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蛟龙出海!疯狂陨落!(新盟主这昵称还没人用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恭喜这昵称还没人用成为本书新盟主,谢谢)

    矜君没有问沈浪如何保护所有人,他也没有问如何打赢了这一战。

    因为这一战已经不可能打赢了。

    无数的英雄豪杰都来玄武城,而且还有很多人在路上。

    但是加起来也不会超过十万。

    再一次重申。

    这十万人无比之宝贵,因为他们都是种子,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

    每一个人的背后都站着上千人。

    就比如那个流氓李青,他就说他代表整个天越城万年县的英雄好汉而来。

    所以这十万人,代表着上亿的民心。

    但这十万人是分散的,总共分为了几千支队伍。

    不是成建制的军队。

    当然,就算是成建制的军队也没有用。

    或者说得再直接一些。

    就是这十万人全部都是涅槃军,也没有用。

    沈浪对血脉研究才多久?

    六大超脱势力,大炎帝国已经研究多久了?无数年了。

    沈浪可以收集整个越国的空白零血脉者,而大炎帝国可以收集全世界的空白零血脉者。

    类似涅槃军这样的秘密军团。

    大炎帝国有多少?

    六大超脱势力有多少?

    这是一个绝密,但绝对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所以这一战,哪怕沈浪动用现有的一切秘密武器,哪怕将战场计策完成了一朵花都没有用。

    帝国联军的力量超过沈浪百倍。

    当然这里说的是力量,不是数量。

    在这种悬殊的力量对比之下,单纯战场较量,没有一点点胜利的可能性。

    更别说还有六大超脱势力的武道军团。

    这对于沈浪来说,完全就是未知数。

    所以……

    对于沈浪而言,功夫在于诗外!

    ………………

    班若再一次和林裳见面了。

    “师姐。”

    “哼!”

    “师姐在记恨我吗?若是您这般不甘心,那我就将这个魔岩道宫掌门人让给你如何?”

    “我需要你让?你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我吗?你觉得自己长得美丽,长得年轻,武功高强就可以瞧不起我吗?”

    “师姐,你当我没说,我不让了。”

    “班若你什么意思?你这话是说我不够资格做魔岩道宫之主对吗?你这是在瞧不起我吗?”

    “我……”

    林裳寒声道:“这几年我精心感悟,觉得自己武功境界有了突飞猛进,来来来,择日不如撞日,我们就在这里一战。”

    班若道:“这里?现在?可是大战马上就要爆发了啊,我们都要死了啊。”

    林裳道:“就是因为要死了,所以才更加需要分出一个高低来。”

    班若道:“若是我输了,又怎么样?”

    林裳道:“你把魔岩道宫掌门人的位置交给我。”

    “不要啊……”几百名魔岩道宫弟子高呼。

    顿时林裳要气炸了,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我林裳吗?觉得我做不好这个掌门吗?

    之前我为了魔岩道宫呕心沥血,几乎每一日都只睡了不到两个时辰。而班若又做了什么?凭什么师傅也喜欢你,下面人也拥护你?得了所有人心?

    是啊,班若做了什么?

    她……什么都没有做。

    她就是咸鱼心态,对门派里的人进行放养。

    而且三天两头找机会出去旅游,结果无数人拥护他。

    林裳苛刻,这也要管,那也要管,吃饭要规矩,练功要规矩。

    还有班若长得美。

    美丽即正义。

    “来来来,你我一战!”

    “谁赢了,谁就是魔岩道宫之主!”

    林裳高呼。

    然后,两个人大战!

    一刻钟后!

    战斗结束!

    林裳又输了。

    她的外号依旧没有变化,从未赢过雪老妖。

    ………………

    沈浪站在城头,看着不远处黑压压的一团。

    看不大清楚。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玄武城周围什么多了这么森林。

    而且无边无际的森林。

    但那不是森林,而是帝国的军队。

    功夫在于诗外!

    我要拯救所有人。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老天爷,希望你这一次依旧能够站在我这边。

    “沈浪,金卓侯爵和雪隐宗师想要见你。”李千秋过来道。

    沈浪一愕,雪隐姑姑已经来了?

    不过,李千秋的表情为何有点怪?

    二狗叔,你这是咋了?

    这架势不对!

