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沈浪灭绝性攻击!大造化!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谢谢青/楼666五万币打赏,谢谢)

    几天之前的怒潮城内。

    “你手艺非常不错,竟然真的把燕难飞割了一千多刀才死。”沈浪笑道。

    那个刽子手拱手道:“惭愧惭愧,还没有到大家的水准,燕难飞提前一百多刀就死了,请陛下恕罪。”

    沈浪望着个刽子手,单纯面孔上几乎看不出他的年纪,甚至也看不出他的面孔,因为他已经被彻底毁容了,不仅仅是毁容,而且还是毁掉了半边身体。

    “您这身体,还有这脸是怎么回事?”沈浪问道。

    刽子手道:“您还记得烈火岛吗?上面有一个大火山,还有很多的硫酸池,我不小心掉到里面去了。”

    沈浪咧了咧嘴,因为这样的痛苦他完全感同身受,经过风吹日晒之后,火山口有些硫酸池的浓度还是挺高的。

    “当时我的船遇到了暴风雨毁掉了,所以就游到最近的岛屿,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火山岛,而且还喷发了,无数的火山灰让人窒息,我就摔到硫酸池中,并且昏迷了一段时间。”刽子手道:“之后被杰克唐大人救了,因为我刀法还不错,所以就加入了骷髅党。”

    沈浪道:“你的刀法肯定非常不错,否则也无法完成凌迟了。凌迟最难的不是如何下刀,而是对身体的了解,知道应该先切哪里,然后切哪里,最后切哪里。根本就不能错,错了的话,被凌迟的对象就会很早死掉。”

    刽子手道:“陛下见笑了,我还是没有完成,燕难飞还是提前死了。”

    沈浪道:“你是故意的,你故意让燕难飞提前一百多刀死了。”

    这话一出,刽子手脸色一变,然后跪在地上。

    沈浪道:“你的刀法是绝对一流的,凌迟的手法也完全没有错,这是你第二次凌迟,你唯恐太过于完美了,所以在最后一百多刀的时候稍稍下手猛了一点,让燕难飞提前死了。”

    刽子手顿时额头贴地,一动不动。

    “小人有罪,小人有罪。”

    沈浪摇头道:“不,你没有罪!对了,你具体是哪一年加入骷髅党的?”

    刽子手颤抖道:“二十六年前。”

    沈浪道:“哦,这真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年份啊,你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刽子手泪水不断涌出,不断叩首道:“臣有罪,臣有罪。”

    沈浪道:“你虽然用硫酸毁掉了自己的容貌,甚至毁掉了自己的身体,但那股子气质还是在的,尤其让你用刀的时候,那股子宗师的气息就再也无法掩饰了,洪年大宗师。我姑姑雪隐她是一个间谍,有一种过目不忘的本领,她无意中发现你的气质,甚至你的背影,尤其是你捏刀的架势,非常熟悉。”

    刽子手继续磕头,颤抖道:“臣有罪,臣有罪。”

    沈浪道:“你何罪之有呢?洪年宗师,你曾经长时间效忠我的父亲,而且还成为他秘密学堂的武道教官,何罪之有?”

    刽子手继续拼命磕头:“臣有罪,臣有罪。”

    沈浪道:“因为效忠我的父亲姜离,然而他忽然暴毙了之后,你逃到西方世界去,这很正常,为何要自我毁容呢?而且还要毁掉自己的身体?”

    “臣有罪,臣有罪。”

    沈浪道:“洪年宗师,我再说一遍,你没有罪。但是有一些话,我希望你主动告诉我,而不是让我猜测,至少到现在为止,我毫无保留地信任你。”

    刽子手洪年跪趴在地上,不断颤抖哭泣。

    “陛下,臣……臣并不叫洪年,臣的原名叫作祝尧,是祝氏家族的私生子。”洪年哭泣道:“祝氏家族有私生子很正常,虽然不光彩,但未必没有前途。而我错就错在天赋太高了,所以家族就发现了我的用处,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露面过,每天接受祝氏家族的秘密培养,成为了一名宗师级强者。我本来以为我接下来会回归家族建功立业,没有想到有一天家族召见了我,并且为我秘密成婚,我有了一个妻子,而且很快有了一个孩子。然后家族命令我潜伏到姜离陛下的身边。”

