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宇内巅峰!真龙降世!(重要)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二十几天前的怒潮城内。

    “镜子,你看书那么多,你觉得哪一种人最可悲?”沈浪问道。

    镜子想了一会儿,道:“无知。”

    沈浪道:“对,无知。”

    镜子道:“无知并且洋洋得意,自以为掌握了一切,其实完全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沈浪道:“那你觉得人什么时候最危险?”

    镜子道:“成功的时候,得意的时候,尤其这个成功看起来还尤其的辉煌,得意者忘形,目光朝天,对脚下的陷阱浑然不知。”

    说完之后,镜子不好意思笑笑道:“很多书中都是这样写的,很多大人物就是这样毁灭的。”

    沈浪道:“那你觉得我现在的局面算是成功了吗?我们发生的一切事情你都知道,因为你每天都能读到报告。”

    镜子道:“如果你能够成功地将大炎帝国西路军彻底抹去,并且终结这一场还没有爆发就已经停止的世界大战,并且保护吴楚越三国,那你就算成功了,而且是你这一生最大的成功,至今为止最大的荣耀。”

    沈浪道:“那你觉得我得意了吗?”

    镜子道:“你很得意,你时时刻刻都在得意,但是你没有忘形。”

    沈浪道:“有一句诗,不识琼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有很多伟大的人物之所以在最成功得意的时候跌入万丈深渊,是因为他人已在局中,却视野有限看不清楚。但又有一句诗是这样说的,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也就是说当你视野站在最高处的时候,也就不用担心被假象所迷惑了。”(这世界没有庐山)

    镜子听到这里,忽然忍不住一笑,道:“我倒是想起了你书中经常写的一句话,我要这天遮不住我眼,我要这地埋不住我心。现在想想这句子很装逼,但境界却是不如你刚才说的那两句诗。”

    沈浪道:“要的就是装逼,气势牛逼就行。”

    接着,沈浪又道:“又有一句话说,你眼前仿佛有大道万千,实则一条路都没有。但有些时候你眼前绝路,路反而就在脚下,哪怕它看上去是万丈深渊。”

    “嗯。”镜子道:“我懂了,只要你看清楚了,那眼前这条路哪怕再险恶,再可怕,再迷惑,但它依旧是出路。”

    ……………………

    大撞击最后的天坑,沈浪和仇妖儿不断地自由落体,不断下坠,下坠,下坠。

    这深坑真的不知道有多深,都说万丈深渊,但它或许已经超过了,真的有一种感觉要深入地心一般。

    当然这仅仅只是一种错觉而已,只不过下坠的时候感觉太失控了,所以觉得时间尤其漫长,这个坑虽然很深,但也不至于这么深。

    “砰!”到底了。

    仇妖儿提前抓住洞壁进行了缓冲,等真正到底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冲势了,轻而易举地停了下来。

    沈浪抬头望天,几乎什么都看不见,真他妈深啊,一会儿甚至都不知道该怎爬上去了。

    究竟是什么东西啊,在大戈壁上撞出了这么深的一道坑?

    沈浪探索第一个坑的时候,只感觉要亮瞎了眼睛一般,因为密密麻麻都是亮晶晶的宝贝。

    而这个最后的天坑,此时仅仅只有一样东西,静静地躺在坑洞底部,它就是这一场彗星大撞击的压轴戏码?

    一个蛋!直径一尺左右的蛋。就是这玩意,砸出了一个万米的深坑。

    沈浪上前触摸这颗蛋,冰凉凉的,也感觉不到什么温度,就仿佛是普通石头一般,如果不是它表面的纹理,沈浪甚至以为他是一个大的鹅卵石。

    但它毫无疑问是一个卵,卵壳的表面上长满了鳞片,充满了非常特殊的褶皱。

    它……是火龙彗星最后砸下来的?

    它……是这可彗星的真正核心?

    那它是什么蛋?龙蛋?但为何会出现在天上的彗星上啊?这简直太诡异了。

    沈浪双手用力捧起,这颗蛋很重,足足有几十斤,但也只有几十斤,它是靠什么撞出万米深坑的啊,简直是太离奇了。但如果它是一颗龙蛋的话,那确实就要改变历史,改变整个世界了。

    沈浪脑子里面不由得想起了龙之悔发射瞬间的声音,真的像是龙之叹息。那个战略大杀器,为何要称之为龙之悔?还有这些噩梦石装置,那些亮晶晶的宝石,算是什么?

