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沈浪对左辞阁主!完美崛起!(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沈浪在阅读张玉音学士的笔记,关于她被抓去天涯海阁地下城总部的整个过程,极度之详尽,甚至关于风向,回声,震动,还有光线都写得清清楚楚。当然还有许多文字在撩他出轨,难怪要用写的。

    而且这份笔记她显然打算分好几次交,而且是要当面交给沈浪,号称是绝密,不能经过任何人之手,真不愧是第一次见面就坐在沈浪腿上的女人。

    “沈浪,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张玉音道,她竟然船上了旗袍,而且开叉到腿间。

    沈浪设计出旗袍并不受欢迎,并没有什么女人喜欢穿,但硬生生被张玉音穿出了女神的味道,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还交叉了一下双腿,让沈浪看到她肉光盈盈的腿。

    “你问。”沈浪道。

    张玉音道:“你得到龙之悔战略大杀器应该非常偶然。”

    这不是沈浪告诉她的,因为龙之力发射装置上那支毁灭巨箭的佯品上大大刻着龙之悔三个字。

    沈浪点头道:“对,很偶然。”

    张玉音道:“但按照你的计划,宁寒率领毁灭舰队来攻打你应该是必然。”

    沈浪点头道:“对!”

    沈浪之前就说过了,在开启天越城大决战之前,就一定要做好下一场大战的准备,否则就不能开打。如果没有得到龙之悔,那他就会推迟天越城大决战,一直到和宁寒舰队大战有把握的时候再开启。

    张玉音道:“如果你没有得到龙之悔,那你打算如何打败宁寒的毁灭舰队?靠正常武力的话,你根本不可能打得过。”

    沈浪点头道:“对,但这是一个秘密。”

    没有龙之悔的情况下,沈浪有另外的计划吗?

    当然是有的,而且那个计划在魔鬼大三角,动用百万海怪大军灭宁寒舰队,但那样的话就需要幺幺出马,但沈浪真心不愿意这样,他希望幺幺宝贝能够无忧无虑地成长。而且那对他的海域会有毁灭性打击,魔鬼大三角也会遭到可怕的破坏。

    张玉音也没有多问,而是问道:“在我的笔记中你可有什么收获吗?你能够推断出天涯海阁地下城在哪里吗?”

    沈浪摇头道:“信息量还是太少了。”

    张玉音坐了过来,直接坐在沈浪椅子的扶手上,半边身子都顶在沈浪的身体了,甚至她有一半都坐在沈浪的手臂上,但是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问道:“你还有什么地方看不明白的,需要我解释一下的?”

    “暂时没有。”沈浪道。

    “嗯,我接下来会继续回忆的,一旦我想起什么,会继续写出笔记,然后再交给你的。”张玉音道,然后她忽然凑了过来,红艳艳的嘴唇就挨着沈浪面孔道:“别动,你好像有一根白头发,我帮你拔下来。”

    然后她的整个身体都倾了过来,胸口顶在沈浪的脸上,直接拔掉了沈浪的一根头发。

    “哎呀对不起啊,这不是白头发,是阳光照过来的效果导致的错觉。”

    沈浪无语,张学士你要撩我出轨就撩我,也用不着拔我一根头发吧。

    而就在此时,张春华直接推门而进,一脸严肃道:“陛下,有重要事情。”

    张玉音也不惊慌,优雅地从沈浪的椅子扶手上站起来道:“陛下,那我就接着写报告了。”

    沈浪走出门去,张春华走到张玉音边上低声道:“老师,虽然你没有教过我,但别忘记你是我老师。”

    张玉音柔声道:“怎么了?我虽然是你老师,但是我才二十九岁,比你大不了一两岁而已。”

    张春华道:“别白费劲了,我男人享受撩拨的过程,但你若真送上床去,他不敢睡你的,他已经容不下其他女人了。”

    张玉音道:“巧了,我也只是享受撩拨的过程而已。”

    张春华忽然露出一张笑脸道:“张老师,我们都是天涯海阁的,所以我给您带来了一个礼物,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然后张春华把一个盒子放了下来,走了出去。张玉音打开箱子不由得一笑,一根黄瓜而已,用得着用这么精致的盒子装吗?

