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龙之觉醒!天下震动!(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雷洲岛天堂庄园山顶的亭子内,沈浪陪着宁元宪和几个孩子正在看风景,天空的一个奇景。

    啥风景?彗星!

    其实这个彗星已经出现好几天了,不过因为亮光不够,所以白天是看不见的,到了晚上才会发现,还是幺幺小宝贝第一个发现的。

    沈浪很早就造了一具超高倍数的望远镜,当然比不上现代的望远镜,镜片说容易也容易,但说难是真的难,不然现代地球的有些顶级镜片也只有寥寥几家公司做得出来。不过这东西只要玻璃纯度提上去之后,再用手工磨总能磨得出来还不错的。他的玻璃工厂制造了大批量的望远镜,隐元会夺走这个玻璃工厂后,几乎整个东方世界的军队都装备上了望远镜。

    今天晚上沈浪安排了三具天文望远镜,共孩子们观察天上的这颗彗星。这颗彗星非常漂亮,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天际。

    “彗星是冰冻物质和尘埃的凝结物,更像是一堆脏冰。彗星和其他行星一样绕太阳公转,但其路径更长更夸张,因为它特殊的形状,所以也被称之为扫把星。当它远离太阳的时候,就是一个超级大冰块,但是靠近地球的时候,他就会被太阳辐射溶解升华,成为一道长长的光带。”

    沈浪一边带着孩子们看彗星,一边讲解。

    “爸爸,那彗星大吗?”沈力宝宝问道。

    沈浪道:“有的很大,有的很小,但大部分彗星都很大。”

    “那它会掉下来吗?”沈城问道。

    沈浪道:“因为受到太阳的加热,加上星球的引力,它会不断分解,所以每一个彗星的生命是不一样的,有的不到几天,但一般来说200年以内的被称之为短周期彗星,超过二百年的被称之为长周期彗星。”

    “爸爸,你看,你看,它裂了……”

    沈浪赶紧凑到天文望远镜面前观察这个彗星,果然它出现了一次分解爆裂,这一幕真是漂亮啊,整个彗星的光影瞬间爆了十几倍都不止,而且在空中成为一个螺旋状。

    不过这样的奇景很快就消失了,因为分解爆裂出来的那部分很快就彻底被分解成为气体了。

    宁元宪道:“说起这我倒是记起一件事情了,当时宁政出生的时候,天降流星雨把国都的的民房砸毁了几百间,而且他下巴刚好有一个特殊的胎记,所以很多人说他不详,说他是什么妖星。”

    最近宁元宪的气色真是好得太多了,短短几个月就增重了超过三十斤,比起之前也仿佛年轻了很多,甚至震颤也不如之前厉害了。

    这段日子对他来说,真的如同神仙一般,每天陪着几个孩子读书吃饭,种菜养花,闲暇的时候出海钓鱼,简直不要太美啊,就是种妃嫌无聊,经常会跑到怒潮城去玩,当然她所谓的玩更多时候是跟着徐芊芊一起裁剪衣衫。

    “岳父,您的记忆中见过这个彗星吗?”沈浪问道。

    宁元宪想了一会儿摇头道:“没有吧。”

    这也很正常,因为很多彗星通常几十年才出现一次。

    “不过这个彗星确实很妖啊。”宁元宪道:“幺幺,你告诉爸爸,是什么时候发现它的?”

    幺幺在纸上写了一个数字:“十五!”

    十五天之前?那好像是龙之悔引爆的那一天,确实有些巧啊。

    “孕吐得厉害吗?”沈浪问旁边的宁焱。

    宁焱摇头,稍稍有些羞涩道:“什么反应都没有。”

    种妃道:“沈浪有你在阿焱幸福多了,上一次怀孕可遭罪,这次什么感觉都没有,能吃能睡,力大如牛,就等着瓜熟蒂落,一闭眼一跺脚把这娃儿生下来了。”

    “讨厌,不许说了。”宁焱上前捂住种妃的嘴,什么力大如牛,什么一闭眼一跺脚就生下来了,她最不喜欢听这样的话,显得她好像很粗野似的,人家也是娇滴滴的大美人好不好?

