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祝红雪宿命!祝氏喷血!(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仇妖儿望着祝红雪良久,道:“我武功稍稍胜过你一筹,但你若要跑,我挡不住你,这里谁都挡不住你。”

    祝红雪道:“赢者生,输者死,为何要跑?”

    仇妖儿道:“接下来有几个问题,不是我问你,而是代替沈浪问你。”

    祝红雪道:“好。”

    仇妖儿问道:“你率领血魂军屠杀了多少人?”

    祝红雪道:“数不清楚了,不计其数。”

    仇妖儿道:“什么感觉?”

    祝红雪道:“没有感觉,就好像小时候用开水浇死蚂蚁一样,完全没有感觉。”

    仇妖儿道:“你的感觉是被阉割掉了吗?”

    祝红雪摇头道:“并没有,仇妖儿你如此强大,难道你对凡人还有感觉吗?哦对的,你是有感觉的,否则你也不会去拯救那么多人了。”

    仇妖儿道:“你的罪孽太深重了,深重到杀了你都已经无法消除的地步。”

    祝红雪道:“罪孽深重?这其实是一个伪命题。”

    仇妖儿道:“你如何看沈浪?”

    祝红雪想了一会儿道:“之前没有想过,现在要重新想了,我暂时只能说他很了不起。”

    仇妖儿道:“你如何看赢无冥?”

    祝红雪道:“他是一个毫无荣誉感的无耻之徒。”

    仇妖儿道:“你有想过,你武功为何如此之强吗?”

    祝红雪道:“因为天涯海阁。”

    仇妖儿道:“那宁寒公主为何这么强?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情,宁元宪曾经带着宁寒去拜见姜离陛下,并且把宁寒许配给了沈浪,尽管当时他还没有生出来。姜离陛下说这个女娃子不错,能够做我的儿媳,所以姜离陛下赐给了宁寒非常宝贵的东西。还有赢无冥,他凭什么能够得到浮屠山的青睐?仅仅因为他是新乾王国的太子吗?因为他是姜离陛下的义子,所以他也得到了姜离陛下的恩赐。那接下来我想要问你,你凭什么这么强呢?”

    祝红雪面孔一阵抽搐。

    仇妖儿继续道:“我凭什么这么强?大傻凭什么这么强?你凭什么这么强?”

    祝红雪目光开始颤抖,他从来不愿意去深究这个问题。

    仇妖儿道:“宁寒只是越国的公主而已,你表面上只是祝戎的儿子,凭什么被左辞阁主收为嫡传弟子?赢无冥凭什么得到了近乎浮屠山少主的地位?”

    祝红雪眼皮开始颤抖,甚至呼吸都变得灼热起来。

    仇妖儿道:“赢无冥对这一切心知肚明,宁寒也早就有了记忆,只不过这两人完全没有荣誉感,那么我想要问你,你对这一切毫无所知吗?姜离跌倒,天下吃饱,这句话几乎是真理一般。那么我想要问你,你有荣誉感吗?”

    祝红雪当然有荣誉感,否则他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仇妖儿道:“曾经卓氏家族因为领养了姜离培养的特殊血脉者卓一尘,也就是苦头欢,结果惨遭了灭族之灾。结果天涯海阁出来说了一句话,卓氏家族身上的罪名烟消云散,而且天下诸多家族名正言顺地使用姜离陛下培养的特殊血脉者。一直到沈浪身份暴露,大炎帝国才重新封杀姜离陛下特殊血脉者。”

    祝红雪伸出手掌,看着自己的双手。当然了他当然不是看自己有多少血债,而是想要看自己的血脉。

    仇妖儿道:“你罪孽深重,想要一死了之是不可能的。回去好好想想我的话,想想你的根本是什么,寻找你的根源,谁才是你真正的主人?祝弘主并不是祝氏家族嫡系,祝戎凭什么生出你这么强大的儿子?如果你能想明白这一切,那你就要想想,如何消除你的罪孽。沈浪本来是想要将你先阉割,然后废掉筋脉,毁掉大脑,每天如同养猪一般养着抽血。但是你罪孽太重了,而且有充满了荣誉感,所以……告辞!”