    沈浪用力抱起那颗可能的龙蛋贴在脸上,痴迷道:“我们真的要改变世界,我们真的要创造历史了。”

    “如果这是一颗龙蛋的话,那它的价值确实远远超过了之前所有的东西,超过了所有的噩梦石,超过了所有的生物化石,超过了所有的宝物,甚至之前几十个天坑里面所有的宝贝都不如它的百分之一。甚至我怀疑,龙之悔战略大杀器的原料就是它的血髓。”

    “这真是伟大的一刻,我们创造历史了。”

    沈浪的声音充满了痴迷,仿佛呓语一般,又仿佛喝醉酒了一般,望着这颗蛋的目光充满了无限的狂热。

    “不如换一个说法如何,我们共同创造了历史。”忽然,深坑之内响起了另外一道声音。

    顿时间,仇妖儿脸色剧变,这万米之下的深坑还有另外一个人?而她竟然完全没有发觉?她是如此的强大,能够嗅到任何血脉气息的,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这个人,竟然如此之强大吗?

    然后,这个人缓缓走了出来,当然依旧看不清楚他的面孔和身影。这里伸手不见五指,但是沈浪的噩梦石装置却能够释放出光芒的,却依旧看不见这个人,他仿佛隐藏在黑暗中一般。

    “我应该叫你什么呢?我亲爱的弟弟,亲爱的师弟?”那个人微笑道:“我们曾经见过面,但是再次认识一下,我叫赢无冥,新乾王国的太子,姜离陛下唯一的传人,你也可以叫我姜无冥。”

    沈浪静寂无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受惊了吗?我亲爱的弟弟?”赢无冥道:“这应该是你最最辉煌的时刻啊?你凭借一己之力打败了天涯海阁,又将大炎帝国西路军几十万人瞬间从这个世界上抹去,何等之伟大胜利啊?简直让人毛骨悚然啊,我每一次想起来都觉得头皮发麻,我亲爱的弟弟,你怎么就那么聪明呢?”

    沈浪沙哑道:“不要这样称呼我,叫我名字就可以。”

    赢无冥道:“我曾经喊姜离为父亲的,所以喊你弟弟很正常啊。难道因为我是叛徒,所以就要否认我这个身份吗?不能吧!”

    沈浪道:“叫我沈浪就好。”

    “没问题,亲爱的弟弟。”赢无冥道:“接下来我有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想要和你探讨一下,谁才是姜离陛下真正的继承人?你还是我?”

    沈浪道:“当然是我。”

    “不,不,不。”赢无冥道:“虽然我们家背叛了姜离陛下,虽然我们将姜氏王族杀绝了几千人,虽然我们为了杀你屠了无数襁褓中人,但我觉得我比你更加适合成为姜离陛下的继承人。我说这话你能听懂吗?你应该能够听懂的吧,你那么聪明。”

    沈浪当然能够听懂,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杀了太子李建成,囚禁了父皇李渊。虽然名为太上皇但也只不过是被软禁的囚徒而已,李渊对李世民当然恨之入骨,但李世民如果说他才是李渊事业的真正继承人,这话也是没错的。

    “我亲爱的弟弟,你太弱了,虽然很聪明,但是太天真。”赢无冥道:“你继承不了父皇姜离的事业,我才可以。总不能因为你是姜离陛下的亲儿子,你就理所应当成为继承人吧,我们人有不是狗,也不是马,还要讲究血统,还要讲纯种不纯种,继承这种精神才最最重要不是吗?总不能因为我们背叛了姜离陛下,就否认我继承人的身份吧?”

    这话听上去很谬论,但如果从沈浪嘴里说出来,保证更加有说服力。

    比如罗马帝国的皇帝凯撒,他的亲生儿子是埃及法老托勒密十五世,但是继承罗马帝国皇帝之位的确实他的养子屋大维。

    沈浪依旧看不到赢无冥的面孔和身体,他走过的每一处地方就仿佛陷入黑暗一般,不是隐形,就是一团黑影,啥都看不见。

    赢无冥对仇妖儿完全视而不见,就是在这个深坑的底部环绕,围着沈浪一直走。

    “我亲爱的弟弟,你一直一来都是这么浮夸的吗?都是喜欢大手笔的吗?”赢无冥道:“用一支龙之悔将宁寒的八万舰队彻底从世界上抹去,哦不对,是十万!”