    而就在此时,一个身影飞奔而上,是多拉公主。

    “陛下,有事。”

    沈浪抱起沈宓和幺幺道:“亲爸爸一口。”

    两个丫头在沈浪左右脸上亲了一口,依依不舍将她们放下,沈浪朝宁元宪道:“岳父,那我先回了啊。”

    “去吧,去吧,我们再多呆会儿。”宁元宪道。

    沈浪在十几名特种武士的保护下山,肯定出了蛮重要的事,否则多拉公主不会半途来打扰的,但又不会是什么坏事。

    “我们派去西方世界的使团回来了,狄波丝公爵派来了使者。”多拉公主道:“另外我姐姐也带来了礼物。”

    多拉公主的姐姐,亚马逊的埃达女王了,换算时间这两个人都已经生了,宝宝都好几个月了,但应该不仅仅是这件事情。

    “火神教派来了使团,带队的仍旧是那个大祭师,她说有非常重要的事务要拜见陛下。”多拉公主道。

    沈浪点了点头,翻身上了巨大的亚马逊战马,搂住了多拉公主的小蛮腰朝着怒潮城驰骋而去。

    ……………………

    “我的天神啊,我终于再一次见到您了,我男主人呢,伟大的东方人皇。”距离还有很远,狄波丝的太监塔伦就用一种非常夸张的口气喊道,直接跪在了地上道:“您最忠诚的奴仆塔伦,拜见至高无上的沈浪陛下,我听闻您刚刚获得两场辉煌伟大的胜利,而且已经成为了三个王国的君主,您简直是奇迹的化身,我的陛下。”

    而且他说的还是中文,字正腔圆的。之前在西方世界他虽然会一点点中文,但基本上能看不能说,可见过去一年多时间他学习得很努力。

    “你的东方语言说得很好。”沈浪笑道,然后轻轻带了一下他的臂膀,让他起来。

    太监塔伦夸张地一震,就仿佛被沈浪触碰一下是莫大之荣幸一般。

    “这一切都是您的荣耀,我时时刻刻抱着对您的敬仰,才使得我的学习有如神助。”塔伦道:“不仅仅是我,还有女公阁下也学习东方语言,我学习得还不够,我争取在小王子学会说话之前让我达到东方学者的水平,因为我希望成为王子殿下第一个语言启蒙老师,这可是我们鲁索家族第一个亲王。”

    沈浪道:“狄波丝生了一个男孩?”

    塔伦道:“是的,我的陛下,这是天下间最漂亮的小王子,他的头发如同黄金,如同阳光,他的皮肤如同白玉,他的眼睛如同星辰,而且他拥有和您一样的眼瞳,深幽而又立体,当他降生的时候,天上飘下了蓝色的雪花,太阳和飘雪并存,所以我们称之为太阳飘雪降生者。”

    接着,塔伦献上了一副画像,这是用写真素描的方式画出来的,而且还是彩色的,已经非常逼近于相片了,画像上狄波丝公爵抱着儿子,果然是一个超级漂亮的小家伙,将混血的所有优势发挥到极致。

    “这幅画像根本就无法达到小王子漂亮的十分之一,但是没有办法,这已经是最好的画师了。”太监塔伦道:“为了这一幅画像,女大公付出了一百斤黄金,招募了整个帝国最出色的画师。”

    这个孩子的姓名已经不用问了,狄波丝说过了,如果生的是男孩就取名为洛基,这是姜离在西方世界的名字,洛基.姜.鲁索。

    “西仑帝国还稳定吗?”沈浪问道。

    “大体上还是稳定的。”塔伦道:“海伦副皇归来之后,整个南方团结一心,得到了无以伦比的发展,上交的赋税再一次远远超过了北方,或许用不了多久,我们的南方就能够成为西仑帝国真正的重心了,而且我们开始和东方帝国进行贸易之后,会变得更加繁荣昌盛的。”

    接下来,太监塔伦欲言又止。

    “说。”沈浪道:“是不是狄波丝想要我给一道什么旨意,册封什么的?”

    太监塔伦谄媚道:“睿智如您,我的陛下。”

    沈浪没有把自己这个大乾帝主当一回事,甚至他现在连内阁都没有,更没有下达过什么旨意,总不好自己写吧。

    “那个谁,在吗?”沈浪问道。

    “还在……”外面张春华道:“他原本在天堂庄园陪伴太上王,但最近我们事务太繁忙了,所以就请他老人家来帮忙。”

    沈浪说的那个谁,就是越国尚书台前前左丞相,太子太傅索玄,也曾经是金山岛之争的最高裁决者之一。

    这个人差不多算是活化石了,资格比祝弘主还要老,今年已经八十七岁了,身体竟然还很硬朗。当年沈浪身份暴露的时候,他没有任何发声,宁绍登基王位的时候,他也没有发声反对,属于明哲保身,但是又不愿意从贼的那种。

