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致命一击!沈浪王者之怒!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这话一出,周围人所有人脸色一变。

    为何啊?

    沈浪还在几千里之外,凭什么能够阻止祝弘主?

    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可以和沈浪妥协,唯独祝氏家族不可以。

    关键斩首一万多人,斩掉宁政手臂,完全是宁绍的一种强硬表态,不仅仅是给沈浪看的,更重要是给大炎帝国看的。

    而现在祝弘主阻止,这让越王宁绍怎么看?

    “这位侠士,你就先呆在我府上。”祝弘主朝着黑镜司间谍道。

    “当然。”

    祝弘主转身朝着外面走去道:“我这就去拜见越王陛下。”

    他直接戴上帽子,朝着外面走去,祝戎赶紧追了上来,低声道:“父亲,沈浪信上究竟写了什么,竟然如此重要吗?”

    祝弘主垂下头道:“还记得祝尧吗?”

    祝戎一颤道:“他,他怎么了?”

    这个人祝戎当然知道,当时姜离势大的时候,这祝尧就是祝氏家族放在另外一个篮子的鸡蛋。

    万一未来姜离获胜并且获得天下,那这个祝尧就会成为祝氏家族的一线生机。

    但这对于大炎帝国来说当然是一种背叛,所以姜离暴毙之后,祝氏家族先给祝尧下达指令,让他把姜离秘密学堂里面的天才全部杀光。对方没有照办,祝氏家族又派出高手去追杀祝尧,打算彻底杀人灭口,但此人却消失了。

    当日赢广率领大军杀入了那个秘密学堂所在的山谷,一把大火把里面所有人全部烧死。

    里面原本有上千个姜离培养的天才,只逃出了一部分,剩下都被活活烧死在山谷里面。不仅如此,几乎所有的教习也都被烧死。所以赢广父子对姜离是犯下了累累血罪。

    祝氏家族寻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这个祝尧,也不由得稍稍放下心来,觉得此人已经死了。

    祝戎低声道:“父亲,就算沈浪找到了这个祝尧又能如何?祝氏家族有没有留下任何书信,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们祝氏家族曾经想要脚踏两只船。再说皇族不也派遣了雪隐潜伏到姜离身边吗?”

    祝弘主道:“那能够一样吗?那是皇族,那是君,而我们是臣。我就问问你,我们祝氏有什么资格派人潜伏到姜离身边?我们给皇帝陛下汇报过了吗?我们是文官,我们可有掌握大炎帝国的情报组织吗?”

    这话就说到关键点了,祝氏家族没有资格派遣间谍,但是却派了一个私生子到姜离身边,这就是想要脚踏两只船,这就是想要投机。

    祝戎想了一会儿道:“沈浪威胁我们,如果不阻止大处决,就要公开祝尧的身份?”

    稍稍幻想一下,如果沈浪在这个时候大肆公开祝尧身份,表面上对祝氏是不会有任何伤害的。但皇帝心中肯定会有芥蒂,尤其这个时候,正是炎京祝氏家主争夺内阁首相的关键时刻。

    两年前大炎帝国新政成功,尚书台改组为内阁,为了保守起见,选择了一个德高望重的老臣作为内阁首相,而祝氏家主作为次相,过渡两三年后他就会接掌首相之位。

    “家主这几个月正关键,虽然首相之位已经十拿九稳,但这个时候如果爆出任何丑闻,都立刻会被放大,炎京的那些对手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到那个时候帝国首相之位就不好说了。”祝弘主道:“而相较而言,宁政的一支手臂,还有一万多人的性命又算得了什么?”

    祝戎皱眉,这件事情的厉害之处他当然清楚,但光这点事情就让祝氏家族妥协?是不是有些窝囊呢?

    祝弘主道:“不要光想着威风,我们祝氏家族已经足够威风了。什么威风都是假的,手中的权势在是真的。而且沈浪威胁我们的不仅仅是祝尧的事情,还有一件更加致命!”