    赢无冥的口气充满了揶揄和淡淡的讽刺,因为具体数量他当然知道是八万,只不过沈浪吹牛成十万。

    “说来我还一直想要迎娶宁寒公主呢,但是她始终拒绝了。”赢无冥叹息道:“亲爱的弟弟,她仿佛不愿意和我们姜氏有什么瓜葛呢。他嫁给我难道不好吗?这代表着天涯海阁和浮屠山的联手,代表着越国加入我大乾的阵营,难道不好吗?她为啥不答应呢?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亲爱的弟弟,西域诸国那边和你一样浮夸,你可知道他们的王最喜欢什么称呼吗?什么世界之王,什么万王之王。”赢无冥道:“祝红雪不到两万人就可以吊打他们一百万,还有什么颜面称之为万王之王?这一点上你们不相上下,你区区一个怒潮城,就可以称之为大乾帝主。我们拥有整个新乾王国,纵横几千里,还有好几个附属国,再加上一个浮屠山,都不敢称大乾帝主呢,你区区一个怒潮城就敢自称了,论吹牛还是你行啊,亲爱的弟弟。”

    沈浪吹牛逼一直都很行的,尽管他吹的牛都实现的。

    赢无冥用一种西方的语调念道:“还有你的那份诏书,简直霸气冲天啊。任何人不得侵入我大乾王朝领土半步,否则我将给予毁灭性打击吗,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去,要不要这么吓人啊?亲爱的弟弟。用龙之力发射能量核心,将天涯海阁大图书馆炸平了,然后就号称将天涯海阁从世界上抹去,牛逼,牛逼。”

    “前天你就更牛了,一下子将晋国太子的六十几万西路大军彻底抹去了。你简直让我父王赢广震惊,让炎京颤栗啊,现在皇帝陛下应该已经下旨了,包围吴楚越三国的百万大军正是退兵,这一场世界大战还没有开始打,就已经结束了。”

    “亲爱的沈浪弟弟,你真是太牛了啊,你简直以一己之力消灭了百万大军啊,对了,同样是四舍五入啊,六十五万便一百万,没问题。你以一人之力,拯救了吴楚越三国,神迹啊,简直神迹。”

    赢无冥开始鼓掌,惊叹,高呼。

    “你太厉害了,我为你感到骄傲和自豪。现在吴王,楚王,越王肯定对你崇拜狂热到极点了吧,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赢无冥道:“亲爱的弟弟,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龙之悔呢?几十支龙之悔啊,不但把六十几万西路军,哦对不起,是将百万大军彻底抹去,而且还把整个定远城变成了废墟,你难道不觉得太浪费了吗?定远城和你什么仇什么恨啊?你说的天下无仇,难道名单里面还有定远城?”

    “说到天下无仇,你的仇人墙名单上有我吗?”赢无冥问道。

    沈浪道:“有,而且排名还非常前面。”

    “那就好,那就好。”赢无冥道:“能够被你记挂在心,咬牙切齿地痛恨,我也就放心了。对了,你这次消灭晋国太子几十万大军的龙之悔哪里来的啊?几十支龙之悔啊?”

    沈浪耸了耸肩膀。

    赢无冥道:“该不会是像老天爷借的吧?天爷,那些陨石坠落的时候,还真他妈像龙之悔,连冒出的绿光都是一模一样的。亲爱的弟弟,你怎么就那么能吹牛呢?明明是彗星降落,撞击世界,你硬说成是你的功劳,你的威力。”

    “一百年左右撞击一次,对吧?”赢无冥道:“亲爱的弟弟,不过你还是牛,我们压根计算不了那么精确,我知道吗?我们的人计算误差超过八天,简直无法原谅。但这也不能怪别人,因为天上的彗星速度老变,虽然都是一百年左右经过一次,但想要精确到某一天还是很难得,所以你确实厉害,你是一个天才的数学家。对了,我们浮屠山开启南部海域那个超级上古大遗迹,也要感谢你,感谢你的天才付出,让我们浮屠山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过去三年的收获,超过之前一百年。若不是你天才的四色定理,说不定那个上古遗迹现在还没有开启呢,甚至未必会落到我们浮屠山手中,你真是一个天才。”

    “这玩意,是一颗龙蛋吗?你怀中这个东西是龙蛋吗?”赢无冥忽然指着沈浪怀里的东西问道:“这玩意会改变世界吧,会创造历史吧,一旦里面的龙孵化出来,是不是就能成为世界之皇?毕竟我们说皇帝的时候都说是真龙天子,没有龙的皇帝算是什么皇帝,对吧?”

