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南洲城沦陷!天灭薛氏啊!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南洲城和怒潮城不一样。

    怒潮城是一个开放性的城市,是一座商人之城,仇天危仅仅只是名义上的城主。

    而南洲城则是完全属于薛氏家族的城池,它有正常的城墙,周长超过了二十里。

    整个城池人口大约在十几万左右。

    不过,它又和越国传统的城池不一样。

    首先,这座城池里面有很多异国人,从南夷诸国到西域诸国都有。

    建筑风格也多种多样。

    就单单薛氏家族的城主府,就并非是东方式的,而是充满了别样的风格。

    但终归而言。

    这是一座充满风情,甚至美轮美奂的城市,富奢华丽。

    而此时沈浪的三千多军队,渐渐逼近这座华丽的城市。

    距离越来越近。

    二里,一里。

    薛鼎目光微微缩起。

    然后,他的手举起来。

    一旦沈浪的军队逼近一百丈的距离,他身后的南海剑派弟子就立刻射箭。

    五千人,五千张超级强弓。

    “预备!”

    五千南海剑派武士抽出了特殊的蛊虫长箭,弯弓搭箭,居高临下,瞄准沈浪的涅槃军。

    “沈浪,我倒要看看,你的军队是会稍稍停顿一下,还是继续前行?”

    结果沈浪的军队速度都没有慢,依旧踏着整齐的步伐前行。

    只不过人数有点少,仅仅三千多人而已,所以仅仅只有十几个方阵而已。

    薛鼎目光一冷。

    沈浪你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你以为你的涅槃军铠甲包围得密不透风就可以了吗?

    难道挡得住蛊虫的渗透?

    四百米。

    三百米!

    沈浪的涅槃军已经逼近城墙三百米内了。

    但是薛鼎依旧没有下令进攻。

    他要等到沈浪所有军队全部逼近三百米内,最好进入二百五十米。

    这个时候他追求的就不是赢了,而是最短的秒杀。

    十秒还不够。

    时间还要更短。

    他薛鼎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咔嚓,咔嚓……”

    沈浪的军队依旧按照原有的步伐行军。

    进入二百五十米了。

    薛鼎猛地一挥手。

    没有高呼什么斩尽杀绝。

    冷酷者,从来不需要多言。

    随着他一声令下。

    死绝吧,涅槃军团!

    “嗖嗖嗖嗖……”

    城头之上,五千南海剑派武士的箭雨爆射。

    五千人,连珠箭。

    几乎在八九秒内,把一壶里面的五支蛊虫箭全部射出。

    几秒钟,射出了几万支箭。

    刹那间。

    箭如暴雨。

    狠狠砸入了沈浪的军阵之内。

    “砰砰……”

    绝大部分的箭在空中就已经爆裂。

    小部分箭射中在涅槃军的铠甲上,猛地爆开。

    无数的绿色烟雾,猛地炸出。

    无数的二级腐尸蛊虫,疯狂蔓延。

    沈浪涅槃军上空,几乎完全被绿色烟雾笼罩了。

    然后,南海剑派武士停止了射箭。

    静静等待战果。

    从头到尾,真的只有八秒。

    ………………

    这些绿色烟雾仿佛活的一般,猛地钻入了涅槃军铠甲的缝隙之中。

    然后……

    “啊……啊……啊……”

    一阵阵无比凄厉的惨叫。

    沈浪的三千多涅槃军全部倒地抽搐。

    整个身体,激烈地颤抖,就仿佛被厉鬼索命了一般。

    时间非常短。

    一切发生得很快。

    短短片刻后这三千多涅槃军就无声无息,不再动弹。

    然后绿色的液体从铠甲缝隙里面流了出来。

    看上去惨不忍睹。

    每一个人身上都冒着绿气。

    而沈浪和金木兰等几个人安然无恙,但是他见到眼前这一幕,仿佛惊呆了,久久无法反应。

    ………………

    爽!

    这是薛氏家族新世子心中的感觉。

    太爽了!

    一切和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父亲要求是十秒钟,但他仅仅只用了八秒钟,就把沈浪的涅槃军斩尽杀绝。

    什么天下第一军?

    什么王牌军团?

    什么天下无敌?

    真是可笑,坐井观天。

    威风八面,纵横无敌的涅槃军,仅仅八秒钟就被我杀光了。

    再看看沈浪,整个人仿佛被雷击一般。

    什么智近乎妖?

    什么通天彻地?

