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宁寒剧变!攻打天涯海阁!(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谢谢雨逍遥六万币打赏,谢谢)

    “姑姑……”

    一个瘦削的少年朝着张春华躬身行礼,他就是张翀的孙子,张洵的儿子张匀。

    这个孩子今年才仅仅十岁,但已经饱受磨难,在他只有四岁的时候,张翀下狱,他的父亲张洵每天都跪在大理寺的门外,他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好不容易张翀出狱了,而且还晋升了官职,却以区区几千之兵抵御苏难几万叛军,当时只有五岁的他就被苏难抓去做了人质,差点性命不保。好不容易又过了两三年的安生日子,结果沈浪身份暴露,张翀全族都被牵连下狱,几个孩子也不例外。

    此时张匀脸上有一道伤疤一直到脖子,可见当时伤得非常严重。但是这些磨难也把他锤炼出来了,虽然只有十岁,但却是一副完全荣辱不惊的样子。

    “疼吗?”张春华心疼地抚摸着侄子脸上的伤疤。

    张匀摇了摇头。

    沈浪上前揉了揉他的脑袋道,朝着边上的几个孩子道:“这是张匀哥哥。”

    沈宓和沈力都很乖,喊了一声张匀哥哥,幺幺甜甜一笑,如同鲜花绽放,一直以来她都是尽量不开口的,但是却让张匀都不敢看她。

    张翀带来了三个孩子,两个孙子,一个孙女。

    “听说陛下要在雷州岛办一个学堂,我就把孩子们放在这里了。”张翀道。

    沈浪道:“正好,孩子们需要一个班长。”

    张春华来到张翀的面前,目光含泪地看着父亲,已经超过六年没有见面了,父亲何止老了二十岁?

    “春华,你真是为父的骄傲。”张翀微笑道。

    然后下一秒钟张春华冲上前,将枯瘦的张翀抱住了,一下子让张翀有些措手不及。东方人的情感是非常含蓄的,几乎就没有拥抱,哪怕父女之前也要讲究男女之防的,只有西方世界的人才喜欢拥抱。

    足足好一会儿,张春华才松开了父亲,道:“走吧,都在等着你们了,我这就要去打扮了,两位嫂子来帮我。”

    接下来,张翀的两个儿媳跟着张春华去了闺房,开始沐浴更衣,换上新娘嫁衣。

    这一场婚礼就是这么急促,没有什么良辰吉日,更没有什么昭告天下,而且新娘还不止一个,还有宁焱、小冰。

    这是不符合规矩的,纳妾不像纳妾,娶妻不像娶妻,更加不像是什么帝主纳妃子。但是在沈浪这里从来也没有什么规矩的,当然最关键的一点是,他不想有人和木兰一样,她是独一无二的。

    …………………………

    夜幕降临。

    一场简单的婚礼正在进行中,参加的宾客也不多,仅仅不到百人而已。

    宁焱公主还好,她对这种仪式感不太在乎。但是冰儿却激动得不断涌泪,从今以后她再也不是一个小丫鬟了,她也是有名分的人了,尤其是她的女儿沈宓宝贝,是名正言顺的公主了,而且她也可以大胆地再生孩子了,不用担心自己身份卑微,会连累孩子们的身份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这次婚礼的高堂真多啊,有沈浪的养父养母,还有金卓夫妻,张翀、宁元宪、卞妃、种妃、苏妃。

    “夫妻对拜……”

    主婚人是宁启王叔,他正在喊最后一项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了声音。

    这还真是有些像是某些电视剧的现场,在婚礼的关键时刻,总会有人冲出来说:“我反对。”

    “沈浪……”这是宁寒公主的声音。

    沈浪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一丝不苟地和张春华等人对拜。

    “沈浪!”宁寒的声音再一次传了过来。

    与此同时。

    “咚咚咚咚……”整个怒潮城所有的钟声响起,不敲自鸣。

    这是什么意思?送终吗?沈浪结婚的时候,她来送终?

    沈浪走了出去,来到阳台之上。

    此时是黑夜,外面海面上什么都看不见的,满城的钟声响起,紧接着无数的火把亮起,所有灯塔的探照灯朝着海面上照去,却完全看不到宁寒的声音。

    “沈浪,我是不是要来庆祝你大乾帝国的建立啊?”宁寒公主笑道,她的声音仿佛是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根本找不到声音来源。

    “当当当当……”满城的钟声更加激烈了,疯狂地敲响,而且越来越尖锐,越来越刺耳,几乎震耳欲聋,城内无数人纷纷捂住耳朵,甚至感觉到痛不欲生。

    “砰砰砰砰……”片刻后,港口上的那一口大钟猛地炸开,紧接着城内所有的钟全部炸裂。

    这,这是何等的力量?共振到了极致,把所有的铜钟全部震碎了?

