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又见苦头欢!赢无冥绿帽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沈浪一直都在考虑天越城大决战之后的局面。

    在打天越城之前,他就为了下一场大战做准备,也就是天涯海阁的毁灭舰队,因为有了龙之悔,使得这一战变得轻而易举。而定远城这一战尽管惊天动地,但完全是余波,甚至是一场阴谋。

    所以在很久之前,沈浪就在思考天涯海阁败退之后,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有两件事情是比较意外的,第一件,浮屠山发展得太快了,得到了南部海域的上古大遗迹之后偶,浮屠山过去三年的发展超过之前几十年,使得它远超了天涯海阁,甚至还谋求想要成为第二个白玉京的地位,脱离大炎皇帝掌握的东方世界秩序。

    第二件,浮屠山有大量的龙之悔。

    这就产生了一个致命的危机,原本沈浪觉得依靠缴获的上古装备能够保护怒潮城。但是现在看来这很难,基本上做不到,龙之悔用完之后,沈浪就失去了战略威慑力。

    当然曾经他也想要进行战略讹诈,让天下人以为他有很多龙之悔。他成功了一半,现在天下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还有很多龙之悔,毕竟定远城一战他用掉了几十支。

    但在关键时刻,千万不能对敌人抱有幻想。尤其是联想到火龙彗星第一次出现撞击的时候,也差不多和大炎帝国崛起的时间相吻合。那么沈浪必须要做好思想准备,关于这颗彗星大撞击,他和火神教不仅仅是唯二的知情者。事实证明果然如此,大炎的皇帝陛下,还有赢广、赢无冥等几个人都知道彗星大撞击。

    而晋国和通天寺成为了这一场阴谋最大的牺牲者。当然有一点沈浪非常疑惑,诛天阁到底知不知道这一场彗星大撞击的真相?首先诛天阁和大炎皇帝的关系非常密切,甚至它其实就是大炎皇室所掌控的一个超脱势力。

    如果诛天阁知道彗星大撞击的真相,那为何又要派出两万秘密军团参加晋国太子统帅的西路军?如果诛天阁不知道,那为何大撞击之后现场,会出现诛天阁高手的身影?

    沈浪制造了两颗假龙蛋,一颗铁定是给赢广父子的。而另外一颗,他是准备给大炎皇室的,但具体谁会去抢另外一颗假龙蛋,真就不得而知了。但可以肯定一点的是不管谁抢走了那颗假龙蛋,都不会跑来和赢广说我们得到了一颗龙蛋。

    言归正传,既然有人识破了彗星大撞击的真相,那沈浪手中没有龙之悔的底细就彻底泄露了。

    那么他依靠什么保护怒潮城?保护吴楚越三国?

    因为浮屠山的快速崛起,并且和新乾王国结合为一体,使得天下的局面发生了新的变化。

    沈浪这个所谓的大乾王朝表面上是大炎皇帝最大的对手,但实际上已经不是了,赢广和浮屠山的联合集团才是皇帝最大的敌人。

    因为浮屠山屡次释放出了信号,要让赢无冥代表浮屠山参加超脱势力议会,这对大炎王朝是更加致命的事情,这代表着有一股巨大的势力要自立了。新乾王国和浮屠山的结合体可远比沈浪要强大得多得多,一旦它宣布自立,那对大炎王朝的打击是巨大的。

    原本天涯海阁还可以牵制赢广和浮屠山,但没有想到宁寒舰队竟然败给了沈浪,左辞果断地退出了越国,孤注一掷投入了万里荒漠的开发。所以整个东方世界,竟然变成了大炎帝国,新乾王国,大乾王朝的三国演义。

    大炎皇帝陛下借机闭关,就坡下驴,承认沈浪有几十支龙之悔,并且下令大军撤退,实则是因为沈浪暂时的存在已经是有利于大炎皇帝了,能够最大限度地牵制赢广和浮屠山。

    在天下人的眼中,沈浪肯定是先对付赢广父子,再对付大炎帝国。因为新乾王国是故国,整个东方世界只能有一个大乾。

    那么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摆在了沈浪的面前,他如何抵御浮屠山和赢广?一旦他们对怒潮城发动致命一击,在没有龙之悔的情形下,怒潮城能保住吗?