    沈浪王者归来,天越城大决战获胜之后,他曾经去见过张翀,非常隐晦地说不知道是否有荣幸参加沈浪和张春华的婚礼,张翀也向沈浪提过,但那场婚礼的规模很小,沈浪也没有邀请索玄。

    索玄没有受到请柬,内心还是非常失落的,但是不久之前他不顾八十几岁的高龄前来怒潮城,一是来求见沈浪,二是想念故主宁元宪。

    不过沈浪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见他,倒不是对他不满,这位索玄侯爵和他有过小小的过节,但是在关键时刻人家至少没有站队宁绍和祝氏那边。

    “老朽索玄,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索玄一丝不苟地给沈浪叩首,声音带着恰到好处的激动和颤抖,他和祝弘主一样都是宁元宪的老师,也曾经见过姜离,至少从内心深处他是向往姜离的,而且他在尚书台的时候是左相,和当时的右相祝弘主尿不到一处去,所以立场天生偏向沈浪。

    沈浪道:“这次请老太傅过来是因为您是书法大家,而且德高望重,请您帮我拟一道旨意。”

    前太子太傅索玄叩首道:“臣遵旨。”

    沈浪道:“大意就是,册封西仑王朝南境守护,鲁索家族的狄波丝公爵为大乾王朝碧贵妃,册封其子为大乾王朝玉亲王。”

    太傅索玄起身,拿起毛笔,洋洋洒洒写了一份华贵庄重的圣旨,绝对符合帝国规格,绝对至高无上。

    写完之后,沈浪用上了自己的私印,然后盖上了大乾王朝的大印。

    “这圣旨先放在我这,塔伦你在怒潮城玩几天,我准备一些礼物,等我的使团再一次出发的时候,你再返回西仑王朝。”沈浪道。

    太监塔伦叩首道:“这是我万分的荣幸,另外我无比渴望这几天时间能够侍奉您的身边,我的陛下。大胆地说一句,女大公见到这份圣旨会高兴得赏赐万民的,这简直是鲁索家族无上的荣耀。”

    ……………………

    密室内,沈浪召见了火神教大祭师,就是那个曾经暗杀过沈浪,之后又来赔罪,献上了很多礼物,甚至要献上自己的那个大祭师。

    “再来之前,我经过皇后岛,去拜见了亚马逊的埃达女王,她让我给您带来一个礼物。”火神教大祭师递了上来,这是一支毛笔,胎毛笔。

    沈浪抚摸笔尖,软软的绒毛可爱极了,这应该是埃达女王孩子的头发制成的。

    “如果所有人预料的那样,埃达女王生了一个小公主,一个血脉天赋高到极点的小公主,亚马逊国度有继承人了,恭喜您陛下。”火神教大祭师道。

    她不像塔伦一样拼命形容孩子的长相,她强调了孩子的血脉。沈浪可以想象,他和埃达女王生出来的孩子天赋会有多么惊人?

    “孩子的名字叫爱伦.沈。”火神教大祭师道:“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小公主,可惜我没有画像,但我觉得这个惊喜应该留给您自己去发现。”

    沈浪道:“大祭师阁下这次来东方,肯定不止是为了给我送一支胎毛笔这么简单吧,尽管它对我来说非常珍贵。”

    火神教大祭师道:“我来有两件事情,第一件……”

    说话的时候,她将身上的大祭司红袍解了下来,露出雪白躯体,然后用长袍垫在椅子上,朝着沈浪问道:“可以吗?”

    沈浪一呃,然后点了点头。

    “既然第一次和陛下私下会谈没有穿衣衫,那索性以后每一次都坦诚相见。”火神教大祭师道:“对了,我的名字叫雪莱。”

    沈浪道:“请说你的来意。”

    火神教大祭师道:“首先恭喜您的帝国获得两场伟大的胜利,并且庆祝大乾帝国的重新崛起,希望我下一次再来的时候,您已经成为东方世界至高无上的人皇,我代表火神教最高教王向您送上无上的敬意,并且渴望和大乾王朝正式建交。”

    然后,大祭师雪莱送上了一份教旨,这是火神教王亲自书写的建交书。

    沈浪没有什么犹豫,直接接了下来,道:“我这边的建交国书等您回去的时候我会拟定完毕,并且派遣使者前往火神教的。”

    大祭师雪莱道:“那在这里我就先庆祝我们伟大的友谊了。”

    “另外第二件事。”雪莱大祭师道:“沈浪陛下,不知道您是否注意到天上的那个彗星?”

