颜。”

    “你千万不能因为长得丑就失去自信,白白地把浮屠山的基业拱手让人,便宜了赢无冥这个禽兽。”

    接下来,沈浪每一天几乎要喊几百遍任盈盈,要说五百遍丑陋不堪,不敢见人这种字眼。

    口口声声说你虽然长得丑陋如鬼,但不能失去自信之类的话,那个雄壮女武士直接要听疯了,真的找来了两样东西,彻底堵住了耳朵。

    她此时真的有大话西游里面孙悟空的感觉,真的恨不得直接把沈浪的舌头拔出来,缠住他的脖子,然后猛地打一个结,活生生捏死他。

    不过她没有疯,另外一个要疯了,监听沈浪的人要疯了。总共有两拨人负责监视沈浪,雄壮的女武士用眼睛盯着他,不让他走出半步。另外两个人在隔壁房间,监听沈浪说的每一句话,并且还要记录成文字,一个字不差,每天都要上交。

    而沈浪每天要说两三万字,翻来覆去都是那些内容。

    浮屠山公主丑陋如鬼,不敢见人,身患恶疾,我沈浪天下第一美男,天下第一名医,能够治好。赢无冥禽兽,野心勃勃,不能生育,换我沈浪来。

    这些内容,监听者都会背了,但还不得不时时刻刻监听,并且记录下来,他真的要听吐了。

    他真的恨不得冲到沈浪的房间去,活生生将他砸扁,砸成肉酱,然后挫骨扬灰。

    但是他不能,他依旧每天都要监听,每天都要记录。

    最后他满脑子就只有三句话,任盈盈丑陋如鬼,赢无冥禽兽不如,沈浪天下第一美男。

    彻底被洗脑,永远都挥之不去了。

    ……………………………………

    当然,被这些文字洗脑摧残的不仅仅是这个监听者,还有另外一个人,浮屠山公主,因为她每天都要检查监听记录。

    沈浪一言一行的保密级别非常高,赢无冥不在的时候,只有她有权限阅读。

    但是这最高权限的机密,就是重复了上万遍的三句话。

    这个世界是疯了,竟然让这样的人渣,恶棍,疯子成为了姜离陛下的儿子,成为了大乾王朝最正统的继承人,就这样的货色还要成为东方世界人皇?真是上天无眼啊!

    但是这些监听记录她又不得不读,甚至一个字都不能漏。

    所以她也要看吐了,每天看几万字翻来覆去的洗脑三联句。

    她是一个几乎没有什么情绪的女人,几乎无喜无悲一般,但是现在她的情绪也要被点燃了。

    内心有一股强烈的冲动,弄死这个人渣,一刀砍死他,然后才践踏一万脚,挫骨扬灰。

    ……………………………………

    又不知道多少天过去了,这段日子沈浪依旧被软禁在这个房间之内,依旧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不能出门一步,不能和任何人交谈。

    他每天依旧在反反复复地洗脑三联句。

    浮屠山公主任盈盈丑陋如鬼,感染重疾,命不久矣。

    赢无冥野心勃勃,禽兽不如,生不出孩子。

    我沈浪血统高贵,天下第一美男,天下第一名医。

    整整二十几天,每天说一万遍,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那个监听者都已经快要记不住了,每天都奋笔疾书,一字不漏地记下来,每一次沈浪睡着的时候,他真的喜极而泣,地狱般的一天结束了。每天记录几万字,简直要让人发疯啊。

    但可怕的是沈浪偶尔会说梦话,而这梦话是重中之重,一定要一字不差地接下来。

    不过,沈浪的梦话大体是这样的。

    “我要偷龙之悔。”

    “我要给赢无冥戴绿帽子。”

    “任盈盈你那么丑我也不嫌弃,关上灯都是一样的,我捏着鼻子也能睡下去。”

    “任盈盈,我要将你先X后杀。”

    “我母亲是白玉京公主,哈哈哈哈……”

    当监听者听到这一句的时候,整个人猛地一颤,几乎无法呼吸,然后赶紧记下来。

    接着他竖起耳朵,听着房间里面的一举一动,但是那边沈浪已经不说梦话了。

    监听者拍了拍孪生弟弟的肩膀道:“你继续监听,我去把报告交给任盈盈……哦不,交给公主殿下。”

    然后,监听者拿着监听报告朝着墓穴走去。

    他也从来都没有见过浮屠山公主的面孔,因为公主殿下接见任何人的时候都是在墓穴之中,而且一片漆黑,从不露面。这太诡异了,公主殿下为何时时刻刻要住在墓穴里面呢?

