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卓昭颜惨死!威慑国都!(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一直到现在,卓昭颜才渐渐反应了过来,整个身体都在剧烈地震颤,已经连站都站不住了,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要颓倒在地上。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啊。

    玄武侯爵府埋了那么多的火/药,那么多的鱼油和桐油,为何没有爆炸呢?

    沈浪的养母为何忽然一下子变成了雪隐了呢?

    片刻之后,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卓昭颜的面前,就是她一直信赖徐道士。

    只见此人直接来到沈浪面前,双膝跪下,泪流满面道:“老奴徐凡,拜见陛下。”

    卓昭颜不敢置信道:“你,你究竟是谁啊?我查过你的身份,是连山道宫的弃徒,你的身份根本就没有问题,你根本不可能是沈浪黑镜司的人。”

    徐凡道:“没错,我是连山道宫的弃徒。但我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姜离麾下的遗孤,和苦头欢兰疯子他们一样。”

    卓昭颜道:“不,你身上压根就没有任何特殊血脉者的痕迹。”

    徐凡道:“姜离陛下培养的人才中只有一部分有特殊血脉者,还有一部分是对各种神秘学的热爱者。而你们眼中就只有那些特殊血脉者,但是陛下当年举办的学堂中,大部分都是普通血脉者。我们从小住在世外桃源一般的山中,跟着父母在一起,学习各种各样的知识,过着欢快自由的日子,一直到有一日天崩地裂,我们失去了一切,变成了战争孤儿。当时兰疯子只有十来岁,而我年纪还要稍稍大一些,只不过我从小就是孤僻之人……”

    徐凡擦拭了泪水,颤抖道:“我永远也无法忘记,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我的妹妹……被赢广那个畜生处死的那一幕。从那之后我就发誓要报仇,我武功不行,就会一点炼金术,所以我就去了连山道宫,因为做炼金实验的时候炸掉了两栋楼,所以被逐了出来,从此我就流浪天下,我尝试着用炼金术刺杀赢氏叛逆,结果全部都失败了。最后沈浪陛下出现了,我的天一下子就亮了。原本我可以跟着兰疯子,跟着苦头欢和矜君一起去沙蛮族,但是我没有,我选择留了下来,所以我选择了你,卓昭颜。”

    事实上像徐凡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当沈浪身份暴露的那一刹那,曾经姜离麾下的战争遗孤纷纷而来。但很多人还没有赶到,沈浪就已经出海了。

    这些人有一部分被抓捕了,但还有更大的一部分想办法潜伏了下来。

    卓昭颜颤抖道:“可是,可是你……”

    徐凡道:“我表现得无比痴恋你,而且还为你治好了三次病症对吗?”

    卓昭颜这个人是非常多疑的,绝对不会相信任何人的,哪怕徐凡将火药配方献给了她也得不到她的信任,甚至会直接杀人灭口。

    之所以他能够得到卓昭颜的完全信任,完全是因为徐凡治好了她的病,甚至还救过她的性命,还有一种病是绝对的难言之隐。

    “你要杀我并不难,为何没有动手?”卓昭颜嘶声道。

    徐凡道:“你若死了,玄武侯爵府就会落入别人手中了。所以在陛下回来之前,你当然不能死。”

    而就在这个时候,安亭伯爵卓一心已经被绳子捆绑起来了,四肢和脖子都扯着一根绳子。

    卓昭颜浑身激烈地颤抖,这是她的弟弟啊,算是卓氏家族唯一的继承人了。

    五匹战马缓缓地漫步着,卓一心的身体被拉直在空中。

    “啊……啊……啊……”

    “姐姐,救命啊,救命啊……”

    这个年轻的安亭伯爵吓得屎尿齐出,魂飞魄散。

    卓昭颜厉声道:“沈浪,你凭什么这样对我们卓氏?我们原本就无冤无仇,是你父亲的余孽流落到我的家中,给我们卓氏家族带来了灭顶之灾。我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错?我指认你的身份难道错了吗?”

