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沈浪帝王之怒!天下传捷报!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听到沈浪的话之后,宁绍顿时呆了一下,然后笑道:“沈浪,不要开玩笑了,我通天寺可还有两三千僧兵在这王宫之内。”

    这话倒是半点不假,几天前的那场大战中,通天寺僧兵在沈浪的炮火袭击下大败,空诤大师不忍心见到自己的军队全军覆灭,所以狂奔去战场,拼命救下了最后这两三千人,而这两三千僧兵也确实一直驻守王宫之内。

    一开始沈浪军队假扮成血魂军进来的时候,通天寺僧兵没有反应,而此时沈浪军队已经完全露出了真面目,他们依旧没有什么动静。

    在宁绍看来,沈浪的军队也只有三千多人进入王宫,而且没有火炮的情形下,就算战斗力比通天寺僧兵更强也有限,所以应该不会为了他宁绍一人的性命和通天寺僧兵战斗到底。

    那么如此一来,他宁绍的性命应该是安全的啊。

    沈浪一笑,一挥手,顿时几名大宗师强者朝着宁绍逼近。

    “沈浪,你难道要和我通天寺鱼死网破吗?”宁绍厉声道,然后整个身体迸发出惊人的煞气。

    沈浪大声道:“空诤大师在吗?我们聊聊?”

    片刻之后,远处传来空诤大师的声音道:“好,老衲就在这后院等候你。”

    沈浪便朝着后院走去,只有一个人跟在他的身后,那就是穿着血魂军铠甲的仇妖儿,她还说过这几天内应该无法动手的。

    …………………………

    小花园内,空诤大师跪坐在一个小亭子内。

    沈浪走了进去,来到他的面前对坐,仇妖儿站在他的身边。

    “我通天寺真的是六大超脱势力倒数第一的。”空诤大师道。

    沈浪道:“那谁是倒数第二呢?”

    空诤大师道:“应该是悬空寺吧,不过他们的新方丈太神秘强大了,所以搞得也没有人敢惹他们。”

    沈浪本来还想要问倒数第三的超脱势力是谁?但想了想算了。

    “姜离陛下跌倒,天下吃饱。”空诤大师道:“若说六大势力哪一家承受姜离陛下的恩惠最大?那毫无疑问是我通天寺,但是姜离陛下跌倒之后,若说哪一家吃得最少,那也是我通天寺。”

    沈浪没有说话,尽管他明白对方的言外之意。

    空诤大师道:“老衲看走眼了,本来觉得这一战你必输无疑的,但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结果,血魂军竟然全军覆灭了。”

    沈浪依旧没有说话,因为对方的那个但是还没有说出来。

    空诤大师道:“一个人不断创造奇迹,但还是有人不断质疑他,这正常吗?”

    沈浪道:“正常,因为思维惯性太强大了。之前我还是一个小赘婿的时候,每一处创造奇迹带来的冲击力最多只能维持两个月,两个月后无数人就会淡忘之前我给他们的冲击,再一次疯狂质疑我,然后再一次被我疯狂打脸,如此反反复复。甚至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我身份被揭露,此时在国都万民的心中我还是一个负面角色。”

    空诤大师道:“既然你心知肚明,那我也就不用开口了。”

    他的话非常明白,尽管沈浪获得了天越大决战的胜利,但他仍旧不看好沈浪接下来的结局。也就是说他觉得局面仍旧会有反复,沈浪的胜利或许只是暂时的。

    “那我能够带走宁绍吗?”空诤大师问道。

    沈浪道:“不能,空诤大师,你不看好我的将来这没有什么。但就算我未来会输,通天寺在越国也没有机会了,宁绍死或者不死,对通天寺已经不重要了。”

    空诤大师道:“面子,还是要的。”

    沈浪道:“你通天寺要面子,那我就不要面子了吗?”

    空诤大师道:“如今在王宫之内,我们通天寺还有近三千僧兵。刚才你们揭露身份的那一刹那,我没有任何举动,就是想要体面地全身而退。如果任由你杀了宁绍,那可就不是全身而退了。”

    沈浪眼睛眯起,望着眼前这位空诤大师,缓缓道:“空诤大师,您究竟想要什么?”