    所有的钟都碎了之后,不远处海面上亮出了一道身影。

    美丽绝伦的宁寒公主赤足踩着海水,款款而来。

    她变了,变化非常大,变得比之前更加美丽,更加强大了。

    “宁寒公主,别来无恙啊。”沈浪道。

    宁寒公主道:“别来无恙,我应该称呼您为沈浪陛下?”

    沈浪道:“这段时间你过得好吗?”

    宁寒公主道:“不好,非常不好,你当年逃之夭夭的时候,在针管里面放了多少病毒啊?放了多少可怕的东西啊?短短一个月内,我爆发了十几种病症,还真是痛不欲生啊。”

    沈浪道:“可是我现在看来,气色好得很啊,比之前更加美丽动人了。”

    宁寒公主道:“我涅磐重生了。”

    沈浪道:“那真是不甚欣喜啊,你毕竟是我的未婚妻,今天你是来参加我的婚礼的吗?”

    宁寒公主道:“不,不是的,我是来送钟的。”

    沈浪道:“对了,我另外一个未婚妻,姬璇公主她还好吗?”

    宁寒公主道:“她去白玉京了,当时情况也不太好,如今都还没有回来,你往我们体内注射的东西太毒了。”

    沈浪道:“也没有什么啊,也就是一些摧毁免疫系统,新陈代谢系统,等等几十种病毒,我从找了几千种动物才凑齐的,你体内难道没有长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又或者你的血液没有什么剧变吗?”

    宁寒道:“有啊,但是要感谢你的父亲,赐予我们强大的血脉。还要感谢天涯海阁的生命研究部门,当然我最终要感谢的还是上古洗髓精,让我们完成了最终血脉蜕变,让我们摆脱那些可怕病症的困扰。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注入我们体内的很多东西是从你妹妹姬宁小公主的血液提取出来的吧。”

    沈浪道:“难怪我看你长高,胸也变得大了,身材变得这么魔鬼了,简直都让我不认识你了。恭喜你啊宁寒,重新夺回了第一美人的宝座,你的美丽几乎要能够和美杜莎女王抗衡了。”

    沈浪正在说话的时候,超过十几门巨炮瞄准,几十具上古巨型强弩也进行瞄准。

    “发射……”

    随着一声令下,十几门巨炮疯狂开火,几十具上古巨型强弩狂射。

    “嗖嗖嗖嗖……”

    转眼之间,这些炮弹和巨箭就射出了几千米,在空中划过一道长长的弧线,朝着宁寒公主的身影砸了下去。

    “轰轰轰轰……”

    一阵阵惊天动地的爆炸。

    刹那间,无数的烈焰将宁寒公主的身影吞噬了,这些超级炮弹哪怕撞击在水面上也会爆炸,每一枚炮弹都超过百斤,这一爆炸,瞬间几百米内的海面上都是熊熊烈焰。

    而几十支上古巨箭就更准了,哪怕隔着几千米也有几支射穿了宁寒的身影,然后猛地炸开,爆出了蓝色的光芒。

    转眼之间,宁寒公主的身影消失了。

    足足好一会儿后,所有的火焰散去,所有的蓝色光芒散去,海面上恢复了寂静。

    宁寒公主的身影依旧静静地漂浮在海面之上,微笑道:“沈浪陛下,为何一见面就这么大场面呢?”

    沈浪道:“这是为了对你表示热烈欢迎啊,不但要炮击你,还要狂射你。”

    而此时一个身影猛地冲出了海面,她就是仇妖儿,沈浪一方的最强武力。

    这次婚礼并没有她的存在,因为她说不需要婚礼,她想要和沈浪睡就睡,未来想要远走天涯就远走天涯,不需要任何仪式。

    她的身影如同闪电一般,直接踏浪而去,朝着宁寒公主冲了过去。

    沈浪道:“宁寒公主,请问你注射的是什么上古洗髓精啊,你此时更靠近哪一种上古人类啊?不得了啊,腚都变得又圆又翘,真正的魔幻身材啊,你这是啥血脉啊?天涯海阁有这好东西,为啥之前不给你用呢?”

    宁寒公主道:“沈浪陛下,我这个身体美吗?”