    可笑之至。

    虽然有奇智,但毕竟处于世俗世界,在我浮屠山面前依旧只是蝼蚁而已。

    聪明的小丑,那也是小丑。

    足足好一会儿后。

    沈浪发出了一阵阵凄呼。

    “啊……啊……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

    “我的天哪?我的涅槃军啊!”

    沈浪猛地扑到其中一个涅槃军面前,仿佛要将他唤醒,结果却摸到了满手的绿水,就仿佛一个人死去了几个月一般。

    沈浪泣血大吼:“薛彻,我和你势不两立,势不两立。你竟敢用蛊毒,你竟敢违背皇帝的禁令,你该千刀万剐,千刀万剐!”

    薛鼎一阵冷笑。

    此时,沈浪身边仅仅只有不到四五人而已了。

    薛鼎一挥手。

    顿时,城门缓缓打开。

    几千名南海剑派弟子整整齐齐列阵,然后朝着沈浪包围过来。

    每一个人身上都拿着鱼油。

    要毁尸灭迹。

    虽然这二级腐尸蛊毒的生命力非常短暂,但是被它们弄死的尸体还是有巨大腐蚀性的。

    如果不处理的话,污染会很大。

    所以需要把尸体全部烧焦。而且要立刻处理,否则一旦被风吹过,很可能会到处蔓延,引发瘟疫。

    ………………

    南洲城内。

    宁岐亲眼看到这一幕。

    他充满了无比的错愕。

    强大无比,近乎无敌的涅槃军就这么灭了?

    怎么感觉那么不真实啊?

    这短短一两年时间,涅槃军创造了何等辉煌的战绩?

    击败矜君大军,击败楚国大军,击败种氏大军,完全是战无不胜的。

    怎么瞬间就被全灭了?

    总感觉有些不真实呀。

    难道浮屠山就这么厉害吗?

    薛雪道:“殿下,这是上古文明对这个世界的屠杀。也是超脱世界对世俗世界的屠杀。”

    宁岐微微皱眉,他有些不喜欢听到这句话。

    难道你薛雪就不是世俗世界的?

    还是你一直把自己当成了超脱世界的代言人?

    很快,宁岐感觉到不对。

    他太了解沈浪了。

    沈浪演得太过了,这等嚎啕大哭,杜鹃泣血根本就不是他的风格。

    不对,这里面有鬼。

    ………………

    薛彻见到这一幕后,目光微微一缩。

    一切都和计划中的一样。

    只不过薛鼎这个儿子,仿佛有强迫症,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秒杀涅槃军。

    但是这无伤大雅。

    不过,不知道为何,薛彻内心充满了些许的不安。

    倒不是因为沈浪的表演太过于浮夸。

    薛彻觉得沈浪本就是浮夸之人。

    他是觉得金木兰表现不对。

    涅槃军全军覆灭了,你金木兰起码要表现出悲哀之情吧?

    结果完全没有。

    开战之后,金木兰虽然面孔也带着盔甲,看不到表情。

    但是目光有点不对劲,她没有看着地上已经死去的涅槃军,反而盯着城墙之上。

    而大傻!

    全身都笼罩在铠甲之内,为何浑身颤抖。

    是因为在恸哭吗?

    这些细节薛彻都发现了。

    但是……

    这仿佛也称不上是什么破绽。

    只是内心的不安感完全没有散去,反而渐渐变浓了。

    ………………

    五千南海剑派弟子走出城门之后,开始列阵。

    然后,逼近沈浪和涅槃军密密麻麻的“尸体”。

    不得不说,他们依旧是很小心的。

    明明见到涅槃军已经全部死了,但还有一半人弯弓搭箭。

    而且依旧是蛊虫毒箭。

    双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南海剑派弟子开始高举鱼油坛子。

    至少需要靠近五十米之后,再把鱼油砸过去,点火毁尸灭迹。

    沈浪等几个人依旧没有离开?

    这更好!

    大火将他们活活烧死。

    沈浪身边是有宗师级强者,但那又如何?

    这些南海剑派弟子是武道军团,而且里面也有外援的宗师强者。

    双方靠近一百五十米。

    一百米!

    而就在此时!

    忽然……

    已经倒在地上死去的三千多涅槃军,忽然整整齐齐跃起。

    刹那间!

    南海剑派几千人惊呆了。

    薛鼎惊呆了。

    宁岐头皮发麻。

    果然有诡计!竟然是假死?!