    沈浪一摊手道:“卓小姐,小孩子才讲对错。你对,你对,你都对行吗?”

    然后,他猛地一挥手。

    五匹战马猛地狂奔,瞬间把安亭伯爵卓一心撕裂了。

    卓昭颜再也控制不住,直接坐在了地上。

    涅槃军的武士面无表情,一个个手起刀落,短短片刻之后,就将卓氏家族上百口人杀得干干净净。

    沈浪笑道:“卓小姐,就剩下您了。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我这就送您上路?”

    卓昭颜面孔一阵阵抽搐,眼泪和鼻涕涌出,用尽所有的力量跪了下来。

    “沈浪,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我能活下来吗?不管多么耻辱,我能活下来吗?”卓昭颜哭泣道:“哪怕是千人骑万人跨,又或者你对我进行百般的蹂躏和折磨,只要活下来就好,可以吗?”

    沈浪闭上眼睛,开始回忆这个女人,这是一个天生的坏女人啊,她甚至和种师师还不一样。

    种师师只是骄横跋扈,却不算天生毒蛇。而眼前这个卓昭颜,几乎浑身上下都流淌着毒汁,沈浪永远无法忘记当时木兰生了沈野之后,生机一天天地凋零下去,这个卓昭颜是如何来威胁他的。

    仇嚎不在他的仇人名单之中,但是卓昭颜绝对在。

    沈浪道:“废掉他的筋脉。”

    顿时,雪隐上前直接切断了卓昭颜的四肢筋脉。

    然后沈浪拿出了一条绳子,直接套在了卓昭颜的脖子上。

    “沈浪,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你别杀我,我可以为奴为婢,我可以做猪做狗的。”卓昭颜惶恐尖叫道。

    沈浪骑上了高大的亚马逊战马,猛地下令道:“回府!”

    然后他策马狂奔,卓昭颜娇嫩的躯体活生生被拖拽在地上,不断发出凄厉惨叫。

    ………………

    一个半时辰后,沈浪返回了玄武侯爵府,卓昭颜已经没了,甚至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死的。

    金卓,苏佩佩,金木聪等人已经全部进驻了府中,正欢欣鼓舞地检查每一个院子,每一间房子。

    两年多时间了,终于夺回来了,终于再一次回到这个宅邸了。

    沈浪走进了自己的院子,冰儿已经带着十几个人把里面打扫得干干净净,正带着几个孩子在里面玩儿呢。

    尽管已经离开了两年多,但沈浪仿佛依旧可以在里面嗅到木兰的气息。

    他伸手抚摸着他用过的桌子、椅子,还有他的仇人墙。

    如今他仇人的名字真是太多太多了,一面墙壁都写不完,有些人的名字甚至都不知道该不该写。

    因为他谈不上是什么大仇人,但是却足够恶心,比如前太子宁翼。

    那么眼前这个墙壁上,应该先写谁的名字呢?

    沈浪想了很久,写了三个名字。

    祝氏,宁寒,天涯海阁,这是他在越国境内的三大仇人。

    就算沈浪不去杀他们,这三伙人也一定会来杀沈浪的。

    当然,还有比这三个更大的仇人,赢广父子,大炎帝国皇帝!

    只不过报仇也要一个一个来,先解决越国,再解决新乾王国,再解决大炎帝国。

    尤其是赢广父子,他们和沈浪可谓是仇深似海了。姜离陛下对他们何等器重,赢广是义弟而不是亲弟,结果却被姜离封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赢无冥就更别说了,直接称姜离为父,几乎是他唯一的嫡传弟子。

    结果姜离死了之后,二人直接背叛,把姜氏王族杀得干干净净,还远远不止如此,姜离当时培养了无数的人才,也全部死于这对父子的屠刀之下。

    ………………

    此时,一个女人站在沈浪的面前,满脸寒霜。

    “啧啧啧啧……”沈浪道:“芊芊,你瘦了啊,幸好曲线还在,下巴也变尖了,变美了,变美了……”

    “好歹我们也是夫妻一场,用不着一见到我就横眉冷对吧。”沈浪凑近了她,见到她脸上有一道淡淡的伤口,问道:“祝文华割的?”

