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无敌骷髅党军团!女王之爱!(为新盟主兼山艮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恭喜兼山艮成为本书新盟主,谢谢你)

    此时,沈浪心中真是有无数的问号。

    首先,自己怎么又冒出来一个姐姐了?还是骷髅党海盗军团的第三党魁?姜离陛下在西方世界究竟睡了多少女人啊?他怎么又和骷髅党扯上关系了?

    其次,骷髅党海盗军团不是消失了十几年了吗?他们去南方世界冒险了啊,怎么又回来了啊?还有这位海拉是如何找到木兰城?如何知道沈浪是她弟弟的啊。

    还有她的名字可不是乱取的,海拉也算是上古传说中的人物(海拉是北欧神话死神,上章已经修改过来了),只有非常强大之人才可以这般命名。

    “我亲爱的弟弟,你怎么如此手无缚鸡之力啊?”海拉捏了捏沈浪的胳膊,又拍了拍他的胸口,扁了扁她狂野性感的嘴唇道:“我实在没有想到,我们如此强大的父亲,竟然会生出你这么一个小白脸。不过这也没有什么,以后姐姐保护你。”

    接着,她忽然问道:“你刚才说海伦?是女王城的海伦公主?她也是父亲的女儿?”

    你这神经有多粗啊,现在才问起来。

    沈浪道:“你不知道吗?”

    海拉道:“我怎么会知道,父亲很正经的一个人啊,我怎么知道他会去睡别人啊?”

    沈浪仔细看了她的面孔,想要认出她和自己长相有什么地方相似?结果发现她和自己不相似,但是和姜离陛下确实非常像,尤其是这双眼睛,还有她的鼻子。

    而且她的个子很高,足足有一米九多,刚才轻而易举将沈浪抱得离开地面了。

    海拉非常美艳,而且是狂野之美,整张面孔是偏向于东方的,唯独眼睛是紫色的眼眸,而且嘴唇是西方女子,非常性感的嘴唇,比东方女子要厚一些,倒是和好莱坞的女星安吉丽娜朱莉的嘴有些相似。

    见到沈浪这样看着她,海拉眼神有些调皮,见到沈浪目光落在她嘴上,她还撅起来笑道:“姐姐的嘴唇很性感吧?哈哈哈……”

    她倒是比沈浪更像是姜离陛下的后代,沈浪道:“走,我有好些问题要问你。”

    然后,沈浪带着她进了书房之内。

    “我最讨厌书房了。”海拉进入书房之后也坐不住,见到了一支宝剑,不由得拿起来玩耍。

    这是一直黄金宝剑,沈浪打造过来玩的,加起来不超过三十斤而已,对于沈浪来说已经很重了。

    海拉猛地握紧,顿时这宝剑竟然冒出了一阵光芒,她的斗气很强啊。

    “呼呼呼……”海拉猛地挥剑劈斩。

    “噗……”这支黄金宝剑直接弯折了,剑柄直接被捏的变形了。

    沈浪彻底无语,这不是纯黄金啊,只有百分之五十含量而已,你轻轻一抓就变形弯曲了,你这力量该是有多强啊。

    “对不起啊……”海拉吐了吐舌头,然后又拿起桌面的一个水晶球玩耍,轻轻地在手上抛着,然后握在手中小心翼翼尝试着捏了一下。

    “噗……”整个水晶球直接被他捏爆了,这么坚硬的水晶球都被捏爆?

    “对不起……”海拉拍了拍手,举起双手道:“我保证什么都不碰了,我实在是忍不住,不管什么东西在我手中,我都想要捏爆。”

    顿时,沈浪想起了一个更加可怕的画面,不由得毛骨悚然。

    “弟弟,我起来了,你说的那个海伦公主。”海拉道:“我见过她,我们还打过一架,十几年前了。”

    沈浪道:“为什么打架啊?”

    海拉有些尴尬,道:“她长得太美了,简直不像真人,我难得见到这么美丽的女人,所以就去求爱,然后她拒绝了,接着我就用言语挑逗,然后我们就打起来了。”

    “等等,这话信息量有点大。”沈浪道:“你向她求爱?”

    海拉道:“我当时又不知道她是我妹妹,我们两人一点都不像啊。”

    沈浪道:“可是,她是女人,你也是女人啊?”