    好熟悉的一幕啊,雪隐也是这样潜伏到姜离身边的。祝氏家族来这么一手,丝毫都不奇怪。

    “就这样,我便成为了姜离陛下身边的一名武道大将,一开始是他的亲卫,之后又被他派去秘密教堂做武道教习,而且还是学堂的副山长,为陛下训练新军。”祝尧道:“陛下有一股非常特殊的魅力,他能够感化身边的任何人。我本来是潜伏到他身边的间谍,然而渐渐地我竟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一心一意为陛下效忠,而祝氏家族也仿佛忘记我一般,没有下达任何指示。”

    雪隐也是这样的,她本也是大炎帝国和浮屠山联合派去潜伏到姜离身边的间谍,久而久之就被他感化,直接策反了。

    “接着,姜离陛下和大炎帝国的战争就爆发了,不过这依旧和我们无关,我依旧在偏僻的山谷中训练特殊血脉者,构建新军的骨架。忽然有一天,惊天的噩耗传来了,姜离陛下暴毙。紧接着我收到了祝氏家族的命令,让我带领所有的特殊血脉者前往某个地点,完整地献给大炎帝国。我没有答应,祝氏家族就用我妻子和孩子的性命威胁我,我依旧没有答应。之后他们又命令我将学堂里面所有孩子全部杀光,斩草除根,绝对不能让特殊血脉者逃散到天下。”

    “我是一个软弱无能的人,我既无法做到背叛姜离陛下,更加下不了手杀害所有的孩子们。但我又不敢为姜离陛下而战,我担心只要有人在战场上见到我,祝氏家族就会把我的妻子孩子全部杀死,所以我就逃跑了,逃到了西方世界,甚至还觉得不放心,就毁掉了自己的容貌和身体。”

    说完之后,这位刽子手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沈浪不可思议地望着这个刽子手,真的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一段往事。

    其实在西方世界沈浪就尤其关注这个刽子手,因为他会凌迟的手法,而且被毁容了,所以就探听过他的下落,得知他竟然是二十六年前加入骷髅党的,顿时非常的惊愕,这个时间太巧了。

    所以他当时就想,如果这个刽子手是姜离的部下,为何又要隐姓埋名呢?完全没有必要啊,骷髅党本就是姜离创建的啊。

    之后返回东方世界的时候,雪隐一开始也没有注意这个刽子手,但是在凌迟燕难飞的时候,那股特殊的气质就让她嗅到了,她就跟沈浪说这个人很像是一个人。

    但他是祝氏家族私生子一事,沈浪真的完全没有想到。

    沈浪道:“你说祝氏家族曾经很长时间内没有向你下达任何指令,是不是因为姜离陛下势大,他们想要将错就错,让你成为祝氏家族的投机筹码?”

    这个世界的大家族往往不会将所有筹码放在一个篮子里面,当姜离如日中天的时候,祝氏家族或许也有想过,未来万一姜离得了天下应该怎么办?

    到那个时候,这位祝尧就不再是间谍了,而会变成祝氏家族早就安排效忠姜离的筹码,关键时刻或许能够保住祝氏家族的荣华富贵。

    这种情况很正常,甚至沈浪怀疑这位祝尧不是祝氏家族唯一的筹码。

    沈浪问道:“那祝氏家族有没有给你任何密信,任何可以作为证据的东西?”

    刽子手摇头道:“完全没有。”

    沈浪道:“那祝氏家族是不是有一个专门培养武道高手的秘密基地?”

    刽子手道:“对,我就是从那个秘密基地出来的。”

    沈浪道:“那个秘密基地在哪里?”

    刽子手道:“不知道,因为我离开那里的时候,是完全被蒙住眼睛,并且堵住耳朵的。但我知道肯定是在海上的一个秘密岛屿,因为我离开的时候是坐船的。”

    沈浪道:“从你离开岛屿一直到陆地上,总共航行了多久?”

    刽子手道:“五天五夜。”

    沈浪道:“那个时候,他们应该将你彻底昏迷,为何你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刽子手道:“看月亮的阴晴圆缺。”

    厉害,厉害。

    沈浪道:“那你登陆的地方是哪里?”