    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应的时间。

    涅槃军整齐弯弓搭箭。

    而且全部是从水中抽出的特殊箭支,箭头上是有白磷的。

    “嗖嗖嗖嗖……”

    涅槃军箭雨爆射。

    这些箭闪电一般划过空中,摩擦空气,白磷点燃。

    绿色的鬼火仿佛凭空出现。

    瞬间!

    这些燃烧的箭雨,狠狠射入南海剑派几千人阵列之中。

    “砰砰砰砰……”

    这些南海剑派弟子,很多人手中可是有鱼油坛的。

    被射破之后,瞬间爆开。

    熊熊燃烧,成为了一个火人。

    接连不断爆炸。

    接连不断地燃烧。

    无数人化成了一团火炬。

    “散开,散开……”

    “反击,反击!”

    剩下的南海剑派武士用最快的时间躲避散开,然后纷纷用弓箭反击。

    但是可悲了。

    他们的箭都是蛊毒箭。

    为了方便爆裂,箭头并不锋利,根本就不是钢铁箭头,而是脆弱易碎的特殊箭头。

    这些蛊毒箭射在涅槃军的身上。

    又再一次爆裂。

    无数的蛊虫再一次钻入铠甲缝隙之中,钻入了这些涅槃军的体内血液。

    仅仅片刻。

    这无数的二级腐尸蛊虫全部死绝了。

    因为涅槃军体内早就注射了防御药剂。

    “嗖嗖嗖嗖……”

    涅槃军箭雨继续狂射。

    接下来就不是白磷箭了,而是正常的钢铁箭支。

    一面倒的屠杀。

    南海剑派弟子要疯了。

    他们现在要的是正常的箭啊,不是蛊毒箭。

    但是他们背的特殊箭壶之中,根本就放不了普通钢箭。

    就算附带普通的钢箭,也没有几支。

    所以箭雨根本没有涅槃军那么残暴。

    还有,南海剑派的弟子虽然力气足够,但是毕竟不是专业的弓箭手,论精准度而言,远远不如涅槃军。

    第二涅槃军在一百多米的距离内,弓箭无敌。

    所以,如同割麦子一般。

    南海剑派弟子,成片成片地倒下。

    这个时候他们往前冲不行,往后跑也不行,和涅槃军的距离太近了。

    “冲,冲,冲……”

    “冲上去,将他们斩尽杀绝,斩尽杀绝。”

    “我们南海剑派弟子武功高强,一旦近身,他们必死无疑。”

    剩下的南海剑派弟子果然骁勇,不像是正常军队,索性抛弃了弓箭,拔出利剑朝着涅槃军冲了过来。

    “嗖嗖嗖嗖嗖……”

    涅槃军一动不动,继续箭雨狂射。

    这让人想到了一个词。

    飞蛾扑火。

    南海剑派的弟子虽然勇敢,但是冲向涅槃军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最终!

    大概有二三百个人,直接冲到了涅槃军的面前。

    好厉害,好勇敢啊。

    每一个人身上甚至插着好几支箭。

    哈哈哈。

    涅槃军,你终于让我们近身了,现在看你们怎么死。

    然而下一秒钟,他们看到了一面恐怖的刀墙。

    “唰!”

    一千名第一涅槃军,手中巨大的陌刀猛地斩下。

    一刀两断!

    刹那间!

    整个人被劈成了两半。

    除非是大傻、蓝暴这种战场机器,否则普通武者在集体军队面前,就是悲剧。

    唰,唰!

    一刀两断,一刀两断!

    “嗖嗖嗖……”

    最后一波箭雨狂射。

    最后几百名南海剑派弟子,彻底死绝。

    至此!

    五千名南海剑派弟子,几乎全军覆灭。

    几名顶级武者外援,刚才见势不对,就已经退回城内。

    ………………

    沈浪看着满地的尸体。

    伸出手指,抹去了眼角半滴泪水。

    “看清楚了吗?这就叫作鳄鱼的眼泪。”

    可惜啊,他武功不够高,声音传得不够远,所以这句装逼之语敌人听不到。

    沈浪朝着城头上的薛鼎喊道:“南海剑派弟子死绝了,爽不爽?”

    大傻做沈浪的声音放大器。

    爽不爽?

    爽不爽?

    咦?

    奇怪了,竟然还有回声?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太突然了。

    薛鼎也清晰地感觉到,什么叫作从天堂跌入了地狱。

    上一刻,沈浪的涅槃军全军覆灭了,几乎被秒杀。

    下一刻,南海剑派弟子死绝。

    为什么会这样?

    浮屠山的蛊毒对涅槃军为何会无效?

