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新时代!宁绍凌迟处死!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沈浪望着宁政良久,虽然现在他披头散发,但真的几乎没有什么改变,甚至眼神和两年多前都没有多少变化,还是那么透澈坚毅,只不过变得深邃了一些,过去两年非人的待遇,都丝毫没有动摇他的意志,这大概是百年以来最好的越王了。

    不过沈浪还是非常尴尬的,之前他扶持宁政,虽然没有任何君臣之意,但沈浪好歹还担任过宁政长平侯爵府长史,也算是宁政的属官,而现在一下子就变成了他的君主。

    沈浪本能地想说他才不想做什么狗屁人皇,但想了想还是作罢,这样说大概会让宁政伤心的。

    “王兄,你要总这样的话,以后就不好见面了。”沈浪苦笑道。

    宁政起身,弯腰站在一侧,礼仪一丝不苟。

    沈浪来到卞逍的面前,拿起他的双手,用X光眼查看他的筋脉,还有双腿筋脉。

    卞逍是宗师级强者,所以被抓捕之后被废掉筋脉,幸好时间还不长,不像是兰逍大宗师筋脉废了好几年再接就困难了。

    “您这筋脉我能接上,大概用一两年时间武功也能恢复。”沈浪道:“我会尽快安排手术的。”

    卞逍叩首道:“臣谢主隆恩。”

    其实卞逍是真的冤枉,他和沈浪几乎没有正面接触过,两人唯一的接触可能就是在金山岛之争上,当时卞逍公爵地位崇高无比,而沈浪只是一个小赘婿。结果他也被沈浪牵连了,从位极人臣变得一无所有,举族下狱。

    当然,祝氏家族不是没有给过他机会,只要他愿意投降,兵权保不住,但爵位还是能保住的。但卞逍这个人何等强硬,怎肯投降?所以他的十万大军被祝红雪的血魂军击败了,艳州也丢了。

    沈浪再来到张翀的面前,道:“春华在怒潮城,做得非常出色,等我救出您之后,便迎娶她入门。不过恐怕只会有一个很小的仪式,而且婚书上只能用姜浪的名字。”

    张翀微微一颤,然后跪地叩首道:“臣惶恐,臣谢主隆恩。”

    他还真是感慨万千,没有想到光宗耀祖的使命真的落在女儿的身上了?

    沈浪目光刚刚落在宁启王叔的脸上,对方露出了复杂的目光。

    之前几年时间内,宁启王叔对沈浪都没有什么好感,也不知道训斥过多少次。而且他之所以下狱不是因为支持沈浪,甚至也不是因为反对大炎帝国,而是因为支持宁元宪和宁政。

    但是现在已经到了必须站队的时候了,大炎帝国对越国所做的一切太不荣誉了,甚至是太丑陋了。整个东方世界要么姓姬,要么姓姜。如今拨乱反正,越国唯有效忠姜氏王朝。

    “臣宁启,参见陛下!”王叔宁启下跪叩首。

    “臣宁纲参见陛下。”王叔宁纲下跪叩首。

    紧接着,在场几百人都整整齐齐跪下叩首。

    “臣等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些人都被号称为沈浪余孽,哪怕这里面很多人压根就没有支持过沈浪,仅仅只是支持宁元宪和宁政而已。

    片刻后,超过千人整整齐齐跪下,叩首:“臣等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整个朝堂泾渭分明,所有心向姜氏的人整整齐齐跪下,所有心向大炎帝国的官员笔直站立。