    说罢,仇妖儿缓缓地朝着沈浪这边走了过来。

    祝红雪目光望着遍体的血魂军尸体,又望向了沈浪,接着他手指轻轻划破自己的血脉,看着流出来的血液发呆。

    然后他朝着南方走去,走出去仅仅十几里。

    忽然天上一阵鸣叫,然后一只巨大的雕从天而降。

    “输了?”

    祝红雪点了点头。

    “知道了,走吧!”雕上的人招了招手。

    祝红雪爬上了雕背,这只大雕展翅,朝着南边飞去。

    ……………………

    一具血魂军的尸体摆在沈浪的面前。

    “他们和我们正常人有明显的区别,有部分上古人类的特征,但又不止上古人类的特征。”

    “他们的骨骼非常坚韧,比亚马逊族武士还要坚韧。他们的肌肉密度非常高,所以拥有惊人的爆发性力量,甚至他们的肺部和正常人类也不大一样,所以他们能够在密闭环境中呆很长时间,这点和亚马逊女战士非常相似。”

    “他们的面孔轮廓有些怪异,他们的大脑比较凸出,而且体积较大,所以拥有很强的感知力。”

    “如果说通天寺的僧兵还属于正常人类,血魂军就显得不太正常了。”

    沈浪望向了雪隐和祝尧道:“你们两位曾经很长时间跟随过我父亲,而且还是特殊天才学堂的教官。那么我问你们,姜离陛下是不是有大规模的血脉改造计划,超级军团打造计划?”

    雪隐道:“有,但是这方面我并不是很清楚。因为我效忠姜离陛下之后,依旧从事的是情报工作。”

    刽子手祝尧道:“对,姜离陛下有大规模的血脉改造计划,超级军团计划。但是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解放文明解放血脉之力也要慢慢来,不可操之过急,免得带来可怕的后果。甚至要分为百年计划,一点一点推进。”

    沈浪道:“也就是说,姜离陛下掌握的血脉研究其实非常高深。只不过顾及影响,所以不敢一下子放开,而是试图用几代人的时间,提升无数人的血脉?秘密天才计划,仅仅只是他血脉改造的第一步?”

    刽子手祝尧道:“对。但这些东西如果落在超级势力手中,他们大概就没有姜离陛下的这些顾虑了。”

    “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疑惑。”前镇西侯种尧道:“这些超脱势力既然拥有这么强的秘密军团,而且他们好像又服从大炎皇帝的旨意,那完全可以轻而易举横扫天下。皇帝为何还要用政治手段去统一天下,为何不派出秘密军团直接横推过去?把天下所有不听话的国度全部灭之。”

    雪隐道:“或许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这些超脱势力完全是因为得到了姜离陛下的研究成果,近些年才大量培养出了秘密军团,原本这些超脱势力对于血脉研究更专注于个人武道。”

    “第二个原因,大炎帝国皇帝和六大超脱势力的关系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加复杂。超脱势力对他仿佛有着某种畏惧,可能他掌握了什么东西能够影响六大超脱势力的命运。但是两年多前在围捕沈浪陛下的时候,白玉京和悬空寺都接到了皇帝的旨意,但却只派了两艘小船,没有一个人出现,这又看出了部分超脱势力对大炎皇帝的竖立。”

    种尧道:“可不可以这么理解,大炎皇帝不但是世俗的最高君主,某种异议上也是超脱势力的最高领袖,但他是想要将世俗和超脱势力隔绝开来,而且也尝试着要压制超脱势力,不许他们过界,侵犯世俗世界?”

    这一点曾经表现得非常明显,之前连宁元宪都警告浮屠山不要动沈浪,看上去他仿佛是可以和浮屠山进行某种平等对话的,当时天下仿佛在某种秩序下运行,不过现在这种平衡仿佛被稍微打破了,超脱势力从低调变得张扬起来,越过了之前的界限。

    “传闻中,大炎帝国皇帝也没有什么武功的。”种鄂道:“这件事情是真是假?”

    所有人目光都朝着雪隐望去,因为她和大炎皇室的关系曾经非常密切。

    雪隐道:“自从我懂事开始,从来没有见过大炎皇帝施展过武功,也没有听说过他有什么武功。”

    “那他靠什么命令六大超脱势力?”

    雪隐摇头,道:“如果知道这一点,这个天下的秘密也就破解了一半了,甚至姜离陛下为何暴毙,也能知道大半原因了。”

    姜离暴毙此时几乎是几百年来最大的谜团,他强大到这个地步,竟然会忽然暴毙?这个世界上又有谁能够杀得了他?