    “什么?”祝戎问道。

    祝弘主道:“红雪的身份。”

    这话一出,祝戎脸色彻底剧变,甚至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祝红雪此时在祝氏家族的分量是无以伦比的,他的武道天赋太高了,而且未来会成为天涯海阁的二把手,这个位置甚至超过越国首相。

    因为一旦消灭了沈浪之后,大炎帝国联合六大超脱势力会对整个东方世界进行再一次的封锁。天涯海阁等六大超脱势力的分量会再一次提升,所以祝红雪是万万不能出事的。

    如果这个时候祝红雪的身份一旦被爆出有问题,那他在天涯海阁未来还能不能继承二把手的位置,一切就变得未知了。

    整整好一会儿,祝戎咬牙切齿道:“祝红雪是我的儿子,谁想要改变这一点,必须死!”

    祝弘主道:“现在你知道原因了吗?沈浪和我们做交易了,在他和天越城大决战之前,宁元宪、宁政、卞逍、张翀、还有被抓捕的十几万人不能受到伤害。”

    ……………………

    王宫之内!

    祝弘主直接了当道:“启禀陛下,老臣想要阻止处决大典,宁政那边的手臂,能够不砍还是不砍好了,他毕竟是您的亲弟弟,这样也能显示陛下的仁政。”

    越王宁绍一愕,不敢置信地望着祝弘主,这是什么意思啊?之前这件事情你也是同意的,并且还非常赞赏这一点,觉得对沈浪一定要足够的强硬,为何现在又改变主意了?

    “相爷,为何啊?”越王宁绍问道。

    祝弘主躬身道:“这一切都是为了陛下的圣明着想,宁政有罪的话,未来等消灭了沈浪之后,可以将他明正典刑,犯不着现在砍手臂。还有这一万多人,老臣觉得等灭了沈浪再杀,更加名正言顺。”

    越王宁绍望着祝弘主良久,他实在无法想象,祝弘主在关键时刻会改变主意。

    “相爷,是沈浪找到您了,并且威胁您了?”

    祝弘主摇头道:“完全没有这回事。”

    接着,他双膝跪下叩首道:“请陛下开恩。”

    越王宁绍望着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的祝弘主,目光微微缩起,嘴角甚至露出了冷笑。

    然后,他上前将祝弘主扶起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相爷的话我还是要听的。”

    接着,越王宁绍下旨道:“来人啊,传旨去给刑场,处决大典结束,不杀了!”

    ……………………

    广场之上!

    祝戎正在和宁萝公主对峙,他是来阻止行刑的,但是宁萝坚称没有大王的旨意,绝对不可能停止。

    “祝戎大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越国应该还姓宁,而不是祝吧。”

    祝戎躬身拜下道:“当然如此,长公主殿下。我来也不是要阻止行刑,而是请两位等待王宫的旨意。”

    “那等吧。”宁萝长公主冷笑道。

    毁容之后,她几乎时时刻刻都带着一张银色的面具,只露出两只眼睛,显得尤为冷酷。

    而曾经的三王子宁岐,如今的岐国公,始终一言不发。

    曾经的他光芒万丈,尤其是在楚越大战上,他表现出来的惊艳之才完全让人心折,甚至被称之为几百年来最出色的宁氏王族。

    然而等到薛氏家族覆灭之后,他就仿佛彻底泯然于众人之中。

    新王宁绍上位之后,他也依旧表示效忠,甚至率领大军去剿灭南殴国。结果打了几个月都没有什么进展,祝红雪一万血魂军过去之后,三下五除二就把沙蛮族灭了,把矜君击败了,加上沙蛮族的平民,屠杀近百万,焚烧了几千里森林。