    海拉道:“怎么?不可以吗?我亲爱的弟弟,你的思想实在是太保守了。”

    呃?可以,可以!你太美太厉害,做什么都是对的,颜值即正义。

    沈浪道:“海拉,你今年几岁了。”

    海拉睁大美眸,扑闪扑闪地妩媚望着沈浪道:“弟弟,你猜。”

    “三十三?”沈浪道。

    海拉顿时伤心捂住胸口位置,仿佛中箭了一般,悲伤道:“我亲爱的弟弟,难道我在你心中就那么老吗?”

    沈浪道:“不,你长相是二十五岁,但是你的气质和韵味是二十八岁的。但是海伦公主已经三十三岁了,你总不能比她更小吧。”

    “亲爱的弟弟,你嘴巴真甜,姐姐喜欢你。”海拉抿嘴道:“至于姐姐的真实岁数,保密的,弟弟你几岁了?”

    沈浪道:“快二十五岁了。”

    海拉道:“那我就算二十五岁吧,我永远只比你大一个月就好了,保住姐姐这个名位就可以了。”

    我信你的鬼啊,沈浪知道眼前这位海拉肯定比海伦公主更大一些。

    沈浪道:“对了海拉,当时你和海伦打架谁赢了?”

    “我不想聊这个。”海拉扭过脸去。

    呃,沈浪大惊!海伦公主那么强吗,当时她最多只有十七岁吧,海拉应该比她大了好多。现在海拉已经强悍到这个地步了,那海伦岂不是更强?

    沈浪道:“海拉,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你怎么知道我是姜离的儿子呢?”

    海拉公主道:“这就说来话长了,我返回西仑王朝,去赶一个盛大的节日,就是亚马逊女王国度的繁衍之礼,等我上了借种之岛后,就发现了一个绝美无双的女人,把我迷得神魂颠倒。”

    等等,再等等!沈浪头皮发麻,人家繁衍之礼是为了生育后代的,你一个女人去凑什么热闹?

    “怎么?不可以吗?”海拉道:“你们就是太功利了,繁衍之礼不仅仅是为了生育后代,寻找爱情和欢愉,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呃!好吧,你怎么说都有理由,你美丽你正确。

    “结果那个女人是埃达女王,我顿时就更加热烈地追求了,但是她始终非常冷淡,我觉得她是嫌弃我出身不好,于是我就跟她说,我虽然是一个海盗,但是我父亲的身份非常尊贵,他可是东方世界的一个王者。”海拉道:“结果,女王陛下就问我,我的父亲是谁。我本来不应该说的,但她实在是太美丽迷人了,我没有忍住就把父亲的名字说出来了。结果她果然很激动,我以为他心动了,却没有想到她和我说,我有一个弟弟,就在这个碧潮半岛。”

    沈浪不可思议地望着海拉,他本来还以为海拉找到了黑珍珠,是黑珍珠告诉她的呢,毕竟黑珍珠是骷髅党的后代,没有想到她竟然是从埃达女王哪里得知的,这实在是太离奇了。

    “海拉,父亲是怎么和骷髅党扯上关系的?”沈浪问道。

    海拉一愕道:“什么叫扯上关系?父亲就是骷髅党海盗军团的第一代党魁啊。”

    沈浪再一次呆了,足足好一会儿他问道:“骷髅党第一代党魁的名字不是叫洛基吗?”

    沈浪还记得非常清楚,因为这个名字是北欧神话中的邪恶之神。

    海拉笑道:“父亲难道就不能用西方世界的名字吗?而且这个名字是我母亲给他取的。”

    沈浪道:“那你的母亲是?”

    海拉道:“一个强大的女海盗,名字叫安其拉,比我们的父亲大了八岁,不过还是被他哄骗上床,成为他一生的爱慕者。”

    沈浪道:“那你的母亲现在?”

    海拉道:“已经死了,她的骷髅党海盗军团本来横行在西方世界,但是听说父亲在东方世界暴毙而亡。所以率领骷髅党军团南下,要去失落国度寻找绝密武器杀回东方世界,为父亲报仇,结果她失败了,死了!”

    沈浪顿时陷入了沉默,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个真相。他本来还非常好奇,如此强大的骷髅党军团明明称霸整个西方世界海域,好端端的却要去南方冒险,现在终于真相大白了,原来想要给父亲报仇的不仅仅是沈浪,还有他在西方世界的女人。

    “我很遗憾。”沈浪叹息道。

    “这没有什么,海盗为非作歹,每天都可能死去,不是吗?”海拉耸了耸肩膀:“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要及时行乐。”

    沈浪道:“那么所谓的失落国度,又是什么?”

