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新王登基!我是天下共主?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区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沈浪,需要大炎帝国皇帝动用半个世界的军团吗?

    当然不需要。

    皇帝陛下的新政刚刚结束了,马上就要开始统一天下的步伐。

    但是有些国家不太听话啊。

    比如越国的宁元宪,又比如年轻的楚王。

    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名义。

    树立一个敌人。

    借着这个名义,横扫天下所有不听话的诸侯王。

    就如同当年项籍用灭秦的名义,翦除天下诸侯。

    沈浪作为姜离之子,便是最好的名义。

    那么皇帝陛下重视沈浪吗?

    重视,也不重视。

    对沈浪此人,不算很重视。

    沈浪很聪明,甚至智近乎妖,但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算不得什么。

    可对沈浪的身份,皇帝无比重视。

    这可是姜离之子。

    皇帝陛下想要做天下的太阳,但是在无数人心目中,姜离才是那个太阳。

    若他没有后代也就罢了。

    一旦有了后代,而且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后代。

    那无数人就会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冲上去效忠。

    就如同万古长夜中出现了一盏明灯。

    在黑暗中,这一盏明灯就会成为唯一的方向。

    之前沈浪的名声一点都不好。

    天下贵族和诸侯,甚至无数的老百姓都对他表示厌恶。

    你区区一个农民的儿子,小小的赘婿,凭什么这么浪?凭什么这么跳脱?

    而一旦他的身份揭露,一切都不一样了。

    沈浪所有的缺点,都会变成优点。

    他的轻浮,会变成不羁。

    他的狠毒,会变成杀伐果断。

    总之,他所有的一切都会变成正确的。

    哪怕被他虐待过的人,也会与有荣焉。

    他会变成一个独一无二的领袖。

    所以,皇帝陛下一定要大张旗鼓,将沈浪彻底消灭于萌芽之中。

    ………………

    无视任何国界,无视任何边境。

    天文数字的军队将整个越国从南到北完全包围。

    “烈日当空,炎照天下!”

    “进发,进发!”

    随着一声令下!

    半个世界的军队,如同无边无际的海啸,从楚国边境和吴国边境涌入越国,淹没一切!

    几日之后!

    一支数量惊人的军团,包围了越国都城。

    这支军团的统帅是新乾王国太子,姜离曾经的弟子,最大的背叛者赢广之子,赢无冥。

    整个越国都城,彻底无防。

    四门大开,帝国联军浩浩荡荡进入天越城,包围了越国王宫!

    新乾王国太子赢无冥长驱直入,来到王宫的面前。

    国君宁元宪须发全白,静静地坐在王座之上。

    朝廷群臣有一半没来。

    不,这种说法不好。

    应该说越国群臣,竟然有一半来了。

    面对帝国天文数字的军团,依旧有一半越国臣子上朝。

    曾经越国的君臣对抗,此时仿佛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他们用实际行动表示了自己的立场,至少在这个时刻,和君王同在?

    陛下你莫要再说什么越国无忠臣,你莫要再说什么臣子如妓/子。

    赢无冥一身戎装,来到越王的面前,躬身道:“小侄拜见越王。”

    宁元宪道:“何事啊?”

    “皇帝陛下有旨。”赢无冥高声道。

    宁元宪颤颤巍巍站了起来。

    群臣跪下。

    赢无冥高呼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姜离之子沈浪为大炎王朝之公敌,天下诸国君主皆有义务讨伐之,钦此!”

    赢无冥带着这份旨意,走过了好几个国家了,所有的君主全部妥协。

    新楚王已经比较强悍,但一天之后还是妥协了,不但让帝国军团跨越全境,而且还出兵十万加入帝国联军。

    如今赢无冥的意思非常明显。

    越王宁元宪,轮到你了。

    二十几年前,你是姜离的追随者。

    但是姜离暴毙后,你跪下妥协了,哀求祝氏家族在炎京运作,才保住了你的王位。

    既然已经跪过一次了。

    那么再跪第二次,相信也没有什么压力了吧。

    人嘛,跪着跪着就习惯了。

    宁元宪佝偻着身体,脑子里面不由得响起了沈浪的那封信。

    男儿膝盖有黄金,但黄金是软的,跪下也是正常的。

    呵呵呵……

    宁元宪忍不住笑出声来。

    赢无冥道:“越王,有什么好笑的吗?”

