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浪爷偷天换日!入王宫!(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父亲,父亲……”

    祝戎赶紧上前将祝弘主扶起,本能地想要高呼来人,但这一幕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看到。

    他拼命拍打祝弘主的后背和胸前,输入内力帮助呼吸顺畅。然而他自己都感觉到脑子仿佛要炸开了一般,此生从未有过如此颠覆。

    祝戎不是输不起,这几年他输了很多次了,尤其是当时宁翼和矜君一战,也几乎断送了越国祝氏的前途,但是也没有这一次这么骇人听闻。天涯海阁血魂军啊,近乎无敌之军队啊,横扫西域诸国百万大军。

    关于西域诸国的联军祝戎虽然不大了解,但大劫寺的僧兵还是非常强的,依旧遭到了血魂军的屠杀。现在血魂军竟然输给了沈浪?他不信,绝对不信。

    “祝大人不信?”种尧问道。

    祝戎当然不信,哪怕看到血魂军的旗帜和祝红雪的剑柄他也不敢相信。

    种尧道:“这里距离战场只有几十里而已,你可以去看清楚,陛下命令收集血魂军的尸体,你这个时候过去应该正好看到无数尸体堆积如山。当然只能祝戎大人亲自去看,如今整个战场都被封锁了,任何探子一旦进入二十里范围内格杀勿论。”

    祝弘主幽幽醒了过来,挥手道:“祝戎,你……你去看清楚。”

    “是!”祝戎道。

    种尧道:“祝大人小心,千万别让任何人发现,因为这场战斗的结果还要绝对保密。”

    片刻后,祝戎悄悄离开了国都朝着南边战场狂奔而去。

    ………………

    战场距离国都仅仅只有几十里而已,仅仅一个时辰就赶到了。

    第一时间祝戎看到血魂军的旗帜,五个血魂军武士弯弓搭箭,厉声道:“滚,否则格杀勿论。”

    祝戎心中本能一喜,血魂军这不是赢了吗?否则如何控制整个战场,种尧那是什么意思?当然他不是傻子,这个念头仅仅只是刚刚浮现而已,他猜测这或许是沈浪的诡计而已。

    “我是祝戎,我是祝戎。”祝戎高呼道。

    “嗖嗖嗖……”

    五个血魂军忽然猛地放箭射击。

    “嗖嗖嗖嗖……”

    无比惊艳的一幕出现了,这五支箭在空中划过一道亮硕的蓝色光芒,直接射出了千米之外。

    上古弓箭,释放尾焰,在夜空中如同流星。

    “噗刺,噗刺,噗刺……”仅仅片刻后,传来了一阵阵惨呼声,几个前来刺探战场的探子直接被射杀了。

    为何会有上古弓箭?当然是沈浪修复了能量控制中心,所以这些上古弓箭都恢复作用了。

    不过这样一来,更加像是血魂军大胜的结果。而这几个血魂武士当然是沈浪的军队穿着血魂军铠甲假扮的,他这是准备坑死人啊。

    “祝戎大人?请!”

    祝戎被放行,进入了战场之内,又前行了十几里,祝戎浑身僵硬,双腿颤抖,几乎不能前行。因为他看到了堆积如山的血魂军铠甲,还有密密麻麻血魂军的尸体,全部装在了马车上。

    这下子他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天涯海阁血魂军不但输了,而且全军覆灭。

    “祝戎大人来了?”种鄂迎了上来道:“要去见一下沈浪陛下吗?”

    祝戎真的不想去见,因为沈浪此人是特别小人嘴脸的,赢了之后还想要让他谦虚?完全不可能的,他肯定会得意得摇头摆尾,但现在祝戎不得不去见。

    ………………

    果然,祝戎没有猜错。

    进入大营之后,一身锦服金冠的沈浪依偎在同一个绝色美人的腿上,懒洋洋地望着进来的祝戎,这幅昏君的样子根本就不需要演。

    “祝戎大人别来无恙啊?三年河东,三年河西,你没有想到吧?”沈浪冷笑道:“当时我狼狈不堪逃之夭夭,你们弹冠相庆的时候,没有想到会有今天吧?”

