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大获全胜!祝红雪全军覆灭!(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刹那间,祝红雪完全惊呆了,几乎瞬间失去了所有反应。

    不仅仅是他,包括天涯海阁血魂军的其他将领也完全目瞪口呆,眼睁睁看着所有上古之箭的坠落。

    这,这是见鬼了吗?

    血魂军是无比骄傲的,之前所有的战斗对于他们来说都像是一种游戏,可以用一个词语来形容,超维度打击。不管是打卞逍军团,还是打矜君军团,又或者是攻打大劫寺和西域联军,根本就不像是正常的战斗,用现代的词语来形容真的有一种在电脑上玩游戏的感觉。

    当然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电脑游戏,但血魂军消灭敌人的时候,真的很像是玩家杀死电脑NPC的感觉,所有的人命在他们眼中完全是一个数字而已。

    他们傲慢到根本不愿意去了解敌人是谁,因为毫无意义,任何敌人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低等种族的生物。在上古文明力量面前,一切军队都是土鸡瓦狗。

    然而现在,沈浪竟然直接瘫痪了他们的控制中心。

    这,这怎么可能?

    这可是上古能量控制中心啊,何等之高明?何等之高深?沈浪是怎么知道的,而且还能一举瘫痪掉?这简直瞬间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这种感觉就仿佛人类忽然见到一只猿猴说话了一般。

    然而,他们的震惊维持不了多久的,因为下一个瞬间。

    “嗖嗖嗖嗖嗖……”

    两千米距离对于沈浪的新式火炮来说,仅仅四五秒钟就足够了。

    九十几枚的铝热剂炮弹猛地朝着血魂军的阵列砸了下来。

    这个时候血魂军依旧是骄傲的,因为他们已经做过实验了,沈浪的火炮对他们伤害完全为零。

    所以哪怕望着炮弹落下,这两万名血魂军武士依旧站着一动不动。

    就算能量控制中心被瘫痪了,他们也要在沈浪面前展现出血魂军的强大和超然,沈浪你的炮弹完全伤害不了我们分毫。

    “砰砰砰砰……”

    这爆炸的声音一点都不响,丝毫没有雷霆之音。然而却非常之亮,甚至超过了太阳的亮度。

    九十几枚铝热剂炮弹猛烈爆炸,整个世界仿佛瞬间被点亮了一般,这可怕的亮度完全让人不敢直视。

    超过两千多摄氏度的高温烈焰猛地迸发而出。一颗铝热剂手榴弹大约是一公斤左右,能够摧毁一辆汽车。而沈浪射出的铝热剂炮弹,达到了惊人的25公斤,这是何等之威力?

    “定!”

    两万名血魂军如同松树一般牢牢钉在的地上一动不动,并且释放出强大的力量抵抗即将到来的冲击波。

    然而并没有冲击波,只有惊人的烈焰。

    在很多视频中沈浪清楚看到,一公斤的铝热剂手榴弹可以烧穿五十毫米的钢板。而血魂军的合金铠甲要薄得多得多,他们采用的是秘密工艺的合金,拥有惊人的坚韧,却只有一毫米多的厚度而已。这种合金的坚韧程度远超钢铁,但可惜他们的熔点也只有一千多摄氏度而已。

    疯狂炸裂的铝热剂猛地喷发在血魂军的铠甲之上,两千摄氏度的高温几乎瞬间烧穿了他们的铠甲。

    “啊……”

    一阵阵可怕的嘶吼传了出来,可怕的铝热剂烧穿了铠甲之后,更加轻而易举烧穿了他们的躯体。火焰猛地冒出,身体烧成了焦炭。

    每一个血魂军武士非常强大,但也是血肉之躯,也抵挡不了两千摄氏度的高温。

    当然他们的强大让他们就算被烧死的时候,也没有任何惨嚎,只有一声大吼,然后猛地倒地,然后可怕的烈焰直接烧穿铠甲,整个人都在熊熊燃烧。

    “砰砰砰砰……”

    几十朵火焰之花爆发之后,两万血魂军的方块大阵直接空了几十处。

    所有被铝热剂炸到的血魂军,铠甲上出现了许多洞孔,而且还在不断地滴落铁水。

    坚不可摧的血魂军铠甲,被彻底终结了。

    无敌的血魂军武士,直接被烧死了几百名,受伤几百名。

    ………………

    毫无疑问血魂军是真的强大,几十秒之后,所有的铝热剂燃烧结束了,许多铠甲的燃烧依旧在继续,但是他们的阵型依旧一动不动。

    祝红雪和无数血魂军的三观再一次受到了彻底的颠覆,这个世界怎么了?沈浪只是一个凡人而已,为何能够拥有击穿血魂军铠甲的武器?