    宁元宪道:“没有,只是想起了有人说的一句话。”

    赢无冥笑道:“不如说来听听。”

    宁元宪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句话赢太子可听过没?”

    赢无冥道:“太听过了。”

    宁元宪道:“但黄金是软的,所以男人经常跪也是正常的,你可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吗?”

    赢无冥道:“谁啊,说出这么荒谬而又有意思的话?”

    宁元宪道:“沈浪。”

    赢无冥目光一寒,道:“原来是他啊。”

    宁元宪道:“赢太子,你说这么一个痞赖混账怎么就是姜离陛下的儿子呢?我认识他这么久了,他不像是这种人啊!姜离陛下何等英明神武啊,竟然能生出这么一个小流氓?”

    呃!

    这句话,赢无冥不可回答。

    “越王说话小心,姜离陛下可是叛逆,造反的叛逆。”赢无冥道。

    宁元宪道:“沈浪和我说过一个新名词,叫作基因突变,可是他这突变得也太厉害了。”

    群臣静静无言。

    不知道国君宁元宪接下来要说什么。

    国君宁元宪道:“二十几年前呢?我是追随姜离陛下的,他的儿子还没影我就把女儿宁寒许配给他了。甚至他起兵和大炎帝国开战的时候,我也兴致勃勃地问,姜离陛下,要我越国出兵吗?姜离陛下霸气冲天地说,用不着。”

    当时姜离陛下气吞万里如虎,确实不需要越国的军队支援,他就是那种我一个人就要吊打全世界的架势。

    赢无冥不再言语。

    宁元宪浑身震颤,甚至嘴唇都有些控制不住了,嘴角有了一点点唾沫。

    他拿出了丝绸巾帕,擦拭了嘴角。

    “姜离陛下暴毙之后,我惶惶不可终日,觉得我这个王位要完了,甚至越国也要完了,所以就去找了祝弘主,当时我直接跪在他的面前说老师救我!”

    这话一出,所有人不敢置信。

    当时越王是君,祝弘主是臣,越王竟然给祝弘主下跪了?

    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啊?

    宁元宪继续道:“当然,这是一个没有人知道的秘密,祝弘主不说,我也不说。我跪下之后呢,祝弘主请炎京祝氏家族到处游说,终于保住了我的王位,祝弘主也成为我的相父,祝氏也成为我的王后,我休掉了原配妻子。”

    “莫大的耻辱是不是?现在我想明白了,当时跪下并不耻辱,但是事后不敢承认,不敢回忆才是真正的耻辱。”

    “有人说,当一个人腰杆被打断了之后,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当一个人跪下之后,哪怕你站着,所有人也都以为你跪着。”

    “沈浪一再让我想开,说跪着跪着就习惯了。”

    “他那是胡扯,他怎么就是姜离陛下的唯一继承人呢?”

    “但是,臣子有些时候真的不能挑选主君。就如同满朝的臣子,你们大概也不想摊上我这位刻薄寡恩的君王吗?我宁元宪不是昏君,但距离昏君也仅仅只有一步之遥了。”

    “当年我跪下了,投降了,妥协了,腰杆被打断了。”

    “但是有些不习惯,但是想要在站起来。”

    “所以……”

    “借着帝国的钦差在,群臣也来了一半。”

    “我宁元宪正式宣布退位,从今以后我不再是越国之王了。”

    “太子宁政,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越国之王了。”

    宁政上前叩首道:“儿臣遵旨。”

    宁元宪道:“诸位臣工,不拜见一下你们的新王吗?”

    群臣整齐叩首道:“臣等拜见大王。”

    新越王宁政道:“众卿平身。”

    宁元宪颤颤巍巍,将王冠戴在了宁政的头上。

    然后,他又颤颤巍巍脱去了身上的王袍,正式退位。

    “宁元宪抗旨不遵。”宁元宪朝着赢无冥一字一句道。

    全场死寂。

    所有人内心颤抖。

    宁元宪朝着东边玄武城的方向,双膝跪下道:“老臣宁元宪,拜见陛下!在整个东方世界,我宁元宪只认一个君主,那就是姜离陛下。而姜离陛下死了,那我就认他的儿子,从此之后沈浪便是我宁元宪之主。”

    说罢,宁元宪跪伏在地。

    小混账啊,你以前跪我的时候那么敷衍。现在我竟然要跪你了,跪得可比你认真多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着跪着就习惯了不是吗?

