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逆天大杀器!沈浪天道!(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过去二十几年时间内,宁绍几乎都在病态地修炼,所以他的武功很高的,甚至到了惊人的地步。

    但此时,他整个人被抽飞出去之后,狠狠砸到了整个书架,被无数的书籍埋了。

    足足好一会儿,他才从一堆书籍中冒了出来,轻轻擦拭口鼻的鲜血,直接走到通天寺空诤大师的面前,轻轻拍打他的后背,道:“绍知道了,师叔莫要生气了。”

    这个时候宁绍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和,完全如同最乖巧的晚辈一般。

    “师叔放心,我只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从现在到天越城大决战,我绝对不会在动沈浪的人一根汗毛。”宁绍低声道:“对不起师叔,我给长辈们惹祸了。”

    接着他亲自去倒茶,然后放在空诤大师的面前。

    空诤望着眼前眼前这个英武不凡的年轻人,内心不由得一声叹息,脑子里面不由得回忆起二十八年前,就是他亲自来越王宫牵走五岁的宁绍。

    虽然宁绍不是他的弟子,但是武道启蒙却是他教育的。只不过空诤大师修炼的是通天寺的武功,对大劫寺的武功并不擅长,所以宁绍之后跟了空颜大师。

    “师叔,我们这一万僧兵战斗力如何?”宁绍道:“听说祝红雪在西域诸国打得非常顺利,大劫寺的僧兵被消灭了无数。”

    空诤道:“逃到西域诸国的大劫寺,已经不再是真正的大劫寺。所有的大劫寺精英都被姜离陛下灭了,很多上古典籍秘术,大劫寺都已经失传了。”

    宁绍道:“然而,这些上古典籍和秘术都落入了我们手中是吗?”

    空诤道:“姜离陛下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他对血脉的研究是无以伦比的。而且他境界很高,关于血脉的研究喜欢惠及众生,而不是少数精英的狂欢。”

    空诤的话说得非常隐晦,这意思是姜离死了之后,关于血脉研究的成功被六大超脱势力和大炎帝国夺走了,通天寺也得到了一部分。

    六大超脱势力对血脉的研究喜欢高端化,喜欢打造那种惊人的顶尖高手。而姜离陛下的血脉研究却可以让每一个人都有希望得到蜕变和强大。

    正是基于这一点,六大势力纷纷秘密训练出超级军团,当然也包括了通天寺。

    所以他的意思是,通天寺的僧兵因为得到了姜离的成果,所以根本就不是大劫寺僧兵军团可以比拟的。

    宁绍道:“隐元会的一万铁血军团,在怒潮城全军覆灭了。”

    空诤大师道:“隐元会是隐元会,通天寺是通天寺,天涯海阁是天涯海阁,怒潮城是怒潮城,天越城是天越城。”

    这话意思更加明白了,隐元会的铁血军团很大程度是浮屠山和天涯海阁稍微恩赐的结果,而且仅仅训练出不到两年时间而已。

    通天寺的僧兵已经训练了二十几年了,而且利用了姜离的研究成果,所以完全不是隐元会铁血军团能够相提并论的。

    况且沈浪攻打怒潮城的时候可以不择手段,可以疯狂地火攻,因为整个怒潮城没有无辜之人,烧成一片白地都无所谓。但是天越城却不可以,这里有很多无辜百姓,甚至有无数心向沈浪的人。

    所以天越城之战不但不能伤及无辜,甚至对城市的损害也要降到最低。

    空诤大师的话是对的,事实上隐元会的一万铁血军非常强大,如果真正开打的话,这群人会给沈浪带来巨大之伤亡。

    真正杀死隐元会铁血军团的不是别的,而是浮屠山的蛊虫,那一万铁血军团比沈浪涅槃军更加强大是铁打的事实。

    而通天寺僧兵比隐元会铁血军更加强大,也是铁打的事实。当然天涯海阁血魂军比通天寺僧兵更加强大,这也是铁打的事实。

    浮屠山的蛊虫武器非常可怕,甚至拥有毁灭性的杀伤力,但却也有巨大的排他性,只能有浮屠山自己来用,交给其他人的话一不小心就会反噬。

    “姜离跌倒,天下吃饱。”空诤大师道:“因为姜离陛下的覆灭,六大超脱势力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提升。但是六大势力之间也是不同的,比如我们通天寺和白玉京就天差地别,我们始终是倒数第一的超脱势力。”