    别说投机,至少在这个时候没有人投机。

    因为所有人都是用自己的生命在站队,天越城大决战沈浪是赢了,但是天涯海阁还在越国境内了,他们的势力几乎毫发未损,更别说大炎帝国还如日中天,强大到让人绝望。

    所以今天所有向沈浪下跪效忠之人,明日可能就会成为大炎帝国的刀下之鬼。

    ……………………

    沈浪缓缓走回到台阶之上,而不管他走到哪里,都有超过六个大宗师级强者紧紧跟随。

    他目光望向了宁岐,对方一颤,显得非常挣扎。

    从头到尾宁岐都没有效忠过沈浪,他甚至没有任何勇气抵抗大炎帝国,他只不过是坚守了自己的底线,不愿意亲手杀宁元宪和宁政。

    从他个人的角度,哪怕一直到现在他都不愿意站在沈浪这一边,因为大炎帝国太强大了,天涯海阁太强大了,站在沈浪这边就意味着未来的灭顶之灾。

    但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都是迫不得已的,当他不愿意杀宁政的时候,就已经被迫要站队了。

    有些时候有灰色地带,但有些时候却是非黑即白的。

    整个东方世界,你要么站在姜氏这边,要么站在姬氏这边。

    从情感上,宁岐向往姜氏,姬氏做的一切太丑陋了。但从理智上,站在姜氏这边真的亡族灭种的。

    但现在宁岐真的别无选择了,他再也无法站在中间了。

    长长叹息一声,宁岐朝着沈浪跪下,叩首道:“臣宁岐,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沈浪道:“三殿下,你曾经是一个非常了不起之人,拥有最敏锐的目光,拥有最狠辣果决的手段和权术,然而这两年多时间你失去了方向。然而我希望接下来你能够重新找到方向,找到曾经的那个自我。”

    宁岐叩首:“臣惭愧,但愿不辜负陛下期望。”

    沈浪道:“我真的期待三殿下能够成为越国的无敌统帅。”

    宁岐叩首在地,一动不动。

    ……………………

    接下来,沈浪目光望向了宁翼。

    对方立刻跪下,不断叩首道:“臣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宁翼还是那个宁翼,其实当他还是越国太子的时候不是这样的,是充满精致、优越和骄傲的,而且权术上也不差。

    某种程度上,宁元宪的几个儿子没有一个草包,真正绝顶出色的或许只有宁岐和宁政,但不管是宁禛、宁景、宁翼、甚至是宁绍,都算是出色之才。

    宁翼的堕落是因为祝氏,在很长时间内宁翼更像是祝是圈养的宠物,完全没有经历过任何风浪,直接就把他扔到了南殴国这个惨烈的战场。贪生怕死的宁翼一旦跪下来,整个精神和脊梁就彻底被阉割了,再也站不起来了,只能不断堕落下去。

    在很长时间,宁翼都是沈浪最重要的一个敌人,但两个人见面的时候也很少,因为那段时间宁翼都是高高在上的越国太子,并不是很把沈浪放在眼里。等到他把沈浪放在眼里的时候,很快就被沈浪一巴掌拍得半死了。

    宁翼犯下了很多罪行,甚至是不可饶恕的,比如他曾经很长时间都想要夺走金木兰,他折磨过宁元宪,折磨过宁政。

    但是禽兽也分有级别,宁绍当时想要弑杀宁元宪的时候,宁翼也惊呆了,不愿意出手。

    沈浪望着宁翼,久久没有说话。

    宁翼不断颤抖,拼命磕头哭泣道:“臣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沈浪陛下,臣错了,臣错了,千万别杀我,别杀我。”

    “臣不想死,不想死……”

    一开始还只是小哭,之后索性嚎啕大哭,直接瘫倒在地上。

    沈浪望着宁翼,内心真的陷入了为难。他本来想要把宁翼交给宁政处置,因为宁政才是越王。

    但想过之后,他不能这样做,宁翼毕竟是宁政的兄长,毕竟是宁元宪的儿子,难道要让宁政杀兄?让宁元宪杀子吗?