    沈浪脑子里面立刻浮现出了无数个答案。

    然后在最短时间内,找到最正确的那个。

    “好,我马上来。”沈浪道:“是在我岳父的书房对吗?”

    “对!”李千秋道。

    …………

    金卓的书房之内,总共有四个人。

    金卓、李千秋、雪隐、钟楚客。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我来了。”

    里面四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李千秋上前开门。

    沈浪走了进来。

    “四位长辈,你们的眼神很怪啊,干嘛这么凝重,放松一些……”

    雪隐神女上前,伸手抚摸着沈浪的面孔,柔声道:“好孩子,我们终于再见面了。”

    沈浪道:“之前随便乱喊的姑姑,没有想到你还真是我姑姑。”

    “不是亲的。”雪隐道:“我只是你父亲的义妹而已。”

    喂,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岳父可在这里啊。

    “好孩子,好孩子……”雪隐美眸露出了无限的疼爱。

    然后手掌轻轻一拍。

    沈浪直觉昏厥了过去。

    雪隐一把将他抱在怀里,温柔地吻上他的额头。

    然后用一团黑布将沈浪包括起来,放进箱子里面。

    “我这就把他带走了,希望他以后不要怪我。”雪隐哭声道。

    金卓沙哑道:“这不是你一个人的决定,是我们四个人的决定。”

    雪隐神女道:“就算他以后要怪我也没用,我们都死了。”

    然后,神女雪隐带着沈浪消失在夜色之中。

    …………

    一间地下密室内!

    他非常激动,终于要解开纱布,终于要看到自己的新面孔了。

    整整几年时间了。

    这几年时间,他的脸一次又一次被改造。

    甚至不仅仅是面孔,还有身体,甚至说话语调等等等,都进行了改变。

    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艰难的。

    他从一生下来,就生活在无尘的地下,就算是太阳也要隔着一层扫射进来。

    他一辈子都在看书,几乎从来没有和人接触过。

    他几乎所有时间,都把精神投入于书中的世界,别人的世界。

    他能够扮演书中的任何角色。

    因为绝大部分时候,他都对着自己演戏。

    演着书中的剧情。

    纱布一层一层地解开。

    “怎么,喜欢这张脸吗?”

    他在镜子里面看了好一会儿,道:“喜欢,这张脸真漂亮,以后不变了吧。”

    “不变了。”

    他道:“真好,真好,我带着这张脸死去,妙极了。”

    “你之前说要给自己取一个名字,你取好了吗?”

    他想了一会儿道:“就叫作镜子,如何?”

    “嗯,这个名字真不错。”

    确实不错,因为他时时刻刻都和镜子在一起。

    “姑姑,我快要去看外面的世界了吗?”他道。

    “快了,很快就能够去看外面的世界了。”

    ………………

    玄武侯爵府后面的悬崖山顶之上。

    这里位置很高很高。

    往北看!

    黑黑压压,都是帝国的联军。

    往西边看,也是帝国联军。

    往南看,还是帝国的联军。

    真正的遮天蔽日,连天彻地。

    就算站在这么高的地方,视野之内也无边无际。

    玄武侯爵府之外,也有忠诚于沈浪的军队,大约近十万。

    但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此时,整个玄武侯爵府就如同一座孤岛一般。

    肉眼所能看到的地方,全部是黑压压的帝国联军。

    轻而易举就可以将这座孤岛淹没。

    整个悬崖顶上,就只有雪隐神女和金木兰二人。

    “木兰,你愿意为了浪儿而死吗?”雪隐问道。

    “我愿意,但是我夫君不愿意。”金木兰道。

    神女雪隐道:“你跟我来。”

    木兰跟着雪隐下了山崖,来到玄武侯爵府不远处的一间绝密地下室内。

    两个人进行了绝对的除尘,并且戴上了口罩,然后进入了这间无尘的地下室内。

    这间地下密室非常舒服,里面有书房,有床,有桌子。

    甚至和沈浪家的布置一模一样,木兰看着是那么的熟悉。

    在镜子面前,坐着一个男人。

    俊美无匹的男人,和沈浪长得一模一样。

    见到木兰两人的进来,这个男人仿佛受惊了一般,垂下目光,全身的毛孔仿佛都要关闭起来了。

    木兰不由得一惊!