    原本沈浪以为是能的,毕竟他有很多大口径火炮,上古巨型强弩,还缴获了天涯海阁大量的上古装备。

    但是从浮屠山观察员的招供中,沈浪发现浮屠山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浮屠山了,比想象中强大了很多,靠着正常手段已经保不住怒潮城了。所以当所有人都在庆祝胜利的时候,沈浪却在绞尽脑汁想出路,结果完全无路可走。

    所以他和镜子的对话中才会说,表面上看上去大获全胜,实际上是最危险的时刻,脚下就是地狱,抬起双目,发现眼前一片绝境,毫无出路。

    当然怒潮城手中有一样战略武器,那就是天涯海阁的上古战舰,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保护怒潮城制海权,但能不能抵御浮屠山舰队?浮屠山发现的这个上古巨型遗迹可是在海上的,天涯海阁有上古战舰,谁敢肯定说浮屠山没有?

    而且那一艘沈浪缴获的那艘上古战舰已经被龙之悔炸得融化扭曲,想要修复需要不短的时间。

    所以这个时候,沈浪又动了那个念头,带着幺幺宝贝去魔鬼大三角,收服那些超级强大的海怪,保护怒潮城海域。但思来想去还是放弃了,因为还有一条路,让幺幺去冒险,不如让自己来冒险。

    这条路看上去像是万丈深渊,无比的险恶,但却是唯一的出路。沈浪没有了龙之悔,没有了战略威胁,抵挡不住浮屠山和赢广对怒潮城的攻击。

    那么他就把自己当成战略武器。

    对于赢广父子来说,沈浪这个人比怒潮城重要十倍一百倍。甚至他们攻打怒潮城,也是为了抓捕,或者杀掉沈浪。

    原本他们一定会杀掉沈浪的,但自从沈浪成功发射龙之悔之后,一切就改变了。沈浪对于赢广来说变得价值连城,何止是不能死啊,而且还要活得好好的。因为浮屠山有很多龙之悔,却完全发射不出去,没有权限。

    无法发射的龙之悔是无法成为战略威慑的,尤其无法震慑大炎帝国。

    所以只要沈浪主动进入赢广父子的手中,那怒潮城反而会变得安全。哪怕这个举动看上去显得不智,但沈浪在脑子里面已经进行了无数次权衡演练,最终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

    他原本是想要和仇妖儿商量的,但仇妖儿说不用了,告诉她怎么做就好。

    那么沈浪主动深入敌境,落入赢广父子手中,有什么目的?他想要做什么?

    第一重要的目的,得到龙之悔,哪怕只有一支也能够成为巨大的战略威慑,能够保住怒潮城。而目前整个东方世界已知的地方,只有浮屠山才有龙之悔,所以沈浪必须虎口拔牙,又或者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第二个目标不是主要的,但如果能够完成就更好了,那就是离间浮屠山和赢广的关系。

    这颗假龙蛋里面的放射性物质能够对赢广父子的身体进行致命的摧残,甚至完全神不知鬼不觉,但需要一定的时间,沈浪要把握好这个辐射杀伤力,因为他和这颗龙蛋也有短暂的相处时间。

    当然沈浪的血脉非常奇妙,他甚至无法断定放射性物质会不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损害。

    ………………

    此时沈浪光溜溜地躺在床上,前面站着一个雄壮无比的女人,没有看到赢无冥的身影。

    “这是哪里?”沈浪再一次问道。

    “无可奉告。”对方道。

    沈浪道:“赢无冥呢?”

    “无可奉告。”对方道。

    沈浪道:“我的衣服呢?为何把我扒得这么干净?难道你想要睡我吗?”

    雄壮女人面孔一颤,道:“无可奉告。”

    仿佛除了这四个字,她什么都不会说了一般。

    沈浪道:“把衣服还给我,我总不能一直光着吧。”

    “无可奉告。”

    “行,光着就光着吧,反正我又不在乎,但是我觉得你不要多看,免得会对我想入非非。”沈浪道:“虽然我偶尔口味比较重,但现在已经变得清淡很多了,你不要对我有非分之想,我是不会睡你的。”

    雄壮女人面孔有一阵抽搐,强忍着将沈浪一拳锤死的冲动。

    接下来,沈浪真的毫无羞耻地走下了床,开始在房间四处游走起来,观察每一个地方,因为他必须知道这是哪里啊?