    因为他们特殊的血脉吗?

    不是的啊,浮屠山已经确定过许多次,涅槃军的特殊血脉对蛊虫无法免疫。

    那为何他们会不死?

    原因只有一个,沈浪也有防御药剂。

    就比如南海剑派的弟子,这些人用蛊毒箭之前全部都要服用免疫药剂,这样就算不小心被二级腐尸蛊虫侵袭也不会丧命。

    但沈浪凭什么有免疫药剂?

    这是浮屠山的绝密啊。

    吴荼子都没有免疫药剂配方的啊。

    甚至沈浪都不应该知道薛氏家族有大量的二级腐尸蛊虫。

    此时薛鼎终于知道,为何那些人说起沈浪都彻底色变了。

    此人太可怕了。

    也太毒,太贱了。

    薛鼎忍不住回头朝着城堡的窗户望去。

    他知道父亲一直在看着整个战局。

    他看到了薛彻的面孔,没有任何指示,没有任何反应!

    ………………

    薛彻其实是浑身冰凉的,但他不能表现出来。

    这个时候尤其要冷静,否则下面人会乱。

    “准备第二种秘密武器。”

    “是!”

    城堡的地下室打开了。

    几百名武士狂奔而入,小心翼翼搬出来了一箱又一箱东西。

    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但绝对可怕。

    甚至比二级腐尸蛊虫还要可怕。

    “搬上城墙,把沈浪的涅槃军消灭在城墙之下!

    “是!”

    “是!”

    这些箱子里面是什么?

    真正的毒气,能够造成大规模杀伤的毒气。

    这同样来自浮屠山。

    全部封装在特殊的容器之内。

    需要的时候,直接往下砸就行了。

    这种毒气是液体,在没有风的情况下,会渐渐落地。

    所以应该不会发生大规模的蔓延。

    但如果有风的情况下,那局面可能会扩散,会引发自己一方军队和人员的伤亡。

    当然会对土地造成可怕的污染,但是事后用大火焚烧,可以消除绝大部分毒性。

    但至少它在爆出的时候,杀伤力是无比巨大的,几乎是必杀。

    若非到万不得已,薛彻真不愿意用这毒气。

    太容易失控了。

    一旦失控,可能造成上万人的伤亡。

    但现在他已经别无选择。

    沈浪这个小畜生竟然有二级腐尸蛊虫的免疫药剂。

    但是眼前这浮屠山毒气你总没有免疫药剂了吧。

    别说你没有,我薛彻都没有。

    “搬上城墙!”

    随着薛彻一声令下。

    这上百箱的毒气瓶子,全部被运到了城墙之上。

    只要沈浪军队靠近。

    立刻将这些毒气瓶砸下去。

    保证将涅槃军杀得干干净净。

    而在此之前,南洲城守军全部躲在城墙之后,绝对不露头。

    这就是薛彻。

    不折手段。

    施展出来的都是绝户计。

    那么薛彻的毒气瓶,沈浪有破解之法吗?有解药吗?

    没有!

    薛彻都没有,沈浪当然也没有。

    浮屠山有解药,但也是中毒之后的解救,而没有免疫药剂。

    所以一旦这些毒气瓶大规模砸下来爆开。

    涅槃军会真的再一次全军覆灭。

    ………………

    沈浪的涅槃军,踩着无数的尸体,继续逼近南洲城。

    五千名南海剑派武士死绝了,但是城内还剩下一万守军。

    距离二百米!

    此时,涅槃军准备弯弓搭箭,对城墙上的敌军进行射杀。

    薛鼎冷漠地望着沈浪,目光中充满了残忍。

    “趴伏下来!”

    随着他一声令下。

    一万守军,全部趴伏在城垛之后。

    全部不露头,让涅槃军无法瞄准。

    当然这个时候依旧可以抛射,箭支从天而降射死敌军,但是命中率会下降很多。

    “夫君,我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木兰宝贝道。

    沈浪点了点头。

    继续前进!

    涅槃军踏着整齐的步伐。

    距离二百米,一百五十米,一百米!