    刽子手想了一会儿道:“应该是吴国。”

    沈浪道:“登陆之后你也应该是完全被蒙住眼睛,堵住耳朵的,如何看得到月亮,如何知道是在吴国登陆?”

    刽子手道:“因为一开始的风是咸的,后来又变成了暖风,而且船只的航行速度变了,水面也变得平静了。所以肯定是从海面进入了江口,整个东方王朝有三个江口入海,越国的怒江,吴国的兰江,大炎帝国的龙江。怒江汹涌狭窄,龙江冰冷,唯有兰江平和温暖。”

    厉害,厉害,这位刽子手可以称得上是细微如发了。

    刽子手继续道:“一直到了梁国,我才被摘下眼罩,而当时距离我离开秘密基地,刚好过去了十五天,因为是月圆之夜。从吴国到梁国的距离应该是十天左右,所以海上航行的时间应该是五天五夜。”

    沈浪来到了大地图面前,拿出自制的圆规,以吴国兰江入海口为圆心,直径五千里画半圆。

    也就是说祝氏家族的秘密基地应该会在这个半圆之内,不可能太靠近南方,因为怒潮城以东的部分沈浪舰队都探索过了。

    接下来沈浪不断询问细节,尤其是海风,洋流等等,最最关键的是天气,因为当时他登陆吴国的时候正好是秋天,如果离开的时候天气更冷,那就代表着那个岛屿在更加北方,如果气候相近,那么就代表着和吴国兰江入海口平行,如果明显更热,那就是在更南边。

    “温度差不多,都是在秋天,这点我记得很清楚,进入吴国的时候我闻到了桂花香味,而在那个秘密岛屿上的时候,桂树也差不多将将要开花的样子。”刽子手道。

    这下子沈浪就更加精准地定为了,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就在这片区域内,范围不会超过两千里,距离怒潮城不会超过四千里。

    当下沈浪立刻下令,骷髅党部分舰队北上,去这片海域搜寻祝氏家族可能存在的秘密基地。

    如果放在之前,基本上是不可能发现这个秘密基地的。因为海上的孤岛无数,怪石树林横生,除非一个一个岛屿上去探索,否则根本看不出端倪。

    沈浪就有一个秘密基地涅槃岛,完全在任何航线范围之外,而且就算船只从边上经过也不可能发现,因为岛屿外沿没有任何人类活动的痕迹。

    但是沈浪有热气球啊,一飞到天空,一切就看得清清楚楚了。

    “在那里,在那里……”

    海拉拿着望远镜细看这个岛屿,在无比茂密的丛林之中心有一片空地,而且是被砍伐过的平地,而且还能看到一些地洞的入口。不仅如此,岛屿中心还有许多神秘的雕像,还有一个佛塔,已经无比古老了。

    “就是这里!”刽子手祝尧道。

    而这个时候秘密基地上的人也发现了天上的热气球,然后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汹涌而出。

    几十,几百人。

    “嗖嗖嗖嗖……”

    这群人朝着天上的热气球疯狂地射箭,而且让人震惊的是,这些箭竟然也会尾部发光,能够射到近千米的高空。

    这,这是上古能量箭啊,竟然会在祝氏家族的秘密基地出现?

    “这是一个上古遗迹。”海拉判断道。

    “嗖嗖嗖嗖……”

    秘密基地上,又推出几个超级巨弩,朝着天空狂射。

    “砰……”

    有一支巨箭,竟然直接射到了一千多米的高空中,而且还猛地炸开,直接将海拉乘坐热气球的吊篮炸开了一个巨大的裂口。

    海拉完全震惊了,甚至刽子手祝尧也完全惊呆了:“之前这里没有这些武器的,之前这里没有这么强大的。”

    “这个秘密基地重要程度已经升级了,不再是培养秘密高手,而且还在开发上古遗迹,祝氏家族的野心很大啊,他们已经不满足于成为一个文官家族了。”海拉道。

    此时,下面这个秘密基地涌出来的人也来越多,最后足足有上千人。

    那种能够射到一千多米高空的超级强弩,整整推出来十具。

    “嗖嗖嗖嗖……”

    几百个人同时射出发光的箭,巨型强弩射出的巨箭,不断在空中爆炸。

    多拉公主道:“他们的武力非常强大,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可能攻不下这个秘密基地,甚至我们的舰船都会有危险。”

    海拉也完全不敢置信,本来以为就只是来探寻一个培养武道高手的秘密基地,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上古遗迹,而且还有这么多强大的秘密武器,看来这是捅到祝氏家族的致命要害了。

    “接下来怎么办?”多拉公主问道。

    海拉想了一会儿道:“你仔细看,他们发射的巨型强弩,有什么特点?”