    ……………………

    “浮屠山的那个观察员招供了,但他知道得并不多。”张春华道:“大部分信息,我们都已经问出来了,而且形成了报告,在海拉公主手中,只有你有权限看。”

    沈浪点了点头,继续朝着地下的囚室走去。这些超脱势力的观察员嘴巴很硬,而且经过特殊训练,哪怕用吐真剂,说出来的话也真真假假,所以海拉等人折磨了他们十几天时间,日夜不休地折磨,什么都用上了。

    最后用吐真剂加上噩梦石电击,甚至对他们的大脑神经进行摧残,终于忍不住招供了。

    “浮屠山有没有龙之悔?”沈浪问道。

    那个浮屠山观察员仿佛进入了一种疯癫状态,摇头晃脑道:“有,有,有。”

    沈浪道:“在哪里?是不是在南部海域上古遗迹中发现的?”

    “是,是,是。”浮屠山观察员道。

    沈浪道:“那你们得到权限了吗?”

    “不知道,应该没有。”浮屠山观察员道。

    沈浪道:“那龙之悔放在什么地方了?”

    浮屠山观察员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沈浪道:“吴荼子呢?她在哪里?”

    浮屠山观察员道:“被囚禁起来了。”

    沈浪道:“被囚禁在哪里了?”

    浮屠山观察员道:“先囚禁在浮屠海的安息岛,然后被赢无冥带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沈浪道:“浮屠山在南部海域上古遗迹发现了什么东西?”

    浮屠山观察员道:“很多很多很多,我们发达了,这次超脱势力议会我们山长已经不去了,我们已经不需要议会分配资源了,哈哈哈。”

    沈浪道:“你们发现的最重要东西是什么?”

    浮屠山观察员整个精神仿佛陷入了崩溃,疯癫道:“我要飞了,我要飞了,哈哈哈哈……”

    海拉公主无奈道:“她经过专门的精神训练,所以之前审讯的时候欺骗我们很多次,不得已我们对他的大脑神经进行了剧烈摧残,所以他现在……差不多算是疯了。”

    沈浪道:“你们怎么摧残的。”

    海拉拉出了另外一个观察员,拿出两根针猛地刺入他的大脑之内,然后连接上噩梦石装置扭动开关。

    “啊……啊……啊……啊……”那个通天寺的观察员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整个身体激烈地颤抖,真的眼球都要爆出来了,直接失禁了。

    海拉再把针拔出来的时候,那个通天寺观察员竟然发出诡异的笑声道:“再来,再来,太舒胡了,我还要,我还要……”

    “这个人已经疯了,废了。”海拉道:“这个人是作为我们特殊刑讯的实验对象,因为通天寺最弱,应该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接下来的俘虏我们会小心的,尽量掏出更多的口供。”

    沈浪无语,这个世界太现实了,通天寺作为倒数第一的超脱势力,连他的俘虏也不值钱,竟然这般被摧残。

    沈浪点头,然后走出了地下囚牢,开始阅读这些秘密口供,忽然发现身边有点香,结果发现张春华坐在他的椅子扶手上,而且也穿着旗袍,开叉更高。

    “干嘛?”沈浪道。

    张春华小猫一般盯着沈浪,就是不断放电,不断地磨蹭。

    “行,你自己来吧。”沈浪道。

    张春华道:“等你这句话已经很久了。”

    ………………

    次日!

    “陛下,瓦特计划成功了第一步,我们造出了第一台蒸汽机。”一名学士前来汇报。

    沈浪不由得激动无比,起身道:“快,带我出去看。”

    在地下实验室内,沈浪就看到了这第一台蒸汽机,真是不容易了,差不多快半年时间过去了。这一台蒸汽机完全是用手工打造出来的,超过几十名学士,几百名工匠的工作结晶。

    而且这台蒸汽机和地球历史的第一台完全不一样,它从一开始被设计出来就是为了飞艇用的。蒸汽机再加上螺旋桨,就能够控制热气球的飞行方向了,不再一切随风那么被动了。

    当然了真正的飞艇最合适的是用氦气,这种气体非常轻,而且惰性非常强,不容易发生反应,不会像氢气一样容易爆炸。如何提取氦气的原理沈浪也知道,从天然气中用压缩机就能提取粗氦了。而且有石油的地方通常可能伴有天然气,但以沈浪势力现在的工业势力提取氦气是不可能的。