    回到国都之后,这位岐国公也没有任何出色的表现,也完全没有发出自己的声音。

    一万多囚犯整整齐齐跪在地上,一声不发,脸上充满了绝望。

    这群人绝大部分都是因为曾经跟过宁政,间接跟过沈浪,尤其是宁政在天越提督府的嫡系。

    如果放在之前,他们还会高呼冤枉,但是已经被关押两年时间了,几乎都已经麻木了。

    其中柳无岩城主全族都跪在其中,他竟然在这第一批斩首名单之中。天可怜见,在很长时间内他都是沈浪的敌人啊,他的罪名有两个。

    第一个,在玄武城见到沈浪的时候,他让到路边上,并且深深拜了一礼。

    第二个,沈浪远遁海外之后,柳无岩辞官,被判定为心存怨怼,同情并且怀念姜离。

    沙漏里面的沙子渐渐滑落,午时三刻很快就要到了。而此时越王宁绍派来传旨的大宦官步伐走得不快,甚至不慌不忙。

    沙漏里面最后一滴沙子流完了,再看自摆钟,也已经指向了午时三刻。

    “时间到了。”宁萝公主道:“岐国公,开斩吧。”

    宁岐一颤,道:“既然祝大人说会有新旨意,那不妨再等等?”

    宁萝长公主寒声道:“宁岐,你难道你也想要谋反吗?你难道也同情沈浪余孽吗?”

    祝戎大声道:“长公主殿下,再等等,再等等,宫里的宦官已经来了,来了!”

    宁萝厉声道:“那就等来了再停!”

    然后,她直接越俎代庖,抓起宁岐面前的令牌,猛地往地上一扔,大声道:“开斩!”

    “唰唰唰唰……”

    第一批刽子手手起刀落,鲜血四溅,超过三百颗头颅被斩落,都是所谓的沈浪余孽。

    围观的民众几乎本能地捂住了眼睛,整个广场血光冲天。宁岐面孔猛地一阵抽搐,望着这满地的鲜血发呆。

    而此时宁萝长公主的目光显得尤其狂热兴奋,这种杀戮给她带来了强烈的刺激。

    只有这样的杀戮,才能让他倾泻出内心的仇恨和愤怒。南殴国战败后,她成为了矜君的俘虏,当时她并不是非常痛恨,因为蜕变之后的矜君拥有某种非常强烈特殊的魅力。

    虽然她嘴上没有说,但是内心却抱有某种幻想的。而且矜君和越国的关系转换得非常快,从敌人变成了盟友,所以夫妻破镜重圆的可能性不是没有的。

    然而矜君王后为了独占矜君,直接将她宁萝毁容,而且没有受到矜君的任何惩罚。

    之后,宁萝丑陋如同厉鬼一般生活在南殴国。没有人为她讨回公道,矜君没有,沈浪也没有,父王宁元宪也没有。

    她开始仇恨一切人,仇恨矜君,仇恨沈浪,仇恨宁元宪。

    如今的她内心黑暗而又冰冷,唯有杀戮的鲜血能够稍稍激起她的兴奋。

    “继续杀,继续杀……”宁萝长公主大声吼道。

    然后,第二批刽子手大刀猛地挥斩下来。

    这个时候,越王的宦官已经来了,手中拿着全新的圣旨,停止处决大典的圣旨。

    此时他应该高呼刀下留人的,但是他并没有。

    祝戎瞪着这个宦官,嘶声道:“年公公。”

    这个宦官出现在刑场之上,第二批刽子手将大刀停在半空中,等待新圣旨的到来。因为他们也不想杀人,这群人都是无辜的。

    刽子手杀恶贯满盈的人不会有罪孽,但如果杀无辜之人,那是要积累罪业的。

    然而,宁绍的这个官宦反而咳了咳嗓子,始终不说话,就仿佛喉咙不舒服一样。

    宁萝长公主冷道:“还呆着干什么?继续杀!”

    刽子手心中低声道:“对不住了。”

    然后他们手中大刀猛地斩下,又超过二百颗人头落地。

    这个时候,宁绍的宦官年公公这才清完了嗓子道:“陛下有旨,中断处决大典!”