    宁绍道:“师傅放心,我知道自己使命,只有当超脱势力和世俗王权捆绑在一起才会更进一步。我一定会如同一根钉子一般,牢牢钉在越国,不断和祝氏争夺空间。”

    空诤大师道:“这次天越城之战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因为你是越王,我们通天寺才有资格出兵。你或许嫌弃一万僧兵太少了,但这已经是我们最大的谈判成果了,一万僧兵是天涯海阁的底线了。”

    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在看不见的桌子地下进行的,比如这段时间看上去仿佛风平浪静,但是几大超脱势力之间,不知道进行了多少个回合的斗争了。

    首先是祝氏和悬空寺联手把通天寺的鸟绝城给卖了。接着是通天寺和天涯海阁进行了艰难的谈判,终于把一只手深入了越国。

    空诤大师道:“之前天下吃姜离,现在轮到吃他的儿子沈浪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瞧着话说得,这个世界还真是没有新鲜事啊。当年借着打萨达姆的名义,美军大规模地进入了中东,牢牢把控住了这个世界岛统治权。

    如今借着打沈浪的名义,通天寺想要把势力渗透到越国境内。这沈浪看上去不像是敌人,倒像是唐僧肉一般。

    “我去见见宁元宪老友。”

    ………………

    空诤大师给宁元宪喂粥。

    “老友,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空诤大师叹息道:“几年前我们见面的时候,你可比我年轻多了,如今倒是仿佛比我老了十岁。”

    宁元宪目光散乱,本能地张嘴喝粥,听到十这个字,他就喋喋不休念道:“十,十一,十二,十三……”

    空诤大师道:“还记得我们当时一起去见姜离陛下的时候,他还指点了我武功,帮我突破了最关键的瓶颈,那个时候我真是惊为天人啊,在我们眼中无比困难的瓶颈,他轻轻一指便破了,这是何等武道智慧啊,简直就是化腐朽为神奇。”

    “二十,二十一,二十二……”宁元宪依旧在数数。

    空诤大师道:“但是连这样的天人都死了,都输了。所以这天下之间,已经没有什么信仰了。我没有信仰了,通天寺也没有信仰了,竟然变成了大劫寺的模样。我没有修炼邪功,但是我也没有阻止通天寺的其他人修炼邪功。关键是也没有人来指责我们是邪门歪道,我们修炼邪恶的功法,依旧代表着天下正道,有意思吧?”

    “宁元宪老友,姜离陛下死了之后,你直接跪下了,我也跪下了。但你竟然还站起来了,了不起,了不起。”空诤大师道:“但是看着你现在这个样子,为了那一站值得吗?值得吗?”

    “二十九,二十九,二十九……”宁元宪数到了二十九的时候再也继续不下去了,仿佛以他的智商只能维持这里了,然后目光更加散乱,整个人更加痴呆了。

    空诤大师道:“老友,我反正是站不起来了。姜离陛下死了之后,你仅仅只是跪了下去,而我们为了保护自己,则是去反咬了姜离陛下一口,我们手中都有了姜氏帝族的鲜血,如今我们通天寺又要吃沈浪的血肉长大了,哈哈哈哈……”

    空诤大师发出凄厉的笑声。

    “老友啊,当年五岁的宁绍就已经扭曲了,不但残忍的杀了很多小动物,甚至残杀了三个宫女,所以你把他送到通天寺,就是想要用佛法感化他,你当时觉得我们通天寺是光明正义的,然而你却想错了,我们已经比大劫寺还要黑暗了。”

    “没有法子啊,我们通天寺不是白玉京,我们没有那么高高在上,当年我们几乎已经式微得被亡了,是姜离陛下灭了大劫寺,并且扶持了我们,这才让通天寺和悬空寺重新崛起了。也正是因为如此,姜离陛下暴毙之后,我们才更加要疯狂反噬,这样才能活下去。”

    “我们不是诛天阁,我们也不是天涯海阁,更不是浮屠山,我们通天寺太弱了。”

    “老友啊,我不知道你是真的疯了,还是装疯。但如果你真的疯了也挺好了,这个世界的太阳已经落山了,天下已经暗无天日了。”

    ……………………

    通天寺的一万僧兵进入天越城仿佛开启了某个信号一般,接下来一支又一支军队进驻。

    越国都城的军队越来越多,最后城内完全驻扎不下,城外所有的军营都全部满了还不够,四面荒野上都开始扎营。

    几乎整个越国的军队都放弃了原来的驻地,赶往天越城和沈浪决战。

    整个天越城防线究竟有多少军队?二十万,三十万,四十万?