    空诤大师道:“把宁绍交给我,我带他返回通天寺。”

    沈浪道:“不,你不是想要这个。”

    空诤大师道:“沈浪施主,我要的就是这个。若是不答应的话,那我们还有三千僧兵。”

    沈浪忽然一笑道:“有意思,有意思,空诤,你想要什么东西我知道,我成全你!”

    空诤大师道:“要么交出宁绍,要么开战。”

    然后,空诤大师猛地一挥手,三千僧兵潮水一般涌了出来。

    有一点很有意思啊,之前通天寺的僧兵是穿着僧袍而不是铠甲,如今全身竟然也包裹在铠甲之内了,而且这铠甲竟是隐元会铁血军的。

    空诤大师道:“这是铁血军的备用铠甲,舒亭玉少主离开的时候,送给了我们。”

    沈浪冷笑道:“通天寺的僧兵不是不穿铠甲吗?穿铠甲算是什么僧兵啊?”

    空诤大师道:“为了胜利,当然要与时俱进了。沈浪阁下你的火炮非常厉害,但是却不在王宫之内,你的这些亚马逊女战士战斗力可能比我的通天寺僧兵还要弱一些,当然你们穿着血魂军的铠甲非常有利,但这些铠甲身上毕竟有很多破损还来不及修复,所以三千对三千的话,你们损失惨重,为了一个宁绍不值得的,把他交还给我。总不能为了区区一个宁绍,你就牺牲一千人吧。”

    沈浪二话不说直接离开了,这个世界太可笑了,他哪怕表现出一点点善意,都会被视为软弱可欺?

    ………………………………

    王宫的广场上。

    两支军队正在对峙,一触即发。

    左边是沈浪的亚马逊军团,全部穿着血魂军铠甲。右边是通天寺僧兵,全部穿着隐元会的铠甲。当然血魂军的铠甲要强大得多,但面对普通的冷兵器,隐元会的铠甲同样是刀枪不入的,战刀很难砍进,弓箭也很难射穿,毕竟这是厚厚的钢铁铠甲。

    空诤大师说得对,单纯论战斗力的话,可能通天寺僧兵还要更强一些。

    “交出宁绍。”空诤大师道:“否则开战,后果自负。”

    宁绍哈哈大笑道:“沈浪,我没有说错吧,你承担不起杀我的代价,所以刚才你就不该开口说要凌迟我的,这岂不是打脸吗?君无戏言啊。”

    然后,他缓缓地朝着宫殿外面走了出来,朝着通天寺的僧兵军团走去。

    空诤大师道:“沈浪施主,把宁绍交给我,然后我便完整退去,你应该知道我此时内心存有善意。”

    宁绍走出了大殿,双手高举鼓掌道:“好一个君无戏言,好一个君无戏言,哈哈哈哈!”

    无人阻挡宁绍,眼睁睁看着他朝着通天寺的僧兵军团走去。

    很快,宁绍就走到了通天寺那边,走到了空诤大师的身边。

    “沈浪陛下,君无戏言,君无戏言,打脸啊。”宁绍讥笑道,一边笑还一边拍打自己得到面孔,笑道:“沈浪陛下,太打脸了,你刚刚当着群臣的面说要将我凌迟处死,而如今我却安然无恙地走了出来,大摇大摆地返回通天寺,你颜面何存啊?可笑,可笑啊……”

    空诤大师道:“沈浪施主,你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宁绍朝着沈浪挥了挥手道:“沈浪……陛下,走了啊。宁政殿下,越国的群臣们,这就是你们效忠的人皇啊,哈哈哈哈……人皇啊,唾面自干的人皇啊,太可笑了。”

    沈浪依旧没有说话,宁政也没有说话,而越国的满朝臣子则脸色苍白,浑身气得颤抖。如果任由宁绍就这么走掉,那实在是太耻辱了。

    “师叔,我们走吧,这里的好戏已经看完了。”宁绍道:“人皇大戏?猴戏吧。”

    沈浪淡淡道:“空诤大师,你这是在碰瓷啊。你不看好我这没什么,但至于用这种方式向大炎帝国的皇帝陛下表忠心吗?”