    所有刽子手长长松了一口气,宁萝冰冷的目光一阵抽搐,不能杀够一万人,当然不过瘾,但起码还是杀了五百人,能够稍稍满足她冰冷黑暗的内心了。

    祝戎望着着满地的鲜血,还有几百颗人头,接着望向了宁萝长公主,望向了宦官年公公。

    这是越王宁绍在借机发威啊,这个宦官明明可以在午时三刻之前赶到刑场的,明明可以一人不杀的。但他却慢吞吞地走了过来,等杀了五百人之后再宣旨。

    宁氏王族之中,除了宁翼之外,果然没有一个省油的灯啊。

    “年公公,好自为之。”祝戎朝着宁萝长公主一拱手,然后离去了。

    而宁岐望着地上这些头颅,这位越王宁绍还是露出獠牙了啊。

    不过这五百人何其无辜?他们和沈浪又有什么关系?唯一几个人有关系的,大概就是曾经在金山阁工作过,还有就是曾经在天越城高呼过姜离陛下万岁。

    但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为沈浪而死的。

    宁岐对沈浪是相当了解的,此人睚眦必报,现在宁绍杀了五百人,尽管都是和沈浪无关之人,但也一定会触怒他,所以沈浪一定一定会报复的。

    ……………………

    祝弘主的宰相府内,祝戎勃然大怒。

    “宁绍这是什么意思?他不但是向沈浪示威,更是向我们示威啊。”祝戎寒声道:“如今整个朝堂都是我们祝氏的天下,我们代表着大炎帝国的意志,他想要干什么?”

    祝弘主道:“宁翼那边阻止了吗?他可有斩下宁政的手臂吗?”

    祝戎道:“阻止了,他非常不满,但还是被阻止了。”

    祝弘主道:“那就好!只要宁政、张翀没事,这一次沈浪就不会报复在祝氏头上。这件事情我们祝氏已经尽力了,杀戮是宁绍造成的。接下来就让宁绍感受一下沈浪的疯狂报复吧,一定会刻骨铭心的。”

    祝戎道:“父亲,在今天的事情上,宁绍和我们对着干,他凭什么?”

    祝弘主道:“通天寺。”

    祝戎道:“宁绍是在通天寺出家不假,但是曾经通天寺可是和姜离走得很近的,它有什么资格想要侵占越国的势力范围?越国是我祝氏和天涯海阁的。”

    姜离陛下对通天寺是有恩的,当年大劫寺在东方势力巨大,是姜离陛下率领庞大的武道军团将大劫寺灭之。

    大劫宫一战,姜离陛下灭掉了大劫寺几千名顶级高手。而大劫寺在东方世界的所有财产,不管是上古典籍,还是其他更加重要的资产,都落入了通天寺和悬空寺手中。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年宁元宪才将宁绍送去通天寺出家,因为那也算是亲近姜离陛下的超脱势力。

    但是姜离陛下暴毙之后,通天寺立刻转变了自己的立场,直接派出僧兵帮助大炎帝国消灭大乾帝国,某种意义上通天寺也直接背叛了姜离。

    而悬空寺却显得非常低调,在大炎帝国灭大乾帝国的时候,没有出动任何兵力。

    两年前大炎帝国灭沈浪的时候,通天寺是真正派来了无数的高手,而且整支舰队。悬空寺却只派来了一艘小船,而且没有任何僧人露面。

    祝弘主淡淡道:“帝国皇太后两年时间内去过通天寺三次,皇帝陛下也三次召通天寺的僧人入宫讲经。”

    祝戎明白了,皇帝陛下也不愿意天涯海阁在越国一家独大,想要让通天寺来平衡一下。

    越王宁绍也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在关键时刻和祝弘主稍稍对抗一下,对于所谓的沈浪余孽大开杀戒,斩首五百人。

    ………………

    祝弘主再一次秘密召见了黑镜司的间谍。

    “壮士,非常遗憾,尽管我们用尽全力去阻止,但还是被杀了五百人。”祝弘主道:“请务必去和沈浪说清楚,我儿祝戎提前去刑场,依旧没能阻止宁萝长公主。大王派去的宣旨太监晚了半刻钟,所以导致五百人被斩首。”

    黑镜司间谍道:“宁绍的宣旨太监确定晚了半刻钟赶到刑场?”