    当然用甲烷灌飞艇也可以,甲烷获取就容易多了,沼池就可以,但这玩意太危险,动不动就爆炸,还不如氨气,虽然这玩意也有毒,但不容易爆,因为它的燃点是六百多摄氏度,虽然提取也比较麻烦,但起码比氦气好多了。

    所以在沈浪的飞艇计划中,第一批打算用氨气。

    “陛下请看。”那个学士道,他直接点燃了鱼油,片刻之后这个蒸汽机就开始运转了,通过各种装置后,水蒸气开始推动螺旋桨,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我们采用铝来打造整个蒸汽机,但是因为它的熔点太低了,所以在燃烧室我们采用其他钢构造,按照如今这个蒸汽机的重量,已经达到了上飞艇的级别了。”学士道:“而且因为有了噩梦石的等离子火焰,所以我们可以打造出最好螺旋桨叶片。”

    沈浪眼前看到了最最矛盾的一个机器,极其落后的蒸汽机却配上了超级先进的螺旋桨。

    “干得好,需要奖励。”沈浪道:“但是这个机体还是太大了,至少要再缩小三倍以上,最好是十倍。”

    学士道:“是陛下,缩小三倍我们有信心,因为在制造的过程中,我们不断发现了错误之处,再次制造的时候能够少走很多弯路。”

    沈浪道:“加派人手研究新型蒸汽机,争取早日制造出用在军舰上的大型蒸汽机,就算一开始不能作为战舰主要动力,也要作为辅助动力。”

    “是,陛下。”

    ……………………

    今天注定是一个好日子,上午沈浪刚刚见到了第一台相对成熟的蒸汽机,下午沈浪就见到了一项更加重要的武器,枪!

    当然还不是步枪,尽管步枪的原理并不比线膛炮复杂太多,但是子弹的批量制造太麻烦了,而且对精准度要求极高,而沈浪的工坊目前仍旧大量依靠人工,用来制造炮弹可以,用来制造子弹的话实在是性价比太低,而且人力不够。在专门的机器制造出来,比较现代的金属壳子弹应该是很难批量生产的。

    所以现在面世的枪是纸火帽击发枪!

    也就是纸壳弹,就是纸壳把底火、发射药、弹头包装在一起,尽管听上去很落后,但威力其实很不差的。因为沈浪用是威力很强的无烟炸药,弹头就更猛了,全部用铜制,甚至为了对付那些超脱势力的秘密军团,甚至能够在弹头上镀一层钨,反正只有弹头尖上的一点,也不用担心会把膛线磨坏了。

    不仅如此,因为噩梦石装置的出现,轻而易举可以释放出惊人温度的等离子火焰,而且因为钨钢的存在,可以打造出最好的丝锥,所以全部这些枪全部用无缝钢管打造出来,全部都是后装线膛枪,虽然不能连发,但威力已经足够枪,超过了绝大部分的弓箭,最关键的是可以批量制造,大量装备。

    当然了,它的威力依旧是远不如上古弓箭,但是那玩意总共才多少啊?

    “砰砰砰……”一阵阵炒豆一般的脆响之后,十几支长枪开火。

    “报告陛下,我们的烈火枪精准度一流,远超弓箭,有效射程超过三百米,同样远超弓箭。”

    “熟练的士兵,三秒钟就可以发射一枪,因为采用最高的钢材,因为有噩梦石装置和最好的锉刀,所以工差非常小,泄火的可能性也比较低。”

    “总共三十支样品,一共三千次试射,证明这种烈火枪可以直接装备上战场。”

    沈浪点了点头,拿过了一支枪便要进行试射,结果旁边的海拉直接夺了过来道:“我来试射也是一样的。”

    虽然这支烈火抢构造已经非常精密,而且没有泄火的风险,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灼烧了沈浪脆弱而又俊美的面孔怎么办?