    赢无冥继续道:“这颗龙蛋的战略价值,是不是超过整个上古遗迹了?是不是超过所有宝物的总和了?因为某种意义上,它代表着皇位?我可以这么理解吧,毕竟龙之悔里面的力量就是来源于龙。”

    “亲爱的弟弟,那这颗龙蛋你能给我吗?毕竟是我先发现的呢,我比你更早来到这里。”赢无冥伸手道:“给我吧。”

    旁边,仇妖儿拔出了乌金剑。

    “弟妹?”赢无冥道:“或者我应该称呼为妖儿妹妹,毕竟你也是姜离陛下的养女?不好意思啊,刚才一直和沈浪弟弟叙旧,冷落了你,希望你不要介意。听说你武功非常非常厉害,击败了祝红雪?厉害,厉害!某种意义上,祝红雪也是姜离陛下的养子?同室操戈,同室操戈啊,痛哉,痛哉啊!”

    仇妖儿没有说话,一直在凝聚内力和血脉之力,她前所未有之认真,前所未有之凝重,恨不得将体内的力量全部爆发出来。

    之前所有战斗加起来仿佛都比不上这一次,尽管还没有开打。(和索伦打的是美杜莎女王,不是仇妖儿)

    赢无冥道:“那我先提出我的要求,我要拿走这颗龙蛋,而且还要将亲爱的沈浪弟弟俘虏。你同意吗?如果你同意那就点点头,如果不同意,那就开战吧。”

    “哦,那就是不同意?那就是没得商量咯?那行,开打吧!”赢无冥说完之后,整个身体仿佛猛地炸开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真的有一种小核弹在体内爆炸的感觉。

    “仇妖儿妹妹,你有的一切我都有,别忘记了我才是姜离陛下唯一的嫡传弟子,真正的继承人。什么黄金血脉,什么血脉蜕变?我统统都有的……”

    “轰轰轰……”

    整个深坑的底部,仿佛被一股无比可怕的力量笼罩,整个地下都在微微地颤抖着。

    “亲爱的弟弟,你太娇弱了,我们打起来只怕将你撕成碎片。”赢无冥道:“所以为兄我来的时候,特地给你带来了一副特殊的棺材,你就乖乖呆在里面啊,连同那颗龙蛋一起呆在里面,先交给你保管了。”

    然后沈浪被放进了那具特殊的棺材之内,被保护起来,他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见。

    “噗!”

    “噗!”

    外面赢无冥和仇妖儿在决战,没有任何巨响,也没有任何惊天动地,到仿佛是超声波一般,完全是听不见的。

    但是两个人的力量所过之处,一切化为齑粉。

    这个最后天坑,是被龙蛋砸出来的,完全变成了坚硬无比的岩石,连刀子都劈不动。然而在两个人的力量之下,却一寸一寸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本来狭窄的坑洞,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十几平方米变成了几十平方米,几百平方米,上千平方米。

    原本已经很深的天坑,变得越来越深,但是地面上却什么都感觉不到。

    “砰,砰,砰……”

    沈浪在棺材里面什么都听不到,唯一能够感觉就仿佛是磁爆弹爆炸的时候一样,一阵阵过电一般,全身一阵阵酥麻。

    这才是巅峰的决战吗?充满了极致的毁灭性,但却又无声无息?就仿佛被按下静音状态的大爆炸?大毁灭?

    时间变得无比漫长,仿佛过去了很久,又仿佛只有一瞬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战斗结束了,这幅棺材被打开了。

    “亲爱的弟弟,一切结束了,你出来吧。”赢无冥道。

    沈浪第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仇妖儿,她输了。

    “没事,她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赢无冥道:“她确实很强很强,但是我说过了嘛,我才是姜离陛下唯一的继承人啊,她有的一切我都有,而且修炼得更拼命久远,她没有的东西,我也有。”

    沈浪看了一会儿,然后将怀中的龙蛋放下了,来到仇妖儿的面前蹲了下来。

    “亲爱的弟弟,你觉得我应该杀仇妖儿吗?”赢无冥问道。

    沈浪道:“我觉得不应该。”

    “看看,你又天真了不是?”赢无冥道:“刚才说你天真幼稚你还不信,斩草除根懂不懂?难道我会因为她是我义妹而不杀她?怎么可能?姜氏王族的人我们杀了几千人,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恶心的事情是什么吗?一个坏事做绝的人,忽然一天幡然悔悟了,想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又或者忽然某一个瞬间,善念发作,就不杀了。”