    宁政做不出来,此时的宁元宪也做不出来的,所以这件事情还是要他来做。

    宁翼折磨宁政,某种程度罪不至死,但是作为儿子他折磨父亲宁元宪,必死无疑了。

    很快沈浪有了决定,名义上对宁翼进行流放,流放到东边荒岛上,然后在这个岛上将他秘密处决,埋骨在荒岛之外。

    沈浪道:“宁翼不忠不孝,流放万里,终身不得返回越国。”

    这话一出,宁翼拼命磕头,大哭道:“臣谢主隆恩,谢主隆恩。”

    …………………………

    沈浪目光落在宁萝长公主的脸上,再一次感叹造化弄人。

    他和宁萝公主明明可以成为最好的盟友的,甚至他还救过宁萝公主的性命。

    结果因为矜君的王后对宁萝毁容,使得宁萝内心扭曲,痛恨一切,包括矜君和沈浪。

    其实,她作恶不多,至少她没有折磨过宁政,也没有折磨过宁元宪。

    但是在几个月前,她杀了五百多人。这五百人号称是沈浪余孽,但却是无辜的。他们原本可以不死的,因为沈浪已经和祝氏家族谈好了。

    结果宁绍这个疯子不愿意丢了颜面,拖延了几分钟下旨,而宁萝公主内心扭曲,迫不及待杀人满足自己的毁灭欲望。

    所以,她也必死无疑了。

    “沈浪,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宁萝长公主站着站着一动不动,桀骜不驯地望着沈浪,发出一阵阵冷笑。

    “拿下!”

    随着沈浪一声令下,几名亚马逊女战士上前,给宁萝公主戴上镣铐,直接从宫殿带走了。

    刚才就是不愿意见到这一幕,宁元宪才走的。有些事情一定要发生,但至少他可以不看。

    …………………………

    最后沈浪目光落在了越王宁绍的身上,终于轮到这个人了。

    老实讲沈浪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人,如此之扭曲疯狂。说他聪明吧,确实是聪明之极。说他愚蠢吧,简直颠覆认知。

    但毫无疑问,这是世界上最自私贪婪之人,他的无情超过世界上任何人,不管对自己的父母,还是妻子儿女,他都不太在乎,所有的一切都为了自己的痛快。

    弑杀父王宁元宪,他没有压力,杀弟弟宁政,也更是毫不在乎。在做越王这两年时间,不知道有多少无辜少女埋骨于他的院子之外。

    这是一个恶人,一个彻头彻尾的恶人,一个坏到全身上下都流脓的人,一个已经不配为人,禽兽不如之人。

    沈浪朝着宁绍一笑。

    越王宁绍也一笑,并且竖起了一根大拇指道:“沈浪,你厉害,连祝红雪的血魂军都被你灭了,你实在厉害,我真是做梦都想不到。”

    “好说,好说……”沈浪道。

    宁绍道:“愿赌服输这种事情,我懂,我懂!”

    接着,他摘下了头顶的王冠,脱下了全新的王袍,道:“越国王位原本是属于宁政的,现在还给宁政了。”

    沈浪道:“你这越王本就名不正言不顺,算不得数的。”

    接着,沈浪道:“来人啊,送上来。”

    几个武士上前,捧着全新的王袍,王冠。

    “送到越王面前。”沈浪道:“黎恩公公,这个差事就交给您了。”

    “是,陛下。”

    黎恩公公上前,拼命控制着自己颤抖的双手,因为他的筋脉也被切断了。

    原本是需要沐浴更衣的,但也不比在意这许多了,黎恩带着几个宦官上前,稍稍给宁政洗了一下头发,然后换上了新的王袍。

    接着,宁政走到台阶之前跪下。

    沈浪拿过冠冕,为宁政戴上。

    这应该是最简单的加冕礼了,但也是最正式的。

    这代表着从此之后,越王是受大乾帝国加冕,越国效忠的是大乾王朝。

    “诸位,拜见你们的越王吧。”沈浪缓缓道。

    顿时,大殿之内上千人整整齐齐跪下,叩首道:“参见越王陛下。”

    时隔两年半之后,越国的王位终于回到了宁政的头上。

    宁政没有落座,而是依旧站着道:“昭告天下,从今以后我越国不再效忠大炎帝国,效忠的是大乾帝主陛下。”

    满朝上前臣子,再一次叩首道:“臣等遵旨。”

    宁政继续道:“下昭,撤销内阁,恢复尚书台,罢免祝弘主任何职务,宁纲为尚书台第一相,张翀为尚书台第二相,王承惆为尚书台第三相。”