    看上去军队仿佛比平民还要多了,因为国都民众全部闭门不出,就算出门也基本上不交谈了。

    之前宁元宪在位的时候,国都民众想喷就喷,喷完沈浪喷宁政,喷完宁政喷宁元宪,什么昏君,什么不知廉耻小白脸完全肆无忌惮地说出口,每一次被沈浪打脸之后安分几个月,然后又接着喷。

    而现在已经没有人敢开口了,整个越国逮捕了十几万沈浪余孽,其中三分之一就是在国都抓的,所以敢开口的人全部被抓去挖矿煮盐了,一抓就是全家。

    这两年真的如同白色恐怖笼罩在国都上空,无数人惶惶不可终日,谁也不知道哪一天祝氏的军队,或者新越王的军队会直接冲入家中抓人。

    比起两年前,国都的人口直接锐减了三成,全部逃到偏远区域了。

    这一日,又有一支军队进驻了天越城。熟悉的人,熟悉的军队,隐元会的舒亭玉,再一次率领一万铁血军团前来。

    祝戎亲自迎接他入城。

    “祝戎大人,怒潮城之战真是无以复加的悲剧。”舒亭玉道:“其实我们铁血军的战斗力非常强,至少比沈浪涅槃军强,结果却全部死在浮屠山的蛊虫之下,连出战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化为脓血了。”

    祝戎道:“这一次不会了,这一战我们不需要浮屠山的任何蛊虫,他们必须用其他方式支援天越城之战。另外关于怒潮城之战的损失,我们也会想办法弥补隐元会的。”

    舒亭玉问道:“祝红雪大人在西域诸国的大战要结束了吗?”

    祝戎道:“快了。”

    舒亭玉笑道:“别看天越城之战我们有几十万军队,其实关键还是看天涯海阁血魂军。这群越国的军队他们心向何方,还很不好讲的。”

    ……………………

    岐国公府。

    前黑水台大都督阎厄,前镇西侯种尧,前枢密院副使种鄂,岐国公宁岐四人非常难得地坐在了一起。

    阎厄这两年时间,一直都住在宁岐附近,而种尧、种鄂则完全深居浅出,连大门都很少开启,之前骄纵跋扈的种师师,也仿佛变成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大小姐,如今她已经二十八岁了依旧没有嫁人。种氏家族败给了沈浪之后,种师师和祝红屏的婚约也不了了之了。

    “天越城大决战很快就要爆发了。”阎厄道:“宁绍的意思是让你统领越国的一支军团,种尧大帅也统帅一支军团。”

    宁岐点了点头道:“对。”

    阎厄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宁岐道:“那就打呗,我并不亏欠沈浪的,和他开战我没有什么心理压力。而且关键战役轮不到我们来打,通天寺僧兵,隐元会的铁血军,尤其是天涯海阁的血魂军,他们才是消灭沈浪的主力。”

    阎厄道:“可是军中的想法很乱。”

    越国几十万军队的想法确实很乱,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向往崇拜姜离陛下的秤。

    尤其这两年整个越国秩序大乱,帝国完全统治了越国的朝堂,白色恐怖完全笼罩在越国上空,不断地抓捕,不断地株连,谁胆敢说姜离一句好话,立刻就全家逮捕。

    阎厄道:“两年多前,沈浪远遁海外之前保护了所有忠诚他的部众,一人未死,一人独斗六大超脱势力和大炎帝国的无数大军,收获了天下人心。所以这几十万军队,内心向着谁,很不好讲的!”

    种鄂忽然道:“知道祝文华吗?他被沈浪阉割了,但是回到国都之后,直接隐居了,一言不发,他可是沈浪真正的死敌,如今连他的立场都已经模糊了。”

    阎厄道:“不久之前,宁绍杀了所谓沈浪余孽五百人,沈浪就屠了通天寺的一座城作为报复,并且用诡异的手段逼迫祝氏和宁绍,不敢动他的人一根汗毛,沈浪此人确实很护短啊。”

    宁岐举起手,道:“诸位长辈,你们不要再继续说了,你们想要表达的意思我懂。在整个越国,人心在姜不在姬。”

    这话已经极度危险了,如果让外人听了去,甚至会有性命之危了。

    宁岐继续道:“但是有一个词说得非常清楚,乌合之众!几年前沈浪帮助宁政夺嫡的时候,人心先在宁翼,然后在我,结果我们还是输了,人心珍贵而又廉价。”