    结果完全一无所知,因为这个房间连窗户都没有。

    但他知道,距离他被赢无冥俘虏已经过去十几天时间了。

    他此时究竟是在新乾王国,还是在浮屠山?又或者是在其他地方?

    在房间里面没有发现任何线索,沈浪就朝着门外走去,结果被这个雄壮的女人拦住了。

    “你不能踏出这个房间门半步。”雄壮女人道,他的手臂一伸,轻而易举就挡住沈浪。

    这个女人武功很高,血脉天赋也很高,有点类似姜离培养的特殊血脉者,就类似于蓝暴,屠大,屠二的那种超级猛将,但又稍稍有一点不一样,她的血脉稍稍有些邪性。

    于是,沈浪鼻子靠近她的身体一直嗅,一直嗅。

    嗅着她的面孔,嗅着她的胸口,简直流氓到了极点。

    这个雄壮的女人浑身微微颤抖,几乎全身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她这一生从来都没有经历过任何男人,也对男人不敢兴趣,但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调戏。

    偏偏不能动手,因为这个人渣太脆了,她一个巴掌都可能拍死。

    “你是浮屠山培养出来的特殊血脉者,武力非常强,不但是宗师级强者,关键还是血脉级宗师。”沈浪道:“完全是战场的超级猛将,在这里看门可惜了,猛将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

    雄壮女子面孔一阵颤抖道:“无可奉告。”

    沈浪道:“猛将姐姐,你们将我剥得干干净净,肯定是害怕我施展什么阴谋诡计对吧?尤其害怕我用什么毒又或者噩梦石之类,所以就把我身上的东西全部搜走了,甚至害怕我藏东西,竟然不许我穿衣衫?不过你难道不知道有些囚犯是把东西藏在屁股里面的吗?”

    雄壮女人面孔再一阵阵抽搐。

    沈浪道:“你要不要检查一下啊,说不定我屁股里面藏东西了。”

    空气中传来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这个雄壮女子完全无法想象,这么贱的人竟然是大乾帝主?竟然是姜离的儿子,简直上天无眼啊。

    不过接下来不管沈浪说什么,做什么,眼前这个雄壮的女人都只有四个字,无可奉告。

    沈浪彻底被囚禁在这二十平方米的房间之内,完全无法出门。

    不过他并不着急,因为机会总会来的。

    ……………………

    赢广捧着这只龙蛋,细细地观察。

    赢无冥道:“这上面的鳞片和那个深坑撞击的凹陷完全吻合,而且这个龙蛋的外壳极度坚固,完全不惧任何刀剑,任何火焰。”

    赢广闭上眼睛,仿佛要感受里面的能量气息,他没有见过龙,但是却见过龙之悔。

    真的能够感觉到一股力量,非常神秘诡异的力量,甚至还能隐隐嗅到龙之悔的气息。

    最关键是里面的放射性物质太神秘了,东方世界完全没有见过,源源不断地释放出辐射能量,更加让人觉得里面孕育着一条龙。

    所以这颗龙蛋简直比真的还要真,沈浪没有见过真龙蛋,或许真龙蛋反而是没有什么能量渗透出来。

    接下来对于赢广父子来说最最重要的是如何将它孵化出来,因为完全没有惯例,而且这颗龙蛋太珍贵了,不敢轻易尝试,只能拼命地阅读上古典籍,希望能够找到相关资料。

    “这颗龙蛋的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的未婚妻。”赢广道。

    “是。”赢无冥道。

    赢广道:“沈浪那边会说吗?”

    赢无冥道:“不会,他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甚至都不需要威胁。一旦他敢开口说出半个字,我就阉割掉他,此人最爱惜自己的生命和身体,不会说的。”

    赢广继续爱不释手地把玩着手中的龙蛋,甚至感觉像是握到了皇帝玉玺一般。

    真龙天子,有龙的便是天子。

    赢无冥道:“父亲,皇帝那边对我代表浮屠山参加超脱势力议会有什么反应?”