    三位大臣出列,叩首道:“臣遵旨。”

    宁政道:“罢免宁裕、祝戎、张召在枢密院所有职位,册封卞逍公爵为枢密使,宁启王叔为枢密院第一副使,宁岐公爵为的枢密院第二副使。”

    三人出列,下跪叩首道:“臣遵旨。

    种尧和种鄂虽然投降了沈浪,但此时依旧是越臣,而且没有立功,不能得高位。

    事实上就连宁岐也不应该成为枢密院副使,因为他更是寸功未立,虽然说没有犯下致命错误,可长期以来的立场确实不够清晰。

    但是两年半前他可是做个片刻的越王,关键时刻他宁可舍弃王位,也不愿意对宁元宪和宁政下手,这两年时间来也努力保护这些所谓的沈浪余孽,最关键是不管是沈浪还是宁政,都渴望宁岐能够恢复之前的锐利。

    “宁禛、宁景。”

    随着宁政的召唤,四王子宁禛、六王子宁景出列。

    这两个人曾经都是太子一系,尤其是宁景更是如同小丑一般,苏氏得势的时候,他张牙舞爪。苏氏覆灭之后,他惶惶不可终日,拼命去巴结太子。太子完蛋后,他有上蹿下跳去巴结三王子宁岐。

    但是沈浪身份揭露,越国朝堂剧变的时候,这两个人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动,没有继续活跃,而是彻底隐藏起来。

    宁绍继位的之后,也曾经让他们出来效命,但这二人依旧闭门不出,没有助纣为虐。

    当然他们这样做并非是因为效忠沈浪,这两个人从来都沈浪都没有什么好感,只不过在关键时刻,他们还是坚守了自己的底线,不愿意为了权势,去做出禽兽之举。

    宁政道:“家国,家国,虽说我宁氏不能家国不分,更不好家天下。但越国残破,作为宁氏子弟,你们也要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开始学习着为国分忧,为大乾王朝尽忠。”

    “遵旨。”

    “遵旨!”

    宁政道:“那今天就暂时到此为止了。”

    群臣再一次跪下,叩首道:“臣等遵旨。”

    而与此同时,祝弘主、祝戎、张召等人纷纷摘下了官帽放在地上。

    几百名,几千名官员全部摘下官帽。

    他们也是在站队,宁政已经说过,从此越国奉大乾王朝为正统,而这几千人是不愿意效忠沈浪,依旧承认大炎帝国是正统。

    整个朝堂立场无比清晰,跪下的全部是愿意效忠大乾王朝,站着的人全部效忠大炎帝国。

    那么沈浪拿这几千人怎么办?全部杀掉?

    不行的!

    首先这些人都是越国之臣,就算是罪臣,那也是越国罪臣,需要交给越王处置。

    其次,某种程度上已经要讲究斗而不破了。

    沈浪和赢氏家族,姬氏家族,浮屠山,天涯海阁已经不死不休。但是这天下诸国这些文武大臣却没有死仇,难道因为别人现在不效忠你就将他们杀得干干净净?那样就成为天下独夫了。

    某种程度上要讲究默契,之前沈浪流亡海外的时候,十几万人被捕,称之为沈浪余孽。但除了被宁绍和宁萝杀了几百人之外,剩下大多数人都没有死。

    人家得意的时候没有杀你的人,那你得意的时候,也不要大开杀戒。

    当然了,那些犯下死罪的鹰犬,该杀还是要杀。

    天越城决战获胜之后,沈浪已经要杀很多很多人了。如果朝堂之上所有站着不跪的人都要杀,那整个越国八成的豪门贵族,七成的士大夫家族全部要被杀空了。

    “将这些人全部抓捕下狱,按罪处置。”宁政下令道。

    “是!”宁岐道:“诸位大人,我此时手中还没有多少军队,所以就不上镣铐了,也请诸位自觉,不要让我为难。”

    沈浪笑道:“镣铐还是有的,不多而已。”