    之前对于姜离的强大所有人并没有非常清晰的概念,但是现在有了。

    看看仇妖儿,看看祝红雪,看看阿道夫,看看赢无冥?某种程度上这四个人的强大根源都来自于姜离,赢无冥的强大完全未知,但阿道夫有多么强沈浪是亲眼看过的,然而他仅仅只是几十年前跟随过姜离而已。

    ………………………………

    “我们伤亡了多少人?”沈浪问道。

    “六千。”多拉公主说出了让沈浪心惊肉跳的数字。

    “血魂军的弓箭太强了,接近一百五十米之后,我们的军队就算穿着钢甲也完全抵挡不住。”海拉公主道:“但是也有一个好消息,我们的六千伤亡大部分是伤而不是亡,很多人都还能救回来。”

    沈浪拿起血魂军的铠甲,就这么薄薄的一层,竟然如此坚不可摧,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那么这是属于天涯海阁的技术,还是姜离陛下的技术呢?

    不过现在这些铠甲都属于沈浪了,如今他的军队正在满战场收集这些铠甲,完全堆积如山。尽管大部分铠甲都已经破损了,但运回到金山岛重新锻造之后又能恢复如新,穿上这些铠甲之后,沈浪也能够刀枪不入了。

    刽子手祝尧道:“陛下,有件事情我可能需要提醒您一下。姜离陛下在世的时候,曾经提到过一个名词,能量铠甲。”

    沈浪不由得说了一句:“我日。”

    接着,他下令道:“不但要收集所有的铠甲,血魂军的尸体一具都不要放过,带回去好好研究,或许有新的突破和收获不一定。”

    “是!”接下来,几千名骷髅党军团又开始满地收集尸体。

    ……………………

    “你没事吧?”沈浪问道。

    仇妖儿道:“有事。”

    沈浪惊道:“受伤了?”

    仇妖儿道:“很长时间不能战斗了,这一战几乎耗尽了我的力量,需要时间恢复。”

    沈浪道:“你比祝红雪大概强大了多少?”

    “百分之七。”仇妖儿道。

    这个答案顿时让沈浪错愕,竟然如此精确吗?

    沈浪道:“那祝红雪究竟是刽子手祝尧的儿子,还是……”

    仇妖儿道:“他不可能是祝尧的儿子,他的强大不仅仅来源于内力真气,更多来源于血脉。如果靠内力的话,根本和我战斗不了几个时辰。所以他和我一样,都是义父培育出来的。”

    她口中的义父当然是姜离,得到这个答案后,沈浪不由得呼了一口气。

    对于祝红雪的身份他有两个猜测,一开始他推断此人可能是刽子手祝尧(洪年宗师)之子,因为祝戎的几个儿女中没有这么强大的武道血脉。但是后来祝红雪表现得太强大了,好像也不是祝尧能够生得出来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天涯海阁的血脉改造,因为在这方面天涯海阁是极度擅长的,它还有一个生命研究部门。但是沈浪又想过,如果有这样的机会应该非常宝贵,凭什么轮到祝红雪?

    现在终于明白了,祝红雪和宁寒是因为自身强大的血脉才受到天涯海阁的重视和重用,而这种强大的血脉依旧来自于姜离。

    “你辛苦了。”沈浪柔声道:“那现在你难受吗?”

    仇妖儿摇头道:“不难受。”

    沈浪道:“那你痛吗?”

    仇妖儿道:“也不痛。”

    沈浪道:“既然不痛也不难受,那我想睡你了。”

    呃?!

    仇妖儿睁开眼睛望沈浪,你有没有搞错,我刚刚战斗几个时辰,打得昏天黑地累倒半死,你竟然要睡我?

    “好,你来吧。”仇妖儿道:“不过,这次你自己动,我没力了。”

    “行,行,行!”沈浪道。

    ………………

    半个多小时后。

    沈浪幽幽道:“你不是说你不动的吗?你没有力气的吗?”

    仇妖儿道:“中途动情了忍不住,我弄疼你了?”

    沈浪道:“还好,骨头还没断,也没有散架。”

    仇妖儿上前吻了沈浪一口,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

    “沈浪,如果你一直都这么弱,一直都没有武功就好了。”仇妖儿道。

    沈浪道:“为啥?”