    “陛下,我们用手工为您打造了一支专门的烈火抢,用的是铜壳弹,请您笑纳。”旁边一个大工匠送上了这支御用枪。

    沈浪接过之后发现,这哪里是枪啊?完全是艺术品,上面还镀了一层黄金,而且还刻着一条龙,甚至隐隐还有一层发光的字,大乾帝主之枪。

    …………………………

    沈浪正在研究龙之力发射装置,因为这玩意实在太巨大了,张开之后几十米宽,而且二十几万斤重。如果能够小型化,那就超牛逼了,不需要太多,哪怕控制在三万斤之内,就可以放在战舰上了,而且它可是能够发射任何东西的,包括几千斤的炮弹。

    沈浪构思了很久,发现完全不行,他总共就这么一套龙之力,想要拼装出第二套也没有零件了,更别谈小型化。

    “敌袭,敌袭……”

    “当当当当……”忽然,外面响起了急促的钟声。

    紧接着仇妖儿冲了过来,大傻冲了过来,李千秋、雪隐、钟楚客等大宗师,如同鹞子一般甚至都来不及走路,直接攀爬墙壁朝着沈浪的房间而来。

    “嗖嗖嗖嗖嗖……”

    多拉公主等十五名穿着上古装备的特种武士猛地跃起几十米高,飞快散布在沈浪房间四周。

    “防空强弩准备!”

    “对空火炮准备!”

    “所有上古弓箭准备!”

    “上古强弩准备!”

    “发射,发射,发射!”

    “龙之力发射装置准备!”

    沈浪听到这些声音,不由得呆了,这……这是来了什么敌人啊?

    这么多压箱底的牛逼武器,竟然全部用上来?

    “我就看一眼。”沈浪走到窗户,往外看去。

    结果发现敌人就来了一个?

    日了狗啊,就来了一个敌人,你们竟然用千军万马的架势?而且龙之力装置都要用上了,这个装置他可只授权给三个人使用,仇妖儿、海拉、多拉。甚至十万大军来了,也用不着这么惊天的阵势吧。

    但是很快,沈浪发现了,这很有必要。因为来的这个人,太无敌了,他骑着一只白雕而来。

    暴雨一般的防空强弩射过去,无数弩箭就仿佛遇到了空气墙一般,纷纷被弹走。

    几百上千支上古之箭,地狱火箭射过去,还没有到达跟前就失去了所有动力,纷纷坠落海面。

    沈浪所谓的防空火炮,就是延时炮弹而已,发射到一定空中的时候会自动爆炸。但是这些炮弹距离来人还有几十上百米的时候,也纷纷一头扎进了海里。

    最后海拉用龙之力发射了一枚巨型炮弹,但还没有射中那个人,他竟然骑着白雕仿佛凭空移动了几百米,不但自己闪现,甚至还带着自己的大雕一起闪现?

    “轰轰轰轰……”那一枚巨型炮弹在空中爆炸,半径几百米内都是冲天的火焰,威力已经非常惊人了。

    但是下一个瞬间,那个骑着白雕之人出现在了几百米之外,漂浮在半空中。

    这个人的强大,简直突破了沈浪的认知,尽管他知道此人肯定有上古装备,而且是那种自带能量,不需要能量控制中心的那种。但就算如此,这个人也强得无边无际了,怒潮城所有的武器都对他无可奈何。

    沈浪下令道:“所有人撤退,躲进掩体之内,换……二号灭绝弹!”

    这话一出,所有人惊骇,一号灭绝弹是黑死弹。二号灭绝弹沈浪还从未用过,这是他从失落国度废墟得到的一种东西,这玩意不会爆炸,杀人一千,自损八百,完全不分敌我,而且也无视任何铠甲防御,而且打完之后不知道要清理多久,甚至无法清理,后患无穷,况且它的杀伤力范围很小,不过对单独个体的杀伤力真是极度可怕。

    所以,从制造出的那一刻起沈浪就不打算用,这差不多算是同归于尽的招术。但是现在竟然来了一个这么强大的敌人,让沈浪不得不用,况且幺幺宝贝他们都不在这里,不怕伤害到她们。

    “沈浪阁下,我是天涯海阁的左辞,我们谈谈好吗?”一阵声音钻入了沈浪的耳朵之内,而且只钻入他一人耳朵之内。

    左辞?竟然是天涯海阁的左辞阁主,这个天下排名前几的绝世强者竟然亲自来了?

    “我不靠近怒潮城了,我们就在这里谈。”左辞道:“你用正常的说话声音就可以,我能够听得见。”

    这都间隔几千米了,你还能听见?你未免也太牛逼了?