    祝戎心痛如绞的同时却也忍不住吐槽,沈浪你这小人嘴脸还能表现得再明显一些吗?

    足足好一会儿,祝戎沙哑道:“祝红雪呢?”

    “走了。”沈浪道:“回天涯海阁了。”

    祝戎不由得一愕,他最了解祝红雪了,这是一个荣誉感十足的人,骄傲到了极点,他不可能逃跑,如果战败了,要么被俘,要么被杀。

    沈浪道:“祝戎大人,祝红雪真的是你儿子吗?”

    祝戎脸色剧变,道:“当然,他当然是我的儿子,任何人都休想否认这一点。”

    沈浪道:“他和大傻一样,都是我父亲培养出来的,你祝戎还生不出这么血脉逆天的儿子。”

    祝戎斩钉截铁道:“没有凭证,沈浪大人不要说这样的话,祝红雪是我儿子,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这对于祝戎来说,乃至对整个越国祝氏家族来说都是最最重要的事情。天越城决战输了,后果当然可怕,对于祝氏家族来说几乎算是灭顶之灾。但不是彻底绝望,因为天涯海阁还在,两万血魂军的覆灭对于天涯海阁来说甚至谈不上伤筋动骨。

    所以只要祝红雪在天涯海阁的地位不动,祝氏家族就还有希望,而一旦他的身份被彻底揭露,那祝氏家族就彻底完了。

    沈浪笑道:“祝戎大人,随你高兴吧。”

    沈浪忍不住在这个绝色美人的腿上吻了一口,接着又慵懒地靠在她的小蛮腰上。

    “祝戎大人,你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我的目的吧?”沈浪问道。

    祝戎当然知道,沈浪让人假扮成为血魂军的样子封锁了整个战场,装出血魂军大获全胜的样子不那就是为了迷惑宁绍等所有人吗?不就是想要完整无损地救出宁元宪、宁政等所有人吗?

    如果沈浪大胜的消息传出去的话,那宁绍这个疯子很可能会狗急跳墙的,这个扭曲的疯子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祝戎大人,你们会配合吗?”沈浪问道。

    祝戎苦涩道:“会。”

    沈浪道:“你会陪着我们演戏吗?”

    祝戎苦涩道:“会。”

    沈浪道:“我还有一个条件。”

    祝戎道:“沈浪阁下,谁都可以投降,我祝氏是绝对不可能投降的,我们可以下狱,可以被流放,但绝对不可能投降。”

    沈浪道:“祝柠那个丫头成婚了吗?”

    祝戎顿时面无血色,他实在无法理解沈浪这种人,你这么大人物计较之前的那些小事情有意思吗?

    沈浪道:“我家金木聪也没有成婚了呢,这两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祝戎躬身道:“告辞了。”

    沈浪笑道:“祝大人好走,为了保护你的安全,我会派遣几百名‘血魂军’跟着你一起返回家中的。”

    ……………………

    祝戎离开战场的时候,沈浪的军队还在演戏呢,上古弓箭还在狂射。

    前来刺探的人很多,有宁绍的人,宁翼的人,还有隐元会的人,而沈浪派人假冒的血魂军每次射杀都不杀光,都会留一两人逃跑,让他们把消息带回给各自的主子。

    后半夜,祝戎回到了宰相府中,几百个所谓的血魂军也进入祝氏宅邸,若祝氏不听话的话,可以轻而易举杀得干干净净。

    “父亲……”祝戎颤抖道。

    “不用说了。”祝弘主摆手道,这几个时辰他已经冷静下来了,渐渐接受了这个可怕的结果。

    他双手微微颤抖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甚至觉得上天对他太残忍了,他已经八十多了啊,为何还要让他连着遭受两次巨大的打击。足足好一会儿,祝弘主对种尧道:“种侯,还真是三年河东,三年河西,现在风水又转回到你种氏家族了。”