    群臣震撼,神情肃重,目光通红。

    这一刻!

    在他们眼中,宁元宪得到了升华。

    之前所有的过错,之前所有的埋怨,全部灰飞烟灭。

    至少在这一刻起。

    宁元宪是一个伟大的国君。

    当一个人愿意用生命去诠释理想的时候,那他就是伟大的。

    赢无冥静静无声地望着宁元宪。

    当一个人不畏惧死亡的时候,那也就没有什么可以威胁的了。

    他的目光望向了宁政。

    “老越王抗旨了,新越王你呢?”赢无冥道:“你若再抗旨,那就是大逆不道,越国也就要亡了。”

    宁政穿上了王袍,戴好了王冠,缓缓坐在王座之上。

    他看了一眼群臣,又看了一眼赢无冥。

    “新越王,你可遵旨吗?”赢无冥继续道。

    若新越王再抗旨,那大军就会立刻占领天越城。

    顺便把整个越国灭掉。

    宁政望着宁岐道:“三哥,你上来一下。”

    三王子宁岐上前,跪在地上。

    宁政道:“上一次,你做了一个多时辰的少君就被废掉了,你应该视为奇耻大辱吧。现在我做了三分钟的越国之君,感觉还不错!”

    接着新越王宁政道:“寡人正式将王位禅让给三王兄宁岐。”

    接着宁政脱下了王袍,穿在了宁岐的身上,摘下了王冠戴在宁岐头上。

    “诸位臣工,拜见你们的新王吧!”

    接着,宁政朝着玄武城跪下道:“宁政抗旨不遵,宁政愿意追随姜离陛下。姜离陛下死了,宁政便追随姜离之子,永远奉姜离之子沈浪为主。”

    宁元宪、宁政二人,朝着东边的方向,跪伏着一动不动。

    ………………

    群臣终于再也忍不住,泪水狂涌而出,朝着宁岐拜下。

    “臣等拜见大王!”

    带着王冠的宁岐早就被泪水糊了整个面孔。

    整个身体都在战栗。

    这一刻,他的道德,他的内心,被刺得千疮百孔。

    为何他夺嫡失败了,父王不杀他?宁政也不动他?

    就是为了这一刻。

    父王宁元宪的话,再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之内。

    你的苟且偷生不容易。

    几年河东,几年河西,天变了,未必就变不回来了。

    宁岐我们没有动你,就是希望你永远记住,不要把事情做绝,给宁氏王族,给越国留下一丝元气。

    你宁岐很不错,就是缺乏了一点人味。

    宁岐再也忍不住,彻底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梦寐以求的王位得到了。

    但,这是他想要的吗?

    为何感觉不到任何痛快,反而有无限的痛苦。

    我的父王,我的五弟。

    宁岐额头贴地,将指甲牢牢刺入掌心之内,鲜血流了整个手掌。

    与父同仇。

    父王,我记住了。

    我记住你的苦心。

    我记住今天的这一切了。

    宁岐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要炸开了。

    头痛欲裂。

    但是无边无尽的痛苦赶紧过去。

    我宁岐需要赶紧冷静下来。

    呼,呼,呼……

    宁岐大口地喘息着。

    渐渐,他冷静了下来,然后他缓缓坐在了王位之上。

    新乾王国的太子赢无冥目光望在宁岐脸上,缓缓道:“新越王,你可遵旨吗?”

    宁岐道:“小王遵旨,我将追随皇帝陛下的意志,共同讨伐天下公敌,姜离之子。”

    “很好,很好!”赢无冥笑道。

    赢无冥道:“那你越国将出兵多少啊?”

    宁岐道:“我越国刚刚经历了倾国之战,已经无兵,但为了皇帝陛下的旨意,我愿竭尽全力,出兵三万,讨伐姜离之子。”

    赢无冥道:“好,好,好,难能可贵,新越王之忠诚,天地可表。”

    接着,赢无冥又道:“不过,宁元宪和宁政不但抗旨,而且竟然还奉逆贼为主,这是公然叛逆啊。这是你越国之人,我便交给新越王处置了,希望越王能够大义灭亲啊。”

    宁岐道:“来人,将宁元宪和宁政彻底软禁,永远不得和外界接触。”

    赢无冥道:“这就够了?”