    祝戎道:“对,而且他行走的速度不慌不忙。”

    黑镜司间谍目光一缩道:“明白了,这是向我家陛下挑衅啊。”

    祝弘主道:“在这一场交易上,我们是表现出充分诚意的。接下来仍旧将这种诚意继续下去,请你无比转告沈浪阁下。”

    黑镜司间谍缓缓道:“祝弘主大人,您难道没有什么东西想要交给我的吗?”

    这话一出,祝弘主和祝戎目光一亮,惊艳不已。

    这,这仅仅只是沈浪潜伏在天越城的一个间谍而已,竟然有如此目光,如此才华吗?

    祝弘主陷入了沉默和犹豫。

    黑镜司间谍道:“我跟随陛下几年时间了,对于他的性格非常了解。尽管这五百人其实和沈浪陛下没有太大的关系,但这是宁绍对他的挑衅,陛下一定要报复,十倍百倍的报复。我觉得祝弘主大人在这件事情上,可以给我家陛下行一个方便,否则我家陛下只怕会迁怒到祝氏头上。”

    祝弘主构思了片刻,然后拿过来一个地图,拿过一支笔,在地图上某个点画了一个圈。

    接着,他立刻将这张地图彻底烧掉了。

    黑镜司间谍立刻将牢牢记住祝弘主在地图上圈的这个位置,然后躬身道:“我记住了,这便去回禀陛下了。我家陛下很快就会起兵攻打天越城,但是在那之前,不管是越国太上王宁元宪,还是越王宁政,又或者是张翀宰相,卞逍公爵,黎隼,黎穆,黎恩公公等所有人,都不能受到伤害。如果他们受到伤害的话,这笔账我们还是会记到祝氏家族头上的。”

    祝弘主道:“我们会竭尽全力完成和沈浪大人的交易,一直到大决战的到来。”

    黑镜司间谍道:“那么就告辞了!”

    祝弘主道:“我们会派人护送壮士离开天越城,前往玄武城!”

    ………………

    三天后!

    这个黑镜司间谍跪在了沈浪面前,将天越城的一切完完整整汇报之。

    沈浪勃然大怒,猛地将手中的镇纸砸个粉碎。

    没有想到啊,祝氏家族在这件事情上妥协了,越王宁绍反而张扬了起来。

    这是挑衅,这是在打他沈浪的脸,也是打祝氏家族的脸。

    祝弘主已经出面阻止处决大典,但宁绍还是故意杀了五百人。

    尽管这些人其实和沈浪没有什么关系,但他们至少被冠于沈浪余孽的名头,所以某种程度上他们就是沈浪的人,他们就是为沈浪而死的。

    宁绍处死这些人,就是向沈浪示威。

    黑镜司间谍拿出了地图,在某个点上画了一个圈。

    “这是哪里?”沈浪问道。

    “这是艳州西边,和楚国交界的一个雪山。”黑镜司间谍道:“这个地方被称之为鸟绝山,上面有一个鸟绝城。”

    千山鸟飞绝,也就是说这处雪山没有人烟了。

    雪隐道:“我知道这里,鸟绝城曾经是大劫寺的一个据点,被陛下攻陷了,就彻底荒废了,虽然比不上大劫宫,但也是一座山上的城堡。”

    沈浪道:“祝弘主把这个地方圈出来,这就代表着这个地方和通天寺有关,和宁绍有关?重点去查,宁绍出家的时候有没有女人,有没有儿子?彻底查清楚,如果确定这是通天寺的秘密据点,确定和宁绍有关的话,那就把这座城市进行灭绝性打击!”

    “宁绍胆敢杀我五百人,那我就要十倍,百倍还之,我会让他知道,我沈浪是不能招惹的。”

    ………………

    注:昨天睡眠差到极点,今天这章晚了,明天调整回来。饿得低血糖发虚了,我去吃饭马不停蹄写第二更。兄弟们月票千万给我,糕点竭尽全力回报你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