    赢无冥拔出了剑,他这是再一次拔剑,还是才拔剑?总之他拔出了剑,来到了仇妖儿的面前,对准她的后背就要刺下去。

    “我刚才之所以不杀她,完全是因为我要在你的面前亲手将她杀死啊,这样你才能痛苦到极致,不是吗?”赢无冥道:“亲爱的弟弟,这应该是你第二爱的女人吧?我杀了哦,我杀了哦……”

    然后,赢无冥的剑缓缓刺了下来。

    沈浪伸手轻轻捏住了剑刃,还小心翼翼地唯恐割伤了自己的手。

    “你不能杀她。”沈浪道。

    “为什么呢?”赢无冥问道:“给我一个理由先?”

    沈浪道:“你浮屠山有不少龙之悔吧?”

    赢无冥点头道:“亲爱的弟弟,你连这个信息都掌握了啊?我浮屠山还就不能没有点秘密了啊。对的,我们有不少龙之悔!”

    沈浪道:“但是都发射不了吧?”

    赢无冥点头道:“是啊,真是可悲啊,放着一堆战略大杀器却不能发射,想射不能射的感觉,大概是我们最大的痛苦。”

    沈浪道:“那真是巧了,我能射。”

    赢无冥道:“对啊,那真是巧了,你竟然能射,而且你还真的发射过了,所以呢?”

    沈浪道:“所以我才能够活啊,要不然你早就将我碎尸万段了。”

    赢无冥点头道:“对的,做人就是应该斩草除根。不过有了龙之悔,而且随时都能发射,那我们新乾王国就能对大炎帝国保持一种战略威慑了,这里面的价值,你最懂了,所以我的弟弟啊,你价值连城啊,可千万不能死。这一次大撞击,我的收获巨大,第一大是龙蛋,第二大就是你了,亲爱的弟弟。”

    沈浪道:“所以你不能杀仇妖儿啊,我这个人是疯子,别说杀一个仇妖儿,你杀掉小冰,或者宁焱,就足够摧毁我的精神世界了,你不想我变疯吧?”

    赢无冥摇头道:“不想,绝对不想。我要你好好的,关键时刻能够为我发射龙之悔,最好你一直能够撑到这条龙孵化出来,我们就有了新的战略威慑力,那个时候你的使命就结束了。”

    沈浪道:“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我被囚禁了呗。”

    赢无冥道:“对的,你被囚禁了,基本上就是终身。”

    沈浪道:“那在我被囚禁之前,放过仇妖儿如何?否则我会发疯的,你想见到的,你应该相信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赢无冥道:“那我为何不能抓她一起回去呢?用她的生命时时刻刻威胁你?”

    沈浪道:“威胁我什么?威胁我发射龙之悔吗?你难道现在就要发射?又或者是威胁我交出发射龙之悔的办法,不行的啊,我这个人才是发射龙之悔的办法啊。”

    赢无冥道:“有道理,有道理。”

    沈浪道:“还有一点,仇妖儿那么美丽,那么动人,如果你把她抓走了,她万一受到一点点玷污怎么办?一旦那样的话,你觉得我会怎么样?”

    赢无冥道:“疯子,毁灭全世界。”

    沈浪道:“对,黑死灭绝弹往新乾王国一投,带走几百万,几千万生命,你大概也不想成为一个子民死绝的皇帝吧?我毫无疑问是一个疯子,我不能受到伤害的,不但我身体不能受到伤害,我的精神也不能受到伤害。我对天下万民还蛮爱的,但是却远远比不上我的亲人,我的爱人,哪怕伤害了一个,我就会崩溃,就会毁灭。”

    赢无冥道:“那这样一来,我只能俘虏你,而要放掉仇妖儿了对吗?”

    沈浪道:“对的。”

    赢无冥道:“那好吧,我刚才只是在诈你而已,仇妖儿是我义妹,我怎么舍得伤害她呢?你是我的弟弟,我怎舍得你难过?沈浪弟弟,那你把龙蛋给我吧。”

    沈浪抱起了那颗龙蛋,放在赢无冥的手中。

    赢无冥道:“这个上古装置释放的空气是有限的,这个深坑内的空气快要耗尽了,我们走吧。”

    沈浪道:“行,我们走吧。”

    赢无冥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囚徒了哦,我要打昏你,介意吗?”