    沈浪犹豫了片刻,然后走到了大城堡的顶端,既然是双方领袖的谈判,那就要有格调。

    于是,左辞骑着白雕漂浮在空中,而沈浪站在了大城堡最高处,两个人隔着几千米对话。

    “沈浪,其实我们没有私怨。”左辞阁主道。

    沈浪道:“还是有的吧,你们为了测试我的身份,把我妻子带到天涯海阁。”

    左辞阁主道:“我如果没有记错,她没有任何损失,而且若我说事先我不知情,你可相信吗?”

    这点沈浪倒是相信的,左辞阁主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探索上古遗迹上,对于闲杂事务毫不关心的,甚至很多人说他这个阁主是远距离领袖,绝大部分时候都不在天涯海阁内。

    “我说的是姜离陛下。”左辞阁主道:“至少姜离陛下之死,我天涯海阁并没有扮演过多的角色。”

    对于这段历史,沈浪毫无所知,因为太隐秘了。

    “沈浪阁下,其实我天涯海阁还有非常强大的力量,甚至只需要出动顶级武道军团便可攻打你的怒潮城。”左辞阁主道:“当然,这种话从我嘴里说出来确实有点乏味,但我觉得有必要说清楚,免得出现误判。”

    沈浪点头道:“我相信这一点。”

    “我天涯海阁最大的对手不是你,这点你是否能够明白?”左辞阁主又道。

    天涯海阁心中最大的敌人是浮屠山,而不是沈浪。而且这一次天涯海阁舰队主力全军覆灭,浮屠山虽然无比惊骇,但恐怕也会窃喜吧。

    上一次天越城之战,天涯海阁的损失很小,甚至不怎么在意。而这一次宁寒舰队的全军覆灭,那绝对是伤筋动骨了。

    天涯海阁的百年大计是开发万里大荒漠,原本它势力未损的时候,诛天阁、悬空寺、通天寺等势力只敢偷偷地骚扰阻挠,而这一次受到了巨大的损失,天涯海阁实力直接下降了一截,那接下来的局面就不好说了。

    诛天阁等超脱势力,会不会和天涯海阁争夺万里大荒漠的开发权?很有可能的。

    所以天涯海阁仅有的实力已经不能再有损耗,若轻而易举便能够灭掉沈浪,那当然可以。可是如果要付出很大代价,那就得不偿失了。

    灭掉沈浪一直以来都是皇帝陛下的意志,而非天涯海阁的直接意志。

    所以左辞的态度非常清楚,我们天涯海阁不是怕了,也不是打不过你沈浪,而是要集中力量对付万里大荒漠那边可能的挑战。

    沈浪道:“左辞阁主,这一次你的舰队全军覆灭,甚至海边的那个建筑群被夷为平地,你可谓是颜面丧尽,你就不怕遭到天下人耻笑吗?你就不怕在超脱势力议会中被排到倒数第二名吗?”

    左辞道:“颜面若有用,姜离陛下也不会输了,我巴不得天涯海阁排在倒数第一。”

    呃!不知道为何,沈浪脑子里面响起了一句话,我们是发展中国家,而且在很长时间内都是发展中国家。

    沈浪道:“左辞阁主,您是来和我签订停战协定的?”

    左辞道:“对!”

    沈浪道:“那您有什么条件?”

    左辞道:“没有任何条件。”

    呃?

    左辞继续道:“我还会公开发表申明,从今以后彻底退出越国境内。”

    呃?大人物做事这么果断的吗?

    天越城大决战之后,祝弘主依旧无比强硬凭的是什么?还不是因为觉得有天涯海阁的撑腰,当然也有炎京的撑腰,但直接武力支撑还是天涯海阁。

    现在左辞要宣布直接退出越国,那越国祝氏岂不是要遭受毁灭性打击?

    左辞道:“双方交战,生死无算。所以对于我们主力舰队的覆灭,大图书馆几千学士的伤亡,我们不追究任何责任。对于海边天涯海阁的被炸平,我们也不追究任何责任。所有被你们缴获的装备、物资、武器,我们也不追回。”

    沈浪摇头道:“左辞阁主,您开玩笑了,龙之悔把一切都炸得干干净净了,什么都没有留下,我们什么装备都没有捡到,真的,真的。”

    左辞阁主无奈,你这是当我瞎吗?我的上古战舰还停泊在你的港口呢,你那十几个特种武士穿的上古铠甲是谁啊?还有你这几十具上古强弩,防空强弩,怎么那么眼熟呢?