    他一言道出了空诤大师的心思,所谓要带走宁绍是为了通天寺的颜面?完全是瞎扯。

    空诤只是承担不起和平撤出越国王宫的责任,这样就会让大炎帝国怀疑他向沈浪妥协了,进而怀疑通天寺的立场是不是准备靠近沈浪了?毕竟通天寺曾经是站在姜离这一边的。

    所以上演这么一出强夺宁绍的对立大戏,就能向大炎帝国表明自己立场了,我们通天寺依旧和沈浪为敌。

    “无所谓,都无所谓的。”宁绍道:“通天寺这样做,既保住我的性命,还向皇帝陛下表明了忠诚,还稍稍揭露了沈浪陛下您的底气,一举三得,又有什么不好呢?”

    沈浪微微一笑道:“知道为什么要放你过去吗?因为要成全你们,你通天寺不是要想大炎皇帝表明忠诚吗?要碰瓷我吗?行,行,行成全你们。但不要演戏,要撕破脸皮,就索性彻底一点吧。刚才让你们通天寺的僧兵走你们不走,那……现在都不用走了。”

    “关门。”沈浪一声令下。

    “砰砰砰……”

    顿时,整个王宫所有大门全部关闭,大殿所有门全部关闭。

    “诸位大人,请稍候!”沈浪缓缓道:“亚马逊军团,准备开战!”

    随着沈浪一声令下,三千亚马逊军团全部戴上了头盔,瞬间变成了战斗队形。

    空诤大师寒声道:“沈浪施主,可要想要了,这一开战就是两败俱伤,你的亚马逊军团可就伤亡无数了,你的火炮不在王宫之内。”

    沈浪没有再说半句废话,淡淡下令道:“全部杀光,一个不留。”

    空诤大师脸色剧变,颤声道:“通天寺僧兵,准备!”

    顿时,三千名通天寺僧兵再一次使出了自己的拿手好戏,长柄战刀电风扇,施展内力飞快旋转。

    “呼呼呼呼呼……”

    王宫广场上,顿时响起了一阵阵巨响。

    三千支长柄战刀一旦旋转起来,那种威风真是足够惊人的。接下来这三千僧兵只需要不断前进就可以了,可以绞杀一切,碾压一切。

    空诤一点都不想打,但就像沈浪所说,他为了向大炎皇帝表达自己的立场。

    “预备!”

    随着多拉公主一声令下,三千名亚马逊军团弯弓搭箭。

    “砰……”

    空气中仿佛有一股特殊的能量猛地爆开,这是上古能量控制中心开启了。

    顿时间空诤大师感觉到巨大的不妙,尽管他看不到,但却清晰觉得脸上仿佛被一阵风刮过一般。

    上古弓箭?上古武器?

    空诤几乎不敢置信,沈浪这是哪里来的上古武器啊?祝红雪的血魂军就算败了,也应该会毁掉上古武器才是啊?

    “三,二,一……”多拉公主开始倒数。

    三千支上古弓箭对通天寺僧兵进行了瞄准。

    “慢,慢……”空诤大师道:“沈浪施主,宁绍交还给你,后会有期。”

    然后,他便要带着通天寺的僧兵离去。他就是碰瓷的,就是为了向天下证明他没有向沈浪妥协,向皇帝表达立场,绝对没有要为宁绍付出巨大牺牲的意思。

    没有火炮的沈浪军队本没有什么可畏惧的,但拥有上古弓箭又是可怕的。

    “走!”空诤大师一声令下。

    沈浪冷冷道:“要碰瓷?那就撞死你!想撕破脸皮?要向大炎皇帝表明立场?我成全你们,还有什么比死亡更加能够表明立场的呢?给脸不要脸!”

    “杀!”

    随着沈浪一声令下,三千亚马逊军团的箭雨狂射。

    这不是普通的弓箭,而是逆天的上古弓箭,在大几百米的距离都能射穿钢甲,更何况此时两军距离不超过三百米?

    “嗖嗖嗖嗖……”

    无数上古之箭,如同暴雨一般射出,拖着长长的尾焰,在空中如同闪电一般,呼啸而过。

    “停,停,停……”

    “战,战,战……”

    空诤大师发出怒吼,发出两道矛盾的命令,然后三千通天寺僧兵疯狂地冲杀了出去。

    然后……

    沈浪军队的上古之箭轻而易举射穿了他们的铠甲,射穿了他们的身体。

    这些通天寺的僧兵前仆后继地倒地毙命,不断旋转着长柄战刀,不断往前冲。

    冲,冲,冲。

    片刻之后!