    新世子薛鼎依旧冷冷盯着沈浪,瞳孔缩得越来越小。

    沈浪,你的涅槃军赶紧来吧。

    来到城墙之下。

    我这些毒气瓶砸下去,保证将你杀得干干净净。

    保证让你真正生不如死。

    这些毒气的效果,薛鼎是见过的。

    真正是地狱的产物。

    一旦嗅入体内之后,鼻子内、气管之内,就仿佛被火烧过一般,先是不断起泡,然后糜烂。

    短短时间内,整个肺部都会煮熟了一般。

    最多半个多时辰,中毒之人就会毙命。

    薛鼎数过,一名中毒者的眼睛肿大了两倍多,而且还长出了五个泡。

    炸开之后,眼窝就是一个血洞。

    薛氏家族从来打的就是不对阵战争。

    沈浪,你的涅槃军再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

    然而……

    距离还有八九十米的时候,沈浪涅槃军停了下来,不再前进。

    这个距离还是太远了。

    这毕竟只是毒气瓶,而不是毒气弹,不会爆炸的。

    如果是之前南海剑派的武士,还可以投掷出几十米远。

    而这些普通的士兵,真的扔不了这么远。

    而就在此时!

    沈浪的军队开始弯弓搭箭了。

    而且也是特殊的箭。

    不过停粗糙的,就是在箭杆上绑着一个小小的瓶子。

    这瓶子里面是什么?

    二级腐尸蛊虫。

    他缴获了三瓶,不用白不用啊。

    虽然数量不多,但是也能够杀掉很多人了。

    南海剑派弟子服用了免疫药剂,沈浪不相信薛氏家族私军也服用了,浮屠山的免疫药剂还没有那么不值钱吧。

    “嗖嗖嗖嗖……”

    这是抛射!

    箭雨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然后朝着城墙上落下。

    薛鼎一惊。

    这,这是什么?

    然后下一秒钟。

    “砰砰砰砰……”

    涅槃军射出的箭,落在了城墙之上。

    上面绑着的瓶子瞬间撞得粉碎。

    里面,无数的绿色烟雾猛地冒了出来!

    薛鼎脸色剧变。

    二级腐尸蛊虫?

    为什么沈浪也会有?

    难道是燕难飞舰队带领的那三瓶?

    为何恰好就落在了沈浪手中?

    这也太巧了吧。

    这确实很巧,但也不是绝对的巧。因为这三瓶东西是薛磐保管的,大海啸来的时候,他本能抱住了一根木头。而这三瓶东西就藏在这根大木头里面。

    这种宝贵的东西不能放箱子,因为在常人的思维中,藏在箱子里面的东西都是珍贵的。只有藏在木头里面,才会不引人注意。几个海盗头子救了薛磐之后,也发现了这支大木头里面的端倪,将这三瓶东西取了出来。

    沈浪这些蛊虫毒箭爆开之后。

    无数的蛊虫毒雾猛地朝着地面上密密麻麻的薛氏私军扑去。

    薛氏私军穿的不是全部密闭的铠甲。这些蛊虫轻而易举进入眼睛,耳朵,鼻孔,嘴巴之内。

    轻而易举袭击了粘膜,进入毛细血管之内,开始疯狂吞噬血液,疯狂地分裂繁衍,疯狂地吐出了超级强酸。

    地狱的一幕发生了。

    “啊……啊……啊……”

    一阵阵凄厉的惨嚎。

    薛氏私军无数人脸上开始腐烂,全身开始腐蚀。

    如同厉鬼一般恐怖。

    他们疯狂地挣扎,打滚。

    沈浪的涅槃军继续抛射。

    “嗖嗖嗖嗖……”

    无数的蛊虫毒箭再一次爆开。

    中蛊毒的薛氏私军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忽然。

    有一个中了蛊毒的士兵实在承受不了这巨大的痛苦,开始用脑袋猛烈撞击城墙上的箱子。

    “啊……啊……啊……”

    他凭借最后的力量举起这个箱子,朝着自己脑袋砸下。

    砸中脑袋之后,这毒气箱子依旧没有裂开。

    但是接下来箱子狠狠砸在了城墙坚硬地面上,猛地裂开。

    里面的毒气瞬间蔓延了出来。

    黄颜色的毒雾,笼罩了几十平方米。

    更加凄厉的惨呼。

    “我的眼睛。”

    “我的鼻子。”

    “我的嘴巴!”

    然后拼命地咳嗽。

    呕出一团团黄血。

    这死状,甚至比中了蛊虫还要惨。

    …………

    沈浪见到这一幕,顿时头皮发麻。

    毒气!

    薛氏家族竟然有毒气。

    而且还是绝对致命的毒气,可比沈浪制造的原始毒气弹厉害得多了。

    这又是浮屠山的手笔吗?

    不过既然如此。

    这些毒气,就由你薛氏家族一并消受了吧。

    沈浪一声令下。

    “换箭!”