    赢广道:“皇帝不会说的,但太子说渴望在超脱势力议会上见到你。”

    赢无冥道:“那就是说坚决不允许了。”

    赢广道:“当然不允许,天下有一个白玉京就够了。二十几年前出现了一个姜离,试图颠覆东方世界的秩序,结果姜离被弄死了。如今他当然不允许再有第二个人颠覆他的秩序,但是……我们赢氏父子已经别无选择了。”

    大炎皇帝一定会统一天下的,不仅仅会对晋国动手,也会对新乾动手。

    如今晋国损失了六十几万大军,而且太子生死未卜,简直伤筋动骨了。那阻止皇帝统一天下最大的障碍,就是赢广和浮屠山了。

    “这次超脱势力议会非常重要,一旦你正式代表着浮屠山出席,就正式代表我新乾王国和浮屠山正式结合,正式脱离现在东方世界的秩序。”赢广道:“所以皇帝陛下一定会千方百计阻止这一切的发生,甚至会对我们乾国进行某种可怕打击。”

    赢无冥道:“所以我们需要一种战略威慑,沈浪就变得非常重要了。”

    赢广道:“关键时刻射一支龙之悔,警告大炎帝国不要轻举妄动,一旦你成功出席超脱势力议会而大炎皇室无能为力,那我们这一步就成功了,正式走出了自立的第一步。”

    赢无冥道:“其实皇帝对沈浪还充满期待的,还希望他能够阻挠我们一下,给我们制造麻烦,不过沈浪让他失望了。”

    ……………………

    一天,三天,五天,十天,半个月。

    接下来好几天时间,沈浪依旧被软禁在这个二十几平米的房间之内,不能出门半步,依旧不知道这是哪里,依旧没有见到第二个人。

    他面对的始终只有这个雄壮女人,除了无可奉告之外,永远不会说第五个字,甚至沈浪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几天时间,除了睡就是吃,完全当成猪一般养。无法交谈,无法看书。

    换成其他人早就疯了,整整十几天时间被禁闭在这个房间内,没有任何娱乐,没有人说话。

    如果没有智脑的话,甚至连时间都不知道,不知道白天黑夜,也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久。

    完全度日如年一般。

    但是不知道方向的蚂蚁才会在热锅上乱转,沈浪是绝顶的智者,别说发疯了,他连一点点反常都没有了。

    敌人在故弄玄虚,但他却清楚地掌握着时间的节奏。

    很快,应该就有人要见他了,不出意外的话就这两三天时间内,因为距离超脱势力议会越来越近了,他的机会很快就要来了。

    果然,在沈浪被囚禁在这里第十九天。

    有一天他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一声巨响,那个雄壮的女人抬着一个大桶进来,里面是洗澡水。

    “赶紧洗澡,全身都要洗得干干净净,不能有一点点污垢。”雄壮女人终于说出了第二句话了。

    沈浪从床上爬了起来,进入浴桶之内,他本来想说我从来不用自己洗澡的,但终极还是没敢说出口,因为这个猛将姐姐力大无穷,让她帮忙洗澡恐怕要脱掉一层皮。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沈浪一边唱歌一边洗澡。

    洗完之后,穿上全新的衣衫,不过竟然不是锦缎,而是麻衣。

    这是什么意思?担心我太帅,太有吸引力?那么接下来要见的就是一个女人了?