    新越王宁岐道:“钦差大人,这两人一个是我的父亲,一个是我的弟弟,我新王即位,骨肉相残,相信皇帝陛下也不愿意见到。”

    赢无冥道:“天地君亲师,宁元宪和宁政此举,不但是违逆天地旨意,违逆皇帝之意志,这是大逆不道之罪,罪无可赦。”

    新越王宁岐道:“那钦差大人的意思是?”

    赢无冥道:“明正典刑。”

    宁岐心脏一抖,这是要让他杀父,杀弟?

    这是要断绝他宁岐的后路,让他彻底站到皇帝陛下的船上。

    ………………

    宁岐坐在王位之上。

    弑君杀父之事,宁岐曾经干了一半。

    他不断地告诉自己。

    我这也是为了越国。

    为了宁氏王族的百年基业。

    一切都是值得的。

    忍辱负重,卧薪尝胆。

    父王和宁政的生命固然重,但是也重不过越国的江山。

    列祖列宗付出了多少生命和鲜血的代价,才得到了这几千里江山?

    不能葬送在我宁岐手中。

    相信父王和宁政也不会怪我的。

    宁元宪抬起头道:“宁岐,做你该做的事情。”

    宁政一动不动,显然也准备慷慨赴死。

    宁岐浑身激烈颤抖着,右手缓缓就要举起。

    我杀父王,我杀宁政,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越国,是为了宁氏王族。

    列祖列宗在天之灵,也不会怪我的。

    宁岐,你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现在吗?

    宁岐,一个伟大的君王,必须做出取舍。

    杀,杀,杀!

    赢无冥目光冷冷盯着宁岐。

    满朝的臣子盯着宁岐。

    “啊……”宁岐猛地一声大吼。

    然后,他猛地站了起来,摘掉了头顶的王冠,放在了王座之上。

    “钦差大臣,小王做不到,自愿退位。”

    然后,宁岐跪下,跪在赢无冥的面前。

    全场彻底震惊。

    这……这……

    三个国王退位?

    赢无冥望着这一切。

    宁岐,你太让人失望了。

    你也被腐化了,你也被软弱了。

    “哈哈哈哈……”赢无冥大笑道:“有意思,有意思。”

    “之前为了越国的王位争得头破血流,鲜血成河,而现在竟然弃之如敝履。”

    “越国王位就那么不值钱吗?”

    “越国王位果然就没有人做了吗?”

    “还有几个王子呢?”

    “宁禛、宁景、宁翼?”

    群臣战栗。

    宁翼这样的废物,这样的耻辱,还能继位?

    那越国成为了什么?

    …………

    此时,一个人缓缓而入,走进了大殿之内。

    他身上穿着僧袍,光着脑袋。

    所有人看到他不由得一愕。

    此人是谁?

    但是看到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人,祝弘主。

    消失已久的祝弘主。

    终于,大家记起来这个和尚是谁了。

    二王子宁绍,十几岁就出家为僧了,通天寺弟子。

    他直接来到王座面前,道:“这个王位,我来做可以吗?我立刻还俗。”

    群臣无语。

    二王子宁绍道:“宁禛,宁景,你们要和我竞争吗?”

    宁禛和宁景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用力地摇头。

    曾经对于王位,他们也有幻想。

    但是现在,谁敢坐在那个位置上,很可能面临的就是粉身碎骨。

    宁绍道:“三弟,我来做越王,你愿意吗?”

    宁岐道:“我已经退位,无所谓愿意不愿意。”

    宁绍道:“宁氏王族,可有人要和我争夺越国王位吗?”

    所有宁氏王族静静无声。

    宁绍脱下了僧袍,换上了王袍,戴上了王冠,坐在了王座之上。

    至此,越国之王暂时尘埃落定。

    二王子宁绍,成为新的越王。

    “臣等拜见大王!”