    多拉公主拿过望远镜细看,发现祝氏家族秘密基地上的那些巨型强弩都是固定在某个位置上发射,不能移动的。

    海拉道:“立刻占领这个秘密基地,占领这个山古遗迹,这是一个半开发状态的上古遗迹,对我们的大业非常有帮助。”

    多拉公主道:“他们的武力非常强,想要占领不容易。”

    海拉道:“那就不择手段,将他们全部杀光!拿出黑死炸弹。”

    这话一出,周围人脸色一变,什么是黑死炸弹?

    这里面都是黑死病毒的活体,一旦投掷下去,就是灭绝性杀戮。

    海拉道:“我们离开的时候,沈浪说得清清楚楚,只要确保不会蔓延到陆地上,就可以使用黑死炸弹。但是需要我们三个人全部同意,多拉公主,李千秋大人,你们两人同意吗?”

    “别,别叫我大人,我不是大人。”李千秋赶紧摆手道。

    多拉公主下不了这个决心,因为这种灭绝性杀戮实在太可怕了。

    李千秋道:“沈浪陛下让我们来寻找这个秘密基地的根本性原因,是为了保护宁元宪和宁政陛下,是想要成为威胁祝弘主的筹码。”

    海拉道:“但我们作为臣子,应该领悟主君的最高利益。下面这个秘密基地的利益,已经远超我们原来的目的了。我们只要占领这个秘密上古遗迹,很多东西就能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我们也能够真正拥有上古文明的力量,这对于沈浪来说至关重要。敌人不会给我们时间的,你难道想要陛下再一次去魔鬼大三角冒险吗?”

    李千秋和多拉公主依旧下定不了决定。

    海拉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我们必须占领这个上古遗迹。我们舰队进行封锁,击沉一切想要从这里离开的舰船,就能保证黑死病不蔓延到陆地上去。而且这个病毒已经被改造过很多遍了,发作时间短了很多,所以他们就算驾船逃离,也根本逃不到陆地上。”

    李千秋和多拉公主依旧沉吟不绝。

    “我赞同,投!”李千秋的妻子丘氏直接道。

    葵宁将军道:“我赞同,投!”

    李千秋仍旧无法抉择,他就是这样的性格,天生难以决断。

    丘氏直接抓住李千秋的手往命令书上按手印,道:“李二狗,瞧你这没有出息的样子,真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李千秋被妻子抓着按了手印,多拉公主沉默了好一会儿,也直接按下了手印。

    “万一蔓延到陆地上,我们三个人共同负责。”多拉公主道。

    海拉道:“三个人全部同意,使用灭绝炸弹。”

    然后,她小心翼翼地开启了一个箱子,每个人扭动两个密码,总共六位密码。

    打开之后,里面就是黑死活体炸弹。

    “投掷!”

    海拉公主颤抖道,然后将这个灭绝炸弹朝着祝氏家族的秘密基地投掷了下去。

    ………………………………

    几天之后,沈浪得到了这个汇报,然后完全惊呆了。

    他真的就是想要用这个秘密基地的人来威胁祝弘主,让他不要伤害宁元宪、宁政等人半根汗毛,就是互相抓住对方人质的意思。

    然而没有想到,这个秘密基地竟然已经上升到了半开发的上古遗迹,战略级别一下子就提升了。而且海拉当机立断,对这个秘密基地进行了灭绝性攻击。

    “我们的舰队已经对那片海域进行了彻底的封锁,一旦有船只外套,立刻击沉。”海拉道:“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击沉了对方八艘舰船。再过半个月时间,岛上的病毒就会灭活,我们的人就可以登陆,并且对哪里的上古遗迹进行开发。”