    这个男人是谁?为何和夫君这么像?几乎一模一样。

    这间密室是什么时候建造的?为何距离我家这么近?

    木兰不由得朝着雪隐望去,目中甚至露出了一丝敌意。

    不管怎么样,她都不希望有人和他夫君长得一样。

    “木兰,你有些吓坏他了。”雪隐上前,轻轻安抚那个青年。

    “他叫镜子。”雪隐神女道:“他之前是没有名字的,这个名字是他刚刚取的。”

    “你继续下棋吧。”雪隐道。

    镜子点了点头,他这一生只见过一个人,那就是雪隐。

    算是一个半,还有一个钟楚客。

    所以在陌生人面前,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

    神女雪隐带着木兰走了出来,镜子这才稍稍放松下来。

    …………

    “浪儿的身份,我第一时间就知道了。”雪隐笑道:“因为他生下来不久我就抱过了,当时帝后生了一对双胞胎。一个是浪儿,还有一个是宁儿。”

    木兰道:“就是大炎帝国的那个姬宁吗?”

    雪隐点头道:“对。”

    木兰道:“那为何……”

    雪隐道:“当时情形极度紧急,帝国皇帝已经知道姜离的妻子怀孕,但是没有人知道竟然是双胞胎,因为姜离陛下把他的妻子保护得很好。帝后虽然怀的是双胞胎,但肚子并不大的。不管是浪儿,还是宁儿,生下来的时候都很小,小猫儿一样。为了取信于皇帝,我主动把宁儿交给了大炎帝国,而浪儿则交给了姜临公爵。”

    原来姬宁就是这样才生长在大炎帝国的皇宫之内的。

    “在很长时间内,皇帝都以为姜离只有一个女儿,不知道还有一个儿子。”

    “浪儿的第一次暴露,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大傻。”

    “大傻的黄金血脉太惊艳了,引起了无数人的关注,哪怕钟楚客将他带走了,也依旧抵挡不了无数人的目光。而关注大傻,自然而然就会关注大傻身边的浪儿。”

    “你丈夫这个人你是知道的,就算他什么都不做,光站在那里就能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更何况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情,第一次有人怀疑他是姜离之子,就是你们第一次去天涯海阁拜访的时候,浪儿表现出了惊人的算术天赋。”

    “所有人都知道姜离陛下武功天下第一,但真正高层的人却知道,比他武功更加出色的,还有他的智慧,这种智慧是亿万中无一的。而这种智慧,浪儿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现了出来。”

    “接下来,浪儿开始研究血脉,甚至开始改造血脉,改造涅槃军,并且把姜离陛下特殊血脉者全部汇聚于麾下,这就更加引起了帝国和超脱势力的怀疑。”

    “当然这并不怪浪儿,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更何况他还是一颗宝石,更何况他还这么浪?”

    “我甚至还没有见到他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怀疑他的身份了,等到真正见到他的时候,我便已经完全确定了。”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知道浪儿的身世很快就要瞒不住了,我必须抓紧一切时间了。”

    木兰道:“所以,你就找了一个替身。”

    “不,不是找了一个替身。”雪隐道:“那也是我们大乾帝国的孩子,就和苦头欢,兰疯子等人一样,只不过他更加重要,他原本是和大傻同一个等级的。但是她母亲在怀孕他的时候,受到了敌人巨大的伤害,所以他生下来之后,就无比的脆弱。但是我发现他的骨架和浪儿非常相似,所以我就把他培养成为浪儿的替身。”

    雪隐神女说得非常轻描淡写。

    但这是一件非常凝重的事情,这个人从小就没有名字,他只有一个使命,作为沈浪的替身。

    木兰道:“那,那他为何和夫君长得想象。”

    雪隐道:“因为,他们本就是堂兄弟,甚至也是表兄弟。”

    木兰道:“那夫君的母亲呢?”

    雪隐道:“帝后娘娘吗?生下两个孩子后,她就去世了。”

    ………………

    两个人沉默了良久。

    木兰道:“你叫我来,为了何事?”

    雪隐道:“这一战我们打不赢的。”

    木兰道:“我知道,夫君也知道。”

    雪隐道:“我用了几年的时间,为浪儿准备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替身,你应该知道我有什么打算。”

    木兰道:“我知道,让他替夫君而死。”

    雪隐道:“但这还不够对吗?”