    “不是,自己割的。”徐芊芊道。

    “还好,还好,伤痕比较浅,不会留疤。”沈浪道:“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徐芊芊道:“沈浪,你真是我的灾星。”

    沈浪道:“谁让我们有缘呢,孽缘也是缘啊。还想要东山再起,重振徐绣产业吗?”

    徐芊芊道:“我已经东山再起两次了,最终都一无所有。”

    沈浪道:“你的产业,作坊,桑田,我都可以还给你。”

    徐芊芊道:“那如果大炎帝国又打过来呢?”

    沈浪道:“那我就没办法了。”

    徐芊芊道:“我算是明白了,在乱世没有结束之前,发展什么家族产业是最愚蠢的。我已经别无选择了,在所有人眼中我都是沈浪余孽,那我索性也不挣扎了,沈浪陛下,从今以后我就是您的人了。”

    “真的?”沈浪道:“陪睡吗?”

    “不陪!”徐芊芊道:“为你做事,不陪睡,不出卖这身体。”

    “那就好,那就好……”沈浪道:“那我就放心多了。”

    徐芊芊忍无可忍,上来在狠狠脚上狠狠踩了一脚。

    “在丝绸上你是最专业的,接下来你就是负责丝绸贸易的女官。”沈浪道:“桑蚕的纺丝,织造,贸易你统统都能够管。”

    “什么官职?”徐芊芊问道。

    沈浪道:“织造局大吏。”

    徐芊芊道:“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人能够和你贸易?”

    沈浪道:“和西方世界贸易,他们那边的丝绸质量远不如我们,而且产量很低,价格是我们的五倍以上,利润巨大。”

    ……………………

    “别来无恙啊,祝文华兄。”沈浪笑道:“你咋不跑呢?你明明都知道我杀回来,为何不跑呢?”

    祝文华苦笑道:“我想跑来着,但是卓昭颜说燕难飞能够打赢,所以我就暂时没跑。等我知道怒潮城沦陷想要逃跑,已经来不及了。”

    沈浪道:“你咋也不求饶呢?”

    祝文华道:“我求饶还有用吗?你再怎么也不可能放过我的。”

    沈浪道:“你不求饶,那为何也不破口大骂呢?”

    祝文华道:“我不敢,我也没有底气了,我现在只是一个蝼蚁,已经不配成为你的敌人了,破口大骂的资格也没有了。”

    沈浪道:“祝文华,其实我一点都不恨你,你甚至也不在我的仇人名单里面。你唯一激怒我的事情,应该就是逼娶徐芊芊,而且差点将她逼得毁容,她不能算是我的女人,但现在起码算是我的人。”

    祝文华凄凉道:“要杀要剐,你请便吧!沈浪不管你相信不相信,这两年担任玄武城主的时候,其实我内心深处都一直想着,你总有一天会归来的。尽管我口口声声说你已经死了,但骨子里面我却觉得你一定会杀回来,这该死的直觉。最了解你的人,绝对是你的敌人。我应该算是你最早的敌人了吧。”

    沈浪道:“田横比你还要早,不过他死了,还有柳无岩城主,他最近干嘛去了?”

    祝文华道:“倒霉了,全族被下狱。”

    沈浪一愕道:“这是为啥啊,他和我明明是敌人啊,差点就上了我的仇人名单的。”

    祝文华道:“当你的身份被揭露之后,他显得很消极,当你远遁海外之后,他直接辞官,被认为同情叛逆沈浪,所以全族下狱了。”

    沈浪道:“真是无妄之灾啊,我真没有想到柳无岩城主竟然也会受到我牵连而下狱,造化弄人。”

    祝文华道:“是啊,这个世界真是没有多少道理可以讲的。”

    沈浪道:“祝文华,你恨我吗?”