    三千人变成两千人,变成一千人,变成一百人。

    “冲!”

    变成了一个人。

    “噗刺……”最后一个僧兵直接被射穿了脑袋,倒地毙命。

    三千通天寺僧兵全军覆灭,死得干干净净。

    空诤大师和宁绍完全都惊呆了,颤抖望着沈浪。

    “有这个必要吗?有这个必要吗?”空诤大师厉声道:“你明明已经看出我的想法了,我就是想要想大炎帝国表一个决心,演一场戏都不可以吗?这场戏一演完,我回我的通天寺,再也不会管你和天涯海阁的事情,再也不会染指越国了,你有必要把我通天寺得罪致死吗?”

    沈浪寒声道:“空诤,是不是我对越国群臣的宽宏大量让你觉得我软弱可欺了?是不是我没有把祝氏全族斩尽杀绝,让你觉得我这个很好说话啊?”

    “想要让我沈浪和你演戏?可以,当然可以,今天我就和祝氏家族联手演了一场好戏。但是所有的戏是别人配合我,而不是我配合别人。永远都是我打别人的脸,而不是别人打我的脸!”

    “你觉得表面和我对峙,暗地中代表通天寺向我释放善意,我就会配合你演戏?做你的春秋大梦!”

    “你们通天寺,二十几年前的时候就在投机,到今天还在投机,自从你们所谓崛起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天生营养不良了,真是让人耻笑啊!”

    空诤大师颤抖道:“沈浪,我通天寺就算是倒数第一的超脱势力,那也是超脱势力。原本越国大战后,我们双方可以相安无事的,只要你配合演一场戏。现在……我们之间不死不休了。”

    沈浪淡淡道:“空诤,你们通天要堕落,要去学大劫寺的邪功,我不管,我也无所谓。你们看好大炎帝国,觉得我必输无疑,也无所谓。但是就在刚才你假装威胁我的那一刻起,通天寺就已经完了。用不着你威胁我什么不死不休,刚才你如果像缩头乌龟一样离去,那通天寺未来还有一条生路,现在……没有了!我沈浪和天涯海阁不死不休,和浮屠山不死不休,你以为我会在乎多一个通天寺?这么爱投机,真是自寻死路啊。”

    “自寻死路!”

    随着沈浪猛地一声断喝,超过七名大宗师朝着空诤大师猛地冲了过去。

    瞬间凶猛地战斗在一起。

    空诤大师很强,武功超过了李千秋,也超过了多拉公主,但是再强也不是七名大宗师的对手。

    几分钟后,强大的空诤满口喷血,四肢筋脉全断,被按着跪在了地上。

    沈浪缓缓走了过去,道:“我并不是很喜欢杀人,但是总有一些傻逼逼迫我杀人。你应该了解我为人的啊,我杀绝通天寺鸟绝城的时候,你应该知道我就是一个疯子啊,为何还要来刺激我呢?”

    空诤满口流血道:“你已经赢了天越城之战,你已经穿鞋了,按说不是疯子了。再说这个结局或许也不差,你说得对,现在大炎帝国应该不会怀疑我向你妥协了,我们用生命的代价诠释了我们通天寺的立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沈浪的刀子猛地斩下,锋利无比的锰钢战刀直接将空诤劈成了两半。

    至此,整个通天寺派来越国的人死得干干净净。

    这个世界真是时刻充满意外啊,原本沈浪觉得一切已经结束了,这位空诤大师会带着通天寺僧兵平静离去,没有想到竟然上演这么一出。

    沈浪来到宁绍的面前,缓缓道:“通天寺对大炎帝国,畏惧到这个地步吗?”

    宁绍颤抖道:“是啊,毕竟倒数第一的超脱势力嘛。”

    “我艹,节外生枝,节外生枝啊。”沈浪道:“你们通天寺的人,都这么爱投机吗?”

    宁绍颤抖道:“你想象一下,一个势力学习两种武功,两个路线,如何保持坚毅不拔的意志?”