    他望着地上躺着的几百具尸体,哪怕面对西域诸国的百万联军,都没有这么惨烈过。

    上古控制核心依旧瘫痪着,所有的上古武器全部失效了。

    但就算没有上古武器的血魂军,依旧是无敌的。

    祝红雪猛地拔剑,嘶吼道:“冲锋,血魂军无敌!”

    然后所有的血魂军快速冲锋,惊艳的一幕再一次出现了,就算是冲锋的时候,这支军队依旧是匀速的,之前是方块大阵现在依旧是,面对沈浪的铝热剂炮击,他们完全应该散开奔跑,但他们的骄傲让他们必须维持原本的整齐阵列。

    原本血魂军的速度会更快,因为他们的铠甲是有助力的。但是现在所有的控制中心被瘫痪了之后,他们的速度减慢了下来,但依旧维持在15米每秒,这个速度依旧是惊人的,因为每一个血魂军负重都超过几百斤。

    15米每秒,两千米的速度最多三分钟就可以了,所以留给沈浪的炮击最多只有十几轮机会。

    快,快,快。

    兰风将军的炮兵军队整个身心彻底投入,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仅仅七秒钟后,第二轮炮击开始了。

    “轰轰轰轰……”

    几秒钟之后,一百枚铝热剂炮弹再一次砸入了血魂军奔跑的阵列之中。再一次爆出了比太阳更亮的火焰之花,瞬间整个血魂军都仿佛在燃烧。

    上千名血魂军的铠甲被烧穿,可怕的铝热剂火焰钻入他们体内,直接焚烧成为焦炭。几百名血魂军毙命倒下,剩下几百人就算身体部分区域被烧成焦炭,依旧疯狂地冲锋,此时连惨呼都没有了,只要不烧到致命处,只要不死,他们就继续战斗。

    “快,快,快,更快一些。”

    “不要顾及火炮的寿命,不要顾及任何风险。”

    “开炮,开炮……”

    第三轮,第四轮,第五轮,炮击不断发生。

    可怕的铝热剂炮弹,疯狂地收割着血魂军的生命。

    种师师望着眼前这一幕,头皮不由得一阵阵发麻,身边这个小白脸这么厉害吗?血魂军如此强大,惊人依旧被他屠杀?而且她也被血魂军的荣誉感彻底震惊了,明明知道沈浪的特殊炮弹如此厉害,竟然还不散开,依旧排列整整齐齐的方阵冲过来?

    不仅如此,只要铝热剂炮弹炸开的地方,都会带走几个人的生命,但是下一个瞬间旁边的血魂军武士立刻会填补空位,始终让大军方阵保持完整,这种骄傲和荣誉感简直疯狂了。

    ………………

    五十秒后!

    天涯海阁血魂军距离沈浪仅仅只有四百米了,而沈浪的一百门线膛炮进行了八次炮击,投掷了八百枚铝热剂炮弹,击杀了超过六千名血魂军。

    三百五十米距离。

    这个时候,两支军队都进入互相的弓箭射程之内了。因为上古能量控制中心被瘫痪了,所有的上古弓箭失效,只能用普通弓箭。

    “放!”血魂军将领一声令下,一万多名血魂军狂奔之中弯弓搭箭,猛地射出。

    “放!”随着多拉公主一声令下,八千名亚马逊军团,四千名涅槃军团射箭。

    “嗖嗖嗖嗖嗖……”

    双方箭雨爆射,场面再一次变得华丽起来。

    这个时候就显示出两支军队的差距了,哪怕是正常弓箭,血魂军射得更远,更准,更快。

    双方军队都能够连珠箭射击,沈浪的军队十秒钟能够射击八箭,而血魂军十秒钟能够射出惊人的十二箭,射速超过沈浪军队百分之五十,精准度还要更高。

    血魂军的弓更强射术更高,而且他们的箭也非常强悍,拥有惊人的硬度和锋利。但是毕竟间隔三百五十米以上,在这个距离很难射穿沈浪军队的铠甲,尽管这只是普通的钢铁铠甲。

    但是,沈浪军队用的全部都是地狱火箭。

    “嗖嗖嗖嗖嗖……”

    不射中还罢,一旦射中,蘸有地狱火液的箭头撞击铠甲之后,立刻猛烈爆燃,释放出三千多摄氏度的高温火焰,比铝热剂还要高,轻而易举射穿了血魂军的铠甲,更加轻而易举射穿了他们的躯体。

    强大无比的血魂军,成片成片地倒地。

    屠杀,才真正开始!