    仇妖儿道:“大炎帝国皇帝不是号称没有武功的吗?但是却成为天下至尊,而且还算是超脱势力的领袖。”

    沈浪道:“这算什么道理?我如果有武功,保证第一时间把你灭掉,让你鬼哭狼嚎。”

    仇妖儿道:“世间或许不能有太完美的东西,有了绝顶的智慧就最好不要有绝顶的武功,有了绝顶的武功,就最好不要有绝顶的气运,太完美的东西,或许会受到天谴的。”

    沈浪沉默了,然后吻上了仇妖儿的嘴唇。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没脑子,有些人是不愿意动脑子。大尻公主就是没脑子,而仇妖儿却很聪明,她什么都看得明白,只是不爱动脑子。

    她联想到了姜离,也联想到了美杜莎女王,这两个人都消失了。所以他宁愿沈浪是残缺的,也不愿意女儿幺幺太完美,这样或许才能长存。

    沈浪道:“要不然,咱们也再生一个宝宝?”

    仇妖儿淡淡道:“你还行吗?”

    沈浪道:“都怪你刚才太狠,否则我肯定能行的。”

    “呵呵。”仇妖儿闭上眼睛,进入冥想。

    …………………………

    “种师师,你怎么回事?你想要干什么?你爹舍不得打你?你以为我舍不得打你吗?”种夫人雌威大作,怒声道:“你这是想要害死我们种氏家族吗?”

    种师师怒道:“我说错什么了?我说的都是真话,难道真话也不能说了吗?”

    种夫人道:“让你瞎说什么真话?瞎说什么真话?说什么白无常玷污你清白?说什么沈浪陛下玷污你清白?”

    种师师道:“他这个禽兽敢做,难道我还不能说吗?敢做不敢当的混蛋。”

    种夫人二话不说,直接上前一把将种师师按在椅子上,拿起尺子对着她的屁股狂抽,整整抽了几十下。

    种师师拼命挣扎抵抗,却逃不过母亲的魔爪,被抽得红肿不堪,不由得破口大骂。

    “你们种氏家族的人不要脸,想要荣华富贵,就要卖女儿吗?”

    “你们种氏家族想要难道不会靠自己本事吗?之前想要将我嫁给大炎帝国亲王之子,想在有恨不得把我送到沈浪那个人渣的床上。”

    她骂得越狠,种夫人打得越狠。

    种尧本来要进来和夫人商量什么事情,结果隔得很远就听到妻子在抽女儿,不由得心疼道:“夫人,差不多就行了。”

    “滚!”种夫人吼道。

    然后,种尧就滚了。

    打完之后,种夫人道:“种师师,你知道错在哪里了吗?”

    “我没错。”种师师道:“真话都不能说了吗?他就是人渣,他就是玷污我的那个人渣,我嗅出来了。”

    种夫人道:“那你也不应该在沈浪陛下面前说,你应该在他背后说,你应该给无数人悄悄说,让所有人都知道沈浪陛下曾经玷污你清白,这样他就要负责任,就要娶你过门。”

    “呃?”种师师呆了,不敢置信望着母亲,甚至忘记了疼痛。

    这个世界那么复杂的吗?

    …………………………

    种尧跪在沈浪的面前,叩首道:“陛下恕罪,臣有一事,不知该如何处置,请陛下降旨。”

    沈浪很快就知道什么事了,但还是问道:“何事啊?”

    种尧道:“陛下曾经言过,要将薛氏家族斩尽杀绝。而薛黎是臣的儿媳,所以……”

    沈浪道:“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种尧道:“臣当然要遵从陛下的一切旨意,先将她休掉,然后交给陛下明正典刑。但是……她嫁入我种氏家族后一无过错,而且还为我种氏生了一个孙子,两个孙女,所以臣实在是不忍心。”

    薛黎这个女孩,曾经和沈浪是有过节的,她和金木聪有婚约,却恋上了种尧的第二子,所以中途跑到玄武伯爵府退婚。当然她未必是贪慕虚荣,因为她也出身华贵,她和种尧第二子绝对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因为喜好国都的繁华,所以大部分时候她都不在薛氏家族中,都在种妃的膝下。

    而且沈浪惩罚过她了,简直让她生不如死。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非蠢即坏,薛氏家族几乎都是坏人,但这薛黎是绝对的蠢人。当然了,只要长得足够漂亮,所以她的这种蠢在种尧第二子看来也是一种可爱,蠢萌蠢萌的。

    沈浪道:“她既然嫁给了种氏,那就不是薛氏之人了。”

    种尧叩首道:“臣谢陛下洪恩。”

    沈浪道:“如今天越城大决战,应该算是结束了吧?”