    随着沈浪一声令下。

    涅槃军再一次换上了特殊箭支。

    先点燃了引线,然后抛射!

    “嗖嗖嗖嗖……”

    箭雨再一次落在城头之上。

    “砰砰砰……”

    这些箭全部炸开。

    因为它捆绑着一根小炸药。

    但是……

    威力非常有限。

    沈浪没有想要用这些小炸药箭能够炸死多少人,只是希望能够将城头上的那些毒气箱子炸碎。

    然而没有成功。

    他制造的火药威力还是太小了。

    “夫君,我来!”

    “大傻,扛一根桅杆过来!”

    片刻之后!

    大傻扛着一根二十米的桅杆来了,高高举起。

    木兰轻轻一跃,魔鬼一般的娇躯轻轻攀了这支桅杆,直接爬到了最顶端。

    这个时候,她的高度就超过了城墙的高度,高高立在几十米的高空,显得更加惊艳绝伦。

    城垛后面的每一只毒气箱子,她都看得清清楚楚了。

    然后,木兰开始弯弓搭箭。

    超级强弓,爆裂巨箭。

    瞄准这些箱子。

    猛烈射击!

    “嗖……”

    惊人的一箭,闪电一般射中了一只箱子。

    “砰!”

    猛地炸开!

    里面的毒气,疯狂泄漏出来。

    “啊……”

    哪里方圆几十米内,变成了地狱。

    这一幕太惊艳了,木兰一个人在屠杀无数薛氏守军。

    薛鼎眼眶欲裂。

    指着金木兰大吼道:“射死她,射死她。”

    无数薛氏家族武士,对着木兰箭雨狂射。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

    木兰对危险有着绝对的感知,而且拥有绝对的敏捷,轻而易举可以避开任何箭。

    “嗖嗖嗖嗖……”

    如同点名一般。

    她一箭又一箭射出。

    轻而易举炸裂了一只又一只的毒气箱子。

    可怕的毒气蔓延。

    疯狂地屠戮。

    “走,走,走,把毒气箱子带走!”

    “所有武道高手,射杀金木兰,射杀大傻,用火箭燃烧桅杆。”

    随着薛鼎一声令下。

    剩下的薛氏私军,抱着这些毒气箱子拼命地逃跑。然而再快,快得过木兰的箭?

    她依旧在狂射,依旧在屠杀。

    要让你们薛氏家族知道,什么是玩火自焚?

    不管是蛊虫,还是毒气,屠杀的就只有你们自己!

    而就在此时!

    木兰脸色忽然一变。

    她竟然停止了射箭。

    直接从二十米高的桅杆上跳了下来,落在沈浪的身边。

    沈浪大惊。

    发生了什么事?

    娘子竟然如此受惊的样子?

    明明屠杀得不亦乐乎,为何忽然停了下来。

    落地之后,木兰狂奔到沈浪身边,一把将他抱住,捂住他的耳朵。

    “夫君,要地震!”

    沈浪惊愕,要地震?

    那木兰之前为何没有预测啊?

    上一次海底大地震,她提前很久就预知了。

    木兰道:“这次的地震没有地壳能量积累的过程,非常突兀。”

    城墙之上的薛鼎也有些惊呆了。

    这是为何啊?

    金木兰为何做出这么一副姿态?

    然后下一秒钟!

    “轰轰轰……”

    一阵惊天的巨响。

    地面猛地撕开了一个巨大的裂缝。

    然后,天摇地动。

    惊天的大地震,再一次发生。

    轰轰轰……

    整个南洲城,无数的房屋开始倒塌。

    而且城墙就刚好在大地震的中间,活生生被撕裂开。

    “砰砰砰……”

    那些剩余的毒气箱子,受到了击打,挤压,纷纷爆裂。

    无数的毒气疯狂倾泻而出。

    真正的地狱来了。

    成片成片的人死去。

    要么被毒气杀死。

    要么被地震大裂缝吞噬。

    要么被巨石砸死。

    …………

    天仿佛真的要有剧变。

    为何这片区域,如此频繁的大地震?

    一刻钟后!

    一切风平浪静!

    前面的南洲城墙,直接被撕开了一个巨大的豁口。

    上万南洲守军,几乎全军覆灭。

    这,这是天亡薛氏家族吗?

    就这样,薛氏家族老巢南洲城彻底沦陷!

    ………………

    注:今天更新一万五多!月票真的要被爆了,诸位大人帮帮我,翻翻口袋,还有月票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