    每一个血魂军都是珍贵而又强大的,之前所有的战场上他们的伤亡都微乎其微。而今天在遭遇铝热剂炮弹的时候,祝红雪觉得这就是最大的伤亡了,没有想到沈浪军团的弓箭杀伤力比铝热剂炮弹更大。

    天那?这个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沈浪究竟做了什么?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

    冲锋,冲锋,只要冲到沈浪的军队面前,就是胜利,只要短兵衔接,就轮到血魂军开始上演碾压式屠杀。

    双方明明都是冷兵器,却完全打出了热兵器的效果。

    双方军队连珠箭疯狂爆射,无数箭雨在空中交错划过,密密麻麻,迅如闪电。

    “嗖嗖嗖嗖……”

    这绝对是勇敢者的游戏,面对这可怕的箭雨,两支军队都没有退缩,沈浪军队站着一动不动,疯狂爆射。

    血魂军继续狂奔射箭,阵型依旧丝毫不乱,无数人纷纷倒地毙命,但很快周围的血魂军立刻填补,维持原有阵型。

    很快,血魂军冲入了一百五十米内。

    这个时候,沈浪的军队哪怕穿着钢甲也挡不住血魂军的箭雨了,伤亡也开始了,一个接着一个士兵待地,沈浪心痛如绞。

    “嗖嗖嗖嗖……”

    双方箭雨继续疯狂爆射。

    “轰轰轰轰……”

    沈浪的火炮,最后一轮炮击。

    一百枚铝热剂炮弹猛地炸开,再一次爆发出夺目的烈焰。

    ………………

    无比悲壮的一幕。

    在疯狂的箭雨下,双方的军队不断倒下。

    祝红雪的血魂军阵型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沈浪的每一支地狱火箭都是无比珍贵的,总共只有三十万支,但此时完全不要钱一般狂洒而出。

    五十秒,仅仅五十秒钟!

    这种疯狂的箭雨爆射,仅仅维持了五十秒,沈浪准备的三十万支地狱火箭全部用完了。

    祝红雪的血魂军直接冲到了五十米之内!

    “投!”

    随着一声令下,一千名武士猛地投掷出铝热剂手榴弹,这几乎是最后的机会了。

    每个铝热剂手榴弹只有一公斤左右,不足铝热剂炮弹的二十分之一分量。

    “轰轰轰……”

    一千多火焰之花爆开。

    “开炮!”

    随着兰风将军一声令下,五百门火炮最后一次开炮。

    而这一次,一百门线膛炮射出的是穿甲弹,四百门滑膛炮射出的实心铁球。

    “嗖嗖嗖嗖嗖……”

    五百枚炮弹暴雨一般砸了出去。

    仅仅五十米距离,还是非常精准的。

    血魂军的铠甲是非常强大,但是在这个距离内是绝对挡不住穿甲弹的。

    “砰砰砰……”穿甲弹直接射穿了铠甲,进而将血魂军的身体直接撕开。

    但是,他们的铠甲却能挡住实心铁锈炮弹,这么近的距离竟然都射不穿。但是十几斤铁球快速运动之下的力量是惊人的,直接将血魂军的铠甲砸扁了,整个人也击飞了出去,肋骨断折,鲜血狂喷。

    冲锋,冲锋,冲锋。

    就算失去了上古武器,血魂军依旧无敌,只要冲到敌人阵列之中,就轮到血魂军的屠杀时刻。

    这是所有血魂军的信念。

    他们成功了!

    最后祝红雪率领着血魂军冲入了沈浪的大军阵列之中,纷纷拔出了战刀。

    与此同时。

    多拉公主率领的几千名亚马逊军团整整齐齐拔出了战刀,仇妖儿率领的涅槃军拔出了陌刀,海拉率领的骷髅党军团拔出战刀。

    “杀,杀,杀!”

    血魂军仅仅只有几百人,直接冲入了沈浪一万多大军的军阵之中。

    却依旧如同彗星撞击地球一般,迸发出无比猛烈的能量。

    种尧猛地拔出巨剑,嘶吼道:“为陛下而战,杀!”