    “美,美滴很。”沈浪用河/南话回答道。

    宁寒公主道:“现在我有一个非常艰难的抉择,是不是要抛弃这个身体,再换一具身体呢。”

    沈浪道:“为啥呢?这是为啥呢?这么美的身体,还没有被睡过吧,就这么不要掉了?要不然你在换掉身体之前,把它给玷污了?我非常乐意效劳的。”

    宁寒公主道:“我这具身体的血脉,某种程度上算是你父亲成全的吧。”

    而在此时,仇妖儿已经杀到了,手中鬼头刀猛地斩杀。

    “轰!”

    一声巨响,几十米的海面都直接被劈成了两半。

    然而宁寒公主依旧安然无恙,直接在原地消失了,转眼之间她的身影出现在百米之外的海面上。

    “沈浪陛下,你觉得你正义吗?”宁寒公主道。

    “当然正义啊。”沈浪道:“当然你也正义,颜值即正义,你正义到巅峰了。咱又不是小孩子了,谈什么正义啊,谈的是仇恨,我也从来没有说我代表正义消灭你们,我的目标从未变过,天下无仇。”

    接着沈浪拿过纸笔,在一张纸上大大写下两个字,宁寒。

    “瞧瞧,你在我仇人名单上呢。”沈浪道。

    宁寒公主微微一笑,道:“沈浪,其实我很忙,而且正在做某种非常艰难的抉择。真的没空来找你的,但没有想到天越城决战你竟然赢了。”

    沈浪道:“是啊,上哪说理去。”

    宁寒公主道:“你的噩梦石磁爆弹非常不错,一下子就把我们上古能量控制中心瘫痪了,我们一直防备你的石墨弹,没有想到你竟然升级了。”

    沈浪苦笑道:“现在,你们肯定有防御噩梦石磁爆弹的方法了,我那个武器失效了。”

    宁寒公主道:“还有你那种火箭不错,叫什么名字来着?”

    沈浪道:“地狱火箭。”

    宁寒公主道:“非常厉害,能够释放出那么高的温度,直接融穿了我们的血魂铠甲。”

    沈浪苦笑道:“那接下来你们的铠甲又要升级了,我的地狱火箭和铝热剂炮弹都烧不穿了,真正刀枪不入了吧。”

    其实这种铠甲升级只要给沈浪足够时间,他也能够做到,只是需要大量的钨,在铠甲表面涂上一层钨,就可以抵御三四千摄氏度的高温,当然这还不够,里面还要有一种绝对的隔热层,这样才能抵御高温对身体的灼烧伤害。

    宁寒公主道:“我真的很忙的,这次回来之后,我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回天涯海阁就来找你了。”

    沈浪道:“那你从什么地方来呢?”

    宁寒公主道:“你猜?”

    此时,仇妖儿又闪电一般冲了过去,朝着宁寒公主的身影猛地斩下。

    然而一阵光芒闪烁,宁寒公主又消失在百米之外,依旧安然无恙。

    “沈浪,我很快就会再回来的,带着天涯海阁的军队灭你的怒潮城,保证将整个怒潮城夷为平地,将这里面所有人斩尽杀绝,一个不剩。”宁寒公主笑道:“那么再见了。”

    然后,宁寒公主的身影渐渐黯淡了下来,彻底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砰砰砰……”

    怒潮城上的十几具上古巨型强弩猛地炸开,直接粉身碎骨,仿佛完全不受控制,被宁寒用一种神秘手段摧毁。

    所有人都被彻底震慑了,宁寒公主完全表现出了让人恐惧而又未知的力量。

    沈浪返回到大殿中道:“好了,恶客走了,我们婚礼继续,接下来该进行那一项进程了?”

    “送入洞房!”

    “对,送入洞房。”

    ………………………………

    洞房花烛夜,张春华如愿以偿,沈浪几乎丢了半条命。

    “你,你可是新娘啊,这么拼命,像话吗?”沈浪颤抖道。

    张春华道:“别的女人让着你,我可不让你,我需要让你知道真相,你连我都敌不过,所以千万不要在往后宫里面添人了。”

    这个女人不由得让沈浪想起了某个作家,当她是第三者的时候,女主角都是可怜的第三者。当她是正妻的时候,女主角都是正妻,反派都是第三者。

    之前没有入门的时候,张春华口口声声说沈浪身份特殊,需要开枝散叶,需要纳妃子,她这刚刚入门,就告诉沈浪说你本事一般,再多女人的话你可扛不住。

    “狐狸精,狐狸精。”沈浪接连喝了两大杯蜂蜜水,甚至他都想要泡枸杞了。

    “这感觉太美了,我错过了六年。”张春华美美喘气道:“整整六年啊,两千多天,我起码浪费了一千多欢乐时光,你赔我青春,你赔我美好年华。”