    种尧道:“祝相取笑了,未来还很漫长,天越城大决战非常伟大,但对于陛下来说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所以祝相问我是否高兴,我肯定是高兴的。但您问我是否得意?那是真的没有,我种氏家族接下来只有跟随陛下,不管前方是天堂还是地狱,都只能跟着走下去,赴汤蹈火,别无选择。”

    这是种尧的心里话,也是祝弘主的心里话。祝氏也只能跟着大炎帝国,跟着天涯海阁一条路走到黑,绝不可能投降。沈浪深深知道这一点,所以从未主动开口劝降过,天涯海阁势力毫发无损,祝氏家族怎么可能会投降?

    种尧道:“明日的局面就拜托祝相了,太上王宁元宪,卞妃,宁政陛下等等所有人,都要毫发无损。而且宁绍、宁翼、宁萝、舒亭玉等所有人全部都要落网,这需要祝相之配合。”

    祝弘主颤抖道:“我若配合沈浪,祝氏家族会身败名裂的。”

    种尧道:“您又不知道这是沈浪陛下的计谋,你也是受害者啊。再说身败名裂,总比全家死绝要好吧?”

    他说得风轻云淡,却如同雷霆霹雳。沈浪这个人说要杀全家,就一定会杀全家的。

    种尧继续道:“祝氏家族此时想要逃跑,估计也来不及了吧?”

    祝弘主颤抖道:“老朽知道怎么做了。”

    种尧道:“那接下来还有一些细节要和祝相关照一下,确保明日的大戏演得足够好。祝戎大人您要稍作准备了,相信很快宁绍就会派人来了。”

    …………………………

    王宫内的宁绍也得到了板上钉钉的消息,他们派去了上百名探子,绝大部分都被杀光了,被血魂军的上古之箭射杀的。所以结局已经百分之百确定了,血魂军大获全胜,沈浪全军覆灭。

    通天寺的空诤大师叹息道:“我通天寺在越国的势力到此为止了,宁绍你该去祝府了。”

    越王宁绍面孔一阵阵抽搐,不由得望向了宁翼,问道:“当时你喊祝弘主祖父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宁翼道:“还能有什么感觉?我当日是发自肺腑的,陛下这终究是一个好消息,沈浪才是我们的生死大敌,他完蛋了我们应该高兴。”

    “高兴,是应该高兴。”宁绍道。

    空诤大师道:“现在就去祝氏,表示你的低姿态。”

    越王宁绍道:“难道他们还敢行废立之事吗?”

    这话一出,宁翼内心不由得兴奋起来,如果祝氏废掉宁绍的话,那他宁翼有没有希望?他可是最听话的一个越国王子。

    空诤大师道:“如果你让他们觉得不可控,那就一切难说了。天亮之前去拜见祝弘主,表示你的谦卑,天亮之后就来不及了。”

    …………………………

    大约凌晨三点左右,越王宁绍秘密前来拜访祝弘主。

    “绍拜见祖父。”宁绍恭恭敬敬拜下。

    祝弘主睡眼朦胧,和蔼道:“陛下啊,有什么事情您派人来告知一声,老臣立刻去宫中觐见,哪有君王来见臣子的道理啊。”

    宁绍道:“不,不,不,这不是君王来见臣子,而是孙儿来见祖父的。”

    祝弘主笑道:“你有心了,不过君臣之礼还是要守的,日后陛下万万不可如此了。”

    接下来,两个人又亲热地寒暄了很久,越王宁绍忍不住道:“血魂军一战胜了,这点我是知道的,不知道沈浪结果如何了?”