    当然结束了,血魂军全军覆灭就意味着这一场命运大战之结束。

    沈浪道:“所以接下来,应该进入政治程序了。我需要一个重臣去国都宣布这一场胜利。”

    种尧道:“这是臣无上之荣幸。”

    沈浪道:“你去告诉祝氏家族和宁绍,命令他们无条件投降,无条件释放被我牵连的人,包括两代越王,卞逍、张翀等等所有人。如不答应,我将祝氏家族在国都的人斩尽杀绝。”

    种尧叩首道:“臣遵旨。”

    ……………………………………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因为祝红雪不允许任何人观战,所以尽管只距离了几十里,但却没有人知道战场上发生了什么。

    或者有人说可以偷偷派人去刺探,但祝红雪说过了,任何靠近血魂军二十里之内的全部斩尽杀绝。没有人敢无视这句话,因为祝红雪视人命如同草芥一般,他说杀就一定会杀的。

    自从血魂军南下之后,祝弘主和祝戎就一直在玄武门之上,静静地等候着。

    果然仅仅几个时辰后,南边就传来了一阵阵轰鸣声,那应该是沈浪开炮的声音。但是仅仅维持了不到几分钟,这种轰鸣声就结束了。

    祝戎大喜,却又觉得理所应当。因为血魂军的速度太快了,沈浪开炮的时间绝不会超过一刻钟就会被冲到面前然后被斩尽杀绝。

    之后,战场上就再也没有传来什么消息。

    “父亲,回家吧,一切都结束了。”祝戎道:“红雪说过半个时辰内结束战斗,但实际上根本不会有半个时辰,两刻钟就结束了,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沈浪已经全军覆灭了,红雪已经带着血魂军离开了,他去西域了。”

    祝弘主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父亲?”祝戎道。

    “再等等,再等等。”祝弘主道。

    祝戎道:“血魂军一旦出手,注定斩草除根,所以沈浪不会有逃兵来国都的,一切都结束了。血魂军也不会派人回报的,或许他们已经走了。”

    祝弘主道:“再等等。”

    祝戎道:“要不然派人去看一下战场?”

    祝弘主摇头道:“不要。”

    祝戎道:“为何?祝红雪虽然统率着天涯海阁的血魂军,但他毕竟是我的儿子,难道我派人去看一下战场,他真的杀了不成?”

    祝弘主道:“不要派人去,免得不吉利。”

    ………………………………

    王宫之内。

    越王宁绍陷入一种非常纠结的情绪,一方面他希望沈浪死绝,但另外一方面他又不甘心祝红雪大获全胜,因为这代表着祝氏家族从今就彻底压制他了,最好是沈浪和祝红雪的军队能够拼得共归于尽。

    “不可能的。”通天寺的空诤大师道。

    “不可能的。”隐元会的舒亭玉也抱有同样之看法。

    接着他们也听到了南边战场的火炮轰鸣声,但仅仅不到一刻钟就结束了。

    “这么快?”宁翼惊愕。

    空诤大师道:“沈浪完了。”

    舒亭玉道:“沈浪完了。”

    在他们看来,火炮是沈浪最威猛的武器,如果沈浪能够占据上风的话,那火炮会嘶吼很久很久,然而现在仅仅几分钟,证明血魂军已经冲到沈浪军队之中大开杀戒了。

    空诤大师叹息道:“从今以后,越国就是祝氏家族的领地,也是天涯海阁的势力范围,我通天寺再也不能染指了。隐元会可以染指,但是隐元会的军队却也不能进入越国境内了。”

    舒亭玉道:“血魂军果然强大,沈浪这么逆天,却也仅仅只支撑了一刻钟就覆灭了。”

    越王宁绍面孔一阵阵抽搐,莫非从今以后他又要蜷缩在祝弘主的面前,并且尊称为祖父了吗?真是不甘心啊?但终究是一个好消息,至少沈浪完蛋了。

    “沈浪完蛋了,那宁政和那些沈浪余孽都已经没有用途了吧。”宁绍道:“都可以杀光了吧?”