    但监听者心中已经有一个答案了,任盈盈公主丑陋如鬼,感染恶疾,命不久矣。

    来到大墓穴,坚挺跪下叩首道:“公主殿下,沈浪新的监听记录,说的梦话,有新内容,我觉得比较重要,所以赶紧过来。”

    这个大墓穴依旧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监听者屏住呼吸,额头贴着地面,双手高举监听记录,一动不敢动。

    片刻后,他这份监听记录被取走了。他依旧不敢出声,但是脑子里面却不断浮现出那句话,公主殿下不敢见人,肯定特别特别丑。

    浮屠山公主接过了新的监听记录,前面的内容都是一样的,反反复复洗脑三联句,她已经不止会背了,而且时时刻刻都在脑子里面回响,甚至睡觉的时候,耳朵边上都不断浮现这三句话。

    今天的监听有新内容?

    浮屠山公主看到倒数第三句,就是任盈盈我不嫌你丑,关上灯都一样,闭着眼睛照样日得下去。

    接下来倒数第二句,任盈盈,我要将你先X后杀。

    倒数第一句,我母亲是白玉京公主,哈哈哈哈。

    确实有三句新内容了,但浮屠山公主没有说话。

    监听者依旧等待着新指令,今天的新内容很重要啊,难道公主殿下没有什么反应?

    “知道了,继续监听。”浮屠山公主寒声道。

    “是!”监听者恭敬无比退走。

    他内心很惊诧,这个时候公主殿下难道不应该再一次召见沈浪,询问重要机密吗?

    ………………………………

    接下来沈浪和这个浮屠山公主仿佛陷入了某种斗争。

    沈浪依旧洗脑三联句,偶尔冒出惊人的梦话,不断地刺激这位浮屠山公主,想要再一次见面。

    然而这位公主殿下始终没有反应,再也没有召见过沈浪,仿佛对他的话完全无动于衷,对于他梦话吐露的秘密也完全无动于衷。

    两个人完全陷入了对峙。不管沈浪说什么话,再如何刺激,对方都始终不召见。

    整整一个多月时间,沈浪都被软禁在这个二十平米的房间之内,无人交谈,不能迈出一步。

    双方的战斗一直在持续,沈浪等着对方被彻底刺激中内心情绪,而浮屠山公主仿佛在等待着沈浪彻底崩溃。

    距离沈浪被囚禁在这个小房间已经先后已经超过两个多月的时间了,几乎任何人都会崩溃的,但他始终斗争昂扬。

    一直到有一天,沈浪的梦话又多了一个内容,直接把监听者吓了一哆嗦。

    “浮屠山之主已经萎了,他不行了,所以生不出儿子。”

    他几乎是冒着必死的心写下了这句话,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想要当作没有听到这句话,但他不敢啊。

    当天他将这个监听继续送去给浮屠山公主的时候,内心是战略的,脖子是发凉的,感觉自己可能首级不保了。

    结果公主殿下看到新的监听内容,依旧毫无所动,静静无声,依旧没有召见沈浪,也没有下达任何新命令。

    监听者惊愕,不是吧?沈浪对山长进行这么恶毒的攻击,那可是至高无上的浮屠山之主啊,公主殿下都没有任何反应?按说应该直接将沈浪抓过来,直接一刀阉割掉的啊,或者一脚踩爆他的蛋?

    但事实沈浪这一恶毒的攻击,如同石沉大海一般。

    于是沈浪的洗脑三联句,变成了四句,加了一句浮屠山之主萎掉了,所以生不出儿子,每天重复几千遍。

    监听者几乎是哭着记下这些文字的,他们已经感觉自己命不久矣了,一旦监听结束,就是死期了。

    他们也看出来了,沈浪正在疯狂挑衅浮屠山的底线,疯狂地作死。

    但不管沈浪如何挑衅,都如同石沉大海一般,这个浮屠山公主完全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而这个监听者也无比感慨,沈浪你还不放弃?你还不崩溃?

    我每天记录这些洗脑四连句都要崩溃了,你每天被软禁在小房间内,没有自由,不能交流,而且不管任何挑衅都石沉大海,甚至都不知道有没有人听到,你怎么能不崩溃呢?

    沈浪怎么可能崩溃?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他正斗得不亦乐乎呢。

    而且快了,他马上就要对浮屠山公主上演一出绝杀了。

    小样,看你装?什么石沉大海,什么冷若冰霜?

    ………………………………

    又过了三天,沈浪再一次起床了。

    监听者痛苦无比地把耳朵贴上去,准备再一次遭受沈浪洗脑四联句的摧残。

    结果今天的沈浪尤其沉默,一句话都没有。

    监听者错愕,这是为什么?难道沈浪认输了?崩溃了?

    整整坚持两个月的洗脑喊话,今天怎么不说了?

    但就算沈浪不说了,监听者耳朵里面仿佛依旧自动播放沈浪的声音,竟然出现幻听,这就是所谓的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吗?