    “跟我来,不要乱走一步,不许东张西望,否则后果自负。”雄壮女人道,然后朝着外面走去。

    终于沈浪走出了这个房间,整整十九天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有一个大人物要见他。

    接下来是曲折的走廊,深邃幽静,全部都是岩石的,充满了岁月的痕迹,到处都点着烛火,没有阳光,没有窗户。

    沈浪可以断定,这是在某处地下城,而且很可能是浮屠山控制的某座地下城。

    走了好一会儿,来到了一扇门前,门口有四个女武士守卫,每一个都是特殊血脉者,武功非常强。

    “嘎吱!”这座石门打开了。

    “进去。”雄壮女武士道。

    沈浪走了进去,这是一间巨大的石室,恢宏古朴,但是完全没有任何奢华之气,反而非常深幽冰冷,温度比外面低了好多,看上去很像是陵墓,而且是上古时代的陵墓。

    “沈浪……”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真的就仿佛冰块碎裂一般。

    宁寒的冷若冰霜是常年的刻意压制,而眼前这个女人的声音是真的冰冷,光听着就让人觉得寒冰刺骨。

    “让你见一个故人。”这个冰冷的女人道。

    然后,旁边亮起了一道火光,出现了一个粗大铁柱打造的囚笼,里面锁着一个人,披头散发,伤痕累累,昏迷不醒。

    沈浪不由得一颤,因为他以为会是老师吴荼子,但没有想到竟然是苦头欢。

    怎么会是他?!

    沈浪的内心不由得沸腾了起来,因为苦头欢是和矜君在一起的,还有几万大军,当时被祝红雪击败,逼入了绝境,进入了一片死亡禁区大山之内,就再也没有出来。

    如今见到了苦头欢,是不是意味着矜君有下落了?还有矜君的那支大军?

    那可不止有矜君,还有兰氏十兄弟,还有蓝暴,屠大屠二,总之所有忠诚沈浪的人都在那里。

    这个女人道:“沈浪,这个人是苦头欢,是你最最忠臣的臣子,你应该不愿意见到他死去吗?”

    片刻后,囚牢里面走来了一个刽子手,握着鬼头刀放在苦头欢的脖子上。

    这个女人寒声道:“接下来,只要你有一句话撒谎,我就斩下苦头欢的脑袋,你明白吗?”

    沈浪道:“好,真心话大冒险,我最喜欢了。”

    他口头轻佻,心中却非常严肃,甚至动用X光扫描苦头欢的身体,对方还活着,只不过昏迷了过去。

    不仅如此,苦头欢的身体仿佛发生了强烈的变化,仿佛变高了一些,而且心脏尤其大,比正常人大得多,四肢比例也不一样了。

    总之一句话,他变得不那么像人类了,而且他比之前强大了很多很多。

    苦头欢身上肯定遭遇了巨大的变化,但不知道是苦头欢一个人的变化,还是矜君等人一起发生了变化?还有他为何会落在浮屠山手中?是他一个人被俘,还是很多人被俘?

    很快沈浪断定出,矜君肯定没有被俘虏,否则对方肯定会拿矜君威胁他,毕竟矜君的分量比苦头欢更大。

    这个女人寒声道:“我要开始问第一个问题了,一旦你撒谎,苦头欢就会死!”

    “第一个问题,沈浪你是不慎被赢无冥俘虏,还是故意被他俘虏的?”

    靠,这第一个问题就这么刁钻,这个女人很了不起啊。而且他口中直接称呼为赢无冥,想必地位很高啊。

    “你想好了再回答,脑袋一旦被斩下来,就再也接不回去了。”这个女人冷道。

    沈浪回答道:“我是故意被赢无冥俘虏的,这一切都在我计划之内。”

    这个女人冷笑道:“很好,苦头欢暂时活下来了。”

    沈浪试图搜索她在哪里,但是她的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一般,这个女人的武功很强,超级强,或许不亚于宁寒?

    “那么接下来我问第二个问题,沈浪你故意被赢无冥俘虏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

    这个问题一出,沈浪顿时沉默了。

    “不要想着撒谎,我一定能够分辨出来的。”女人寒声道:“而且也不要想着不回答,那样苦头欢依旧要死。”

    沈浪依旧没有回答。

    女人道:“我开始倒计时了,一旦倒计时结束,你还没有回答,苦头欢身首异处。”

    “五,四,三……”

    顿时,囚笼里面的那个刽子手将鬼头刀缓缓举起,准备随时斩下去。

    “二,一……”倒计时要结束了。

    沈浪高呼道:“停,我回答!”

    接着,他长长呼了一口气道:“尊敬的浮屠山公主,你是赢无冥的未婚妻吧?我之所以故意被赢无冥俘虏,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想要睡掉你,给赢无冥戴一顶绿帽子。”

    …………………………

    注:构思了好几个小时,这一章写得到五点,对不起!诸位恩公,求月票,求支持。

    谢谢乆三少爷,的服务费,上刺刀H等人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