    ”我有些不想聊这个。”海拉道:“西方世界的一个禁区,传说中在几千年前,新大陆南边的海域就有一个强大的帝国,不知道为何,一夜之间竟然灭亡了。但是这个失落国度中却蕴藏着强大的秘密武器,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甚至传闻海神之墓就在失落国度废墟,所以无数海盗都曾经南下去探索这个失落国度,结果全部都失败了。我母亲听到姜离父亲的死讯之后,如同着魔一般要去失落国度探险,找到这个秘密武器,杀回东方世界。”

    沈浪道:“那……你们找到这个失落国度了吗?”

    海拉点头道:“整整找了五年,死了无数人,终于找到了。”

    沈浪道:“然后呢?”

    海拉道:“然而,那个失落国度已经有人占领了。”

    沈浪道:“谁?”

    海拉道:“不知道,一个非常神秘强大的势力。”

    沈浪道:“那你们和那个势力开战了?”

    “不,没有。”海拉道:“那是一个非常傲慢神秘的势力,他们尽管已经占领了失落国度,但是却并没有阻止我们的登陆,也没有阻止我们探索。甚至在失落国度内,我们都永远没有和他们碰过面,我们能够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却从未见过,他们仿佛是一个高高在上的隐世者,俯瞰众生。”

    沈浪道:“然后呢?”

    海拉道:“然后我们在失落国度探索,想要寻找传说中强大的秘密武器。我们找到了很多很多东西,甚至有些东西非常神奇,但关于那个毁天灭地的秘密武器,我们始终没有找到。或许那些秘密武器,都已经被那个神秘的隐世势力拿走了。那个失落国度是一个无比孤寂的废墟,是一个绝望的地狱。”

    如此看来,这个失落帝国并不是上古文明,而是这个世界的文明,只不过存在于几千年前,他们也是偶然间发现了上古文明的痕迹,所以瞬间变得强大了起来。

    但他们为何灭亡了?这就不得而知了。甚至沈浪完全不知道这个失落帝国的存在,包括在狄波丝的图书馆中也没有见过这个帝国的记载。

    沈浪道:“再然后呢?”

    海拉道:“再然后,我们就被困在了失落国度里面。”

    沈浪道:“什么意思?”

    海拉道:“那是一个非常诡异莫测的世界,那里的方向是时时刻刻变化的,当你一觉醒来的时候,东方不再是东方,西方不再是西方。离开失落国度后,我们的舰队不断在海上航行,我们以为走出了几万里,结果却永远只是在同一个地方打转,仿佛那里是魔鬼的漩涡,永远都无法逃离。而且海水里面出现了无数的海兽,我们每天都在疯狂的战斗,死伤无数。最后不得不退回失落国度,我们就被困在了那个诡异的废墟国度,无数次想要出来全部都失败了。”

    这是怎么回事?在海洋上方向还会不断变化?可以看天上太阳,也可以看行星啊。

    “我们整整努力了十年,永远无法逃离那片海域,永远都在鬼打墙,不管朝着那个方向行驶,最后都会返回到起点,而且舰队一旦下海,就会遭遇疯狂的海兽攻击。我们是西方最强大的海盗,我们无惧任何怪物,我们不断地战斗,战斗,战斗。”海拉道:“所以这些年内,我们的骷髅党海盗军团反而越来越强大,但我们也仿佛被诅咒了一般,再也无法离开。”

    沈浪道:“再然后呢?”

    海拉道:“父亲走了之后,我母亲安其拉就是骷髅党的党魁。但是被困在失落国度许多年,很多东西都变了。”

    沈浪道:“有人谋反了吗?

    海拉道:“母亲的左膀右臂,骷髅党的元帅沙隆巴斯,他说骷髅党之所以会陷入如此绝境是因为触怒了海神波塞冬。”

    沈浪当然知道波塞冬,在西方世界的上古传说中,他也算是西方的上古之神,不过这又和波塞冬有什么关系了?

    海拉道:“一直都传说,失落国度里面有海神之墓,是我们海盗最后的归宿。”

    沈浪道:“然后呢?”

    海拉道:“骷髅党元帅沙隆巴斯一直在传播,说母亲安其拉触怒了海神,所以我们才会被困在这个失落国度废墟无法离开,所以要让母亲进行海葬祭祀海神波塞冬,我们就可以离开这片海域了。”

    沈浪道:“然后你的母亲就去海葬了吗?”