    沈浪爬起身来,披上了一件袍子。

    “你干嘛去?今天洞房花烛夜,你都不能多陪陪我吗?”张春华问道。

    沈浪道:“没时间了,没有听到啊,宁寒很快就要打过来了,这一次可是真正的天涯海阁主力,来吧,来吧,希望来得越多越好。”

    然后,沈浪就披着袍子离开房间,朝着大城堡的地下室走去。

    ………………………………………

    东方王朝正式陷入了多事之秋。

    吴王大开杀戒,清洗大炎帝国势力,公开宣布反出大炎王朝,效忠大乾王朝。

    紧接着,楚王更狠,直接在楚国境内杀了万人,几乎将大炎帝国势力连根拔起,紧接着也昭告天下,反出大炎,加入大乾王朝。

    最后大乾帝国正式成立,暂时定都怒潮城。

    这个帝国大典在怒潮城是非常寒酸的,但这就像是一个台风的形成一般,一开始很小,但越来越巨大,最后简直惊天动地。

    而这个消息传到东方世界的时候也是如此,掀起了惊涛骇浪。如同真正的飓风一般,席卷了半个世界。

    大乾王朝正式成立了,从今以后整个东方世界有两个王朝,两个帝国了。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整个东方世界就只能有一个真龙天子。

    从政治上来说,大炎王朝一下子失去了三个诸侯王国,丢掉了二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炎京的空气几乎是凝固的,头顶上就仿佛有一个超级炸弹一般,随时都可以爆开。

    那位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仿佛随时都会爆发真龙之怒。

    然而皇帝始终没有出声,使得整个朝堂几乎都屏住呼吸,就仿佛乌云压顶的天空,随时等待雷霆的降临。

    ……………………………………

    而吴、楚、越三国的民众也不好受,甚至感觉到更加压抑惶恐。

    越国还好,几乎所有民心都在沈浪这边,而楚国的民众也在楚王这边,但是他们对大炎帝国的畏惧远甚越国,因为他们没有见证过沈浪击败天涯海阁血魂军的一幕。

    所以皇帝越沉默,吴楚两个的民众越发畏惧,就仿佛地震来临之前的小兽一般,知道要大祸临头却又无能为力,只能瑟瑟发抖。

    对于他们而言,甚至有一种末日降临的感觉。

    皇帝依旧没有出声,但是乌云在凝聚,雷霆也在凝聚。

    不计其数的军队在集结。

    新乾王国的军队在集结,大梁国、大晋王国,大炎帝国,大齐国等等。

    除了南边三国之外,北边几乎所有的诸侯国都在集结大军,尤其是新乾王国和大梁国,集结的军队是天文数字。

    从天下俯瞰,从东到西边,从南到北,无数道路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军队。

    两三年前的那一幕仿佛又要出现了。

    这种军队的集合如同海纳百川,无数溪水汇入河流,无数河流汇入大江,最终大江大河汇入大海。

    大炎王朝无数的军队就像是像是在凝聚惊天的海啸,一旦凝聚够了所有的力量,天崩地裂,海啸席卷而下,瞬间吞没吴楚越三国。

    这支大军将会分为三支,西边统帅是大晋王国太子,北边大军统帅是新乾王国太子赢无冥,东边大军统帅是大炎帝国武亲王。这三支大军太过于庞大了,所以集结的时间要很长。

    皇帝依旧没有发声,或许他不准备发声,于无声处听惊雷。

    就如同大地震一般,需要酝酿无数年,但爆发仅仅只有几分钟。但这几分钟爆发出来的能量可以摧毁一切,真正毁天灭地。

    这三支军团已经足够多了,足够惊人了。但是依旧在凝聚,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水库,眼看就要决堤了,但是水位一直在暴涨,暴涨。

    而就在这个时候,沈浪的大乾王朝昭告天下,并且向炎京、新乾王国,大晋王国等所有国度送了一份国书。

    从即日起,吴、楚、越三国正式成为大乾王朝的诸侯王国,受到大乾的保护。任何国家,任何势力不得侵犯以上三国领土半步,否则将视为对大乾王朝宣战。

    任何进入大乾王朝领土的军队,将遭受到毁灭性打击,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去,勿谓言之不预也!