    “如今天下至暗,无数人心中把沈浪当成新的太阳,但这只是美好的幻想。几十年前姜离陛下如此强大,如同真正的太阳,无数人为他前仆后继地牺牲,但连姜离陛下这样的太阳都毁灭了,沈浪如此弱小,还承担不起太阳的重任,他更加像是一颗流星。不,应该说是妖星。”

    宁岐道:“父王和宁政曾经饶过我两命,甚至在关键时刻宁政把王位禅让给了我,这让我改变了。但我从来都没有效忠过沈浪,几乎也没有想过这件事。一年多前,宁绍下旨让我率领几十万大军去沙蛮族攻打矜君,我也去了,尽管打得不好看。”

    “诸位叔父,沈浪太弱小了,承担不起万众的期待,父王曾经说过,太阳坠落之后未必不能再升起,但至少现在他还只是一颗小小的星星。”

    “所以,天越城之战我们还要打。如果我们抗旨的话,大炎帝国皇帝雷霆之怒一下来,我们都要人头落地了。不管有什么想法,都等天越城之战结束后再说。”

    “沈浪想要证明他是新的太阳?那行,先击败通天寺、天涯海阁、隐元会的联军再说。”

    “不仅仅我们盯着他,北边的吴王,西边的楚王也都在盯着他。如果他真的是太阳,那就在这一场天越城大战中发光发热吧,让整个天下人看看,天道是否在他身上。”

    ……………………

    越国人心在姜不在姬。

    沈浪越发清晰地感觉到了这一点,至少整个天南行省进入了一种非常诡异的状态。

    没有任何军队,所有城池却依旧井然有序,依旧没有人去和沈浪一方有任何接触,但所有人的目光都仿佛盯着玄武侯爵府。这种万众瞩目,万众期待的感觉实在是太怪了。

    沈浪每一天时间都在地图面前,几乎查阅遍了天越城周围的任何地形,光沙盘就制作了十几个之多,最大的天越城沙盘,甚至超过了十几平米大小。

    天越城的情报几乎每一天都源源不断地传来,自从沈浪归来之后,之前埋下的黑镜司间谍立刻全部被唤醒,而且在越国境内完全畅通无助,从中也能看出人心在姜。

    “如今天越城防线集结的军队超过四十万,但我们真正的敌人是通天寺、隐元会、还有天涯海阁军团,越国的四十万大军人心很乱。”

    沈浪道:“这四十万军队中,有多少人是心向我们这边的?”

    “超过一半。”黑镜司间谍道:“但还有一半完全是祝氏训练出来的军队,是铁了心和我们为敌的。另外一半军队,只要我们赢了通天寺、隐元会和天涯海阁的联军,他们立刻就会停战,甚至……倒戈。”

    沈浪道:“可有人和你们秘密接触吗?”

    黑镜司间谍道:“没有,但是我们行动非常方便,就算有的兄弟暴露了行踪,也依旧没有带来危险,因为无人举报,看到我们就仿佛没有看到一般。整个越国都渴望您能够胜利,希望您能成为新的太阳。”

    沈浪道:“如今天越城中,超脱势力的军队有多少?”

    黑镜司间谍道:“通天寺一万僧兵,隐元会一开始只有一万铁血军,但是不久之后,又有隐元会的军队进驻了天越城。现在所有人都等待祝红雪的血魂军归来,这才是号称要消灭陛下的主力。”

    沈浪道:“祝红雪在西域诸国的战争结束了吗?”

    黑镜司间谍道:“快了,西域诸国和大劫寺联军惨败。原本祝红雪还要继续西进,直接打通去万里大荒漠的通道,但是因为您的出现,他可能提前结束西域诸国的战争,返回越国。”

    沈浪道:“西域诸国和大劫寺联军具体有多少,所谓的百万是真是假?”

    “真。”黑镜司间谍道:“先后有二十几个国家出战,在西域诸国这场战争被称之为守土圣战,所以所谓的百万大军是真实的,而不是虚数。”

    沈浪道:“但依旧败给了天涯海阁的两万血魂军对吗?”

    黑镜司间谍道:“事实上,还不到两万。”

    沈浪内心叹息,真实莫大的讽刺啊,几大超脱势力的神秘军团,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吸收了姜离的血脉研究成果之后才建立的。

    甚至很多军团,姜离都来不及建立,结果却被几大超脱势力建成了。相信那位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也不是非常乐意见到这一幕吧。

    沈浪道:“继续监视西域方向,等祝红雪血魂军团归来,天越城大决战就要正式爆发了。”

    “是!”