    祝弘主叩首道。

    然后之前消失没有来上朝的臣子,纷纷涌入了朝堂,他们朝着宁绍跪下。

    “臣等拜见大王。”

    新王宁绍道:“下旨,我越国将追随皇帝陛下的意志,竭尽全力,讨伐姜离之子。”

    “下旨,我越国起倾国之兵,攻打玄武城,将姜离余孽斩尽杀绝。”

    “下旨,正是将宁元宪、宁政拿下,关入宗正寺,等待皇帝陛下处决!”

    ………………

    越国万民,尤其是国都的民众。

    陷入了彻底的灵魂震击。

    我艹啊!

    沈浪竟然是姜离陛下的儿子?

    这简直就是彻底的颠覆。

    姜离陛下何等英雄?竟然会生下沈浪这样的儿子?

    在很多贵族心目中,姜离是大英雄,但是却未必和他们是利益一致。

    就是那种我敬佩你,但是却要反对你。

    而在天下亿万民众心中。

    姜离就是绝对的伟大广正。

    《东离传》尽管被帝国封杀了,但几乎人手一本。

    天下万民对姜离,几乎全部都是彻底的狂热膜拜。

    而现在沈浪这么坏的人,竟然是姜离陛下唯一继承人。

    震惊之后!

    便开始接受。

    沈浪是很混账,也很坏。

    但是……他很厉害啊。

    至少他是独一无二的。

    一个能够将几百上千个流氓赶到粪坑里面溺死的人,多么有个性?

    或许,这样一个人才配得上姜离陛下的继承人吧。

    我们虽然有些不懂,但是……我们接受。

    顺便,表示小小的膜拜。

    原本无数的地痞流氓是沈浪的死敌,因为被他扫得太狠了,接连杀了好几茬。

    说起沈浪,这些流氓简直是恨之入骨,恨不得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但是现在!

    这些地痞流氓,帮派分子秘密聚在一起。

    “我们去玄武城如何?”

    “去做什么?”

    “保卫姜陛下。”

    “保卫沈浪吗?”

    “不,是保卫姜陛下。”

    “但那是自寻死路啊,帝半个世界的军队都去杀他了,我们就算又再多的人去,也只是沦为炮灰。”

    “死就死,沈浪不是最瞧不起我们吗?那我们就让他看看清楚,我们绝对不是窝囊废,我们也能为他而死,我们才是真正效忠姜离陛下之人。”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这是沈浪书里面说的,我们这就证明给他看。”

    “对,对,人固有一死,或者轰轰烈烈,或者轻如鸿毛。”

    “走,走,去玄武城,保卫姜陛下!”

    全场几十个地痞流氓镇臂高呼,热血沸腾。

    只有一个人没有举手。

    “李青,你不举手,什么意思?难道不不敢去,你怕死?”

    那个瘦小的流氓有些犹豫道:“我,我倒是想去的,但是我上有老母,下有妻儿……”

    顿时,旁边一个壮汉厉声道:“谁没有父母妻儿?怕死就是怕死,明日卯时三刻,在玄武门外十五里集合,去玄武城,保卫姜陛下,谁不去,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瘦小的流氓李青犹豫片刻道:“我再考虑考虑!”

    …………

    次日卯时三刻。

    小流氓李青和父母妻儿诀别,将生锈的刀子磨得锋利。

    昨天晚上,他去几个富人家取了一大笔钱,留给父母妻儿。

    然后抛开所有杂念,出了天越城,来到玄武门外十五里的生死坡,在这里等候其他好汉前来集结,共同前往玄武城保护姜陛下。

    然而……

    一个时辰过去了。

    没有一个人来,真正来这里集合的,就只有他一个人。

    但是,也没有一个人去向帝国大军告发。

    小流氓李青望着天越城的方向,自嘲道:“原来傻子只有我一个人了。”

    “不过,我不怪你们,能活着谁都不愿意死。”

    “天越城的好汉们,我李青代表着你们出战,代表你们去保卫姜陛下,我绝对不会丢了我们天越城好汉的脸!”

    然后,李青撕下一块红布绑在额头上,怀揣刀子朝着玄武城方向而去。

    ……………

    矜君大军!