    沈浪点头道:“当然,非常美丽的彗星,而且不久之前刚刚发生了一次分裂解体。”

    雪莱大祭师道:“其实,这个彗星每隔一百一十九前就出现过一次,我们第一代教王就是因为这颗彗星的感悟火神天道,创建了火神教,所以这颗彗星在我们火神教中拥有神圣的地位,我们称之为火龙彗星,又称之为火神之眼。”

    沈浪一愕,这是用另类的方式宣布彗星的所有权吗?

    雪莱大祭师道:“您回想一下我们火神教的图腾,那条火龙的眼睛是不是彗星的形状?”

    沈浪稍稍一回忆,还真是如此。

    雪莱大祭师道:“另外,还有一个绝对的机密,每一次彗星接近我们这个星球的时候,都会发生一次解体,然后产生一次流星雨,撞击我们的世界,当然这会带来一定的毁灭,但更多的是宝藏,上一次彗星距离我们最近的时候发生解体撞击在西方世界,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宝贵的物质,甚至我们火神教的强大很大部分来源于这颗彗星的解体坠落。”

    沈浪不由而一愕。

    雪莱大祭师道:“这颗彗星第一次出现在九百多年前,其实在西方世界还有一个传说,当这种火红彗星出现的时候,代表着龙之降世。”

    沈浪不由得一愕,龙之降世?这太扯了啊,你以为这是权力的游戏呢?

    雪莱大祭师道:“当然,所谓的龙是很广义的,比如我听说您用龙之悔摧毁了您最强大的敌人,从某种程度上,它也是一种龙的形态。”

    沈浪有些明白对方的话了,龙在东方世界意味着至高无上的图腾,几乎是神。但是在西方世界,龙意味着强大和毁灭。

    雪莱大祭师道:“这颗流星在我们火神教中被称之为火神之眼,所以我们研究它超过了几百年时间,这一次它应该还会再一次解体,再一次爆发流星雨,但这一次会坠落撞击在东方世界。”

    “我们经过周密的计算,当它和我们星球最接近的时候,我们星球的引力会将他撕裂出一块,而再过二十九天时间,它就会和我们星球擦肩而过,这一次会非常非常接近。”雪莱大祭师道:“这一意味着,这一次它会分裂出一个很大的星体,撞击我们的星球,届时会是一场震撼华丽之极的流星雨,当然也会带来一场毁灭性的灾难,或许它撞击的威力会完全不亚于您的龙之悔。”

    沈浪的心脏开始颤抖,然后闭上眼睛开始计算这个彗星的运行轨迹,想要计算出它最终的撞击地点,但是他没有足够的数据,计算不出来。下一秒钟,雪莱大祭师递上了一份详细的资料,关于这个彗星的周期,运行速度,还有之前的撞击点。

    “经过我们火神教的计算,这一次它应该撞击在这里。”雪莱祭师指了一下地图上的具体位置。

    沈浪道:“你们火神教关于东方世界的地图非常详尽准确啊。”

    雪莱大祭师道:“相信我,我们火神教对东方世界没有任何恶意,而且你们东方的强大远远超过了我们。”

    沈浪仔细一看,发现这次的撞击地点是在楚国的西部边境,这是一片巨大的戈壁,算是楚国和西域诸国的天壤屏障。

    沈浪内心一抖道:“你确定这次撞击的威力会非常大,不亚于我的龙之悔?”

    雪莱大祭师道:“我不知道龙之悔的威力,但是您并没有进行隐瞒,龙之悔摧毁了纵横几十里的舰队,所以我想这一次撞击完全不亚于龙之悔。当然重要的不是这一点,重要的是这一次流星雨撞击会带来很多宝贵的物质,天外之物,这是巨大之宝藏。我们火神教本想独享,但我查过相关地图,这片区域属于楚国,而他是大乾王朝下属的一个诸侯王国,所以这一次彗星的分裂体将撞击您的领土上,我请求您和火神教共同开发这颗天外之物,我们本来是想要平分的,但这是您的领土,所以我们火神教得四,您得六。”

    沈浪不由得压抑内心的激动,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真是上天之保佑啊。

    本以为左辞停战,天涯海阁退出越国已经是完美的,没有想到还要更加极致完美。

    这次大炎王朝攻打楚国的主力是西路军,至少有几十万大军吧。

    沈浪的龙之悔用完了,能量核心不能再炸第二个,而且威力也不足龙之悔百分之一。

    如果真的出现流星雨撞击楚国西部边境的戈壁滩,那又是一场毁天灭地啊,到那个时候谁敢说沈浪只有一根龙之悔?这个战略威慑值就逆天爆表了。

    上天啊,你竟然是这么眷顾我沈浪吗?我沈浪难道是老天爸爸最喜欢的崽?