    海拉道:“当时无数人的内心是绝望的,因为失落国度海域虽然不缺乏食物,但是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无数人都想要返回故土,返回到海洋战场上,而不是困在一个几千年的坟墓废墟上。这些流言打动了很多人,无数人都觉得是母亲的原因,导致我们的骷髅党舰队遭遇了诅咒。所以母亲就把骷髅党沙隆巴斯击败,并且彻底驱逐了。”

    呃?看来父亲的这个红颜知己也不是一个善类。

    海拉继续道:“放逐了骷髅党元帅沙隆巴斯后,母亲选择了海葬,然后她……就死了。”

    虽然海拉的口气非常平淡,但沈浪能够听得出来,她充满了悲恸,他不由得上前轻轻拍打海拉的后背。

    海拉拥抱沈浪,有些贪婪嗅着他身上亲人的味道。

    “当然,我母亲安其拉自愿牺牲进行海葬祭祀海神波塞冬也依旧没能挽救骷髅党军团。”海拉叹息道:“母亲海葬的那天,确实像是海神显灵一般,你无法现象当时的那个画面。出现了惊天的海浪,足足超过了百米,一只无比巨大的章鱼将母亲吞噬了。哪只章鱼仿佛有城堡那么大。而且其他章鱼是没有牙齿的,唯独那只章鱼口器内密密麻麻都是牙齿”

    沈浪震惊了,城堡那么大的章鱼?关键是什么样子的城堡?

    “我们当时都以为海神显灵了,所以立刻率领骷髅党舰队离开失落国度。”海拉讥讽道:“结果还是一模一样的,我们航行了几天几夜,依旧回到了起点,我们依旧被诅咒,依旧永远无法离开那片海域。我亲爱的弟弟,你完全无法想象,那片海域明明是非常安宁的,没有任何暗礁,没有任何险滩,就是一望无垠的海面,仿佛轻而易举就可以离开。但我们努力了无数遍,我们航行了几十万里,却永远无法离开。”

    沈浪道:“再然后呢?”

    海拉道:“母亲被海葬之后,我的内心非常痛苦,整个骷髅党的人都很痛苦,内心充满了愧疚。我知道很多人想要和我道歉,但是我不需要,我也在那里呆不下去了,所以我选择离开。我驾驶着一艘帆船走了。”

    沈浪道:“可是,你应该也走不开,你也被困在那里了。”

    海拉道:“对,我也走不开,我也被困住了。但是我宁可死也不愿意回到那片失落国度废墟了,我的弟弟,你永远也无法体会那种绝望的。”

    沈浪无法体会,但可以想象。那片失落国度废墟上什么都没有,几乎没有任何人烟,唯一有一个神秘的势力还彻底避而不见,永远找不到他们的身影。任何人在这种空无一人的废墟都会发疯的。

    “还不仅仅如此。”海拉道:“那片失落国度,真的就是被诅咒的废墟,那里永远都笼罩着灰暗和绝望。任何人登上那片土地,明明阳光灿烂,但整个精神世界瞬间就颓废黑暗下来,内心变得无比痛苦。这些年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骷髅党的战士自杀了,每天都有人自杀,而且越来越多。”

    沈浪听得头皮发麻,这片土地确实像是被诅咒过,任何人登陆之后都会发生抑郁,那骷髅党军团已经极度强悍了,被困在那里折磨了十来年,还没有自杀死绝。

    海拉道:“就这样我的帆船不断在海上漂着,整整漂了一个多月,无数次返回到起点,但是我再也没有登上失落国度这片土地,我就打算死在这片诅咒海域上。”

    沈浪道:“那你是如何脱困的?”

    海拉道:“忽然有一天,海底仿佛发生了地震,我眼睁睁看到不远处的海面上猛地冒出了一团火焰,冲上了几百米的天空,整个海面都彻底沸腾了,周围的空气都仿佛被燃烧,我很快就窒息了。我以为我要死了,但那样死也挺好的,我就迎接死亡的到来。没有想到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离开了那片诅咒海域,我的帆船飘回到了西仑王朝的海域,我就活着回来了。”

    沈浪道:“海底发生地震,具体是哪一天?”

    海拉道:“我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但距离那次海底地震应该不超过两个月时间。”

    果然是那一天,北边噩梦山的上古能量球失效,再也压制不住大火山。惊天的火山喷发,导致了海底大地震,进而几乎导致了亚马逊国度的灭亡。

    没有想到,竟然在失落国度的诅咒海域也发生了连锁反应。

    海拉之所以脱困,很显然和噩梦火山的爆发有关系。

    不过那片诅咒海域还是太诡异了,竟然能够将整支舰队困住,永远也无法离开,能够彻底颠覆东南西北的方向,简直超过了人的想象。

    沈浪道:“海拉,那骷髅党舰队还剩下多少人?”