    所有人朝着地上望去,总共有几百副镣铐,都是之前宁政、张翀等几百个所谓沈浪余孽首领戴来的。

    沈浪拿起一副镣铐,来到祝弘主的面前,笑道:“祝大人,你祝氏家族还算讲规矩,所以我沈浪也讲规矩,来,来,来,这副镣铐我给您戴上。”

    接下来,沈浪就把几十斤的镣铐给祝弘主戴上了,手镣,脚镣,甚至脖子上枷锁都没有放过。

    沈浪又道:“宁岐公爵,祝戎的镣铐你亲自来戴。”

    宁岐无奈,道:“臣遵旨。”

    按照宁岐的想法,是多多少少要给一些体面的,但沈浪这位人皇陛下睚眦必报啊,最后一丝体面也不愿意给,他只能亲自给祝戎也戴上镣铐。

    “还有宁裕大人,千万不要落下了,也要戴上镣铐。”沈浪道。

    原来越国大宗正宁裕浑身一颤,面如死灰地被戴上了镣铐。

    接下来,原来越国朝堂上所有的高官全部被戴上了镣铐,所有四品以上官员和贵族,一个不拉。

    包括靖安伯伍召重,还有怒江郡太守唐允。

    “伍召重伯爵,唐允伯爵,我们也算是故人了。”沈浪笑道:“但今日太忙了,所以没有时间和两位叙旧,但是不要紧,来日方长,来日方长,你们先去黑水台监狱呆着,很快我就会来和你们亲热亲热的。”

    这话一出,两个人不由得色变。你都已经是人皇了,难道还要亲自来折磨我们这两个小人物吗?你就这么记仇吗?

    沈浪目光冰冷,他不滥杀无辜,但该杀之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宁岐,这两千多个大人不要急着送到黑水台监狱去,先游街一圈,让整个国都的人看得清清楚楚,然后再关入监狱。”

    “对了,祝弘主大人年纪大了,一开始可以让他带着镣铐走路,等到走不动的时候,就让他老人家上囚车,而且是那种头露出来的囚车,一定要让人看清楚祝弘主大人的面孔,明白吗?”沈浪道。

    宁岐再一次头皮发麻,躬身道:“臣,遵旨。”

    此时他庆幸,他终究还是越国的臣子,而不是大乾的直接臣子,否则接下来不知道要接多少荒诞的旨意。

    而此时的祝弘主真的恨不得立刻撞死在朝堂之上,也免得接下来遭受无边无际的耻辱。

    八十几岁了啊,为何沈浪最后一丝体面都不给他留下,还要让他戴着镣铐游街,还要承受奇耻大辱?

    但是现在的祝弘主死都不敢死啊,不管什么耻辱他都要受着,这样才能保护越国祝氏全族。

    宁岐道:“诸位,请吧。”

    超过两千名官员,贵族如丧考妣地排队走了出去,尤其前面几百个高官贵族,全部带着镣铐,迈着耻辱而又沉重的步伐。

    但这仅仅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接下来游街一圈,至少还要走五十里,要被几十万国都民众看到他们沦为阶下囚的一幕。

    今天早上高高兴兴来上朝,本以为要见证沈浪之死,没有想到下朝的时候也不用回家了,直接进入监狱,人世间的变化实在是太可怕了。

    …………………………

    “哈哈哈哈……”宁绍道:“有趣,有趣,有趣。眼前这一幕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过去这两年所谓的越王生涯,对我来说真是如同过眼云烟一般。”

    接着,他朝着沈浪一拱手道:“如此我便告辞了,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回通天寺继续做我的和尚,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沈浪阁下,后会有期了。”

    说罢,前越王宁绍双手合十,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宁政没有开口,因为宁绍的处置权要归沈浪。

    沈浪淡淡道:“来人,将禽兽宁绍拿下,当着越国万民的面,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

    注:第一更送上,再一次低血糖,赶紧吃饭去,拜求大家支持。

    推荐《我真的长生不老》,超有味道的一本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