    是还不够!

    仅仅一个替身的死,还不够真实,还不够震撼,还不能让帝国和六大超脱势力释疑。

    雪隐道:“如何才能真实,如何才能震撼?”

    金木兰道:“唯有牺牲。”

    “对,唯有牺牲。”雪隐神女道:“当日苏难假死,几乎瞒过了所有人。所以我们要表演得更加真实,而最最真实的便是超过十万人的死亡,所有人的死亡。”

    金木兰沉默。

    雪隐神女道:“我会把浪儿弄昏,然后彻底藏起来,藏在一个只有我们知道的地方。然后浪儿就消失了,从今以后露面的就是这个镜子,在所有人眼中他就是沈浪。”

    木兰绝美的面孔一缠。

    神女雪隐道:“这个替身镜子会跟着你们一起乘船出海,我、钟楚客、李千秋、班若、苦头欢、林裳等所有人,都会保护着你们出海。而这十万大军,会留在陆地上抵挡帝国的天文数字的军团,为你们断后,为你们争取时间。”

    木兰没有说话。

    神女雪隐道:“而实际上,你们根本没有机会逃出去的。帝国在几个月前,已经集结了半个世界的舰队,封锁了超过一万八千里的海域,你们根本就逃不出去。”

    木兰还是没有说话。

    神女雪隐继续道:“为了保护你们这艘船的逃离,十万人会死,被帝国大军全部歼灭。然后在海面上,我们这些大宗师为了抵御六大超脱势力的武道军团,也会一个个凋零死去。”

    “我,钟楚客、李千秋、班若、矜君、林裳、兰道等等所有人都会死!死在姬璇和宁寒的手下。”

    “戏演到这里,已经足够震撼了。但还缺最后一幕,这最后一幕就需要由你来演。”

    “我们这些大宗师全部死了之后,你们的这艘船已经没有人保护了,这个时候,你们金氏家族集体自尽,你当着姬璇和宁寒等人的面杀掉镜子,然后杀掉自己,最后把整艘船炸毁。”

    “我们所有人都要死,所有人都从这个世界蒸发,只让浪儿一个人活下来,这就是我们的疯狂陨落计划!”

    “这样,未来才有希望。”

    “只要他活着,就还有希望,用不了几年他就会王者归来,继承他父亲的遗志,完成他没有完成的事业。”

    金木兰闭上眼睛,道:“所有人都要死吗?”

    雪隐道:“对,所有人都要死,包括大傻,包括你,包括所有人,这样才能绝对的真实。”

    金木兰道:“你这个计划,经过夫君同意吗?”

    “没有。”雪隐道:“他不会同意的,他还说要保护你们每一个人。虽然他是君,我们是臣,但这件事情由我说了算,由不得他。”

    金木兰依旧闭着眼眸不言。

    雪隐神女道:“怎么,你不愿意吗?”

    金木兰道:“在你们心目中,沈浪是姜离之子,是天下共主,是天下希望。但是在我心中,他就是沈浪,他就是我的夫君,我的爱人,仅此而已。他这一生只想快活,根本就不想做什么君主。”

    神女雪隐沉默了片刻,道:“我……曾经也这么想过,所以我也几乎要放弃这项事业了。但是现在我们还有选择吗?”

    金木兰道:“我愿意为夫君而死,这问都不要问。但是我做的任何事情,都要经过夫君的同意。盲目的牺牲,就只能是感动自己而已。你们无数人要为他牺牲,要要问他自己愿不愿意。”

    神女雪隐道:“我就问你,愿意吗?”

    金木兰道:“我愿意。”

    神女雪隐道:“那就行了。”

    金木兰道:“可是夫君有另外计划……”

    神女雪隐道:“我也了解他,你也了解他,他这个孩子最爱冒险。但是……我绝对绝对不会让他再冒险了,一旦他死了,一切都完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而且你不同意也没有用,这个计划已经开始了。”

    “什么?”金木兰颤声。

    神女雪隐道:“我说这个计划已经开始了,停不下来了。”

    木兰惊诧。

    “那,那我的孩子们呢?我们的沈宓、沈野、沈力宝宝呢?他们还那么小,难道也要跟着我们一起牺牲吗?”木兰目光含泪道。

    “不,他们不用牺牲。”神女雪隐道:“你在自杀的时候,要把这三个孩子交给姬璇、交给宁寒。”

    金木兰颤抖道:“交给这两个无耻弑夫的女人吗?”