    “一大半。”海拉道:“不过每天都有人在自杀,尤其是母亲海葬之后,他们无比愧疚,但更加绝望了,或许用不了多久,这支骷髅党舰队就要彻底灭亡了。”

    沈浪道:“但他们的战斗力还非常强大。”

    海拉道:“当然,比十几年前的骷髅党舰队更加强大了,因为我们和无数海兽战斗过。”

    沈浪闭上眼睛,如果他能够帮助骷髅党舰队脱困,那是不是能够得到这支无敌舰队的效忠?

    毕竟他是姜离之子,而且姜离是骷髅党舰队的第一代党魁。而且海拉也是他的姐姐,安其拉党魁为了拯救舰队而自杀,虽然她失败了,但是整个骷髅党内心都充满了愧疚。

    沈浪道:“海拉,你有想过回去失落国度废墟,拯救骷髅党舰队吗?”

    “没有。”海拉直接了当道:“我返回西仑王朝后,本已经生无可恋,没有想到竟然找到你这个弟弟,那我在这个世界上便不是孤身一人。从今以后姐姐就守着你活了,永远保护你,当然如果能够找到海伦就更好了,我们姐弟三人相依为命。”

    海拉握紧拳头,然后搂着沈浪脖子道:“我亲爱的弟弟,你都无法想象,当我知道你存在的时候,我内心是何等的振奋。我的心脏本来被黑暗彻底笼罩,忽然之间撕开了一个裂口,太阳光照射了进来。你永远无法理解在失落国度上那种抑郁,孤独,痛苦,尤其母亲海葬之后,我真的找不到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理由。”

    沈浪能够理解,当一个人一无所有的时候,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亲人的存在,那就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

    尽管海拉之前从未见过沈浪,也不知道他的存在,但只要是亲人,就会成为她精神的救命稻草。

    “姐姐非常强大的。”你海拉咧了咧嘴,露出了雪白的牙齿道:“任何想要伤害你的人,我都会将他彻底捏爆的。”

    沈浪道:“我的姐姐,那你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不知道。”海拉道:“来到你的小城市后,我没有和人交流过,我每天不是睡觉就是练功,我不想和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说话了。”

    沈浪道:“我的麾下有一支小小的舰队,黑珍珠海盗军团,她也是骷髅党的孩子。”

    “黑珍珠?”海拉回忆了很久,道:“好像是有这个一个人,但……我不愿意去想任何和骷髅党有关的事情了。”

    沈浪能够理解,因为她母亲的死,她很难原谅骷髅党的所有人。

    沈浪道:“姐姐,我在东方世界的身份被揭露之后,遭到了大炎帝国的追杀。我的妻子儿女逃生去了魔鬼大三角,东方世界内有无数人为我而死,无数人在等待着我,我需要杀回东方世界。”

    海拉望着沈浪良久,道:“你也是为了所谓的帝王霸业吗?就如同父亲一样,为了他所谓的帝王霸业离开了母亲,离开了骷髅党舰队?”

    “不,我对所谓的帝王霸业没有任何兴趣。”沈浪道:“我是要杀回去,把我的仇人杀得干干净净,天下无仇。”

    海拉目光热烈了起来,高亢道:“我爱你,亲爱的弟弟。在这一点上,你比我们的父亲要优秀多了。你虽然身体弱小,但是你有一个强大的灵魂。什么狗屁帝王霸业,我们人生在世就是要痛快,杀得痛快,日得痛快。”

    所以你才去参加亚马逊部族的繁衍之礼?你正是生错了,你应该是男人,而不是女人的。

    “但是……”海拉道:“我绝对不会让你去失落国度冒险的,那是被诅咒的地方。如果去了之后,就再也离不开了。天神都救不了骷髅党军团,你也救不了,就让他们毁灭,让他们下地狱吧。”

    “我亲爱的弟弟,我不会去失落国度,我也不允许你去。”海拉道:“你需要一支舰队是吗?我是最强大的海盗,我就为你训练舰队,我这就去大海上为你抓人,要多少海盗就有多少海盗,我就是你最好的海军司令。”