    在这份国书中,有几个字是加大加粗的: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去。

    这口气实在是太大了,太惊人了。

    天下诸国惊诧之后,便是捧腹大笑。你沈浪口气真的要吞天了啊,你总共加起来才多少军队啊?五万左右吧。

    两万血魂军,而且还是准备不齐全的两万血魂军,就让你沈浪拼了老命才打赢,几乎把所有的武器打空了,而且还付出了几千人的伤亡。

    现在你靠什么消灭天文数字的大炎王朝军团?你靠什么东西把我们从世界上彻底抹去?

    你沈浪确实创造了很多奇迹,但这一次真的是癞蛤蟆吹大气,要吞天啊!

    沈浪这份国书,别说敌国的人不敢相信,就连自己人也不敢相信。

    吴楚两国的民众看过这份国书之后,毛骨悚然了一下,然后面面相觑而无言。这位沈浪陛下很厉害我们知道,但是这牛皮也吹得太大了吧。

    大乾陛下啊,我们马上就要遭受灭顶之灾了,你打嘴炮是救不了我们的,实际行动拿出来吧,派兵来援助我们啊。

    然,沈浪军队全部回缩到怒潮城,没有一兵一卒登陆。

    但是越国民众是见证过沈浪的无数奇迹的,他们看到沈浪的诏书后,便直接陷入了欢欣鼓舞。

    这几年来,沈浪陛下最喜欢的就是吹牛逼,但我们也见证过,他吹过的牛逼都实现了。

    他说能够做到,就一定能够做到。他说能够保护吴楚越三国,也就一定能够做到。

    接下来,无数越国百姓再一次伸长了脖子,瞪大眼睛等待沈浪陛下再一次上演惊天奇迹。

    甚至无数人朝着玄武城涌来,朝着东部沿海涌来,等待沈浪大军再一次登陆。

    结果等了几天几夜,沈浪军队依旧没有一兵一卒登陆,甚至他的舰队都开始全面收缩了。

    所有人疑惑?

    沈浪陛下这是啥意思啊?

    敌人的百万大军都已经开始集结了,而且越来越多,很快就要如同惊天海啸一般席卷吴楚越三国了,您的军队非但不登陆北上,反而不断收缩。

    这样您靠什么把敌人从这个世界上抹去?您凭什么保护吴楚越三国、凭什么不让敌军进入大乾王朝半步啊?

    您是大乾帝主啊,是南方三国的所有希望,金口玉言啊,一旦没有做到,一旦让敌人大军进入三国境内,吴、楚、越三个王国,不管哪一个王国覆灭,不管哪个国王战死,沈浪陛下您的形象可就毁了,大乾王朝也就毁了。

    因为您亲口说过的,要保护三国不受侵犯的,要保护三个国王的,而且还昭告天下。

    顿时间,整个天下的目光都在凝聚在沈浪身上,凝聚在怒潮城。

    真正亿万人瞩目,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沈浪军队的动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沈浪的军队动了,但不是北上,而是南下。首先是一支陆军登陆玄武城,然后这支军队南下,紧接着是一支舰队南下。而且这两场军事行动都不是保密的,很多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沈浪陛下的军队这是要去哪里啊?

    该,该不会是要去打天涯海阁吧。

    ………………………………

    天涯海阁某个秘密楼宇内。

    左辞阁主拿着沈浪的这份国书,看了两遍。

    “任何进入大乾王朝领土的军队,将遭受到毁灭性打击,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去,勿谓言之不预也!”

    他甚至念了一遍,然后摇头道:“这文笔太白了,一点都不像是能够写出《风月无边》的人啊。”

    “关键是太浮夸了。”某个长老道。

    “对,太浮夸了。”某位大学士道。

    左辞阁主道:“我们没有时间在这里耗,也没有空陪他演戏的,重中之重还是开发万里大荒漠,否则我们就要被浮屠山彻底甩在身后了,舰队集结好了吗?军队集结好了吗?”

    “差不多了。”

    左辞阁主道:“宁寒,等到军队和舰队都集结好了之后,立刻北上去灭了这个所谓的大乾帝都怒潮城,了结这一场大戏,把他这个小小的大乾王朝灭了,然后继续竭尽全力开发死亡大荒漠。”

    “是,谨遵阁主之旨。”宁寒公主道。

    而就在此时,一只大雕从天而降,一个女学士走了进来。

    “禀报阁主,沈浪的军队南下,分为水陆两军,攻打我天涯海阁。”

    顿时间,在场所有人惊呆了。

    就你那点军队,还要分为水陆两军,还要来攻打我天涯海阁总部?

    疯了,真是彻底疯了。

    ……………………

    注:月票榜被爆了,好痛!兄弟们出手,助我一臂之力啊。

    推荐《诸天剧透群》,很有脑洞的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