    沈浪道:“我今天本来很心平气和的,而且心情很好的,毕竟和岳父重逢了,和宁政等人重逢了,而且还狠狠打了祝氏家族的脸,本来挺爽的心情,为什么要这样呢?为什么呢?为何要逼迫我发疯?为何临死之前还要作妖?你就不能安安心心去接受凌迟吗?”

    宁绍武功很高的,非常高,但是现在真的完全失去了抵抗的勇气,双腿都在战栗颤抖。

    因为这个时候的沈浪显得非常可怕。

    “真的,我今天心情本来很好的。”沈浪叹息道:“好得几乎都让我忘记了我的外号,东方阉割者。”

    说罢,沈浪手中刀子猛地一划。

    宁绍觉得身体一凉,然后低头看到自己被阉割了,然后他没有大声惨叫,就是在拼命地吸气。

    “带下去,也不用等了,就现在,就在王宫门口,将他凌迟了。”沈浪道:“洪年?或者叫祝尧,希望你这次不要在有什么保留了,一定要割够一千刀。”

    “是!”

    然后,这位前越王宁绍直接被拖到了王宫之外,先接受缝合和止血手术,然后当着无数越国万民的面,活生生被千刀万剐,惨绝无伦。

    …………………………

    今天国都万民的心境真是太大起大落了。

    从昨天开始,他们内心是灰暗绝望的,因为得到了消息,沈浪全军覆灭了。那么接下来越国毫无疑问会陷入更加黑暗的时刻,并不是说沈浪是何等的光明,而是因为在开战之前,越国万民曾经高呼沈浪必胜,沈浪万岁之类的口号。

    沈浪输了之后,大炎帝国一定会对越国万民进行清算,全部抓捕杀掉是不可能的,但是抽百杀一,抽百抓一完全是会的。

    很多人开始后怕,甚至开始后悔,当时太过于冲动了,脑袋一热竟然喊出那些口号。但是那个时候气氛实在是太有感染力了,实在是让人忍不住。而且这两年来,宁绍和祝氏的白色恐怖实在是太不得人心了,用沈浪余孽的名义抓捕了十几万人,简直让所有人都惶惶不可终日。

    而今天早上,三千“血魂军”入王宫的那一刹那,国都万民终于彻底绝望了,甚至躲在家中瑟瑟发抖,抱头痛哭,等待着下一场大清算的到来。

    然而没有想到,他们很快从地狱升到了天堂。

    他们见到了前所未有的一幕,从王宫里面走出来了几千个囚犯,为首的竟然是祝弘主、祝戎、宁裕、宁翼等人。

    天哪?祝氏家族权倾越国几十年了啊,祝弘主几乎是越国的最高主宰啊,现在竟然沦为了阶下囚?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一开始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眼前这一幕,但是很快消息就传开来了。

    昨天大战,沈浪大获全胜,血魂军全军覆灭了,而入宫的血魂军是沈浪军队扮演的。

    很快新越王宁政诏书颁发了,几百名骑士更是在国都内拼命驰骋高呼,念着新越王诏书。

    诏书内容非常简单,越国不再效忠大炎帝国,而是奉大乾王朝为正统。

    这个时候国都万民才终于相信,沈浪赢了。

    顿时间,无数人激动得热泪盈眶,不用再担惊受怕了,或许未来大炎帝国会再打过来,但至少短时间内不用再担心遭到清算了。

    为了发泄内心的激动情绪,无数民众纷纷冲进家中,找到一些秽物,朝着祝弘主,朝着祝戎,朝着那些带着镣铐的祝氏官员狂砸。

    烂鸡蛋是没有的,鸡蛋这么宝贵的东西怎么会让他烂掉呢?但烂萝卜,烂白菜是有的。

    “噗噗噗……”

    无数腐烂的东西雨点一般朝着祝弘主父子,朝着宁裕、宁翼,宁萝砸了过来,朝着几百名效忠祝氏的大臣砸了过来。

    祝弘主默默地承受着,很快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臭得简直要让人作呕。这群民众砸过来的可不仅仅是烂白菜,烂萝卜,甚至还有更恶心的东西。