    沈浪心中一阵苦笑,他当然相信海拉有这么能力,但是他已经没有时间了。而且训练起来的海盗舰队在怎么也比不过骷髅党军团,那才是无敌舰队。

    “我郑重警告你,我不许你去。”海拉捧住沈浪的面孔道:“如果你敢去的话,我就先掐死你,然后再掐死我自己,我绝对不允许你去那个诅咒的地狱。”

    沈浪望着海拉的眼睛,他此时才发现这双眼睛虽然表面看起来狂野,但是眼眸深处却充满了绝望和孤独,甚至还有恐惧。

    这十几年被困在失落国度废墟,给她精神和灵魂都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尤其是她母亲的死。

    “好,我答应你。”沈浪开口道。

    “乖!”海拉捏了一下沈浪的鼻子道:“你和我想象中的弟弟一模一样,甚至更加完美,走,姐姐带你去一个地方。”

    说罢,海拉就牵着沈浪的手往外走。

    “去哪里啊?”沈浪道。

    海拉道:“去借种之岛,有人还在上面等你。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们人生在世就要活得痛快,杀得痛快,日得痛快。我答应埃达女王,把你带去给她。”

    沈浪确实和亚马逊女王约定好的,但是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几乎都失约了。

    “繁衍之礼已经要过去了吧。”沈浪道。

    海拉道:“但女王陛下会一直等你的,你不懂女人的承诺。你以为像你们男人那么混蛋吗?就如同我们那个狗屎一样的英雄父亲,拍拍屁股就走了,留下我母亲等了他一辈子。所以我从来不相信爱情,我也不喜欢男人,我只爱女人。当然你是例外,我还是很爱你的,我弟弟,尽管你可能也是一个混球。”

    “埃达女王几乎是整个西方最美丽,最强大的女人,她的美貌和身材简直让我梦牵魂绕,失魂落魄。”海拉道:“不仅仅是我,她还是整个西方世界所有雄性最梦寐以求的女子。如果你不是我最爱的弟弟,我一定会和你决斗争夺她的青睐。”

    海拉就这样抓着沈浪的手,朝着海边码头拉去。

    张春华、黑珍珠、兰风、多拉公主等人都追了上来。

    “陛下……”

    “公主殿下……”兰风将军也看出来了,海拉和姜离长得确实相像。

    黑珍珠怯怯道:“海拉殿下,我……我能够和您一起去吗?”

    黑珍珠也认识海拉,不过她年纪太小了,从来没有见过姜离,甚至也不知道姜离就是骷髅党的第一代党魁,她也一直说第一代党魁是洛基,甚至没有说他是一个东方人。

    姜离虽然是骷髅党的第一代党魁,但是真正让它强大起来的人还是海盗女皇安其拉,她才是骷髅党的主宰,姜离离开这支舰队太早了。

    海拉在黑珍珠的眼中,那就是绝对的偶像级人物,光芒万丈。

    “不,我不希望再和骷髅党有任何纠葛。”海拉直接了当拒绝了,态度非常冷淡。

    然后她直接登上了一艘帆船,带着沈浪朝着借种之岛航行而去,和埃达女王完成繁衍之礼。

    ………………

    借种之岛上。

    繁衍之礼已已经结束了,所有的亚马逊女战士都已经走了,但是埃达女王却还留在上面,她的帐篷孤零零地搭建在这个硝石岛上。

    她已经等了沈浪超过半个多月了,男人都是谎言者,明明答应会来的,结果却没有来。

    虽然已经超过最后期限好几天,但埃达女王还会在继续等下去的,尽管都已经错过她的繁衍周期了。但是有些事情,不完全是为了繁衍。

    她山川起伏一般的娇躯站在岛屿上,充满了魔鬼一般的魅惑。

    她是整个西方世界最强大的女人,也是最最梦寐以求的女人。

    她眺望着东方,等待着沈浪船只的出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眼前猛地一闪。

    一艘船出现了,船头上站着一个须发全白的男子,就是那个神秘诡异的阿道夫,那个和白京飘雪小船一起出现的强大男人,亚马逊国度遭遇灭顶之灾时出现的充满奇异力量的男人。

    “埃达女王,跪下来效忠我。”阿道夫缓缓道:“你在等待那个东方男人沈浪?不,不,他不配成为你的男人。”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跪下效忠我,成为我的女人,要么死!”

    ………………

    注:月票最后一天被翻盘,泪流满面中!兄弟再过三个小时就是四月份了,保底月票一定给我,真的求你们了,别让我泪哭干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