    神女雪隐道:“只有这样,才足够真实。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三个孩子的性命。而且未来浪儿王者归来的时候,也能够救出这三个孩子。”

    金木兰哭泣道:“但这样,夫君会痛苦一辈子的。”

    神女雪隐道:“痛苦地活着,总比死了更好对吗?”

    金木兰道:“现在我夫君人呢?你已经对他动手了吗?”

    神女雪隐道:“对,他已经从你家里消失了。我们已经动手了,现在他已经昏迷不醒,藏身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那个地方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一直到死,都不会说的。”

    金木兰脸色剧变,飞快地拔腿而出,返回家中。

    找了一遍又一遍。

    果然,夫君不见了。

    问了所有人,都没有见过夫君。

    但是李千秋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金卓也知道,钟楚客也知道。

    木兰哭着对金卓道:“父亲,你们这样做,有没有问夫君怎么想过?他已经说过了,他要保护所有人,他不想牺牲任何一个人,他要我们全家人都平平安安。”

    玄武侯金卓沉默了一会儿,道:“我,我觉得雪隐宗师的法子很保险,而且我和你娘也商量过,她也愿意牺牲。”

    “我也愿意牺牲。”木兰哭道:“但是夫君不愿意,你们都愿意牺牲,而且愿意牺牲十万人保护夫君一人。夫君就算活下来,一辈子都会处于痛苦之中,我不愿意他痛苦。”

    金卓道:“浪儿是说过,要保护每一个人。但是你可有想过,他可能是要牺牲自己,而保护每一个人呢?”

    木兰惊愕。

    足足好一会儿,她颤声道:“他说过,会让全家人都平平安安。我问过他,是不是包括了他自己,他说尤其包括他。”

    金卓道:“那你相信吗?”

    木兰沉默。

    金卓道:“眼前的局面已经非常清楚了,要么浪儿牺牲他一个人,保护我们所有人。要么我们全部牺牲,保护他一人。甚至就算浪儿愿意牺牲自己,也未必保护得了我们所有人。那么,这个选择就不难做了。”

    木兰泪水不断涌出。

    金卓道:“反正,三个小宝贝都能活下来,我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木兰泣不成声。

    金卓道:“木兰,你一直都不擅长演戏,从来都没有演好过。这次,需要你演好这场戏了。”

    木兰终于哭了出来,点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

    次日!

    “沈浪”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无数人整整齐齐跪下。

    “拜见姜陛下!”

    “拜见姜陛下!”

    整整近十万人,齐声高呼。

    “姜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保卫姜陛下!”

    然后,“沈浪”登上了一辆华丽的大马车。

    金木兰,小冰,抱着三个孩子,一同进入了这辆马车。

    沈浪所有的家人,包括金木聪,包括沈万夫妻,包括沈建,金忠、金晦等所有人。

    金士英率领的两千家族武士。

    整支队伍,浩浩荡荡三千多人,朝着东部海面走去。

    李千秋、雪隐、钟楚客等大宗师,紧紧保护在大马车边上。

    “大军出发,保护姜陛下出海!”

    “大军出发,保卫姜陛下!”

    随着矜君、苦头欢、阿鲁娜娜等人一声令下。

    整整十万人,跟在“沈浪”队伍的后面,护送他们前往海边。

    与此同时!

    “唔!”

    “唔!”

    方圆几百里内,无数的号角声响起。

    天文数字的帝国军团,如同潮水一般,浩浩荡荡进发逼近。

    此时!

    几百里内,所有鸟兽绝迹。

    这支大军经过,寸草不生。

    ………………

    天道会为沈浪建造的这艘大船已经造好了。

    真是前所未有的巨大华丽。

    这艘船长一百八十米,宽六十米。

    总共九桅,十二帆。

    能够容纳两三千人之多,排水量超过六七千吨之巨。

    这艘船从头到尾,整整造了几年之久。

    “沈浪”带着金氏家族上上下下,连同军队,总共两千人登上了这艘巨船。

    整整上百艘各类型舰船,为这艘大船护航。

    浩浩荡荡,离开了玄武大码头,朝着茫茫大海航行而去。

    超过十万人目光含泪,跪下高呼:“姜陛下,一路平安。”

    “姜陛下,一路平安。”

    ………………

    “走,走到哪里去?逃到哪里去?”