    祝文华道:“我……我还有资格恨吗?你已经不是当年写《风月无边》和我争夺销量的那个沈浪了,你已经是……算了。”

    “不,祝文华你错了,我还是当年的那个沈浪。”沈浪道:“什么东方人皇,我一点都不稀罕,我这一生的目标始终没有变过,那就是天下无仇,现在的我和当年写《风月无边》的人没有任何区别的。”

    祝文华道:“那我可是相当不看好你,你的力量太弱了,在大炎帝国的面前,几乎是蝼蚁撼树。”

    “好了,闲聊到此为止了。”沈浪道:“你知道我有一个外号吗?”

    祝文华摇头表示不知,因为在东方世界沈浪的外号很乱,无耻软饭王,智近乎妖小白脸,这些曾经都有喊过,但终究没有广泛流传。

    “东方阉割者。”沈浪道:“来人啊,帮我按住祝文华公子。”

    两个武士上前,将祝文华猛地按住,完全无法动弹。

    “忍着点,很快就过去了,我现在手艺已经非常精湛了。”沈浪道。

    然后,他手中的勾刀猛地一挥,这个世界上有多了一名太监。

    “啊……”祝文华发出一阵嘶吼惨叫,然后猛地瘫倒趴在地上,身体一阵阵抽搐。

    沈浪道:“祝文华兄,你被我阉割了,现在最想要对我说的话是什么?”

    祝文华满脸冷汗爆出,完全没有血色,痛苦到整个面孔几乎扭曲了起来。

    “你,你的《风月无边》第二册,什么时候出啊?我……我艹……”祝文华颤抖道。

    沈浪道:“来人,给祝文华大人止血。”

    安在世上前,娴熟地为祝文华止血,并且缝合伤口。

    “祝文华,从这一刻开始,过去的恩恩怨怨算是结束了,接下来何去何从你自己看着办。”沈浪道:“现在呢我需要你去国都天越城,为我传一句话。”

    祝文华道:“向谁传话?”

    沈浪道:“祝文华兄果然聪明,你向两个人传话,一个是内阁首相祝弘主,另外一个是越王宁绍。”

    祝文华道:“行,我一定传到。”

    沈浪道:“第一,请立刻无条件释放宁元宪、宁政、卞妃、宁纲、宁启,卞逍全族、张翀全族等等,总之所有因为我而被逮捕的人都要释放。”

    “第二,把宁翼无条件交出来给我,我要将他千刀万剐。”

    “第三,祝柠和宁岐成婚了吗?”

    祝文华摇头道:“并没有,这两人的婚约取消了。”

    沈浪道:“如今宁岐已经巴结不上祝柠了?”

    祝文华道:“差不多算是吧。”

    沈浪道:“第三,请祝弘主无条件交出祝柠,许配给金木聪为妾。”

    “如果越王宁绍不答应的话,我会立刻派兵攻打天越城,将祝氏家族斩尽杀绝,将宁绍车裂。”

    祝文华道:“还有其他吗?”

    “没有了,就这三句话。”沈浪道。

    祝文华道:“是。”

    ……………………

    次日重伤未愈的祝文华乘坐马车离开玄武城,前往国都天越城,为此沈浪甚至给他注射了一支青霉素,免得他在半路上发炎死了。

    而这个时候,沈浪归来的消息终于再也压不住了,瞬间传遍了整个越国。

    怒江郡太守唐允直接弃城而逃,率领嫡系返回王都天越城。

    紧接着越国枢密院副使,天南行省总督祝戎也直接放弃了天南城,前往王都天越城。

    整个天南行省,甚至包括天北行省,无数的官员将领纷纷逃跑,几乎所有军队都撤退前往天越城。

    以玄武伯爵府为圆点,半径一千里内,再无半个越国的官员和军队。

    沈浪也真的是没有足够的军队,所以也无法派兵占领,否则现在直接坐拥一个半行省了。

    不过天南行省,天北行省的气氛非常怪异。

    这些官员和军队全部撤走了之后,这千里疆域秩序依旧是冰冷的,所有的民众都紧闭家门,一个个仿佛死城一般。再也没有人出来高呼沈浪万岁,姜离陛下万岁。更别说什么迎接王师,拥护沈浪了。