    沈浪沉吟不语。

    海拉道:“我们摧毁了祝氏家族这个海外秘密基地,到现在为止还是绝密,没有人知道。我强烈建议,不要把这件事情做任何泄露,更加不要那这件事情威胁祝弘主。我们占领那个半开发的上古遗迹后,更加能够在下一场战役中出其不意获胜。”

    但是那样一来,应该如何保护宁元宪和宁政不受任何伤害,还有因为沈浪而被捕的十几万人,还有张翀,卞逍等人。

    海拉单膝跪下道:“你不仅是我的弟弟,而且还是我的主君。如果我做错了,愿意受到任何惩罚。”

    多拉公主道:“这件事情不仅仅是海拉一个人的决定,而且是我和海拉,还有李千秋大人的共同决定。”

    沈浪望向刽子手祝尧,对方立刻跪下道:“陛下,我发誓当年我在那里的时候,没有发现任何上古遗迹,就是一个很普通的秘密基地,”

    沈浪问道:“祝尧,你现在武功如何?”

    祝尧苦涩道:“硫酸不但腐蚀了我的身体,还腐蚀了我的筋脉,我现在很难伸直双手,武功所剩不多了。”

    沈浪道:“你大概是什么时候晋升宗师的?”

    祝尧道:“应该是在三十四岁的时候。”

    天才啊,绝对的一个天才,可惜这辈子都没有得到施展,

    那接下来应该怎么保护宁政,怎么保护张翀等人不受伤害?沈浪闭上眼睛,拼命地冥思苦想,一个又一个方案涌出脑海,但是很快全部被放弃了。

    不是时间不够,就是杀伤力不够大。

    忽然猛地一个念头涌现了出来,沈浪有了一个极其大胆的猜测。

    大胆猜测,小心求证!

    ……………………

    越国王宫内!

    苏妃依旧在给宁元宪擦洗身体,并且小心翼翼地为他穿上衣衫。

    “陛下,陛下……”呼喊了几声之后,宁元宪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苏妃的眼泪不由得落了下来。

    宁元宪最爱的是卞妃,但是宁绍怎么可能让这他和卞妃在一起,卞妃也已经下狱了。

    除了卞妃之外,宁元宪喜爱的就是种妃了,但是种妃性格暴烈,骂了很多难听的话,也直接被囚禁起来了。

    而苏妃某种程度上算是和宁元宪闹翻了,当年苏难造反的时候,苏妃害怕得差点直接自杀了。

    但没有想到这两年无微不至照顾宁元宪的人,竟然是这个女人。

    这也是因为宁元宪之前种下的善因,所以结下了善果。苏难谋反被灭了之后,很多人以为苏妃肯定要被赐死,至少会被废掉,然而完全没有,甚至没有被打入冷宫,宁元宪确实很少来她的宫房,但是该有的待遇却没有变过,他并没有彻底对自己的女人翻脸。

    而那几年苏妃感受了人间冷暖之后,也性情大变,如今也算是和宁元宪相依为命,抱团取暖了。

    “砰!”

    宫门猛地被一脚踢开了,独臂的宁翼走了进来。

    苏妃立刻胆怯地退到了一边去,她照顾宁元宪无微不至,但是想要让她为了保护宁元宪而和宁翼对抗,她还是做不到,她怕死,她没有卞妃和种妃那么勇敢。

    “父王大喜啊,恭喜父王,贺喜父王!”

    “您知道吗?沈浪归来了,他竟然杀回来了,而且已经夺回了怒潮城,夺回了玄武侯爵府,如今整个天南行省,半个天北行省的官员和军队都跑完了。”

    “父王啊,这么惊天动地的喜事,您听到了难道不高兴吗?”

    宁翼一边说一边望着宁元宪,笑道:“父王啊,都这个时候了,您就不要装疯卖傻了,沈浪回来了啊,你最在意的沈浪回来了啊。你所做的一切,你受到的这些折磨,不都是因为他吗?现在他回来了啊,而且号称马上就要打到国都来,要来救您了啊,您难道不兴奋吗?”