    整整几个时辰后,这种折磨终于结束了,祝弘主父子等上百名重臣被关入了黑水台的监狱之内,剩下上千人被关入大理寺监狱。

    ……………………………

    宁萝公主的牢房内,她静静坐着一动不动。

    她这间牢房的条件还算不错,至少可以洗澡,换上了清爽的衣衫,盘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嘎吱!”牢门被打开了,沈浪走了进来。

    宁萝公主淡淡道:“沈浪,别白费口舌了,什么话都不用说,我不会求饶,也不会认错。”

    沈浪道:“你想多了,我也没有什么和你说的,我是来给你送东西的,你毕竟是父王的女儿,就算要死,也要体面。”

    说罢,沈浪拿出了一个瓶子放在她的面前,直接转身离去,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宁萝公主浑身颤抖,拿过这个瓶子打开,嗅了一口,完全无色无味。再仔细嗅,发现有一点点苦杏仁的味道。

    “沙矜,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永远都不会。”

    “沈浪,倒是谢谢你,让我死得体面。”

    然后,宁萝公主将瓶子里面剧毒服下,仅仅几秒钟之后,她的意识就开始模糊了。

    “呼,呼,呼,呼……”

    仅仅呼吸了五口气,她的心跳就停了,然后呼吸也停止了。

    死得非常安详,她本来以为自己会死不瞑目,但没有想到还是缓缓闭上了眼睛。

    临死之前,她的脑子里面仿佛定格在某个瞬间,矜君和她成婚,喊她姐姐的那个瞬间。

    “我宁萝这一生,都是一场彻底的悲剧。”

    ………………………………

    天越城祝氏家族,仿佛末日降临了一般。

    祝弘主的老妻几年前就已经过世了,祝弘主、祝戎以及祝氏家族所有重要成员全部下狱了,祝霖也已经死了。

    所以当家作主的只有祝戎的妻子,还有祝红屏,就是那个高中了状元,并且被宁元宪称之为吾家千里驹的那个祝红屏,曾经和种师师有婚约的那人。他虽然高中状元,但始终没有出来做官,一直呆在家中读书,不知道沈浪是如何想的,此子没有被抓进监狱。

    下午时分,又有一个人进入了祝氏宅邸,祝太后,宁元宪的嫡妻。她做过一些对不起宁元宪的事情,但对于此女,不管是沈浪还是宁政都无权处置。宁元宪颤抖地写了一封休书,然后说让她回家吧。

    所以,这位祝太后就回到了娘家。

    因为第一位妻子之死,宁元宪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愧疚,所以之后对自己所有的妃子都善始善终,不管发生再多的事情,都不杀,不关。

    这位祝氏,自从嫁给宁元宪之后就始终瞧不起他,多次出言讽刺践踏宁元宪尊严。甚至在关键时刻始终站在宁元宪的对立面,支持宁岐上位,之后又用太后之尊支持宁绍上位。

    今日,宁元宪可以轻而易举处决她的性命,但依旧没有伤她一根汗毛,甚至没有出一句恶言。

    从王宫走出来时候,这位祝太后依旧面容高傲,冷若冰霜,显得不可侵犯。但是回到家中,一个人坐在房间的时候,她的泪水终于忍不住缓缓滑落下来。

    “我祝敏敏这一生,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悲剧。”

    然后她忍不住望向镜子中的自己,头发已经半白,昭华已逝了。这辈子她都对宁元宪高高在上俯视,瞧不起他,鄙夷他。

    然而现在,他的这个丈夫形象却高大了起来,他已经站起来了。

    思来想去这一生,她的世界中有谁在她脑子留下深刻的印记?

    她没有生下半个女儿,宁翼只是过继到她膝下的,这几十年来她仿佛一无所有,心里面唯一留下的依旧只有丈夫宁元宪,依旧这个男人。

    ……………………

    所有的消息都是长翅膀的,短短时日之后,天越城大决战的结果传遍了整个天下。

    就如同一颗巨石砸入了压抑的湖泊一般,瞬间猛地炸开。

    整个天下,彻底沸腾了!

    ……………………

    注:第二更送上,实在是疲倦不堪,拜求兄弟们支持,给我注入力量。

    谢谢落花断水两万币打赏,谢谢黑色雨滴21、铁虎虎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