    “陛下,这已经是我们最大的诚意了。”雪莱大祭师道:“这也是我们火神教给您的友谊,您是至高无上的人皇,我们的教王同样尊贵无比,所以我们之间不应该讨价还价,您说对吗?如果您想索取更多,我想除了我的身体,我火神教再也无法给予了。”

    沈浪道:“成交,雪莱女士,对了你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过不止一遍。”

    雪莱大祭师伸出玉手和沈浪相握道:“对的,我的陛下,我们西方世界的名字就那么几个,重名的实在是太多了。”

    接着,雪莱大祭师道:“既然您同意合作,那我这次带来的几百名火神武士就交给您指挥了,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我想我们必须赶紧行动起来了,派遣楚国的军队将那个区域彻底封锁,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然后静静等待天外流星撞击的到来。”

    接着沈浪忽然道:“这颗彗星第一次撞击这个世界是九百多年前?”

    雪莱大祭师道:“是的,我的陛下,您想起什么了吗?”

    沈浪摇头道:“没有什么。”

    雪莱大祭师道:“在我们火神教的预言中,这颗彗星差不多在一千年的时候就会消亡,而它的消亡就意味着龙之觉醒,所以当我来到怒潮城,听说您引爆了龙之悔的时候还感叹,这个预言或者不是疯子的呓语,因为这一场龙之悔大爆炸或许可以称为龙之觉醒。”

    “如果这一次真的是彗星的最后一次撞击,所以我们会有天大收获的,我有这种预感我的陛下。”雪莱大祭师道:“您引爆了龙之悔,所以我非常希望这个龙之觉醒是说您,正是因为如此,我们不敢独吞这次彗星带来的天外财富,非常荣耀地和您分享。”

    沈浪颤抖道:“请雪莱女士稍候几天,我进行计算,如果一切无误的话,我们这就出发去楚国西部边境,等待这一次彗星的撞击。”

    ……………………

    左辞阁主比沈浪想象中的还要果决,他和沈浪签了停战协定之后,他离开怒潮城并没有无声无息,而是代表天涯海阁宣告天下。他向其他五个超脱势力,向天下诸国都发出了亲笔书。

    内容非常简单,天涯海阁和沈浪彻底停战,互相不追求对方的任何责任,并且从即日起,天涯海阁全面撤出越国。

    这下子效果就牛逼了,简直要把人震得魂飞魄散啊。

    原本这一场大胜利沈浪还要自己派人去吹嘘呢,没有想到根本不需要,左辞阁主把这件事替他做了,而且效果比他亲自去吹嘘好了一百倍,真的如同一颗核弹投入了平静的海面,掀起了惊涛骇浪,整个天下彻底震动。

    越王宁政是第一个收到左辞阁主亲笔告示的诸侯王。看过之后他真的完全惊呆了。

    沈浪陛下竟然真的做到了,他竟然真的打赢了天涯海阁,而且还赢得这么彻底?

    天涯海阁直接认输?甚至完全撤出越国,还是左辞阁主亲自宣告天下?

    天那,沈浪再一次创造了神迹!宁政激动得颤抖,甚至有些难以喘息,甚至拿着左辞阁主亲笔书的双手不断颤抖,倒仿佛他也得了帕金森综合症一般。

    见到这一幕,朝堂上无数的臣子屏住呼吸,心中不由得惶恐,目光紧紧盯着越王宁政,心脏紧紧绷起。

    怎么回事?大王的表情这么古怪?陛下一贯来是面临山崩而不变的人啊,现在这么大反应?难道有什么天大的噩耗?难道沈浪陛下输了?难道……大乾王朝灭了?甚至沈浪陛下崩了?

    不要啊,千万不要啊!如果沈浪陛下输了,那我们越国也就彻底完了,吴国和楚国也亡定了。

    宁启、宁纲,张翀等人不由得紧张到无法呼吸,乞求上天千万不要是坏消息。

    越王宁政朝着东边跪下,颤抖道:“沈浪陛下赢了,大获全胜,左辞阁主认输,天涯海阁彻底退出越国,沈浪陛下万岁,大乾王朝万岁!”

    ……………………

    注:第一更送上,小心翼翼求月票,诸位兄弟口袋里还有吗?给我吧!

    推荐好友的书《咸鱼的自救攻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