    祝弘主道:“明日,血魂军会进宫为天越城之战做一个了结,正式向陛下送上首级的。这件事情在越国开始,就要在越国结束。”

    这话一出,宁绍顿时振奋起来,又稍稍有些失落。

    沈浪死了?被斩首了?那太可惜了啊,原本宁绍还想要将他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没有想道祝红雪竟然直接将他斩首了。

    不过这终究是一件好事,就算不能亲自杀沈浪,但能够看到他的人头也是爽快的。

    “那祝红雪大人?”宁绍问道。

    “走了。”祝弘主道:“明日只有三千血魂军进国都,向陛下进行献首级仪式。所以还请陛下做好相关准备。”

    宁绍大笑道:“寡人当然要做好准备,所有文武百官,所有贵族都要到场,一定要来见证这个伟大的时刻。当然了,还有寡人的父王,他心心念念着沈浪,怎么也要让他看一眼的。还有沈浪所有的叛逆首领,全部都要来见证这一刻。从今以后他们也可以死心了。”

    祝弘主笑而不语,这种落井下石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宁绍道:“对了祖父,有一件事情孙儿还不知道该如何抉择呢?”

    祝弘主道:“陛下万万不可出此言,您是越王,越国的一切自当乾纲独断。”

    越王宁绍道:“沈浪既然已经覆灭了,那他的那些余孽是不是没有必要在留着了,免得浪费我越国的民脂民膏?”

    祝弘主笑道:“老臣还是那句话,一切由陛下乾纲独断!”

    越王宁绍道:“孙儿明白了!”

    …………………………

    次日,整个国都无比之压抑,明明是晴空万里,却仿佛乌云压顶。

    越王下旨,今日进行大朝会,任何官员都不得缺席,旨意上虽然没有说是什么事情,但所有人都猜到了。

    宁岐一身戎装走出了家门,面孔如铁,几乎没有任何表情,母亲种妃也没有大吵大闹,因为已经彻底昏厥过去了。

    尽管明面上依旧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但所有人都知道血魂军大获全胜,沈浪全军覆灭,仅仅不到半个时辰,战斗结束了。

    “夫君?我是种氏之女,要不然你休了我吧,或者我自己服药自尽。”宁岐夫人凄凉道。

    宁岐原本是要迎娶祝柠为正妻的,但这段婚事不了了之,所以种氏之女依旧还是他的妻子。

    宁岐伸手抚摸了一下妻子的脸庞,并没有说话。因为接下来事情会蔓延到哪个级别他完全不清楚了,怕的不是宁绍的追究,而是大炎帝国的株连。

    种氏家族在关键时刻投降了沈浪,甚至他宁岐的军队面对沈浪的时候都不战而逃。所以大炎帝国若是清算的话,别说他的妻子了,就算他全家也难逃一死。

    “听天由命吧。”宁岐笑道:“我会拼命争取,但若不能为你们挣得一条生路,也不要怪我无能。”

    然后宁岐骑上战马,朝着王宫而去。

    今天的天真好啊,虽然太阳还没有出来,但是万里无云,很显然太阳会照常升起。

    但宁岐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从此之后,暗无天日!

    …………………………

    黑水台城堡的大门缓缓打开。

    里面一辆又一辆囚车行驶了出来,每一辆囚车里面都关着一个重犯。

    卞逍、张翀父子三人、黎隼、黎恩、宁纲、宁启等等,总共上百辆囚车,全部都是所谓沈浪余孽的头子。

    出了黑水台监狱后,张翀甚至赶紧闭上了眼睛,此时太阳还没有升起,但光线还是太强烈了,这两年时间他们全部被关在暗无天日的监狱之中,一下子受不了这个亮度,眼睛刺痛。

    而且这也是张翀、卞逍、宁纲、宁启等人第一次见到彼此,自从入狱后,都各自关在一个小角落,互相从未见面。

    每一个人都瘦骨嶙峋,头发全白,干枯如柴一般,见面之后忍不住复杂万千,心潮澎湃。

    宁萝公主押送这些人进入王宫,她依旧带着面具,直接来到张翀面前道:“张公,你想必无比思念沈浪吧?很快就能见到他了,只不过是他的人头。”