    沈浪道:“不介意,但别弄疼了,还有外面有很多我的人,希望你别伤害他们好吗?万一伤害到我的亲人,那我又要发疯了。”

    赢无冥道:“亲爱的弟弟,你就是这么不信任人,我连仇妖儿都放过了,难道还会对其他人动手吗?对了弟弟,你一直一来都是喜欢做猎人,做棋手。现在沦为了猎物,变成了棋子,感觉如何?”

    沈浪想了一会儿道:“有点茫然,有点怪怪的。”

    “迷茫就对了,你不是有一句诗写得很好嘛?只缘身在此山中,另外我告诉你一句话,当一个人取得和能力不匹配的巨大辉煌成功时,那就要怀疑这个成功是不是真实的,因为在这个巨大成功的背后,意味着巨大的毁灭危机。’

    说完,赢无冥对着沈浪后脑轻轻一拍。

    沈浪眼前一黑,直接昏厥了过去,赢无冥将他连同龙蛋放在棺材里面,然后他扛着棺材飞快地望着地面上攀爬跳跃而去,速度快如闪电。

    冲出万米深坑之后,上面没有一个沈浪的人,她们在战斗,在追杀附近试图潜入万米深坑的人。

    就这样赢无冥扛着棺材,完全如同鬼影一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

    “这个世界上有一句话,看似绝境,其实暗藏着胜利。”

    “什么是布局,就是走一步,提前看两步,看三步,四步。”

    “这个世界上还有一句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但是更多的时候你压根就分不清楚,谁才是真正的黄雀。”

    “这个世界上有几个棋手,一个见首不见尾的皇帝,小姜离赢广,还有一个就是我沈浪,我凭什么作为棋手?我这么弱的人都可以成为棋手?因为我站得足够高,看得足够远,能够穿透层层的云雾,看清楚真相!”

    “当你看得足够清楚之后,那眼前这条路哪怕再险恶,再可怕,再迷惑,但它依旧是出路,哪怕它看上去像是万丈深渊。”

    一辆秘密的普通马车在行驶,一直往东,这是返回怒潮城的方向。

    另外一个沈浪静静地坐在里面,抱着一只箱子,箱子里面有一颗长满鳞片的蛋。

    多拉公主坐在对面,相敬如宾,足足好一会儿后,多拉公主问道:“怎么称呼?”

    这个沈浪道:“你最好还是叫我陛下。”

    多拉公主道:“他没事吧?”

    这个沈浪道:“他说过,他没事。他那么聪明的人,想要的东西应该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吧,当他提前很久去算计一个人的时候,应该为那个敌人感到悲哀。”

    多拉公主道:“疯子,真是彻头彻尾的疯子。”

    …………………………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这个世界上很难分辨谁是真正的黄雀。

    这个世界上有几个棋手,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炎皇帝,永远是最神秘的那一个。

    皇宫的禁忌之塔底下,大炎皇帝正在闭关,他在闭关做什么?

    拿着一条丝巾,轻轻在擦拭一件东西,一个注定会彻底震惊整个世界,让整个天下都为之战栗的东西。

    “老伙计,天上的那颗彗星死了,直接砸到了西边的戈壁滩上,把晋国的六十几万大军都砸灭了。沈浪说是他发射了几十颗龙之悔,将朕的西路军彻底抹去的,你说他怎么就那么会吹牛呢?”

    “还有赢广,他可了不起了,要变成棋手了。”

    “朕,赢广,还有沈浪那只小狐狸,要上演三国演义了。”

    “老伙计,差不多一千年了吧,现在天上那颗彗星都炸了,你难道还不醒来吗?”大炎皇帝轻轻地擦拭一块眼皮,而这块眼皮比他的人还要大。

    他擦拭的是什么?一条巨龙!

    大炎皇宫禁忌之塔下面藏着一条巨龙,一条仿佛沉睡又仿佛死去的巨龙,真正的巨龙,让整个世界颤栗的巨龙,这就是大炎帝国的国运。而这只巨龙的身上插着几根管子,诡异的液体不断滴落入特殊器皿之内,充满了无比强大的毁灭气息。

    曾经沈浪疑惑地向火神教的雪莱大祭师问了一句,天上那颗火龙彗星第一次出现在差不多在近一千年前?雪莱大祭师点了点头,还问他怎么了?

    沈浪当时说没有什么,因为那颗彗星出现的时候,也差不多是大炎帝国诞生的时候。

    ……………………

    注:这两章好难写,脑子有点要炸。向兄弟们求几张月票,双倍月票快要结束了,投给我好不!

    谢谢书友20190320213109799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