    但是他依旧继续道:“另外,被你俘虏的所有人,如果你愿意交出自然好,但若你不交出,我也不会强求。天涯海阁所有俘虏你们听着,我全部赦免你们了,你们可以自由选择是否效忠新主人。”

    沈浪疑惑道:“左辞阁主,您真的就一点点要求都没有?”

    左辞道:“有一个私人要求,当然不管你答不答应,这个停战协定都会签。”

    沈浪道:“请讲。”

    左辞道:“宁寒是我的弟子和继承人,如果你俘虏了她,能不能交还给我,当然我愿意付出很大的代价赎回她,比你想象中还要大。”

    沈浪认真道:“左辞阁主,真的非常抱歉,我们没有找到宁寒。”

    “呃,这次我说的是真的。”沈浪画蛇添足地加了一句。

    左辞凝视了一下沈浪,哪怕隔着几千米,沈浪竟然感觉到自己的面孔被灼了一下,对方的目光竟然如此惊人吗?

    “我相信。”左辞阁主叹息道:“某种程度上,宁寒的血脉是你父亲成全的,若这次她出事,就算是还给你姜氏了。顺便说一声,祝红雪那边的离间计你也不用上了,我会带着他离开越国去万里大荒漠的。”

    沈浪没有回答。

    “签吗?”

    “签!”

    左辞道:“当然我必须和你说清楚,一旦你和天涯海阁签订停战协定,那你要面对的对手就是赢无冥和浮屠山了,届时你也不要说我天涯海阁坐山观虎斗什么的,我真的没有那么闲心了。”

    “多谢左辞阁主提醒。”沈浪道。

    接着,左辞从怀里拿出了一张东西,就是沈浪散发天下的那份诏书,勿谓言之不预的那那份。左辞阁主直接在诏书的背面写下了停战协定,并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然后他一松手,这张纸竟然直接朝着沈浪飘了过来,仿佛长了翅膀一样。

    沈浪惊呆了,周围所有人也惊呆了,这武功完全高到让人想哭的地步啊,两个人距离可有几千米啊。

    这张纸就这么飘到了沈浪的眼前,足足好一会儿后,沈浪才伸手接了下来。

    放到眼前一看,这……这份停战协定也未免太简单了吧,上面拢共就四个字:停战协定,一个字正文都没有,还有就是左辞的签名。

    而且这才是真正的书法家啊,每一个字都仿佛有灵魂一般,仿佛要从纸面上飞起来一般。

    沈浪拿过毛笔,在停战协定的右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签完之后他有一种将这份纸撕掉的冲动,因为他的字单独看很漂亮,和左辞的字一比起来,简直就太low了。

    但这份停战协定可是价值连城,万万不能损毁的。

    没什么,字写得不好怕什么?我人长得帅就行了啊,天下第一名男子还不够我牛逼的吗?

    不过再看了左辞一眼,或许……人家在几十年前才是真正天下第一美男子?

    沈浪道:“左辞阁主,停战协定不都是两份的吗?我再给您写一份带回去?”

    “不用了。”左辞阁主道:“你留着这一份就可以,他日你若想要再对我天涯海阁开战,自己撕毁这份协定便可。那么告辞了,后会有期!”

    左辞阁主骑着白雕飞走了,很快就消失在天际。

    这局面比沈浪想象中的更加完美啊!没有想到左辞阁主比沈浪想象中的更加果断,不但停战,而且直接退出越国。

    主力舰队全军覆灭,天涯海阁建筑群被彻底抹去,这都不报复,而是直接退走?

    这看上去仿佛是天涯海阁受到了沈浪战略杀器的威慑,直接认输了。

    这几个消息一旦传播出去,那就是真正核弹级了,足够引爆天下,震慑天下诸国了。

    ……………………

    注:弱弱问一声,兄弟们还有月票吗?先给大家鞠个躬,再去睡觉!

    谢谢决定爱上你,macuy,可无肉不可无书等人的完毕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