    张翀身体猛地一颤,却没有说话。

    宁萝道:“当然,你们也不要灰心,因为你们也要伴随他去地下了,大朝会之后直接上刑场,全部斩首,就当作是为沈浪陪葬吧。”

    张翀浑浊的泪水缓缓落下。

    宁萝道:“非常抱歉啊,没有断头饭。另外你的女儿张春华此时在怒潮城,很快她也会来陪伴你了,当然前提是她千万不要被送去教坊司。”

    “走,全部押送王宫。”

    “让刑场所有刽子手做准备,今天要杀很多人,都把刀子磨快了。”

    ……………………

    宗正寺监狱,一身镣铐的宁政走了出来。

    这个人就是拧巴,眼睛明明受不了外面光线的刺激,其他人都闭上眼睛,偏偏他还要眼睛大睁,结果被刺痛得眼泪直流。

    他头发胡须都如同杂草一般,全身也瘦得皮包骨头,但头发却没有白,只是发灰,而且每一根头发都坚硬如针,如同他的脾气一样,又臭又硬。

    宁翼骑在马上,冷笑道:“宁政,这两年来你不发一言,强硬到底,就是因为对沈浪抱有期望,你觉得他一定能够杀回来,一定会来救你们。结果你猜对了一半,他确实杀回来了。但是……昨天他全军覆灭了。他那支号称神奇强大的两万大军仅仅只支撑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全军覆灭了,这种王者归来还真是天大的笑话啊,不过他从来就是这么浮夸的。”

    宁政面孔依旧没有任何变化,仿佛铁板一般。

    宁翼大笑道:“宁政,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死心?哈哈哈,你真是我见过最最愚蠢可笑之人了,别人不见棺材不掉泪,你就算见到棺材也不掉泪啊。行行行,我们这就进王宫,很快你就能见到沈浪的脑袋了,哈哈哈!”

    宁政依旧面无表情,带着枷锁朝着王宫方向走去。

    宁翼道:“五弟啊,看完沈浪的人头后,你就要直接上刑场了。沈浪死了,你们这些人也就毫无价值了,你不像父王有宁寒保命,你也要被斩首了,临死之前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

    宁政看都没有看宁翼一眼,继续朝前走。

    宁翼大怒,直接拿起鞭子朝着宁政背后抽打。

    “啪啪啪……”

    “宁政,都到这个时候了,你都死到临头了,还敢瞧不起我?还敢瞧不起我?”

    ……………………

    越王宁绍今天穿戴一新,从王冠到王袍都是全新的,甚至腰间的宝剑也是新的。

    穿戴完毕之后,他走到宁元宪的宫殿。

    几个宫女也在为宁元宪沐浴更衣,今日大朝会,宁元宪作为太上王也是要参加的。

    两年多时间内,宁元宪还是第一次重新船上了王袍,戴上了王冠。

    “八十一,八十二,八十三……”宁元宪如同木偶一般被人穿着衣衫,口中依旧喋喋不休。

    宁绍挥了挥手,所有宫女都逃走了,她们见到宁绍如同见到鬼一般。尽管有些事情没有公开,但宫女们还是隐隐知道,宁绍宫殿外的院子尸体都已经埋得堆不下了。

    宁绍直接蹲在了宁元宪的面前,道:“诶,诶,父王,别装了,这次是真的别装了。沈浪死了,被祝红雪一剑斩下了首级,很快就要送进宫里来了。”

    “八十五,八十六,八十七……”宁元宪颤颤巍巍,就仿佛没有听见一般,目光已经浑浊到没有任何光芒。

    因为他太瘦了,所以王袍穿在他的身上显得尤其的大,还有王冠,戴在他头顶摇摇晃晃的,还要用绳子绑紧了,否则随时都会掉下来。

    一边数数,他嘴角的口水不断流下来。

    宁绍道:“父王啊,我当年不就是杀了几个宫女吗?为何要将我送去通天寺出家呢?都是你的儿子,为何别人就可以在宫里享受荣华富贵,我就要去通天寺做孙子呢?还有我母亲,她难道不够美吗?你为何就不能给她一个名分,她不就是大劫寺的间谍吗?她不就是狐狸精吗?但都让你爽过了,你还把她打入冷宫,是不是也太抽鸟无情了?”