    离开了南殴国,进入天南行省之后。

    矜君遇到了一群又一群军队。

    有的是军队,有的是民军,有的是武者。

    所有人全部都无声无息,静静地朝着玄武城走去。

    距离玄武城越近,官道上的武人就越多。

    最后,简直密密麻麻,不计其数。

    没有人镇臂高呼,没有人豪言壮语。

    就只是默默地前行。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场必死之战。

    “夫君,飞蛾扑火,值吗?”沙曼王后道。

    矜君道:“值啊,在万古长夜中,哪怕一丝萤火虫的光芒,也无比之宝贵。”

    沙曼王后道:“有一丝丝希望吗?”

    矜君道:“没有,死亡是唯一的结局。唯一的希望就是用无数人的死亡,能够给那位姜陛下争取时间和空间,让他离开,日后王者归来。”

    沙曼王后道:“没有想到,那个人渣竟然是我们的天下共主,真是有一种偶像破灭的感觉。”

    矜君道:“是啊,上哪说理去?”

    ………………

    沈浪惊呆了,金卓惊呆了,金士英等人也惊呆了。

    尤其是金卓和金士英,本以为是孤军奋战。

    没有想到,天南地北,无数英雄好汉源源不断而来。

    此时赶到的,还只是近处的。

    更有万里之外的武士和军队,还再赶来玄武城支援的路上。

    涌入玄武城的军队和武者越来越多。

    三万,五万,八万……

    看上去数量不多。

    但是,这些人都是零零散散而来的。

    除了矜君和阿鲁娜娜的军队之外,剩下最多的也只有区区几百人而已。

    也就是说,有几百股力量前来为沈浪而战。

    绝大部分人,沈浪不认识,金卓也不认识。

    沈浪知道,来玄武城的每一个人都不仅仅代表自己,而是代表着一群人。

    每一个人的后面都站着几百人,上千人不止。

    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赴死的勇气的。

    沈浪看了一眼,外面密密麻麻无数人,都是从千里万里而来。

    都是为了他而战。

    准备为他而死之人。

    我艹,我艹啊……

    别这样啊。

    我沈浪只想享受权力,不想承担责任。

    我只想天下无仇,我不想成为什么天下共主。

    你们不要把我当成万古长夜的明灯啊。

    你们不要为我牺牲啊。

    但……沈浪的灵魂还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帝国联军,正在收缩包围圈。

    有多少军队?

    天文数字,说数量已经没有意义了。

    总之,半个世界的军队。

    总之,足够将玄武城淹没不知道多少次。

    还有帝国统治下的无数武道势力。

    六大超脱势力,以及麾下的附属势力。

    原本无比珍稀的宗师级强者,如同雨点一般密集,朝着玄武城杀来。

    这让沈浪想起了九十年代的世界五百强企业,我们国家就区区几家,每一家都如同独角兽一般珍稀。

    而米国和霓虹,整整几百家企业在五百强名单上,如同过江之鲤。

    那个年代的人面对这个局面,应该非常绝望吧。

    ………………

    矜君道:“陛……”

    沈浪道:“兄长,你再叫一声陛下,我和你翻脸。”

    矜君道:“你就不打算去见见这群为你而战的人吗?”

    沈浪摇头道:“不,不去见了。”

    他来到地图面前道:“见了又能如何?说几句豪言壮语,让他们死得轰轰烈烈,心甘情愿吗?”

    矜君无奈,这位新的主君说话还是那么现实。

    真是偶像破灭。

    沈浪正色道:“兄长,天下不负我,我必不负天下。”

    “他们愿意为我而死,我沈浪就要为他们的生命负责。”

    “飞蛾扑火,黑夜之中无数萤火虫的坠落固然震撼人心,就仿佛是永恒璀璨的一幕。”

    “但我不追求这种璀璨,我不要他们为我牺牲。”

    “兄长,我知道你已经准备一死,你们所有人都准备一死。”

    “但是我这个人,最讨厌悲剧。”

    “牺牲固然震撼,但……我要保护你们每一个人!”

    “我沈浪只想要做一个混吃等死,荣华富贵的小白脸,你们硬要让我做什么天下希望,天下共主。”

    “你们这是逼良为娼啊!”

    “对,我要保护你们每一个人。”

    ………………

    注:又是一万六更新!兄弟们还有月票吗?我当竭尽全力,报答诸位衣食父母!

    谢谢随风而去一安好,书友20190305034350564,闷騷尛神棍,似曾相识彦归来的几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