    然后,他率领着几百名种氏家族的精锐武士冲杀了出去。

    种师师看了一眼沈浪,大声道:“我也去了。”

    然后她也拔出漂亮的弯刀,催动汗血宝马,猛地冲杀了出去。

    大傻原来沈浪身边保护的,此时完全蠢蠢欲动。

    “去吧,去吧!”沈浪道。

    顿时大傻挥舞着一直超级乌金铁棒,如同坦克一般猛地冲杀了出去。

    ……………………

    为了这两千米的距离,血魂军付出了一万九千多人的代价,最后冲到沈浪面前的只有不到一千人。

    沈浪军队几乎二十人打一个,按说应该是一边倒的屠杀。

    然而不是!

    战况显得无比焦灼。

    这个时候的血魂军,完全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

    那句话是对的,失去了上古武器的血魂军依旧是强悍无比的,一旦冲入敌人的阵列中就是他们的屠杀时刻。

    骷髅党军团不是他们对手,涅槃军也不是,连亚马逊军团也不是他们对手。

    哪怕以一敌十,血魂军都不落入下风。他们力大无穷,速度惊人,勇猛无比,杀起人来如同砍瓜切菜一般。而沈浪的军队想要杀他们,简直千难万难,战刀都完全劈不开他们的铠甲。

    幸亏,沈浪手中拥有武力惊人的顶级强者。

    尤其是亚马逊军团,他们的军官都是顶级强者,一百多名亚马逊女将冲到了最前面。

    拔刀!

    她们的战刀都是锰钢战刀,全部都蘸了地狱火液的。

    “杀,杀!”

    猛地一刀斩出,整个战刀都熊熊燃烧,释放出三千多摄氏度的高温,能够轻而易举切开血魂军的铠甲,然后将他们的躯体切成两半。

    幸亏有大傻,有仇妖儿这两个战场BUG。

    在东方世界,大傻就是战场BUG,现在依旧是。

    海拉很强,多拉也很强,但是在战场上依旧强不过大傻。他手中的乌金棒已经重达千斤了,挥舞着这乌金哭丧棒冲入敌人之中,如同坦克一般直接碾压了过去。

    “砰砰砰砰!”

    哪怕是血魂军的铠甲也抵挡不住大傻的乌金哭丧棒,直接就砸瘪了,里面的脑袋也直接爆开。

    大傻一路击杀,直接犁开了一条血路,然后猛地冲到了祝红雪的面前。

    他停了下来,对周围的一切都视而不见了,眼中只有祝红雪。

    “你就是世俗人口中的那个未来天下第一?”祝红雪缓缓道。

    “我是大傻。”

    “幸会,祝红雪!”

    然后,大傻如同炮弹一般,朝着祝红雪猛地冲射而去,手中的千金乌金棒猛地朝着祝红雪的脑袋砸下。

    “砰!”

    一阵巨响,火星迸现。

    大傻的身躯猛地飞了出去,飞出去几十米之远。

    祝红雪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缓缓道:“你非常强,但可惜还不够强。”

    大傻鲤鱼打挺猛地站起,然后一声雷鸣一般的爆吼,再一次朝着祝红雪冲了过来。

    速度更快,刹那间真的像是一个高速火车头一般猛地冲撞而来。

    “砰!”

    又一阵雷鸣巨响,大傻的乌金哭丧棒再一次砸下。

    然而,大傻的身体再一次飞了出去,这一次飞得更远。

    大傻再一次站起来,再一次朝着祝红雪凶猛地冲了过来。

    然后,再一次被击飞了出去。

    三次,四次,五次……十次!

    大傻一次又一次被击飞出去,最后一次落地的时候,口中呕出了一口血,肋骨断了好几根。

    而祝红雪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很强,但依旧不够强!”

    大傻一阵爆吼,再一次要冲了过来,但是他火车头一般的身体被挡住了,被一只芊芊玉手挡住了。

    仇妖儿,她朝着大傻道:“我来。”

    “好。”大傻点头,然后直接坐在地上大口喘息,又吐了几口血。

    …………………………

    仇妖儿缓缓地朝着祝红雪走了过去。

    在几年前,她还不算是沈浪遇到过最强的人。之后沈浪遇到了更强的人,比如海伦,比如亚马逊女王。但是现在,仇妖儿依旧是他身边最强的人。

    因为这些年,仇妖儿的战斗力得到了惊人的提升。

    “别来无恙。”

    “别来无恙。”

    “这些年你变强了很多很多。”

    “你也是。”

    “几年前我们那一战,我输了。”仇妖儿道。

    祝红雪道:“那一战不算数。”

    仇妖儿道:“输了就是输了,没有什么理由好讲。”

    “好吧。”

    仇妖儿看着手中的战刀,这也是蘸有地狱火液的锰钢战刀,所以她直接丢弃了,因为这个武器太强,她觉得不公平,换上了她自己的那支鬼头刀。

    “稍候!”祝红雪道,然后他剥掉了身上的坚不可摧的铠甲,因为这也不公平。

    此时他身上穿着雪白的长袍,真正的冷峻如山,白衣胜雪。有人把他称之为第一美男子,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也扔掉了手中的战刀,缓缓拔出了一支利剑。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仇妖儿和祝红雪两人身上。

    曾经李千秋是沈浪身边武功最强之人,但是现在他只有一声感叹,这个世界已经变了,他们是不是过时了?