    “父王啊,我知道你是装痴呆,现在你不用装了,沈浪回来了。”

    然而宁元宪听到这些话后,迷迷糊糊道:“沈浪回来了?沈浪回来了?好,好,好!沈浪是谁啊……他是谁啊……”

    然后他有双目散乱,开始喋喋不休,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完全是彻底痴呆的样子,口水不断从嘴角流了出来。

    “老东西,我知道你是装的,我知道你是装的。”宁翼狞声道:“你快别装了,你给我恢复本来的面目,否则我就把你苏妃给蹂躏了啊,我给你戴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说罢,宁翼直接冲到苏妃的面前,抓住她的衣衫,直接将她按在地上。

    “老东西,你快说你是装疯的,否则我把苏妃给弄个半死了啊。”

    而宁元宪依旧无动于衷,口中喋喋不休,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语。

    “陛下救我,陛下救我……”苏妃高呼。

    宁元宪本能地看过来一眼,又傻傻地自言自语。

    宁翼放开了苏妃,过来掐住宁元宪的脖子,冷笑道:“老家伙,你够狠,你够狠。我服了,我服了!你就继续装吧,顺便告诉你一件事情,沈浪彻底激怒了宁绍,他准备大开杀戒了,我先去斩断宁政的一只手臂,然后斩首一万人,然后把宁政断臂和一万人首级给沈浪送去,让他知道触怒我们的下场。”

    “你继续装吧,继续装,那一万个人现在已经被押上刑场了,很快就要杀头了,前所未有的杀头,一次杀一万人,足够刺激吧!”

    “这群人都是因为沈浪而死的,沈浪他不是牛逼吗?不是无所不能吗?他来救这一万多人啊,他来救宁政啊,哈哈哈!”

    然后,宁翼直接扬长而去。

    ………………

    宁翼说得没有错,这一万人已经被押上刑场,马上就要进行前所未有的斩首。

    这种场面已经无人想看,无人敢看,但是越王宁绍还是强行逼迫天越城十万民众观看这一场前所未有的处决大典。

    而监斩官有两个人,一个是宁岐,他被逼而来。另外一个是宁萝公主,她监视宁岐,确保大处决的进行。

    自从被矜君妻子毁容之后,她的内心已经有些扭曲了,痛恨矜君,进而痛恨沈浪,哪怕沈浪对她有过救命之恩。

    沙漏一点点流逝,所有人静静无息,等待着午时三刻的到来。

    时辰一到,立刻行刑,斩首万人。

    哪怕还没有开杀,但是整个广场已经开始弥漫着地狱杀气。

    自从宁绍上位之后,一切都变了,秩序不再有秩序,整个越国变得黑暗而又冰冷,血腥而又残忍。

    ……………………

    此时,一个人出现在祝弘主的面前。

    “我是沈浪陛下的人,黑镜司的间谍。”

    祝弘主隔着屏风,淡淡道:“你这是自我暴露,自寻死路啊。”

    “是啊,选择自我暴露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要活。”黑镜司间谍道:“我来是为沈浪陛下带一句话,给您一封密信。”

    祝弘主道:“带什么话?”

    黑镜司间谍道:“不能伤害宁政殿下一根汗毛,而且被他牵连的那些人,一个都不能杀,处决大典立刻停止。”

    祝弘主淡淡道:“不可能停止了,开弓没有回头箭,这是越王陛下的旨意,谁也不能违逆。”

    黑镜司间谍道:“但是您可以阻止这一切。”

    祝弘主道:“我是可以,但我不会那么做。”

    边上的祝戎道:“宁政手臂一定会被斩断,那一万人一定会被处死。”

    黑镜司间谍道:“祝弘主大人,您必须阻止,这是沈浪陛下给您的密信,您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看到,只能您一个人看,否则后果自负。”

    祝弘主挥了挥手,顿时立刻有十几个人上前,仔仔细细检查这密信的每一个角落。

    然后宰相祝弘主戴上手套,全身包裹得密不透风,接过了沈浪的这封密信。

    沈浪的密信非常短,祝弘主只看了一眼,顿时脸色剧变。

    然后直接一把火烧掉,接着闭上眼睛仿佛陷入了沉思。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距离午时三刻已经越来越近了。

    黑镜司间谍道:“祝弘主大人,时间快到了,您必须做决断了,否则后果自负。”

    祝弘主睁开眼睛,淡淡道:“来人,立刻去阻止处决大典。”

    ………………

    注:今天依旧一万五更新,诸位恩公月票呀,糕点嗓子都求哑了。

    谢谢最终微生物降临,我是晓龙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