    玄武城近在咫尺,祝文华走了之后,这里就没有官员,也没有军队了,沈浪也没有派遣军队去驻守,而玄武城的名流也没有任何人来玄武侯爵府拜见沈浪,不仅仅名流没有来,就连老百姓也没有来半个。

    所有人内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但却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如同鸵鸟一般把头埋在地里瑟瑟发抖。

    沈浪明白,因为大炎帝国实在是太太强大了,所有人都不看好沈浪,觉得他一点点赢的希望都没有。如果现在跑出来拥护沈浪的话,他日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其实无数人内心都拥护姜离,甚至也拥护沈浪,因为两年前他远赴海外的时候,保护了所有人,制造了几乎一人未死的奇迹。

    但是在那之后,大炎帝国和越王宁绍的清算太恐怖了。所有拥护沈浪的人,不管什么身份,全部举家逮捕,近乎疯狂的株连,整个越国被抓捕了十几万人,如今更是杀了一万多人。

    可以这么说,胆敢公开支持沈浪的人,要么被矜君带去了沙蛮族,要么已经被宁绍杀了。

    剩下之人,已经无人敢开口。

    沈浪不怪他们,甚至直接下令军队,不要去骚扰任何百姓,更不要去买粮征兵,人家害怕咱们,也用不着热脸去贴冷屁股。

    …………………………

    越国王宫书房内,仅仅只有几个人。

    越王宁绍,首相祝弘主,枢密院副使祝戎,前太子宁翼,长公主宁萝,太后祝氏,国公宁岐等等。

    被阉割的祝文华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确定,怒潮城已经彻底沦陷了?”宁翼问道。

    祝文华道:“是,燕难飞被凌迟处死,卓氏家族被灭族,怒潮城被占领。”

    宁翼问道:“沈浪有多少军队?”

    祝文华道:“总共不超过五万,单纯的地面军队,应该在一万左右。”

    在场所有人目光一阵抽搐,果然是这么少的军队,竟然上演什么王者归来,沈浪绝对是疯了。

    宁翼道:“沈浪放过你,有什么话让你传给我们吗?”

    祝文华道:“他让我传三句话,第一句,请越王陛下无条件释放太上王宁元宪,宁政,卞妃,宁纲,宁启,卞逍全族,张翀全族等等,总之所有因为受到沈浪牵连而被捕的人,全部都要无条件释放。”

    “第二句,请越王陛下无条件交出宁翼,沈浪要千刀万剐。”

    “第三句,请祝弘主首相无条件交出祝柠,嫁给金木聪为小妾。”

    “如果不答应的话,沈浪将立刻派兵来攻打天越城,将祝氏家族斩尽杀绝,将越王陛下车裂。”

    祝文华完完整整复述沈浪的话,顿时宁翼直接就要炸了一般,猛地拔出刀子,就要斩下祝文华的首级,因为他要泄愤,这句话是从祝文华嘴里说出来的。

    “住手!”祝弘主冷喝道:“他只是一个传话者。”

    宁翼悻然地身收回了刀子,寒声道:“陛下,沈浪太嚣张了,必须给予最严厉的回复,让他看到我们的意志。他这完全是对越国,对整个大炎帝国的挑衅。”

    越王宁绍完全面无表情,淡淡道:“好啊,沈浪他要来攻打天越城,我十分欢迎!但是他成功地激怒了我,我必须有所回应。”

    “因为沈浪一案,总共逮捕了多少人?”越王宁绍问道。

    “十五万人。”祝戎道。

    越王宁绍道:“公开行刑,斩首一万人,并且把首级给沈浪送过去。”

    宁翼兴奋得颤抖道:“是,陛下。”

    越王宁绍道:“这还不够,斩断宁政的一只手臂,也给沈浪送过去。”

    “另外,准备天越城决战吧!告诉天涯海阁,不要袖手旁观了,该动手了!”

    ……………………

    注:这一章构思很久,我去吃饭然后写第二更,争取一点多完成。兄弟们月票别馋我了,投喂给我吧,真的要被爆哭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