    虽然没有打过,但是他知道自己不是祝红雪的对手了。

    不管是他还是雪隐,又或者多拉公主等等所有人,都远远不是祝红雪的对手。

    “请!”

    “请!”

    仇妖儿和祝红雪猛地战在一起。

    “砰!”

    “砰!”

    “砰!”

    其实,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了。

    只能听到雷霆一般的巨响,而每一次交手,就仿佛炮弹猛地炸开一般。

    地面出现一个巨坑,无数的尘土飞溅。

    三秒钟后!

    地面出现了一条超过几十米长,几米深的沟壑。

    活生生被两个人犁出来的。

    然后就连沟壑也看不见了,两个人的力量太大了,直接将对方打入了地下十几米之内。

    “砰,砰,砰!”

    什么都看不见,就只能听到地下传来一阵阵沉闷的巨响。

    然后……

    “哗啦啦……”

    前面的地面塌陷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砰!”

    “砰!”

    两个身影猛地冲射上了天空几十米。

    然后,两人的武器,再一次疯狂猛烈地撞击。

    每一次迸发出来的巨响,真的要让人的耳膜穿孔,迸发出来的火星,长达近尺。

    每一次撞击,两个人都如同风筝一般弹飞了出去。

    所以,两个人越战越远,最后沦为天边的两个黑点。

    沈浪以为这两个顶尖高手对决,应该会一招定胜负的,谁知道没有。

    两个人战斗了很久很久。

    绝大部分,都在沈浪的视野之外。

    沈浪不由得朝着边上的人望去,仇妖儿和祝红雪打到哪里去了?

    “别看我,我不知道。”种师师道:“沈浪,你睡过仇妖儿?”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问这个问题?

    “你真的配不上她。”种师师道。

    配不配得上老子都睡了,而且不止一次,不止十次,不止一百次。

    种师师伸直了天鹅一般的脖子,依旧看不到仇妖儿的身影。

    “她们还回来吗?”种师师问道,沈浪没有理会她。

    “她是我的偶像,我发誓要成为她的样子。”种师师道。

    依旧没有人理会她。

    种师师又等了好久,发现仇妖儿和祝红雪还没有杀回来,于是她回头朝着沈浪望去道:“沈浪,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那个白无常,那个玷污我清白的禽兽?”

    种尧催动战马上前,二话不说拉着种师师骑着的这匹汗血宝马的缰绳走了。

    “请您恕罪,陛下。”种尧道。

    “没什么。”沈浪道。

    种师师朝着父亲发飙道:“凭什么?凭什么他玷污了我清白,你还要向他道歉?我们种氏家族是效忠他,但是君主也要讲道理啊。”

    种尧颤抖道:“陛下,请你降罪!”

    沈浪道:“没什么?”

    多拉公主和海拉不由得朝沈浪望过来,沈浪回望了过去,看什么看?没有见过人渣吗?

    又过了好一会儿,沈浪问道:“他们打到哪里去了?还要打多久啊?”

    多拉公主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然后,她朝着海拉望去道:“我之前可有冒犯过仇妖儿的吗?”

    海拉摇头道:“你没有,但我说过她坏话,应该不要紧吧,她不会打死我吧?”

    “回来了!”多拉公主道。

    …………………………

    果然,仇妖儿和祝红雪又杀回来了。

    夕阳西下,两个人在十几里之外,阳光照在两个人身上,就仿佛地平线上的两个黑点。

    祝红雪回头看了一眼战场,两万血魂军已经全军覆灭了,死得干干净净,就剩下他一个人。

    无敌的血魂军全部死绝了。

    这一战,他输了。不仅仅是军队之战输了,他和仇妖儿之战也输了。

    “我输了。”祝红雪手中之剑滑落,还没有跌落在地,就已经彻底变成了碎片。

    “杀了我吧!”祝红雪缓缓地闭上眼睛。

    ……………………

    注:兄弟们,求月票,求支持,咖啡喝多了,内心好躁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