    ………………

    怒潮城靶场!

    沈浪的第一批线膛炮终于出厂了,金山岛的冶炼工坊都是沈浪亲手设计的,比起西方世界木兰城的那些工坊,简直先进了太多。

    金山岛原本就有几千名铁匠,加上沈浪从西方带来的几千铁匠,还有源源不断的上等钢铁,所以火炮的建造速度远超在西方世界的时候。

    当然了,线膛炮比起滑膛炮建造难度也大了许多,尤其沈浪还要用上好的钢铁铸炮,所以这后装线膛炮的研发几乎是地狱级难度。

    相较而言,圆柱锥形榴弹的研发反而要顺利得多,包括触发引信的进度,也比想象中要顺利得多,因为沈浪智脑内都有相关的资料,无非就是将理论变成实践就是了。

    说得再直接一些,就是无数次实验,无数次失败,渐渐就成功了,因为了智脑的资料,至少方向是绝对正确的。

    这第一批线膛炮,仅仅只有五门。

    “开炮!”

    “开炮!”

    随着兰风将军一声令下,五门后装线膛炮不断开火。

    “嗖嗖嗖嗖……”

    这炮弹速度简直惊人了,出膛的速度大概超过了四百多米每秒。

    当然火炮飞行速度和线膛炮有一定关系,但没有决定性关系,关键还是采用了全新的炮弹,气密性和炸药能效提升了很多。之前用圆球实心弹,就算气密性很强,炸药爆炸终究有部分的能量被浪费掉了。

    仅仅几秒钟之后,五发榴弹就轻而易举达到两千米之外的目标。

    “轰轰轰轰……”

    惊天动地的爆炸,火焰冲天,地面颤抖。两座房子直接被炸塌了,砖块飞溅。

    沈浪麾下诸人几乎完全惊呆了,沈浪说过线膛榴弹炮的威力会很强,但是没有想到会比之前滑膛实心炮弹强得这么多,完全是几倍的增加,这简直是屠杀的利器。

    之前滑膛炮有效的攻击距离最多不会超过一千米,而这线膛炮轻而易举就两千米之外,甚至能够打得更远。

    而且炮弹出膛之后,弹道要稳定得多,速度也要快得多,关键是落地后爆炸的杀伤力,简直无以伦比。

    “陛下,这新火炮实在是太强了,有了这些火炮,我们完全有信心打赢下一场大战。”

    “这新火炮才是真正革命性的大杀器。”

    不过这次实验并不是完美的,第一轮试射中,有一门火炮击发装置卡壳了,第二次才成功开炮,而且开炮之后,还是出现了泄气。不仅如此,总共五发炮弹最终只有四发爆炸,有一发哑弹,这代表着炮弹前方的触发引信还不够成熟。

    兰风将军下令道:“炮手,立刻去排除哑弹。”

    “是!”一名炮手无比勇敢地冲了上去,在哑弹的前段安放了一小块炸药,然后点燃引线,接着飞快地撤离。

    片刻之后,一声巨响,那一枚哑弹终于爆炸了。

    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距离天越城大决战已经很近了,留给沈浪的时间不多了。

    他的火炮工坊必须在最短时间内解决线膛炮存在的大量问题,并且大规模地制造。

    “只要有一百门新式火炮,我们就能打赢天越城大决战。”兰风将军兴奋道。

    沈浪笑而不语。

    ………………

    “亲爱的弟弟,我回来了。”海拉冲进大城堡热烈地拥抱了沈浪一下,目光到处搜寻,没有见到她的心肝宝贝幺幺,稍稍有点失落。

    十几天前,海拉率领最勇敢的骷髅党武士登上了祝氏家族秘密基地的那个岛屿,经过了几场小型而又激烈的战斗,终于拿下了整个岛。

    黑死病毒依旧没能杀死岛屿上的所有人,依旧有小部分的幸存者,这群人武功其高,海拉和多拉公主等高手亲自出手,最后进入岛屿的人超过几百人才将这些幸存者全部杀死。

    非常古怪的是他们并没有彻底隔离,竟然没有感染黑死病毒,所以海拉俘虏了几人,带来怒潮城等待沈浪的研究,这群人为何没有感染病毒。

    “收获大吗?”沈浪问道。

    “收获巨大,但是又毫无所获。”海拉道:“这群人在临死之前,把所有的秘密武器全部封存起来在上古遗迹内的某个密室之内,我们动用了一切手段,都无法打开这个密室。不管是用炸药,还是铝热剂,这个密室的门毫发未损。”