    整整安静了几个小时。

    沈浪忽然道:“任盈盈,打一个赌,五天之内大炎帝国会对你们进行一次战略攻击,毁灭性攻击。大炎皇帝要发射龙之悔,我知道他的攻击目标会是哪里。如果你也想要知道的话,那我们就见面聊聊给赢无冥戴绿帽的事情。”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监听者再一次浑身颤抖,激动得不能自抑。

    监听了这么久,终于听到干货了啊,太了不起了。

    然后,他立刻把新的监听记录送去给浮屠山公主。

    …………………………

    一刻钟后!

    这个雄壮的女武士从耳朵里面拔出了塞子,朝着沈浪道:“穿好衣衫。”

    沈浪道:“不用沐浴了吗?我已经一天半没有洗澡了。”

    雄壮女武士,没有理会直接朝着外面走去,沈浪穿好衣衫,追了上去。

    不容易啊,整整斗了两个多月,这个浮屠山公主终于再一次召见沈浪了。

    依旧在墓穴之内,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浮屠山公主声音响起。

    “你说五天之内,大炎王朝会向我们发射龙之悔?”

    沈浪道:“对。”

    浮屠山公主道:“你知道他会发射我们哪一座城市?”

    沈浪道:“对。”

    浮屠山公主没有说话,但是气势中却充满了鄙夷不信。

    大炎皇帝要做的事情,赢广和浮屠山都猜不透,你沈浪怎么会知道。而且大炎帝国之前从未发射过龙之悔,哪怕和姜离大战最艰难的时候,也没有发射过龙之悔,现在却要发射了,这不是可笑吗?

    浮屠山公主问道:“大炎帝国能够发射龙之悔?”

    沈浪道:“对。”

    浮屠山公主道:“你觉得他会毁掉我们哪一座城市?”

    沈浪道:“我们先打一个赌,如果我的判断正确,大炎帝国五天之内确实发射了龙之悔,而且摧毁的也正是我猜测的城市,那就证明我赢了,我们就正式办事,给赢无冥戴一顶绿帽子。”

    浮屠山公主陷入了寂静。

    沈浪道:“怎么不敢赌吗?我怎么可能猜中大炎皇帝的心啊,而且还能准确预料他要摧毁的城市?这怎么可能?”

    片刻后,浮屠山公主道:“行,我和你赌。如果你猜测错误,我割掉你一颗蛋。”

    呃?!这么惨烈吗?看来这段时间沈浪的话还是彻底激怒了她啊,说她丑陋如鬼,感染恶疾命不久矣,又说赢无冥不行,又说浮屠山之主痿了不行,所以生不出儿子。

    现在她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话已经说出口,你不赌都不行了。”浮屠山公主道:“如果你赢,我们就给赢无冥戴绿帽。如果你输了,我割掉你一颗蛋,就这么定了,现在你可以说,大炎帝国会摧毁我们哪一座城市了。”

    “还露城。”沈浪道。

    还露城?绝不可能!

    大炎皇帝脑子进水了都不可能用龙之悔灭掉还露城。

    因为这座城市不但属于新乾王朝,也属于晋国,还属于大帝国共同打造的。

    这座毫无战略价值,而且是一座拥有神圣意义。。

    这座城市在新乾王朝最西北处,完全是沙漠中的城市,为了抵御沙暴,大炎帝国、乾国、晋国在十几年前耗费了巨大的代价,迁移五万万人到这片沙漠唯一的绿洲,在这里筑城,并且大面积种植防护林。

    如今,还露城已经种植了几十万亩的树林,成为了沙漠中的奇迹,为抵御沙暴立下了汗马功劳。

    这座城市完全是大炎王朝的神圣工程,皇帝陛下不知道多少次夸奖称赞,而且还让太子亲自去视察过还露城。

    而且还露城这三个字,分别多时由赢广、晋国之王,大炎太子三人合写的。

    大炎王朝的文人墨客不知道写了多少诗篇赞美这座城市,称之为塞上江南,人间奇迹。把沙漠变成绿洲,造福千秋万代。

    大炎皇帝疯了才会摧毁这座城市啊,这是一座仁义之城,奇迹之城,但没有任何价值,毁掉还露城对赢广和浮屠山没有任何打击。

    这个猜测太荒谬了,大炎皇帝就算会摧毁新乾王都,也不可能会摧毁还露城,这个绿洲圣城,这个代表着生命和希望之城,这个天下万民心中的和平之城。

    浮屠山公主道:“沈浪,你可以正式和你的一颗蛋说再见了,你可以选择左边还是右边。”

    沈浪道:“你也可以开始洗白白了,五天之内就会见分晓。如果大炎帝国真的发射龙之悔毁掉还露城,那我希望见到公主殿下光溜溜出现在我的被窝之内,我们合力完成对赢无冥的绿帽大业。”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叩谢诸位恩公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