    舒亭玉道:“沈浪完了,这些人也就毫无价值了,可以去死了。”

    接下来,通天寺和隐元会派去了三波探子去战场,一探究竟。

    结果这三波人都没有回来。

    舒亭玉冷笑道:“这祝红雪真是狠啊,真的说杀就杀啊。现在结果已经出来了,没有意外,没有悬念。”

    ………………………………

    太阳要落山了!

    国都城头之上,祝弘主依旧静静地坐在那里,望着天边的落日。

    祝戎道:“父亲,回去吧。”

    祝弘主摇头。

    祝戎道:“父亲,大战早已经结束了,血魂军都已经走远了。之前已经有人派了好几波探子去刺探战场,但没有一个人回来。红雪说过,任何人靠近战场二十里内,格杀勿论。”

    祝弘主目光朝着城墙上望去,发现密密麻麻都是人,全部朝着南边的方向张望。

    整个国都的百姓都在等待着结果,翘首以待,充满了期待,又充满了惶恐。尽管无人出声,但所有人都期待着沈浪获胜。然而南边始终没有消息传来,国都万民的心不断地下坠。

    难道沈浪陛下输了?那又要暗无天日了?这个世界果然不怕绝望,而是最怕希望之后的绝望,从天堂坠入地狱。

    不知道为何,祝弘主脑子里面响起了宁元宪的话。

    太阳落下去了,未必不会再升起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凡事不要做得太绝。

    但是现在太阳已经落下去了啊。

    人老了,就会变得唯心起来。祝弘主在等待什么?他是想要得到南边的战报吗?不,不是的,他是要等到夕阳西下却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因为姜离代表着太阳,他的儿子沈浪就仿佛是一颗妖星,这一战若赢,他也就变成了新的太阳。而现在太阳已经落山了,这是一个好兆头。

    “太阳落山了?”祝弘主问道。

    祝戎点头道:“落山了。”

    祝弘主道:“那行,回家吧。”

    “是!”

    然后在几百名祝氏武士的拱卫下,祝弘主和祝戎离开玄武城门,返回家中。

    ……………………………………

    回家之后。

    祝弘主叹息道:“这一场闹剧终于结束了,接下来一切回到正轨了。”

    祝戎道:“那是不是可以换掉宁绍这个疯子了?”

    祝弘主道:“先不急,他是个疯子,沈浪覆灭之后,他一定会忍不住做一些疯狂之事,那就让他做完吧,免得污了我们的手。”

    祝戎道:“父亲,您觉得越王宁元宪是真疯还是装疯?”

    祝弘主道:“装的,不过他很快就不装了。沈浪一灭,他的希望也灭绝了,彻底死心了。宁政也死心了,卞逍、张翀等所有人都死心了。”

    而就在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那个黑镜司的间谍。

    “祝弘主大人,有一位故人想要见您。”

    祝弘主脸色猛地一变,几乎无法呼吸。

    片刻之后,前镇西侯种尧出现在祝弘主的面前,躬身道:“祝相,别来无恙啊?”

    祝弘主浑身颤抖。

    祝戎脸色苍白,笑道:“怎么?沈浪覆灭了,祝侯这个时候想要再换主子了?”

    种尧道:“天越城大决战结束了,两万血魂军全军覆灭,沈浪陛下大获全胜,他让我来传旨,命令祝氏家族无条件投降,否则将越国祝氏斩尽杀绝。”

    “不可能,绝不可能……”祝戎嘶吼道:“简直是痴人说梦,血魂军如此强大,怎么可能会输?”

    种尧道:“这是血魂军的旗帜,这支祝红雪的佩剑,当然就剩下剑柄了,不过祝大人应该还是认得出来的吧。”

    祝弘主望着桌子上的这面血魂军旗帜,再望着祝红雪的剑柄,整个身体开始剧颤,他仿佛也得了帕金森一般。

    接着,他呼吸的声音越来越粗,仿佛扯风箱一般。

    “呼,呼,呼……”因为他要用尽所有力量才能呼吸,才能排挤痛苦的窒息感。

    足足好一会儿后。

    “噗……”祝弘主猛地一口黑血喷出,整个人一头栽到在地。

    ……………………

    注:今天更新一万五,求月票,求支持,恩公们给我!

    谢谢梦中?,书友20190424145619683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