    “但是我敢肯定,这个上古遗迹密室内肯定存放了非常惊人的上古秘密武器。当时我们在热气球上看得清清楚楚,那个岛屿上所有人装备的弓箭能够射出千米之远,尤其是巨型强弩,能够射到一千五百米的高空,而且还能爆炸。”

    “不仅如此,岛上有极少数人甚至穿着一种靴子,能够拥有惊人的速度,而且还能弹跳跃起十几米高。”

    这些上古文明装备,沈浪在两年多前就见过了,六大超脱势力几千名顶级强者,全部都穿着浮力靴,都能够踏浪而行。

    “然而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海拉道:“我们怀疑这个上古遗迹中,他们还在进行某种更加致命可怕的武器研发。因为我们冲进去的时候,有一个幸存者说可惜,可惜他们还没有成功,否则能够将我们瞬间全部杀死,甚至将整个整个舰队都毁灭,然而当时我们的舰队分散在岛屿周围,距离几千米,他们如何瞬间把我们的舰队也毁灭呢?”

    沈浪道:“抓来了几个俘虏?”

    “三个。”海拉道。

    沈浪道:“带我去,准备审讯!”

    ………………

    这三个俘虏都不是强大的武者,而是学士,拥有惊人的意志,骷髅党已经对他们进行了疯狂的折磨,他们却依旧只字不言。骷髅党几乎是刑罚的专家,拷问的是手段是非常高明的,却毫无所获。

    沈浪出手之后,一切就都不同了。

    因为他有最强大的吐真剂,这种药物沈浪在之前玄武伯爵府的时候就开始用了,屡试不爽。美帝的中情局都用这玩意进行审问,几乎毫无例外地成功了,因为它直接作用于大脑,就算再强的意志力都没有用。

    给这个祝氏家族秘密基地的学士注射了一针之后,他立刻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你们是不是把秘密武器都封存到上古遗迹的密室中了?”沈浪问道。

    “是啊,全部封存了。”那个大学士飘然道,整个人仿佛进入了彻底梦幻的状态。

    沈浪道:“那如何打开那个密室?”

    “打不开了,不可能打开了。”那个学士嘻嘻笑道:“没有最高权限,根本不可能打开那个密室了。”

    沈浪道:“谁有最高权限?”

    祝氏学士道:“主人,少主。”

    沈浪道:“密室里面都有什么秘密武器?”

    “秘密武器?”祝氏学士道:“里面最最重要的不是秘密武器,而是大杀器,超级大杀器,毁天灭地的大杀器,只要一引爆,轰的一声,你眼前什么东西都没有了,不管什么军队,不管什么城堡,直接灰飞烟灭了。”

    沈浪道:“这个秘密大杀器的存在,天涯海阁知道吗?”

    “不知道,他们不知道。”祝氏大学士迷离道:“我们祝氏家族不可能永远依靠天涯海阁,我们想要强大,必须拥有真正的力量。”

    沈浪道:“那这个超级大杀器,你们成功了吗?”

    “没有成功。”祝氏学士道:“上古世界的东西太复杂了,我们用了整整十几年时间,都只进展了一点点。原本这个秘密基地是用来培养家族秘密高手的,但是自从发现了上古遗迹内的这个超级大杀器之后,我们家族就动用了无数的力量,专注研究这个大杀器。十几年啊,整整十几年时间,都没有完成最后的突破,始终不能掌握它的力量。”

    沈浪道:“那个超级大杀器在哪里?也在上古遗迹的密室内吗?”

    “对,对。”祝氏家族大学士道:“只要我们成功,就掌握毁天灭地的力量,到那个时候我们祝氏就真的强大了,我们就立下不世之功了,哈哈哈哈……”

    沈浪道:“准备一下,我们立刻去这个祝氏家族秘密基地。”

    沈浪能够感觉到这个上古遗迹密室内的超级大杀器对他会有巨大之作用,甚至能够左右整个战局。否则祝氏家族不会投入上千人,耗费十几年时间去研究它。

    半个时辰后,沈浪登上最快的舰船,朝着那个秘密岛屿航行而去。

    几天之后,沈浪登上祝氏家族经营了几十年的秘密基地岛屿。

    希望此行会有无以伦比的巨大收获。

    ………………

    注:今天更新一万六千五!诸位恩公月票助我,马上被爆,还能挽救一下吗?

    谢谢什么111,雨逍遥的两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