    帝国联军西路军统帅赢无冥冷笑道,逃到天上去吗?“

    几乎以此同时,帝国联军的北路军统帅,大晋王国太子也发出了同样的冷笑。

    “沈浪想逃?逃到天上去吗?”

    然后,他目光望向了这次帝国联军的最高统帅,大炎帝国太子姬仓。

    帝国太子缓缓下令。

    “大军进攻,将姜离余孽斩尽杀绝。”

    “整个玄武城,不留一人,一草,一木。”

    “杀够三十万!”

    这次根本就不是一场战争,而是帝国军团的巡回演出。

    这是帝国的示威之旅。

    以剿灭姜离之子的名义,扫除一切反对帝国之人。

    碾压一切意志。

    但就算是巡回演出,也是需要见血的。

    帝国军团就如同无上宝刀,出鞘就一定见血。

    杀光三十万人。

    勉强能够饮个血饱。

    他作为帝国太子,既然出现了一次,不杀这么多人,威势不够。

    史上有的君王能够株连十族。

    那他大炎帝国的太子比起这些君王高贵了多少倍?

    沈浪是姜离之子,那就不止株连十族了。

    而是株连三百里!

    沈浪所在三百里内,不管男女老少,全部都是叛逆。

    杀空,杀绝!

    随着帝国太子一声令下,天文数字的帝国军团进发。

    收缩包围圈。

    准备大开杀戒!

    杀够三十万!

    ………………

    从天上往下看!

    整个海面上,天文数字的舰队,将整个东部海域包围得水泄不通。

    比起这支舰队,不管是曾经仇天危、还是薛彻的舰队,都变成了儿戏。

    前所未有之庞大。

    帝国在几个月前就集结了半个世界的舰队。

    这还不止,还征召了北方异族舰队,还征召了西方商人的武装舰队。

    不计其数,真正的遮天蔽日。

    这支舰队的庞大,甚至远远超过了视野的极限。

    因为这个世界是圆的,在海面上最大的视野也不会超过几十里。

    然而,方圆几百里之内,到处都是帝国的联合舰队。

    “沈浪”的那艘巨大宝船,还有上百艘护航舰队,显得如此之弱小不堪。

    大炎帝国公主姬璇,天涯海阁继承人宁寒互相对视了一眼。

    稍稍露出了一丁点的嘲讽。

    沈浪还想逃?

    还想逃到海外去?

    逃到天上去?

    “包围沈浪的舰队,斩尽杀绝!”

    姬璇公主一声令下。

    遮天蔽日的舰队,如同无数鲨鱼一般,朝着沈浪的小舰队进发。

    六大超脱武道势力,以及附属势力,不计其数的顶级武道高手,密密麻麻,朝着沈浪的宝船围杀而来。

    前所未有的屠杀就要开始。

    前所未有的牺牲大戏,就要开始。

    ………………

    “我就艹了,我就艹了!”

    一个秘密的地下室内。

    本来应该继续昏厥一个月的沈浪,猛地坐了起来。幸好他早做了准备,否则一切就都晚了。

    这个世界就无奈的是什么?

    有人不管你愿不愿意,前赴后继为你而死。

    现在有十几万人如同飞蛾扑火一般,要为他牺牲。

    牺牲十几万,牺牲三十万,拯救他沈浪一个人?

    我沈浪说过,不要任何人为我牺牲。

    我要保护每一个人。

    你雪隐凭什么替我决定?

    奶奶的,本来因为你算是我姑姑,就放过你。

    现在看来,以后真的要日死你,反正又不是亲的。

    沈浪起身,朝着外面狂奔。

    一切还来得及,一切还来得及!

    来,来,来。

    姬璇,宁寒两个贱人。

    我沈浪来了!

    我们三个人,好好玩一玩!

    ………………

    注:这几章真是写到脑袋爆炸,兄弟们月票给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谢谢醋笨笨,随风而去一安好,牧达。坤坤爱看书,浪哥的迷弟的几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