    “当然了,我绝对不是为母亲打抱不平啊,你不册封她为妃子,我身份就卑贱了啊,你为何要这样对我呢?”宁绍寒声道:“告诉我,为什么呢?”

    然后,宁绍捏住了宁元宪的鼻子,用丝绸捂住他的嘴巴,厉声道:“你别装疯了,你再装疯,我就憋死你。”

    很快,宁元宪就浑身战栗,满脸通红,眼睛充血,随时都会窒息。

    “对不起,对不起,儿臣知道错了。”宁绍松开了宁元宪道:“来,来,来,您的王冠都歪斜了,你这满脸的口水啊。”

    宁元宪一阵阵猛烈的咳嗽,然后又继续数数,但是却忘记刚才数到哪里了,整个人怔怔发呆。

    宁绍道:“父王啊,待会儿你就要看到沈浪的首级了。到那个时候您就该死心了吧,您活得这么累何必呢?要不然一会儿您自我了断得了。这是毒药,您收着啊,看完沈浪首级后,就自己喝下去知道吗?”

    宁绍将一小瓶东西塞进宁元宪的袖子里面,拍着他枯瘦的面孔道:“藏好了,听到没有?听到没有?对了,你不是喜欢装疯卖傻吗?一会儿在王宫上,当着群臣的面你尿个裤子如何?那我就相信你是真的疯了。”

    “来人,抬太上王上朝了。”

    ……………………

    越国王宫大殿,第一次来了这么多人,整整几千人之巨。

    国都所有品级官员,所有贵族都来了,还有几百个所谓的沈浪余孽也来了。大殿里面站不下,很多人都站在大殿外的广场上。

    前所未有的大朝会,几年以来的第一次。

    太上王宁元宪坐在最高王座上,目光横直,嘴里喋喋不休,不断流着口水。

    越王宁绍坐在下面的王座,显得有些心急如焚,怎么还不来啊?

    下面几千个官员分为两派,一部分人满脸欣喜,弹冠相庆。沈浪输了,局面终于稳了,终于不会再一次变天,大家都是跪舔祝氏才发达起来的,接下来可以毫无障碍继续跪舔下去了。

    而另外一部分,面孔严肃,低沉如水。他们充满痛苦地望着痴呆发疯的宁元宪,又望着外面囚车里面的宁政,心痛如绞。这里面很多官员都曾经和宁元宪有过不痛快,但毕竟效忠了几十年。而如今之越国还算什么王国?这朝堂之上哪有人了,全部都是鬼啊。

    而就在此时!

    “砰砰砰砰!”

    外面传来了一阵阵巨响,如同炮仗一样。

    紧接着,传来了密密麻麻的脚步声。

    来了,来了,血魂军来了!

    越王宁绍不由得抬起头来,所有官员都扭过头来,整整齐齐望向宫门之外。

    三千名血魂军,迈着整齐的步伐,进入了王宫之内。

    看不见面孔,因为全身都笼罩在铠甲之内。而且血魂军的铠甲太独特了,任何人都不能伪造。

    只有血魂军个子才有这么高,只有血魂军才能走出这么惊人的气势来。

    祝红雪没有来,为首的是祝弘主和祝戎。

    短短片刻,这三千血魂军整整齐齐来到了王宫外面的广场上。

    紧接着,其中一千人进入了大殿之内。

    这些血魂军所过之处,所有臣子纷纷避让,因为他们身上的煞气太重了。

    越王宁绍起身道:“相爷您来了?”

    顿时,全场大殿所有官员整整齐齐跪下道:“拜见祝相!”

    ……………………

    注:第一更送上,我吃点饭写第二更!求月票,求支持!昨夜睡眠炸裂,眼睛感觉要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